首页 > 同人番外 > 还珠之永璂重生 春光灿烂

还珠之永璂重生 春光灿烂

时间: 2013-01-26 03:14:30


全文:

重生?
可不可以不要?
爷宁愿做鬼也不愿意再跟那个混蛋(注:乾隆)扯上一毛钱关系!
什么?还珠世界?
小十二咆哮了!
爷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吧,这里除了一群脑残,原来还有一个正常人的(注:小十一),可素为毛这个正常人是上辈子让爷恨得死去活来的人?
阎王,你玩我是吧?
*这是一个老龙PK小十一PK福康安PK和美人的故事。=W=*
跳坑需知:
1,这是一个CP未定**丛生的文……= =|||
2,这是一个崩坏文……
3,12小兽是腹黑属性……
4,霸王统统拉出去S|M之!

☆、第1章(程序自动补)

  阎罗殿里,一殿阎王抚额叹气:“我说,十二阿哥,您能不能少放点怨气?我这阎罗殿都快被你的怨气掀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呢!”
  坐在他对面的青年抬起眼皮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干枯得如同树枝一般的手掩着嘴巴一阵狂咳,瘦弱的身体随着他的咳嗽剧烈地颤抖……
  阎王嘴角狂抽:“我说,你现在是鬼!鬼懂不懂?就是人死以后剩下的灵体!它们是不会把人体的病痛带到阴间的!”
  “咳,习惯。”青年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捂着胸口又是一阵狂咳。
  阎王看着不成人样的青年无奈地叹一口气,二十五岁,本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可眼前这个人,小脸儿腊黄,眼窝深陷,空洞的眼睛里盛满了悲凉和怨恨。他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似乎在极力忍受着极大的痛苦,那一头花白的头发,佝胸驼背的模样,没有人知道他在阳间究竟经历过多大的挫折和磨难……
  阎王的心一抽一抽的,恨不得把乾隆削成肉泥儿。
  地府不缺冤魂,比眼前这个人悲惨的不是没见过,可不管什么情况,一碗孟婆汤下去,就能重新投胎。谁知道到了十二阿哥,他活着的时候,乾隆是君,是父,就是心里再恨,他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喝了孟婆汤之后,啥都忘了,只觉得心里一把火烧得他五脏俱焚,压抑了那么多年的怨恨就像压不住的火山一样,轰地一声就暴发开了,直冲云霄!
  可把阎王给吓了个半死,只能把十二阿哥从奈何桥上领回来,然后看着他的怨气一天比一天壮大!
  万般无奈之下,郁卒的阎王只能唤醒十二阿哥的记忆,再也不敢让他喝孟婆汤转世投胎了。
  “唉……”第一百零一次叹息之后,阎王也觉得自己的阎罗殿里住着一个怨气冲天的人不是个事儿,可怎么才能化解他的怨气让他投胎转世呢?解铃还须系铃人,难道要等乾隆也死了之后让乾隆向他陪罪?
  开玩笑!那老混蛋的阳寿还有好几十年呢!再说了,生死富贵,本是天命,他可不敢随便改变一个人的命格,阎王急得狂挠墙……
  “咳咳!咳咳!”十二阿哥又忍不住咳了几声,觉得自己的肺管子被咳得生疼……好吧,他也知道这是他的错觉,因为阎王告诉他,灵魂是没任何感觉的。
  “永璂!”阎王垂桌飚泪,“你就不能想开点啊?”
  “不能!”重新找回记忆的十二阿哥果断把怨恨摆在了明面上,“我和我皇额娘做错了什么?下场会悲惨到这种地步?为什么好人不长命,而那些恶人却逍遥自在地享受着荣华富贵?”
  “那你到底想怎么做?”
  十二阿哥搭拉着眼皮儿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手指把杯子磨得嗡嗡响,那股子狠劲让阎王想装傻都难。
  “……”这是想杀人吧?嗷嗷嗷嗷小十二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呢?那是你爹不说!那还是天子呢!那哪是那么容易杀的啊?
  “那要不……我想办法把你送回去?”阎王迫不急待地想把这个祖宗打发下去。
  “回去继续做那混蛋的儿子?”十二阿哥挑着眉梢轻笑,“爷宁愿接着当鬼也不想再跟那个混蛋有一毛钱的关系!”
  看他说的如此绝决,阎王也只能就此作罢,闲着没事儿的时候陪他喝喝酒,下下棋,在阴曹地府里到处转悠转悠,总之是想尽办法让他开心起来,因为只有他心情好了,地府里的气氛才不那么压抑。
  (泪奔,可怜的阎君……)
  这日,阎王带着他来到一片清幽的桃花林,一路走来,桃花缤纷,薄雾飘渺,景色十分怡人,越往里走,雾气越浓,不知走了多久,两人来到一个雾气蒸腾的水池旁。
  十二阿哥好奇:“你要请爷洗温泉?”
  话音刚落,阎王一巴掌呼过去:“你跳下去试试,这是还阳池,给那些阳寿未尽却不小心来到阴间的魂魄们还阳用的!”
  十二阿哥一脸迷茫:“那你带我到这里干什么?”
  阎王翻个白眼,朝着水池平伸开双手,对着白雾做了一个分开的动作,白雾就像被无形的东西隔开了似的,缓缓地朝两边散去,露出镜子一样平静清澈的水面……
  “……咳,那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阎王有些心虚,毕竟,这是个不太正常的世界……
  于是,爱新觉罗永璂的眼前呈现了一片还珠的世界……于是,纵然经历过许多风雨的十二阿哥傻眼了……
  我靠!这个跟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叽叽喳喳的疯女人竟然敢假冒格格?
  我靠!乾隆他竟然敢带着私生女去祭天?
  我靠!真格格竟然成了宫女?
  哎哎哎!收回你那色眯眯的眼睛!那是你亲生女儿啊混蛋!
  十二阿哥的眼睛越睁越大,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谁能告诉他,这是一个怎样惊悚的世界?
  当看到乾隆因为令妃的两句话不分青红皂白跑到坤宁宫责辱皇后的时候,他的眼神一片清明,他的嘴角牵起一抹浅浅的冷笑。
  谁说乾隆抽风了?面对他们母子的时候,他不是挺正常的么?
  阎王弱弱地提醒他,这个世界里,你可以为所欲为,就算把乾隆玩死了都不用负责的……你看啊,那个小燕子假冒格格啦,那个五阿哥把他妹妹弄成宫女啦,那个乾隆带着私生女祭天啦……总之,大家玩的都很嗨啦……
  那个,你要不要去玩玩?
  永璂没吭声,因为他看到小燕子正往皇后戴的旗头上抹蜂蜜……
  “谋害中宫……杀无赦……”
  话音未落,就被阎王一脚踢下了还阳池,还阳池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阎王!我跟你没完!!!!”
  阎王掏掏耳朵,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十二爷,您保重……


☆、第 2 章

  十二阿哥睁开双眼,只见皇后正坐在床边垂泪,朦胧的灯光铺洒在她的身上,反射着暖暖的光晕,一身厚重的大衣裳在灯光下五彩生辉,衬得她明媚而又庄严。
  他缓缓伸出手去,抚摸着皇后梨花带雨的脸庞一阵心酸,她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在人前总是一副宁折不弯的模样,却不知道女人的泪水,是对付男人最好的武器。
  也许她知道,但她不屑去做,因为她的尊严大过一切。
  真是个可怜的傻女人……
  “皇额娘,是不是他又斥责你了?”小十二从床上爬起来,拿出帕子给皇后擦脸,皇后看着懂事的儿子,忍不住摇头叹息。
  “永璂,谁知道那个小燕子是从哪里冒出来?也不派人去查访,就凭一副画给认了!认了就认了吧,想也没人敢假冒皇帝的女儿,可那疯疯癫癫哪有格格的样子?我派人教她规矩错了吗?怎么到了他嘴里就是心胸狭窄容不下人呢?”
  “皇额娘别哭,既然那样,那咱就不教了,就让她继续疯疯癫癫的吧,到头来不知道砸了谁的脚呢!”去你的温柔善良!去你的仁慈大度!一想到这些人干的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一想到乾隆那绿得发黑的脸色,小十二就忍不住想大笑三声,真是太他妈解恨了!
  “可是,如果让你皇玛嬷知道了,还不是会责骂我治宫不严?”皇后觉得自己嘴里出的气儿都是苦的,管吧,皇帝跟她急,不管吧,太后跟她急,她可真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这可怪不得您,谁都知道您派人教她规矩了啊,是皇阿玛他不让嘛!”
  “这样行吗?”皇后纠结地咬着帕子,好像也只能如此了……
  “皇额娘,能不能给你提个意见?”气氛如此之好,千万不要浪费了啊!直觉得告诉他,现在他说的话,皇后绝对能听进去百分之八十。
  “什么?”皇后看着她儿子又惊讶又好笑。
  “你以后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能不能少一点忠言逆耳?”
  咔吧一声,皇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您天天忠言逆耳,好好想想,他是能听得进忠言的人?”他前世也隐晦地提醒过皇后,奈何那时候的皇后从来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见到不合规矩的,上嘴唇下嘴唇那么一碰,什么话都敢往外蹦,导致乾隆看见她就烦,所以才疏远中宫,让延禧宫那位温柔小意的占了上风。
  甚至到了最后,死了还被贬成个皇贵妃,无祭享……
  一想到这些,小十二的心可是血淋淋地疼啊!
  皇后咬了咬嘴唇,更加纠结:“可是如果我再不看着他点,他不更得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任意妄为?大清的江山……”
  “江山是他的江山,后宫是他的后宫,他爱怎么折腾随他去吧,”十二阿哥紧紧地扣着皇后的肩膀,双眼紧紧地盯着皇后,一脸凝重地说道:“皇额娘,你能不能把你的眼睛从他身上挪开,好好看看你的儿子?”
  “永璂……”皇后的心一颤,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一阵尖疼。
  “皇额娘,你有没有想过,你要出了事,儿子怎么办?你被他厌弃,儿子还能有好下场吗?”
  皇后张了张嘴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如果自己被废,谁能容得下前皇后的儿子?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浑身发凉。
  这么多年来,她只想着做一个贤明的皇后,为江山,为皇帝,哪怕明知道皇帝不喜欢,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劝谏,甚至不管皇帝有没有听,会不会听,只知道她劝了,就是尽了她做皇后的义务。
  现在想想,她还真是傻得可怕。
  凤印被夺,延禧宫掌权,儿子在宫里不受待见,寸步难行,这些她都知道,连养在她身边的十一阿哥都不敢跟他太亲近,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同时也是一个失败的皇后。
  “永璂……皇额娘错了……”皇后眼中噙着晦涩的泪水,从今以后,皇额娘一定努力当一个好母亲,皇额娘的眼中,一定只有我的永璂一个人!
  “皇额娘,每个好皇后的背后都站着一个好皇帝……”言下之意,当不了好皇后不是你的错……
  皇后扑哧一声破涕为笑,点着他的小脑门嗔怪:“胆儿肥了,敢骂他的不是……”
  永璂狂翻白眼,爷都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什么不敢干的?
  “永璂,你长大了!”皇后搂着自己的儿子轻轻摇晃,“皇额娘一直把你当孩子,没想到皇额娘才是最不懂事的那一个!”
  烛光摇曳,一室温馨。
  想明白以后,皇后再也不找小燕子的碴了,每天打发走了请安的妃嫔后,就窝在榻上养身体,前些年没了五格格和十三阿哥,着实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再加上整日为后宫的事务操劳,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了。
  就像永璂说的,再不好好养养,真成黄脸婆了。
  一想到黄脸婆这个词,皇后的脸色就十分难看,以前她总想着反正也不以色侍人,打扮的那么精致干什么?谁知道昨天仔细一看,那苍白暗黄的脸色,松松垮垮的皮肤,哪儿还有当初满洲第一美人的风采?简直快成了四五十岁的老妈子!
  别说比令妃了,就连五阿哥他娘愉妃看着都比她年轻,那玻璃心,哗地碎了一地,滋补的东西源源不断地涌进了坤宁宫。
  “唉……”翻个身仰面躺下,舒服地喟叹一声,偷懒的感觉果然很好啊,怪不得永璂不愿意上学呢……
  想起永璂,皇后笑了起来,谁都知道这孩子最近变化很大,又开朗又贴心,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尤其是笑的时候,那杀伤力那叫一个大哟,人见杀人,佛见杀佛!
  我怎么就没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这么好看呢?皇后凉凉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猛然想起,这孩子以前总是蔫了巴叽畏畏缩缩的,老娘根本就没见他笑过!
  ————————————————————
  上书房里,传来哇啦哇啦地念书声,皇子们一个个捧着书,摇头晃脑看起来念得相当专心,只是,还是有人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一个劲地往最隐蔽的角落里乱瞟。
  想起那一抹浅浅的笑容,皇子们都觉得有点恍惚,似乎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纪晓岚则直白多了,他死死盯着十二阿哥,似乎想确认,坐在那里的人是不是他。
  于是,他借故抽查,在检查了几个皇子的课业之后,停在了十二阿哥的书桌旁,十二阿哥抬起头,那双漂亮的眼睛是前所未有的明亮。
  十二阿哥,您到今天才真正睡醒,对吧?纪师傅忍不住默默地吐槽……
  十二阿哥咧嘴一笑,白灿灿的小虎牙闪闪发光:“纪师父,您要检查永璂的课业吗?”
  清脆的声音叮咚悦耳,带着孩子应有的欢快,让纪晓岚更加确定,先前的八年,十二阿哥一直在梦游,要不就是缺魂儿!
  “不用了,只是十二阿哥,我看您现在终于清醒了,是不是把字好好练练?”瞧那软趴趴乱糟糟跟一团馊饭一样的字,让人看了就倒胃口!
  永璂默,纪晓岚成功戳中他的软肋了……
作者有话要说:能给留个言支持一下不?能给个收藏支持一下不?能那啥,顺手把作收收了不?
啊,对了,作者专栏里貌似还有一篇还珠文……爆笑虐脑残的哟……很久以前写的,有兴趣可以看看的噻!
啊啊,还有,“璂”字太难打,作者偶尔抽风打成“基”了,大家勿怪!


☆、第 3 章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阿哥啊……亲王无领军机者,领军机自永瑆始的十一阿哥啊……话说,有人包养我么?

  坤宁宫内,皇后留饭,两个小阿哥谢过恩后规规矩矩坐在皇后的两旁,皇后的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看得人心里暖洋洋的,一顿饭吃的相当和乐。
  事反必为妖!年纪不大的十一阿哥看着皇后温柔的笑脸和十二明媚的笑容,脑子里噌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其实他真的好想伸手摸摸他俩的脑门,看看他们是不是发烧了。
  “小十一,你看什么呢?皇额娘脸上有米粒?”皇后当真拿起帕子往自己脸上擦,笑眯眯地看着天马行空的十一阿哥打趣。
  十一阿哥赶紧起身请罪,被皇后一把拉了起来,按到座位上:“何必这么生疏?虽然我不是你的亲额娘,也不敢说疼你跟疼小十二一般疼到骨子里,但还是真心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的,娘俩开个玩笑,哪有那么多罪过?”
  紧盯着皇后的脸看可是大不敬啊!十一阿哥内心咆哮——你到底是何方妖孽霸占了皇后的身子?你知不知道皇后的规矩有多大啊?谁在她面前敢不守规矩啊!
  咆哮过后,他突然生出一股找萨满给皇后驱鬼的冲动……
  但突然转念一样,爱新觉罗永瑆你欠虐是不是啊?皇后温柔一点有啥不好?天天板着脸连请安的时候都是心惊脸颤的你就舒服了?
  如果这是一种病,那就让皇后一辈子都病下去吧!
  眨眼工夫,他的心里已经来回翻滚了好几遍,然后笑眯眯地端起酒杯:“儿臣谨尊皇额娘教训,儿臣敬皇额娘一杯,祝皇额娘青春永驻,身体安泰!”
  “瞧这小嘴会说的,将来肯定哄得你家福晋找不着北……”皇后掩着嘴一个劲地乐……
  话音刚落,一直装哑巴的永璂差点喷饭,皇额娘啊,虽然我很乐意你亲和一点,但也不用这么开朗吧?
  你怎么能**一个不到九岁的孩子啊!
  十一阿哥亲手给皇后斟了一杯酒,又把自己的杯子倒满,看向对面一直不冷不热的弟弟:“十二弟,你莫要生气,皇额娘再亲我,还能越过你去?”
  永璂抬头,这话怎么听起来跟爷吃你的醋一样?
  “来,哥哥敬你一杯,希望你以后,能跟哥哥多亲近一点,好不好?”
  永璂默,这话听起来怎么跟爷故意疏远你一样?
  然后他怒了!丫真不愧是大清开国以来第一位领军机的亲王,颠倒黑白的本事比延禧宫那位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什么叫爷不跟你亲近?明明是你嫌弃皇额娘和爷也不受宠,怕我们娘俩连累你好吧?
  红口白牙你丫含血喷人啊混蛋!十二阿哥气得肝疼……
  狠狠吸了一口气,十二阿哥含笑带刀地说道:“十一哥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多少次拽着你的袖子求你你都不肯跟我玩!不就是怕爷顶着嫡子的名头,怕树大招风连累你么?”
  看他说的这么不避讳,十一阿哥被顶得哑口无言,毕竟是个孩子,又当着皇后的面,吓得小脸刷地就白了。
  皇后看他越说越不像样,急忙出言呵斥:“永璂,说什么呢?怎么能跟你十一哥这样说话?”
  永璂低垂着眼眸,端着小酒盅把玩,脸上的浅笑看起来格外冷冽。
  “小十二,你误会了,不是我不带你玩,我怕耽误了你学习,惹皇额娘生气……”以前的皇后可是个冷面神啊小祖宗!我敢带着她儿子到处疯吗?
  虽然,我也的确是忌讳你嫡子的身分,不想跟你太亲近。
  十一阿哥紧咬着嘴唇,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他也知道永璂说的是事实,他没理由去委屈,但是听了永璂不留情面的这一翻冷言冷语,心里像堵了一块铅似的格外沉重,沉得坠得心都有点疼。
  他抬眼看了看永璂,那个白白嫩嫩小包子模样的孩子不见了,他正在喝酒,一小口一小口的浅抿,微拧着眉头,仿佛有满满的愁苦无处诉说。
  他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沧桑,虽然皇家的孩子都心智早熟,可毕竟也才只有□岁的年纪……
  “十二……”他轻轻唤了一声,正在神游的十二阿哥陡然清明,他放下酒杯,疑惑地看着自己。
  “对不起……”他为过去的行为道歉。
  正欲说什么的永璂突然停顿了一下,转口笑道:“什么对的起对不起的,兄弟之间不说这个。”
  是啊,没必要把关系搞得太僵,虽然这辈子不想再跟他亲近了,但也不能当仇人,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无故竖敌才是最愚蠢的事。
  经他这么一说,十一阿哥心里更堵了,泪花一个劲在眼里打转,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皇后哪想到两个八岁的孩子会上演这么一出啊,早傻那儿了,哎哟喂,这俩孩子真的只有□岁吗?
  丫我怎么看怎么像经历了几十年的恩怨似的?
  她的眼睛在十一阿哥身上转了几圈,嗯,这个挺正常的,然后就开始扫瞄自己的亲儿子,那X光线似的眼神把十二看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皇后点点头,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儿子学会记仇了,这是好事——总比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强吧?
  吩咐容嬷嬷洗了个干净的手帕,给十一阿哥擦了擦脸,安慰了几句之后就派人把他送回阿哥所了。
  “都是养在我名下,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这么挤兑他?”
  十二阿哥摇摇头:“暂时没有。”
  “那什么时候有?”皇后一头雾水,“你还气他不跟你玩?你没这么小心眼吧?”
  十二阿哥冷笑:“你觉得爱新觉罗家有大心眼的人吗?”
  “……”皇后想了半天,最后纠结了,“……好像还真没有……不过,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不像永璂?”
  “那是因为我不想再做傻子了!”十二阿哥掷地有声。
  
  


☆、第 4 章

  宫里是没有秘密的,十一阿哥哭着从坤宁宫离开的消息眨眼之间传遍了每个地方,大家不禁感到诧异,虽然皇后性子直,但就算再不喜欢也不能虐待自己的养子吧?那可是皇子啊!要让皇上知道了,要让太后知道了,你的名声还要不要?后位还要不要啊?
  本来乾隆正在延禧宫里搂着自己的爱妃浓情蜜意,谁想到爱妃竟然红了眼圈,乾隆心疼得那个心肝都颤了:“哎哟,爱妃这是咋的了?”
  令仙子急忙撇开头,拿帕子擦试自己的眼角。
  “谁欺负你了?是不是皇后?”乾隆怒。
  令仙子急忙否订:“不不不,皇后她……臣妾是在心疼十一阿哥……”
  乾隆拧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令仙子为毛会心疼她向来提及很少的十一阿哥……
  “今天傍晚,奴婢到御花园散心,无意中听到有奴才乱嚼舌根,说看到十一阿哥从坤宁宫哭着跑出来了……”
  “什么?”乾隆怒了,“皇后敢欺负皇子?”
  “皇上……你消消气……也许是皇后心情不好,所以才……”
  “心情不好就能拿朕的儿子出气?朕再不疼他,他也是皇子,皇后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拿他当出气筒?朕找皇后算帐去!”
  “皇上皇上,您等等臣妾啊!”这么好看的戏怎么能让臣妾错过啊!您能就此废了那个女人更好喂!
  乾隆怒气冲冲闯进坤宁宫,把正往外走的小十二迎面撞了个大跟头,本来心情就有些压抑的十二阿哥暴发了,张口就骂了一句:“哪个混蛋!眼长屁股上了!”
  皇后一口茶喷了老远,乾隆被骂得当场死机,令仙子已然石化……几个人脑子里一个劲地盘旋着那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眼长屁股上了……眼长屁股上了……眼长屁股上了……
  小十二抬头看看眼长屁股上的混蛋,顿时抽搐了,哟,稀客啊!看这架势,又是来问罪的吧?
  看着傻愣着的两个人,小十二连跪都懒得跪,淡定地打了一个千:“儿臣参见皇阿玛,皇阿玛吉祥!给令妃娘娘请安,令妃娘娘吉祥!”
  乾隆总算缓过神来了,他狠狠地抽了两口气,指着小十二的鼻子气得浑身发抖,一把将过来接驾的皇后划拉到一边,一屁股坐下,狠狠瞪着站在不远处的母子,恨不得将他们抽筋剥皮。
  小十二沐浴在吃人的目光中那叫一个淡然,根本没把人当回事。
  皇后只能出来打圆场,亲手端过一杯热茶给乾隆递过去:“皇上,什么事让您发这么大的火?连驾都不宣就这么直愣愣地往里冲?”
  言下之意,被骂了活该……
  乾隆啪地一声把茶杯摔得粉碎:“你还好意思说,朕问你,你为什么虐待十一阿哥?你真把朕当成死人了吗?”
  哟,这可冤枉!本宫以前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地想着你念着你,恨不得时时刻刻能见到你,也就这几天稍微有点没把你放心上,哪能这么快就把你当死人啊?
  “皇上,这话从何说起啊?”冷静下来的皇后也学会了狡辩,她推了推乾隆的胳膊,半嗔半恼地笑道:“您是不是又打哪个狐狸精那里听了什么风言风语?臣妾听了您的训斥之后可是安分的很呐,别说虐待他们了,连训斥都不曾有过,哪怕初一十五,五阿哥和还珠哥哥不来请安,我都没怪过他们半分!”
  乾隆看着突然不顶嘴的皇后一时不适应,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皇后,你是不是……”把“被鬼附身了”几个字硬生生吞进肚里,“你是不是不舒服了?”
  说着他还真的伸手去摸皇后的额头,不烫啊!
  “皇上真是的,臣妾这是学会了修身养性。”皇后不给面子的猛翻白眼,然后把自己的脸偏向乾隆,问道:“您看,臣妾的脸色是不是好了许多?”
  生气少了,心情自然就好了,心情好了,人自然也就容光焕发了,皇后深恨自己为什么白生了这么几十年气,要从刚跟了乾隆的时候就一直是这么个心态,那日子过得该多潇洒啊!
  “哟,还真不错,白里透红的,真漂亮!脸色比令妃还好呢!”乾隆一时兴起,直接把令妃和小十二给忽略了,当他想起来的时候,令妃的帕子已经撕碎了……
  大家听着嘶啦一声响,齐刷刷地看向站在皇帝另一边的令妃娘娘,只见她长长的指甲套把粉红色的丝帕给划了一个大窟窿……
  还没等令妃跪下请罪呢,皇后就轻轻捶了一下乾隆的肩头,嗔怪道:“皇上也真是的,臣妾都人老珠黄了,哪能跟令妃妹妹比?令妃也是,皇上也就是随口说说,你还当真了?值当得生这么大的气?”
  不就是上眼药嘛,老娘不是不会啊!老娘是不屑啊懂不懂?丫非得逼着老娘跟你们玩阴的你们才甘心啊?找虐不是这么个找法行不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