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还珠之帝心欢瑜 清水浅浅(上)

还珠之帝心欢瑜 清水浅浅(上)

时间: 2013-01-02 15:10:49


文艺无意义版
三世轮回,忘川彼岸,独独少了那奈何桥边的孟婆汤......


正常最贴切版
第一世,他名为爱新觉罗·永璋,在孝贤皇后的葬礼上被他的皇阿玛厉斥不孝,剥夺了他的继承资格,从此,郁结在胸,人情冷暖自知,人生的道路上,仅仅前进了二十五年。

第二世,他依旧名为永璋,却不再拥有爱新觉罗这个大清朝最高贵的姓氏,陌生的年代,从懵懂到习惯,补全了他上一世缺乏的亲情。

第三世,他终于摆脱了永璋这个名,却重新被爱新觉罗紧紧缠绕,看着眼前蹦跶着的各种NC,他只想仰天呐喊一声:老天啊,请赐我一碗孟婆汤吧!!


一句话抽风版
前永璋现在的爱新觉罗·永瑜悲愤握爪:辛辛苦苦碾转三世流年,难道就是为了回来被自己两世的老爹压的么,瀑布泪~~


文前注意事项:
1.本文纯属YY,剧情会有颠覆,历史那是浮云,标签已贴架空,考据党要小心!
2.本文会有虐NC情节,于是,喜欢还珠原著的就看都不要看了,请直接点右上角的叉烧包吧!
3.鉴于浅浅脆弱的玻璃心,不接受任何抛砖行为,写文不易,不喜者,请绕道!
4.本文主角是个正常人,会有软弱会有感情,不万能不冷漠,只不过喜欢对某龙各种怀疑XXDD~~
5.本文走正剧路线,是浅浅的第一篇慢热向正剧,如果亲耐滴们看到哪里突然间邪恶了,那肯定是浅浅的猥琐一不小心乱入了,大家一定要保持着一颗猥琐的平常心来看哦~~


  重归

  唔,真痛啊,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了一般,尤其是整个背后,火辣辣的,牵动着浑身的经脉,稍稍一动就是分筋错骨的撕裂……他这是怎么了?
  他记得,他只是出门为他的哥哥买份生日礼物的啊,自小因为身体的原因而不会开车,一直步行着当成散步也是一种锻炼了,因为红绿灯的关系而停在了路口,想着为哥哥买什么礼物这个问题等待着绿灯,然后……然后他怎么了?他只记得周围人群惊恐的尖叫声和那一刹那剧烈的疼痛,眼前满是鲜艳的红色,之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来,自己是出了车祸啊,艰难的牵起嘴角苦笑,这下子,爸爸妈妈和哥哥又要担心了吧,真是的,成为爸爸妈妈的儿子,成为哥哥的弟弟,其他的倒是没有带给他们,最多的就是那从小到大的担心了啊。
  苦涩中夹杂着浓浓的暖意,在内心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尽力的挣扎的撑起那沉重的像是烙铅的眼皮,他想让他的家人早点放心。
  努力了很多次,终于,双眼透出了一条缝隙,白色的光芒很刺眼,让他有些不适,眼睛酸涩的让他忍不住流出了眼泪,还没有完全睁开,就听见好几个声音叫了起来,满是高兴,但却不是那种为了病人清醒的高兴,而是松了一口气般的庆幸。
  杂乱的声音让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他听不真切,吵吵嚷嚷的反而让他的头疼了起来,这究竟是哪个医院的护士?怎么会这般的不知道刚清醒的病人需要安静。
  感受到自己的手腕处似被把脉着,那刚睁开一条缝的眼皮也被轻轻的撑开观察,听着那有些苍老的声音说着“以后只需要好好调养两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这些,心中却无端端的想到了“自己出车祸怎么会找中医治疗?”这个问题。
  突地,几个急切的脚步声朝着他走来,床边有人靠近着他,依旧一片白茫茫的视线让他无法看清是谁,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这人不是爸爸妈妈和哥哥中的任何一人,没有那种熟悉感。
  “永瑜、永瑜,你怎么样?”“永瑜,醒了就好,醒来就好!”“九哥九哥,你终于醒了,呜呜……”
  永……瑜?还昏昏沉沉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浑身的疼痛使得他只能眨了眨眼表示疑惑,永瑜……是在叫他?可是,若他没有记错的话,自己的名字并不是永瑜,听见了刚刚人一声叹息,莫名的让他感到心酸,这声叹息,和当初爸爸在他耳边的叹息那么的相似,有着深深的无奈。
  “永瑜,知道你想额娘,可是,祖宗规矩不能改,你、永璇、永瑆还未满十五岁,必须过继到其他妃子的名下,你被下旨过继给皇额娘,这已经是你的造化了,你千万不可再任性了,这一次,皇阿玛念你丧母之痛,只是下旨打了你二十大板,如若有下次……”
  未尽的话语,其中的意味清清楚楚,只是,他却再也无心去体会,他的脑子里被那些熟悉的名词所填满,已经无法再想到别的。
  额娘、永璇、永瑆、皇额娘、皇阿玛……这些,已经离他整个轮回的名词为何又会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耳边?眼前的白芒终于散去,各种色彩映入了眼底,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最大的也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俊秀的眉目,端正的五官,蕴含在骨子里的贵气,洗脱出说不清的风流,中间的那个看上去大约十二三岁,还没有完全的张开的脸却也看得出几分雏形,和少年很是相似,一眼就能看出那其中的血缘关系,而最小的那个,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而已,正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
  他,成了他们口中的那个永瑜?苍白的脸更加的白了,不,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他得到了那些一直想要的亲情,才短短的二十年,就再次的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了?不,他不能接受!
  剧烈的情感在心间冲突撕扯,只是,常年的习惯却让他的心依旧平稳的跳着,节奏没有丝毫的改变,尽管那心跳听起来比之前自己的要有力的多,可是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开心,全部的亲情换一颗健康的心脏,这样的交易他根本就无意去做。
  许是看出了他的疲惫,那三人中的少年留下了一句“你好好的冷静思考一下吧”就带着另外两人离开了房间,顿时,空气寂静了下来,留给了他冷静的空间。
  闭上了酸涩的眼,他禁不住自嘲,这算什么?老天的玩笑吗?把他扔过来扔过去的很好玩吗?一世短暂他不怪天,可是,为何每一世都是这般,忘记了让他渡过那奈何桥喝下那孟婆汤,让他忘却前尘事只记来世果,现在这样算什么啊,记得上一世,记得上一世的上一世,两生两世,失去了得到过,失望后又满足,同是亲人,一世由健康把他推向了死亡,一世把他从病弱中拉进了温暖,尝过了这样的不同,现在,又把他扔到了那个让他失去失望死亡的世界,这算什么?算什么?!
  透明的液体滑过眼角,蜿蜒出一条冰冷的痕迹,如果注定了必须失去,他宁愿从未得到过,得到了再让他失去,这让他如何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他又能怎样呢?三世轮回,两次都是这般,连预兆都没有,闭上眼睁开眼,就是另一个世界,想争,连争的对手都不清楚啊,这样的他,又如何去争?
  罢了罢了,二十年得到的,足够支撑着他走完这一世了,只是,自己的死亡,会让父母和哥哥伤心的吧,温柔可爱但经常迷糊到人神共愤的妈妈,沉稳严肃对家人却是细心关怀的爸爸,冰山面瘫独独会对家人露出无奈宠溺神色的哥哥,这些人,这些给了他渴望了一世都没有得到的亲情的家人,平常只要自己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就算自己尽力掩饰了也能看出来然后就会着急的把他送医院恨不得把天下间最好的医生找来为他就诊的可爱家人啊,现在,看到他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不知道该是怎样的打击,不过幸好,幸好还有哥哥留在父母的身边,他相信哥哥会照顾好父母的,他相信……
  刚刚醒来的身体终于被涌上来的疲惫淹没,浓浓的黑暗袭来,平静的心跳声中编织着不平静的悲伤,缓缓的沉入了昏睡之中,或许,还带着那不可能的期待,希望再次的醒来,可以回归到那个找到归属感的世界中去。
  =============================分隔线=============================
  青烟袅袅,淡淡的檀香在整个房间内扩散,书桌前,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捧着一本书安静的看着,还带着稚气的脸庞上的认真神情有些不伦不类,似那种强调着自己已然长大的孩子,小大人样的引人发笑,只是,那周身的平静气息,竟让人能够淡化那幼稚的年龄,发觉那自内而外的沉稳。
  小明子总觉得他家主子在这次被罚痊愈后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很不一样,以前的主子被淑嘉皇贵妃娘娘和四阿哥保护的很好,一直都像个普通人家的八岁孩子一样,爱玩爱闹,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静下心来看书,御医们都说是伤心过度刺激过大而性情大变,四阿哥他们认为主子这样是在压抑自己,失去了他本身的快乐,都想着办法让主子恢复。
  不过,他却是觉得,现在的主子比较好,在这个皇宫里面,是不允许存在真正的孩子的,勾心斗角不断,太单纯的人会很快就死去,若不是自己曾受已逝的皇贵妃的恩惠,自己也无法保证会不会对单纯的主子这般的忠心,毕竟,皇宫内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想要活命,就必须自己努力。
  现在的主子,不吵不闹,很沉稳,在伤好之后就一直呆在这里看书,有时候会出去散散步,不过散步也不会走远,只会在庭院内走走,有的时候主子会呆呆的看着天空,一望就是一天,那个时候的主子那瘦小的背影莫名的会让人想哭,成长的时间太短了吧,一夕之间抛却纯真,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不过,却是必须的,强行的剥去那层纯真也许残忍,但却是在这个皇宫里面活下去的前提。
  小明子低眉顺眼的站在主子的身后,等候着主子随时随地的吩咐,无论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主子的事情并不是他这个奴才可以插嘴的,他能够做的,也只是站在主子的身后看着主子慢慢的变化罢了,仅此而已。

  被架空了?!

  那一次重新睁开眼自然是依旧还在这里,对于他的性格的不同,御医们给出了一个刺激过大性情大变的结论,当然,他也不可能和别人说他不是永瑜这种话,从他在这个世界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就是永瑜,他也只能是永瑜!
  等他可以冷静下来思考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再从他人口中提炼出了一些基本信息,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爱新觉罗·永瑜,刚满九岁,因为他过来的时候皇宫内刚过完新年,大清乾隆朝的九阿哥,额娘淑嘉皇贵妃金佳氏,有三个同胞兄弟,四阿哥永珹,八阿哥永璇,十一阿哥永瑆,在以现在算起来是两个多月前,额娘过逝,被下旨过继给皇后抚养,但因为和金佳氏的感情比较深,而说出了除了额娘外我不要其他人成为我的额娘这等任性妄为的话,乾隆大怒,喝斥他不懂祖训无视礼法,念在他丧母之痛,故打二十大板略施小惩。
  永瑜心中冷笑,对于一个八岁大的孩子打二十大板还只是略施小惩,并明言下令执行太监不得有任何的放水行为,若不是他身为阿哥,若不是他是皇家之子,若不是有着珍贵药材御医随诊,二十大板之后,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吧,啊,不,他说错了,就算是阿哥,就算是皇家之子,就算用了一大堆的珍贵药材,永瑜也在那二十大板之下命丧黄泉,所以,他现在才会在这里。
  果然,对于他看不上眼的人,他还是这样狠的令人心惊,就算那个他看不上眼的人是他的亲身儿子,他依旧可以眼都不眨一下的下令重惩,从他昏迷到现在,可是一次都没有见过那个皇阿玛的关心呢,除了那一纸冰冷的谕令告诉他体恤他大病初愈让他修养半月后再去皇后那里,竟连明面上的公式化关心都没有,这般的冰冷啊。若说帝王无心皇家无父子,那么,那个五阿哥呢?那个曾经的五弟现在的五哥,他可是清晰的记得那位对他的荣宠无限啊。
  算了吧,曾经的自己在这样的人身上找那所谓的父子之情,简直是可笑到了极点,到最后累的一生郁结**病榻,却依旧换不来那人的一声关心。不过幸好,幸好他得到了天下间最好的父母和哥哥,现在的他,无需再去拼命的追寻着那人的注意,今生的他,只想平淡度日,到十五岁出宫建府,之后,他和这个皇宫,就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了。
  只是,永瑜的心中浮起淡淡的疑惑,他清楚的记得,九阿哥应该很早就夭折了,而且,年份也不对啊,他记得,当初淑嘉皇贵妃病逝,是乾隆二十年的事情,过完年,那就是乾隆二十一年,现在虽然也是乾隆二十一年,可是,无意之间,他却是得到了一个消息,乾隆今年竟然才三十七岁,比当初早了整整的十年,那么就是说,这里,并不是他的那个时代吗?所以,他这是架空了?!
  不过,这些和他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有些遗憾罢了,在一开始知道自己回到了这个世界后,他曾想着去看看额娘——永璋的额娘,虽然那一世因为自己和额娘都不得宠,而使得从小就在阿哥所长大的他一年除了生日和重大节日才准许见额娘,后来出宫建府后又因为自己是被放弃了的阿哥而无法过多的入宫探望额娘,这使得自己对额娘的感情无法太深,只是,却依旧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牵挂了。
  现在,这些和自己所经历过的不同也提醒着他,连这唯一的牵挂都不存在了,自己也只能作为永瑜而活下去了吧,爱新觉罗·永璋,这个曾经的名字,该随风而逝了,他要记住的,只是现在的这个名字,还有,那个永远藏在心中抹不去的名字——韩永璋,同是永璋,命运却是截然不同,南辕北辙的道路,造就了现在的永瑜。
  “十一阿哥到——”
  尖尖细细的声音打断了永瑜的沉思,放下了手中一直不曾翻页的书,就看见了一个小小的白色肉团冲了进来,扑向了自己,软软的童音欢快的嚷着。
  “九哥哥……”
  小心的抱住了往自己身上扑的永瑆,永瑜微微的皱了皱眉,却在下一秒就恢复了常色,刚刚的那股冲力让他还没有调养好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不过,看着在自己怀中乱蹭的小包子,永瑜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的笑意。
  也许是因为年纪还小,永瑆和想要让他恢复原本性子的永珹永璇不一样,对自己的变化,永瑆并没有太大的感想,听宫女太监们的话,似乎永瑆还比以前更加的亲近自己了。
  从自己可以下床走动开始,这个孩子就几乎天天会跑来找他,对他的称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从九哥成了现在的九哥哥,软软的童音,带着糯糯的欢喜意味,而对于永瑆这种没有目的性的粘着他的行为,永瑜并不排斥。
  在他还是爱新觉罗·永璋的时候,他兄弟不少,却没有一个相亲的,因为自己一早就被他的皇阿玛放弃,没有利用价值的他连那些虚伪的拉拢都得不到的,在他成为韩永璋后,他有了一个哥哥,疼他宠他爱他的哥哥,现在,多一个喜欢粘着他能够被他宠的弟弟,也是不错的。
  永瑆的年纪还不是太记事,对于金佳氏的逝去并没有太多的伤痛,或者说,幼小的心还无法太明白什么是死亡,在一开始的几天哭着喊额娘外,很快的就被其他事情引走了注意力。
  由于自己这个改变了的存在,原本会被皇后抚养的永瑆被过继给了舒妃,这个改变,也许对永瑆来说更好吧,毕竟舒妃只有过一个儿子——十阿哥,只是,和永瑜不同的是,十阿哥还是和以前的历史一样,早早的就夭折了,之后舒妃就再也没有生过阿哥了,这样,舒妃对永瑆,会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的吧,这些天里,舒妃对永瑆也确实很好。
  “九哥哥的身体还没有好吗?”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九岁大的孩子想要抱着一个五岁的孩子比较吃力,但好在永瑜此刻是坐着的,是以,把永瑆抱在他的腿上坐着,让他没有太吃力的感觉。
  “九哥哥……”
  小包子抓住永瑜的腰,把脸埋在永瑜的怀里,声音闷闷的,好像很不开心。
  “怎么了,永瑆?”
  “九哥哥……”从永瑜的怀里抬起头,永瑆的小脸皱成了一团,“皇阿玛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只喜欢五、呜呜呜……”
  迅速的捂住了永瑆的嘴,阻止了永瑆后面的话,当过了一世的皇子,永瑜自然是知道,有些话,在皇宫里面是说不得的,刚刚永瑆的话,说白了只是一个渴望父爱的小孩子的不解和委屈,但若被有心人听去,那就是揣测圣意,一个不好,永瑆和他,这辈子就彻底的没有了未来。
  宫内耳目众多,最常见的就是谍中谍了,所幸,因为自己不喜人多,摒退了左右,现在只有小明子一人随侍,冰冷的目光扫向了站在身后低眉顺眼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听见的小明子,永瑜半眯起眼,这个小太监倒是个机灵的,年纪不大,宫内的人情世故倒是很了解,知道什么时候该装聋作哑,只是,他还无法太相信他,尽管,这个小太监似乎受过金佳氏的恩惠而对永瑜一直很忠诚。

  君臣父子

  “小明子,去外厅候着。”
  “嗻,奴才告退!”
  等到内室没有了其他人,永瑜才放开捂住永瑆嘴巴的手,永瑆也一早的就乖乖安静了下来,虽然年少懵懂还不知险恶,但皇宫之中长大的孩子天生就敏感,刚刚永瑜的行为让永瑆隐隐感觉到自己刚刚似乎做错了什么,怯怯的看着永瑜。
  “九哥哥……你生气了?”
  看见永瑆的不安,永瑜微勾唇角露出了笑容,伸手捏了捏永瑆胖乎乎的小脸,“九哥哥没有生气,只是永瑆,你要记住,对于皇阿玛的事情,你不能够对任何人说,知道吗?”
  “可是皇阿玛真的只喜欢五阿哥,他对九哥哥好坏,打九哥哥,那个五阿哥也坏,他说九哥哥不懂感谢皇恩浩荡体恤皇阿玛的一片苦心,需要趁早教导,小惩大诫,否则长大了更会目无尊长不知礼法,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九哥哥,九哥哥明明就是最好的哥哥。”
  永瑆年纪小不记事,但是却很敏感,他对额娘的死亡没有太大的理解,只是内心里却也隐隐的知道他失去了一份重要的感情,在这个时候,他遇见了现在的永瑜,永瑜那种对待小辈的宠溺在他的心中和那份感情重合,所以他才会这样不自觉的喜欢粘着永瑜,把永瑜当成了最亲厚的人。
  其实,对于小小的永瑆来说,他对于五阿哥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明白,他只知道,五阿哥说完那些话后,皇阿玛把本来的十大板换成了二十大板,让他的九哥哥受了更重的伤,所以他才会讨厌五阿哥。
  永瑆那张包子脸上面的愤慨让永瑜的笑意更浓,他越来越觉得,皇宫之内,拥有永瑆这样一个弟弟,真的很不错,所以,他才必须趁早的让永瑆知道自我保护。
  “永瑆,九哥哥很高兴听见永瑆说九哥哥是最好的哥哥,但是永瑆,你要记住,我们的阿玛是皇帝,在他是我们的阿玛之前,他首先是我们的君主,父子之前是君臣,子不言父之过,臣更是不能议论君主,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是我们不被允许违反的纲常,所以以后,永瑆不要再说任何有关对于皇阿玛的看法了,无论皇阿玛喜欢谁,我们只要恪守君臣之礼就可以了,知道了吗?”
  就算他处在了平等社会了二十年,接受了人人平等的思想,也早就习惯民主、自由、人权这些,但是,这些君臣纲常却是如同一根刺,已经长在他骨子里面,时时刻刻的刺痛提醒着他,让他无法彻底忘记,皇宫之内需要谨言慎行,错一步,往往就是错一生,他不想再重复当年的错误了,他也不希望永瑆重复自己当年的路。
  “永瑆知道了,九哥哥。”乖巧的点着头,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可是九哥哥,君臣之礼是什么?”
  “……”永瑜有片刻的无语,对上了永瑆无辜的目光,有些失笑,是了,永瑆才四岁,怎么可能听得懂这些君君臣臣,这倒是他糊涂了,笑着摸了摸永瑆的小脑袋,永瑜温和的开口,“永瑆只要知道以后无论皇阿玛对我们的态度怎么样,我们只需要时刻保持尊敬,听从皇阿玛的教诲,这样就可以了。”
  是的,是尊敬而不是敬爱,他在有意识的诱导着永瑆把乾隆当成君而不是父,只因为他记得,永瑆他,一直都不是乾隆宠爱的儿子,求而不得的痛苦太难受,他不希望他的弟弟去承受了。
  “好,永瑆听九哥哥的。”小小的永瑆心里并不懂那些大道理,他只知道,九哥哥说的肯定是对的,“九哥哥,五天后九哥哥就要搬到皇额娘那里去了,永瑆不能去找你了吗?”
  “永瑆为什么这么说?”
  “四哥说,皇额娘母仪天下,皇额娘那里也不准随便去的。”
  “没关系,九哥哥又不是住在坤宁宫,只不过搬了个处所而已。”他也知道四阿哥这样说是怕永瑆不懂事,无意之中得罪皇后,这样会让本就不受宠的永瑆处境更加艰难,这点,他也赞成。而且,他已满六岁,是不可能住于坤宁宫内宫的,只不过换了个离坤宁宫较近的地方而已。
  “真的吗?九哥哥最好了!”一瞬间亮起来的双眼闪啊闪的,永瑆欢喜的抱住永瑜,包子脸在永瑜的侧脸上蹭蹭。
  永瑜也不排斥这样的亲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很喜欢这样的肌肤相触,那种亲昵感,让他很满足,以前他也借着身体还是小孩子的便利喜欢这样蹭着哥哥,不过大了后,也不好意思了,反倒是哥哥,似乎看出了自己对这种亲近的渴望,常常会做出一些亲昵的动作,妈妈更是一天到晚像个孩子一样拉着自己,要不是因为他的心脏问题,估计妈妈会直接扑到他身上吧,就连严谨的父亲也常常会轻轻的摸摸他的头顶,放柔了神色……
  发现脑子里又开始想起了那些心中放不下的人,永瑜的笑掺杂了苦涩,以后,那些会细心的体贴他无声纵容他知道他的怪异却从来不问一直都清楚的了解他每一个动作的意思的亲人,他也只能在回忆和睡梦中再见了吧,现在的他,唯一能够为他们做的,只有在这个纠缠过他一生的地方好好的活下去,让自己活的舒心,这是父母和哥哥曾经对他说过的唯一的期望。
  “九哥哥……”
  脸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永瑜悠远的思绪转了回来,重新有了焦距的视线对上了永瑆不安的眼,淡淡的笑着,“没事,是九哥哥不好,刚刚居然走神了,永瑆就原谅九哥哥,好不好?”
  很容易的就被永瑜忽悠了,永瑆气呼呼的皱着包子脸,“不好,九哥哥刚刚都没有听永瑆说话,永瑆生气了,哼!”说着,小包子还把头一扭,用后脑勺对着永瑜,只差没有写上“我很生气快点来哄我”这几个大字了。
  永瑜失笑,果然还是小孩子啊,“那永瑆说,要九哥哥怎么赔罪永瑆才会原谅九哥哥?”
  很显然的,永瑆就是在等这句话,刷的一下子就转过了脸,闪着亮晶晶的双眼一脸兴奋,“九哥哥陪我出去玩吧,我听说御花园里面开了好多梅花,很漂亮,九哥哥陪我去吧。”
  “好。”来这里已经十多天了,他还没有跨出他住的处所一步,出去透透气也好。

  初遇御花园

  正值冬季,前些天还下了不小的雪,不过皇宫之内的各处通道却是没有任何的积雪,有专门的奴才们早早的就清理掉了,毕竟宫内多贵人,若是哪位不小心滑倒了,那他们的身家性命就不保了。
  身着素色常服,带着暖帽,永瑜牵着永瑆慢悠悠的走着,身后跟着小明子以及永瑆的贴身小太监小安子,按照久远的印象,永瑜正确的来到了御花园,看样子,这个世界改变的并不是很多啊。
  凌寒傲立的梅花,枝条上还剩下着些许的白色雪霜,相互映衬,更显艳丽姿态,这里的梅花有好些品种,颜色各异,红色粉色白色皆有,纷纷盛开,倒是有些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意境。
  虽然是永瑆嚷着要来赏梅的,不过,小孩子心性不定,对他来说,这些漂亮的花也仅仅能够吸引他少许的注意力,很快的,永瑆就对这些花没兴趣了,欢快的四处蹦跶起来。
  让小安子跟着永瑆小心伺候,永瑜留在了梅花林中,带着霜雪的冰冷空气,有些湿,梅花浮动着暗暗幽香,这让他觉得空气异常清新,深深的吸一口气,腹内似乎都为之一清,让他觉得浑身轻松起来,一直有些抑郁的心情,也拨开了那层层乌云,逐渐的见了光彩。
  他记得有一次,也是这个时节,冬天还没有完全的逝去,春天已经紧紧逼近,本准备一家人去赏梅,自己的身体,却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病了,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因为心脏功能比一般人的弱,导致了身体虚弱抵抗力不行而发起了烧,虽然没有大碍,但医生却告诫最好不要吹冷风,这个告诫也代表了他最起码有一段时间无法出门,看着窗外,他觉得有些可惜,不过也就有些而已,毕竟,比起赏梅,他更喜欢的,其实是一家人一起活动而已。
  那种可惜的情绪,他自己是想了就过去了,却没想到,在他睡了一觉后,睁开眼,房间里摆满了各种梅花的盆栽,各种姿态各种颜色,虽然没有凌寒傲姿,但也不乏秀美,满目缤纷。
  哥哥抱着他,低低的对他说着抱歉无法让他看到最美的梅花,那耳边的话语徘徊,让他的视线模糊起来,明明就是他自己的身体问题,明明就和父母哥哥无关,为什么要道歉?这样无限极的纵容和宠溺,一次一次的让他贪恋,有这样的家人,是他三世中最大的幸运了。
  视线触及到现在这风霜下显得更加耀眼的梅花,他却依旧认为,留在他记忆中的那些才是他看过的最美,嘴角忍不住释放着柔和的笑容,纯粹而干净,落在不远处的观众眼里,就如同冰雪中纯白的雪莲,在风中摇摆出最鲜明的光彩,蓦然间,天地间似唯此独景。
  乾隆今天心情不错,在令妃的温柔乡中度过了一晚美好的夜生活,早上神清气爽的上朝,朝会之上无恶报,各种喜报让他再一次的觉得自己真是一有德明君,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朝会后去上书房检查一下阿哥们的学习成绩,永琪那侃侃而谈的自信尤为出众,再看看其他那些唯唯诺诺连头都不敢抬的儿子,让他颇看不上眼,果然,自己的眼光就是好,永琪是最为优秀的阿哥,也是他最看重的儿子,再次看了看永琪面对自己是恭敬又不失亲近的态度,乾隆在心中越来越满意。
  保持着对五阿哥的满意的心态,乾隆离开了上书房,本想去令妃那里享受一下那柔情似水的温柔,却在半途无意瞥见那枝头盛放的红梅,突然兴起了去御花园逛逛的兴致,于是,挥退了其他侍从,就剩身边的亲信大太监吴书来,一起来到了御花园,就看见了那个站在梅林之间微笑的小小少年,小小的弧度是从未见过的柔和,暖帽和冬服上面的白色绒毛依偎着那小小的脸,还没有褪去的病态苍白,竟带出了几分柔弱之态,配上眼中最真实的温柔,让一直就比较喜欢娇弱美人的乾隆眼亮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