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还珠之只因是你 伏翼

还珠之只因是你 伏翼

时间: 2012-12-17 10:13:55


如果自己深爱的人因为某样东西而死,那你会怎样?极度憎恨这样东西!
少时英才长大蠢材的爱新觉罗弘历就是这么做的,谁害死了他最爱的人谁就得赔命!
所以,他宠幸汉妃,溺爱逆子,重用佞臣,就是为了败坏朝纲,毁掉这夺了他阿玛的江山!
对永琪:你闹腾吧,皇阿玛可等着你把这江山闹腾了去。
对令妃:你阴谋吧,放心朕为了加快这江山的覆灭会给你撑腰的。
对小燕子、紫薇:你们胡闹吧,反正也快没这清朝,没这皇家了。
对皇后:你省省吧,也不看看你那德行,居然想学我阿玛。
对太后:你去五台山吧,少在我面前晃,万一我不小心联想到你和阿玛不得不说的事,小心我做出杀母的恶行来。
对自己:尽量NC吧,尽量昏庸吧,这大清江山就是你的情敌兼仇人。
直到,那天……
永?睁开黑亮亮的眼睛,望着陌生而熟悉的帷帐,“这是……朕怎会……”

本文CP:乾隆帝V雍正爷 帝王痴情攻帝王冷情受 表面父子年上实则父子年下(>_<)}}
咳,很冷的CP吧^_^;,但是我只要想到乾隆是从雍正死了后才开始NC的所以就自由发散了,然后就萌上了///^_^.......

此文拒绝考据,也禁不起考据= =|||

☆、缘起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沉重的钟声在紫禁城上空回荡。
  烛火飘渺,昔日繁华隆荣的养心殿弥漫着曲终人散的悲哀,一身华服的年轻亲王深深的凝视着龙床上陷入永远睡眠的帝王,眉似出鞘剑,锋利而执着,唇似白若雪,冷薄而无情。年轻的男人还记得就在刚才这个冷情的人是如何用虚弱的声音宣告着将天下传位于他。
  “你们出去。”男人向后一挥手,他知道那里有现在效忠于他的大臣。
  大臣们面面相觑,不懂为何新任的帝王会选择独自留下而不是宣告天下发布出殡或者官员任免调度。
  “本王……朕不喜欢说第二次。”是了,现在这个天下是他的了,江山是他的了,他是这个国家的主宰!
  “嗻。”大臣们默默退了下去,他们是臣,而男人是君。
  “你们也下去。”男人扫了眼旁边的太监宫女们。
  “嗻。”太监宫女依次退下。
  似是情怯,男人呆愣半天才慢步踱在床边,伸出手,却迟迟不敢落下,一滴眼泪掉下,落在床上之人的脸上,滑落,没入丝被中。
  “皇阿玛……”猛的,男人一把抱住那床上之人,声音哽咽,“皇阿玛……”
  
  昔日的宝亲王,如今的乾隆帝细细的用手描摹着那俊朗的五官,凤眼紧闭,依稀能看到往日上挑的风情,雍正的五官其实很精致,只是长年的冷漠导致没人敢去细细观察他的外貌。
  “过劳死……”爱新觉罗.弘历喃喃道,“阿玛,这个江山真的那么重要吗?”
  弘历依旧记得,那年当他第一次看见胤禛的时候。
  
  “弘历,看,那就是你的阿玛。”女人痴迷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男人当年还很年轻,一袭简单长袍,正逗弄一个比自己大的男孩子。
  “阿玛……”小小的孩子黑亮的眼瞳眨也不眨的看着那名男子,在那冷清的凤眼上流连。
  突然,小弘历的瞳孔一阵收缩,小手微抬,那个男人笑了……虽然男人的表情未变依旧淡漠如初,但弘历却在那刹那看到了男人眼里暗藏的笑意。
  爱新觉罗.福宜!那个让男人有了笑意的男孩,是男人的第七子,也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亦是如今最受宠的年妃的儿子!
  黑亮的眼眸暗沉一片,杀气一闪而过,却在回头间对那秀美的女子无邪的笑道,“额娘,我们回屋吧。”
  次年三月,爱新觉罗.福宜殇。
  “阿玛,阿玛,今天皇玛法又表扬弘历了哦~~”有着精致五官的小男孩骄傲的对着正在看书的男人说道。
  男人摇摇头,“弘历,学习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得到表扬。”
  小男孩吐吐舌头,委屈的嘟起小嘴,“儿子知道了。”
  男人无奈的招招手,小男孩立刻高兴的偎了过来,男人指着书案上的一碟点心,“这是阿玛特意叫人准备的,一会你带去吃吧。”
  “阿玛最好了,弘历最喜欢阿玛了~~”若非满人抱孙不抱子的死规律,小男孩肯定此刻已经扑到了男人的身上。
  “爷,年大人来了。”苏培盛轻声道。
  男人眼一暗,“弘历,你先下去吧。”
  小男孩抱着点心,看眼男人疲惫的神情,不甘心的退了下来。
  年大人,年妃的哥哥,同样讨厌的人。
  可惜男孩再讨厌也没办法,毕竟年羹尧是大人,不像福宜般那么好下手。
  “阿玛,儿子会努力长大,好好守护你……”
  不过这对兄妹还真是讨厌,弘历微眯着眼。
  —————————————————————
  爱新觉罗.弘历,自幼聪明,五岁能学,过目能诵,十二岁那年,被康熙养育宫中,亲授书课。
  俊美的少年冷眼一瞪,“阿玛真那样说的?”
  跪在下方的小太监只觉后背一冷,压迫感十足,“回爷的话,亲王是那样说的。”
  哼,弘时吗?那个只会单脑子行事的家伙,居然会被阿玛赞扬说像阿玛,少年嘴角微勾,“我记得三哥似乎和八叔走得很近,找个机会透露给阿玛。”
  “是。”
  “对了,废太子那边如何?”
  “回爷的话,二阿哥的饮食依旧如常,长期服用的话,必将心机衰败而亡。”
  “很好,记住千万别被人发现……虽然现在废太子不足以构成威胁,但就怕哪天皇玛法突然又念起那人的好来。”
  “是。”
  “下去吧。”
  小太监一得到退下的指示,立刻退出门外擦汗,天啊,爷才十二岁,那气场居然和亲王有得一拼。
  阿玛的粘杆处……少年突然露出委屈的表情,阿玛,如果你知道你的粘杆处有儿子□去的人,一定会原谅儿子的吧~~毕竟儿子还小嘛~~
  ———————————————————————
  “皇玛法,你找孙儿有事吗?”俊美的少年扬起45°的侧脸,他知道这个角度最让人没防备心。
  康熙看着乖巧的孙子,笑着拍拍身边的榻,“来,陪皇玛法坐坐。”
  少年乖乖的坐了上去。
  “老四家养的就是好啊,”康熙欣慰道,“明日皇玛法要前往木兰围场行围,弘历可敢去?”
  若只是如往日般的行围,皇玛法必不会如此慎重询问,那么只能说明日有份大礼在等着他,乖巧的少年心思一转,“弘历将来是要做大清的巴图鲁的,明日围场,弘历必定为皇玛法猎只大的。”
  “好!不愧是朕的孙子!”康熙大笑道。
  只是木兰围场,阿玛应该会去吧……阿玛,儿子好想你……自从养在宫中后,每半月才被允许回去一次,阿玛这么久没见儿子了,可别忘了弘历。
  
  次日,三千精兵,八旗子弟,阵旗猎猎,康熙果然给少年准备了大礼,一只黑熊,虽然已被康熙一枪射中,但并未死,“弘历,去把那只熊射死。”
  少年看眼旁边骑在马上英姿勃发的男人,阿玛正看着自己,这个想法让少年血液沸腾了起来,阿玛正看着自己!
  “是,弘历领命。”少年上前一步,举箭欲射,岂料那熊突然立起,扑向少年的右边。
  不,那里有阿玛!
  惊惧的少年慌乱中射出一箭,箭中黑熊腿部,同时也引来了黑熊的注意力。
  一看黑熊放弃了旁边而把自己当成了目标,少年反而冷静了下来,虚与周旋,找准机会,搭弓射箭。
  “啪。”和箭一起发出的是一声枪声,原是康熙在一旁见势不妙,急忙又发了一枪。
  “恭喜皇上,黑熊已死。”上前察看的小太监报道。
  事后康熙观那黑熊,枪射中的有两处,眼睛和腹部,而箭射中的亦有两处,腿部和心脏。
  “此子有英雄气象,必封为太子。”康熙赞道。
  “弘历做得很好。”骑在马上的男人逆着光。
  少年瞳孔一缩,笑得神采飞扬,他得到了男人的表扬!
  
作者有话要说:把弘晖改成了福宜。
爱新觉罗?福宜,未齿序,幼殇。生母为敦肃皇贵妃年氏。康熙五十九年五月生,康熙六十年正月殇,年二岁。


☆、缘灭

  一切仿若还在昨日,男人的话语,男人的表情,都让他放不开,忘不掉。
  “为何你要这么早走呢?九子夺嫡你都赢了,为何赢不过一场小小的寒热?”年轻的帝王细细啄着男人早已冰凉的唇,半晌才慢慢放开,抚摸着那由于亲吻而带水却依旧冰冷的唇,眼神迷离,“……听说在清朝的西边有个国家,那里的王死了就挖出他的内脏,然后灌满水银,这样就能让尸体永远不腐烂……阿玛,你说我也这样做好吗?这样弘历就可以永远看到你,你也不会离开弘历了……”
  抚摸着唇越来越往下,最后落在颈间,如恋人般亲昵爱抚,忽然,弘历的手成爪,捏住那细白的颈部,杀气立现,“我盼了这么多年,就为了有一天能荣登大宝,然后封你做我的皇后,你说,你为什么要死!!为什么不再等等!!明明,明明一切就快好了,为什么!!”
  手下冰冷而僵硬,闭目的男人依旧沉睡,并没有因为他人的疯狂而惊醒。
  惊觉做了什么的乾隆猛的收回手,看着那有了一丝青紫印痕的脖子,恼怒的直想把自己的手砍掉,慌忙跪在床边,不舍的俯过身去亲舔着那勒痕,“阿玛,对不起,儿子不是有意的……阿玛你别怪儿子……不!阿玛一定要怪儿子,要狠狠的怪,阿玛,儿子是坏蛋,你快起来骂儿子吧,快起来吧……”说到最后,声音越发哽咽,“为什么你都不起来骂骂儿子,为什么!?”
  趴在床边的年轻新帝失声痛哭,努力了这么久却一下失了目标,这让他以后怎么办?该怎么办?
  不,他不甘心!他从来就不是甘心的人!!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在安静的寝宫突然响起,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年轻的新帝表情温和,眼神却越发疯狂,“阿玛,这次是你不乖哦,所以,弘历也要报仇哦~~”
  你不是为了这大清江山而死的吗?那我就让它为你陪葬!!
  天下百姓、万里山河,没了你的话,这些在我眼里不名一提。
  万人之上、名利之巅,没了你的话,这些在我眼里就如秋风过耳。
  所以,你要为你的任性付出代价,而这代价就是你如珠如宝为之而死的社稷。
  “先偷跑的可不是好孩子哦~~”新帝嘴角带笑,眼梢含情,看向男人的眼神宠溺而无奈,下一刻,转身拉开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如山洪爆发般的高呼声在新帝出来的那刻响彻云霄,站在台阶上的年轻男人傲视着跪地俯首的大臣和将士,“众卿平身。”
  盔甲摩擦的声音,衣袖拖地的声音,让男人的心情大好,“以后,朕就是皇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阿玛,你等着吧,因为你的任性,所以儿子会把这个江山通通毁掉!
  红墙黄瓦、青白石座,今夜紫禁城内一片灯火通明。
  抹香料、穿寿衣、含珠玉、放入干燥剂、存入金丝楠木棺密封,最后再放入红木椁密封,一切的一切,都由新帝在他人的指导下亲自完成,生前你不属于我,我只求这一刻,能如普通的夫妻般,送你最后一程。
  放入乾清宫祭祀,直至选中日子由神武门发殡,葬于河北省易县清西陵中的泰陵,庙号世宗,谥号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睿圣大孝至诚宪皇帝。
  亲眼看到地宫的门关上,乾隆闭上眼仰头,可不能在这天下面前哭出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尊钮祜禄氏为崇庆皇太后,从三品以上妃子,封太妃,从三品以下由崇庆皇太后安排,钦此。”
  尖锐的声音宣告了后宫前妃的命运,繁华锦绣已随着先帝的逝去而落幕,从此以后她们只得留在这后宫内凋谢着她们还如花的华年。
  其实,这些女人我都想杀了,俊美的帝王手一挥,匕首直直插在门框上,吓得端着炖汤的宫女失手打碎汤罐,急忙扑到在地,死命叩头,“皇上饶命,奴婢不是有意的。”
  龙椅上的男人敛下眼里精光,声音柔和,“起来回话,爱妃怎样了?”
  “回皇上的话,娘娘最近总是睡不好,”一看乾隆没生气,小宫女自然懂得为自家主子谋福利。
  “没睡好?”男人突然怒气道,“你们这群奴才到底怎么做事的!来人,拉下去各打10大板。”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冷眼看着拖下去的婢女,年轻的帝王如对待恋人般爱抚着手上的匕首,“高佳氏你还真没用,这么久了还没怀上,你让我去哪找个和你一样笨的儿子来立为太子?越笨的人这江山越无可救药,看来应该换个人来宠了~~”
  
  


☆、缘续

  胤禛不明白为什么他还有意识,他不是死了吗?他明明记得就在上一刻他是用何等衰弱的声音传位给弘历的,难道只是一场梦吗?还是他根本就没死成?
  没考虑多久,一向冷静的雍正帝迅速接受了他其实没死的可能,因为那逼真的痛觉和绝望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做梦,所以他排除了做梦的可能,那么剩下的就只可能是他没死成,他传了位却没死成,这倒是个大问题。
  自古一朝不容二帝,所以如果他没死成的话,那弘历的登基就是种尴尬,他不能再让这个儿子被毁了,所以,睁开眼之前,雍正有了主意,他还是去当太上皇吧,毕竟弘历是个好的,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毁了这个儿子。
  但是,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向清冷的眼眸越发冷寒,是谁把他抬到了皇子的寝宫?那床帏的绣纹与颜色此刻仿佛在嘲笑他一般,他毕竟是堂堂帝王,死后岂容人这般羞辱?
  “来……人……”声音的沙哑与幼嫩让他一愣,这个声音……
  来不及多想,一个带着香粉味的女人冲了进来抱住他,“永璂,你终于醒了,皇额娘好担心。”
  永璂……是谁?
  雍正抬手按在女人的肩上正要推开对方时,一愣,这白洁的双手,怎么会?
  茫然的把手举回来,这双看起来像孩童的手怎会是他的?
  难道?
  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那梨花带雨的女人,刚好那女人正擦拭着眼泪关心的望过来。
  两目对视,胤禛愣了,这女人好生眼熟?
  不,不对,这不就是乌拉那拉氏,他为弘历选的侧福晋吗?怎么会在这?还有她刚才叫自己什么?
  下一刻,胤禛很华丽丽的昏了。
  “永璂!快,快传太医!”乌拉那拉氏摸着永璂的小脸,心下对小燕子等人怨恨不己,都是那群人的过,否则这么乖的永璂怎么会掉下水去?本宫一定要把那群人赶出去!
  
  胤禛其实不想晕的,只是投胎忘了喝孟婆汤嘛,这有什么好大惊的,想他前一世又有哪时不是走在弦丝上?但是由于剧情需要他还是晕了,在梦里,他看到了一个小孩子的一生,从出生到落水,从生存到死亡,这让他默然,原来他不是重新投胎而是借尸还魂了啊,而很明显的现在做的梦就是他附身前这小孩子的经历。
  这时雍正帝强大的心里素质再次得到表现,至少没有立刻起来喊着子神乱语,也没有急着认亲认戚反让人以为中个蛊术,而是慢慢醒了过去,却没急着睁开眼。
  还真唯唯诺诺啊……心里叹口气,任旁边那群宫女太监忙来忙去,他需要时间来理清这一切然后再随机应变。
  爱新觉罗永璂,他的孙子,弘历的嫡子,继后乌拉那拉氏的儿子,本来应该是一个如二哥般意气的阿哥,但是许是皇后保护过了度,导致现在还懵懵懂懂,单纯得一塌糊涂,这孩子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不过,下一刻,胤禛搁在床单上的手紧握,爱新觉罗弘历,你真是个好的啊,好到宠妾灭妻,好到好大喜功,好到骄奢浪费,好到不分青红皂白任由一只野鸟欺负你的嫡子!
  愤怒和失望让胤禛涨红了脸,一直以为是个好的,结果却在现在让自己明白原来是自己被骗了,这算什么?难道让自己重生就是为了目睹这个逆子的所作所为吗?如此下去,他还有何等面目去见先祖列宗?不行,既然自己活了,那么这个错误一定要纠正!
  而应该怎样纠正呢?
  培养人去辅助他?还是直接另立新帝?
  釜底抽薪,雍正只想了一下就选了第二种,不是他要放弃这个儿子,而是他不认为他能恰好找到个能让弘历满意能让自己满意的贤臣,若是另立新帝的话,他现在是嫡子身份,如果能联合朝中大臣逼宫……
  当然在他不曝露身份前要想让其他人支持自己,很难,但是他能忍,这具身子才13岁,他能慢慢来,前世他能忍那么多年,今世他照样能。
  “皇后娘娘,十二阿哥没什么大碍,”太医看着躺在床上的小阿哥,没有漏掉眼皮下动了下的眼珠,唉,这些小孩子总喜欢玩这套,“而且以微臣看来,十二阿哥应该就快醒了。”
  得到太医保证的皇后心下松了口气,她只有这一个儿子了,可不能出了差,既然永璂就快醒了,悄声示意容嬷嬷让御膳房煮点粥来,这孩子昏迷了一天肯定饿着了。
  
  至于要不要和弘历相认呢?胤禛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论怎样,弘历现在都是皇帝,而皇帝的通病都是多疑,再加上弘历登基后的所为,他不认为他坦白了身份后对方会相认,反而更有可能的是下一刻就以妖孽的罪名把自己问斩。
  皇帝,万人之上,权利之巅,谁又愿意得到手后再吐出来?谁又愿意上面还多个管东管西指手画脚的人?所以,自己不光不能暴露,反而还要更加小心。
  至于小燕子永琪等人,胤禛心里冷哼一声,先让他们多跳几年吧,等他逼宫成功后,这些人还不是如手上的跳蚤,想怎么捏死就怎么捏死,现在就先避其锋芒,最好他们跳得越开心越吸引弘历的注意最好,自己暗地里的计划才能越成功,他的目标不是赶走那几只跳蚤,而是那已有衰败迹象的大清江山。
  大名鼎鼎的先帝爷优点之一——睚眦必报。
  考虑清楚后,雍正爷睁开眼睛,“皇额娘,你怎么哭了?”
  九龙夺嫡,谁没在演戏,谁不是好手?
  
  “太医,快来看看。”一见儿子醒了的皇后忙喊来太医,擦擦眼角,这一惊一乍可吓着她了。
  太医熟练的低着头上前诊脉,随后恭敬道,“启禀皇后娘娘,十二阿哥只是身子虚,多调理下就好了,微臣先下去开方子,一日按三餐服用,不出几日便可恢复。”
  “那好,”皇后倨傲的挥挥手,“容嬷嬷去拿方子。”
  “是,娘娘。”容嬷嬷是皇后的乳嬷嬷,自小看着皇后长大,然后陪着进宫,可以说没有谁比她更了解皇后了,按说这种人被策反的可能性很低,可是,为什么很多次对于皇后不理智的决定反而火上浇油呢?
  胤禛眼里闪过一抹锐利,他现在和皇后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即使是为了自己也要保住皇后,否则皇后一倒自己这嫡子的身份就……
  看来,还是有必要查查容嬷嬷,若只是性情耿直那还没什么,就怕是……
  可惜,现在自己势单力薄,就一个贴身太监勉强可信,若有粘杆处在的话……
  不,先不急着去找那部分力量,毕竟自己死的时候已经把粘杆处交给了弘历,这十多年来里面有没有变化自己并不清楚,万一这些人已经效忠弘历胜过自己了的话……所以,还是先缓缓。
  算了,还是那句,慢慢来,上一世13岁时自己不也是没能力,这一世至少还有个靠山,虽然皇后总是冷着张脸但对永璂倒是真心的,乌拉那拉家族可是大家,这份力量怎么也得落在自己手上,若能再把拉拢几家过来……
  而且……
  胤禛扯出抹冷笑,若永璋永琪那几个皇子自己都斗不过的话,百年后,自己去替弘历抗了这份罪,那几个人,别说老八了,就连最粗线条的老十都比不过,自己如果还抢不到皇位,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事实就是你还真没抢到皇位= =|||)
  
  “永璂醒了?”接近四十俊美成熟的乾隆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底下跪着的小太监,然后招来身后的太监,“吴书来,把上次西藏进贡的雪莲拿去给十二阿哥补补。”
  “奴才遵旨。”吴书来熟练的上前接旨,看得多了也能揣摩出皇上的意思,这个十二阿哥恐怕难得圣宠。
  而坤宁宫里的小太监则高兴的听着这句还算关心的话,跪着叩头谢恩,其实皇上对十二阿哥还是关心的嘛。
  “下去吧。”若不是这个皇后是阿玛给的他还真想废了,每天装得跟个什么似的,她就不知道我最讨厌有人学阿玛吗?特别还是女人。
  眼里杀气一闪而过,随即恢复正常,新进宫的那只跳蚤倒挺有趣的,就赐漱芳斋吧,名和人也要相配才好。
  想着想着突然脸色黯沉下来,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阿玛你都不来梦里骂骂我呢?
  
  “你说皇上没怪罪小燕子把永璂推下水反而赐了漱芳斋还给了两个小太监小宫女?”皇后扭曲着原本端庄美丽的脸,手狠狠一拍桌子,“不行,本宫要去见皇上,即使忠言再逆言本宫也不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坏了宫里规矩!”
  “娘娘,”容嬷嬷凑上来,“十二阿哥被推下水只赐了雪莲,这小燕子不但没罚反而还赏赐,这说出去会让其他宫的人怎么看娘娘?”
  被容嬷嬷这么一说越发怒气的乌拉那拉氏腾的一下起身,“来人,本宫要去求见皇上。”
  
  延禧宫内令妃用手绢捂着嘴偷笑,去吧去吧,女人笨点没关系反而会让男人怜惜,最怕的却是像只母老虎步步紧逼,别说天下之主的帝王了,即使是一般富裕点的家庭都容不下悍妻,呵呵,“腊梅,跟本宫去看看,对了也通知下小燕子他们,人多嘛,才热闹。”
  “是,娘娘。”腊梅服侍令妃换好衣服,跟在后面朝养心殿走去。
  
  “……你说皇后去了养心殿?”胤禛觉得他头都疼了,怎么这皇后没麻烦还偏要去招麻烦。
  “是的,十二阿哥。”小陶子恭敬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十二阿哥醒来后总是不觉的让人心生畏惧。
  “……”胤禛沉思片刻,“你接着说说宫里还有什么稀罕事。”十二阿哥毕竟还天真,看的很多都很片面,所以梦里也很凌乱,还是听听别人的话吧。
  “嗻。”难道十二阿哥不去劝下吗?难道十二阿哥还想和小燕子等人交好吗?带着疑惑,小陶子说起了最近大出风头的还珠格格。
  胤禛边听边想着,弘历对永璂并不是很好,所以想也知道即使自己去劝说也起不了作用,反而说得越多马脚漏的越多,所以自己最好还是别去,至于皇后,反正他来之前皇后也不止一次劝谏过了,既然都还坐在后座上就由她吧。
  小陶子这人,虽然记忆里这小太监挺用心,但还是得查。
  目前最麻烦的还是人手,什么时候能如前世般出宫一趟,挑个心腹帮自己训练呢?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还珠这电视我看得很久了,新版的又不想看,要说记忆深刻的就是那么多的反QY文,所以有什么虫的地方麻烦说下,等有空再来一次修改,第一章的弘晖,好吧,到时候重新改下,年妃的女儿还是可以的
PS:更新不定期


☆、缘错

  夏小燕,又称小燕子,据说是19年前乾隆避雨避出来的,也就是说是流落民间的格格。
  据说此女为见父亲,千里迢迢从山东济南一个人到了京城,拼死闯围场,然后被五阿哥一箭射中。
  “你说当时那小燕子背上绑着折扇和烟雨图?”胤禛轻扣茶盖,眼里毫无波澜。
  “回爷的话,那扇上还有皇上的亲笔题诗。”
  “哦,念来听听。”
  小陶子恭敬站在一边,“雨后荷花承恩露,满城春色映朝阳。大明湖畔风光好,泰岳峰高圣泽长。”
  啪啦一声,那进贡的景德镇蓝花白底陶瓷茶杯被年幼的小孩一下扫在地上,那个逆子!如此荒淫的诗也敢题出来!生怕天下人不知道他这段风流韵事吗?
  “爷饶命,爷饶命。”一看十二阿哥那暗沉下来的小脸,小陶子慌忙跪在地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生气,但在这宫里,不需要理由就被直接杖毙的大有人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