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天蓝蓝、海蓝蓝 老红军[下]

天蓝蓝、海蓝蓝 老红军[下]

时间: 2017-04-13 08:14:35
38.

天还没亮呢,柳红依就起来了,咚咚咚了一阵后,就压到刘红军身上了。
"红军~起床了!走了!"
"上哪儿阿?"
"带你去旅游。"
"用不着这么早吧。进来~抱抱~~"
"不要啦~再不走,他们回来了,有人就要被召见了。"
"真的假的?"刘红军一下清醒了不少。
"要不就不起。和他们一起吃了早饭再走。我脱衣服进被窝抱抱。"
"宝贝儿~~乖阿!别脱了,好不容易穿上的。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起,起,起。你起来老半天折腾什么呢?"
"收拾东西。你一起来咱就走!"
"虫呢?"
"路上吃!太早了,逮虫的还没起呢!"
"你澡洗过了?"
"不用了吧~我一直就没出过汗。"
"那你给我洗一下就成~~"
"今天自己洗啦~~快进快出。万一我给你洗的时候,他们。。。"
"行了,行了。你要拿他们当借口吓唬我到什么时候!"
"可谁让你怕呢~~"
刘红军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没有柳红依,他在浴室连十分钟都待不住了,冲了一把就出来,穿上柳红依给他准备的衣服就被柳红依塞进了车,最后柳红依还扔了床大棉被进来。
"依依,有点下雾了。是不是太早了?"
"好像是!不过,可以看到苏格兰神秘美丽的早晨,我好多年没看过了。"
"依依,这被子是晚上睡车里用的?不如先找地儿停下来歇歇脚,睡一觉再赶路阿!怪困的~还有,好想在车里~~。。。"
"想什么?白痴!开了500米还不到呢就要歇脚?等开出我们家再说吧!红军,驾照带着吗?"
"累了?我来开!"
"驾照呢?"
"没有。有也没用,过期的。"
"过期的?那你在北京还飞车?"
"北京那不是咱家吗!这儿不也都是你家的地儿?来,换我开!您歇歇脚。"
"白痴!罚死你。够你在国内吃一年的。"
"不会吧~~这么资本主义!"
"一路又得我伺候你~"
"白天我坐你的车,晚上你坐我的~~"
"流氓~~你彻底没希望了!"
"是你说我流氓的~~破罐子破摔了~~"
"红军!我在开车~~不要命了,住手阿~~"
"依依~~我现在特想耍流氓~~怎么办~~"
"象你。。。这样耍下去,一个月都游不完,甭开学了。憋着阿~~心肝儿~~晚上的!"
"那你把车先停路边边,安慰安慰我~~"
"红军~~"柳红依埋怨的语气,却立刻执行。俩人在路边,十分钟过去了,还没有结束亲吻的迹象,刘红军干脆放倒了自己这边的椅子,正要拽柳红依躺下呢,
"红军!快看~太阳出来了!"
※※z※※y※※b※※g※※
夏季是苏格兰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初升的太阳将青山绿水一下点亮了。缓缓地山坡,一片接着一片,绿,浓得好像要灼伤你的眼睛。雾气隐去的青黛,点缀着一簇簇黄色的石南花,远远的山坡上还有白色圆球一样的羊群。
"红军~喜欢这里吗?是不是很美?静谧,古朴,神秘,温馨,像梦一样,长着翅膀,这些都是人们对苏格兰的赞誉。你觉得呢?"
"依依~~你知道我不会抒,不象你,饶了我吧~~"
"没逼你抒情,就说喜不喜欢。"
"我说不好,你知道我笨!我觉得这里和你很配~~一个美字是说不清的!"
"刘红军,我头一次发现你有点哲学家的气质阿!"
"我就把你说超脱了,你立刻顺竿爬!我要说你美得不象人了,你还不得给我磕俩响头!"
"你用美来形容一个大老爷们,还想让我给你磕头,脑子转得正常吗?不过,我喜欢你说我,用一个美字说不清!"
"为什么?"
"不为什么!走了!"
"说不清的美人儿~~上哪儿阿?总得告诉告诉我吧~~哥哥现在是饥寒交迫。"
"我们去高地,然后去爱丁堡,最后回伦敦。你饿了?一会儿到前面加油站就有东西吃了。再忍忍阿~冷吗?我带着毛衣呢,在后面,我拿给你阿?"
"你让我抱你暖和暖和~~"
"红军~~要不你上后面睡觉去吧。不开车的人还捣乱!等到加油站我叫你!"
"不要,我就睡你肩上。"
柳红依一只手握方向盘,腾出一只胳膊给刘红军当枕头。时不时侧头看一眼刘红军睡着的脸,他觉得此时此刻,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
独特的自然条件使苏格兰一直保持着较少的人口和空旷的土地,加之悠久的历史,使她成为一个天然的国家公园和博物馆。一路雄伟壮美的自然风景,就在刘红军的呼呼大睡中擦肩而过。到了加油站,柳红依把他领到休息的椅子上坐下的时候,他还没睡醒呢。
"红军,坐这里等我,我去加油买东西。"
坐了十分钟,就看柳红依急急地向他跑来。
"刘红军,不好意思!把你卡借我!"
"咋了?"刘红军边掏边问。
"红军~~我明明记得早上出门前把卡放钱包里了,可就是没有,而且身上现金加起来50英镑都不到,加油得用现金,东西,就刷你卡了。到了伦敦,连本带利还你。"
"唉~~刷去吧,刷去吧~~自己的糊涂老婆自己养,我有准备的。"
"那倒也是阿!我花你钱天经地义阿!嘿嘿~~"

39.

如果不去高地,你无法真正了解苏格兰。如果不去高地,刘红军不会读懂柳红依。
高地并没有什么如雷贯耳的景点,除了自然风光,无非就是一些战争遗迹和废弃的城堡。两人到高地时已经是下午了。舒缓起伏的高地被低矮的绿草和苔藓所覆盖--那种低矮、稀疏的植被全然不象原野上的青翠欲滴。裸露的岩石、清冽的空气,时时提醒着人们这里是稀薄的高原。漫山遍野被一种紫色的小花覆盖着,使整个高原缺少一种生气。那种无边的紫色显得过于刺目和固执,不同于山花烂漫的绚丽,而像一种近乎于绝望的怒放。刘红军好像一下明白了什么。
"这种紫色的花叫HEATHER。红军,高地给你印象和原野有什么不同?这里被称作苏格兰的灵魂!"
"依依~~"
"我上初中一年级回的中国,之前我一直在伦敦。在伦敦的时候,就觉得很孤独,寂寞。大概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吧。英国人的性格你应该知道的,都比较沉默,压抑的那种。我不是个喜欢投身到热闹里的人,但我害怕周围那种死一般的寂静,我想这大概就是我留在中国上学的原因。高中二年级的暑假,父母第一次带我来这里,我一下就迷上了这里,红军,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忧伤!"
"红军!!!"
"这里的风景有一股说不出的淡淡忧伤,美得让人不可琢磨,就像你!"
"红军~~"柳红依的眼眶湿了。
"依依~~那现在呢?我想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后的感觉"
"刚才我开车,你就睡在我的肩上,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红军,你带我走出了稀薄忧伤的高原,看到了原野的绿色。"
"那你还带我来这鬼地方!走了!别抒了!傻瓜!!"
"红军~~"
"又干什么?"
"好累~~"
"我这儿还喘不过来气呢!甭指望我背你!"
"天才阿~~我肚里的虫虫~~求你,就背我到那湖边~~"
"湖有什么好看的?要看咱去颐和园。你还真当有水怪呢?上车!到哪儿逮饭去!"
"红军,你啥时偷偷补的知识阿?等我阿~~"

开出高地傍晚了。天变了,突然之间暴风骤雨,一下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大风把落叶枯草吹上了天,时不时扑向车的前窗玻璃,还夹杂着石子的声音。
"依依,在路边停一会儿吧"
"天气预报说晚上要变天,还挺准!本来想浪漫一晚上,要是不变天,就带你露宿星空下的,这下泡汤了。"
"这都啥时候了,还想浪漫呢,看看眼前吧。先停下来,这样开太危险。等雨缓缓的。"
"缓不下来。今晚一晚都这样。前面就有家B&B旅馆,将就一夜吧。没预约,也不知能不能有空床"
"唉~~旅游要摊上一浪漫型的导游就惨了!要吃的没吃的,要睡的没睡的!"
"这才叫真正的旅游呢!象你那样什么都安排得停停当当的,赶旅馆一样,一点冒险悬念都没有,有什么劲阿?"
"行,行,行!您永远是正确的!麻烦您看前面开,路况不咋浪漫。"
"安啦~~大不了一起翻啦!红军,不知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我胆子就变得特别大,都不知道什么叫怕了!"
"这不能归功于我!这是爱情的力量。这点咱还得实事求是,谁让你爱上我了呢~~是不是?爱上我的浪漫导游亲亲~~要不要奖励一个?"
刘红军刚亲向柳红依的脸,柳红依一偏头,嘴对上嘴了。柳红依居然不老实地拉真空,吸住了刘红军的嘴,贴了有二秒,远处一道车光,"卟-----"的一声长鸣,柳红依扭头猛打方向盘,一大货擦车而过,那么大的风雨声,车窗关着,耳边还传来一声叫骂声,太彪悍了!!
"红军!差点见上帝~~"
"秒杀阿~~终于知道了!贱人!开车朝前看,知道不知道阿?"
"流氓!谁让你亲过来的!再敢过来,我直接打方向盘翻车!"
"依依,你心跳咋样?我咋一点没变呢?看来抱着你死,我好像也不会怕阿!"
"不是好像,是确实!这能不能说也是爱情的力量呢?刘大公子?"
"当然可以!小柳,我再厉害毕竟也是凡人嘛~~不要太崇拜我!"
"臭美!打臭虫,打臭虫,打臭虫!!"
"别打了!宝贝儿!我还手了。我掐,掐,掐。。。"
"好卑鄙~~往哪儿瞎掐阿?耍流氓阿~~~我要找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没有!这儿有一解放军叔叔要不要~~"
"讨厌~~等到旅馆的~~"
"到旅馆想干嘛~~嗯~~"
"想。。。"
"依依!前面!车!打把!"
卟----------又是一声怒吼加谩骂的长鸣。

俩人终于活着进了一家B&B旅馆。
当柳红依把老板说的一大段洋文翻译过来,告诉刘红军的时候,有洁癖的刘红军想还不如刚才。。。与世长辞了呢!

40.

他俩今晚要和另外俩男的挤一张床睡觉!
这间旅馆俩人一个房间,有三间。已经有四个女的了,人家说什么都不肯并房间,说怕。。。同性恋!!另外俩男的,相互不认识,说是看在天气的份上才答应的。两张床,每张睡两个大男人有点挤,柳红依说,我俩BROTHER不在乎挤一张,但那俩不是BORTHER的不愿意!所以老板说,老办法,过去坏天气的时候也有过的,二张拼成一张,四人打通铺。其实,登山旅游时,这种事经常遇到,分男女打通铺,登山的小屋还男女通铺呢!可刘红军一看那两位,领口处的胸毛都冲出一大截的膀大腰圆的真爷们儿,
"依依呀!我们睡车去!"
"外面雨越来越大,半夜车里说不定会进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保护你!"
"笨蛋!我就是怕你被。。。"
"有你呢!他们怎么敢对我下手,你饶得了他们吗?怕就把我搂紧点。。。"
"贱人!我看你就是想呢!"
房间虽然不大,很干净温馨,橘黄色的落地灯,壁灯,象家里的房间一样,一点不象旅馆。柳红依告诉刘红军这就是B&B旅馆的特色,便宜,象家,如果能两个人一间,真挺浪漫的。
刘红军现在一听柳红依嘴里的浪漫二个字就胃疼!老板听说他们晚饭没吃,还热心地提供了晚餐。吃不惯西餐的刘红军嚼蜡似的,看得柳红依心都疼了~~趁没人,用拿着叉子的手背蹭着刘红军拿着餐刀的手,
"宝贝儿~~让你受委屈了~~明天我请你住高级宾馆,吃大白菜炖豆腐~~"
"你别恶心我阿!我这儿正咽不下去呢!"
"你真是个比贵族还贵族的大阿哥!"
"咋了?我不想吃毛线一样的薯条,想吃大白菜还有罪了?"
"好了~~别气了!一会儿补偿你~~"
"补偿什么?"
"抱抱~~"
"抱你个头阿!你别睡糊涂,抱错人是真的!"
"你小点声!白痴!现在外国人懂中文的人很多的!"
"怎么可能?这种连个人影都见不到的鬼地方!怎么可能!"
"我有学中文阿!叔叔~你说要抱他的头,我有听懂!"饭厅沙发上,没被当成人看的老板小儿子,一边玩着积木,一边说。
天啊~~啥时中国话普及到这种程度了!!!

俩人吃完晚餐回到房间的时候,一洋大哥已经躺在"大床"的最里面微呼了。另一位在沐浴。二红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听着从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傻傻地看着对方。
"依依~一起洗。"
"疯了你!我可不想还没上床呢就被踢到大雨地里去。"
"可是我好想!都两天了~~"
"别说了!人出来了!又是一懂中文的就惨了,这回可不是小孩子。"
四个同房的人里最雄伟的一位出浴了。居然。。。什么都没围,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光着!二红听见浴室门响同时转过去的脸,又同时唰地一个90度大旋转!
"就剩一条浴巾了,留给你们。"有能力的亲,请自己把这句话翻成凯尔特语!
心细赛女人的温柔型硬汉阿!人真是不能凭外表来判断滴~~真理!!柳红依赶紧的,看着人。。。直道谢。
"红军,你洗的慢,先去洗阿。"
"不要!你先去!"柳红依明白刘红军的意思,二话没说,进浴室了。二分钟没过呢,外面的刘红军一句:依依我拿衣服给你。推门进去,转身把门插上了。

花撒下,柳红依正闭着眼睛冲头,雪白细腻的腰身流着水,在橘黄色的灯光里。。。刘红军好热,脱光了自己,他靠了上去。
"依依~~我帮你~~"柔柔的一句。刘红军的双手穿过柳红依淋着水的黑发,轻轻用手替他向后梳理着,梳理着,一遍,一遍。。。柳红依的头被迫向后仰起,水打在脑门上,顺着脸流过绷紧的脖子。刘红军,手插在柳红依的头发里,轻轻地贴上了他最爱的脖子,上上下下地亲。柳红依一声难耐的嗯~~点燃了刘红军全身的火,猛地一只手压在了柳红依富有弹性的屁股蛋上,同时将下身紧贴了上去,死命地挤压,嘴,由亲吻变成了撕咬。
折磨中,啃噬下,怀里的柳红依越来越软,刘红军都担心他会化了和水一起流走。闭着眼睛,头偎在刘红军的肩头,整个人好像失去意识昏了过去。白白的脸变成粉红色,血红的唇微张,急促地喘息。随着刘红军的动作,呻吟声越来越媚,脸上享受的神情越来越淫靡,这一切,给了刘红军莫大的成就感,又鼓舞着刘红军。他砰地一声把柳红依推到一边的玻璃墙上,开始死死地把那紧实的两瓣攥在手中,撕扯,揉弄着,全身的重量都压上了柳红依,抵死缠绵。
大概水太烫了,柳红依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只觉得下面好难受,刘红军弄得他又好舒服,无意识扭动着腰,想要,想要,给我~~
"依依~~依依!"刘红军叫着柳红依,亲上了他的嘴。
"依依!声儿太大了。外面都能听见了~~舒服吗?想叫的时候就咬我~~"柳红依沉迷在遥远的仙境,根本听不见人间的声音!
刘红军用嘴去堵都堵不住柳红依发出的呻吟声。刚开始的嗯嗯阿阿,已经变成了清晰的:"红军~~给我~~给我阿~~"猫猫一样的哭音。
再媚的女人也媚不过我的宝贝儿~~不管了,就让他放声高歌吧。刘红军索性柳红依的嘴也不堵了,开始专心致志地在他的宝地上开疆辟壤。当嘴含住柳红依胸前的两点时,刘红军感到柳红依的那里,硬得刺痛着自己。反反复复地折磨着,身下的柳红依,让他想到了高原上怒放的紫色花朵,妖艳,只为我绽放,软柔,只呈献给我,我再不会让你忧伤孤独。
"红军~~红军~~好难受,我想射~~让我射~~给我阿,"柳红依呻吟般祈求着。
"依依~~想让我进去吗?"
"嗯~~嗯~~阿~~。。。"刘红军在柳红依体内抽送的手指,柳红依不知是疼,还是快乐,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的。
"依依~~今天开了一天车了,明天还得开,万一弄疼了你,下次再给好不好,嗯~~"刘红军说完蹲了下去。
柳红依进入刘红军温暖的口腔,两秒没到,就在刘红军的嘴里一泻千里。他知道,是刘红军最后那句温柔的话语将他送上了幸福的顶峰。

41.

快一个小时,两人从浴室出来。热心肠的硬汉,石像般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无声的《托姆和杰米》。体贴啊~~都不带吵人的。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二红一眼,急急地起身关了电视,爬上了大床,睡在了最外面。唉~~没有办法,只有当三明治的夹心了。俩人一人一床毯子,关上灯躺下了。
刘红军白天车里睡多了,而且这种贴烧饼的睡法,四个人朝着一个方向,动都不敢动,越紧张越睡不着。更有,快一年了,不论什么时候,人家刘红军一直是和柳红依一个被窝的,这种怀里空空,近水楼台不得月的感觉,让他怎么都无法入眠。等那熊打呼了我就进依依的毯子搂着依依睡。刘红军做贼一样,兴奋地想着,等着下手时刻的来临。可是管等,就是听不见那斯的呼声,反倒是柳红依的小呼先响起来了。小贱人~~没良心的~~。
其实刚才在浴室,柳红依一直不大清楚自己兴奋时发出了多大的动静,可刘红军从头听到尾。不知是太兴奋还是太紧张,柳红依怎么帮他都没用,就那么"郁闷"了。现在,柳红依隔着二层毯子紧紧地靠着自己,身上散发着熟悉的气息,周围一片寂静,他反应马上就来了。柳红依的呼声没响二分钟,真他妈的奇怪了!那熊的呼声跟着就响起来了。这个混蛋!跟我较劲呢!刘红军轻轻掀起柳红依的毯子拱进去贴上了柳红依的后背,一只手很自然地搂住了柳红依的腰,他想只要这样,自己没一会儿准能睡着。
可。。。还是睡不着。而且,而且。。。要求越来越迫切!虽然作战条件艰险了点,但也只有铤而走险了。薄薄的毯子下,刘红军拽下了自己的睡裤,接着就悄悄去扒柳红依的,可柳红依躺着呢,怎么拽都脱不下来,这儿正急呢,柳红依抬起了屁股,刘红军革命一下就成功了。
刘红军的火热摩擦着柳红依有些发凉的屁股蛋,别提多销魂了~~他闭上眼睛慢慢地蠕动着,想好好一解这两天的相思之苦。黑暗里,柳红依的手竟悄悄地摸了过来,抓住刘红军的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带着刘红军揉了两下就撤了,意思是自己来,没我什么事了~~这下,刘红军更兴奋了,前前后后的开始忙活。刚开始,柳红依一点反映都没有,刘红军好像还听到了他的小呼声。贱人~~睡着还是醒着的?知不知道是我阿就这么主动!明天开始进行贞烈教育!
柳红依的后面刚洗过澡,加上刘红军浴室里的开辟,只想安抚安抚自己,在周围蹭蹭痒痒的刘红军的那一根,一下就滑进去了一小段,把他舒服,兴奋得。。。可又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自己是想疯了,可依依还睡着呢,再说明天又要开车,算了,还是忍了吧!刘红军刚想撤,背对着他的柳红依伸出长长的胳膊,反手搂住刘红军的腰,往自己的身上一带,屁股还往后一顶,刘红军一下就进了天堂。太舒服~太销魂~~再也不想离开了~~~柳红依率先动起了腰,刘红军紧搂着柳红依的胸,贴上了柳红依的耳朵,
"依依~~明天还要开车,会疼的~~"
"我想要~~"柳红依说话的重音放在了"我"字上,低低的一声,祈求般,把身子和屁股更紧地贴向了刘红军。
不要说男人和男人,男女夫妻在床上,契合也需要花费很多年的时间。性是双方的愉悦。说起来很简单的一句话,达到这种意境却是一个艰辛漫长的过程,有的夫妻花费一生都做不到。但确实又有那么一些人,不是什么调情高手,也没有死去活来的爱过,第一次的媾和就能使彼此忘不了对方,相思一生!这,就是缘!前生,或是来世,你一定和这个人交集过。有点跑题了,嘻嘻~~想说的是,在床上,在性上,刘红军感觉柳红依从来就没让他失望过,他们就像一对咬在一起的齿轮,带给刘红军的感受永远是愉悦,是舒服,是快乐和幸福。多数的时候,他能感受到柳红依对自己的那份喜欢,宠腻,爱和容忍。爱一个人才会为一个人去忍。忍受幸福的,欢乐的,也忍受痛苦的,和委屈的。你的这份忍耐会使对方变得坚强,变得成熟,变得博大,变得懂得如何去回报,懂得如何再来爱你!虽然没有和除柳红依之外的第二个人上过床,但和他交往过的任何一个女人没有一个带给他过这种感受。
在柳红依的"祈求"下,刘红军再也不想委屈自己了,他开始了大动作。该死的!!身子下的席梦思,就像苏格兰受辱的历史一样古老,刘红军还没怎么发功呢,就吱嘎吱嘎地呻吟起来了。不行了~~这个时候停下来,肯定出人命,哪怕动作稍缓点都得郁闷死!羞涩??见鬼去吧!
所以说呢,这二位绝对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别怪我尽瞎浮想民间大实话,是这两人实在太不像话了!!三明治阿,除了芯,还有两头呢!没多久,刘红军就发觉大熊的呼声停了,小熊好像也翻了个身,屁股对着他了。像这个时候,要是真正的"贤内助",你柳红依就该劝劝你家亲爱的,至少咱也收敛点!从来不给他家亲爱的受委屈的人,大概也是没要的时间太长了,在刘红军激烈的撞击下,竟开始又出声呻吟了,把刘红军吓得,急忙用手去堵柳红依的嘴,柳红依平时睡觉就堵刘红军的胸口都堵惯了,根本就是一不怕闷的,被堵着,照旧"呜,呜,呜。。。"。刘红军急中生智,伸出二手指塞进柳红依的嘴里,不知道刘红军真正目的的柳红依以为。。。他开始添咬着刘红军的手指,这下。。。刘红军张嘴一口咬住了毯子!就是憋死,我也不出声!地下党一样!
后面的感觉带动着前面,柳红依开始难耐得扭动,但毕竟空间有限,他死死地抓住刘红军的一只手,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拼命揉弄着自己。这种疼,这种欢乐,这种仿佛要死去的感觉,只有身后的这个怀抱能给他,不知什么时候他开始咬嘴里的手指,那种痛感,反过来使刘红军激动着,越动越起劲,快到天堂了~~
生物群体磁场效应告诉那俩快乐着的,同一空间的另俩生灵已经醒了,紧绷着一动不敢动,情绪波动指数,或者叫紧张指数,远远超过上演制限级的这两个!管不了了~~眼下不是五讲四美的时候,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吧!
"依依~~一起~~"刘红军咬住柳红依的耳朵,轻轻一句向柳红依发出了最后信号,撸动着柳红依的手,开始下流淫糜,不停摩擦着柳红依铃口的食指尖,时不时要插入的动作让柳红依觉得自己活不过下一秒了,后面一记美妙的冲撞,柳红依脑中紧绷的琴玄发出一声巨响,美妙的回音在全身震荡,他欢快地歌唱着,歌唱着,就。。。死掉了~~
万籁终于静寂。。。。。。。。。。。。
天快亮的时候,刘红军睁过一次眼,看到枕着他的胳膊贴在他胸口的柳红依的睡脸后,就又安心地睡着了。
第二天的"一早",两人是被老板call醒的。柳红依睁眼就看见刘红军的脸,上去就是一记亲吻。
"依依!还有俩人呢!"
"你后面没人。我后面呢?"
"好像也没人。"
"这不就结了。再亲一下!"
"依依!你啥时进我被窝的?还搂着我?"
"不知道!反正没搂错就行!"

"客官!已经中午了,第二个B原谅我就不提供了。麻烦你们快点起来了,下面的生意都要来了。今天真是怪!另外两个那么早起来,第二个B都不要了,鬼追屁股一样地走了,这两个倒好,noon都after了还不起来,真是怪了!"

注一下吧,免得有和俺一样不明白洋码子的亲看不明白。
B&B:bed和breakfast 床和早餐

42.

爱丁堡,苏格兰的心脏。被无数游客和欧美的旅游家盛赞为欧洲最美的城市,去过那里的人没有不说她美的,除了刘红军。
爱丁堡城堡耸立在爱丁堡最高处的死火山口上,黑色巨人般俯视守护着美丽的情人爱丁堡。繁华的王子大街,到处可见的古罗马建筑,现代与古老的浪漫,飘荡在这个艺术之城的上空。其实古老,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罹难深重的代名词。苏格兰的历史,不用无知的我说,只要你听过那悠远的风笛,看过《勇敢的心》,就会明白一个民族争取独立,自由的过程是何等的艰辛。爱丁堡城堡住过贵族,国王,也关押犯人,圈禁过瘟疫,所以当你漫步在城堡中,如果想着她的过去,就会有。。。阳光下的罪恶,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就像刘红军!
在苏格兰,导游都是四,五十岁的大叔,大爷,几乎不见小姐!还都穿着刘红军说他看了想吐的格子裙。
"这是苏格兰最美的风景!你知道每年来爱丁堡艺术节的人有多少是为一睹格子裙风采的吗?农民!"
"想看男人穿裙子我不如去泰国!看的东西比裙子多多了!我看你才是乡下土财主!"
"你完了!跟你谈艺术。。。我错了!红军,有人说格子裙下,男人都是光着屁股的。信吗?"
"真的假的?"
"喝!果然对人体艺术比较感兴趣!"
"切!这要看什么人了!光屁股的男人,我只对一个感兴趣!想知道是谁吗,宝贝儿~~"
"流氓!离我远点儿~~"

"依依呀~~这大夏天的太阳,我怎么晒着还直起鸡皮疙瘩呢~~"
"你没听刚才大爷说,这旧城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鬼!你冷阿?说不定现在背后就。。。"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