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希望 bbbq

希望 bbbq

时间: 2017-03-22 19:15:35
希望
我曾经想如果他能够回头看看我,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种凄惨的下场。可如果没有做那件事的话,今天我也就没办法在他的身边,虽然是惩罚、是屈辱、是绝对的服从。但这是唯一能够留在他身边的理由。"靖,你在想什么呢?"。信从旁边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头关心的问。"没什么,只是有点累,晴人肯让你一个人走。"信有些害羞的说:"说什么呢。""不承认,看来他的努力还不够,难道说是他那方面不能满足你!""不...不要胡说。"信的脸已经羞的满脸通红。"啊!难道说在那方面你们配合的相当好,原来如此。""靖,你不要在胡说了。"信一副手无足措的模样。让人不忍心欺负他,"不逗你了,有什么事快说吧。""哪个,你、现在和阿宝怎样了。"我想当时信一定看到了我一脸僵硬的表情,我逞强的说:"没什么,很好啊!""靖,你不要骗我了,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就算以前有什么,那都过去了,根本不用放在心上。你不必在为这种事而内疚,没必要,而且,因为这件事,我能够和晴人在一起,我还要感谢你。"看着眼前纯洁的信,我感动的真不知到该说什么好;"谢谢""你在这里干吗?快过来。"学生会副会长 多田晴人皱着眉头走了过来.他伸手把信拉了过来,用着一副看着坏人的样子看着我,"晴人,不要这样。""信你就是这样才被人有机可趁,拜托,请你用用脑子,区别一下好人和坏人。"说完便拉着信走了。我空洞的笑了笑,走错一步所承担的后果竟是如此沉重。
"老大、老大不好了学生会在清查我们,怎么办?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不许反抗, 由我去跟会长交涉。""老大怎么可以, 难道我们要这么受气吗?"樱花学院是一所流传百年的名流学校,学校的庞大及人才的众多世界知名的。能够进入这所学校的人一定是在某些方面有着特殊才华的人,在这里精英汇粹,而这所学校是学生自制管理,学生会是最高领导阶层,但,也就是天才太多,单一个学生会并不足以服众,才有了樱花组的诞生,以这两个组织来维护学校的平衡。而会长和组长一直是由两派成员一致选举来当 。而今,既然我违反了规则,自当一力承担。"平,不用担心,我会有办法的。你们都在礼堂等我的消息。"
"你好,我以樱花组组长的身份来请和。"我站在学生会长宽大的办公桌前。"请和,我想组长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我自己做的,我会自己承担与樱花组无关。""组长自己都做出这种事,很难保证组员的自制力。"我有些难以忍耐的说道:"那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樱花组。""信一受的屈辱,我要十倍的讨回来,代价就是你来承担。"我有些晕眩的说:"我答应你"从此我的生活变得那么的黑暗。我最爱的人为了我最恨的来折磨我。情何以堪。嫉妒之火烧得我不分是非,让我扭曲了人性。我又怎会做出伤害他人的事。
清川 晓 6月7日 双子座 A型血 186公分 65kg 樱花学院学生会长。家世显赫父母两人都是财经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又是独生子,所受的宠爱更是一般孩子比不上的。在同龄的孩子中他极其受拥戴,并不是因为他显赫的家世,而是他出众的头脑。我深深的被他吸引,不止是他出色帅气的外表,他狂傲不桀、亦正亦邪的性格和黄金般的头脑才是最吸引人的。为了吸引他的注意,我成为了樱花组的组长;为了吸引他的注意,我抛弃了为人的善良本性,只为发泄快将我烧尽的嫉妒之火。学生会副会长北川晴人与学生会成员原田信一都是他的挚友,他对原田的照顾简直到了溺爱的地步,娇小的原田在这所封闭的男校的学生的心里是能够排到前三名的偶像,而众多的学生不敢对他下手的原因,正是有学生会的两位会长保护.就是因为清川的百般呵护,才激起我难以平复的嫉妒之心,以至于我为了报复原田,找了一些一直想得到他的同学企图强暴他,虽然事情没有成功,但在原田的心理上造成了伤害,清川知道后 更誓言决不放过我。而今,他果然说道做到,他明知到我决不会让任何人毁掉樱花组的。他的条件很简单,从此以后成为他一人的性奴隶。而鬼迷心窍的我竟然答应了他的要求,我们变成了这种无药可救的关系。 转眼间,已经两年多了信也原谅了我,而晴人和晓对我的成见还是很深,虽然我 已经很努力的在展现我好的一面。今天是晓的生日,放学后去他们常去的一家居 酒屋,我的加入是在信的百般恳求下才被准许的。摸着兜里买好的生日礼物,他 是不会收下的,这两年我给他买的礼物都被他退回,所以,我习惯了买了却不送。"织田,又在阳台上干吗?今天,放学后有空吗?有个联谊会一起去吧。可 以认识很多漂亮妹妹。"好友空说。"空,你想如果香奈知道后会怎么样?""喂,老兄你不会出卖兄弟吧?""香奈是你从我身边抢走的我可不许你作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我半开玩笑的说道。"好嘛,不去就不去。那你今天有什么活 动。""家里有事,我必须回去。"我从不曾把我和他的事告诉别人。"OK,只好下次再约你了。就快放学了,回教室吧!"
一顿饭吃下来,菜没吃多少,酒到是被我干掉了许多。晴人有些诧异的说:"你到底能喝多少?"我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醉过。""天哪,靖你和晓有的拼,他也是海量。"信一脸羡慕的说。"晓不如你和靖比一比,我们一直很好奇,有谁还能比你的酒量好。"晓轻笑道:"好啊。"从此我的记忆就一度中断,一直到我发现已经躺在晓那柔软的床上,"醒了""我好渴。"晓把水递到我的嘴边喂我。"你不想吃点东西吗?你刚才把晚饭都吐出来了。""是吗,第一次有种喝醉酒的感觉"听到他的低笑声。我有些委屈的说:"有什么可笑的。"也许是因为醉了的原因,撒娇的抱住晓"不许你笑我。"他趁势把我压在身下,轻吻了我一下"醉得这么厉害。""我没醉"我不依的反驳"随你怎么说"晓制住我的双手,一点也不温柔的脱下我的衣服,随着身体裸露在冰凉的空气里,有些清醒的看着他,依然冰冷的眼神,每次的结合对我来说都是苦不堪言,晓从不曾顾虑我的感受,只是一味的发泄,没有温柔的爱抚,只有空洞的穿剌"张开双腿"晓命令。我顺从的张开双腿,如果反抗的话会得到更残酷的对待。我闭上双眼,抓紧褥单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靖,你说我该怎么办。"看着信一脸烦恼的样子,我真的好羡慕他。"有什么事,北川不是一向都很宝贝你的吗?还有什么烦恼?""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信赌气的说到。看着他天真的烦恼我好笑的说:"你只要不让他在你露出的皮肤上弄出吻痕,不就得了吗!""你、你怎么知道?""一看你净穿些高领的衣服就知道。""那有那么简单,到了那时侯谁还顾得了那么多。"信害羞的说。"不要烦恼这种事,还是考虑一下关于校庆的筹备问题吧 ,今年可有得忙了,同学们都希望在高中的最后一年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是啊!最后一次的高中校庆,不知道十年后的我们会怎么样?""十年啊!"
"我不要,为什么要我演茱莉叶,我是男生,我拒演。"信努力的在为自己争取个人利益。"没办法,又不是我们决定的,这可是由大家选出来的。"晓客观的说。"我不干,为什么只有我,为什么不选靖。""我?怎么可能吗?我和你可不一样。"信有一头乌黑的柔发,精致的五官和温和的气质,是那种让人想小心呵护的类型。晓遗传自他父母的漂亮容颜带着些许坏坏的味道,若不是他的身高够高,一定会被认人成女孩子的。晴人是有着男生特有的端正容颜,俊朗而爱憎分明的个性是他的标志。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毫无特色可言。我有些怕怕的看着晓,我可不希望他因为禁不住信的哀求而答应。"这可不是在演喜剧片。"虽然有点伤我心,但好在没答应,不然我可丢脸了。"好嘛,我知道了,我做就是。""樱花组的节目是什么?""鬼屋"
"靖,好久不见。"香奈面带微笑的说。"今天是校庆的日子,和谁一起来的。""空啊!说一定要带一些女孩子来,说什么要找个特别的好介绍给你,我今天可拉了许多人,我还特别找来一个文静的女孩叫小林纯子,她很好喔!""拜托,请问你们两个是不是没事干,不要老插手我的事好不好。"我有些无语问苍天的说"怎么可以,看着你沉迷于男色之中,为了拯救你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看着田边香奈意正言辞的说道。我有些发狂的说:"老天,为什么让我认识你"香奈甩了甩她乌黑的秀发"为了拯救你!"看着我逐渐阴郁的脸色,香奈献媚的说:"好嘛!是那个女孩一直要求要见你的,不管如何你就跟她说说话。拜托!"我十分了解那种单恋一个人的感觉,我心软的说:"下不为例。""当然。...靖,你和那个人怎样了?"香奈试探的问。我消沉的说:"还能怎样,老样子。"香奈拍拍我的肩"加油"她是除了信和晴人之外唯一知道我和他的关系的人亦是我最知心的好友。"空一定在等我们,快走吧。"


"晓,今天不要好不好?"我哀求道。"因为那个小女生"他挑眉的问。我沉默了,怎么能告诉他,我去找他却看见他和一个女孩在亲吻。我泫然欲泣的看着他,晓一脸不高兴的抱着我问:"怎么了?"我低头不语越想越难过,如果可以我真想大声质问他,可我又算什么呢?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掉下来。"不许哭"晓烦躁的说道,我就是控制不住。低叹一声,晓无奈的抬起我的脸:"别哭,到底有什么事说出来。别哭了,好不好?"我听不进去的继续掩面而泣。晓猛的拉开我的双手,看着我通红的双眼,轻吻我的眼帘。"不要,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看着不知所云的我,晓差开话题的说:"你想考那一所大学。"虽然这是晓对我最温柔的一次接触,但积压多时的我已顾不了那么多,只是一个劲的发泄(哭),"我不管,只要能摆脱你,到那里都行。"听到这话后。晓狠狠的咬住我的脖子"好痛,不要。"由不得我说下一句,他已经扯掉我的衣服,双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游移,我已无力抵抗,只能默默的等待将来的风暴。毫无前戏的将手伸到我的双腿之间,分开浓密的阴毛握住了我的核心部位,我紧张的抱住他好怕他突如其来的贯穿。看着被吓成这样的我,晓有些不忍的亲吻我,我哭泣的哀求:"不要粗暴的对我,我好怕,求求你。"晓象是回应我似的以从未有过的温柔对待我,随着他手的动作,我有些控制不住的发出声音,当我听到一声甜腻的呻吟,才知道那是自己发出来的,我忍耐的捂住嘴粗重的喘息,"把手拿开,我要听你的呻吟声。"我困窘的拿开手,断断续续的发出声音。晓也许是玩腻了我的性器,将手指伸向我的臀部,将手指伸进我那紧闭的后蕾,我止不住的落泪,他的举动给我的冲击是那么大,我承受不住的哀求道:"不要,不...啊...不要,晓、晓...""别害怕,我不会再弄痛你了"晓温柔的吻我,分开我的双腿,当他的分身轻抵我最隐秘的部位,在他温柔坚定的眼神下,我第一次在性爱中达到高潮。虽然以前我们之间的亲密接触很多,但或多或少都有强暴的味道,总有排斥的心理,而这一次是完全的不同,让我在心中又生起了一丝曙光。
清晨,"靖,醒醒"我在一阵热吻中被叫醒,双眼迷朦的看着一张漂亮脸蛋的特写,"我好困。"紧接着我被晓抱了起来,"傻东西,今天你生日,难道你不想和我出去转转。我反应不过来的说:"不,我浑身都好痛,我不要动,我那都不去。"......我猛的睁开双眼"你刚才说什么?""没什么,你既然说不去,那就算了。""那有,我刚才没有听清楚嘛?"我耍赖道。晓挑眉问到:"刚才我听到你说全身痛,是吧?""晓,拜托"我一边说一边亲吻他的脸庞。晓回吻我的嘴唇:"想去哪?""我想去看海。"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我们开着四个小时车来到的海边,强劲的海风吹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大浪拍打着岸边冰冷的空气中有着海边特有的湿气,平日里情侣众多的地方如今却只有我们两个,看着幸灾乐祸的晓,我只有无奈的叹气。对他来说也许不算什么,然而却是我们在一起以来唯一一次为我过生日,本希望能够在这唯一一次的幸运里留下美好的回忆,一切都成为泡影。看着黯然神伤的我,晓伸手把我搂进怀里。"接下来你想去哪?""我想回家"
回到家里,我失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无奈的想为什么自己在感情方面总是这么的可怜。"傻东西,在想什么?"晓在我耳畔轻喃。"为什么我总这么倒霉。"我抱怨道。"没什么不好""那是你,要知道对我来说能够和你一起去看海是多么的珍贵!"晓紧紧的把我拥在怀里。"机会多的是,何必急于一时,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以后,我每天都会陪你去看海。""真的?"我充满希望的抬头看着晓。"决不失言"我踮起脚轻吻他的双唇"我记下了!""晓,...""嗯?""我爱你..."接下来的话还来不及说便被晓的双唇吞噬掉。我有些飘飘然的置身于他的怀里接受他热情的拥吻。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扰了我们之间少有的和谐,晓松开了我去开门。我不禁哀怨的想是谁打扰了我的幸福。"靖,生日快乐!"我猛然一怔看着眼前开心的笑脸。"打扰了。"晴人尾随着走了进来,"生日快乐"随手递上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谢谢"我想当时我的面部表情一定很僵硬。"靖,我们可是突然来访!你和晓准备了什么节目?"看着信神秘的笑脸,我无奈的说:"什么都没有,你来就是最好的节目。""真的假的?"冷淡的晴人也开起了玩笑。我开怀的笑问:"吃了么?""我们可是特地空着肚子来的。""嗯...我看还是在家里吃比较好。"晓在一旁插嘴。"你来做?"信提出疑问。晴人笑道:"当然不是他,你以为他那丰盛的便当是谁做出来的。""不会吧?"信一边说一边看向我"靖,不要告诉我是你作的。"我只能点头"没错,是我做的。"。晴人和晓是富家公子哥自然不会,而信家境小康,又是么子,倍受宠爱,显然也不会。而我是无奈下才学会的,我是单亲家庭,母亲为了家计外出工作,为了分担家务从小学开始我就会做饭了。国中时母亲再婚,我搬出来住,自然也是自己作饭。"一起上超市吧,选一些你们爱吃的菜 ,我来做。"来到附近的超市,挑选新鲜的菜色,一边还要接受人们的注目礼,实在是他们太受人注意。我慢慢的拉开距离,挑选一些生活用品。"靖,我们都挑好了,你在干嘛?"信站在不远处问道。我走过去,"没干什么,只是在挑选一些生活用品,信数着我车内的物品"洗发精,浴液,毛巾,牙刷...哇,独自生活这么累。"看他皱眉头的样子,我打趣的说道:"怎么,想和晴人同居?""是啊!明年就要上大学,他要报考东大,而我怎么可能考上,再说我有自己的理想啊!所以,想租房子一起住,可看样子好难!""两个人单独生活是很累的,首先,衣服要自己洗,饭也要自己做,还要经常清理屋子保持卫生。""唉,那我的愿望什么时候才能达成!""什么愿望说来听听?"晓和晴人挑选完食品慢慢的踱了过来。"才不告诉你!"信调皮的说道。"晴人,到底是什么?""信不是说不告诉你吗!""好啊,你们和起来欺负我,靖,帮我报仇。"晓赖在我身上俯在我耳畔说。"别、大厅广众之下的"我脸红的不知所措。"连靖都不帮你,看你怎么办!""你怎么知道他不帮我,回家再斗。"晓推起我手中的自选车去结帐。
"

 

 


这顿饭还可以吧?""太棒了,靖你好厉害,我一定要和你好好学学。"信赞叹的说道。"干嘛?为了将来打基础?"晓不怀好意的问。"要你管!""唉,这孩子真是长大了,以前明明是那么可爱。不论什么事都会告诉我。就是你和晴人的初体验都详细的给我描述,而今......""哇,你不要说了!"信羞的满面通红。"怪不得我们之间的事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不要以为我制不住你。来,靖咱们单独谈谈。"晴人还来不及拉我,晓就把我搂进怀里"想都别想!""别闹了"我禁受不住晓的拥抱有些瘫软的靠在他怀里。"喂,你们两个不要拿肉麻当有趣。"晴人嘲笑道。"信,别看他们两个,会学坏的。""不要,晓都可以这么宠靖,而你到现在还没对我说那三个字,我不管,你今天必须说,不然我就不理你。""信,为了证明他对你的爱意,要他当着大家的面说!"晓惟恐天下不乱的插嘴。换来晴人愤怒的眼神。"对,如果不说,我就和你分手。"看着如此坚持的信,我有些错愕的想晴人这么的爱信竟然还没对他说过。相爱的两人如果没有言语的保证,甜蜜之中总会有些遗憾。晴人有些手忙脚乱的哄信"这种事怎能当别人的面说。""不管,你要是真的爱我一定说的出来。"看着任性的信,晴人猛然将他拉进怀里,在他耳边诉说爱语。看信笑的那么开心,一定是晴人满足了他的要求。而我只能紧紧的握住晓的手,"这么羡慕?"晓在我耳边低语。"当然,你永远也不可能对我说的!""这么可怜?"听着他嘲弄的话语,我难过的差点哭出来。"这么晚了,不如你们两个留下来住,房间和睡衣都有。我和晓现在住的是一套3LDK的房子,这是清川集团近年才开发的豪华商品房,这个住宅区3LDK共有五座三十层的大厦和7LDK的公寓七座,住宅区里花园式的环境和应有尽有的设施,如医院、学校、便利商店和洗衣房还有一座电影院和居酒屋。"也好,打个电话回家好了。"晴人随手拿出手机给了信。没有了时间的限制,晓拿出了他从家里拿来的好酒,我们四个人就这样开始谈天说地。"靖,你教我做饭好不好?""没问题。" "信宝宝,该不会是你要和晴人同居吧?""哇,靖你告诉晓!""我没有。""白痴,谁都听得出来。""好吧,是又怎样?""家人同意是第一点,再来要有合适的房子,而且你要有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还有就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欲,小心纵欲过渡伤了身体,就不上算了。"前面说的还差不多,可后面是越说越差劲。晴人听不下去的给了晓一拳。信丧失希望的说:"这么难?""别听他的"晴人安抚着信。"其实也没什么的,只要你觉得合适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听晓胡说。"我对信说。"真的?""是啦是啦"看着伤心的信,晓是不可能再逗下去的。"你们俩个想好了没有,这可不是儿戏。""想的比你清楚多了。"晴人接着说了下来。"如果说我已经把你对面的房子买了下来,你怎么想?""晴人,你不会这么快就步我的后尘吧?这么想不开?你可要考虑清楚!""晓,你好过份!"信气的嘟起了嘴。"你真的把房子买了下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不安和忧郁全部交给我,我会为你准备好一切的。就象你一直羡慕的靖一样。""喂,别把我扯进来,我可不幸福,我一直都在羡慕信的。""靖,你的意思是我不够好啊,是-不-是?""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说的。""不管你们了,我们要去睡了,你们两个再慢慢算帐吧!"

 


晓坐在诺大的床上抱着我,在我耳边低喃:"小可怜,你是这么的对我不满,那我该如何补偿你呢?"我有些胆战心惊的回答:"我没什么不满,只是在安慰信罢了!真的,我真的没有任何不满。"我词穷的解释。"可你的眼神不这么说,如同你再不说,我可要用自己的方法让你满足了?"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真怕不小心触怒他又会得到以往的对待,我不愿晓回到那个冷冰冰的时候,我好不容易得到他温柔的对待。"我......我......"晓挑着眉毛看着一脸窘相的我,轻轻的笑了起来。"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晓在我耳边呼出的热气令我痒的直缩脖子。"哪有"晓沿着我脸的轮廓一路细吻直到我的颈窝才徘徊不停。我抓着晓的衣服轻喃:"晓......晓......晓""闭嘴"紧接着晓堵住了我的嘴用他的唇。我模糊的感觉晓握住了我的左手,紧接着我就被吻的晕头转向无法反应。当我再清醒过来时,晓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同时我也感觉到左手的束缚感。低头一看一只散发着冷冽白光的戒指正戴在我的食指上。"喜欢吗?"听着晓温柔的声音,我控制不住的低低的哭了起来。"靖,你哭什么?你知不知到你这样让我很为难的,不喜欢的话直说,也别哭啊!拜托,不要再哭了。OK?不然,你摘下来好了。""不要。"听到我坚定的回答,晓贼贼的笑了起来。"你耍我?"我嘟着嘴不满的抗议道。晓轻轻擦掉我脸上的泪痕,吻了吻我红肿的双眼,"喜欢吗?"戒指的样式十分简单,环形上面缀满了碎钻。"为什么送我戒指?"我带着一点撒娇的口吻说。"知道你想要啊!怎么,猜错了?""我才不信你,你呀从来不说真话""天大的冤枉,我对你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天晓得!"我凉凉的丢下这句话,起身去浴室。一身清爽的走出来看见晓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看什么,这么认真......晓,你......你怎么可以......""嘘,不要叫,被晴人听见就糟了。""我抢过遥控把电视关掉,屋子里有监控器,而主机就在主卧室和电视相连,只要选监控这一键就会看到屋子里的每个角落,而信他们的那一间正在上演限制级的春宫片。"我的乐趣......你要怎么赔我"看他任性的跟小孩子似的,我真有点哭笑不得。"那你希望我怎么赔你?""只要你和我玩晴人跟信玩的游戏就可以了。""晓......""不愿意,好吧,我只有看你以前的录影带了。""什么意思?""就是我们的摄相带啊!""我不是关掉了吗?""我忘了告诉你,你关了没一个小时我就开开了,而且有好多,我都没洗保留着。""你......你......""亲爱的,你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吗?"晓把我抱在怀中戏谑的说。"我......唔"晓吻住了我的嘴,随着热吻的加深,晓的双手越来越不规矩,不停的在我全身游走。"不,晓我不要,放开我,不要。"面对如此坚持的我,晓不得不放开。"怎么了,变的这么倔强,任性的家伙。""如果你不把那几卷带子洗掉,你今后休想再碰我。""你在威胁我。"我只能紧咬着嘴唇不说话。"你真的不能宠,一宠就翻天。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你总是在耍着我玩,根本不管我内心的感受。前一秒还温柔的不得了,下一刻就冷酷的冻死人。让我怀疑自己的真心是否得到了回报,你让我一点也摸不着头绪。如果,你不给我那一点点的幻想,我也不会......不会这样。""看来......都是我的错。是吗?""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我......你总是玩弄我的真心。""听到你泣血般的控诉,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那你说该怎么解决?""我?如果我说让你象晴人对待信那样对我,你肯吗?""决不可能,我的乐趣全没了。""你......""我怎么?情人之间相处的模式有很多,干嘛非学他们。况且,我又不是不爱你,别计较这么多。""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哪一句?别计较那么多?""不是,再前面的那一句。""情人之间的相处模式那么多,干嘛非学他们。""也不是,后面那一句。""我又不是不爱你""对,就是这一句,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我求求你,不要逗我了好不好!""你就是这一点可爱,我没逗你啊!""晓!""好吧,我爱你,这是我最真挚的答案。""真的吗?你没骗我?""是的,吾爱永不变的承诺"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