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冰雪之忆 菲雅

冰雪之忆 菲雅

时间: 2016-12-30 13:14:56
BOYS LOVE
站在公车的车站上,我突然觉得这样的等待很是乏味。五彩般的阳光洒了下来,可我却并不喜欢,甚至还有一种讨厌的感觉。脚不自觉的往后退,想避掉这种不适的感觉。
"啊!"一道呻吟从背后响起。撞到人了吗!
回过身,"对不起。"低下头,不想被阳光灼伤。
"切!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吗!"对方抓起了我胸前的衣襟,逼迫我正视他。
"你......"阳光太刺眼了,让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只是觉得他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声音中夹杂着浓浓的嘲讽。
"你......"阳光渐渐地逝去。"龙治天神。"我这才看清这张漂亮到绝世的脸。一股厌恶的感觉从心底流出。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面前的人。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我真该感到荣幸啊!"
"啊!"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双恶心的手环住了腰,捏住了下颌。想挣扎,却反而更贴近了。我真的好想去洗澡,可是......"放开我。你想干什么!"周围的人已经开始往这边看了。
"干什么!哼!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一股烟草的味道扑面而来。简直另人想吐!
"放开我!啊!"手被紧紧的扣住了。动弹不得。可恶!他现在这个样子,更是讨厌死了。
"真是不听话呢!"烟草的味道继续传来。
"嗯!"他......竟然......"嗯!"居然还把舌头伸进来。他是神精病吗?这可是大街上啊!竟然对一个男的做这种事。拼命的挣扎,可还是被他牢牢地牵制住。对了!
"啊!"趁着这个空挡,推开了面前的人。
"哼!不要脸。"擦了擦嘴角。看着眼前这张漂亮的脸。根本没有因为疼痛而失色。哼!讨厌!算便宜你了,只给你一脚。最后看了眼面前的人。切!离开了这个讨厌的地方。
※※※z※※y※※z※※z※※※
星期日。来到原宿这么久了。总不能混吃等死,什么也不干。所以,我就在学校附近的地方找了份工作。做兼职。为一个学生补课。每节课1200元,3个小时。很好的待遇。一开始也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成功了。我有告诉那位很漂亮的阿姨,我还是个学生。可她如果没听见的话,就不关我的事了。
看着手中的地址,踏进了这座高级社区。切!这家人一定是家暴发户,否则怎么会请这么贵的家教。阳光再次洒了下来,印在了米白色的外墙上,煞是好看,可心里却涌起一种讨厌的感觉。
"叮咚......"门铃响了 3 声后,才有人回应。
"喂!你好!请问找谁?"
哼!竟然是电音自动门铃,果然是个暴发户。"啊!你好!我是来执教的"。
"碰!"门开了。缓缓地走进去。嗯!真的好漂亮呢!
满花园的蔷薇花,和雕刻精美的喷水池。
"是花谷老师吗?请进来吧!"不知何时,面前已经有一位扮相可爱的女仆了。收回神。
"嗯!"跟了上去。我来这只是执教的,别人家漂不漂亮,有不有钱,关我什么事啊!
"到了,少爷就在里面"。女仆笑着离开。
少爷,哼!一定是一个乳袖未干的臭小子。"咚......"
"进来"。至少现在还不能感到厌烦,这只是我第一天执教啊!
推开了沉重又昂贵的红檀木门。"你好,我是新来的执教老师,花谷雨,请多......"
怎么会,眼花了吧!这个躺在床上,妖娆万分的人,竟然是......龙治天神。
"怎么了,看到我很高兴,对吗?"他抚了抚自己的漂亮长发,跳下床。
啊!想必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惊讶吧!惊讶到家了。可是很难让人不惊讶!他穿的那身和式睡衣,他的身材也太好了点吧!皮肤白得像牛奶一样,再加上这张绝世的脸,果然不像人生父母养的。
"啊!"不知何时,他已经来到我面前了,关掉我身后的门。一股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倒退了几步,镇定下来,吸气,呼气。嗯!"没想到是你。好了!我们现在开始补课吧!"
看了眼靠窗的书几,径直的走了过去,坐了下来。"首先是国语"。拿出有关国语的课本。
"啊!"可恶,怎么又来了。这家伙还真是不收敛。"喂!快放开"。被他那几乎等于没穿的和式睡衣贴着真不舒服。
"那......我要是不放呢?"讨厌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他的头只是微微地侧了侧,几缕发丝就落到了我的胸前。
"对不起,龙治天神同学,我来这是执教的。请快点坐好,好吗?"压抑住心中莫名的感觉,努力保持平静的说。
"执教?哼!你只是个学生呐!而且,我们还是同级"。
"这点我早就说过了"。 可恶!他的手在摸哪里啊!
"嗯!我知道啊!"听他的意思,难道......这是个陷阱。
可恶!竟然骗我。"你......讨厌,快住手"。
制止住那只白皙的手。天呐!他的皮肤真是滑得和丝绸一样。
"嗯!"还没从那白皙柔滑的手中反应过来,手又被他吻了一下。
咦!真是恶心死了。上次被吻的时候,洗澡洗了近 3 个小时,现在......
"咚......"是敲门声吗?这个房间的隔音很好,几乎听不出来。
"进来"。头上扬起一道声音。
没一会儿,一个女仆走了进来。"少爷,茶泡好了。你请用!"女仆很自然的走到书几这里,把茶放好。对这种情况,好像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恶!莫名的感觉更强了。
"碰!"厚重的红檀木门被关上。龙治天神也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把那扇红檀木门上的锁转了一圈。
又来到电视机旁,"要看什么,我放给你看"。他拿着遥控器坐回我旁边。而他始终拿着遥控器不动。我不明白他要干什么,难道是在等我的答复吗?"你不喝茶吗?这可是上好的玫瑰红茶哦!"刚想说什么,他先开口了。举起茶杯细细品茗。
我不得不承认他这个样子的确很优雅。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嗯"。几乎在我说不
用了的同时,我又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可恶!他竟然把水吐给我,真是超恶心呐!
好不容易把这上好的玫瑰红茶吞下去。他才放开我。虽说是上好,但却是我喝过最难喝的。"看这个吧!"他按了遥控器上不知道什么按钮,就把遥控器放在一旁,直直的盯着屏幕。
顺势往那超薄的液晶电视看了过去。这是......什么。屏幕上出现粉红色的物体,和白色的液体。是......可恶!他竟然......,侧过头,"你竟然看这种东西"。脸微微的有些发热。
那是男人和男人做爱的碟片。
"哈,哼!你是第一次啊!"嘴角扬起的微笑,竟是这么的美丽动人。讨厌!脸更烫了。
拿起桌上的遥控器,随便按了个键。"原来你喜欢这段啊!"优扬的声音再次响起。
回过头,避开那另人讨厌的视线。啊!刚......刚才的那个键,原来是暂停。
又拿起了遥控器,按了好几下,才把它关掉。"我来这,是来执教的。如果你要我来,只是做这种无聊的事的话,我先走了"。把课本放回包里,立起身。奇怪!怎么会......头......
"不要走嘛!那你教我啊!"手被人执起。心不自觉的颤了一下,他在撒娇吗?"教我怎么做爱啊!"他也站了起来,在我耳边吹气。
啊!好热啊!全身......像火烧一样,头好晕。身体不小心往前倾,正好倒在他怀里。想挣扎,可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哈!起作用了吗?药效真慢"。
药?看着他嘴边的笑意。可恶!他竟然对我下药。是......刚才的那杯茶吗?"放开我"。努力的推开他"你......啊!"脚软得根本站不稳。"不要......碰我......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我无力的在他怀里轻吟。
突然,一阵晕眩。"放开我,你......要干什么"。讨厌!被他扶也就算了,现在还被这样抱着。"唔!"放到弹性良好的床上。
"我想干什么?你会不知道吗?"
可恶!他的脸就近在咫尺,却没有力气推开。"别......碰我,啊!嗯!为什么,我又不是女人"。用尽全力说出来的声音,微弱的就像一阵风吹来就会破碎了那样。讨厌!这样的自己,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我从来都没把你当女人看"。
"你可以找别人,为什么是我"。那只该死的手,还有下身异样的感觉。药,一定是药的关系。
"因为,我喜欢你啊!"
什么,开......什么玩笑。"我不喜欢你......放开我,嗯!求求你,放开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的差不多了,在这样下去,就真的......
"不要。"为什么......不放过我呢!啊!下面......下面快要融化了。不要,绝对不要。"雨......你真的好漂亮。"他又凑上前来吻我。
"嗯 !啊!"可恶!龙治天神,我不会原谅你的,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发出这种淫荡的声音呢!咬住了嘴唇。
"雨,呼......雨。"
沉重的呼吸声自耳边响起,与记忆中的某一个部分重叠。"啊!"好痛,真的好痛。有湿湿的液体从脸旁滑过。他不仅把手伸进来,居然还把那个......伸进来。痛,五脏六腑好像都要碎了一样。"啊!"抚上那白皙润滑的背。有一股电流般的感觉从下面窜起,疼痛中夹杂着阵阵异样的感觉。不要,真的不要......
※※※z※※y※※z※※z※※※
"嗯!"这里是......哪里。微微地张开双眼,龙治天神的脸就近在咫尺。"啊!"从床上坐起来。怎么会这样,被......强暴了啊!哼!龙治天神,我恨你。拍掉抚在腿上的手。天呐!红色的液体印红了一大片白色床单。透明的液体滑过脸颊,盖过了原本停在上面的泪痕。
跳下床,拾起地上的衣服。"啊!痛......"咬下红肿的唇。可恶!抓紧床上的床单。痛得都站不起来。
"雨,很痛吗?"一道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腰上也多了只讨厌的手。
"别碰我。"真想把他碎尸万段,竟然这样对我。"晤......"
"对不起,弄痛你了。第一次是会比较痛,以后就会好的。"
"收声啦!"以后,他还有脸谈以后。"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龙治天神。"使尽最大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啊!"讨厌!我怎么会这么没用。一定要靠他的帮忙,才能站起来。倚着墙,眼里又泛起了雾气。
"雨,你哭了。"好不容易稳住的身子,在听到这句话时,又倒了下来。"雨......"
"为什么......"眼泪一瞬间倾泻直下。"龙治天神,我好恨你,真的好恨你。"
双手无力的敲击着对方的胸膛。可仍被温柔地抱住。眼泪流得更凶了。
"是我不好,你别哭了,别哭了。"他伸手抚住我的脸旁。
这个动作是那么的似曾相识,让我又记起了那个人。双手撑住冰凉的地面,想寻找那样唯一能慰藉自己的东西。"......项链。"
"给你,是不是这个。"讨厌的声音再次响起。夺过那条有着漂亮坠式的银色链子。里面有他的照片。最最喜欢的......他。"雨,是你喜欢的人吗?"
"不用你管。"都是因为自己这么没用,所以......天,我该怎么样才好啊!眼泪再一次的滑落,滴到了地上。
"雨......啊!你在流血,你怎么样?"关切的声音从旁响起。看着下面流出的红色液体,意识变得不清了。"雨......"倒在这个似曾相识的怀抱之中。
如果可以,就这样永远的沉睡下去,该有多好啊!可惜,不能见你最后一面,不能亲口对你说再见。所以,我还不能到那个地方去。
※※※z※※y※※z※※z※※※
待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看着窗外绵绵不断落下的雨。真的好像离开这个地方,可惜,全身无力,连下床都难。视线又落到了床单上,换过了吗?那现在的心情,能不能也换掉呢!
"雨,你醒啦!太好了。"又是这个讨厌的声音。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紧紧的搂在怀里。可恶!他竟然还这样对我。"放开我。"
"不放。你不会走的吧!你会永远都留在我身边的,对不对?"好听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哀怜的语气。
"放开。"傻瓜才会留在你身边。"啊!"手上突然一空,想抓住那条银色的链子,可却只抓住了空气。可恶!"还给我。"
"不要。我要你除了我以外,再也不看别人。"
什么。竟敢......威胁我。"我才不要呢!你快点把项链还给我。"太高了,跟本就拿不到。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是不会给你的。"
讨厌!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闭上眼睛。"好!我答应你。你快把项链......啊!"糟了!重心不稳。从床上跌了下来。痛......下身的疼痛又开始了,更可恶的是还倒在他身上。
"嗯!"他又借机会吻我。想推开,可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过了好久,才被人扶起来,重心抱回到床上。"好好休息。"哼!真想撕碎那张笑脸。
"碰。"门被紧紧的关上。呼!他终于走了。嗯 !"不对,项链。"可恶。已经太迟了。
※※※z※※y※※z※※z※※※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晚上了吗?外面的天好黑。看了眼女仆刚才端来的东西。是很饿,但是,不想吃。脚缓缓地移向地板。试着走下床。嗯!站起来了。太好了!撑着墙。
"雨,你好些了吗?"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讨厌的身影窜了进来。呼!真是。差点就被他吓得跌倒。
手又被人执起。算了!没有力气推开了。"我想去洗澡。"要好好洗洗才行。
"不用了。我帮你洗过了。医生也来过了,不用担心,你没事的。"
"什么。"他......还......居然......可恶!"龙治天神。"
"很高兴听见你叫我。"天呐!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看着面前吻着自己手背的漂亮男子。居然还被这种人强暴。"你休息够了没有,我好想念你的身体。"
"啪!"真是无法忍受。从未像现在这样讨厌过一个人。"龙治天神,我讨厌你!"
白皙的脸上浮现出淡淡地红印。哼!活该。
"我被你打一下,再强暴你一次。很公平。"
"你说什么。"这还是人说的话吗?看见他又欺了上来,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花谷雨。早就是我的人了。"
"晤!放开我。"一点力气也没有。很快又被按回到床上。刚才的梦魇又袭了上来,下面也开始疼痛起来。"嗯!"可恶!真想咬断那恶心的舌头,可却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被他抚摸过的地方又开始发热了。是药效还没有退吗?"啊!不要。"下面突然被紧紧的握住。他......竟然模仿刚才碟片里的动作。
"雨......"沉重的呼吸声听起来竟然充满了诱惑。怎么会,那股电流般的感觉又袭了上来。
"呼!嗯!"好累。抚在柔软的大床上。他的发丝一轻一柔的滑过我的背脊,引得心里一阵心悸。"啊!"抓紧被单。剧烈的疼痛从后面隐隐传来。白色的液体不小心射了出来。"嗯!"
"雨......我喜欢你。"
"嗯!"一股受盅惑般的感觉迅速燃起。因为他的这句话,被带进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z※※y※※z※※z※※※
第二天。外面还是阴阴的下着雨,好像下了整整一夜。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学校。身上都是淤青和吻痕,让人想忘记都很难。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耳边又响起了那个讨厌的声音。
对!不舒服,很不舒服!"没有。"可嘴上却说了与其相反的话。仍是看着窗外的雨。这是我第一次和龙治天神一起上学,而且还坐这么豪华的车。
"嗯!"他拉过我,狠狠地吻住。嗯!我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我讨厌别人骗我,特别是你。"讨厌!他又在我耳边吹气。温热的呼气声扑到了脸上。
讨厌!讨厌!讨厌!那个该死的药效怎么还没退啊!"讨厌!放开。"
车子正巧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用力的推开身旁的人,跳下车。"雨......"
没有理会他的声音,尽量努力快步的往前走。其实,下面还是好痛。每走一步,都像针刺一样,浑身的骨头酸痛无力。但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扶着墙,嗯!略略的回头。他好像没有追上来。放缓脚步,一步步地往学校的方向走。雨无情的落在身上,脸上也流下透明的液体。可却没有力气去将它擦去。
"啊!"好不容易走到了学校,可因为下雨路滑,差点跌倒。还好有一双手及时的扶住我,否则,刚刚换洗好的制服就完了。"谢谢!"抬起头,却对上了一个讨厌的眼神。怎么又是这个人。"怎么又是你!放开我!"我不惊皱眉。这可是学校门口,有许多同学再看呢!
可他却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嘴角仍是挂着原有的微笑。透明色的雨水从他漂亮的长发上滑落。我不惊吸气。他的确美得要死,可骨子里却是一个强暴别人的讨厌鬼。哼!空有一张这么漂亮的脸。
"雨......你好可爱。"
他......讨厌!怎么会......又开始发热了。用尽全力的推开他,径直的往执教楼跑。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他了。他已经讨厌到另人发指的地步了。虽然,下面好痛。但是......我宁愿痛死,也不想再看到他了。
※※※z※※y※※z※※z※※※
咬着牙,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来到课室门口。呼!吸了口气。拉开门。
"早上好!"努力的保持平常的样子。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的位置。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虚脱昏倒了。趴在课桌上,呜......好想睡。看来要好好睡一觉才行。还好,那个龙治天神不和我同班。真是值得拿把扇子庆祝一下。
"呐!花谷学长。"
"嗯?"是谁啊!这么喜欢扰人清梦。抬起头。是......同班的几个女生啊!"什么事?"
"花谷学长,你今天是和龙治学长一起来的吧!好羡慕哦!"什么!
"你们什么时候变成朋友的,我刚才看到他在校门口扶你。"等等,你们别误会。
"花谷学长好厉害哦!能和龙治学长这么亲近。"讨厌!都是他害的。
"够了!你们误会了。我跟他没关系!"切!烦死了。站起身。
"花谷学长......"
还是去图书室好了。这里实在太吵了!
※※※z※※y※※z※※z※※※
图书室。
"嗯!"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现在......是几点。看了看窗外暮黑的天色。不会吧!已经这么晚了。我竟然逃课逃了整整一天。"哈!"从椅子是站起来。呜......好睏!奇怪!明明刚才睡了那么久,怎么还是这么想睡呢?算了!回宿舍再睡好了。揉着酸痛的肩膀,走出了图书室的门。
※※※z※※y※※z※※z※※※
"啊!"刚打开宿舍的门,就突然被人拉住。怎么会?这间宿舍虽然是双人间,但却只有我一个人住啊!如果是新生,学生会不可能没通知我啊!"嗯!"他......在干什么?竟然随随便便的吻住别人。"嗯!"好不容易推开了面前的人。打开了墙边的灯。"龙治天神!"他怎么会在这。
"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委屈的声音从空中响起。他靠近我。
"碰!"身后的门被关住了。
这个场景,难道他又要......"不要!你怎么会在这里。"脚退后了好几步,抵住了墙。
"我要和你一起住......"长发遮住了眼睛,根本就看不出他的表情。
"我不要。"不要,不要,死都不要。"龙治天神,你已经对我做出了那种事,还想怎么样。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呢!"
"因为......"他又靠向我。可恶!没路可退了。
嗯!他怎么不说话了?抬起头。 "你......喂!"他突然倒了下来。"喂!你...你怎么了?"呼!还好我扶的快。否则,他要倒下来,压着的可是我。
他把头倚在了我的肩上。"对......不起。"虚弱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让人心疼。
"你......发烧了。"无意中碰到他的头,烫得跟开水一样。总不能就这么扔着他不管吧!看了眼那边的床。连拖带拉的把他扔到床上。"呼!"累死了!是因为早上的淋雨,所以才感冒的吗?切!真是没用。"找到了。"在床柜前面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包感冒药。应该没有过期吧!
"喂!龙治天神。起来吃药。"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睁开如羽扇般的漂亮眼睛。"喏!"我把水递给他,可他没接。
"你喂我嘛!"
"去死!"哼!我把药放在床柜上。"药就在这里。你爱吃不吃!"要不是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上,才懒得理你呢!站起身。
"不要走。"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拉住我的手。
"放开......"刚想甩开,却看到一张苍白到,任谁都回心疼的脸。那忧郁的眼神。吸了口气。可恶!又开始发热了。
"留下来,好不好!"心口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说话的语调......讨厌!这药怎么能持续这么久。
"雨儿,不要离开我。雨儿。"
"啊!你干什么啊!"他突然起身,抱住我的腰。等等!他......刚才说......什么?
"雨......"是听错了吗!他一直在发烧吗!身体好烫。
"雨儿......我好喜欢你啊!"没有听错。是......巧合吗!记忆中,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
他上前来吻我。我没有拒绝。不会的,他虽然性格不好,但绝对不会做强暴别人的事情。打消了他是那个人的念头。"喂!龙治天神。"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再一次的晕倒了。
※※※z※※y※※z※※z※※※
"嗯!"好酸啊!浑身骨头像散架了一样。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了眼床上的人。守了他大半夜,还睡了半个晚上的椅子,累死了。看了眼墙上的钟。"9点半,糟了,迟到了。"来不及多想。拿起书包,飞一样的冲出了宿舍楼。讨厌!龙治天神。都是他害的!
※※※z※※y※※z※※z※※※
"嗯!翻吧!"看了眼前几近3米高的墙。没办法了,学校的门已经关了。倒退几步。"啊!"
"碰!"
"痛......痛死了。"讨厌!下面好痛。但是,没有时间了。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准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教学楼。
"你就是花谷雨吗?"
"嗯?"奇怪!怎么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哇!好漂亮!看着一旁倚在墙上的人。不过,和龙治天神比,还差了那么一点。但是,看了眼他的制服。是外校的吧!"对不起。你走错学校了。"
"嗯!真是很漂亮呢!"切!真讽刺。我看他的眼里写满了轻浮。他走近我。"怪不得天会这么喜欢你。"
"啊!"手被人执起,他抱住我。讨厌!"你干什么?放开我!"看着这张和龙治天神相似的脸。是他的家人吗!真是的!他们家人怎么都一个德行。
"没干什么。"他又靠向我。好闻的花香直面而来,"玩玩而已嘛!"
"嗯!"果然是一家的无赖,都喜欢欺负别人。"放开!"用力的推开他。擦了擦嘴角。"哼!无耻!"还笑!笑什么!真是厚颜无耻的没办法形容了。
"你在干什么!"突然插进来一道声音。是......回过身。龙治天神!他......的病...好了吗!"雨。"他上前把我护在身后。"别以为你是哥哥。就可以什么都做。"哥哥?他是龙治天神的哥哥。
"切!原来你喜欢像他这样的。"他走到龙治天神面前,抚了抚他的脸颊"有什么好!"
"不用你管。哼!无耻。"他拍掉那只在他脸上游移的手。
"真是!你为了和这个男的在一起,不准备回家了吗!"
"不关你的事。你还不快滚!如果你再对雨儿做什么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从他眼中读到了从未有过的愤怒。
龙治天神的哥哥淡笑了声。看了我一眼。才从我们身边走过。
"雨......你没事吧!"待他哥哥走远。龙治天神回身问我。
"没事!嗯......"他怎么又来了。讨厌!
"没什么!我只是在消毒!"好像怕我误会什么似的。他笑着对我说。他......这个样子...心中涌起了莫名的情愫。
"叮......"过了好久。一阵铃声传遍了整个学校。
"啊!糟了!放课了。"我这才缓过神来,讨厌......
※※※z※※y※※z※※z※※※
图书室
我又逃课了。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不想听课了。还是呆在图书室里好了。嗯!看着书架上琳琅满目的各类书籍。说实话,没什么心情。咦!《两个人的城市》。这不是......
"啊!"刚拿起那本书,书架就倒了下来。怎么会......"啊!"被推倒在地上,可是,书架并没有掉下来。微微地张开眼睛。"龙治天神。"天呐!他......
鲜红色的液体从手腕滑落。他...为什么要替我挡呢!可恶!胸口好难过!他的身体明明......弱得要死。
"雨......你哭了!嗯!是......为了我吗?"虚弱的声音在耳边打转。
心好痛。"我才没有哭呢!谁......要你帮我挡了。"书架压着他的身体微微发颤,还有那红色的液体。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