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HP重生之若重头再来 大寺(下)

HP重生之若重头再来 大寺(下)

时间: 2012-11-13 23:10:46


☆、第四十七章

  一个月后,一款名为Wizard(巫师)的电脑品牌横空出世。西弗勒斯投入了大量的经费进行广告宣传,却暂时没有发布,对于Wizard品牌宣传的高性能,很多的业内人士都称其为胡扯。
  
  但是Wizard的小巧和出众的外表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很多人都在翘首期待这款产品的发行。
  
  而此时,无数经过巫师加工的零件被源源不断地送到麻瓜的流水线上,西弗勒斯甚至通过一些手段,当然W电脑本身的品质也很过关,取得了很多国家机构和研究机构的订制订单。
  
  W电脑公司仿佛就在一夜间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甚至颇有后来者居上的架势,风头隐隐盖过了IBM等老牌公司。而艾略特所伪装的W公司总裁,忙的团团转。
  
  转头看巫师这边,西弗勒斯又把电脑的品牌直接定为普林斯,电脑被改进地更加小巧,大概有一个手掌那么大。屏幕完全是魔法屏幕可以直接投射到空中,且尺寸也可大可小。没有了麻瓜电脑的鼠标,直接改由魔力操作。
  
  这时候的麻瓜界互联网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巫师这边西弗勒斯却有新的办法。
  
  他将双面镜的原理运用到了电脑上,在各国的魔法部都申请了魔力网络,然后将它们连接起来,这个过程在西弗勒斯的金钱攻势下异常顺利。这样,大家的魔法电脑都可以通过魔力连接起来。
  
  除了可以实现双面镜那样联络的功能,魔法电脑引进了一些麻瓜的电脑游戏并进行改进,比如说超级玛丽和拳皇,所有的电脑可以一起联网游戏。
  
  为了吸引大部分还不了解电脑为何物的巫师购买,西弗勒斯在联网的魔力网上建立了一个节点,命名为普林斯网站,在其中输入了大量的冥想教学资料和经验总结。
  
  普林斯新推出的这款产品刚刚面世的时候几乎无人问津,毕竟谁都不知道那个巴掌大的小盒为什么会卖到200金加隆这样的高价。只有一些对冥想感兴趣的贵族们购置了一些,西弗勒斯还送给炼金小组每人一台。
  
  但是不久之后随着大家的使用,电脑的作用被慢慢挖掘了出来,售出的数量也急剧升高。英国的对角巷,德国的宁芬堡街,法国的左岸街等地的普林斯销售点都设有魔法电脑的试用点,每天门庭若市,很多小巫师趴在窗户外面好奇地打量里面的巫师们看冥想的资料或者玩儿游戏。
  
  ???
  
  普林斯电脑的销售开始稳步上升,西弗勒斯终于有了一丝丝空闲,难得地陪老普林斯一起喝下午茶。
  
  “西弗勒斯,那个法国卡米尔家族族长昨天还写信和我套交情,邀请我去参加他大女儿的婚礼。”老人端着一倍热腾腾的红茶,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也收到了邀请,卡米尔急着推销他的二女儿了。”西弗勒斯皱了皱眉,想到他最近总在宴会中碰到的卡米尔二小姐。
  
  “哦,西弗勒斯你已经三十多了,也许应该考虑自己的事情了,我看那个卡米尔小姐就不错,金发碧眼,标准的美人。”
  
  “我不希望找一个漂亮的花瓶回来摆着看。”西弗勒斯摇了摇头。
  
  “以现在普林斯家族的势头,你甚至不用考虑家族之间的联姻了,西弗勒斯。祖父也不反对一个麻瓜家庭的女子,但是前提是她必须是巫师。”
  
  “祖父你操心的太早了,我还完全不准备结婚呢。”
  
  老普林斯摇了摇头,清啜了一口热茶。“好吧,好吧,那你现在是连中意的女孩儿都没有吗?”
  
  “倒是有一个,只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祖父。”西弗勒斯想起了哈利,勾起了嘴角。
  
  ???
  
  哈利倒不知道西弗勒斯把自己定位成了普林斯家的夫人了,他正挠头地做西弗勒斯留给他的作业。
  
  那个记仇的老蝙蝠,哈利在心里暗恨,西弗勒斯肯定是记恨自己为格兰芬多赢的了学院杯,才给自己布置了这么多**的作业。
  
  幸亏他在德国买了一个魔杖没有注册,他才能够在假期频繁的练习,不然这些繁重的作业他一定完成不了。
  
  “儿子,和老爸来一场痛快的魁地奇怎么样?”詹姆敲敲门,走进了哈利的房间。
  
  “我想我没有时间,詹姆,我还有好多的作业需要完成。”哈利愁眉苦脸地抬起头来,小脸皱了一团。
  
  “哦,那个家伙,总是这么折腾人,又小心眼,又记仇。当初你妈妈选择我完全是正确的。”
  
  哈利尴尬的笑笑,自己已经选了这个人。“也不是啦,这个假期的前几个月我都玩儿了,没有来得及完成作业,现在才这么着急。”
  
  “哦,那怎么叫玩儿呢?前几天可是魁地奇联赛,你当然要和我一起去看比赛!该死的查理火炮竟然打出那样的烂成绩。”詹姆还一脸愤怒地摆了摆手,“谁能想到爱尔兰对会杀进了决赛,早知道我就应该接受查理火炮队的邀请去当追球手,把所有的队伍都打得落花流水!”
  
  哈利无奈地笑笑,他一向没有完全的立场,只是为了去欣赏比赛。倒是詹姆,死心塌地地支持作为本土球队的火炮,尽管它已经烂到不行。
  
  “对了,哈利,把你那个电脑借我用一下,上面有我们错过的一场法国基伯龙牧马鬼飞球队和德国海德堡猎犬队的友谊赛视频。”詹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早知道火炮对那么容易就败了,当时我就去看这场比赛了。”
  
  哈利指了指床头柜,“就在那里了,你拿吧。我倒是觉得,就算你知道比赛的结果还是回去看火炮队的比赛。”
  
  “幸亏有了这种电脑的东西,不然我还得找一份别人的记忆,这可难得多了。谁能想到那个鼻涕精能发明出这种实用东西呢。”詹姆拿起床头上银白色,流转着暗蓝色花纹的小盒,“现在这个东西可卖火了,都预定不上,不然我早给自己买一个了。莉莉还不让我后门!”
  
  哈利无奈地笑了笑,西弗勒斯整整一个假期都在忙这个,他也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那个老蝙蝠了。莉莉也肯定是觉得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儿麻烦西弗勒斯很不好意思,谁都知道西弗勒斯有时候忙的都要用时间转换器。
  
  詹姆拿起电脑,迈着踢踢踏踏的步子出去了,哈利突然觉得特别想念那个阴森森的家伙。仔细算算日子,自从给自己过完生日之后,他们都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眼看着霍格沃茨又要开学了。
  
  哈利瘪了瘪嘴,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西弗勒斯昨天给自己写信的时候提到好像他最近一直都在英国。犹豫再三,哈利重重地点了点头,握紧了小拳头,无论如何,他晚上要去找一趟西弗勒斯。
  
  ???
  
  觥筹交错的大厅,西弗勒斯正在参加卡米尔家族婚礼举行完以后的晚宴,要不是因为卡米尔家族在法国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其族长的再三挽留,西弗勒斯可能现在已经去了波特庄园看哈利那个小鬼了。已经有整整一个月没有见面了,谁知道计划还是被这场晚宴打乱了。
  
  西弗勒斯是每个晚宴的热门人物,从踏入了会场开始,他身边就一直不停地有人来打招呼、客套、敬酒。一晚上的应酬下来,就连西弗勒斯这样的铁人都有些承受不住,成天戴着假面具周旋于那些满脸假笑和市侩的人们中间,西弗勒斯觉得很疲惫。
  
  礼貌地和一位贵族夫人告辞,西弗勒斯悄悄躲入了卡米尔大厅帷帐后面的阳台。一阵冷风吹过,喝的已经有些微醺的西弗勒斯终于清醒了一些。
  
  他趴在阳台的半墙上,看着庄园外面那修剪整齐的玫瑰迷宫,透过迷宫层层的灌木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有一尊白色的喷泉。
  
  正在细细打量庭院的西弗勒斯敏锐地发现背后有人走了过来,他扭过头去。一阵香风飘来,卡米尔家的二小姐正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她穿着一身紧紧的银白色包身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线条,金黄色的头发带着微卷披散下来,就像一只迷途的美人鱼。
  
  “怎么,西弗勒斯不在里面多喝点儿酒,今天的香槟可是泰亭哲珍藏的绝干香槟。只有最正宗的法国葡萄酒庄园才有产。”美人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像西弗勒斯一样倚在半墙上。
  
  “香槟很美味,只是我再美味的酒也会醉人,我出来清醒一下。”西弗勒斯扭过头,接着看向庭院。美人可以欣赏,但是无奈美人心思不单纯。
  
  “哦,我以为西弗勒斯是千杯不醉呢。”
  
  “呵呵,只是稍稍有点儿,不至于喝醉。”
  
  无意义的谈话一直继续,西弗勒斯觉得很无聊,卡米尔却看起来兴致勃勃,一直在不停地寻找话题,没有停止的意思。西弗勒斯心里很不耐烦,无奈在贵族圈子里还要伪装彬彬有礼的样子,不能直接转身离开。他在心里不断腹议,这个米卡尔小姐是不是没长眼睛,看不出来自己的敷衍。
  
  西弗勒斯却没想到,自己的沉默无语让卡米尔小姐觉得他更深沉、有魅力了,昏黄的灯光照在西弗勒斯棱角分明充满男人味儿的脸上,柔化了线条,让他看起来带着一些温柔的气度。卡米尔看着西弗勒斯的侧脸,脸颊发烫,眼睛里的柔情几乎就要溢出来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西弗勒斯的身边,因为没有掌握好方位,眼看着就要掉下了阳台。
  
  西弗勒斯先是被惊了一跳,然后脸上突然带了笑。直接用无杖魔法把那个小鬼飘起来,放到了阳台的地面。
  
  “怎么?我没有告诉过你不要乱用这个门钥匙吗?你刚才差点儿摔下去变成两截。”西弗勒斯扶住哈利的肩,忍住自己的笑意。
  
  “我知道自己会出现在你身边的。”哈利理所当然地回答,抬头打量四周,看到了表情震惊的卡米尔美人。“我是打扰到你们了吗?”哈利瘪了瘪嘴,小脸嘟嘟了起来。
  
  “没有,”西弗勒斯揉了揉哈利的小短毛,“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在哪?”
  
  “我在哪?我以为你在普林斯庄园。”
  
  “这是法国卡米尔家族小姐。”西弗勒斯牵着哈利的手,为两人作介绍,“这是英国波特家族的哈利?波特。”
  
  卡米尔先是震惊于防护重重的庄园可以用门钥匙进来,后又被西弗勒斯温柔的样子夺去了注意力。“哦,你好,哈利,你可以叫我露西娅。”说完还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哈利也被美人的笑容闪花了眼,但是心里却更警惕了,谁不知道现在西弗勒斯可是抢手的黄金单身汉。“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这么说我在法国?”哈利扭过头看着西弗勒斯。
  
  “恩,我想是的。你不是一直想要出国看看。卡米尔家族的庄园也是典型的法国风格,我带你出去外面的花园转转吧。”西弗勒斯说完,就向卡米尔小姐点了点头,领着哈利走出了阳台。
  
  “那可真是个美人啊,西弗勒斯。”哈利边走边酸溜溜地说。
  
  “是啊,怎么,波特先生动了心思?”
  
  哈利看了看西弗勒斯带笑的眼睛,“你不要动心思就好了。”
  
  两个人边走边说,慢慢走进了玫瑰迷宫,因为魔法的原因,这些灌木长的高大而旺盛,一朵朵娇艳的玫瑰密密麻麻地长在上面,一些飞舞的花精灵飞舞在树丛中,划过一道道银色的光线。
  
  来到迷宫中的一个长椅上,西弗勒斯给两人都施展了隐身的魔法。哈利蹭蹭地站在了长凳上,揽住了西弗勒斯的脖子。整整一个月不见了,他看到西弗勒斯都隐隐觉得有些陌生了,有点儿不好意思吻下去了。
  
  西弗勒斯看到哈利脸上淡淡的红晕和有些犹豫的样子,微微勾起了嘴角,恶劣地专门在哈利的耳旁说道:“怎么?难道不认识我了。”
  
  热热的气流划过哈利的小耳郭,**地让哈利的心跳更快了。小鬼嘟起嘴,狠狠地亲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大寺可能要入V了···提前告诉乃们一声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无论是潜水,还是每章都留言,还是偶尔出来冒个小泡的姑娘们
么么
没有你们,大寺都不一定能一直写下来
看看都已经写了十五万了!震惊!
╭(╯3╰)╮么么,亲们


2013年5月3日感谢派派会员 ctjh881242 补齐48,77,85的肉
☆、番外

 48 番外 哈利的生日礼物

  哈利拿着手下拿过来的文件报告,仔细地阅读起来,因为最近西弗勒斯重新建立的乌加里特城在魔法界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不得不仔细考虑和其他各国魔法部的沟通和解决。西弗勒斯真的是给他找了很大的麻烦。
  哈利揉了揉眉心,已经整整两个星期了,他为了处理各国的纠纷几乎忙到焦头烂额,而西弗勒斯倒好,将问题甩给自己就完全不管了。
  终于处理好了大部分的文件,哈利用魔杖发出了一个守护神,把门外的秘书叫了进来。“明天你把这一些需要整理的资料处理好,然后将这份报告发布给各国,现在我们可以下班了。”
  果断地下了命令,哈利站起身来,已经三十岁的他差不多有一米八的个子,身材颀长。曾经圆乎乎的小脸长出了明显的棱角,湖绿色的眼睛变得狭长而深邃,一头还是乱蓬蓬的黑色短发让哈利显得更加凌厉不羁。尽管已经是而立之年的哈利,周身还透漏这一种干净清爽的感觉。一种心灵上的成熟和外型上的清爽构成了哈利身上一种矛盾却吸引人的气质。
  “是,部长。”年轻的男秘书点了点头,看着哈利的背影,稚嫩的脸上露出了崇拜和向往的神情。
  哈利幻影移形返回了自己和西弗勒斯的家中,这是一处独立于普林斯和波特庄园的小型庄园,他和西弗勒斯自从结婚以后就都没有住到两家的庄园里,一方面是为了舒服的二人世界,另一方面却是詹姆和老普林斯还没有就谁“嫁”到谁家达成共识。
  谁知道已经夜晚了,家里还是没有亮起一盏灯光。哈利在黑乎乎的客厅里抽出魔杖,“卡玛?卡玛?”哈利呼叫着家养小精灵,一般小精灵早会将庄园打点的灯火通明才对。
  但是哈利叫了半晌还是没有反应,正在哈利准备将灯光点亮的时候,漆黑的房间里飘起了丝丝绿光。哈利紧张地拿起魔杖对着绿光的方向,尽管西弗勒斯的防护阵几乎固若金汤,他还是足够地警惕。
  绿光并没有发出攻击,只是慢慢地变幻成两个单词,“find me”。
  哈利放下魔杖,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他从衣服里掏出了西弗勒斯送给他的金色飞贼,将嘴唇贴在上面轻轻念道:“HP。”
  一阵相对较长的传送过程,他直接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你又故弄什么玄虚?”哈利看着眼前的爱人,露出了俊秀的笑容,绿眼睛里带着温暖的。
  将近二十年过去了,时间却好像没有在西弗勒斯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还是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面色苍白,五官深刻像刀削的一样,身材匀称,周身都有一种凌厉而成熟的感觉。
  西弗勒斯抱着比自己将将矮半头的哈利,低下头,额头贴着哈利的额头,嘴角挂着笑容“你肯定又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从来不对救世主的记忆抱着什么奢望。”
  哈利不停地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结婚纪念日?不是。**节?不是。西弗勒斯的生日?不是。自己的生日?!
  西弗勒斯看着哈利陷入了思考,放开环着哈利的双臂,站远了一些,一言不发,笑的调侃。
  “我的生日!”哈利惊呼出声,“为什么詹姆他们不在我们的庄园里面,我们不是每年都聚在一起过生日?”
  “闹哄哄的格兰芬多们?也许被修改过的防护阵拦在了外面?”西弗勒斯两手抱在胸前,脸上挂着邪邪的笑。
  哈利恍然大悟,“难怪庄园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你果然对詹姆上次叫你波特夫人怀恨在心!”
  西弗勒斯挑起了眉毛,“你和你父亲的智商属于一样的水平。”
  哈利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很阳光,“那我猜也许你是想和我过二人世界?”
  西弗勒斯不置可否,扭过头去,“这是腓尼基的最后一片炼金空间,它外界的魔法阵完全消失了,我和艾本尼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又重建了一个传送阵。”
  哈利随着西弗勒斯的动作环顾四周,他这才发现他们好像正位于一个不大的小岛的山崖上,透过密密麻麻的椰树和棕榈树,眺望远处是一片无际的大海。
  “哦,这可是真正的二人世界了。”哈利说道。
  “而且~”西弗勒斯故意停顿了一下,“这里和外界的时间比例是五比一,忙碌的外交部长大人,外界的明天刚好是周六,你可以好好享受一个生日的假期。” 西弗勒斯转过身来,看着哈利,“希望你能喜欢我的生日礼物。”
  哈利看着眼前体贴的爱人,惊喜地笑着扑了上去,“哦,那我可以在这里休息十天?十天!我最近真是累坏了!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西弗勒斯也露出了笑容,把像考拉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哈利抱稳了。谁能知道明明在外界都踏实稳重的最年轻的外交部部长会有这么幼稚的举动。
  “我们几乎就是在度假!不对——为什么单单只有这个空间和外界的比例是五比一?”哈利突然反应了过来。
  “这是我和艾本尼专门针对这个空间做的改进,这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不然这个空间就会崩溃。”西弗勒斯凑在哈利耳边说。
  哈利敏感的耳朵立刻就感觉到了西弗勒斯吹到自己耳朵上热热痒痒的气,他有些不自在缩了一下脖子。
  西弗勒斯感到哈利轻轻的闪躲,勾了勾嘴角,又接着说:“以后,等我们伟大的救世主抽出了空,我们可以经常来这里,个人认为这个炼金空间可比你说的那个堆满麻瓜的夏威夷强多了。”
  哈利从西弗勒斯的身上下来,环着他的脖子,直直地看着教授的眼睛,俊朗的脸上带着丝丝感动。他知道要修改一个空间的时间规则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西弗勒斯所谓的研究肯定没有他说的那么轻巧,“我只是拿着麻瓜的杂志和你抱怨一下,你就记住了,谢谢你,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地吻了一下哈利的唇。哈利可以看到西弗勒斯黑色眼睛里面满满的宠爱和珍惜,哈利扬起了快乐的笑容。
  ···
  哈利拉着西弗勒斯直奔小岛的沙滩,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还看到了一座漂亮的白色二层小别墅,显然西弗勒斯已经为哈利的生日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沙滩是漂亮的金黄色,沙子柔柔绵绵,既不是快要被风化的细如尘土的沙粒,也不是粗粝的大颗粒砂。沿着松软的金色沙滩,前方是湛蓝无比的大海。没有外界海洋那样的污染,这里的海水纯净无比,透过粼粼的水面还能看到里面的一些石块,海藻和贝类。一只青灰色的小螃蟹在哈利和西弗勒斯的前面横横地爬了过去,留下一串浅浅的印记。
  “这里的海面有没有危险?”哈利跃跃欲试地看着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条黑色的泳裤,挂在手指上,“真难想象外交部部长问问题竟然不经过大脑。”
  哈利一把从西弗勒斯的手中把泳裤抢了过来,说的理所当然,“我就知道你肯定准备好了!我就是明知故问了。”说完还一脸横横的表情。
  西弗勒斯一脸纵容地看着哈利,露出了无奈地笑,“真可怜,英国的巫师们竟然选了这样傻瓜的外交部长。”
  ···
  不知道哈利是不是故意,他就在西弗勒斯的眼前慢慢地解开了巫师袍的扣子,一颗一颗。西弗勒斯带着笑,一脸欣赏地在一旁看着。
  外袍、衬衫、裤子、内衣,一件一件,哈利的衣服落在了沙滩上,哈利的身体一点一点坦露了出来。
  哈利的皮肤很白皙,身材匀称,因为长时间打魁地奇带着微微的肌肉线条,西弗勒斯的眼神从冷静的欣赏慢慢染上了强烈的占有欲,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看着哈利的每一寸肌肤。
  哈利看着西弗勒斯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慢慢弯下腰,准备套上黑色的游泳裤。
  “我想泳裤暂时用不到了。”西弗勒斯的声音低沉沙哑,慢慢地走进哈利,狠狠地拥住哈利,吻了下去。
  哈利已经完全赤、裸,敏感的肌肤碰到西弗勒斯的巫师袍,他微微有些战栗,不知道是因为这种羞人的情况还是因为西弗勒斯疯狂炙热的吻。
  西弗勒斯还在深深地吻着哈利,他从怀里放开哈利,腾出双手给自己解巫师袍。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手还是那么平稳有力。
  哈利环住西弗勒斯的脖子,忘情地吻着,西弗勒斯的舌头灵活又充满了侵略性,舌头灵活地刮擦着哈利敏感的口腔内壁和舌头味蕾,发出啧啧的水声。
  终于西弗勒斯脱下了所有的衣服,两个人完全肌肤相亲。哈利舒服地长叹了一声气,紧紧地贴着西弗勒斯,他感觉西弗勒斯的炙热硬硬地贴在自己的小腹下方。
  “救世主很想我?”西弗勒斯停止了和哈利接吻,凑在哈利的耳边吹气,然后慢慢地含住了哈利小小的耳垂。
  随着西弗勒斯舌头和嘴唇灵活的动作,哈利觉得阵阵酥麻的感觉从耳朵传遍的全身,发软地靠在了西弗勒斯的怀里。
  西弗勒斯一直用舌头玩弄着哈利敏感的耳朵,手上微微用力,慢慢把哈利放在了沙滩上。早就熟悉了哈利所有的敏感点。西弗勒斯一只手抓住了哈利的挺立,一只手不停地揉捏着哈利胸前的红点。
  哈利嘴里微微地发出了**,带着一种低沉的魅惑。西弗勒斯手上微微用了力,哈利颤动了一下,“别着急。”
  西弗勒斯的唇慢慢从哈利的耳朵向下游走,从脖子,到胸口,到小腹。到了哈利的肚脐眼跟前,西弗勒斯坏心眼地用舌头灵活地游动,哈利**的声音有些羞涩又有些控制不住,将小腹绷的紧紧的。
  西弗勒斯带着坏笑,从哈利小腹的位置抬起头来,看着哈利半眯着眼睛醺红的脸颊,“想要?”。哈利感到西弗勒斯握着自己的手速度突然加快,一阵阵快感让他难忍地点了点头。
  西弗勒斯邪邪地笑了,给哈利施展了一个润滑咒,然后将哈利扶坐起来,重重地把灼热撞入到了哈利内部。
  哈利感觉似乎一下被充满,被贯穿了,还有这微微不适应的疼痛。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西弗勒斯快速的动作让哈利本来有些不适的感觉烟消云散,教授几乎所有的动作都直接狠狠地戳到哈利的敏感地带,令人战栗的快感从那里传遍了全身,哈利身上慢慢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西弗勒斯狠狠地撞击着哈利的里面,动作又快又狠,哈利的柔嫩温暖紧紧地包裹着自己,一种滑滑的触感让西弗勒斯也几近失神。
  西弗勒斯慢慢放出了冥想包裹住了哈利的精神,一种妥帖契合又异常舒适的感觉瞬间席卷了两人,一种灵魂上的战栗和酥麻也充斥了两个人的感官,他们沉浸在了完全身心交融的世界里。
  
  ???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
你懂得
群号184425272
敲门砖是书名哦


☆、V前番外留坑

  再留一章番外的坑坑~~
  嘿嘿,以后有空会填上的
  
  加了一个新的番外
  但是不能放上来
  你们懂得~~~
  O(∩_∩)O~
  vip里面提到了
  这里也说一声
  避免不看v的姑娘们错过了
  留邮箱或者加群吧
  


☆、第四十八章

  哈利又一次坐上了霍格沃茨特快,这一次没有了多比的捣乱,会飞的汽车和打人柳,他正安心地和罗恩赫敏一起坐在一个包间里面。
  
  “哦,乔治和弗雷德总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我的电脑偷偷拿走去玩儿,连珀西也总是和我借电脑看冥想的内容。我自己都没有时间好好玩儿一下。”罗恩正在抱怨,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我竟然可以在麻瓜区使用这种电脑,而且不用电,远远比麻瓜的先进得多,本来我准备给我的父母也一人准备一台的,可惜它必须用魔力操控。”赫敏也拿出了自己的电脑,它看起来比罗恩的新多了。
  
  “普林斯教授很有才华不是吗?”哈利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他如果不那么偏心刻薄就更好了。”罗恩想了想回答道,“但是他很慷慨。”
  
  “我对这种电脑的屏幕很感兴趣,它竟然可以将屏幕放大到电影屏幕一样,而且画面依然很清晰。”
  
  “电影?”罗恩一脸好奇的表情。
  
  “那是麻瓜的一种娱乐方式。”赫敏回答,“可惜声音太小了,如果可以改进电脑的声音系统就更好了。”
  
  “也许我们参加炼金实验的时候可以和普林斯教授商量一下。”哈利建议赫敏,他一直都觉得赫敏总能一针见血抓住问题的实质。
  
  “还有,网络真的太方便了,我看到已经有很多的巫师学习普林斯教授,将一些学习资料传上了网络,虽然还没有什么太有价值的,但是也许将来我们不用去图书馆就可以查资料了。”赫敏性质勃勃。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