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你是我的彼岸花 颜妍

你是我的彼岸花 颜妍

时间: 2016-06-24 20:07:14
序幕
一轮血红的新月高高挂在山谷的上空,寨子里安静的出奇,只有几扇窗子还透着隐隐约约的灯光,似乎有着不寻常的事要发生,连草地里的虫子也停止了嘈杂的歌唱。
屋子里,村中的长老们和村长正在开会,村子里这次发生的事严重到要所有的长老和村长一起才能决定最后的处理办法。
"一定要举行祭天!以此请求神的原谅。不然,我们村寨肯定会被神降祸,全都会被神惩罚!!"甲长老神色凝重的表示意见,语气中有着不得反驳的坚定。
"对!我们村寨里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现在既然发生了,就要严惩!"长老乙符合着。
"可是......他们还只是孩子啊......不能......把他们驱逐出村子就算了吗?"唯一的女长老心有不忍的问。虽然她知道,要想愤怒的长老和村民放过她口中的"孩子",真的比登天还难。但还是想为他们争取一条活路。祭天,可不是一般的祭祀动,那是把犯了罪的人活生生的做祭品,作为对神表示的忏悔和请求宽恕,除了最大恶极的人,是根本不会用怎么极端和残忍的方式惩罚的,将要被惩罚的人究竟做了什么事,让村民和长老门如此愤慨呢?
一直在旁边抽着烟袋的村长始终默默不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身世
十七年前的一个晚上......
大雨下了整整三天,出谷的路都被冲了,偏偏是这个时候,村里两个产妇都要生了!顿时,村长动员村寨里的阿桑们分头赶去两家帮忙。如果不能找到山谷外村庄的接生婆就只好靠这些有生产经验的阿桑了。在这样的时刻,两对母子能否平安就要看上天的慈悲了......
5个小时过去了,大雨不再那么滂沱,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生命在时间的流逝中与自然对抗着......
突然,村头的一户人家屋子里隐约传来婴儿的哭声。
"谢天谢地!!总算母子平安!!"阿桑们一边忙着清理,一边高兴地向孩子的父亲报喜,大家都为这个好不容易来到世上的男婴高兴着。
刚开始可真的为他们母子捏了把汗。这村子有个古老的说法,在下雨天生孩子总会有母子一方要丢性命,因为雨天是老天爷送人天,是极为不吉利的。遇到任何嫁娶、动土的事件,只要下雨,大家都会中途停止。这次连着下了三天的雨,是极不吉祥的征兆,所以大家都不禁为产妇和婴儿担忧。
不能进去帮忙的孩子的父亲和爷爷都在门外为母子祈祷,希望母子可一安然度过这一关。果然如他们所愿,不但如此,新生儿还是个男婴,长得颇有几分英气,大家自然都看着分外得欢喜。
只是,不远处,那个特殊的家庭可不是这么幸运,而且问题异常的棘手。
"怎么办,还是没出来!"一个负责接生的阿桑满头是汗。
"你们......停下......我要见我相公......我有话要说......"产妇脸色苍白不堪,已经气若游丝,但她眼中闪着坚定和毅然。
"可是产房是不能让男人进来的啊......"阿桑们觉得产妇刚才的要求似乎有所不妥。
"你们不要拦着......我必须见到他......我有一定要对他说的话......再等下去......我怕没机会了......求你们了......"显然,她已经意识到她是难产,而且现在还是处在生死的危机关头。
"那你等等,我们现在就叫他进来。"阿桑们互相看了看,决定还是照她的话做。平时,她可是村寨里除了村长之外,最有权威的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话还是那么有屈纵人心的力量。
"玉!玉......你怎么了?"产妇的丈夫在听到阿桑们的话后冲到了妻子的面前,他知道,这个时候她要见他,一定不是一般的事,"玉,不管怎么样,你要坚持住啊,我和阿爸、阿妈都在外面为你们祷告,你一定可以成功的!"这时候除了鼓励,他也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孩子他爸......答应我,你会好好的......"她眼睛里的泪水像断了线掉落的晶莹的珍珠,她不是软弱悲观的女人,只是她要说出她最后的要求,"好好地......带大我们的孩子......好好地教他......疼他......"
"我答应!我都答应!所以你更要努力的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啊!不要放弃......"他已经泣不成声。
"孩子一定会出生的......你只要答应我就好......你先出去吧......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话......"她如释重负的表情却更令一旁的丈夫担忧,心中有种说不出的不祥预感,可是自己不出去的话,只会耽搁时间,对于现在的妻子,时间就是生命。
满眼担忧的他,只好忍住要陪伴她的冲动,退出了产室,"玉............"他有多么不舍得她啊,但是他知道她明白的。她是上天赐给他的,但是如果上天一定要收回这份幸福和快乐,他也会把和她的回忆当成是今后生活唯一的精神寄托不再做他想。
妻子最后给了一个要他安心的眼神,就在房门被掩上的一瞬间,那双明亮的眼睛黯淡了,床沿边的纤手无力的垂下,帮忙的阿桑倒吸了一口凉气。试探着把手伸向床上人儿的鼻尖,指尖的感觉告诉她,产妇已经停止了呼吸。大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现在只好按她之前说的办了......"
"怎么办?她交代了??"
"恩,她说过,如果她在孩子出来之前就断气了,就把她的肚子切开,让孩子出来......"
"啥?!这......这样的事我们可都没做过啊!"
"没做过也得做了啊!不然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真的要和她一起没命了!"
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找工具,终于在紧张的忙碌后,打开了产妇的肚子......可是,大家又傻眼了将近一分钟,竟然是双胞胎胎!不对!不只是双胞胎,是龙凤胎!
可是显然,因为时间太长,孩子已经面色青紫,只有微弱得几乎觉察不了的呼吸,看来也是命悬一线,怎么办呢,还是快请外面孩子的父亲和爷爷奶奶进来吧。
一进门,"家属们"就都惊呆了,血肉模糊的现场,和两个生死难测的婴儿,孩子的父亲已经呆若木鸡,他无法相信,刚才还和自己说话的妻子已经永远的离去,更不能相信,她临终还交代了这样的生产方法,可是看着一双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的孩子,他只想大声的吼一声:"老天,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和我的家人?!要这样对我的玉儿?!"
"哎呀!这个娃娃也不喘气了!"抱着女婴的奶奶忽然大叫起来,大家顿时都紧张起来。
就算再怎么想办法,最后还是无法挽救这个刚刚来到世上的小生命,一天之间,这个家失去了两个成员,大家都默默的哀悼着。
这时候,村长带着3位长老走了进来,在屋外的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产妇去世的消息。
"哇!哇~~~呜~~"原本也是奄奄一息的男婴突然哭了起来,似乎是在像他报告这里刚刚经历的不幸。
"来,把孩子给我看看......"村长接过男婴,仔细看了看,眉目间与他的母亲竟有着八、九分的相似,轻灵秀气,一瞧就知道不是凡俗的池中之物,"孩子取了名字了吗?"一边看着这个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和妹妹的可怜娃儿,一边问着孩子的父亲。
"没......"眼神空洞的他,现在只有痛,孩子的名字......本该他和心爱的妻子和他一起想的吧?可是现在......玉,你知道吗?我已经开始怀念你在的日子,我已经开始想念你的味道,我已经快疯掉......为什么你不带我一起走呢?为什么......
"你也不要再难过了,其实她早就占卜出她有这次的劫难......早在半年前,她就和我说过......"村长的思绪飘向那仿佛只是昨日的时空......
"半年前?"村长的话终于拉回孩子的父亲的一部分注意力,"您是说,她早就知道......她今天会--"
"恩......她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灵媒,最擅长的就是占卜吉凶预知未来,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大限呢?"将怀中的孩子摸了摸,继续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想在走之前,为你留下一个孩子。
"半年前的一天,她找到我,告诉我她怀了双胞胎。但是她占卜出,她只会有一个孩子,这是命中注定的,也因为那个意外出现的孩子,她是怎么也渡不过这个劫了。原本可以将两个孩子都放弃来应劫,只是她怎么都不肯。她说,如果她逃不过,那就什么都不能给你留下了,她不愿赌那一把,所以......哎......"一声叹息,再强的女子也还是逃不过一个"情"字啊!
"这个孩子是她用尽生命最后的力量为你留下的,你要好好的带大他啊,因为他将继承他母亲的力量,将来......"没有再说下去,那是玉交代不可外泄的秘密,就算是村长,也是因为她无奈之下才告知的,"我来给他取个名字吧,一双麒麟儿,现在就只留下了一个,全取一半就叫,又麒吧。"
"又......麒......?"孩子的父亲喃喃自语的叫着名字。f
"既然是村长取的,那就叫又麒吧,谢谢村长......"孩子的爷爷见儿子不回答,代他谢过了村长。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色微亮,就像一切悲伤都没发生似的,这孩子现在睡得沉沉的,却还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坎坷吧............

邂逅
转眼已经过了8年。
一群孩子,一点都不感觉到炙热似的在烈日下嬉戏打闹,用芦叶编成蚱蜢和兔子等等小动物,拿竹子挑着,像一只只小灯笼般,男孩子还知从哪里抓来了五颜六色的毛毛虫,拿叶子捧着,尽往女孩子堆里钻,引发一阵又一阵的尖叫。
在嬉闹的孩子们不远处,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纤细的手脚,小小的脸上嵌着一双像湖泊般的深绿色的眸子,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黑色的,只有当光线的角度刚刚好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不属于一般人类的深绿色。眼神中流露着不符合年龄的清冷,风吹起他一边的衣角,使他清瘦的身型更加明显。
"你们看!是那个家伙!"孩子群中一个小男孩发现了不远处树边的身影,立刻指着他喊了起来,"我妈说,接近那家伙的人会走霉运走一辈子哦!"大家顿时"哇"的一声做鸟兽散。
墨绿色的眼眸中,立刻蒙上一层失落,『为什么总是说我是霉运鬼,我也不想没妈啊......妈妈和妹妹不是我害死的!不是我!不是我......』难过得低下头,没发现有个孩子并未逃跑,只是站在原地,好奇地看着他。
"喂!艾莉!快跑啊!!!"玩伴见她站着不动,边跑边催促。可是这个叫艾莉的小女孩好象没有要逃跑的打算,反而大步的向树边走去。"哇!艾莉疯了!她在往霉运鬼那里去啊!"跑到一半的小孩们都停了下来,看着她。
"哼!我就不相信他有那么厉害,可以让人一辈子倒霉!"双手插腰,小女孩像只骄傲的小孔雀。看来她是打算要亲自验证一下小伙伴说的话,虽然长辈们总是提醒他们不要接近那个"霉运鬼",但是越是提醒,越是勾引她的好奇心,今天,她一定要好好看看,究竟传说是不是真的!
快步走到树下,打量着眼前瘦弱的小男生。这一个却已经被她的举动惊到半呆,以前可从来没同龄人有这么接近他的呢!"恩恩~~~不错嘛......长得很不赖呢~~~"『他到底算是男生还是女生啊?男生没这么白净的吧?!』一边看一边想着有的没的,艾莉的眼睛转了几圈,"哎!你叫什么?"
"啊?!额......我?"半呆状态的小男孩终于回神了,他从小到大,这算是和他说话的第
一个外人吧......
"当然是在问你啊!不然乃?"真是的,脑袋也转太慢了吧?!
"啊!我......我叫......又麒......"怎么会结巴了呢......也许是从来没和小朋友说过话,所以不免有点紧张吧?
原来,这就是当年的又麒......那个出生前母亲就去世的孩子......
"哦~~~我叫艾莉!我可以......"顿了一下,"......摸你一下吗?"看来这个艾莉的胆子还不是一般大呢......
"哈?!"又被惊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又麒的小脑袋上冒出一轮问号。
"蛤什么蛤啊?问你问题总要说两遍吗?!没说不要就当是要了!哈哈!"说着就伸出一对粘着泥巴灰尘的爪子,直逼又麒无暇的小脸蛋。
身后的小伙伴们都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愧是村长的孙女,胆识不是一般的过人,害!!!
在又麒脸上满意的留下了10只黑灰不一的印子后,艾莉终于收手,"哈哈,也不过这样嘛,我一点也没倒霉啊~~你们看!是不是?"哈哈,她赢了,她可是伙伴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哦~~
本来迷惑地看着艾莉的又麒终于明白,原来对方并不是想和他交朋友,只是把他当成展示勇气的标本......算了,老爸早就说过,让他离其他孩子远点,免得被耍......『算了,是我自己咎由自取吧,本就不该出来的。』这样想着,不自觉得往后退着,以至于没有发现身后裸露出地面的树根。
"啪"又麒被很不客气的绊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哈哈哈......哈哈哈......他好嵯哦!一点都不像是厉害的角色嘛......哈哈哈"大家都笑得前伏后仰,尤其是为首的小男孩和艾莉。
眼中闪烁着泪影的又麒爬起来,顾不得拍去身上的尘土,扭头就向家的方向跑去,身后嘲笑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双手捂住了头却还是不能逃避,直到跑到树林和村子的交界处,又麒才停下来。
泪水把脸上的灰尘泥巴糊成了一摊,完完全全成了一只花脸猫,可是他自己却不知道。恐怕他现在意识到的应该是他的脚。
坐到路边的矮树桩上,抽了抽鼻子,把鞋子脱下,不过就这小小动作,就已经痛得他眼泪再度回转了。原来脚踝在刚才跌倒的时候扭伤了,再加上他一路的狂奔,已经肿到不行了,而且连手掌也在撑地的时候擦破了,血痕条条分明得布满原本白嫩的小小掌心。
"妈妈......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为什么你不要我和爸爸了,我不是坏孩子......妈妈......"晶莹的泪珠滴落,瘦小的肩膀因为抽泣颤动着,一个孩子用眼泪控诉着8年来的孤独和无助。为什么父亲会对自己喜怒无常,为什么爷爷看到自己就会叹气,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对自己那么不友善,为什么会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好多的为什么,谁能告诉他?!原本无声的抽泣变成了呜咽,就像受伤小动物发出的声音一般。
被这吸引而来的秀江悄悄的来到又麒背后,原来是村里的孩子啊,"你怎么了啊?"好心的秀江上前问道。又麒一颤,他还以为这里没人,不禁被吓了一跳。扭过头,正好与秀江对视到。看着他受惊吓的神色和泛着泪光的双眼,秀江冲他温和的笑了笑,"对不起啊,吓到你了吧?不用怕,我也是这村子里的。我叫秀江。"说着来到又麒身边,走近才发现,原来眼前的孩子受伤了,"你受伤了呢,疼不疼啊?我这里有药酒,给你擦擦吧!"说着取出绑在腰间的袋子。
"我没事!你离我远点......不然......"『不然倒霉了可别怪我,又说是我传染了霉运......』只是后半句没说出口。因为,能被人关心原来是那么温暖,眼前的人冲他微笑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像是变暖了,心里就像是开了朵小花一般,实在不想这感觉那么快就消失。
被又麒的不友好楞了楞,秀江很奇怪眼前的小子明明一副可怜兮兮要人疼的模样,怎么嘴巴还能那么倔,刚才还哭得什么似的,而且那张花猫脸实在让人看了不能不笑。忍住在心里笑了笑,"哎呀,你的脚不擦点药的话会肿得像猪蹄一样呢!"吓唬人可是秀江的拿手好戏。
"才不会......你少唬我......"说是这么说,显然没什么底气。
"不信?那你试试看啊~~难道你不觉得那里已经麻麻的了吗?"
"额......只是稍微有点......"弱弱的回答。
"所以说啊,再不擦药就会麻到完全没知觉,肿得又胖有硬,和猪蹄一样!"哈哈哈,坐了那么久,脚不麻才怪,没受伤也早麻了吧。
可惜我们的小白又麒并没有意识到,"那......那好吧,麻烦你把药借我用一下......"好别扭~~第一次求人耶......感觉怪怪的。
"借什么,我来帮你擦啦,你不知道怎么擦,方法错了只会加重伤势呢。"开玩笑,擦药也是有讲究的啦。
"哈?!不......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的......"秀江早就开始了动作,『还真是个自说自话的家伙......』,又麒心中嘀咕了一下,其实是粉享受的吧?呵呵
不一会,"好了,过2天就会没事了,哈哈!"秀江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成果--又麒的脚踝已经不再有继续肿胀的趋势了。不过又麒可不是那么好受,脚踝一阵阵的火辣辣,刺痛虽然比之前好些,药酒的效果却也让他够受,"好辣,好烫啊......"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是这样的啊,两天内你不能乱动了哦,不然药就没用了,乱走动的话还会加重伤势呢。"这次倒不是吓唬他的,说的确实是事实。
"不能走动那我怎么回家啊......总不能像蛇一样游回家吧......"终于有了开玩笑的心情,又麒撅了撅嘴。
"那有什么难,既然遇到了,就好人做到底了,你家在哪里?我背你回去。"秀江拿出一副大侠模样,偶尔行侠仗义一下也是要的啊~~
"你......背得动我吗?!你看起来也不是很强壮呢......"看着只比自己略高的秀江,差不多单薄的身材,又麒很怀疑他的力气能比过他的口气。
"有什么问题?你看起来也不是很重啊。"切,千万别看不起我的力量哦。秀江自信满满的说。
一边哼着自己编的小曲,一边背着又麒在林间的小路上走着,"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搞了半天,连自己救的是谁都不知道,回去不是要被笑死?!
"我?......你不会想知道的......"突然害怕起来,如果他知道了自己是谁会不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丢下就跑呢?还是会一脸厌恶和鄙夷的咒骂他?因为村寨里的人们都很忌讳和他有所接触......
"怎么会不想知道?虽然我姑姑总说,她会嫁给我姑丈是因为被救的人就该以身相许,可是我是不会叫你以身相许啦!但你至少给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不然我也太亏了啊!"<额......以身相许......这孩子的思想还真早熟,还是先跟观众声明,不是偶教的哦!不要PAI偶!>秀江油腔滑调的样子逗得又麒笑出声来,这个人真有趣。
虽然从小就很少会和别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即使是父亲和爷爷、奶奶,但是趴在这个人的背上,感觉很不赖,暖暖的,酥酥的,心里安安的,听他讲不好笑的笑话,也蛮不错的,因为很少有人会为了取悦他说些什么......
"我叫......又麒"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心里却忐忑得不象话。
"哦!我知道你也!我和你同一天生日哦!"惊奇的发现!
"啊?!"没有发生担心的事,却听到秀江惊喜的叫声,又麒也惊讶道,"同一天生日?你怎么会知道?"他从来都没过过生日,每年的那一天,父亲的情绪就会特别糟糕,自从有一年在生日那天因为要礼物被父亲暴揍了一顿后,就一直很害怕那一天,只要是生日,就会独自躲起来,生怕被父亲发现。
"当然知道啊,因为我妈说生我的那天正好是下着大雨呢,找不到产婆,差点就和我一起完蛋了呢,不过还好,算是老天保佑吧,我和我妈都平安过关,有惊无险。但是同一天还有一个产妇就比较倒霉了,就是你妈啦......"话一出口,秀江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只是现在要如何补救?
"所以,我的生日就是我娘的忌日,也所以,我从来都没过过生日......"又麒并不介意的接着说了下去,只是闷闷的带着鼻音。
停下了脚步,"对不起啊......我多嘴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又麒故作平静的说出这些话让秀江心里好难受,就好象被饭团噎住了似的,一口气闷在胸口很难受却又不知道怎么排遣。
"没关系啦,我都习惯了......"不习惯的话,早就活不下去了吧?
像是突然被敲到了脑袋似的,秀江高兴起来,"不要紧啊!以后我帮你过生日!不,应该说我陪你过生日!也不对啦!"
"是说,我们一起过生日吗?"
"对啊对啊!就是一起!哈哈哈,好不好!"这真是个好想法呢,秀江的脚步都因为这个愉快的想法变得轻快起来。
"真的可以吗?我是大家说的倒霉鬼呢......你愿意和一个倒霉鬼一起过生日?你不怕......"
"怕什么?我是运气超级好的人,说不定你和我做了朋友以后都会很幸运哦,不做吃亏哦!"俗话说3岁看8岁,8岁定终生,怎么看,秀江以后都会是个生意人吧,很懂营销呢,不是吗?虽然他们那时代还根本不知道营销是啥米,哈哈!
"好~~"又麒弱弱的回答着,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小花朵,他有了生命中的第一个朋友--秀江!
夕阳照着两条叠在一起的小小身影,拉出一条长长影子,"喂!看你那么瘦,还不是普通的重哎!"
"明明是你自己没力气,都说了让我自己下来走......"
"不行,你的脚不想好了哦?!我决定了, 从明天开始,我要去干些体力活,变得强壮些,不然你长大一点了我就背不动你了呢!"


愿望

转眼又是四个寒暑,当年的小秀江和小又麒已经长高了许多。但是明显得看出秀江比又麒高出了将近半个头,也比又麒强壮一些。毕竟,跟着当猎户的老爸一起会更多的锻炼到身体,不像又麒,瘦瘦的,还是那么弱不禁风,细嫩白皙的肌肤推弹可破,乌黑的长发被他用兽皮带子绑在脑后,不知道的人乍一看,还以为是哪家的小闺女。村子里的老人们总是唏嘘,他和母亲是那么相象,犹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外貌、气质,乃至举手投足,都像是他母亲的缩影。
"又麒!又麒......你在家吗?"清早,秀江来到又麒家门口,可是喊了几声,还不见又麒出现,"奇怪了,不是约好今天去上学的嘛......迟到了先生会骂人乃......又麒!又麒,要迟到了啦!"
许久,屋内传来又麒闷闷的声音,"秀......秀江......我今天不舒服,不想去了......"
"什么?不舒服?你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你哪里不舒服啊?你开门,我带你去大夫那瞧瞧。"
"不!不用了!休息两天就会没事的......你去上课吧......"
"不行啦,我要确定你是真的没事啦!快开门。"
"真的不用了啦!你只管去上课就好了!"这个秀江真是有够鸡婆,不知道人家现在不想被你看见吗?这都想不明白!
"又!麒!"秀江小脸微沉,"你再不开门我要怒了哦!到时候还要来帮你家修门,很费事,你是开还是不开啊?"
糟糕,真是只蛮牛耶!看来今天不见面,看个明白他是不会死心的,算了,看到就看到吧。
慢慢的打开门,露出半张脸,"真的要进来?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说罢挤进门内,不看不要紧,一看还真是吓一跳,倒不是满屋狼迹,因为又麒那时不时变酒鬼的老爸经常会在家发酒疯,弄得满屋犹如飓风过境,只是这次让秀江惊到的是又麒身上血迹斑斑的伤痕,嘴角边的淤青和脸颊上的指印,还有背上、胸前的一条条的血杠杠,惊得秀江半天没说出话来。
"现在你知道我不想去上学的原因了吧?"最后还是又麒先打破了沉默。
"这到底是谁干的?!你别告诉我说这是你爹打的!太狠了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样会把你打死的啊?!"
"哎哟!"情急中抓住又麒的胳膊,却让他吃痛得叫出声来。
"啊!对不起啊!有没有弄伤你啊?!"一边道歉一边查看又麒的伤势,"又麒,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和平常一样,我爸他喝多了......"说起父亲,又麒的表情复杂,这个他在世界上最亲的人,恨他。是的,他恨他,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怨恨,因为母亲......
"我看,你还搬去我家算了!再和这酒鬼住一起,你迟早有一天被他杀了!"秀江忿忿的说。他实在无法想象和这样的一个人一起生活是什么样子,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
"我妈是因为生我才死的......他已经受了很大的打击,如果我也离开他,那他就真的没什么亲人了。毕竟是我父亲啊,虽然我知道......他很讨厌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出药酒的秀江仔细地帮又麒上药,低头不语。
记忆里,从认识他的那天起,自己总在帮他擦药,这个家伙不是走路不小心摔了,就是被村里的小孩们欺负,也不知道还手,再不然就是被他那酒鬼老爹毒打,至今还能活着还真是奇迹,幸亏有自己在旁边的保护他的缘故吧......哎~~『要是没我在,你要怎么办哦!』心里不仅为眼前的人儿捏把汗。
"秀江......"
"恩?"
"谢谢你......"
"好朋友,谢什么......"
"有你在......真好......"是的,有你在,就不会孤独,不会只有难受陪我渡日,有一天,我也要变成可以保护你的人,不只是总让你来保护我,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秀江,长大了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做猎人啊。我老爸是猎人,我当然也做猎人啊。"
"哦......是哦......"r
"你来?你想做什么?"
"我......村长说明年的春天,我就要去学习巫师的课程了......早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的......"
"对哦!我怎么忘记了,你可是我们月亮谷有史以来最有潜质的巫师人选呢!"
"听说,还要独自上星崖修行,做为试炼来检验是否是合格的巫师。"
"真的吗?!那上面连我老爸都没上去过呢!听说是月亮谷最高的山峰,只有历代试炼的巫师和遇到非常严重的事才会允许大家上去,可是近百年来除了巫师,已经没有其他村民上去过了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