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千回阙 汐烨

千回阙 汐烨

时间: 2016-06-11 23:14:25


白千寻,璇玑山庄的药师,

用药使毒已臻出神入化的地步,

能叫人生,能叫人死,亦能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更有着一张冷如冰、艳若雪的绝世容颜。

戚恭羿,璇玑山庄的少主,不但风流倜傥,

更掌握了全国的经济命脉,是无数女性倾慕的对象,

却只倾慕独一无二的那人。

为了什么,从小青梅竹马的两人,

会变得如此水火不容?

朋明不想看到他,却又甘愿舍身相救;

明明恋慕着他,却又故意惹他伤心生气。

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让他们卷入一场阴谋,

也让他们卷入彼此的生命,再也无法割舍心中的缱缱情意。

楔子

--------------------------------------------------------------------------------


 坐在树下,那浓荫的树叶遮去了炽热的阳光,丝丝刺目的白光从树叶的间隙投射下米,形成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

  白千寻瘦削的身子倚着树干白暂修长的小手翻着手中的书本,两眼着迷的看着书页的内容。

  “哥!”

  突然—声叫唤,让白千寻抬起头来。

  大大甜甜的笑容镶嵌在小小的脸蛋上教他不自觉地温柔的笑了起来。

  “哥!你不去玩吗?”

  白千雪坐在他的身边,拉扯着他瘦弱的手臂,摇呀摇的。

  “不去玩吗?你不去玩吗?”

  白千雪粉嫩嫩的小嘴嘟着,似乎是在不满什么。

  摇了摇头,“不了,你自己去玩吧!”

  虽然不想让可爱的妹妹失望,可是,白千寻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他不想她—会儿又害怕的失声尖叫。

  “哥又清陪我玩了?”白千雪灿烂的笑容在—瞬间不见了。

  “乖,你自己去玩吧!”白千寻揉了揉她细嫩的发,“笙他们在等着你呢!”他指了指前方。

  白千雪顺着他指他的方向看去,也看见了戚远笙他们。

  “快去吧,等会儿他们可不等你了。”

  “可是……”她想和哥哥玩儿咧!

  “快去吧!”白千寻轻弹着她嘟嚷的唇。

  “那我去了!哥!”说完,白千雪便踩着细碎的步伐往戚远笙他们的方向跑去。却又突然地回过头来,看着白千寻那不论何时都泛着温柔的笑的白脸庞。

  “怎么了?”皱眉,不解问道。

  “哥你真的的不陪千雪玩儿吗?”

  白千寻还是摇了摇头,“不了,你快去吧!”虽然他也很想。

  “哦。”然后,她又垂着头跑离开了。

  “唉!”叹了口气,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手中的书本丢下

 了也不自觉。

  什么看书的心情也没有了!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可以的话,白千寻也想和可爱的妹妹一同玩耍,可是,他的身体不许他这样做。只不过是跑快一点儿,他便气喘胸痛,甚或昏了过去。  

  真的,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可以随性的跑跑、跳跳,而不是静静的坐在树荫下看书。

  “你还真狠得下心呀!”

  突然,—道充满了嘲讽的声音从柏树上传来,白千寻抬起头来看去,圆润的大眼却映入了—张英俊的脸庞,那是……

  “戚恭羿?”

  爹爹的好友的儿子。

  他很惊讶,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白己的面前。

  “有什么事吗?”

  “你还真狠得下心呀!”戚恭羿还是那—句。

  “什么?”没头没脑的,也不知他在说什么。

  “千雪都就快哭出来了,你还不理她,你是不是她哥哥?”

  白千寻蹙眉,“这不关你的事!”

  这个戚恭羿,也管得太多了吧!

  “是不关我的事,可是我不、喜、欢、你!”所以,无论白千寻做

什么,他也觉得很碍眼!

  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呢?戚恭羿也不知道。

  他明明就有着—张讨喜的脸庞,虽然是缺乏点血色,却比可爱的千雪还要漂亮!那双圆滚滚的大眼,仿佛会说话—般眨呀眨的,是那么灵活闪亮!而那两片薄唇,镶挂在白皙的脸上,却血红吓人,水嫩嫩的仿佛诱人品尝的樱桃!可是……


  这个白千寻,一点也不像他妹妹一般开朗,反而阴阴沉沉的,整天也不说—句话,不知他到想些什么。

  “你喜不喜欢我,与我何干?”白千寻忍不住顶了回去。

  正好,他也讨厌戚恭羿。

  莫名其妙的讨厌!

  啧!原来大家是相看两厌!

  “你……”戚恭羿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倏地,脚不一滑,身形

不稳,眼看他就快要从树上跌下来了。

  “你!”白千寻惊恐地看着他坠落的身子,想要站起来躲避,

却已经来不及了。

  “啊——!”戚恭羿下坠的身躯用力地往白千寻身上扑来,让白千寻的脚踝突地一阵剧痛,两人—同往地上滚落。

  滚了两滚,他们才停了不来。

  “啊!”白千寻伏在戚恭羿的身上,喘着气,脸色一阵惨白,他感觉白己的脚……很痛!

  戚恭羿揉了揉发痛的后脑,蓦然—阵馨香迎进鼻中,垂首,这时他才发现白千寻竟被他护在怀中,那软软的身子就紧贴着他,仿若无骨般,与他的身体融而为一。

  霎时,戚恭羿脸颊一红,“喂!你还想要躺多久呀?”用力的将

他甩到—边。

  “啊!”

  来不及反应,白千寻便向一旁倒去。

  “咚!”的—声响起。

  戚恭羿坐了起来,眼角却看见白千寻仍旧躺倒在地上。

  “喂!”

  “喂!白千寻!”瘦小的身躺仍旧动也不动。

  “喂!白千寻!你快点起来,不要再装死了!”戚恭羿眉头紧蹙,突然一阵不祥之感袭上心头。

  “白千寻、白千寻!”小心翼翼地摇了摇他,见他仍不起来,戚

恭羿突然刚力将他反转过身来。

 “白、白千寻!”

  不知何时,刺目的红,张牙舞爪般,倾染了白暂的脸庞。

  原本圆润的眼睛现在却紧闭着,那红艳艳的两片唇瓣儿现在却失去了所有血色。

  “白千寻?”戚恭羿恐慌的呼唤,仍唤不醒紧闭着眼睑的人儿。

  视线,移向白千寻刚刚趴伏的地方,一块尖削凸起的大石上,汨汨的,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白千寻!”抖着声音,再次叫唤。

  “千、千寻——!”

第1章

--------------------------------------------------------------------------------


  睡……沉沉地睡……

  鼻息浅浅的吐到枕头上,仿佛带着一股不常有的香气,飘荡,流泄,缠绕住细瘦的身躯,然后,弥漫,在满室倾泻。

  睡……让他再睡一会儿吧……

  躺在床上的人儿仿佛怕冷似的,整个人蜷缩进暖暖的被窝里,皱着弯弯的眉头,转过身去,不让刺目的阳光照到他的脸上。

  可是……

  “吱吱吱——”

  就像要跟他作对似的,窗外树上早起的鸟儿,—同引颈高歌,那袅袅音韵传进他的耳际,却比任何嘈音都要吵人,更教他紧蹙着眉,又转过身去。

  这会儿,娇媚的刚光,便透过窗纱拂拭着他白嫩的脸庞。轻轻柔柔,带着丝丝微风,刷过他长翘的睫毛,犹想掀开他紧闭的扉睑。

  不安的辗转着,就只求能多贪一会儿时间,让他酣进梦乡,但是……

  老天爷真的是看他不顺眼吧!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教他再怎么躲也躲不了那吵人的声音。

  眉,不断的皱了又放、皱了又放。

  长长而浓密的睫毛轻颤了颤,然后,仿佛千斤的双眼缓缓睁开。

  宛若星辰般璀璨明亮,却又泛着…—层薄雾般湿润。

  疑惑的双眼眨了眨,仿佛,不知这儿是什么地方?仿佛,不明自己为何身处此地?

  “白少爷。”婢女就站在门外,——脸犹豫的又敲了敲门。

  “白少爷?”该不会还未睡醒吧?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先离去时,房内突然传来了一道柔和的声音。

  “进来吧!”

  倚着床柱的白千寻轻叹了口气,目光显得有点儿呆滞的看了看四周……这熟悉却又极度陌生的房间咧!

  “白少爷,早!”婢女小翠—见到他坐在床上,突然脸色—红,低着头便将脸盆放到一旁,然后走了过去,将窗户打开。

  老天!白少爷他、他……真是美极了!

  那微微下落的发丝,就那样柔顺的伏在他的肩上,倾泻于腰后,有几络不听话的丝线儿随着微风贴到他的脸上,更衬得

他脸庞的白皙。而在阳光的照射不,犹像夜星般闪闪发光。

  晶亮的眸仿如合沉的天空,看不到边际,却又遥远得教他人想伸手触摸。

  那丰润的唇,微微张开,逗人的喘息流逸于其间,在不知不觉间,诱引着他人的视线。

  那微微敞开的衣领,隐约,教人在不经觉间看见了那诱人的锁骨、光滑的肌肤。

  那白皙的脸庞,显得过于干净。

  不若一般人在刚睡醒时那样邋还、头发蓬乱,那轻轻倚着床柱的纤弱身形、带点茫然而显得没有焦距的星眸,却让人感到一股不可忽视的慵懒美。

  仿佛,在幽幽等着情人的到来。

  又仿佛,暗暗为自己的情思而黯然神伤。

  老天爷!千雪小姐已经够美了,这个白少爷竟然比号称顺天第—美人的千雪小姐还要美上几分,真是……!

  那种美,犹如冬梅,巍巍乎伫立于寒雪中,带点清香,引入遐思。

  

  这……还真教她不敢直视白千寻。

  —个男人,竟然比女人还要美丽!

  而那一份美,竟教所有人痴痴凝望,不敢毁损半分!

  小翠心想:老天爷呀!你何其残忍,竟然让我来侍候白少爷,存心想要我自惭形秽吗,还是要让平凡的我来映衬出白少爷的美?

  突然,白千寻幽幽的说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翠立刻回答道:“白少爷,这里是璇玑山庄啊。”

  白千寻一惊,又道:“我是琰玑山庄的人,怎么会来到了璇玑山庄?”

  于是小翠把白千寻如何撞伤了头部,戚恭羿如何挂心,所以将白千寻接到璇玑山庄养病的过程,约略叙述了一遍。神智渐渐恢复清醒的白千寻,才慢慢想起,以乎真的有那么—回事。


  “小翠,没你的事了,你先出去吧!”

  “是!”

  而在小翠走了之后,蓦地,白干寻轻轻的叹了口气。

  两眼无神的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一只嫩黄色的小鸟儿正好尺到窗台,状似不解的歪歪头看着他。

  那模样,很可爱。

  可是白千寻笑不出。

  他……很想睡,想继续沉沉的睡去。

  可是……看了眼窗外不熟悉的景物,—声轻叹,又自他艳红的双唇,悄悄逸出。

  若是睡了,他便可以逃避眼前的事实。

  若是睡了,他便可以自欺欺人的否认自己现在正身处“琰玑山庄”,而非他绝不想踏是一步的“璇玑山庄”!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不明白。

  想得头都痛了,他还是不明白。

  戚恭羿那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

  柳眉紧蹙,修长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按着发痛的太阳穴。

  原本以为,两人最好就是待在看不见对方的地方!

  可是……那家伙为什么要他来到“璇玑山庄”?

  就算千雪溜到“琰玑山庄”去了,就算“璇玑山庄”真的没有药师了,凭戚恭羿的能力,没可能找不到一个比他还行的药师吧?

  那么,戚恭羿那家伙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硬将不情愿的他留在这儿?

  想得头部痛了,也还是没有答案。

  轻轻的,又叹了口气。

  双眼微微合上。

  即使他改变不了什么,也至少,让他晚一点再面对戚恭羿吧!

  JJWXC  JJWXC  JJWXC

  “白大药师这么闲情逸致呀,竟然走到这儿来看书?”

  闻声,白千寻紧皱着眉拾起头来,看见来人时眉更是蹙得死紧。

  果然,听声音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放下手中的书本,“再怎么闲也不及戚大庄主你这么闲!”

  白千寻心想,戚恭羿没事的话,最好别时常在他而前出现!

  “哦!”戚恭羿剑眉轻挑,“白药师又怎么知道我现在很空闲?说不定我现在很忙呢!”

  白千寻心想,啧!若真是忙的话,就请你待在书房去忙你的,别来烦我!  

  “那么说,是小的错了。”充满嘲讽的语气,任谁也听得不舒服,但是戚恭羿却像是毫无感觉般,只是看着白千寻。

  “敢问戚大庄主,你百忙之中来找小的,是有什么事吗?”

  那瞪着戚恭羿的一双眼眸,仿佛承载着耀人的火焰,比什么都要明亮。  

  比天下最美丽的宝石,还要来得吸引他。

  “呵……”

  突然,笑声逸出,教白千寻更是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摇了摇手,笑声却仍未间断。“没什么……”

  蹙眉,看着戚恭羿俊逸的脸庞,镶持着迷人的笑容,白千寻没来由的—阵心悸,啧!怪人!

  “我说千寻呀,”戚恭羿站到他的而前,在他的身边坐下,“别一看见我就这—副嘴脸好不好,弄得你好像很讨厌我一般,我会心痛的!”

  什么“好像”?他是真的很讨厌戚恭羿耶!

  “你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没事的话,不可以来找你的吗?”

  戚恭羿挨近白千寻,透过薄薄的衣衫,仿佛能感受到白千寻冰冷的体温。

  一抹几近温柔的笑容,蓦地泛上戚恭羿的嘴角。

  可惜,别开脸的白千寻看不见。

  “没事的话,你会来找我?”白千寻挑眉,反问。

  他和戚恭羿不和的事全山庄的人都知道,若没什么特别事,戚恭羿也不会找他麻烦了。

  这个戚恭羿奸像是见不得他好,无聊时就来烦着他、扰苦他!

  “也不是这样说……”沉吟,戚恭羿一双眼看着白德寻干净透白的脸。

  他只是……想看看白千寻。

  想看看他,除了温柔的笑睑之外,其他的表情。

  说来戚恭羿也奇怪,竟然有美美的温柔笑脸不爱看,就爱看白千寻不悦怒目瞪视的样子。

  “若没事的话,”霍地,白千寻站了起米,低头看着他。因背光的关系,看不见他此时的模样。“我先走了。”

  戚恭羿还来不及反应,白千寻便转身离去。

  走不过两三步,突然,白千寻被一股力道向后拉住,一个站不稳,他整个人便往后倾倒。他闭眼等待着因跌倒而生的疼痛,却久久,不觉一丝—毫的痛,倒像是被什么护住—般,背只感觉到阵阵温暖的触感,还有,沉稳的心跳。


  心跑!

  倏地,白千寻睁开双瞳。

  腰际被有力的手圈住,他就那样躺倒在戚恭羿的怀里,活像怕他会受伤般,紧紧的拥仕他。

  白皙的脸,霎时涌上片片眩目的红霞,白千寻立刻挣脱他的怀抱,站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老天!他怎么会觉得那怀抱是那样的温暖而安全的?像是……像是会保护他不受伤害?

 “走路小心—点。”

 戚恭羿像是没看见他诱人的绯红般,闲闲的说道。

 “你……”白千寻气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若不是戚恭羿突然拉住他,他会跌倒吗?他会那么狼狈的跌进他的怀里吗?

  “不关你的事!”

  对仍坐在草地上的戚恭羿大吼了一声,白千寻便逃也似的转身离去。

  逃……要尽快离开他的视线!

  热……他的脸颊很热,仿佛,被什么东西烫着了般。

  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

  月  月  月

  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戚恭羿忽地轻叹了声。

  那飘袂的身影,仿佛烟岚一般,抓不住,只会在他眼前慢慢消散。

  又轻叹了声,他才慢慢的站直了身子,视线却在这一刻定在草地上的某一点。

  那儿……原本有一块尖削凸起的石头…… 

  他还记得,当那块石染上了殷红的血时,那张白皙的小脸有多么的惨淡,仿佛,在下一秒,白千寻便再也呼吸不到这世界的空气。

  他……看着白千寻离去的方向望去,已忘记了吧?

  可是,却在他的脑子里;留不了深刻的印记。

  忘不了,那张原本干净的脸庞竟在顷刻间倾染了腥臊的血液,宛若没有流尽的—刻,洞洞的流出,嫩绿的草地染成了骇人的血红,染上了自己的手、衣衫,染上了他的眼。


  忘不了,那瘦削的胸部,只微微的起伏,若不细看也察觉不出心跳,就像会在下一秒停顿般。

  忘不了,那因高烧而烫红的脸庞、那因焚身的热而逸出的呻吟……

  

  忘不了、忘不了……

  是呀!他忘不了!所以他才会突然拉住早已忘了那件事的白千寻,害怕白千寻又再次被那早被他击成粉层的石头所伤,才会把他带回山庄,想紧紧的拥住他不放。

  又叹了口气,戚恭羿走到树下。

  他……为何独独喜欢这棵树?

  那时,他也是静静的坐在这儿,什么也不理,只看着他的书……

  突地,他瞥见了躺在地上的书。

  他将之捡了起来,细细的抚上它的书面。

  仿佛,还残留着他的体温。

  仿佛,还感受到他的抚触。

  有时候,他很傻很傻的发现,自己竟然会嫉妒这些被白千寻握在手里的书。

  只因,纵然不言不语,却得到了白千寻的爱惜。

  那修长的手指,会一页翻过—页。

  晶亮的眸,会专注的看着每—行每一字。

  淡淡的药香,浅浅残留在书上,萦回,不去。

  这些,是他怎么想要,也得不到的。

  他……做人是不是太过失败了?竟然会惹得温和若风的白千寻这般讨厌。

  可是……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将书本靠近鼻端,丝丝药香袭上,仿佛那飘袂的身影,充斥了他整个心坎。

  低低呢喃,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月牙儿、我的月牙儿呀……”

2章

--------------------------------------------------------------------------------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讨厌死了……那个戚恭羿

  靠着粗壮的树干,白千寻低着头不断的喘气。

  蓦地,他一手攫住发痛的胸口,顺着树干往下滑,跌坐在地上。

  胸脯急速的起伏、脸颊因喘不过气来而泛着艳红、困难的喘息逸自惨白的两片薄唇、双目紧闭着、冷汗自额际缓缓落下。

  可恶的戚恭羿!都是因为他,他才会这般辛苦!

  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但自有记忆时,他就讨厌戚恭羿!

  放开攫住胸口的手,拨过被冷汗沾湿的发,拾眸,看往蔚蓝的天空。

  喘息,渐渐遏止,可脸上的绯红,没有褪去,在雪白的脸颊上,交映诱人的色泽。

  每一次每—次,戚恭羿就是喜欢恶整他,每每让体弱的他不是哭得泪眼涟涟,就是以昏倒作结。

  整他很好玩吗?看他哭得双眼模糊什么也看不清好玩吗?看他惨白着一张素脸昏倒好玩吗?戚恭羿就乐了吗?

  若是的话,抱歉,他白千寻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玩这种无聊游戏,真想玩的话,去找别人,别来烦他,他恕不奉陪!

  可笑的是爹娘还以为戚恭羿是谦谦君子一名,还要自己多多帮助他,别让他太过劳累了!

  谦谦君子一名?明明就是伪君子,阴险狡诈卑鄙得很,还在这儿扮什么君子,真会欺世盗名。

  所以,他讨厌戚恭羿!

  讨厌、讨厌、讨厌他极了!

  他讨厌戚恭羿冲着他发出的纯然的笑,好像在嘲笑他的无知一般,教他看了就想将那笑容一把狠狠的撕扯不来!

  他讨厌戚恭羿望着他时那露骨的视线,太炽热、太尖锐,仿如烈火一般烧痛了他!

  他讨厌戚恭羿那双清澈的瞳眸,仿佛要看透他一般,反映在他眼眸里的自己,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力!

  讨厌!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可是……更教他厌恶的是,当面对戚恭羿时,那种感觉,教他不喜欢!

  心,为何会砰砰乱跳个不停?

  脸,为何会滚烫炽热得似被什么烧着了般?

  嘴巴,为何会不自觉的便吐出惹人气怒的说话?

  他,为什么在面对戚恭羿时,竟会不意识的巍巍颤抖,手脚不听使唤的僵硬不己,而—双眼睛竟会随着他的身影而飘移?

  讨厌!他变得不像自己了!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让他毫无一丝安全感。

  他不喜欢那个自己!他一点儿也不认识。

  所以……他才会厌恶那个让他不再认识自己的……戚恭羿吗?

  是这样子吗?

  仰望着高高的天际,白千寻轻叹了口气,问着不解的自己。

  若真是的话,那么,戚恭羿之于他,是什么样的存在?

  就因为一个戚恭羿,就可以让他失去平日的冷静、平和吗?

  就因为一个戚恭羿,就可以让他……心,悸动吗?

  突然,呆了呆,原本清亮的眸却呆滞起来。

  是吗?那样便是心悸了吗?

  那种在血液里不断奔腾的感觉,就是心悸了吗?

  那么,戚恭羿在他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不知道……白千寻倏地摇摇头,他不知道!

  或者是……他早已知道了答案,却不愿意承认。

  那么,答案是……

  “啊啊啊啊啊……!”

  突地,白千寻用力的尖叫起来,树丛里的鸟儿纷纷惊恐而飞。

  声音,划破喉咙而出,震痛了他的声带。

  不是、不是、才不是那样子的!  

  他怎么可能会...

  然后,叫声遏止,白千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两眼空洞的看着前方。

  他不承认!他怎可能会……

  蓦然,树丛里发出了一丝声响,微弱的,仿似呻吟。

  白千寻强压下自己凌乱的思绪,站了起来,缓缓的步往树丛,拨开树叶一看……

  月  月  月

  当一身白衣白裤的白千寻,竟然染上了满身的鲜血回来时,着实吓煞了许多人。

  “老天,白少爷,你是怎么了?”

  “白少爷你受伤了?”

  “是什么人竟然敢伤白少爷?”

  “伤得重不重?严不严重?”

  “快请大大来!快呀!”

  每走—步,便有一声惊呼传进他的耳际。可是,白千寻仿若未闻般,手里拿着—个木盒缓缓的步往大厅。血珠从他身上滴落,倾染,形成骇人的血痕。

  才蹈进大厅,便看见戚恭羿脸色发青冲到他的面前。

  “你、你、你……你这是怎么了?”他担心的看着他染满了鲜血的脸庞,手颤抖不己抬起,欲抚上他的脸。

  皱皱眉,白千寻不解。

  看戚恭羿的样子,仿佛有多担忧自己般。

  “对不起,弄脏了地板。”

  “我不是说这些!”白千寻怎么会以为自己是怪他弄脏了地方。

  “你受伤了吗?伤在哪儿?严不严重?痛不痛?是什么人伤了你的?你……”戚恭羿两眼惊慌的将白千寻从上到下扫视一片,心痛得仿佛受了伤的是自己。

  白千寻眉头紧蹙,戚恭羿说的话,由别人说来,他很确定那人的确是担心自己,可是,当出白戚恭羿的口中时,他只觉得荒谬!

  戚恭羿会担心他?他是恨不得自己早死早超生吧!

  “别只顾着皱眉,你说说看,到底是哪儿受伤了?”戚恭羿看见白千寻皱眉,便直觉以为他痛得厉害。

  老天!噩梦又重演了吗?小时候让白千寻挫伤了头,不久前在琰玑山庄又让他受伤,即使现在还是只能呆呆的看着白千寻在白己面前,染满了全身的血红,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


  “我没事。”

  久久,白千寻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没事?”恭羿蹙眉,“你这样子……叫没事?”

  虽然白千寻平静无波的样子的确很像没事。

  “我说没事,”白千寻真想叫戚恭羿别质疑他的话,好不好?“这些血不是我的。”“不是你的?”呆愣,是戚恭羿唯—可以做的事。

  难得看见他这个样子,白干寻却笑了。

  他点了点头,“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

  刚刚是不是幻觉,竟然看见白千寻笑了?

  “在后山发现到的人的。”

  “后山?”白千寻没事去后山干什么?

  “那人呢?”

  “死了。”

  “现在呢?”

  “尸体还还在后山。”

  “赵总管,去收拾—下。”

  “是。”领命,赵总管便带了一批人往后山去了。

  “喂,这个给你。”白千寻说着,便将同样染满了血的木盒递给他。

  “这个是?”戚恭羿伸手接住了,手不意识的碰了碰白干寻,沾了点刺目的红。

  “那个人的。”

  戚恭羿皱着眉头打开盒子,“这个是……”

  “是什么来的?”白千寻凑近,想看清楚,头不觉的又碰到了戚恭羿。点点的血迹又印上了戚恭羿的额。

  “是夜明殊。”

  一看,“很漂亮。”戚恭羿赞叹道,仿佛月光光华,净白而明亮,没一丝瑕疵。

  即使在这光亮的大厅,也散发着诱人的光线。

  “那个人……有没有说什么?”戚恭羿问。

  直觉的,戚恭羿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送到济南的‘擎天山庄’去。”才说完这么—句,那个人就死了。

  喷!连句“拜托”也没有!

  “噢!”戚恭羿突然哀叫了声,吓得白千寻—脸奇怪的看着他。

  这次真是惹到大麻烦了!

  “怎么了?”白干寻眉头紧蹙,不要吓人好不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