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红楼]嗣子攻略 事君(下)

[红楼]嗣子攻略 事君(下)

时间: 2012-10-30 06:15:58


50嗣子攻略

这日林微起个大早,刚打点好了要出门,却听小厮报说贾琏到了,林微便笑笑拿了手边的礼单子去了书房。贾琏因着上一次林微好说话,这次更是心下笃定,笑盈盈的便进了书房,然而尚未开口就见林微神色极是不好的看着他,不由有些愣怔。

林微见贾琏变了神色,方冷声道:“琏二表哥这是又来做什么了?是觉得上回看我好哄呢,一遭一遭的往我这儿跑?琏二表哥!自打入京以来,我同你们府上处了这么些年,就觉得你是个合得来的,方事事都听你的,你倒好,关键时候往里头装我,你自己却做好人,你是真拿我当傻子看呢对吗?!”

贾琏被林微这当头棒喝一句句数落弄得摸不着头脑,怔了半晌方低声陪笑道:“好表弟,你这又是说的什么?咱们之间的情分,岂是哄骗来的?表哥正经拿你当自己人呢。”

“说的真是好听呢。”林微啪的一声将两个礼单子扔到桌上,冷笑道,“那我且问问二表哥,我是个没经过事的什么都不懂,二表哥在外头这么多年,你且教教我:先生是什么人?如今那外头的风声又是如何的?先生跟前可是什么样的规矩?我是从来没经过这人情往来上的打点的,可是二表哥该是深懂的吧?就这么巴巴的支使着我跟个傻子似的往先生府上去撞,你们倒是打的好算盘呢!你的人情我正经走动不起,东西你还是带回去吧,咱们还是丁是丁卯是卯的好。”

贾琏一听这话才明白过来,想来必是林微在睿王处碰了钉子方来同他发火的,睿王府向来不同官员往来,这是都中并不稀罕的事情,贾琏自然不能推说不知道,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那睿王竟是连林微的面子也不给?如此一来事情可是真的麻烦了,难不成那王爷真个儿同薛家记下这个仇了?

贾琏好说歹说好容易哄得林微缓了神色,不过他怀里揣着的那一份礼单却是再不敢拿出来了,待得送了林微往王府里去,这才恹恹的往荣国府返了回去,却不想正碰上前来的王子腾。贾琏碰了一鼻子灰,王子腾细问了端详也没真个儿过去,原路又返了回去,想着还是干脆往王府里去碰碰运气吧。

林微远远的看着二人离开,这才放了轿帘子道:“走吧。”

一早他就觉得,有那王家还有贾家那些个人,这件事定没那么容易便结了的,不过那薛蟠若是对他无礼也就罢了,竟然**徒晏,他没找他麻烦就够对得起他了,自是不会拿他们家的事去给徒晏找不自在的。日前徒晏见他并未拿那礼单子给他,也已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了,所以这师徒二人谁都没再提起过这事。不过林微也是明白的,看徒晏那意思,已是没了追究那薛蟠的兴致,然而叫他们不得安生几日他还是觉得足够解气的,是故当下装傻乐呵呵的都收了,待得贾琏再来却是全给他甩了回去,一番发作闹得便是那王子腾见了也没了去找他一试的心情了,这才把那贾王两家彻底堵了回去。

不过林微也明白,因着这事他不肯帮忙,便是贾家也定会斜了他的,然而当事人不是别个,事情发生到徒晏身上,当初若非那飞尘手快,只怕他亲自动手也是有可能的。事情根本就无须衡量,为着徒晏便是将那些人得罪死了他也不怕,何况本来他就已经从心里记了那薛蟠一笔了,真要道歉,他们也该亲自去给他的先生赔礼道歉才对!

林微来到王府时,徒晏竟是正穿戴好了要往宫里去,看了他一眼便道:“一同走吧,我也不去别处,就找皇上坐坐,他也不会怪罪你的。”

林微跟着徒晏进了宫,那英王徒景已是听了说了,竟巴巴的跑到乾清宫来见林微,道:“这些日子你不来,正经没趣得紧,连我都懈怠了。”

林微问道:“你去金陵走一趟可顺利不?叫我好一顿担心呢。”

徒景笑道:“有什么可担心的?还怕爷办不好差吗?这会子学会说甜言蜜语了,这么久了你一趟也不肯过来,若真是担心爷能不来问问的?每次九皇兄过来我都要问你一回,你倒好,可是真个儿把我忘了吧?”

“英王说笑了,自然不敢的。”林微道。

“两个人唧唧歪歪有什么可说的?倒似几辈子没见过一般,都去给朕念书去!”徒泓下朝回来,见两个小的在自己家一般吃吃喝喝闲聊天,就想给他们找点不痛快,直到见徒晏从里头屋里打着哈欠出来,方换了口气道,“皇叔过来了?今儿个起的倒早。”

徒晏点点头道:“来找你坐坐。”

徒泓笑笑自顾坐了,方邪笑了下问道:“有事吧?谁欺负你了?”

林微诧异的抬头望向徒晏,觉得这二人也太默契了些个,却见徒晏不动声色的望了他一眼道:“先前皇上让我查的那事,刚得到了信儿,说是当初抱他出去的人还在,但是具体是哪个我就无能为力了。”

徒泓蹙眉愣了下,方明白过来徒晏说的是什么,想着果然他还在访查着此事呢,也是,如今在这人眼里就只剩那小子了,对他的事上心也是该的,徒泓点头道:“皇叔费心了,剩下的事情朕来处理吧。”皇宫里头都是徒泓和上皇的人,徒晏行事多有不便,能留有线索已是够了。

徒景听着他二人打哑谜,非常乖巧的把自己缩到了角落里,自是不会去问他们说的什么,之后又说了会子话,三人在乾清宫陪着徒泓用了膳方各自辞了出来,徒晏自是带着林微回了王府去。

却不想二人刚到子午街上,便见王子腾远远的等在一个不大起眼的角落里。

那王子腾倒是个聪明人,并不像别的人往王府门口去堵,也不弄什么排场,不过一顶小轿四个轿夫,见了徒晏的轿子到了跟前方下轿执礼,道:“下官王子腾见过王爷。”

眼看着已是快要到了府里了,徒晏拉了林微从轿子里出来,便打发了轿夫先自回去,才转向王子腾道:“王大人。”

“冒昧扰了王爷的清净,下官实在该死,然而昨日我那外甥在茶馆里冲撞了王爷,下官心里一直不安,所以听了此事便来同王爷谢罪了。”王子腾说着缓缓跪了,道,“还望王爷恕罪,饶他一条贱命。”

徒晏笑道:“王大人多心了。”

林微见徒晏看了他一眼,知道徒晏明白他们几家的纠缠,刻意给了他这个机会叫他同王子腾交好的,便上前扶了王子腾起身,躬身道:“世伯有礼,小生林微,早便多次听伯父提到过世伯,却不想今日方见了。在外头人多口杂的,难免遇上一二不知趣的,不过一点小摩擦而已,世伯无须往心里去。”

王子腾一听林微如此叫他,一颗心总算落到了实处,自然把那带刺的话也全部吞了下去,哪里还顾得林微这变脸的功夫?忙双手扶了他寒暄道:“早便听说世侄乃人中翘楚,当初林大人去的突然,我又刚好不在京中,却是一直无缘得见,不曾想竟在此见了。他日世侄若是闲了,还请往我府里去坐坐,咱们也好闲话一回。”说完才又转头对徒晏郑重施礼道,“多谢王爷雅量,请受下官一拜。”

“嗯。”徒晏虚扶一把,道,“王大人不必多礼,本王还有他事,王大人请自便。”

王子腾长长的舒了口气,识趣的退后两步道:“下官恭送王爷。”

二人进了王府的后门,徒晏方扭过头来似笑非笑的望向林微,道:“你为的便是如此?不过那幅字你还未给人退回去呢。”

林微笑道:“那字是琏二表哥送了我的,我爱送谁便送谁,同别的东西自然不同。”

徒晏笑笑歇了话头,二人方往那新修好的小花园子里去了。

且说贾琏沉着一张脸回到荣国府,把那礼单子又原封不动的放到了王夫人桌上,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我也尽了力了,林表弟不肯给说和,我也是没法子,姨妈若真是担心,不如去找找我岳丈试试,再没旁的法子了。”

王夫人心里就如烧着一团火,然而又拿人家没办法,只得随便打发了贾琏去,他自己却是去了贾母屋里。事到如今拿人手短,这事儿她还真得给人家摆平了才成。那贾琏也罢了,贾母对那林黛玉一颗心热辣辣的,若是求她定不能不理的。

王夫人心里有事也没心思陪着说笑,到了贾母房里就叫姑娘们到别处玩去,待得屋里只剩了她二人方说了来意,声音颤巍巍的道:“咱们府里也就老太太使唤得动林姑娘,平日里无事老太太恨不能把心都掏了给她,如今真个儿发了事,倒是躲得远远的,是好是歹的也给个准儿吧,亲戚家家的,人都伤成那样了,叫我们这心里可怎么过得去?”

贾母听了王夫人的话一如往常般硬气,倒是连气她的话也懒得说了,她到底知不知道她那好外甥得罪了什么人了?!不过这个时候贾元春刚封了妃,便是为着那好孙女儿和宝玉,也不能真个儿如何于她,所以既是不想同她理论,那也无须给她难看了,便含混道:“孩子们到底还小,有点子冲突也是难免,火气在头上免不得手下没个轻重,你同他们较真儿什么?罢了,说不得我这老婆子给你们做这和事佬——鸳鸯,去叫琏儿来,我自有道理。”

王夫人道:“琏儿刚被那林家小子轰出来,还能做什么?”

贾母心下冷笑,就说这王氏是个不会办事的,好好的她送的东西就没给扔出来,薛家的就被一股脑儿退了回来,还不是她不会算计,还有脸在这分说呢。不过那薛家母女和王氏私下里交易了什么,贾母稍微想想就能想到的,也不去说破,只道:“听我的便是了。”

王夫人见贾母肯替她拿主意,这才消退了几分火气,恢复了一贯慢吞吞的模样,木着一张脸道:“是我刚刚气在头上,说话有些个急了,老太太莫同我计较。”

贾母眯起眸子靠在了引枕上,淡淡道:“你这性子还是不够沉稳,关键事到了头上,你若还记得清着心,方能成了事。”

“老太太教导得是。”王夫人垂眸应道。

贾琏刚在林家挨了刺儿,见王夫人往贾母处去,回自己院里同王熙凤大概说了几句便躲了出去,再无心去管这件糟心事了。王熙凤见鸳鸯果然没多会便来叫,自是跟了同往贾母处来,道:“二爷正经是个不着家的,我刚见他晃了一把,这一回头又不见人了。那会子是说从太太处回的,老太太这急慌慌的找他又是为着什么?不若同我说了,回去我自告诉他便是。”

贾母听了,想了想便道:“原也一样,我便同你说了吧。”贾母刚要开口,又听人说王大人府上刘太太来访,娘儿仨这才打住话头,忙叫快请进来。

这会子王子腾刚回了府中,这才打发刘氏来报个平安的,刘氏见她们娘儿们都在,便道:“老爷今儿个在外头办了点子事,刚刚才回到府里,同我说二妹妹家的蟠儿在外头闯了大祸,两个妹子都急得什么似的各处想法子。我过来是同大妹妹说一声,老爷说已是没事了,你们不必再担心,且把心放下来吧。”

三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怔,还是贾母最先回过神来,笑道:“这可是好事,快去同他姨妈说一声,叫她也好放了心。”

刘氏道:“正好我过来,原也想着去看看外甥的,我这会子过去便好,你们说话儿。”

王熙凤也想跟了去,然而见贾母一再的给她使眼色,只得罢了,那王夫人便道:“如此我同嫂子一处过去看看,也给妹妹报个喜信儿,哎!也不知蟠儿今儿个好些了没。”

刘氏同王夫人携手而去,贾母屋里便只剩下了她和王熙凤二人,这才道:“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
=======================================================
作者有话要说:我看到了tuqingqing的地雷,抽的我找不到素谁砸的我,好容易找到嘤嘤嘤!我耐你么么哒~~

51嗣子攻略

贾母心心念念的打算都在林家身上,有了这次跟薛家的冲突,更是觉得那薛家正经不能同林家同日而语,于是没找到贾琏,便又打发了王熙凤到林府来。这日林微从徒晏处回来,就见王熙凤正在黛玉跟前游说,说什么贾母不放心他二人年幼,想要接了林家姐弟到荣国府里长住的打算。

“微儿回来了?碧鸢先给微儿拿些个点心来用。”黛玉道:“外祖母有心了,多谢二嫂子来说,只是如今家中只剩了我同弟弟二人,哪有有家不住反往别人家住的道理?何况微儿如今也念书了,多少也有好朋友往来的,家里也不能一把锁锁了去。再说,大姐姐的好日子说话就到,而我同弟弟都是重孝之人,偶尔过去一回也罢了,整日里住着也太过无礼了些,便是府上无人说嘴,我们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还请琏二嫂子回了外祖母,此事到底不成,外祖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如今我同弟弟也不是小孩子了,自是能照顾好自己的。”

林微没想到贾母又来了这么一出,真是一出接一出的能闹腾,叫人只觉麻烦。若是那老太太真有心,他们从苏州回来时怎的不提?林微真是烦透了这个人,一贯的看着别人都是傻的,她眼里看到了好就往跟前凑,还总是能找到她是给你好处的借口。

林微尚未开口,便见蓝蝶打了帘子,道:“姑娘,大姑娘过来了。”

荷花如今有丫头们伺候着,衣裳也换了好的,又因着她本就比黛玉大,身段已是有了隐约的风韵,一双眼睛最是有神的,这么看上去倒也出脱的姣好美妙了。荷花手里拿着一个花架子袅袅婷婷的进来,上面绣着两条活灵活现的小鱼儿,荷花进屋看了王熙凤一眼,转而走到黛玉面前,将手里的花架子递了过去。

黛玉最是佩服这荷花的针线的,不觉笑了起来,便见她指了指林微腰上的小荷包,于是笑道:“姐姐要给微儿做荷包吗?好极,我正无心那些琐碎的东西呢,日后微儿也有人送荷包了。”

林微听了也凑过去看了看,道:“这却有趣,都像真的了。”

因着荷花惯来少动,王熙凤来了多次了还是头一回见到她,不由觉得好奇,而见她理都不理会自己,又暗暗皱了眉头,好歹林家姐弟对她还是客客气气的,这个女子又是何人?黛玉见王熙凤只在荷花身上打量,方道:“琏二嫂子莫怪,姐姐口不能言极少见人,所以性情略显冷淡了些,她心里却是没别个意思的。”

王熙凤奇道:“她是谁家的姑娘?”

林微道:“是我老家的表姐。”林微在苏州时就为了日后少麻烦,在族中寻了近支的一个刚刚故去的孤寡婆子,替荷花上了新的户籍顶在她门下算作外孙女,这才带了回京的,说是远亲的表姐倒也过得去。

王熙凤疑惑的点点头,见二人都无心多说也就不再多问了,不过又坐着闲话了一会子,便离了林府回荣国府回话去了。

贾母叫王熙凤去林家时,已是想到了那姐弟二人极有可能拒绝的,是以等王熙凤回来说了,也并无多么吃惊,不过是叫王熙凤多带了探春等往林家去坐坐,提点道:“玉儿有心怕过来闹得咱们不便,不过如今她心中不畅快,正是该多陪一陪她的时候,你们多找她坐坐也是好的。玉儿打小在咱们跟前长大,她是什么性情你也最是了解的,看那微哥儿就是个有出息的,眼下他们姐弟孤独,你多往跟前同她说说话,日后她心里必是有计较的。”

这话同贾琏的意思不谋而合,王熙凤那日刚听了王子腾的话,也知道那林微最是得睿王青眼的人,心下也是明白的,便痛快的应了。

要说这贾母锲而不舍的心思,若她不是一回回的看着好处方凑近了,便是林微也定能想她的好的,不过她每次都事出有因,林微又非真是个小孩子,自然心里不能高兴不说,她越是如此,竟是越发的厌弃了去,只不过碍着黛玉同她亲近,也从来不说别的话去。

且说那薛蟠的脸伤终是好了起来,总算不比开始那个月里日日哼哼着不得安生了,不过两个脸上一边一处豆大的疤痕实在难看,不说出门了,便是以往的好友前来探看的,薛蟠也不乐意再去相见,竟日日的在家里坐住了。

不过薛宝钗终是有了闲心再往前面来,然而心下却是对林家和贾家都有了旁的心思,却说这日用过晚膳,姑娘们都在贾母跟前说笑,连那史湘云都在贾府里住了四五日了。众人见薛宝钗脸上也有了喜色,便提议不如再开诗社乐一乐,于是个个都来了精神头,七嘴八舌的商议着要如何起,那史湘云更是性急的,忙说要做东。

贾宝玉看着众人笑语盈盈,一时想起林黛玉几个月不见,突然莫名觉得失落,连大家伙的兴致也凑不进去了。而大家都在兴头上,无一注意到贾宝玉神色的,那史湘云便道:“我要做东,就必要请了林姐姐来,起诗社若是无她,也就无趣了。”

贾宝玉看了看贾母,道:“老祖宗,林妹妹都好些日子没来了,不如叫人去接了来吧?”

贾母听了心下为难,这林黛玉不比史湘云,每每去接都能来的,自从同薛家闹了那次不痛快,林黛玉更不爱过来了,何况如今这薛宝钗也在跟前。

贾母正自为难,却听史湘云道:“不好,我有个极好的主意,你们可要不要听?”

探春笑道:“你又有了什么极好的坏主意?快快供出来!”

史湘云道:“哼!不同你说。二哥哥,咱们也学外头那些个人,先给林姐姐下帖子去,今儿到底迟了,明儿个咱们往姐姐家里拜访如何?这么多年了,我一回都没去过林姐姐家,听说她家也新建了个小花园子,最是美的,咱们去那里联诗作对岂不雅趣?”

这话连惜春听了都是眼前一亮,忙道:“果真是好主意,快写了拜帖去。”

几个姑娘在一处说得欢快,一时果真写好了拜帖,也不管那格式花样的,只个个从上头署了先前常用的雅号枕霞旧友、蕉下客的,便催着贾宝玉赶快叫人送了去。贾宝玉见了也是极高兴的,忙郑重的吩咐了茗烟送到林府去。贾母见姑娘们提起林黛玉都极为情真,想着别的也罢了,这几个孩子处的情分到底不同,她的目的尽管多有妥协,到底也达到了一些,也便笑着任凭他们去闹了。

且说林黛玉正同荷花一处绣花,便见青燕笑嘻嘻的进来道:“姑娘,荣国府里派人送来了拜帖,说是送给姑娘的。”

林黛玉一怔,接过那帖子看了,脸上也浮起了笑容来,喜道:“是外祖母家的几个姑娘,说要明儿个过来拜访的,这几个鬼丫头,必是那云妹妹闹的。”林黛玉心下高兴,想了想倒有了更好的念头,便道,“正觉得长日无聊,这倒好,咱们那园子刚刚修起来,正好请姑娘们去里头赏花吃茶。不如我再写个请帖,干姐姐家的小妹妹灵儿正好在京,连同着北静王的小妹嫣然郡主一并请了来,还有赵家四姑娘语蓉,她们都是极要好的,必也不会怨我鲁莽,只说请她们来吃茶便是了。”

青燕见她果然兴致极好,忙提醒道:“要不要请若晗郡主一起?”

黛玉摇头道:“还是罢了,哪里能往宫里送帖子呢?”

赵语蓉是户部尚书赵殷之女,而那若晗郡主,乃是南安王霍焰小女,因着那霍焰在云南闹出的事端,虽说后来被徒晏接回了京,到底年纪也大了心里又抑郁不安,没过两年后来竟是去了,上皇怜惜南安王府的遭遇,便赏其嫡长子霍清袭了王爵,并将若晗接到了身边教养。那若晗因在北静王府见了黛玉两回,又跟着嫣然郡主来过林府几次,二人相见恨晚,也是极为交好的。不过那皇宫到底不同北静王妃处,黛玉自是不敢随意便送帖子去的。

青燕道:“宝姑娘那里呢?”

黛玉看了手里的帖子,道:“宝姐姐也在这上头署了名的,我也自该请了来。”那贾宝玉只顾着送拜帖,竟是忘了在上头署名,黛玉虽然诧异怎么没他,不过也并未多想,想来或者有事也说不定,是以便放下了,自去写了帖子叫青燕送到了林微处。

林微正在书房里做文章,见青燕送了帖子来便一个个看了过去,见黛玉兴致这般好,就叫长安同几个妥当的立刻送到了各处去,而他更是亲往后院去找黛玉,问她要预备什么的好先叫人去打理。

黛玉道:“别的倒无事,你只叫人别随意往花园子里去,我们自去里头玩就好。”

林微道:“这倒便宜,果子点心的姐姐也叫厨房早起些预备着,前儿从先生那里吃了一回茜香国进贡的新茶,我吃着口味极是清淡的,想来姐姐和姑娘们应该喜欢,明儿个我过去了讨些个,叫人给姐姐送回来。”

黛玉笑道:“哪里这般要紧了?还巴巴的往先生处去讨要,我吃着你上回刚送来的碧螺春就极好。”

“尝尝鲜罢了,先生不会舍不得的。”林微道。

二人又商议了几个好菜,都说可以请姑娘们试一试淮扬的美味,林微和黛玉口味都较清淡,林家的厨子也还是在扬州带上来的,倒也特别。而第二日林微一早到了徒晏府上,果然讨了些茶叶送了回去,这些闲话也无须多说。

且说黛玉这日起个大早,碧鸢和蓝蝶已是到厨房张罗了起来,而青燕则带了几个丫头预备着笔墨纸砚的,又叫人往花园子里摆了几处尽早备好了,而林微跟前的几个丫头也自带了人到跟前帮着张罗。

一时有人来报说赵小姐到了,黛玉便亲自接了去。待得轿子进了二门,抬轿的婆子扶了赵语蓉出来,黛玉便忙的迎了过去。却见那赵语蓉一身素雅的碧萝裙,行止间犹若行云流水落落大方,头上也不过一支白玉步摇缀着点点星珠,最是爽利的,因着没了往日的繁复衣裙头饰的相衬,倒更显得多了几分大家闺秀的雍容气度。

语蓉笑道:“难得得了你的请,我可是来太早了?”

“刚刚好,弟弟刚送了好茶回来,碧鸢快去沏了来。”黛玉同着语蓉携手去了东厢,道,“外祖母家的几个姐妹闹着要起诗社,我想着你必是喜欢的,便请了你来,咱们今儿好生的逍遥一日。”

赵语蓉道:“真真有趣。”

不多时荣国府里迎春三姊妹和史湘云以及薛宝钗也一并到了,黛玉刚要接了去,却见那青燕又进了屋里,黛玉见她神色不对,出了外头方问道:“怎的?”

“姑娘,那边宝二爷也来了。”青燕低声道。

黛玉却没想到竟会如此,拜帖上无他请帖上也无他,却自个儿跟了来,黛玉这回却是为难了,道:“先请宝二表哥到微儿书房里坐坐吧,你先过去招待着。”

却说那贾宝玉被拦了去,眼巴巴看着探春等人进了二门,而眼前的青燕却一个劲儿的要带了他往书房里去,便不悦道:“我好不容易方过来一回,你只阻着我做什么?快去回了妹妹,耽误了大事仔细挨罚。”

青燕道:“姑娘的客人都是各家的小姐,宝二爷何苦为难奴婢来?你若找大爷恐怕要等上一整日了,等大爷下了学回来,总是要到吃晚饭的时辰呢。”

宝玉道:“哪里是找你家大爷来的?妹妹下了请帖请我来的呢,你还在这里做戏,快带我找妹妹去。”

“宝二爷,我家姑娘今儿个请了好几家的小姐呢,奴婢就是再糊涂也不敢在宝二爷跟前做戏的,不过这事儿你且想想,姑娘怎么也正经请不到你的头上去呢。”这青燕最是个嘴快的,当下便道。

贾宝玉正自纳闷,便听到大门口有人道:“北静王府的小姐们来了。”

青燕便道:“宝二爷快随我进去吧,在这外头立着可不大好,别冲撞了几位小姐。”

宝玉这时方略有些信了,不过不管信与不信,听到的确有别人家的小姐,只得跟了青燕进了书房,问道:“怎的还有北静王府的人?不是约好了同我们一处玩儿的吗?好几个月没见到妹妹了,今儿个这又是怎么一回子事?”

青燕道:“我就说嘛,宝二爷却只是不信,你就算开玩笑也不能这么开的,我家姑娘如今都当了家了,哪里还同小时候一般的?宝二爷虽是亲戚家,可也到底是外家的了,你只管胡乱说着那些个混话,可也替我家姑娘想过?宝二爷既然来了,别的也罢了,还请你莫要再胡乱说那些个话,没得叫人笑话了姑娘去,便是对声益也是不好的。你若说找我家大爷的,那就坐着先喝口茶,若是来送你家姑娘们的,姑娘那里还有客人要招待,你就请自便吧。”

贾宝玉是眼看着北静王府里三四顶轿子抬进二门去的,到底不敢硬往里闯了去,只恹恹的叹口气道:“罢了,我不过是送三妹妹他们过来罢了,你自去忙活吧,我这便回了。”

贾宝玉刚站起来,又见林微的丫头夕照拎着一个素锦的盒子走了进来,道:“姑娘刚刚听说宝二爷来送三姑娘她们了,便叫我在厨房挑了些酥软的点心来,这些都是一大早姑娘便特意吩咐厨房里预备下的,宝二爷一会子走时给府上老太太带了去尝尝,这点心都是我们扬州的口味,清淡也不甜腻,最是爽口的,也是我家姑娘的一点子心意。”又让出来身后跟着的小丫头,叫她将精致的小点心放到了桌上,道,“这些是给宝二爷的,你也尝尝,若是喜欢也顺便带些个回去吧。”

青燕见夕照过来,这才退了出去自去忙了。

贾宝玉听了是黛玉特意吩咐预备的,也便歇了当下就走的心思,又坐回去捏起一个来细细品尝,喜道:“竟还有淡淡的杏仁味,的确清淡爽口,这个口味晴雯必是喜欢的。姐姐不必麻烦了,我便带了这些回去就好。”

“宝二爷不必客气,难得你过来一回,你且稍坐坐,很快就送了来,原姑娘还想着这点心味道偏淡,二爷不爱呢。”夕照转头对身边的小丫头道,“去再装些来,挑着二爷喜欢的这个口味多拿些个。”

“是。”小丫头应声去了。

贾宝玉这才笑着道:“多谢姐姐,林妹妹还说了什么?”

夕照一顿,瞥了贾宝玉一眼,声音微扬,道:“宝二爷这话又是何意?姑娘还能说什么?!”

贾宝玉是见识过这夕照嘴皮子上的功夫的,听她变了口气忙讪讪的打住了,待得那丫头送了点心来,忙起身告辞,夕照便送了他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陆一炸的雷,我耐你~~肥肥的大章送你喔~

------------------

另外解释下这章关于黛玉请客的槽点:

正经守孝各朝都有不同,红楼本就是架空,本文设定更是没有在历史上哪个朝代的映射,所以这里设定没有婚嫁、喜庆、出仕等大事就可以了,不用披麻戴孝睡草席神马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