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机战王

机战王

时间: 2016-03-24 08:15:33 作者:遗帝
  大地一片狼藉,残破倒塌的楼房冒着冲天的浓烟。散落在大街上的汽车,仿佛发生了惊天大车祸,无数的车辆撞在一起排到了几公里之外。

  因撞击而翻倒的车辆燃烧着熊熊火焰,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的声音。而在街道上,三三两两的丧尸和变异生物在毫无目的的游荡。

  应该说是在寻找食物,一切鲜活的生物都是它们的美味。进食,这些丧尸存在的唯一目的。

  大灾变后的地球一片萧条,数十里难见到活着的人类。血色笼罩下的城市充满诡异与压抑。

  蔚蓝的天空早已逝去,血色的劫云取代了蓝天白云。从高空俯视,会发现,蓝色的星球已变的血红。

  一大片血色劫云飘过,遮天蔽日,笼罩了下方的城市。无数的丧尸和变异生物仰天嘶吼,惊梀骇人。

  在血色劫云的飘过的时候,在其上方无法笼罩的太空中,一簇火花划破黑暗,并快速的变大。

  地球高空大气层,一艘巨大的战舰快速的落向地面,此时,大片的火焰包裹了这艘战舰。

  “预言号准备突入大气层,全员准备抵抗冲击。”命令传出,扩音器将声音传到战舰内部的每个角落。

  “已到达临界点,散布隔除胶......”命令再次传出,预言号的舰长坐在舰首处,看着外面黝黑的大气层。

  这时,“预言号”的底部朝着地面,进入大气层。喷口处排出的透明的凝胶,将战舰整个的包裹着。

  地球强大的吸引力将“预言号”拉向地面,那股力量无可抗拒。就像个巨人,“预言号”在它的面前渺小无比。

  “预言号”快速的朝着地球落去,强烈的摩擦力,使得战舰的整个身体都剧烈的震动,并且燃起了大火。

  战舰外部的温度快速的升高,包裹着战舰的隔除胶保护着战舰,通过燃烧和吸收热量,才令的“预言号”没有被大气层的强烈摩擦给融化掉。

  战舰内部的人员都紧张的承受着“预言号”突入大气层的产生的强大压力,有的甚至忍不住叫了出来。

  经过短暂而漫长的时间,“预言号”终于成功穿过地球的大气层。原本因与大气摩擦,温度极高而变得通红的甲板也快速的褪去红色。

  “突入大气层成功,马上将目标锁定大华夏中部的希望之城。”战舰穿过大气层,舰长就下达了命令。

  血红色的天空中,一艘战舰调转舰首,朝着大华夏陆地中央飞去。

  两年多前,也就是自然人和调整者的第二次战争结束的第一年,地球在一片和平中迎来末世。

  一颗陨石从天而降,在万米高空爆炸,碎片洒落地球的每个角落。随后便是席卷全球的末世风暴。

  末世病毒自陨石碎片散播而出,在一个月内使得地球九成的人类和地球生物被感染变成丧尸和丧尸兽。

  原先的政府机构完全被摧毁,大华夏便是原中国的残余势力从新组建的新的政府。

  国号—大华夏......

  整艘战舰长达两百一十米,红白色舰身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在其舰首是一架巨大阳子炮,能够发出拥有强大威能的激光束。

  “预言号”展开两翼,快速的飞向希望之城。舰身两侧的几十门火炮露出黝黑的炮口,灰色的炮身给人强悍的感觉。

  “预言号”内部船员休息的区域,一道年轻的身影站在玻璃旁,静静地看着窗外变得一片颓废的城市和血色的世界,一只拳头不由的紧急的握着一起。

  “我又回来了,这次不会再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玻璃旁的年轻的身影轻轻的说道,声音很小,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

  他,便是林焰。一身蓝色的机师服紧紧的包裹着笔直的身躯,不是很强壮,甚至有种瘦弱的感觉。长长的黑发越过双耳,挡住了半个脸庞。但,依稀可见那张清秀的脸庞,不带丝毫沧桑。

  “那是什么,好大一片血云。”林雨看着战舰外,天际边一抹血色向着自己这边飘来,疑惑的说道。

  “林焰,那抹血色是什么,好奇怪的感觉?”一道清脆的声音自后面传来,声音很好听。

  林焰回头,说话之人已来到身旁。看着眼前的女子,那绝美的容颜,坚毅的眼神,还有那如冰霜一般的不会融化的脸庞。心中不免一动,这是个他第一次见到就忘不了的女子。

  林焰偏过头,看向外面那不断靠近的血云,轻轻一笑道:“燕雪舞是你呀,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那些病毒体弄出的动静吧。”

  林焰知道,想要融化身旁这个绝美的女子,就和现在的人类想要扫灭掉占据了地球的病毒变异怪物一样的艰难。

  “又是那些病毒体嘛,迟早要毁灭掉它们。”燕雪舞咬着玉齿,恨恨的说道。

  看着身旁的女子绝美的脸上一丝痛苦的表情闪过,林焰心中一痛,就像有一把刀刺进了心里。

  “血舞,我们会毁灭掉它们的,你父母的仇,我父母和妹妹的仇,终会报的!”林焰伸手拉着燕雪舞的小手,安慰的说道。

  在宇宙中,大华夏的中心之地。他和燕雪舞还有其他几个年轻一起受训,对于燕雪舞的过去,林焰非常清楚。

  “雪舞,你怎么了。”林焰原本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看着燕雪舞吃惊的脸庞,担心的问道,眼睛更是本能的朝窗外看去。

  “什么东西,这么快。”林焰大吃一惊,一大片血云瞬间就包裹了他们的战舰,外面不见残破的城市,只有一片血红。

  看着战舰被血云淹没,林焰眉头微皱,刚才还在天边的血云,就在自己说话的时候就将他们包围了,这是怎样的速度。

  “滴滴滴.....”

  警报声响起,传遍整个个战舰内部,随后便是船员的惊叫声:“舰长,有东西在攻击我们。”

  “快,将监视器放大,看看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舰长的命令及时的传达:“刚到地球就被攻击,形式比想象中还要严峻啊。”

  在血云包围了战舰之时,林焰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拉着燕雪舞便跑,径直往战舰下部而去。

  “舰长,这些血云带有极强的腐蚀性,正在腐蚀我们的战舰,舰长,我们该怎么办呢?”舰首处,有船员惊恐的说道,他们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

  “别慌,驾驶员请到各机待命,启动红色战斗状态,全员准备战斗。”舰长沉而稳重的声音在扩音器里响起。

  顿时,整个舰船都忙碌了起来,刺耳的警报声连续不断,刺激着船员们神经。

  预言号,还是一艘新建的战舰,这还是第一次出航。里面的人员配置大部分都是新人,没有经历过战争。

  “预言号”下部,装备装载处。

  林焰和燕雪舞站在地上,眼睛看着前面两架高大的人形兵器,忍不住一阵激动。在这两架人形兵器后面,还有很多架人形兵器的存在。

  “雪舞,快去你的冰雪高达,等下可能会有一场恶战。”林焰看着前面十七米高,全身灰色的人形兵器说道。

  “恩。”燕雪舞应了声便踩着升降器进入了冰雪高达。看着那美丽的背影,林焰握紧了拳头。

  眼见燕雪舞进了冰雪高达的驾驶舱,林焰没有丝毫疑的踩上升降器,进入了属于自己的人形兵器—希望高达。

  驾驶舱内,随着林焰按下那颗红色醒目的按键,希望高达的仪表盘一下子便亮了起来,其上更有一个醒目的标志:三颗星一刀。希望高达的双眼像是被赐予了生命一般,发出耀眼的光芒。

  看着仪表盘上快速闪现的文字数据,林焰的双手也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

  “能量正常,系统运行正常......”林焰嘴里喃喃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术语,手指却是没有闲着:“希望高达启动完毕。”

  随着林焰的手指停下,希望高达原本灰色的外体快速发生改变。蓝色和红**覆盖住了希望高达,让它看起来更像是有了生命一样。

  林焰的手紧紧的握着操纵杠,一股熟悉的感觉在心头升起,就像是很多年的老朋友那样的感觉。

  一道影像在大脑中一闪而过:幽暗的空间中,一颗血红的球体静静横立,显得格格不入。几道刺眼的光芒划破幽暗,在血红的球体上闪烁。

  这莫名其妙的影像已经伴随他四个多月了。林焰甩甩头,将脑中的念头抛却。

  林焰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一切,通过监视器看向冰雪高达,冰雪高达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林焰看着显示屏上那架全身白色,仿佛冰雪雕刻而成的人形兵器,赞叹道:“真漂亮啊,和雪舞还真是相配的机体。”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冰雪高达,可每一次都忍不住多看几眼。那里面做的是,他喜欢的人。

  “武帆舰长,外面是什么情况。”林焰回过神,按下传话器,询问着情况。

  “林焰,你们做好战斗的准备,我们遭到了袭击。”舰长的沉重的声音在驾驶舱回荡。

  

     “是病毒生物攻来嘛。”林焰紧紧的握着拳头,时隔几个月又要再次的面对病毒生物了。

  病毒生物,林焰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一天是他人生最黑暗,最悲惨的时光。

  四个月前,林焰和父母还有妹妹跟一群末世病毒爆发后的幸存者共同生活在一个小据点里。

  那一天,林焰和父亲还有几个青年出去寻找食物回来。被大陆上的流浪病毒生物—猎杀者发跟踪,随后便是成千上万的丧尸和变异生物蜂拥而来。

  在数量众多的丧尸和强大的猎杀者的攻击下,林焰他们所在的小据点根本无法抵抗。在瞬间的时间里便被摧毁,上百个幸存者全部被丧尸杀死。

  就连林焰的父亲都为救他而被猎杀者生生撕裂,只有十岁的妹妹也被掩埋在丧尸潮中。

  上百个幸存者全被丧尸潮淹没,只有林焰幸运的逃过一劫。在独自一人逃难半个月后,被一支军队所救并带到了宇宙中。

  “预言号推力全开,全力脱离这片血云。”武帆舰长沉稳有力的声音响起,拉回了林焰的心神:“舰船两侧的火炮全部打开,轰碎这片血云。”

  轰轰轰

  伴随着舰长的命令,战舰两翼的火炮齐齐发射飞弹。强烈的冲击波令得预言号都是一阵摇动。

  “开始攻击了嘛?”听到外面震耳的爆炸声和战舰的摇晃,林焰明白,攻击开始了。

  强大的飞弹生生将血云炸开,几个巨大的洞口在血云上出现。但,还没等林焰他们高兴,血云快速弥漫,还快就将洞口补上了。

  “舰长,让我们出去吧。”林焰通过监视器一直关注着外面的情况,眼见包围着他们的血云根本炸不散,急切说道。

  “是的,舰长,让我和林焰去吧,也能够更好的掌握外面的情况。”坐在冰雪高达里的燕雪舞也说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带着某中磁性,林焰忍不住看向冰雪高达。

  “不行,现在血云里到底隐藏着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能出去冒险。”武帆舰长直接拒绝了林焰的要求,他们这次来可不是专为战斗而来的。

  “可是....”林焰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突来的声音打断。

  “舰长,我们失去了希望之城的坐标了。外面的血云不知道是什么,把我们的信号都隔绝了。”舰首处,操纵战舰的船员惊恐的大叫着。

  “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林焰大声的问道,他可不信这血云有这么厉害,虽然看上去挺怪异的。

  “哼,管它是什么,阳子炮开启,全舰火炮开启,目标舰首前方。给我打出一个口子来。”武帆舰长愤怒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遍整个舰船。

  “恩,这才像我认识的武帆舰长呢。”听到舰长的命令,坐在希望高达里的林焰轻轻一笑。

  “舰...舰长,我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要是阳子炮打到我们的东西....”有船员紧张的说道,他们也是菜鸟的干活。

  “不管了,要是我们就在这里损失掉,怎么去面对国议会。”武帆舰长咬牙说道,他知道船员们担心的是什么。

  “预言号”已经飞了不短的时间,要是方位没错的话,距离希望之城也不会太远。阳子炮的威力太强,万一打到希望之城就完了。

  “那,好吧,阳子炮启动,目标前方的血云。”船员快速的操纵舰船,很快就锁定了目标:“舰长,下命令吧。”

  “阳子炮打开口子后,舰船快速脱离血云范围。阳子炮,发射。”武帆舰长大声的下命令。

  随着武帆舰长的命令,“预言号”舰首上的黝黑,仿佛黑洞般的炮口闪现光芒。光芒快速的便的强烈,令的血云都被照亮了。

  轰轰轰

  随着能量的聚集,如黑洞般的炮口终于是忍不住,一道粗大的光束从炮口喷出。

  粗大的光束携带无匹的气势照亮整片血云,炙热的高温令得预言号舰首处的血云都是直接蒸发掉。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随着阳子炮的强烈能量的瞬间扫过,原本浓郁怪异的血云直接被蒸发掉。在预言号的前方,一个巨大的洞口出现,太阳的光芒照进血云里,也照亮了预言号。

  “打开了,打开了....”有船员高兴的叫道。

  “椰丝,阳子炮就是厉害。”有的船员还是新人,是末世灾难后重新培养出来的,根本就没经历过战役。

  “没得意的太早,乘现在,推力最大,马上冲出这片血云。”武帆舰长看着前方的洞口,好似有再次愈合的征兆,果断的下命令。

  “雪舞.....”林焰看向冰雪高达,本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在阳子炮扫过,血云被打破那一瞬,一股不好的预感就在心里升起,林焰也不知道是什么。

  “林焰,你想说什么。”冰雪高达里,燕雪舞也看向林焰,疑惑的说道。

  林焰看着那绝美的容颜,还有那仿佛亘古不化的冰冷眼神,一阵痴迷。

  “没,没什么,等下你要小心照顾好自己。”林焰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那股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

  自四个月前,林焰所在的据点被丧尸潮淹没。他在逃亡中被丧尸咬伤,原本以为自己会被病毒感染便成丧尸的林焰却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昏迷了几天。

  从此以后,林焰便发现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身体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大脑好像多了些东西。能快速的记住和学会他以前怎么也搞不懂的东西。

  而且,无论是身体的力量还是灵活度,都和以前有了极大的差别。比那些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军人也丝毫不逊色,这也是林焰会被送往宇宙中共和国的中心栽培的原因。

  预言号以极快的速度穿过洞口,冲出了血云的包围。远远将那片雪云抛在了后面。

  林焰通过监视器清楚的看到了外面的情况,那片血云并没有再次的追来。而是慢慢的后退,面积也在快速的收缩。

  “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林焰低声喃喃,眼见原先遮天蔽日的血云在眼前消失,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舰长,血云消失了。”林焰对着扩音器说道,这片血云太过怪异了,那股危险的感觉太强烈了。

  “还是舰长高明啊,阳子炮发的好。”舰首处,有船员高兴的说道。

  “是啊,我们终于冲出来了。”很多都是新人,没有上过战场,对于危险的气息毫无知觉。

  “罗曼,快看看我们的位置,希望之城在哪个方位。”武帆舰长没有高兴起来,舰船屏幕的显示的废墟太过眼生了。

  武帆舰长低沉着脸,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是说不上来。他是一个老军人了,什么样的大战都参加过,对于危险最是敏感。

  “啊,舰...舰长,我们飞错了方位,我们现在在大陆的偏北方,靠近黄河了。”罗曼惊讶的说道,这事让他脑子一下转不过来了。

  “舰长,我们明明是朝着希望之城而去的啊,怎么会走飞到黄河这边了呢。”罗曼看着武帆舰长,心里不能平静。

  “舰长,看来我们是被病毒生物摆了一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边应该是有对病毒生物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吧。”林焰还是坐在希望高达的驾驶舱内,听到罗曼说的话,他立马觉察都不寻常之处。

  “林焰,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不紧对机动战士有很强的感觉,脑子也够聪明。”武帆舰长看着屏幕上的林焰称赞着,当初就是他救了林焰,并且带林焰上了宇宙学会驾驶机动战士。

     “没错,黄河边上有一个病毒生物的巢穴,我们给它取名为”原核母巢“,是占据了地球的病毒生物的核心之地。”武帆舰长看着林焰,凝重的说着。

  “原核母巢,舰长那是什么玩意。”船员们疑惑的看着武帆舰长。

  “原核母巢.....”林焰自语到,这些他从未听说过,不由得看向燕雪舞。

  燕雪舞冰冷的眼神与林焰对视着,并没有回答。

  “没错,是原核母巢。这些母巢在两年多前,末世病毒爆发之初便开始出现了。”武帆舰长若有所思。

  “这些。”听到这个词,林焰便明白了,原核母巢并不是只有黄河边的这一个,还有另外的一个或者是更多。

  但,他并没有说出来,他们这批船员大部分都是新人,

  知道的太多对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好了,年轻的船员们,守好你们的岗位,危险还没有解除呢。”武帆舰长站起身,道:“就让我们去看看原核母巢的真面目吧。”

  “给我船员注意了,舰首向左三十度,目标黄河之边。”武帆舰长的声音强而有力,很有带动感。

  听到舰长的命令,各个船员都坐好了身子,认真的操纵着自己的仪表盘。

  “原核母巢,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林焰很期待,这个听上去就很强大的存在究竟是个什么样。

  “舰长,我们的任务是支援还在建设中的希望之城,是不是应该先到希望之城再来这原核母巢。”就在林焰期待之时,一个质问之声响起,清脆的声音彷如夜莺的歌声。

  “雪舞,既然先到了这里,不如就试一试吧。我们这次的力量虽然不是很强。”武帆舰长想了想,道:“我们只是试探罢了,又不是真的要和原核母巢决战。”

  武帆舰长绕有深意的看着燕雪舞,他们的任务不仅仅是要援助希望之城那么简单。

  “可是.....”燕雪舞本还想说什么,看见武帆舰长坚毅的眼神,到嘴边的话还是收了回去。

  这一切,林焰都看在眼里。他看着燕雪舞,若有所思,道:“雪舞,舰长说了,只是试探一下,不会和原核母巢发生大的冲突的,放心吧,一切有我。”

  “预言号”快速的飞往黄河之边,庞大的舰身在地面投下大片的阴影。红蓝色的舰身,在这血红色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战舰一路飞过,地面上的丧尸和变异生物皆仰天长吼,有的强大病毒生物还追逐而去。

  “舰长,前面发现不明物体,距离400。”罗曼的声音传来,他有了发现。

  “距离很近,能不能显现光学影像。”武帆舰长询问道。

  “好的,舰长。”罗曼在仪器上捣鼓了一下,道:“舰长,好了。”

  林焰在希望高达的驾驶舱里,一直关注着预言号的动向。此时舰首处的大屏幕一闪后,便出现了一幅极其震撼的画面。

  “这就是原核母巢吗!”林焰呆滞的看着驾驶舱内屏幕上的影像。

  林焰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震撼的画面。只见屏幕上的是一个庞大彷如山脉般的庞然大物,血红色的仿佛剥了皮的肌肉般的物质蔓延在大地之上。

  方圆十公里内都被血红色的物质所覆盖,血红色的物质交织在一起形成了高达百米的像一座圆形的山脉。乍一看上去,也确实像是一个巢穴。

  方圆十公里,完全可以覆盖一座小城市。高达百米,和山峰相比也毫不逊色.....

  “舰长,这就是你说的原核母巢....”林焰感觉有点口干舌燥,虽然已经想到,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呜,这...这是什么,舰长,是母巢吗?”罗曼完全被屏幕上的影像震慑到了。

  “天哪,地球上这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病毒生物。”

  “舰长,我们还是快离开吧,这..这个东西太可怕了。”有船员害怕了,仅仅是见到原核母巢的外形便以失去斗志。

  “慌什么,不就是一个母巢吗,就把你们这些共和国优秀的军人吓到了。”武帆舰长大怒,指着那些打退堂鼓的船员就是一阵臭骂。

  “预言号停止前进,保持红色战斗之态。所有船员提高警惕。”武帆舰长大声的说道,虽然对于原核母巢的威势他也感到心惊,却是不会表现出来。

  “没想到,才短短的两年,它就成长到了这个地步!”坐在冰雪高达里的燕雪舞盯着屏幕上震撼人心的原核母巢,喃喃自语,原本就如冰霜般的容颜变得更加苍白。

  “雪舞,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林焰看着脸上更加苍白的燕雪舞,焦急的问道。

  “舰长,让我去吧,原核母巢成长的太快,我怕以后....”燕雪舞并没有回答林焰,她咬着玉唇,像是在做艰难的决定。

  “雪舞,原核母巢的成长出乎令我们的预料,不能去涉险。回到希望之城再做商量吧。”武帆舰长看着屏幕上好像很痛苦的燕雪舞说道。

  “舰长,这个母巢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这次下来真的只是支援希望之城的建设?”林焰看着燕雪舞痛苦的表情,愤怒的叫道。

  “舰长....”林焰紧紧的握着操纵杠,到了现在他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甚至可能与燕雪舞有关。

  所有的船员都看着武帆舰长,等待他的回答。

  武帆舰长沉默了.....

  “雪舞,你到底接受了怎样的命令,告诉我。我会帮你的,我会和你一起。”林焰动了,希望高达的钢铁手臂伸向冰雪高达,紧紧的握着冰雪高达的臂膀。

  “嗷呜”

  就在这时,低沉的咆哮声传来,仿佛晴天霹雳般在空中炸开。巨大的声音一波一波的传来,穿过预言号的外壳抵达每个船员的心中。

  “是原核母巢在咆哮嘛。”林焰眉头微皱,只觉得预言号都在空中晃动了起来,这母巢也太可怕了,紧紧是音波就让庞大的战舰晃动。

  轰

  “舰长,小心。”林焰看到一根粗大的触角横空抽来,话还没说完,长达数百米的粗大触角便是抽打到了预言号的甲板上。

  随着抽打的巨大冲击力,预言号一阵晃动,好些船员都跟随战舰的倾斜而摔倒在地。

  “全体船员准备战斗。舰首向上三十度,推力加大百分之二十。”武帆舰长看着再次抽来的触角,大叫着下命令。

  轰

  粗大的,长达数百的触角一击落空,抽打在地面上。顿时被抽打到的地面碎石飞溅,一条几百米长的痕迹显现。

  “舰长,地面好像有东西要冲出来了。”林焰提醒道,虽然没有在舰首处,可通过转换来的视频关注着战场。

  轰隆隆

  林焰死死饿盯着地面上,只见大地的某处开始龟裂,一条条沟壑随着龟裂而不断变大。大地都在震动,像是爆发了地震一般,山摇地动,大片的建筑纷纷倒塌。

  嗷呜

  “这又是什么怪物。”林焰呆滞了。伴随着阵阵沉闷的咆哮声,他看到无数的触角自大地之下窜出。

  几百上千根触角同时窜出,大地顿时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上千根触角都和之前袭击的那根触角一般大小,长达几百米。

  轰轰

  黑黝黝的洞口在倒塌,一个庞然大物快速的自洞口窜出。

  “你玛,这么大....”林焰惊呆了,只见屏幕上,一只上百米高的巨大怪物从地下窜出来。

     这只怪物异常庞大,长的很恶心,就像是一只蜈蚣。百米长的身躯两侧长满了触角,在其上半身,超过五十张长满利齿的嘴巴。

  几百根触角在空中乱舞,像蜈蚣一样巨大怪物几十张嘴巴不断喷出绿色的浓液,阵阵嘶吼自那些嘴巴了发出。

  “舰...舰长,是什么怪物。”船员们惊恐的叫着。

  “死亡之虫....”武帆舰长双眼射出两道光芒,这怪物比资料上的还要庞大的多。

  “大家别慌,守住自己的岗位,自动火炮全部开启,目标前方巨大的死亡之虫。”武帆舰长一拍身旁的椅子,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轰轰

  预言号两翼的几十门火炮同时发射出飞弹,这些飞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的飞向死亡之虫。

  林焰关注着外面的情况,这时,他瞳孔一缩。只见就在几十个飞弹要轰炸到死亡之虫的本体上是,死亡之虫的几百根触角纷纷朝着飞弹撞去。这些触角速度很快,在飞弹还没有接近死亡之虫的时候,便被摧毁了。

  轰轰

  几十发飞弹全部爆炸,强烈的光芒照亮了半边天空。飞弹的威力很强,在爆炸范围内的触角被炸的粉碎,离的远一些的触角则被冲击力震断,触角的碎片到处飞溅。

  嗖嗖

  林焰看着爆炸的浓烟,知道那只死亡之虫并没有受到伤害。只见浓烟还没有散去,几十根触角便划破长空,从浓烟中窜出,狠狠的抽打而来。

  “快躲避,自动火炮迎击。”武帆舰长大叫着,预言号成功的躲开了两根死亡之虫触角的攻击,其他的都被飞弹炸的粉碎。

  嗷呜

  死亡之虫在嘶吼,随后林焰便看到,地面在次的裂开,更多的触角自地下窜出。一时之间几里的范围里,地面上都是死亡之虫的触角,就像春天的野草纷纷窜出地面。

  “舰长,让我去吧。”林焰看着不断窜出的死亡触角,光靠预言号很难应付的过来。

  “好吧,机动战士准备出击。”武帆舰长点点头,说道。

  “请机动战士进入投射通道....”扩音器传来指引的声音。

  闻言,林焰看了眼燕雪舞,便操纵着希望高达走到了弹射通道。

  “弹射通道清空,请工作人员立即离开。”

  “希望高达装备空战装备....”

  随着机械般的声音响起,林焰便见到熟悉的一幕幕。机械臂将飞翼装上了背部,还有盾牌之类的装备。

  “气密门关闭正常,希望高达可以出击。”

  “希望高达,林焰,出击。”林焰紧握着操纵杠,随着话语落下,希望高达一下子便被弹射出去:“病毒怪物,我来了。”

  紧跟着林焰而出的便是燕雪舞的冰雪高达。

  林焰操纵着希望高达刚一飞出来,便遭到十几根触角的攻击。希望高达的光束枪连连发出光束,瞬间就将攻击而来的触角击成粉碎。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