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锦瑟 priest(上)

锦瑟 priest(上)

时间: 2015-12-30 05:11:32


文案


仙侠背景的狗血人妖文……好吧,是妖攻VS人受文
伪君子受VS偏执狂攻

亲爱的我们造反吧!

1V1 HE 不坑

PS:本文纯属胡编,偶尔心血来潮考据,大部分不可信……未成年人请勿模仿= =


1

1、楔子 ...


  那一年天降异象,大雪封山,连月不停。平阳城中降星台竟被大雪压垮了半边,新皇适才登基,一月之内连下三道罪己诏,率文武百官亲往菩提山拜祭列祖列宗、诸天神佛,以求天命。
  第九十二代大乘教宗宗主执叶大师亲自主持,祭天整整七七四十九日,云雾方开,大雪初歇。彼时殷晟大陆之上,饿殍遍地,冤魂成云,自北天直冲星汉而起,星辰之海动荡,七大神座偏移,白虎夺紫薇光,帝星暗淡。
  
  九鹿山玄宗道祖窥破天机,自知天劫将至,遂闭门谢客,闭关三月,直至开春,方才重开山门,率一众弟子进京面圣讲法,相授天机,暮春方归。
  
  传闻便是在那归途之中,道祖与其弟子路过荒山夜宿,偶然见一母狼,通体雪白,好似通人性一般,屈四肢跪在道祖之前,以头点地,竟似膜拜。道祖掐指算来,知晓自己命定有此因缘,便命弟子等候,自己随母狼而去,不过一时三刻,抱回一个男婴,周身锦缎裹身,并不哭闹,颈上挂玄铁,上书一个“施”字。
  母狼远远缀在后面,远送三十多里不止,远远望见凡人乡镇,方才止步,口中“呜呜”长啼,再一看,双目之中竟似落下泪来。
  
  见者无不称奇,以为这男婴定是有大造化之人,道祖赐其名“无端”,收为关门弟子。
  
  时年乃大乾二年。
  


2

2、第一章 无端 ...


  有人三岁能看老,有人得经历十八变。
  
  看着施无端,就知道毛虫是怎么化蝶的——很多年以后都有人感慨,小时候那么无法无天、顽劣成性的东西,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后来就长成了那么一副一张口就满嘴仁义道德、斯文到了有些木讷的人模狗样的呢?
  
  殷晟大陆上,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侯将相,自来有修仙问道的情结。
  当世有修仙者与修道者,修仙者虚无缥缈,多在六合之外,人间寒暑阴晴、乱世盛世,概不插手,看的是百岁更迭王朝盈亏之万象,过得是餐风饮露与世无争的日子,比如那与九鹿山玄宗掌门人道祖交情甚笃的江华散人,便是个罕见的修仙者。
  
  修道则分有很多门派,最大、最出名的修道门派有“九鹿山玄宗”“菩提山大乘教宗”“西极谷密宗”和“乐游崖乐游教宗”。
  
  除那教义松散,以致门下修道弟子亦正亦邪、经常因为寻欢作乐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事的乐游教宗,其他三大门派在凡人心里自然是无比崇高的。
  
  玄宗向来入世,弟子多被教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大乘教宗追求大善,笃信神明,门下弟子不食荤腥,一生只着布衣,平和中正,行善事,为善行。密宗则沉溺玄学,所追求不过“自然”二字,门下之人也大多神神秘秘,轻易不露形迹。
  
  传说修道者千百年寿命不绝,能腾云驾雾、斩妖除魔,朝中文人武将、栋梁之才竟有不少都出自那深山之中的三大门派。
  传说皇帝都对这三大宗宗主敬畏有加,不少凤子龙孙、王侯将相之后都挤破了头一般地想进去修习,也要挑根骨悟性好的,才能有幸被收为弟子。
  
  施无端这小子,人如其名,无端走了狗屎运,出生没多久就被玄宗道祖宗主捡回来,不知瞧上了那襁褓中的小婴儿哪里,竟收做了关门弟子,简直是别人一辈子都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可惜本人是越长越歪,实在对不起这份天降机缘。
  他小时候在九鹿山上做下的“丰功伟绩”,说出来那简直是罄竹难书。
  
  那年江华散人到九鹿山与道祖饮酒论道,江华散人自来不拘小节,酒醉后干脆歇在饮水亭小憩,醒来只觉得脸上冰凉,头上生风,伸手一摸,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被人把那一脸仙风道骨的长胡子给剃了干净。
  养了将近三百年的胡子就这么被一个豆丁大的小崽子偷走,搭了鸡窝养鸟蛋玩,江华散人暴跳如雷不提,反正挨了板子、还被道祖一怒之下倒挂在饮水亭上供众弟子参观的施无端,自那以后一战成名。
  
  施无端大概从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是个胆大包天的东西,从狼窝里被道祖捡回来那会,不过是几个月大的小婴儿,却无论是见了大狼还是一大群生人,都只是转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东瞅西看,哭也不知道哭一声。
  
  年幼的时候学步,他迈着两条胖嘟嘟的小短腿还摇晃,站都站不大稳当,就开始张牙舞爪乐颠颠地跑起来,照看他的师兄一个不留神,叫他一下摔在地上,圆得看不见骨头的下巴都给蹭破了,他却也不知道疼,不用人扶也不用人哄,像个小肉虫子似的自己爬起来,抬起小圆脸,又给了他心惊胆战的小师兄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笑脸,露出空荡荡没几颗牙的小牙床。
  
  稍微大一点,施无端更是过上了每天上房揭瓦的日子。
  玄宗道祖,传说活了五百多年,向来是谈吐优雅、一心向道的大智者,一言一笑都叫人如沐春风的那么个人物,偏偏打从收了这个关门小弟子,几百年的修为竟然破了功,据说每个月都要大发雷霆那么几次,打坏个三四把戒尺。
  
  也不知是不是被打得多了,施无端竟给打出了一身铜皮铁骨,闯了祸,道祖一声大喝:“孽障还过来受打!”
  他就乖乖地过去,挨上“噼里啪啦”的一顿臭揍,再揉揉屁股,十分混不吝地擦一把鼻涕,继续闹得九鹿山鸡飞狗跳。
  
  按说男孩小时候淘气,实属正常,哪个孩子没挨过几顿板子呢?可施无端这个小东西实在是淘气得出了圈离了谱,仿佛天生少了根筋,不知道害怕似的。
  剃了江华散人胡子去搭鸟窝这还是小事,五岁的时候,他赶羊似的赶着九鹿山神兽“青觕”溜出去玩,差点出山,被一群打柴的村里人围着青觕指指点点了半日,才被几个师兄追回来。
  
  六岁的时候和一帮孩子捉迷藏,别人一个没注意,他就跑到了后山那妖物云集的苍云谷,与众小妖嬉戏游玩一番,最后道祖亲自出来搜山找他的时候,竟然心惊胆战地发现这傻大胆的小崽子跑到了大蛇窝里,正裹着一窝赤练蛇大被同眠。
  
  七岁那年冬天,年关祭祖,道祖师兄弟四人请来九天玄火,结果被这小子半夜摸进来,想试试这九天玄火和普通的火烛有个什么不一样,就用偷出的一点火星跟一群半大孩子点了烟花炮仗玩,一不小心走水,把那玄宗祠堂给烧去了半边。
  
  八岁偷偷爬进了道祖同门师妹苦若大师的留风园里,把里面八十一棵“留风盏”全给祸害了个遍。那留风盏三十年开花三十年休眠,传说风过时,闻其香能叫人梦见前世今生,采集蕊间一点露水入口,便如同喝下三十坛烈酒,任你怎么海量,也能醉得不知今夕何夕。
  施无端干的事,就是辣手摧花,搬着小梯子爬上爬下,来了个雁过拔毛,八十一株留风盏无一幸免,全被他剃了秃瓢,连折腾再糟践,留风露采集了足足一瓶,折腾了一身大汗,他十分口渴,好死不死地就把满瓶留风露当井水似的“咕嘟咕嘟”一口喝干,之后足足昏迷了大半年,险些把小命都送了。
  醒过来以后被道祖押着给苦若大师赔礼,苦若本来脸酸,还在心疼她那园子,一看这原本白白胖胖的小子,才不过半年多的光景,就瘦成了个可怜巴巴的小猴子,下巴尖都好似能戳人,可见也是没少受罪,哼了一声也就作罢。
  
  道祖原以为如此这般地阴阳边界上走一遭,这小弟子心境自会提升,多少知道厉害,该有所收敛了。
  谁知道他又想多了。
  
  施无端好不容易娇弱消停了一阵子,玄宗众师兄师叔还道他是改邪归正了,不料又过了两个月,苍云谷谷主——那天狐妖王白紫依便找上了门来,指名道姓说施无端这小不要脸地拐了她幼子。
  
  众人找到饮水亭,发现施无端正一本正经地拉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小女孩玩拜堂,那小“女孩”乍看不过七八岁的年纪,一身白衣,一头云鬓粗粗地用银色的缎子挽着,脸颊有些苍白,像也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只是眼角一扫,便媚气横生,一看就是个已经修成了人形的小狐狸精,不知几百几千岁了。
  
  道祖真是愁得头发也白了,不知自己是欠了哪般因果,弄了这么个命里魔障来,只气了个倒仰,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偏偏施无端还大大咧咧地拉着那小狐狸精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师父,您看您看,这是我媳妇。三师兄说了,娶了媳妇就能生小子,生了小子以后就能替我挨揍啦,啊哈哈……哎哟!师父别打,师父……”
  
  打不死你个小孽障,找个狐狸精上门也就算了,连公母都不分!
  
  苍云谷的妖物有天狐约束,一般不出来祸害人间,只是修仙练道,过自己的日子,在九鹿山之邻,向来往来不多,不过也井水不犯河水,那天狐白紫依见施无端只是个屁事不懂的顽童,又挨了罚,被道祖下了狠手打得叽喳乱叫,也不多纠缠,自行带着小狐狸精走了。
  
  为这,以行为不端之名,施无端还没来得从“生出个儿子替他挨打”这个美梦里醒过来,就被打断了一条狗腿,一瘸一拐地足足跪了半年的祠堂。
  这年他九岁。
  
  道祖对这关门弟子真是爱之深责之切,放眼整个玄宗,上下几代,没有一个比这孩子根骨再好,悟性再高的。
  聪明的时候是真聪明,无论教什么,都能一点就透,最难得的是,对天象算学他竟还有种天生的悟性,很小的时候就能托着脑袋坐在巨大的星盘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怎么也不烦,只有星盘能克制住他调皮捣蛋。
  旁人看起来枯涩高玄的星辰轨迹,他竟能像玩游戏似的一五一十地一板一眼地算,还很有几分痴迷。
  可除此以外,他又实在是个祸头,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没有他不敢闯的祸。
  
  九鹿山中提起这位混世魔王,都不觉苦笑——远看像块美玉,近看原来顽石——还是茅坑里的臭石头。
  


3

3、第二章 白离 ...


  窗口的白玉兰败了,风一吹,就大朵大朵地掉在地上,把地面都糊成了一团白。
  
  道祖站在小窗边上,透过半敞的窗子往外望去。院子中间铺了一个巨大的星盘,几乎占了半个小院去,此时正是清晨,阳光落下来,那星盘上的微末光辉便暗淡下来,只有凝聚目力,才能看清上面隐隐约约的繁复的线,纠缠在一起,偶尔有花瓣落在上面,便像是被星盘吸干了似的,飞快地枯萎下去。
  
  他的关门小弟子施无端正坐在星盘边上,裤腿微微卷起,露出一小节脚踝——施无端这年十岁,好像开始长个子了,吃的东西全变成了不停拉长的骨头,整个人开始显出少年特有的清瘦。他外袍里兜着几根鸟羽,手里缠着一把金线,十指如飞,正灵巧地编着一件“豆蔻缠”。
  这豆蔻缠乃是有钱人家尚未及笄的女孩子带的,大多是丝线编织而成,中间穿插些珠子宝石之物。大乾年间,小女孩一般不像成人那样挽髻插笄,大多梳着发辫。约莫两三寸宽的豆蔻缠就编在女孩的辫子里,有些缠尾上还绑了金铃,随着女孩的脚步会叮铃作响。
  
  施无端小小年纪,也没人教过他,最多不过是看到苦若大师门下有几个年纪还小的师姐妹们戴过,竟然就无师自通地自己鼓捣着动手起来,可见此子在歪门邪道上甚有天分。
  
  等道祖定睛望去,登时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他那宝贝徒弟拿着玩的金丝线和鸟羽他竟都认识。
  那金丝线乃是九鹿山大典年祭的时候用来铺星盘的“渡星丝”,乍看酷似金丝,拿在手里却极为柔软,清凉如水,又极其柔韧,神兵挥之不断,乃是九鹿山山顶一种常年生活在皑皑白雪里的金蚕织出来的,一年不过产上几两,这也就罢了,反正这东西放不坏,玄宗一年又一年的倒也存了些。
  却是那鸟羽,绚烂非常,在日头下仿佛镀着一层琉璃似的,端是流光溢彩,若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仔细盯上不到片刻便会头晕目眩,神志都能被那颜色摄去一样。
  
  道祖越看越眼熟,快步走到外间,掀开门帘一看,真是一阵一阵地气血上涌——只见他养得那只翠屏仙雀不知什么时候,竟给人剃光了毛,这被称为世间最美的鸟见他进来,仿佛受了惊吓,撅着一毛不剩的秃屁股,哀哀地叫了两声,便转过身去,好像无颜见主人一样。
  翠屏仙雀传说是九天瑶池上仙人养的,人间难得见到几只,极北之地才偶尔得见,以雪莲为食,饮雪水,从不吃人间浆果草虫,向来是道祖的心肝宝贝。
  
  道祖跟秃毛仙雀面面相觑了一阵,气得手脚发抖,一把捡起戒尺,猛地推开门:“施无端!”
  
  他这败家徒弟给吓得手一哆嗦,下意识地把金线和鸟羽都捂进袍子里,颇为心虚地说:“嘿嘿,师父。”
  
  碧潭真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那掌门师兄正在上演玄宗保留节目——拿着戒尺满院追打上蹿下跳的施无端。
  
  施无端的袍子撩着,兜着什么东西,两只手死死地抱着,一边缩脖端肩地抱头鼠窜,一边嗷嗷直叫:“师父,师父您听我解释,二师兄说娶媳妇得有聘礼,聘礼得是好东西,哎哟,疼疼疼……没有聘礼徒弟就得打光棍啦,哎哟!别拍脑袋,拍傻了!屁股上肉厚,您要打也打屁股啊……”
  
  碧潭就在门口干咳了一声:“掌门师兄。”
  
  道祖这才发现他,立刻放下戒尺,勉强把脸上的愠色压下去,又将袍子上的褶子抹平,清清喉咙,捋捋胡子,这才慢条斯理、好像他从来都不慌不忙一样地问:“碧潭师弟,来此何事?”
  
  碧潭是道祖的师弟,在掌门之下,督管玄宗日常事宜,最是好说话的。施无端眼尖,两步蹿到了碧潭身后,在他身上扑打了两下不存在的灰,讨好地呲牙一笑,那模样就差摇头摆尾了:“碧潭师叔,您来啦。”
  碧潭觑了一眼他怀里的赃物,就屈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怎么又捣蛋?”
  
  施无端找到靠山,揉着脑门没心没肺地“嘿嘿”一笑,被道祖狠狠地瞪了一眼:“小畜生,晚上在跟你算账——碧潭进来说话。”
  算是大赦天下了。
  
  施无端松了口气,揉了揉被戒尺边扫了一下的后脑勺和大腿,感觉碧潭师叔可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他两下蹿上一边的大树上,哼着歌,把那豆蔻缠剩下的部分编完,然后得意洋洋地对着光看了看自己的成品,简直觉得这是件神作,再好也没有了——小孩都喜欢鲜亮的东西,此时的施无端还没有多高的品位,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珠光宝气的东西活活能闪瞎狗眼。
  
  然后他就从大树上蹦下来,趁着碧潭拖住道祖,熟门熟路地越过看守,跑进了苍云谷,直奔天狐妖王的火莲洞,气沉丹田地在门口大吼一声:“白离!小离子!快出来!快出来!”
  
  白紫依就眼皮一跳,心想怎么又是这个倒霉孩子。
  可她一低头,却发现她向来不苟言笑的儿子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闻声便要站起来。白紫依忍不住一皱眉,叫住他说道:“你且先站着,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我并不精通命术算学,可瞧那小子面相,也知道他不像福泽深厚的平顺之人,恐怕将来命途多有坎坷,我粗粗一算,竟看不出他前因后果,想来他将来便是早早夭折也未可知……”
  白离抬头瞧了她一眼,他此刻不过少年面相,目光中的冷意却叫千年妖王忍不住顿了顿,片刻,才听白离轻声说:“娘,您想说什么呢?”
  
  他的声音还带着少年未变声似的柔软,慢慢地吐出话音来,仿佛在和人撒娇一样,可表情却远不是那么回事。白紫依便叹了口气:“你欠他因果,日后有机会,还了便是,切莫牵扯太多,人与妖,始终是……”
  
  白离嗤笑一声,却仍是轻轻柔柔地说:“儿子省得。”
  
  随后当着白紫依的面一转身,幻化成了一个小姑娘的模样,仍是那副眉眼,只是换了打扮穿戴,便显得说不出的柔和,叫人瞧不出端倪来,然后径自走了出去。
  白紫依剩下的话音便卡在了喉咙里,好半晌,才轻轻地叹了一声,竟是十分无可奈何。
  
  白离一出去,就看见施无端在门口蹦来跳去,好像脚底下有钉子扎他脚似的,一时片刻也闲不下来,一只手背在身后,笑得像朵花似的,另一只手对他招了招:“小离子快过来,我有东西给你。”
  
  白离任他拉过去,问道:“什么?”
  
  施无端道:“你闭上眼睛。”
  白离瞧了他一眼,像个真正的乖巧的小姑娘一样,顺从地闭上了眼睛,施无端偷偷看着他,见他那睫毛长极了,一颤一颤的,细巧的五官尚未完全长开,还带着些孩子的稚气,简直没有一处不好看,便志得意满地想,哎呀,我可真是娶了世上最漂亮的媳妇呀。
  
  他绕到白离身侧,还不放心地嘱咐说:“你可不许睁眼偷看。”
  
  白离就应了一声,嘴角往上翘了两分。
  施无端那双手从小就推演星盘,灵巧极了,说话间就飞快地解开了白离顺着一边肩膀垂下来的长辫子,把他那珠光宝气的得意之作给缠了上去,然后往后退了一步,说道:“行啦。”
  
  白离睁眼刹那,就又被翠屏鸟的毛给晃得眯了回去,拉起自己的头发一看,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火树银花的“少女”,偏偏施无端还在一边搓着小爪子,讨好地问:“嘿嘿,我亲手做的,好看吧?”
  白离心里一动,点头道:“好看。”
  
  施无端于是更人来疯了,围着他转了好几圈,絮絮叨叨地说:“那是那是,我做的么,师父那只大笨鸟的鸟毛都给我拔光啦,为了这个他还揍了我两尺子呢——那破鸟除了毛好看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整天就会撅着屁股叽咕乱叫,叫他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啧!”
  
  白离便问道:“你又挨打啦?”
  
  施无端颇为光棍地伸出一根小指头,摇头晃脑地说道:“没事,我才不怕呢,小爷我会金钟罩铁布衫,师父的戒尺打在身上,就跟……就跟往我身上吹了口气似的,一点也不疼,一点也……”
  
  他话还没说完,白离就伸手勾住了他的手指,于是施无端剩下的话音就全落回了肚子里,感觉白离的手软绵绵的,顿时心花怒放,美得不知道怎么好了,傻呵呵地看着对方笑了两声:“走,咱们去堕月坡那边,我爬树给你摘果子吃。”
  
  苍云谷里有山有水有美人,施无端简直觉得此地像是世外桃源一样,乐不思蜀到日头偏西,才想起又玩疯了,回去少不了要挨一顿臭揍,于是颇为恋恋不舍地跟白离告别。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奇特的鸟鸣,两人一抬头,便见一只秃毛的大鸟从空中俯冲下来,直落到施无端肩膀上,黑豆似的眼睛在白离头发上亮闪闪的豆蔻缠上转了一圈,泄愤似的在施无端脑袋上使劲啄了两下——正是道祖那只翠屏仙雀。
  施无端一边用胳膊挡住头,一边伸手去抓它,翠屏仙雀躲开,趾高气扬地伸出一只脚,便偏过头去,赌气似的不愿意看他了。
  
  它的脚上绑着一封信和一个小包袱,施无端愣了一下,弯腰解下来,三两行看完了,表情竟有些讶异。
  白离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施无端用手挠挠头:“我师父命我去东海找江华散人,说是取一份东西,还让我不得耽搁,今日不必回去,速速起程,路上所用之物都在包袱里……哎?奇怪,他怎么今天早晨不说?”
  


4

4、第三章 终身 ...


  传说九天之上是有仙人的,关于仙人,民间传奇话本浩如烟海——什么这个仙子和穷小子私奔了,那个和尚道士又多管闲事棒打鸳鸯了,几大星宿如何勾心斗角、争宠夺权了……可若是真正考证起来,其实谁也不敢说自己真就见过仙人。
  传来传去,不过“素有耳闻”“某老汉曾言”“此地民间盛传”等不靠谱的话。
  
  自殷晟之地有记载三万余年以来,还未曾听说过谁是真正飞升成仙的。
  
  那些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修仙之人,不过落得个清闲自在、与世无争的名声罢了。
  传闻江华散人出身于大商贾之家,士农工商,商为末流,虽家有金山银山,他老父仍自认门第不高,便一辈子汲汲于声名,不仅给自己花重金捐官,更是赶着一众子弟读书习武求道,遍求名师。
  偏他这宝贝疙瘩似的嫡子江华是块朽木,文不成武不就,被老父大棒赶着到了九鹿山,没有半个月,便因为顽劣异常,不服教化,众弟子听道经的时候,竟然当场站起来,将师父质问得哑口无言,终于被轰下了山。
  他既不敢回家,也无事可做,说来也是命该如此,正逢着一个神神叨叨须发皆白的老游仙,便跟着他修仙去也,这一去便是三百年,修成个什么样子不知道,反正“江华散人”这云山雾气的名,算是被人们叫出来了,想来他那一心改变门风的老爹九泉之下,也该当瞑目了。
  
  如今施无端却犯了愁,心道那江华散人像个被点着了的炮仗似的,四处乱窜,一刻也不得安生,谁知道他又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祸害了,可叫自己去哪里找呢?
  这一去,岂不是要三年五载?
  
  正这当,忽然一道惊雷劈了下来,施无端一愣,抬头望去,只见苍云谷中天气瞬息万变,方才还晴空万里,这会忽然就乌云密布,不过眨眼间,豆大的雨水竟然就噼里啪啦地落下来,翠屏鸟缩缩脖子,这会也不计前嫌了,炸着翅膀往施无端宽大的袍子里钻,被他一把拎住脖子给揪了出来。
  施无端拉住白离,往最近的山洞跑去,还不忘举起身材巨硕的翠屏鸟放在白离头上给他遮风挡雨,怜香惜玉十分尽职尽责。
  
  可怜那翠屏鸟扁毛之身,天生不长白眼,此刻竟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苦闷。
  
  苍云谷中山洞大多是某小妖洞府,有些修炼时间较长,便以把自己弄出个人模人样来显示道行深厚,还要在洞府门口写上个不伦不类的匾。虽是如此,这些小妖们身上毕竟还有些畜生习气,向来是各自有各自的领地,在这苍云谷中,随意进入旁人的领地乃是大忌。
  施无端年幼,没人和他说过,他便也不知道厉害,见那洞府上没有牌子,还道是个空的,拖着白离便闯了进去。
  
  他忙着将自己身上的雨水抖落,又笨手笨脚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翻到干净的一面,小心翼翼地将白离额角上沾到的一点水渍抹净,所以也就没看见山洞尽头处一双兽瞳幽幽地冒着绿光,正往这边瞧。
  这雨越发大了,翠屏鸟愤怒地挣脱了施无端的魔爪,随即上蹿下跳地追着他啄起来,施无端“哎呦”一声,一边在窄小的山洞中抱头鼠窜,一边嘴贱地说道:“你连毛也没有,湿了连抖都不用抖,有什么……哎呦!行啦,别以为你是老头子的鸟我就不敢把你烤着吃……怎么还没完了!”
  
  白离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趁着他不注意,扭过头去,看了角落里隐藏的野兽一眼,那野兽接触到他略含警告之意的目光,竟瑟缩了一下,迟疑了片刻,远远地顿首一下,以示臣服,夹着尾巴慢慢地退到了堵在那里的大石背后。
  白离掐了个手印,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两人周遭架起一个封印之地,将外物隔绝出去。
  然后施无端便山呼海啸地奔过来,翠屏鸟凶神恶煞地在后面追杀。也不见他如何,白离好像随意那么一伸手,便拦住了扑腾着翅膀的翠屏鸟,将它兜入怀里,一只手托着那大鸟的身体,一只手轻轻地顺着它的脖子,往下安慰一样地抚摸着。
  
  在施无端眼里,翠屏鸟奇迹一般地忽然便安静了下来,老老实实地伏在白离怀里,他摸摸鼻子,伸手在翠屏鸟的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骂道:“啧,色鸟,便宜你啦。”
  然后他的注意力飞快地转到他那漂漂亮亮的“小媳妇”身上,一迭声地问道:“你淋湿了没有?冷不冷?”
  说着,便要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白离,脱到一半,才发现那外衣早被水泡得滴水,便略有些尴尬的摸摸脑袋,有些纳闷地说道:“哎呀,怎么都流汤了?”
  
  施无端正是童子到少年的过渡的年纪,个子是开始抽长了,脸颊上却依然带着孩童的稚气,唯独一点下巴尖开始隐隐显出骨头的痕迹,两缕湿哒哒的头发黏在他的额头上,露出下面一双清澈的眼睛,眨巴了一下,傻乎乎地看着自己湿哒哒的外套,白离就笑了出来。
  施无端也不知他在笑个什么,只是觉得他笑得好看,于是摸摸湿哒哒的头发,也跟着傻笑起来,所以没看见,那看似乖顺地伏在白离怀里的翠屏鸟的身体竟是微微打着颤的。
  
  这山洞中竟有些散落的干柴,不知什么东西带进来的,施无端把柴禾抱做一团,伸出手指,熟练地搓了个请灶的小咒文,柔和的火苗便跳动了起来,不过片刻,便点燃了小火堆,两人一鸟围坐下来,白离的目光这才落在那湿了半边、墨迹都晕染开的信上,问道:“你这是要去多久?”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