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李戈成名记 追杀三小生(废柴百姓VS邪恶外星智脑)

李戈成名记 追杀三小生(废柴百姓VS邪恶外星智脑)

时间: 2015-12-05 02:10:58


文案
一个废柴小老百姓和一个有科技含量的邪恶智脑“宝葫芦”的故事。
你们看过《宝葫芦》么,李戈也有一个。
宝葫芦:我能满足你的所有**。
李戈:真的?!给我来两碗豆浆,我喝一碗,倒一碗。
李戈:那让世界上的坏人全部变成好人。
宝葫芦:那不可能。
李戈:那我要韩地主爱我爱得死去活来。
宝葫芦:我们从哪个国家开始改造坏人?

  楔子

  一个乌云密布的夜晚,郝七偷偷摸摸的潜入了一处工地,打算偷点废铁卖。最近城管看得严,自己那点黄盘全被抄了。没办法只好挣点外快。就在他拼命往蛇皮袋子里塞铁棍儿的时候,突然一声炸雷,从天边飞来一个大火球,直朝郝七这里射来。在他身边炸出一个5、6米宽的坑。郝七双腿发抖,仰天流泪,心想:不就是偷几根铁棍么,用的着五雷轰顶么。于是郝七不敢再拿,准备开溜。却突然发现刚刚那个坑里有一块长方板子,要是铁的可以卖不少。于是拎起来,发现很轻,可这块黑板子很光溜,于是就背着回家了。
  回到家,见6岁的小儿子正在看电影《宝葫芦的秘密》,儿子见爸爸回来了,就稚气地说:“爸爸,我也要像王宝一样,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指着电视里的宝葫芦,郝七给了他一耳刮子,怒道:“要是真有这么个玩意儿,人还不得疯了似的抢啊,那小破孩缺脑。”
  这话让邪恶的外星来客有了好的侵略计划。首先是选取一个试验品……眼前的生物?哼,没有挑战性。可没想到自己选的具有挑战性的实验品,比电影里的王宝还缺脑。

  第一章 废材与天才

  李戈特喜欢自己这个名字,虽然自己没啥值得令人骄傲的地方,但不管你是谁,还不得管自己叫声“哥”。尤其是上课时,虽然那些个问题自己会不了几道,但还是踊跃的举手发言,为的就是让老师们喊自己“李哥”。那滋味,倍有面儿。
  于是辉煌的中小学生活过去了,或许是他这种见不得人的**被大家唾弃了,因此在高中时期他有了一个倍衰的外号“伪哥”,李戈顶着这个不光彩的外号,度过了囧囧有神的高中生活,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
  大学里老师们连个问问题的时间都没有,自然也没人去叫他的名字,于是他的人生最大的骄傲就这么被埋没了。
  李戈在南大的计算机网络系,但凡是认识他的人,都认为李戈是被驴踢了才会选这个系来自虐,李戈本人就是一个电白。复杂的计算机理论他不会也就算了,就连和计算机紧密相关的网络游戏,李戈都不上手。宿舍的哥们都戏称他为“电脑糕手”。
  其实这个是冤枉了咱们李戈,他也是个爱游戏成痴的人。怎奈,手笨了点,再加上没什么人愿意教他,于是就成了现在被人唾弃的对象。
  今天明明放假,宿舍里的5个人约好去网吧打游戏,可李戈刚有一点意思,就被堵了。
  “伪子,不是哥们不带你,就是吧,今天我们是要组队去和交大的PK,实在没时间顾你,要不你玩我刚拷得《祖玛4》,练练手?再说韩老大也不会让你出去,你现在是他的禁脔,我们惹不起他啊。”宿舍老大王乔说话还是仁义的,起码只有他叫自己“伪子”,而不是那个万恶的外号。可这话也太伤人了,伤了咱们李戈的玻璃心。提到韩老大李戈的心肝又碎了一地。
  其他人呢,更甭提了,于是李戈又被抛弃了。百无聊赖之际,打开《祖玛4》,玩了起来,可也就打到第五关,怎么也过不去了。正要第6次重来的时候,宿舍的门被推开了。来的人正是韩梓梧——舍友口中的韩老大。
  这个人高李戈一届,也是计算机系的,不过和李戈正好大相反,人家可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老师和同学眼里的精英级人物。用一句汇编老头的话说就是:这小子将来有可能是中国的“比尔盖茨”。对于这点,李戈和其他人一样有酸葡萄心理,但也没法,人家就是强。
  本来人家高自己一届,没什么接触,但没想到由于韩梓梧学习太好,才大二就被推上了助教的位子,还偏偏是带自己这个班。新官上任三把火。韩梓梧其人,李戈认为就是一个完美主义到**的人。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非要让自己负责的“汇编语言”学每个人都达标。其实这也没什么难的,但他却偏偏遇到了李戈,这个实实在在的“电脑糕手”。考了3次,3次挂,于是我们的韩助教彻底黑了脸,出于他**的完美主义,开始折腾李戈,几次下来,双方各有损伤。
  李戈看韩梓梧像杀父仇人外加剥削自己的土豪地主,但李戈天生就是个被剥削压迫的命,在几次小小的反抗无果后,就认命了。以至于患上了恐韩症,一见到韩梓梧就浑身发抖。
  韩梓梧则把李戈看做自己人生中的污点。但韩梓梧就是不肯放弃的一遍一遍的为李戈开小灶,誓要啃下这个硬骨头,有时连韩梓梧自己都觉得奇怪,自己这么自虐是为了什么?不过李戈这个破孩子简直太操蛋了,是老天派来整他的吧。明明看他学的比谁都认真,怎么就是学不会呢?这感觉就像是辛辛苦苦买回来一棵水仙,你看那枝儿,那叶儿都是水仙的,于是你拼命去养,结果最后开花一闻,呸!还是蒜味。可这棵蒜装的比水仙还水仙,总叫人觉得,再养养或许会变过来,于是自己钻了牛角尖了。就是他这股子执着劲儿,让舍友都戏称李戈是韩老大的禁脔,说就是对女朋友也就这样了。
  可是让李戈挠心的还在后面,最后自己实在是禁不住韩地主的催租,只好没日没夜的背那本天书级的《汇编语言学》,没想到由于太废寝忘食,在考试场上晕倒。当时正是韩地主监考,二话没说就把李戈烈士背到了医务室,后来诊断出了急性胃炎。事后老五蓝威源说。韩老大用百米的速度背着李戈,帅的一大糊涂啊。可李戈怎么就觉得自己被当成了麻袋背了呢。
  对于自己昏迷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韩地主,李戈一直耿耿于怀,怎么噩梦就是不醒呢?人生咋那么杯具呢,而韩地主的第一句话就更让李戈认识到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这次考了57分,再接再厉。”
  李戈在心中呐喊,才3分就及格,你丫就不能看在我“黛玉”一回,给我行个方便。但李戈或许是被剥削惯了,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于是韩地主继续他的催租行径,李戈继续做他的杨白劳。只不过也许是韩地主也觉得把苦主逼狠了,会让李戈真的效仿杨白劳。且李戈连个抵押都没有,还不如杨白劳呢。因此每每给李戈补习完,总拉着他去餐厅吃饭,让李戈是韩老大的禁脔这一谣言更加坐实。于是李戈的天彻底黑暗了。
  本来今天是休息日,李戈可以不用面对韩地主,但因为被宿舍的人抛弃,因此心情也算不得好,没想到,这时又见到了债主韩梓梧。
  “韩助教,今天是周六。”李戈好心的提醒道,心里有点委屈。
  “周一考试,就这两天要好好复习,我看你也没有自觉性,这次要是再不过,今年的汇编你就肯定要重修了。”韩梓梧自认为十分语重心长的说道。
  “韩助教,南大吧,挂科的又不是我一个人,您要是有兴趣,我给您介绍几个,他们都特别仰慕您,说实话,以您的这种坚忍不拔的态度保管让那些在学校底层的劳苦大众脱离挂科的苦海,何必在我这根朽木身上浪费时间啊。”李戈认为把话说道这里已经十分明白了,既褒扬了他韩梓梧,又婉转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可偏偏韩梓梧像是没听懂一样,笑得极其灿烂的说:“李戈同学,不要自卑,其实我对于你还是很有信心的,再说同学之间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不用客气。”
  李戈听完心里大骂:你丫才自卑,你们全家都自卑,谁他妈的在和你客气啊?懒得再理他,心想好好的周末绝不能让韩地主搅了,于是脑瓜一转,一捂肚子,做西子捧心状。韩梓梧果然中招,平时一本正经的脸上也显出慌张的神色。
  “李戈同学,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中饭你吃了么?”韩梓梧一边说一边把李戈驾到床上,用手摸了摸他的头。
  “忙着复习来着,早饭和中饭都没吃。”装可怜谁不会,李戈昧着良心说道。全然不顾现在还在他肚子里的红烧肉在哭泣。
  韩梓梧听了皱眉道:“自己胃不好,还不好好在意,上次的胃药呢?”
  “吃光了,还没买新的。”李戈小声说道,心里大乐。韩地主我的胃可是你逼坏的,看不内疚死你。
  “吃光了?你一次吃多少?”韩梓梧露出疑惑的神情。
  糟了,记得韩地主给自己买了一大包药,这么快就吃光了,太假了。于是改口说:“哦,不是我一个人,老二胃也不好。”李戈有点心虚。好在韩梓梧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替李戈盖好被子后说帮他再买些回来,就匆匆出去了。

  第二章 灵异床板

  韩梓梧前脚走,李戈后脚从床上蹦下来,一溜烟跑出了学校。他家不在南市,所以周六日也只能住校。李戈又是个宅男,总在学校宅着,平时也不出来,所以虽然在南大住了一段时间了,南市还是没有真正逛过。这次为了逃避韩地主,被逼出了窝。
  现在是下午3点多,南市的人大多有睡午觉的习惯,因此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李戈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心里想着韩地主回来见到人去楼空时的脸色,忍不住偷乐。哼!别以为老子好欺负。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一个大的旧货市场门口,心想反正没事就去逛逛呗。
  溜溜达达胡乱逛着,看到一个卖旧床板的摊子时停了下来。自己住下铺,上次老四在他铺上喝他老娘给他煮的猪脑汤,一个不留神全孝敬了自己的床。事后虽然把被子褥子都换了 ,但床板上老有股子猪脑的味儿。李戈有点轻微洁癖,晚上睡觉老闻见,就有了换床板的心。
  李戈看了看摆着的几块板子,不是太大就是太小,好不容易有个合适的还脏兮兮的。刚要抬腿走人,就被那个摊主叫住。
  “哥们,想要什么样的,说句话啊,我后边还有货,有码□的都有。”
  “……”
  “草,对不住,以前咱卖盘的,说顺流了,不过我后面还真有货,去看看。”
  小贩十分热情,李戈觉得这人挺逗就跟他来到后边。
  这里简直就是个废品回收站,李戈深一脚浅一脚的跟他左绕右绕,来到放着一堆床板的地方。
  “随便挑,我卖东西便宜。”小贩热情的给李戈介绍着床板,可李戈怎么听怎么觉得他在推销光盘。
  “这个吧,两面能用,容量大,看着木质倍正,没杂质,也没怎么划,躺着舒服。”
  “要不这个,瘦溜……”
  李戈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挑,在众多床板“美女”之中挑挑拣拣,过了一把皇帝瘾,忽然一个泛着光泽的漆黑板子进入李戈的眼帘,那是一块不知是什么木质的板子,表面泛着金属的光泽,看起来不像是床板。
  “老板,这个也是床板么?”李戈虚心的问道
  “哦,是……是吧,不然放这里干嘛,怎么?你想要,你看这光泽度,那叫一个正,我敢说可南市找也找不出第二块,哥们你真有眼光。”
  于是,在这句恭维自己有眼光的赞美中,李戈买下了这块床板,最后商定连带送货打了7折一共90块。临了,小贩还塞给他2张没皮的光盘一张名片,特神秘的笑了笑,说要好的他那里还有。
  小贩收了钱,乐呵呵的和李戈道了别,李戈也不由得激动了一把,原来在异乡好人也是很多的啊。
  他拖着床板朝宿舍走,没想到那么大的一块床板分量倒是不重,很轻松的就拎上了楼,可没想到在楼梯口正好遇到的站在那里朝他笑得很亲切的韩地主,李戈觉得现在装晕不知道还来的及不?
  “我……我后来好点了,就去买了点东西。”李戈心虚的说
  “是么,好的够快的,拎这么块板子都不费劲呀。”韩梓梧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不是,看着大,不沉的,打了7折还送了盘给我。”
  韩地主越是平静就越可怕,李戈的这个恐韩症越来越厉害了,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说完还证明似的把2张盘向前递了递。
  韩梓梧看看那两张盘上印着的黄花花一片,眼睛眯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临走把一个袋子塞给李戈,就下楼去了。
  李戈直到韩梓梧没了影,才缓过神,低头看看那2张盘,脸轰的一下子就红了。妈的,明明就是2张带色儿的,刚刚还给韩地主看,自己找个地去自焚算了。
  到了宿舍哥几个都在,老大王学问他去哪了,说韩老大下午找他差点把咱们宿舍门砸了,说李戈你胃疼犯了,有可能晕宿舍了,可开开门没见你人啊。
  后来老五蓝威源拎起韩梓梧放下的袋子,看了一眼说:“济生堂的药,那里可不近啊。”
  对于韩地主的做法,李戈有点小感动,对于自己难得的一次反抗有点小内疚。不过还没等李戈感慨完,老四金贵就指着李戈拖进来的床板,大叫了一声令李戈郁闷一辈子的话。
  “草,伪哥,你丫拎个棺材板干嘛呀?”

  第三章 替考的最高境界

  李戈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大悲剧,他真正认识到自己就是一个傻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棺材板的东西,为啥自己就认为是个富有后现代气息的床板的,现在自己正躺在这块板上,出于破罐破摔以及小小的自尊心作祟,他还是毅然躺了上去,而小贩送的两张盘也被他压在床板下面。现在看来,是出于对自己的精神赔偿吧。于是李戈在无比悲催中,进入梦乡。可悲催的李戈在梦里也没消停了。
  李戈发誓他绝对没有在白天想过一点关于那啥那啥的事,可昨天夜里他却做了个很那啥的梦,可又不太像梦,因为太真了,简直就像在看3D电影,不,是4D。虽然自己面前是身材长相都正到极点的洋妞,可自己也没有那啥的想法,只是感到毛骨悚然,为啥是洋女人呢?自己有这方面的爱好?人家都说梦是现实的反映,我原来是喜欢外国人的?于是李戈陷入了自我厌恶中。
  不过他还没有来的及自怨自艾,周一到了,、。
  那个可怕的汇编考试开始了,看着汇编老头发下卷子,李戈茫然的拿着卷子,准备他的第五次考试。
  拿起笔,看着这些题,貌似都很眼熟,可仔细看又都不熟。回想课本里的知识,觉得怎么也想不起来。
  正在这时,教室的门开了,来的竟然是韩梓梧,他和汇编老头耳语了几句,老头就出去了,看来接下来由韩梓梧监考。不知为什么看着韩地主,竟有些内疚。于是拼命回想,可还是想不起来。
  韩梓梧一早就发现了正在抓耳挠腮的李戈,暗自叹了口气。今天他还是过不了吧,李戈还真不是这块料。为了不在给李戈压力,他没有去李戈身边。
  最后,这场考试在沉默中结束,韩梓梧收起试卷,看着还在座位上发呆的李戈,竟有一种想去安慰他的冲动,但最终还是推门出去了。
  汇编老师赵成,系里的学生都叫他汇编老头。为人太古板,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仅出的试题超难,而且平时考试得59.5都不给提分。
  可今天韩梓梧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求这个老恩师,希望他能再给李戈一次机会。成绩下来了,韩梓梧来找赵成,就看到老人家正在拿着一份试卷满意的笑,韩梓梧一阵庆幸,看来今天老师心情不错,希望可以说的通。
  “赵老师,我这次来是……”还没等韩梓梧说完,赵老师就忙拉着他的手激动的说“梓梧啊,我以为我教的学生中就你还是个可塑之才,可没想的,竟然还有一个,你说个孩子以前我怎么都没发现呢?汇编能考满分啊,这张卷我要想全对都不太容易啊,看他分析的 ,啧啧 !天才 !天才 !”
  “嗯,都是老师教得好。”韩梓梧不忘赶紧拍拍老头的马屁。
  “呵呵,不是,不是,天分这个东西就不是教出来的,不走这根线的,怎么教也没用。”老头显然很受用韩梓梧的马屁。
  而此时韩梓梧对这句话真是感同深受:说的真他妈的太对了,就比如李戈,真是怎么教也没用。
  于是想马上趁热打铁把李戈的事说了。
  “李戈”
  两个人同时喊了一个名字,都是一愣。
  李戈现在躺在他的棺材板上又在思考人生了。最近他的生活就像是范X说的那样“有点乱”。需要重新理一理。
  昨天在考汇编考试时,起初他是一点都不会。本来想这次真的又完蛋了,可奇迹般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许许多多的东西。
  他控制不住的把这些东西写在卷子上,等他回过神来,卷子竟然已经被写满了字。可他就是看不懂,看笔迹确实是自己的,但他没有去想要写这些东西啊!于是慌乱起来要去划,此时收卷的铃声响了。看着试卷被收走,李戈发呆了。
  还没有从这次诡异的事件中回过神来,晚上他又做了那啥的梦,这次的主角是日本妹,穿着水手服————
  早晨,李戈慌乱的起床,偷偷的跑去水房洗裤裤,刚洗完回到宿舍,就看到了面色不善的韩地主。
  “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也希望你能及格,但我不希望你去抄袭。”韩梓梧把卷子拍在桌上,虽然在压着怒气,但李戈还是感到心肝颤。看着这张写着自己名字的满分试卷,李戈一点也没有喜悦的感觉,只是觉得诡异的可怕。
  “不是我 ,不……”
  “不是什么,别告诉我你吃了灵丹妙药,一下子开窍了,虽然你确实也有些本事,竟抄个满分。”此时韩梓梧的神情是愤怒的,但又有些李戈说不出的东西。
  李戈有些着急,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韩梓梧看着李戈见他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脸上的神情渐渐变成了失望,转身就走,李戈突然拉住他的衣服。
  “我……”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李戈放开了手,眼睁睁的看着韩梓梧消失在门后。

  第四 章 废材动心很容易

  李戈是郁闷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韩地主看不起他,他虽然没少让韩地主生气,但抄题这个屎盆子,要扣到自己头上,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委屈,但怎么解释?那些题不是他做得,可不是他又是谁,难道是鬼,想到鬼,李戈浑身发冷,他突然看向自己的新床板,那个极像棺材板的东西,难道说就是这个东西缠上了自己,想一想确实是自从把这个东西,买回来诡异的事情就不断发生,先是那个啥啥的梦,最后还有那个满分的试卷,真是越想越觉得可怕。此时他顾不得什么了,把被子褥子一裹,露出那块黑漆漆的床板,越看越诡异,他一把抱起床板,就朝着垃圾站走去,到了垃圾站,一把把那块鬼东西扔在地上,转身就跑,好像那块板子会追来一样。
  可跑回宿舍又觉得不对了,万一那个鬼玩意别人捡走,不是又祸害别人了么,做了老半天的思想 斗争最后还是受不了良心上的谴责,无奈的走向垃圾站,起码要劈了那东西。
  怎么不见了?看着空空的地面,李戈顿时觉得脊梁缝儿里冒凉气,正在这时李戈感到背后有东西,他吓得动也不敢动了,虽然现在是下午2点多钟,可现在周围一个人都没,自己真被宰了也没人知道。那东西越来越近,突然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李戈吓得一下子捂住了脸。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李戈,别怕,是我!”
  李戈猛然转过头看到韩梓梧正在对自己笑,此时李戈竟有一种遇到亲人的感觉,突然觉得自己要向他说解释一切的冲动。
  “你听着,我没抄,那张卷子不是我做的,你信不信这世界上有鬼,我周六买回的那张床板你还记得么,就是那个搞得鬼,刚刚我把它扔在这了,可它又不见了,一定是他自己跑了。”我在说些什么啊,谁会相信啊,李戈说完自己都不还意思听,太他妈的假了 ,韩地主一定会认为他疯了。
  “嗯,是他自己跑了,我相信你!”韩梓梧依然微笑的看着他说。
  “你爱信不信,我—— 什么!你相信我说的?”李戈简直觉得不可思议,韩地主相信他的这些蠢话。本来想好的一肚子话都没有机会说了。
  “你没病吧?”李戈试探地问
  “怎么?”韩梓梧依然微笑着说。
  “那么扯的事你也信?”李戈觉得自己现在傻催到家了,人家信你吧,你还他妈的找事。
  “或许世上有许多事听起来就是很扯的,现在没有的,不代表以后没有;现在一个人废材,不代表他一辈子没用,所以人类总相信眼见的,太过狭隘了。”此时的韩地主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
  “……”
  这么一说,李戈有点跟不上韩梓梧的思路。
  “韩助教您的意思是……?”李戈立刻发挥自己的专长,不懂就问。
  “你不喜欢语言汇编学,没有必要逼自己去学习你不感兴趣的东西。”韩梓梧用以往不曾有过的温柔语气说道。
  “啊。”李戈有点蒙,这句话对李戈的冲击很大,从小总被人逼着干这干那的李戈,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样的话,李戈的小心肝动了一下。
  这时,韩梓梧突然异常认真地看着李戈说:“我这里有一部手机,你的手机坏了,先用这个吧!”韩地主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直板黑色手机,耀眼的金属光泽,在李戈面前晃动。
  “我的手机坏了?我的明明是好好的。‘说完从衣服里掏出他的X语手机,当初买它就是因为他够结实,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机一掏出来就是黑屏了,怎么按也没图像,真坏了。李戈惊讶的看向韩地主,韩地主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把那个直板黑手机塞到李戈手了。
  李戈看了看手机的外观,发现没有任何标志,抠开后盖,里面连个入网许可证都没有,没想的韩地主也有穷到用山寨机的时候。于是在感情上李戈觉得自己又和韩地主亲近了不少。宝贝似的把手机收了起来。
  “你更喜欢亚洲的片子?”回来的路上韩地主突然问李戈,
  “啊?”李戈开始没听明白,但马上理解了,老脸一红
  “韩助教,别误会,那天我不知道那个是那种片子,我都没看。我平时也就看看枪战啊 武侠的。”
  “哦。”韩地主听后沉思了一会。突然又抬头看着李戈道:“手机别弄丢了,要随身带着。”
  “嗯。”李戈小媳妇似的答应道。
  第二天,李戈继续顶着熊猫眼去上课了,因为他昨天晚上又做梦了,梦到章子怡扮演的玉娇龙拉着自己在竹子上飞……
  第一节就是汇编课,老头不在,李戈刚要松口气,却见教室门一开,韩梓梧抱着讲义走了进来。同学们都吃惊不小,虽然韩梓梧是助教,但毕竟也只不过是个学生,让他来代课,确实说明老头十分信任他。
  韩梓梧今天穿着西服,还真像一个老师。其实李戈挺高兴他上课的,所以听的格外认真,虽然还是听不大懂,但赏心悦目就行了。
  可下面的学生可不是各个都像李戈一样,有人不服气来,于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眼镜男,突然举手问了韩梓梧一个很难的数据编程题,韩梓梧仔细看了看这道题,心里一动,这是道变式函数题,好象不是他所学到的任何知识能够解决的,倒好象是……
  底下的人看到韩梓梧的脸色难看起来,有的人替这个年轻助教担心,有的则暗暗幸灾乐祸。李戈虽然不懂那道题有多难,但看大家的反映就知道不那么简单,可自己又帮不了韩地主什么忙,他觉得通过昨天的一次掏心掏肺的谈话,他和韩地主应该已经算是朋友了,朋友有困难应该拔刀相助,可惜自己是把指甲刀。这时他不禁想起了那块棺材板,如果自己没扔掉它,现在自己会不会就能帮到韩地主了。看着在黑帮上不断计算着的韩梓梧,李戈不由得叹气。正想着,脑子仿佛被拍了一下,各种数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不知为什么,李戈觉得肯定是上面那道题的答案,于是鬼使神差似的,他在众人瞩目的情况下,来到韩梓梧身边,拿起粉笔,在黑板上行云流水般写下来几个程式。

  第五章 鬼附身也是技术活

  李戈写完程式也有点蒙,自己又做了莫名其妙的事,看看韩梓梧,发现他正在认真的看着自己写得那堆东西,下意识的就去拿板擦去擦自己刚刚的“杰作”。没想到被韩地主一把抓住手臂,韩梓梧笑着说道:“做得很好,不过我不太明白,能请你讲讲么。”说完这句话,下面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异常,毕竟这是计算机系,而且也不都是李戈似的电白,李戈写的程式十分简练,但懂的人却知道这需要在大量的验算的基础上才能得出的。虽然这个教室里懂的人寥寥无几。
  “我,我也不懂。”李戈实话实说。
  马上台下又是一片哄笑,韩梓梧的脸色死白,就在这时,那个给韩梓梧出这道题的眼睛男,指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又指着李戈像看到外星人一样大叫起来。
  “对的?!程式检验结果是正确的!!你……你不可能会这种函数,那种运算法不是这么快可以想出来的,要用最高级的计算机进行上万次推倒的,我之前在专业网站上看到的,那是M国的中央电脑控制程序的一部分,他们正在高奖励全球悬赏,破译程式。你算了多长时间,3年还是5年,我算了1年多了,才解开初级程式的百分之一,你不可能是刚才想到的,你说 !你说啊———.”眼睛男声嘶竭力地喊。可大部分人都认为他疯了,因为这个计算机“糕手”大家基本都听说过,他的名字贼响亮“伪哥”。可是伪哥此时站在讲台上,写程式还真有点电脑高手的范儿,只是大多数人都不懂,不过也有人想:陈学伟(眼镜男)的电脑水平大家都是知道的,那就是个电脑天才儿童,他说的难道是真的,南大伪哥是电脑高高手?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到了李戈身上,希望他可以作出解答。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