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人鱼法则 粗饭淡茶

人鱼法则 粗饭淡茶

时间: 2015-11-17 06:09:16


人鱼法则第一条:不吃嗟来之食
人鱼法则第二条:一切为了繁衍和族群
人鱼法则第三条:远离人类
公元2217年,余景年见到了他的人鱼。

注:本文非穿越未来生包子式人鱼文,灵感和关于人鱼的部分设定来源于X档案翻译同人《一条叫Krycek的鱼》

人鱼

  余景年穿过水族馆漂亮的观光用玻璃回廊,在柔软的地毯上狂奔,悠闲的护士鲨从他身边滑过。白大褂的衣摆随着他的动作在身后轻轻扬起,穿过一众参观的路人,旁边的侧门有一个闲人免进的牌子,他径直冲了进去。玻璃门在他身后“砰”得一声关上,震天的响。
  
  隔着玻璃窗,穿着无菌卫衣,带着口罩的男人朝他竖了竖拇指,余景年心脏狂跳地点了点头,在隔间里飞快地换了衣服,随后深吸一口气,这才走进手术室。
  
  无影灯下,美丽的生物正在浅水槽中安然沉睡。浓密的墨绿色头发,犹如海藻一般的颜色和质感。轮廓分明的脸和高挺的鼻梁和人类无异,只是暗淡的肤色外,似乎有一层透明薄膜物质的东西,余景年猜测那是一种保护。
  
  他带着手套的手几乎有些微的颤抖,男人轻轻抚摸着这美丽生物的脸,查看脸颊后侧隐藏在浓密丝状头发里张合有力的腮,一切都很正常,和他所知道的一样。
  
  人鱼的上半身与人类看不出什么不同,结实的胸膛和手臂带着微微隆起的肌肉,显示出这条人鱼的强壮,只皮肤的颜色有些微的过于苍白,余景年在心里猜测,这或许是因为人鱼常年栖息在深海,不易经受阳光照射的缘故。
  
  手指慢慢往下滑落,对方腰际以下的地方开始出现稀疏的鳞片,随后慢慢变得浓密,及至将皮肤完全覆盖。余景年轻轻抚摸那些鳞片,很坚硬,并不像一般鱼类的柔软。人鱼的腰侧有一道狭长且极深的伤口,经过半个夜晚似乎已经有了开始愈合的迹象,伤口的边缘长出粉色的新肉。
  
  余景年欣赏着这一切,几乎不敢置信,这条人鱼真的就在他的身边。
  
  “好了,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给你看,先给他缝合伤口再说。”站在余景年身旁的男人突然开口,“当然,你要是想我帮他缝合也可以,虽然这家伙打伤了我们六个人,我想我还是可以尽量不去公报私仇的。”
  
  余景年不禁失笑。
  
  缝合伤口并不是什么困难的手术,余景年帮太多的海洋生物做过这样的手术。
  
  海豹海狮又或者是鲨鱼……在这个时代,海洋生物的生存空间在急剧缩小,他们经常无意中闯入捕鱼船的兜网,或者是船上的雷达影响了他们的声纳系统,使他们迷失方向,撞到海岸上来。
  
  “根据昨晚到今早的观察,人鱼的愈合能力最起码是人类的十倍,他恢复的已经非常好了。只是攻击性很强,醒过来的时候几乎不会允许任何人的靠近,鱼尾力道惊人,昨天我们有一个同事,被他打断了一根肋骨。”男人耸耸肩,话锋一转,笑道,“那些美国佬这下要彻底哑巴了。他们这些年在实验室里到底在搞什么,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或许我们还可以有条件的要求他们出借人鱼,□,产子……”说到最后,男人的口气有些讥讽。
  
  “韩栋,不要太偏激。不过我很怀疑与美国人借调人鱼的可能性,何况,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摸清楚他们的智商和习性,或许他们有足够的理智选择配偶。”余景年轻轻抚摸着雄性人鱼光滑的手臂,查看着人鱼的手指。
  
  削瘦而修长的手指大约要比普通成年男性再长一点,手指间生长着绿色半透明的薄膜,类似于蹼一样的东西,指尖锋利而坚硬,上面有些微小的水生寄生虫。
  
  “喂,你不会觉得这家伙有和我们同样的智商吧?不是我说,余景年,你最好祈祷他没有,要不然依着某些人的惯性作风,我们恐怕要将人鱼人道毁灭了,或者我们俩都会跟着毁灭。”韩栋无奈地说,“与人类同等的智慧生物,这不可能。”
  
  余景年没有说话。下一刻,昏迷中的人鱼突地睁开了眼睛,余景年注意到他纯黑色的瞳仁,随后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甩到了一边。
  
  他踉跄着跌倒在地,而位置更接近尾部末端的韩栋连呼救都来不及便被击倒在地,疼得脸色发白。
  
  人鱼因为强大的力道跌出水槽,跌落在地上,笨重的尾巴来回蠕动,刚刚被缝合的伤口再次被扯开,血流出来,沾染在鳞片上,随后染红了地面。
  
  或许是感到伤口处的不舒服,人鱼蜷缩着鱼尾,手指在伤口上微微一滑,肠线便尽数断裂,从伤口里脱落出来。
  
  “别动,那个对伤口有好处。”余景年下意识地开口。
  
  而人鱼朝他望过来,发出细小而尖锐的声响,他咧着嘴,露出尖牙,威胁的意味浓厚。那声音显然不是人类能发出的,有点类似于海豚的叫声。
  
  韩栋一边捂着一片乌青的小腹一边惊叹,“看来他们有自己的语言系统。”
  
  人鱼转头朝韩栋望过来,露出一个似乎可以称得上是鄙视的神情,尾巴微微一扬,又“啪”的落下,水花溅了韩栋一脸。
  
  “你……能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余景年几乎是不可思议地问道,他从地上爬起来,慢慢接近他。
  
  人鱼警惕地看了他,然后慢慢点了点头。
  
  韩栋大声叫起来,“这不可能!他们的发声系统和听力系统和我们绝对不会一样。”
  
  余景年却觉得这大概是真的,他下意识地同他说话,“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你受了伤,为什么不呆在水槽里,还是说你现在需要干燥的地方?”
  
  人鱼歪头看了余景年一眼,不再有任何回应。
  
  韩栋嗤笑起来,“我就说,这是不可能的。”
  
  余景年却不相信,试着继续跟他说话。
  
  只是这条脾气很大的人鱼,似乎对他不再感兴趣,开始不理不睬,甚至把脸转向别处。
  
  不过,余景年至少可以确定,人鱼现在似乎真的不愿意呆在水里。
  
  “或许受伤的时候,干燥的地方更有益于伤口的愈合。”韩栋这样回答。
  
  韩栋绕过人鱼,把水槽里的水放干,然后示意余景年帮他把人鱼搬回水槽里。
  
  余景年小心翼翼地从后面抱住体型巨大的人鱼,他感到人鱼的双臂有些僵硬,于是轻声说着,“别紧张,我只是要把你重新放到水槽里,然后治好你尾巴上的伤。”
  
  人鱼鳍一般的鱼耳颤了颤,听话地放松了身体,甚至可以说是配合得让余景年把他放到水槽里去,否则以余景年的力气根本搬不动他。
  
  余景年重新帮人鱼缝合了伤口,人鱼很放松,并没有再做出敌意的姿态,或许是伤口的愈合消耗了精力,他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余景年轻轻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检查人鱼的皮肤,外面那层精密的透明薄膜似乎有很强的锁水效果,即便离开水源,人鱼的身体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伤口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着,余景年忍不住想,他或许真的不需要什么手术,只要静静地呆上一会儿,就可以恢复如初。
  
  趁着这个功夫,韩栋和余景年退到一边,外面传来脚步声,隔间里挤进五六个人来,韩栋示意余景年不要动,而他则整了整衣服,走出了手术室。
  
  这是2217年的夏天,2012的预言早已成了一个笑话,人类仍然好好的掌控着这个地球。一切运转如常,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逐渐停歇,无论是电子技术还是航空航天技术都开始陷入停滞的阶段。只有生物学最近的重大发现让学术界震动不已。
  
  人鱼,他们发现了活着的人鱼。
  
  2088年,美国在太平洋沿岸发现雌性人鱼尸体,这具尸体被制成标本,被收藏于某研究所内。
  
  2155年,加拿大在西海岸发现另一具雄性人鱼尸体,并成功诱捕尸体旁怀孕的雌性人鱼。这只人鱼被命名为夏娃。八个月后,夏娃分娩,生下了一个女儿,被美国重金买走。
  
  夏娃分娩三个月,美国和加拿大宣布共同对人鱼进行研究,拒绝全球学术交流和公布研究结果。
  
  虽然近年来国际局势已经趋于缓和,比起百年前的剑拔弩张,已然好了很多,但是各国间经济政治的竞赛从未停歇,而美国和加拿大的这一举措,无疑使其他国家意识到,他们或许在人鱼身上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自此以后,各国间对待人鱼愈发重视了起来。
  
  而就在昨天晚上,一条受伤的雄性人鱼被秘密地送到了中科院海洋所。
  
  这条运气不好的人鱼撞上了捕鱼的小艇,身受重伤,鲜血染红了包裹他的帆船布。凌晨时分,他被送到这里来。韩栋带着他的团队率先开始对人鱼进行研究和治疗,与此同时,他们联系了余景年。
  
  余景年今年二十六岁,刚刚拿到博士学位,是中科院最有前途的海洋生物学专家,之前在大连做交流。韩栋的电话到时,他还在宾馆休息,听到消息,他立刻动身,从大连机场出发,赶到了青岛。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开新文啦!我会努力的日更滴/(ㄒoㄒ)/~~
虽然是个相对来说有点冷的题材,心情很忐忑捏~~
然后文案上有提到灵感来源,大力推进下那篇《一条叫Krycek的鱼》,米看过X档案也没事,反正我也没看过,但被这文萌的一脸血。奈何看过以后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鱼文,所以才忍不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顺便作者死文科生,理科白痴,写科幻纯粹是应景,若有严重智障级别漏洞,请各位hold住,能改的BUG我会改,改不了,就放着吧(远目~~


飞廉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人鱼的伤口愈合地差不多了。余景年一直用毛巾沾着海水在他身上不断擦拭,虽然韩栋向他保证,人鱼看起来不会因为缺水出现问题,但他还是有些害怕。
  
  男人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略略显得有些稚嫩的脸上透出些许疲态。他太兴奋了,在飞机上根本没能闭上眼休息,直到现在才感到一丝困意。
  
  现在想想,余景年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眼前这只巨大的生物真的就是人鱼。他从读研究生起,就一直在做人鱼的课题,即便国内的资料少的可怜,但是通过美国和加拿大最初公布的录像和研究资料,余景年还是对人鱼做了不少推测和研究。
  
  如果只想做个单纯的学者,人鱼的研究能不碰就不要碰。
  
  很多年前,余景年的父亲就曾经警告过他。
  
  不过,没办法,自己就是喜欢。余景年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人鱼的头发。
  
  下一刻,人鱼的眼睛微微颤了颤,然后睁开。
  
  余景年笑了起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看到你的伤口愈合地很快,大概真的不需要我们来做处理是吗?”
  
  人鱼眯着眼,有些警惕地打量着余景年。
  
  站在一个人类的角度,余景年的模样还是不错。
  
  他有狭长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常年戴着一副银框眼镜,配上苍白的肤色和瘦削的身体,显得斯文又儒雅,俨然是学者的派头。近年来,研究所的同事们热衷于给余景年搭桥相亲,奈何他一心扑在研究上,相过几次却连女方的名字都没记住。
  
  “不记得我了?我觉得你的记忆力应该不会那么短吧。”余景年自言自语地。
  
  人鱼瞪了余景年一眼,一尾巴拍在余景年的腰上,力道显然是故意控制过的,只让男人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你记得我,对吧?”被粗暴对待显然不能打消余景年的热情,他有些兴奋地看着人鱼,再次小心翼翼地接近,然后轻声问道,“你听的懂我说什么对吗?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爸爸说的没错。”
  
  人鱼似乎没有听他的话,反而伸手去拽余景年的毛巾,余景年配合得把毛巾递给他,人鱼笨拙地用毛巾在身上擦拭。
  
  “需要海水了吗?”余景年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他转头去角落里拎了塑料桶过来,这是他上午就备好的。无论如何,人鱼绝不可能长期脱水,他呆在一旁也是为了防止人鱼昏迷之中因为缺水发生什么危险。
  
  海水洒的到处都是,水花四溅,人鱼惬意地挺了挺鱼尾,那表情姑且可以算是舒服。他身上的鳞片一片片地舒展开来,微微挺立起来,显示出金属般的质感。原本墨绿的颜色,却在镁光灯下随着人鱼的动作逐渐变换色彩,流丽婉转,光彩瑰丽,仿佛极光一般,让余景年发出一声惊讶得叹息。
  
  “景年……我们……”此时,韩栋走进来,被眼前的景色惊得喉咙一噎。奈何还未待他看清,人鱼已被这声音惊到,迅速合上了鳞片,在湿哒哒的海水中飞快地翻了个身,被对着韩栋。
  
  “喂,这么快就开始区别对待了。”韩栋笑了笑,却没当回事,转而对余景年说,“陈老让你出去开个会,说如果这人鱼真的听得懂人话,让我们问问他现在能不能下水,目前的情况是人手严重不足。”
  
  余景年愣了愣,“怎么可能?”
  
  韩栋笑了笑,对于余景年那向来迟钝的政治敏感度,似乎不以为意。“这事目前还在保密,发现人鱼的渔民已经被控制起来了,政府那边正在和美国人谈条件,准备让他们派技术援助,但是要求共享现有研究成果。在这场扯皮结束前,咱们所里的人都不许外出,并且除了你和我,能够接触人鱼的人数也尽可能控制在四个人以下,陈老组织起来的研究团队总人数也不会超过二十人。你这次回来连行李都没有收拾吧?换洗衣服已经有人去买了,还有什么特殊需要没有?”
  
  余景年本就年纪小,又性子单纯,对于那些错综复杂的东西向来没什么耐心,听得有些糊涂。对他来说,只要肯让他研究人鱼,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眼下他还在兴奋,对于和人类打交道实在没什么兴趣,听了韩栋的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那就拜托了。”
  
  韩栋看出他心不在焉,又说到,“陈老叫你开会呢。”
  
  余景年恍惚间回过神来,依依不舍地点点头,凑近人鱼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现在能下水吗?”韩栋也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察着。
  
  人鱼黑色的眼睛盯着韩栋,鱼鳍一般的耳朵颤了颤,这才转头看着余景年。下一刻,他突然飞快地伸手,尖锐的爪子划过余景年的脸,顿时留下三道血痕。
  
  那速度太快,余景年只觉得眼前一道黑影,脸颊上有隐约的酥麻。“怎么了?”他还想上前去问,人鱼却突然张开嘴,尾巴的末端和耳朵仿佛瞬间炸开,以一种古怪的频率颤动着。那一刻,仿佛空气都被扭曲了一般,余景年觉得耳边一阵尖锐的刺痛,眼前的画面便一片模糊,像是一种诡异的波动从人鱼的嘴巴四散开来,裹挟着巨大的能量,海浪一般的扑来。
  
  “景年,闪开!”韩栋吓了一跳,将余景年猛然拉开,两个人贴在地上,头顶上像是有一把刀呼啸而过。只见房间里镁光灯乱晃,几乎肉眼可见的气流将余景年方在站立的地方穿透,一直奔向他身后的防弹玻璃,“嗤嗤”地声音响起,坚硬的玻璃瞬间裂开,以蛛网一般的形状迅速破碎,玻璃碎片洒了一地。
  
  余景年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人鱼面无表情的脸和冰冷的眼睛。
  
  人鱼被关起来了,没有人料到,这个身长刚刚不过两米的家伙怎么会有那样的诡异方式,即便他的双腿不利于走路,也没人再敢和近距离解除,这简直就是一座会移动的炮台,哪怕在陆地上他的移动速度并不快。
  
  “通过声波在空气中产生共振,瞬间聚积力量,危险的生物。”白发苍苍的老人感叹地看着被缩在水箱里的人鱼。他的伤口已经彻底愈合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想来鳞片的生成不会像伤口愈合那边简单吧。或许这道伤口会跟着他一辈子。
  
  余景年胡思乱想着。
  
  “就叫他飞廉吧,即便生活在水中,他也是个操纵风的神。(注)”老人笑了笑,转头看向余景年。
  
  “老师……”余景年咬着下唇,略略有些不知所措。陈老是余景年的恩师,把他从研究生带到博士生,支持他关于人鱼的研究,也时常提出建议。余景年对陈老很是尊重。
  
  “走吧,我们去开会,顺便研究一下怎么保护科研人员的安全。这家伙比我们想象的要危险。”陈老轻轻咳了一声,带着其他人一起转身走了。
  
  余景年看了一眼蜷缩在玻璃箱子里的人鱼,这才转身离开。
  
  坚硬的玻璃隔绝了声音,自然不会有人听到,那一刻,箱子里的人鱼轻轻张了张嘴。
  
  “飞、廉……”略略有些缓慢的声音在玻璃箱里回荡,带着金属摩擦般的坚硬质感,并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
  
  “景、年……”人鱼再次发出一个声音,他歪了歪头,耳朵微微扇动,漂亮的黑色眼睛左右转动,像是在观察着这个空间。
  
  谨慎起见,余景年被抽走了两管血,他脸上的伤口和一般的刀伤没什么两样,也不是很深,但是谁也不知道人鱼锋利的指甲里有没有什么致命的病毒。韩栋拿着装血样的小瓶,再三强调余景年如果有不适,一定要说出来。
  
  余景年哭笑不得,只恨不得赌咒发誓,“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韩栋这才转身去化验室。
  
  陈老带着余景年和团队里的其他人进了一家会议室。九块屏幕组合在一起的超大液晶显示屏瞬间亮起,显示出人鱼蜷缩在玻璃箱里的样子。他似乎精神不太好,两只手抱着尾部,沉默地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余景年脸色发白,有些难过的攥紧了手。他想起方才那惊心动魄的一瞬,若不是韩栋将他一把拉开,那样强大的气流绝对可以把他的头击碎。他一直把人鱼作为一种类人的生物在研究,无论是很多年前摄影师们在珊瑚礁旁无意拍摄到的画面,还是美国公布的零星研究结果都显示着人鱼拥有极高的智商。
  
  他们群居、捕猎食物,但也收集海藻和其他水生植物。除了鱼尾,他们和人类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余景年却绝不会想到,人鱼竟然会毫无理由的攻击人类,这样的结果无疑推翻了他之前的论调也让下一步的研究变得困难无比。他们得做很多的防护措施,干扰人鱼的活动,这让余景年有些莫名的失落感。
  
  “景年,你有什么意见?”陈老突然发话,让余景年回过神来,他有些恍惚地抬头,随后才尴尬地发现方才大家在讨论什么,他根本没听。
  
  “我没有意见。”余景年只好这样说,反正他看得出来,其他人都是同意的,既然如此,无论这是关于什么事的讨论,他都不可能不答应。在座的无疑不是学术界的泰斗,他一个小辈也说不得什么。
  
  “那好,就按照这个方案执行吧。”陈老点点头,也未计较他明显的走神。
  
  
作者有话要说:注:飞廉是中国古代神话中风伯的名字,是控制风的神祗。
今天再来一发~


回忆

  散了会,余景年习惯性地去看人鱼。困着人鱼的玻璃箱子不过是1.5mX1.5m的大小,对于人鱼来说,实在小了些。
  
  “关在这里,不舒服吧。”余景年贴着玻璃箱蹲下来,人鱼似乎在闭目养神,根本没有理他。余景年轻笑着敲了敲玻璃,看着人鱼骤然睁开眼睛,全身的鳍再次张开。他有些失落地后退两步,闹不懂为何这人鱼对他的态度突然变了。
  
  “又来看他,你不吃饭了?”韩栋似乎早料到他会在这里,手里拎着饭盒,随手递给余景年,“先吃饭,然后好好睡一觉。这家伙短期内是出不来了,想看什么时候都能看。”
  
  余景年愣了愣,“老师准备关他多久?”
  
  “我就知道你没听,要不然早就跳起来了。”韩栋失笑着摇摇头,“鉴于这家伙的危险性,陈老的意思是等美国方面派了支援的专家过来,我们再进行下一步的探讨。听说老美这次格外合作,主动要和咱们共享学术成果,再结合这家伙跟个炮台似的的攻击力,我估计事情恐怕比我之前猜测的还要严重。”
  
  “你这话什么意思?”余景年哪里听得懂韩栋的暗示,忍不住追问道。
  
  “你啊,天天别光顾着研究你的鱼。”韩栋翻了个白眼,却并不把事情说清楚,只是随手戳了戳余景年的头,”吃饭吧,小笨蛋。”
  
  韩栋比余景年大了七八岁,论起辈分来,倒也算是余景年的“师叔”,研究的方向主要是海洋生物的演化,因为是研究所里难得的年轻人,所以和余景年的关系比较不错,对这个“师侄”向来照顾有加。
  
  做科研的都是伸缩胃,吃了一顿,不知道下顿去哪里吃,有了饭,自然是使劲往肚子里揣。余景年看着这一盒饭,一边想着自己得撑死,一边掰了一次性筷子,不过五分钟,就把一盒饭扒了干净,匆匆喝了口矿泉水,算是结束了战斗。
  
  “好了,接着看你的鱼吧。我去化验一下采集的血样和毛发,还有,那玻璃虽然已经是最硬的了,但未确定之前,还是注意点,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韩栋知道余景年的个性,随手接过空掉的饭盒,仔细叮嘱着。
  
  “这个我知道,我说韩栋,你是越来越事儿妈了。”余景年恢复了一点力气,取笑了韩栋几句,又跑到玻璃箱旁边,观察人鱼的动向。
  
  韩栋也不和他计较,摇摇头转身走了。
  
  这一番折腾,人鱼早已经醒了,此刻一脸警惕地看着余景年。
  
  余景年无法,只得找了把椅子坐到旁边,一边再次重温美国提供的新的资料,一边观察人鱼的情况。
  
  人鱼有着和人类类似的生活方式,群居、捕食鱼类,同时也收集海藻果腹。据国外的专家推测,他们很可能仍然处于母系社会,衰老速度和人类类似。最近几年,夏娃的各种器官都在衰竭,而夏娃的女儿,也逐渐步入成年。不过具体的情况,他们现在还无从而知。或许在过不久,他们可以从飞廉的身上得到答案。
  
  飞廉。余景年在心中回味着这个名字,抬头看了一眼,人鱼正斜倚在玻璃箱旁,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沉郁的黑色眼睛带着**不明的神色。余景年愣了愣,自然而然地和人鱼对视起来。
  
  人鱼伸出手,轻轻敲了敲玻璃箱,“哒哒,哒哒……”极有节奏的声音。
  
  那或许不能称之为手,尖锐的爪子让余景年想起之前在手术室的瞬间,他忍不住摸了摸脸颊上的伤口,细小的伤口已经愈合,带着浅浅的凸起痕迹。人鱼发现对方不理他,于是凑到玻璃箱边,爪子一下一下的挠着坚硬的玻璃墙。
  
  “怎么像个孩子似的?”余景年苦笑着,慢慢走近,他仍是有些害怕,人鱼的破坏力太强,即便爱人鱼如余景年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到底能不能听懂我的话呢?方才为什么要攻击我呢?你现在应该很饿吧。像你这样的体型和愈合能力,还有常年低温一定需要很高的热量吧。我想给你点东西吃,可是老师不让,我也没办法。”余景年有些困扰地皱了皱眉。
  
  人鱼歪头看着他,墨绿色的丝状发丝耷拉着挡住眼睛,他用爪子把头发勾到一边,嘴里发出平缓的声音,一点也不似之前的尖锐,有点像海豚的叫声。这样的动作和温顺的表情愈发让他显得像个人类起来。
  
  “你是想说什么吗?我觉得你其实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吧。虽然韩栋一直觉得不可能,可是我知道的……”余景年笑了笑,脸颊慢慢贴到玻璃上,冰冷的触感让他觉得脸颊微微发麻。
  
  人鱼伸出爪子,隔着玻璃抚摸余景年脸上的伤,黑色的瞳仁和余景年对视着。如果那真的可以称之为表情的话,余景年觉得或许可以算是内疚也说不定。
  
  “到底为什么要袭击我呢?我们之前相处的应该还算愉快的吧。”余景年小声说着,眼底渐渐柔和起来,他甚至忍不住勾起一个笑容来,然后慢慢闭上眼睛。他实在太累了,血液集中到胃里,大脑因此而感觉更多的疲惫,余景年慢慢闭上眼,就这样倚着玻璃箱睡着了。
  
  大海一片蔚蓝,大片的小岛和礁石星罗棋布的分散在西沙的海域。阳光正好,赤道附近终年的热量和阳光让少年的脸被烤成小麦色。他尚且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纪,手里拎着一个塑料桶,跟在父亲的身后上了一艘小艇。马达声“得得”响起,小艇从码头出发,在岛屿间穿梭。
  
  “景年,你在船上等我。”到了预定的地点,父亲穿上黑色的潜水衣,背上器材扎进水底。海面上溅起一个浪花,然后很快恢复了平静。
  
  这一片水域有大量的珊瑚礁,余景年知道,父亲要在水底安装四个摄像机,或许可以拍摄到什么平时见不到的景观。一年前父亲曾在水下的小型溶洞里发现使用和打磨工具的痕迹,自此就在这一片流连忘返,迟迟不肯离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