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复联/Heroes]世界编码427 茶叶球

[复联/Heroes]世界编码427 茶叶球

时间: 2012-10-09 21:08:08

【文案】

-属于Earth-0427的斯塔克早已不复在这个空间存在,当三个平行世界由外界的干扰而接连在一起,一个与这个世界毫无关联的男人却被挖空了部分记忆丢进斯塔克的躯壳披上了救赎0427的责任,但是随着事情的发展托尼却猛地发现——
-二月份的最后一天便是黑暗降临的日子,为了保证编号0427的世界,斯塔克不得不去面对另一个世界与他那张相同的脸。但在那之前,他必须要找到自己设定值中流淌着英雄血液的同伴可是男人却发现他们不仅失去了记忆,甚至开始做上平凡的工作过上普通的生活。

-美国队长,绿巨人,雷神,贾维斯,他们又将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斯塔克的世界里?被绑架的彼得又是怎么回事,莫汉德博士的神神秘秘有用什么来解释,塞拉是否无辜,死去的同伴又该用谁的生命偿还?
-...

1.文章可能会慢热,CP向为:罗杰斯x斯塔克【美国队长x钢铁侠】,塞拉【Sylar】x彼得【Peter】
2.虐身虐心各种,严重后妈黑暗慎入,文章看点在于你永远无法知道作者会给那些角色赋予怎样的出场方式和职业【...】,不同平行世界会有不同的人设【...】,但性格不会崩坏。
3.平行世界梗相关,复联和Heroes的综合,涉及原著情节但平行世界接受不能者还是慎入
4.文中涉及到少有剧情:钢铁侠123,复联,神奇四侠12,美国队长,蜘蛛侠123,Heroes1,但是没有看过原著的妹子也不用担心,因为本文完全是平行时空的故事,所以几乎不用担心会看不懂

搜索关键字:主角:斯塔克,罗杰斯,彼得,塞拉 ┃ 配角:复联众人,Heroes众人 ┃ 其它:虐,黑化,平行时空,暗黑,穿越

第1章 Part.01
静谧的小巷,只有男人一个人伫立在那里。

他的轮廓并不清晰,这个男人背对着身后的光亮,可以依稀看清的只有他挺拔的身姿和一些普普通通的衣服被穿在身上。

那么平凡又那么不平凡。

男人抬起自己的手臂,他低下头去像是在盯着自己的手指,五根手指在黑暗中不断地做着张握的动作,但是太过于昏暗的环境让他连这些指头都没有办法明了。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没有惨白的光芒照射到地面上,从高空洒下来,就像是那些在监狱里孤独无助的人抬头望着带着铁栏的窗口,那么残忍。

也许远处会游几盏路灯,孤孤零零地站在街道旁,周围的一切都带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那么不真实。

男人怔了怔就抬起腿来朝着旁边走了几步,直到他张开着的手掌触碰到混凝土的冰凉,就那样若有若无的抚摸着,也许还带着几分颤抖。

“I'm glad you came。”

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在男人身后,他像是被吓了一跳似的,心脏都猛地揪了起来,男人迅速转过身去便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坚实的肩膀贴靠在背后的墙面上。

“你是谁——”男人拖着低沉的声音尽量放轻自己的声音,他此时此刻正带着满脸的警惕,远处的灯光细密又昏暗,它照射在这个男人脸上,面容依稀可见,“不,等等...我在哪儿?”

“我的名字是Bill,而你现在应该想办法面对,解决的不是我,”眼前的男人站在背光处,只有光亮用剪影来描摹他的形状,细微的晚风拨弄着他的头发,“你要了解的不光是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或者你是谁,你要做什么这些事情。这对你很重要,而实际上这不光是你一个,有千千万万的人都在企盼着,你需要了解的还很多,但不是现在。”

男人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的抖了一下,也许真的是在恐惧,他并不能否定自己无法搜寻自己的记忆,仿佛就在一个时间点到另一个时间点之间的记忆完全被挖空了似的,全然空白:“什么意思...”

“祝你好运。”

就在话音刚刚落下,面前的这个人就缓缓地消失了,男人迎光的脸上布满了惊诧和几分不可置信的恐惧,就在他屏住呼吸的几秒钟,他听见了一些嘈杂的脚步声愈来愈清晰。

——很明显那群人是冲着这里而来。

男人真的不可抑制的开始混乱起来,他努力的回想着那些事情和自己现在身处小巷之前的事情,但是却毫无收获,他紧紧锁定着巷口,眼珠被瞪得很大,几乎僵硬着双腿没有办法迈开一步,心脏的加速和逐渐失去的面色都能轻易表现这荒唐的实际。

很快地,声源就接近了过来,他们的手中拿着小型手枪或者是铁棍,但是其中一个人手中明晃晃的刀刃却闪的人眼睛生疼。

他是谁,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为什么要追逐——

“怎么不跑了,我以为你还会跑进你那阴暗潮湿见不得人的洞穴里面去?”为首的男人操着一口绝对讽刺的话踏着步伐缓缓接近了过来,手中的武器被他把玩了几圈之后又稳稳地躺在手心里。

男人被惊住了,他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但是这个被封闭的后路并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他甚至开始觉得额角和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就连手心都不例外:“你在说什么,你们是谁...为什么?”

“呵,”对面的人开始轻哼,浓重的声音像是铅块一下下砸在心上一般,“如果你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那又跑什么,还是说你对这情有独钟,被刀刃肌肤相亲你会有新体验的,你知道我们从来都不喜欢使用枪支,斯塔克先生。”

高挺的鼻梁依然俊美,男人一秒便愣住,昏黄的光照在他茶色的瞳孔上,映出那枯黄凋零秋天般的颜色,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嗡的一下滞住。

他不叫斯塔克,他不知道自己叫做什么,但他唯一知道的是斯塔克不是他的名字。

“嘿伙计,你一定是搞错了什么,”男人的手指微微有些痉挛,他努力的想要握紧它们,以至于开始恍惚的觉得一切都是假象,“我们谈谈,你一定是找错人了,相信我。”

“也许我确实找错人了,但我的武器却找不错人,”对面走近的人侧着头抬起来,留下一个侧脸被灯光掩映,被描画出美好的曲线,但是残忍的言语却让他的表情也变得像个狂野的怪物,“它认得你的血你的热,它记得将自己整个进入你身体时候的那份疯狂。”

被叫做斯塔克的男人怔住了,如果他没有在做梦或者是自欺欺人地骗自己说他不记得那张脸——那么熟悉。

男人感觉自己的背后散发着冰窖的温度,让他整个人都已经快要虚脱,冷汗浸湿额前的几缕头发,本身就显得狼狈的人更加变得不知所措,如果这些都是真的,就像他此时此刻处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空缺的记忆和全部的疑点。

“I was stark...Stark... This is impossible...”是自言自语,轻细的声音像是在自嘲,在那之后他便深吸一口气重新抬起眼睛望向不远处的人,在紧张绷紧的脸上挂上了几分释然,男人努力平静着自己,又尽力让声线不去颤抖,像是在学着什么似的,开口说着,“别开玩笑了,那么你就真的找错人了,我想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差劲儿到需要你拿着武器张牙舞爪地一脸要把我撕掉的样子。”

“噢你是在给我讲冷笑话?好吧我已经理解你的好意,那一点儿都不会痛。”

“...”

斯塔克又卡壳了,他盯着这张熟悉的脸一时间没有办法反驳,他在大脑中努力追逐着消失的记忆,但是幸运的是他还没有将所有重要的事情全部忘记,至少对于面前的这个人,或许还有些办法能够让他找到对方的弱点进而去自救。

但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褐色短发的男人低垂了一下眼睑,然后那双茶色的眼珠就调好了焦距去重新盯着对面的人,他握紧了被掐的发白的指尖。


作者有话要说:
开了新文,求支持v

第2章 Part.02
“这设定没有一点儿是正确的,”斯塔克听见自己这样说,他的声音还是不可抑制的在颤抖,而音色都变得生硬硬的,“但是为什么,科尔森?”

对方沉静了下来,他有几秒没有说话而仅仅是在把玩着手中足以致命的武器,菲尔·科尔森用他的眼珠盯着那个藏在角落寻求庇护的男人,露出的表情是不被熟悉的那份嘲笑,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换掉了一整套的惯用面部表情:“除非你自己已经忘记了欠下多少赌债,不管你逃到哪里都没法儿离开这个枷锁,就像是之前那样,你生不如死的活着,苟且偷生的活着。”

“赌债?”男人试探着重复了一句,他的心情依旧紧张,但只是在尽力安慰着自己的内心去放平静,毕竟他想达到的目的有几分包含着寻找真相,所以斯塔克尽量理着思路,让脑中有价值的记忆碎片在此刻发挥作用,“抱歉我可能真的记不住了,赌债,那是多少?”

“你在装傻,两百万美金,我想你这辈子都没办法还清了,当然——”科尔森轻哼一声,那种蔑视的样子即使斯塔克根本看不到他也足以在脑海里描摹那种表情是多么令人厌恶又恶心,男人又向前走了几步,直到那距离在斯塔克的眼中已经超过了安全距离,话锋一转,这个叫做菲尔·科尔森的男人又换上了另外的语气,“死对于你来讲太过仁慈,甚至上一次我们都认为你已经死了不是吗,上帝根本不必将奇迹用在你的身上,看起来他也有在打盹儿的时候。”

斯塔克听得一头雾水,赌债,两百万美金的赌债,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崩坏,那么斯塔克敢保证他能立刻还上他两千万美金——

但那只是设想。

破旧又带着污渍的衣服脏兮兮的,托尼觉得自己的身上也黏黏的很不舒服,他不由自主地摸上手臂微微疼痛的地方,那里有温热的血液逐渐干透,大概手臂上的长长刀伤是才留在身上的,即便是带着一些干涩的痕迹,但是却依然丑陋真实。

“如果我能还上那些赌债?我发誓我一定能——”斯塔克的喉结上下滑动着,不安的保证让他的言辞很没有说服力,即使他还抱着一些真的可以拿出两百万美金的美好设想。

“还是说上一次被木棒敲到了头的你使得大脑发生了混乱,噢我可不希望你忘掉之前的一切,我们的老板也更加不会希望。”

这时候,或许斯塔克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的余光让他发现科尔森背后的那群人开始有了些风吹草动,就比如说乱了阵脚并且胡乱的朝着空气开枪。

“发生什么了!”

“有人过来了,我们看不到他!”

“嘿那是什么东西!”几个不太起眼的打手被推到了墙边。

“见鬼。”科尔森握紧手中的武器也顺势朝着声源望过去,那确实看上去十分奇特,有什么空气墙一般的东西在左右阻挡着他们的攻击,不时有几个人被绊倒在了地上。

安静地夜晚寂静的小巷,也许连轻声细语地交谈都会被人察觉,更何况这些人偶尔发出的**和痛呼让气氛变得更加低沉。

“这花样真是愈发的新奇,”科尔森随意说了一句就转回身朝着斯塔克迈开步子小跑了过去,大概是他也想到了这很可能是那个男人请来的救兵,所以才会有想要先止住褐色头发的男人的想法。

但是很遗憾,此时此刻的斯塔克却着实比科尔森更加吃惊,他甚至觉得自己被完全抛进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穿着陌生人的衣服,就连声线都不再寻常,所以救兵就早已成为了滑稽的笑话。

而实际上,现在科尔森的行动却对于此刻毫无缚鸡之力的斯塔克来讲简直糟糕透了。

托尼的脸被昏黄灯光映出错愕的样子,他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侧身闪躲着然后用手推搡着那个男人一把便踉跄着脚步拼命甩下身后的人朝着巷口的光亮跑去,大概那光亮就是预示着希望的存在,而好在之前斯塔克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抱住脑袋蹲在墙角听天由命。

虽然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那个突兀出现的看不到的生物又是什么,但是他已经没空去思考那么多了,除了逃跑,双腿机械的挪动之外,甚至就连背后的衣襟都已经紧贴在了后背上。

只是在斯塔克闪身躲避人群向外冲撞的时候,有个人拿着的小刀扎进了他旁侧肋骨的位置,那感觉仿佛一瞬间就被捅穿了身体似的,他不知道自己的肋骨是不是也被削到了,但皮开肉绽的感觉在这种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被放大十几倍,斯塔克便立刻捂住受伤的地方一把撞开那人向前跑去。

这是求生的本能。

是在大脑处于完全空白的状态下,斯塔克感觉有一只手一样的带着温度和触感的肉体抓住了他的左手腕拉扯着他向前跑去,他没有反抗,虽然这感觉一样令他感到恐慌,因为一只手死死捂住伤口的他已经无力去反抗什么了,倒是身后传来嘈杂的叫骂声和脚步声不再那么近了。

直到跑出了十几米远,斯塔克才终于看到这个男人的身影,当然,在那之前并不是夜晚的掩映让这个青年的身影完全陷入,而是就在前一秒钟,斯塔克都能保证他是隐形的,确确实实的隐形的。

“快跑,你的脚没问题?!”

稍微处在前面的青年人半侧头回看了身后的托尼一眼,他带着受了不少伤的男人男人转身跑进小路中,看起来他对这里的环境和道路都熟悉万分,但是即使这样,前面那个黑棕色头发又带着俊气的面孔的青年却还是着实让斯塔克的心里又是一沉,他记得这张脸。

“彼得?!”

作者有话要说:
表示我们的Heroes主角上场了vvvv
其实一直觉得脑补一下场面会很喜感...

第3章 Part.03
“什么,你说这里?”

斯塔克沉着声音用几乎是在嘟囔的音调说着,他此刻正在尽力皱紧眉头,但是那却对缓解刺鼻气味毫无帮助——这里实在是太过潮湿和令人反胃了。

“我本以为你腹部的刀伤和手臂的伤疤足够让你闭上嘴来用眼睛观察世界,其实这是我本意,”Bill毫不掩饰地说着,他走在前面指引着这个茫然的男人,在不算明亮地灯光下,淡金色的头发可显得更像是个贵族,“实际上那一下你本完全不用挨。”

男人的心里除了抱怨之外还有别的,不得不承认他到现在都没能从那场险些要他命的混战之中将自己的精神解脱出来,况且除了身体的伤害之外,这对精神上的压迫也是不言而喻的。

“Well…但你能不能帮我止个血吗我觉得我再不去医院就要死了。”

“不是致命伤。”

这句话从耳膜穿入之后才彻底让斯塔克的情绪有了浮动,此时此刻他不记得任何有关自己的事情,他甚至不知道究竟是哪个应该去见鬼的混蛋拿着冰激凌勺子一下一下挖空了自己的记忆,然后就被横空丢到了这里来,还差点为此而送命!

“听着,”斯塔克停下脚步,他用手捂着拔出刀刃之后的那个血洞,仿佛每动一下都牵扯得有更多血液从指缝中涌出来,“我不想知道那一切,不管是什么把戏,我只想回家,而不是被你带来这个破地方!阴暗潮湿又恶心,像个老鼠洞,我不是你们要找的演员,但我现在确确实实的被一刀捅穿了肚子,我现在要去医院了!”

走在前面的男人因此而停下脚步,干净的脸上没有表情,那甚至有一瞬间让斯塔克想到了机器人。

“你没发承担医药费。”

“我当然能,”斯塔克的脸上带着并不坚定的表情,你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中年人开始转身小步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而实际上他的心里一样没底。

我的老天,斯塔克在心里对自己说,这真是糟糕透了,大概要把后半生的霉运都一次性用光了。

“你并不了解自己的处境,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或许这是个指派于你的任务而不是可以予以选择的游戏,”Bill的声音冷冰冰的,一字一句都像是扼人喉咙的绳索,“你觉得现在能够求助的人还有谁。”

果不其然,听到了对方声音的斯塔克停止了脚步,他的潜意识里确实是在等着这个人的挽留,虽然那不是什么好言婉劝的心意,而且刺耳的言语也让粽发的中年人不知如何反驳,但即使这样,那份身为一个人类的严重自尊心和羞耻心并不让他就此示弱认输:“别开玩笑了,你要我求你?”

“当然不是,我只想要你接受我的帮忙。”

“把我帮成活靶子,人肉沙包?”

“你可以继续那么想,暂且不说这荒谬的想法能维持多久,反正那又对你一点儿好处也没有。”Bill这样说着就转身朝着通道里面走去了,就像是他有十十足的把握身后的人会跟来似的。

事实上,他确实有十足的把握,Bill就像是完全摸透了这个被带来的男人的一切弱点,他在想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你到底是谁,我想听真实的事情。”斯塔克的腿略略跛着,他的脚踝处也一样受了伤,男人尽力跟着,为此他开始一筹莫展,所以才放低了几分语气这样问,但在几秒内仍然没有得到回答的托尼便沉了一会儿又在句尾加了一个单词,“Please?”

“Bill,初次见面我就已经说过了。”而这个混金发色又带着几分很拽样子的青年人没能给出托尼想要的答案。

“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

Bill用力推开前面的一扇铁门,生锈的门板在地上拖划的声音就像爪子挠玻璃让人的耳朵和心里一样不舒服,男人示意斯塔克进来,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回答。

“是系统,不是我。”

“系统?”斯塔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他一边反问着一边打量周围的地下室环境,除了简陋和肮脏之外没办法找到更合适的形容词,“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但为什么我们来这儿。”

“我是系统的一部分,仅有执行者的能力,”Bill瞟了斯塔克一眼,他用手整理着自然垂下的领带毫不顾及听者地说,“如果我是,我自然不会挑中你作为救赎0427的英雄。”

斯塔克足足怔了好几秒,他当然知道对方的讽刺,可是在他要反驳之前,中年人对后几句的话语要更加在意得多,他捂着侧面的腹部努力抑制着痛苦,因为那种痛渐渐从麻痹之中苏醒了过来。

“我承认我自己现在像个傻瓜一样被你耍的团团转,也不用说我现在这副样子让我更想去反驳你的话,但我考虑过了,无疑说了也是废话,”斯塔克低下头去盯着脚边儿处的小水洼,映出的人影模糊不清,“所以0427,那是什么…”

“世界编码,难得你学聪明了。”Bill自顾自地走到了一把椅子旁边坐下来,但表情却自始至终没有清闲的感觉,“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编码且是独立存在,我们现在正处于Earth-0427号世界。”

“你是说平行世界?!”

托尼不可置信,虽然他之前真的在用千万个理由说服自己很快就能回归到从前的生活中去,但是现在看来他是掉进了另外的一个平行时空,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开心。

“可以这样理解,你现在对一切还都一无所知,身为系统执行者你可以向我提问你想知道的问题,”Bill说,“但是否回答是我的事情。”

斯塔克抿了一下嘴唇,他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注意到这个烂地方只有一台电脑还算得上是可以体现出他处在的地方并不是属于上个世纪,而这也让托尼忽然想到了什么。

腾出手来摸着自己全身上下的口袋,但是令斯塔克失望的是,他只摸到了一小打照片被放在裤子的前口袋里。

“我的手机呢Mr.Bill,我觉得我应该有一部称心如意的手机,Umm…可能还有小辣椒,我是说波兹。”

“你甚至没钱去买三明治,抱歉我不认识你口中的波兹是谁,”Bill看上去不像是在撒谎,他端正地坐在距离托尼不是很远的椅子上,目光灼灼。

“三明治?那二百万美元的赌债又是怎么一回事,斯塔克企业即使倒闭也决不会让钢铁侠沦落到居住老鼠洞的地步!”托尼很坚持,他太过激动以至于手中拿着的那打照片都被折弯了,他茶色的瞳孔狠狠锁定着Bill,光斑照射在眼球上闪亮亮的像是充斥着晶莹的水渍。

“你觉得凭借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就能用以开拓身体曾经主人因愚钝而犯下的过错,你只是在帮他走完本该他的身体去完成的路——他的身体,而你的意识。”

斯塔克觉得胸口像是被人猛地敲了一下,喉咙都泛着不适的腥甜:“斯塔克,真正的斯塔克去哪儿了!”

“你就是真正的斯塔克。”

“不!我是说编号0427世界的他,在我来到之前身体的原有宿主!”

Bill明澈的眼珠盯着他,但是那却带出浑浊的神色,污浊不清晰,即使这样,男人的声线却依旧平静的出奇:“死了,就在一周之前。”

作者有话要说:
姑娘们求留言求鞭策TUT

第4章 Part.04
斯塔克平躺在床上,虽说是这里唯一涨的还算是长得像床的东西,但是这最多称得上是铁板上加了一些破旧的纸张,至于躺上去的难受程度自然不言而喻。

托尼将身体翻来覆去的侧躺着,在他躺了十几分钟之后他也像是完全没法忍受而不得不从床上坐起来,他掏出放在口袋里的那打照片看了起来——

那是一些太过熟悉的照片,几乎每一张上都清晰地描刻出了那些人的英姿风采,但是却让斯塔克不能理解的是,这些卡片一共有六张,但是托尼却没能在其中找到属于钢铁侠的那张照片。

“这些是什么,简简单单的照片?肯定不是。”

几个小时之前斯塔克这样问还待在地下室里的Bill,对于他现在的处境来讲,就真的如Bill所讲,他必须要信任这个说话冷酷不带半点留情的男人。

“就正如你看到的那样,照片,就只是照片而已。”

“噢我的老天!”斯塔克忍不住叫起来,他正觉得无名的火气往自己的脑袋上撞,对于当真正的穿越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件离奇事情,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欣喜,甚至就连才不久受过的苦涩和几分无奈无辜的委屈还留在眼角,“这不是我的衣服,我的手机明明会无时无刻待在我的身边,你就用一打超级英雄的卡牌换走了我的手机?!我没有这种爱好,收集卡牌是我在初中就已经不干的事情了,还是说斯塔克有这种爱好?!”

Bill舔了舔嘴唇还是没做出什么表情来,他半侧了一下头然后重新望向大吵大闹情绪不稳定的人,想了想但没有立刻回答,男人张开手指,就在他的掌心慢慢出现了一杯咖啡,从颜色上看起来那确实是咖啡。

“喝点咖啡会让你能平静的多,你的脚踝还能持续站姿多久,不想坐下来歇会吗。”

浅金色头发的青年人没有站起来,而是将手臂指向托尼平静的举着那个杯子,因为他知道对面的男人会自己走过来的。

斯塔克叹了口气,那完全是无奈的样子,他认命似的走过去,然后这个中年人就接过来咖啡,还是不忘最基本的礼貌,所以他理所应当的说了句谢谢。

“这不是我的设定,但你穿出这样的衣服也一定有它的道理,至于手机,你确实没有,在踏入0427的空间的第一秒开始,不管你在另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人,贫穷或者富有,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将会留在之前的空间里。”Bill这样解释道,“你是被系统选中的人,所以0427所发生的这一切与你逃不开干系。”

斯塔克沉默了一会,他喝着咖啡,并且用杯子的温度来温暖已经冰凉的掌心:“为什么是我,而且我看到你在我面前消失,你是怎么做到的,像是彼得那样,隐身的能力?”

“这是系统做出的决定,因为0427需要被拯救,为了维持各个平行时空的相对稳定,系统不会允许平行时空的相互吞噬,”青年男人淡淡的将视线转到地下室的门板上,他望着那些凹凸不平的丑陋痕迹,就像是常年征战的人身体上所留下来的伤疤,“那不是隐身,就像我可以将任意我喜欢的东西移动到我的身边或者是我移动到他的身边,也可以做任何常理不被承认的事情或是变成任何人的样子,我不属于这里——0427,不属于任何一个平行时空,我不是人类。”

“噗,咳咳!”斯塔克听了男人最后一句话,他差点将口中的咖啡全部喷出来,好在他选择了将那些一股劲地咽下去才导致自己都被呛了个天昏地暗。

“别担心,那是真正的咖啡,我刚从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个街区拿到这杯放在15桌的咖啡,热腾腾的。”

“你没吓到我,我说真的。”中年人用左手摸了摸小腹的伤口,那里已经被白色的医疗绷带包扎好了,“那彼得呢,他救了我。”

“你觉得那是我让他去的?”Bill看向斯塔克。

“难道不是吗,还是说路过,仅仅是路过为什么要救我,我不记得彼得有那么清闲。”

“看起来你们像是很熟悉,”Bill眯起眼睛,他灰绿的眼珠直视着对面的男人,若有所思地评价着,“也许这就是你被选中的理由。”

这太荒唐了,有几个人不知道超级英雄的故事,有几个男孩不会在他们的卧室摆满了他们的玩具,贴上他们的海报,但至于Heroes,托尼敢保证他真的很喜欢这部剧,不论是人物塑造还是剧情设定,只是能够被彼得救了性命,这是斯塔克万万想不到的——甚至他亲眼证实了彼得的能力。

“但为什么彼得会出现在这里,”斯塔克无法对此进行解释,他的眉角略微挑着,而蹙紧的眉头也可以突出他现在的情绪,“或者说是为什么彼得会和科尔森同时出现在一个世界里?”

“这不符合常理吗,任何人都有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里。”

斯塔克做了个奇怪的诡异表情出来,他用眼眶挤了挤自己自己左边的眼睛,看起来感觉有些无措和怪异。

他们的对话当然没有这样简单的结束,斯塔克想要询问的事情多到自己都记不住,但是他觉得自己首先得自己分析一下这些事情,就像是钢铁侠那样,将一切麻烦都变成好运气。

斯塔克摆弄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并不难看出来这是个廉价的东西,只是为什么会被放在这个手指上,而且他也始终没有移动过它的位置,任何人都明白只有结过婚的人才会将戒指放在这根手指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