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烟华 琦琦9902

烟华 琦琦9902

时间: 2015-10-17 19:11:17


烟华
西历5813年,某种生物攻击了地球。为了将敌人阻截在外太空,全星系大部分军队都坐上了战舰进行正面的迎击。一个错误的情报,加上总帅一个错误的决策。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结果。
在毁灭了敌人的母星後,回到银河系的军队发现银河系却被对方的军队占据了。又是一场恶战,终於彻底歼灭了敌人。但是一个细小的疏忽却把人类推到了绝望的深渊。留守的人们已经遭到了全灭,舰队上苛刻的生存环境使得身体较弱的女兵也所剩无几。没有及时对女兵采取保护措施使得幸存下来的人类面临灭绝的危机。
为了能让人类继续生存下去,高层的几次最高决策会议。决定了人类日後的生存繁衍方式。借鉴海洋生物中雌雄同体的鱼类生存方式对人类基因进行退化改造以便能求得生存繁衍的方式。
对於如何选择成为人鱼的人类经过多方讨论。毕竟作为军人的男人没有人愿意成为生产的工具。最後得出的结论是进行武斗比赛前10%的人成为繁衍者,後10%的人将成为人鱼以保证人类的不会灭绝。

西历6887年,州立高校内。
"华──"少年嘹亮的声音在教室的走道上响起。伴随著呼喊一个有著金棕发色的少年回过头来。
"什麽事?"
"一起出去玩吧!都闷了好几天了。"说著赶上华,并用力勾住他的脖子。
"都快考试了还搞什麽啊!"拔开死党越勒越紧的手,快步向外走去。
"不会吧,你这样的成绩也要拼命,那我这样的直接跳海里当鱼算了。"
华瞪大眼睛做惊讶状,"你的基因已经退化到不用人工干预就能当人鱼啦!我一直都不知道我竟然一直和条鱼走得那麽近!听人说白痴是会传染的,要考试了,离我远点。"
被好友恶损了的明怪叫著飞扑上去,"叫你笑话我,叫你笑话我!"两人在走道上扭成一团。
对於这一几乎每天上映的情节,其他学生纷纷绕道而行。不久,两人大笑著分开。
用手肘推推华,"真的不去玩啊?以你的成绩前10%肯定没有问题的。我向人借了辆光速呢,要不要去试试?也可以当车技的复习嘛!"
光速对这个年龄的男孩子的吸引力可是相当的不一般啊!看著动摇了的朋友,明加紧煽动,"光速哦!光速哦!不常见的啦。你飞轮也没有碰过几次吧。虽然你家有辆龙卷风──"
随著华突然变犀利的眼神,明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认识华的人都知道,华家里的龙卷风是他们家不能碰触的伤口。华的父亲就是开著这辆车出的事故,当时华只有2岁,得知这个消息的爸爸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肚子里的弟弟也因此没有了。爸爸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几次自杀未遂。最後医生抱著华站在爸爸面前,让他先杀了孩子後再去死。才让华的爸爸重新恢复了理智。那辆龙卷风并没有处理掉,而是被锁在了家里的地下车库。
年幼的华在六岁时第一次看见了家里的龙卷风就喜欢得不行。兴奋得跑去告诉爸爸,换来的却是爸爸伤心的眼泪,嘴里不停的说真的是他的儿子,真的是他的儿子呢。小小的华被吓傻了,後来才知道这辆车是父亲最喜欢的。虽然父亲死在了这辆车里,但是爸爸还是留下了它。留下它却一直不曾再去看过它。为此,爸爸特意在院子里再修了个车库停著他重新去买的Q蛋。并严禁儿子开飞轮级别以上的车。因此华也就偷偷开过一两次飞轮而已,光速和龙卷风则是完全没有碰过。
在朋友的再三**下,华终於没有抵抗住**。掏出了GS输入一个特殊的波段号。
"是华吗?什麽时候回来啊?"GS中传来华爸爸轻柔的声音。
"我和明出去玩会儿,晚点回来!"
"知道了,自己注意点啊!"
随著GS"啪"一声合上的声音,明回过神来。真是好啊!华的爸爸亲自来接的呢。自己的爸爸被父亲藏在三楼,每次打回家的GS通话信息不是生化仆人接的,就是自己的那票兄弟们。这年头像华那样的独生子基本都绝种了。哪家不是七、八个孩子的啊!虽然,华没有父亲,不过还是很羡慕他啊。自己这个做儿子的看到自己爸爸的机会也不是很多,基本上爸爸的事情都由父亲处理掉了。
记得以前发现华家里没有电话觉得很奇怪问了为什麽。原来是由於他们家没有请生化仆人,电话是由他爸爸接的。於是有很多很小的事小到他们家门口掉了张纸片都有人打电话去。这一情况在华10岁後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华停掉了家里的电话,买了两部GS,一部给爸爸、一部给自己。对外公布自己的波段号,给爸爸GS的波段号申请了人鱼专用的特殊号码。基本上只有他本人才能联系上。
华的家里只有爸爸,所以他很独立,能力也很强。所有科目都在校前三名之内。格斗技、战术模拟和射击是全州最好的。其实,他的车技也是相当好的。不过,为了不让爸爸担心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车技的测试,当然学校的车技考试他也是故意保持在第10位左右。这不会影响他的学期总分。他高超的车技只在他最好的朋友明的面前显露过。
两人开著借来的光速疯玩到深夜。华回到家倒头就睡了。醒来後发现爸爸不在,爸爸可能又自己开Q蛋出去买东西了。真是的要什麽叫他带回来就是了为什麽要自己出去买啊。单身的人鱼自己出去买东西虽然从头到尾不用离开车,也不用露脸,但总是有点让人不放心啊!
有什麽好担心的呢,Q蛋是专为人鱼设计的里三层软的,外三层硬的,防弹,防腐,防毒,防辐射, 车上装有干扰系统, 人工智能, 总之是个能跑的保险柜。就算把车开到悬崖下面去也没事, 车上的报警系统还会向警察局发出求救信号。华自嘲的笑笑,自己对爸爸的保护是不是有点过了呢。不过,爸爸的身体这几年是一年比一年差了。医生也说当年流产加上自杀形成的伤害现在正随著年龄在一步步侵蚀著爸爸的健康。爸爸也不是第一次自己出门买东西,应该不会有事,不过今天的时间好象长了点呢。
终於,爸爸回来了。不过是由警局的警长亲自送回来的。
"怎麽回事?",带著满腔疑问的华疑惑的问。
"一群不长眼的小畜生,把你爸爸堵在山道上了,"警长很歉意的说,"你爸爸一报警我们就马上出动了。被堵的地方正好是我们的巡逻盲点,没有及时发现,害你爸爸被堵了两个小时是我们的错。真是非常抱歉啊!"警长愧疚得连连道歉。
华虽然气得直发抖,但是对著满怀内疚的警长也实在说不出什麽责怪的话了。
"谁干的?是不是露阿斯广场後面的那个贵族学校里的学生干的?"
警长惊讶的看著他,对他如此准确的推测表示惊叹。看著警长的表情华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是那个什麽所谓的五剑客吧!你们局长的儿子也在里面吧。不然,你这个警长怎麽会亲自来啊!是想让我爸爸能撤消起诉吧!告诉你!不可能的!让他们在牢里呆个72小时,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他们什麽东西,也不想想自己的爸爸也是人鱼,他们怎麽不去骚扰自己的爸爸啊!"
警长再一次吃惊得抬头,感觉少年的身上有著一股不属於十六岁少年的气势。这是一种战士的气势,不由觉得这个少年应该是个少见的天生的军官。他准确的判断力和高压的气势让人不可忽视。
"不过,你爸爸已经撤消了对他们的控诉!"
"为什麽?"华扭头看向有爸爸坐著的Q蛋。但马上意识到还有外人在,便礼貌的下了逐客令。
"谢谢警长大人亲自送我爸爸回来。对於那几位当事人的处理决定,我尊重我爸爸的意见。如果还有什麽後续问题需要处理,请直接联系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说著把写有自己波段号的纸片递给了警长,转身离去。
等到警长离开後,华打开了爸爸的车门,"为什麽放过他们?"边问边把爸爸抱出了Q蛋。
看著已经能一把抱起自己的儿子,爸爸微笑著伸手摸著他的头,"长大了呢!"
"不要扯开话题啦!为什麽放过他们?"
"为什麽要紧咬著他们不放呢?"
没有想到爸爸会如此反驳的华,明显一愣。
看著儿子的反应,爸爸笑著说道,"十六岁的小孩子而已。爸爸那个年龄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呢。是你太成熟了啦!"
看著爸爸不健康的脸色和温和的笑容,华已经不知道说什麽好了。把爸爸放在卧室里,自己走到书房内,点了根烟慢慢的吞吐著烟雾来平息自己胸中翻腾的怒火。
一群不可饶恕的家夥,为什麽放过他们。心中不停的叫嚣著。狠狠的把烟丢在地上,再不发泄一下,他要疯掉了。他想直接开著家里的龙卷风去一个个把他们撞死,那群自以为车技好的家夥。有本事和他比比,他可是能把光速开到800码在悬崖上180度转弯不减速的。爸爸可以原谅他们,但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爸爸。华的眼中闪现出一丝阴冷。

"是明吗?"华冷冷的声音通过GS传入明的耳中。
"华啊!你爸爸的事我知道了。那群畜生太过分了。我们一起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别当自己父亲是高官就不把别人的爸爸放眼里。我打听过了他们有五个人,我们把宏和龙都叫上。四对五,我们这里有你在一定能把他们撂倒的。"明激动得在GS里大叫著。
"你想被处分吗?考试就要开始了!你是不是准备去当人鱼啊!我们主动去找他们斗殴,严重的话,考试资格被取消了,我们就可以直接去人鱼基地报到了!"
"那怎麽办?就那麽便宜了他们?太窝火了!"明像泻了气的皮球,高涨的气势一下子消失无踪。
"放过他们?哼!我要他们付出代价!我要他们付出比扣押72小时更大的代价。"
明一听来劲了,"我就知道哥们你有主意,说要朋友怎麽帮你!我这人没说的,上刀山下火海,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你有完没完,屁话怎麽那麽多!"
"好,好。不多说,不多说了。那个要叫上宏和龙吗?"
"不用,估计他们没有那个胆,再说人多坏事。"
"好,那就我们俩干,兄弟我挺你!不过不去他们学校堵他们,那要怎麽教训他们啊?"
"哼!我让他们车技好!你明晚过来下,我和你说怎麽做。我们下周正式行动。"
"好啊!好啊!一定让他们好看。"
※※※z※※y※※z※※z※※※
第二天晚上经过商量的两人,开始了各项准备。到实施的那天晚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你确定今天晚上他们会来?"
"当然,兄弟我办事你放心。我可是再三确认过的,今天模拟考试全部结束了。明天休息,後天就是武考了。今天他们一定会来飙这最後一次的。而这条道他们飙车一定会走的。"
"那好,就放在下面这个挂帘道上。"
不一会儿,果然有辆车飙到了山顶。不久又有四辆车开了过去。
"好了,全都过去了。快!动手。"
华和明合力将事前藏在弯角边缘的石块放到路中央。等著看好戏的两人找了个隐蔽处躲了起来。
"华,为什麽把石块放那麽当中啊。再放过来点就是车镜的死角了。那样准给他来个车毁人亡。"
"你真想杀人啊?你小子看不出,还真是个杀人狂魔啊!"
"你不是想杀他们?"
"当时是很想杀了他们的,现在头脑冷静点了。不过也不能就那麽放过他们,怎麽也得给他们个教训。石块放这里他们来得及刹车的,不过按他们的车速,肯定会追尾的。追尾的冲力肯定能让他们五辆车全部报废。而且,我们放的石头也肯定会被撞到山下去。那样就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了。"
明吃惊的看著华,"你小子的脑袋是怎麽长的啊?想那麽周到。不过,你怎麽肯定这块石头能掉山下去?"
"你傻啊!你事先没有看过吗?这里的护拦有个缺口。那可不是我干的,是前阵子给车撞出来的。还没来得及补上。凭他们的车速,准能把那石头撞得从那个缺口掉下去。"
"这样啊!你真是太有才了。绝对的文武全才啊!在下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好了,好了,别耍宝了。注意!快来了!"
山道上有车冲下来了,随著"呜──、呜──"的引擎轰鸣声,车身开始越来越明显了。
不对,第二部车和第一部贴得太近了,是相当的近了。不会吧,他不会是想在这个弯道上超车吧。那样如果追尾的话,冲力就太大了,会车毁人亡的。现在只能指望排在第一的那个家夥车技过关。来得及避让啊!华的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了。明则明显没有发觉事态的变化,还一脸兴奋的期待著。
好!第一辆避开了。但是,还没来得及庆幸,随著"轰──"的一声,华的心落到了谷低。第二个车手车技明显没有前一个的好。虽然避开了,但是车尾还是碰到了。巨大的冲力将横在护栏缺口处的前一辆车撞下了山崖。
华一下子愣住了,怎麽会这样?怎麽会弄成这个样子。他杀人了,这麽高掉下去。生还的机率不到二成啊。他不想的,真的不想的。说什麽恨不得他们去死,都只是说说而已啊。没有真的想要去杀人啊。

脑中一片空白,身边所有声音都像遥远的天际传来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那个地方的。当意识重新回来时,自己已经在山脚下,明借来的光速里了。
"华──,你怎麽了?有点反应啊!"明那焦急的声音开始在脑中清晰了起来,缓缓的转过头看著明。
"明,怎麽办?我杀人了。我真的杀人了。我这是怎麽了?我怎麽会做这种事呢!我没有要他死啊!我的计划应该很完美的啊!为什麽他要在那里超车,为什麽他的车技那麽不过关,我明明看见他的车头已经避开了啊。为什麽车尾还是会撞到呢?......"
"华,你不要这个样子!事情已经发生了,是,生还机率是很低,但也不是零啊!他不一定会死啊。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啊!我看过了石头被撞下去了,没有人会知道这是我们做的。这只是个意外,是意外,你知道嘛!石头只是意外的掉在那里而已,那个护栏有缺口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是他运气不好。今天你只是和我一起出去飙车了。我们什麽都没有干,我们什麽都没有看见。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
"没有人知道,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啊!他死了,我们怎麽办?总有一天我们要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的。"华歇斯底里的叫嚣过後,车内是死一般的沈寂。
"我不想坐牢,我不能留下爸爸一个人。他会伤心死的,他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不能再受打击了。那麽多年了,我努力到现在了。就是为了成为繁衍者,可以不要去边球,可以不经历人鱼的三年变身期,可以留在母星照顾爸爸。现在怎麽办?不知要坐几年牢啊。出来也只可能是个普通人了,不能成为繁衍者了,爸爸也看不到他的孙子了。"
"不要再说了,不会的。不会这样的。今天的事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什麽也没有做,你什麽也不知道!所有的事由我一个人来顶就可以了。你一定要成为繁衍者,你爸爸只有你了,你不能坐牢的。"
"不,这都是我的主意,都是我害的。怎麽能让你一个人来承担後果。"
"你想让你爸爸死吗?你不在了,你让你爸爸怎麽活?"彼此又是一阵沈默。
"我不一定会有事的,他们不一定能查到的。你不用那麽担心我。我家里有父亲呢,我大哥已经是繁衍者了。少我这一个繁衍者,家里也没什麽损失,我的成绩本来也就忽上忽下的,八成也当不了繁衍者。对我,没有什麽损失的啦。说好了,到时你一定不要主动承认啊!我真进去了,将来还指望你这个天才繁衍者来提拔我呢!"说著做出了一副痞痞的样子。
看著明故意耍宝的样子,华心酸的笑著。为什麽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啊!是的,自己做错了,还连累了明。明的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却还要来安慰他这个罪魁祸首。明,对不起,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报答你。华在心里暗暗发誓。
"回家吧!今天什麽都没有发生,我们什麽都没有做!"一扫刚才的恐慌,恢复了冷静的华用坚定的语气说著。
"好!"两人在岔道口分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

"你回来啦!"看著爸爸温和的笑脸,华的心情再次不安起来。
"对不起,我有点累,我去休息一下!"说完,不看爸爸的脸就直接跑进自己的房间。
当没有发生过。真的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嘛。只要一闭上眼那可怕的一幕就不停的在脑中闪现。
恐怖!好恐怖!心脏好象要跳出来似的狂跳著。胃部一阵阵的惊挛,终於憋不住到厕所拼命的干呕。全身也不可抑制的发著抖。自己真的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呢!一直以为自己天塌下来都不怕的。事实上却是有一点变故发生,自己就完全失去了冷静。自己还不如明啊!想著一拳打在厕所的镜子上。
"华,你怎麽啦?"门外响起爸爸惊恐的声音。f
不能让爸爸担心,他身体吃不消的。强装出笑脸走了出去。
"爸!没事,不小心打破了镜子。"看著爸爸狐疑的望著自己,罪恶感节节攀升。自己一定要说点什麽蒙混过去。不然,要被爸爸看穿的。
"其实,只是因为明天要武考了。有点担心而已。"
"不要紧的,你只要有平常的水平就能当上繁衍者的。"爸爸温柔的安慰著他。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失常的厉害,就可能会成为人鱼了。"
爸爸沈默了,以为已经成功瞒过爸爸的华,从爸爸身边走过想回自己的房间。
"你就真的那麽害怕成为人鱼?甚至到了要用自残来缓解压力的地步了吗?"
华猛得回头,看到爸爸望著厕所里沾满鲜血的玻璃碎片无奈得低语。
一时,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麽回答爸爸。成为人鱼这是他十六年的人生中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在他的下意识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你不要再这样了,可怜的孩子。别怕!你不会成为人鱼的。只要你文科不好好考就不会成为人鱼的。"
"什麽意思?文科不好不能成为人鱼的吗?"这真是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不是考得不好的成为人鱼而是考得好的才会成为人鱼。这太不可思议了。
看著华吃惊的样子,爸爸轻叹口气。留下句:"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就坐著人鱼专用的代步椅离开了。
华一个人站在客厅里,慢慢的整理著自己的情绪。不能再受那件事的影响了,那会影响後天武考的发挥的。武考不能进入前10%就算不会成为人鱼,也无法成为繁衍者啊!那可会被派到边球去做防卫军的啊!也不能娶人鱼有自己的孩子了。
渐渐得天亮了,竟是一夜无眠。不知道那人怎麽样了,他死了没有。希望他不要死,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还不是杀人犯。抱著这个念头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夜。突然,包里的GS催命似的响了。
"明!怎麽了现在打电话给我?"
"......"
"那家夥没死?只是震伤内脏?"
"......"
"你真的确定?"
"......"
"不是很确定也不要到处去打听那个家夥的伤势。"
"......"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家夥有没有死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他死了我们就是杀人犯了。但你这样拼命打听一个不相关的人会让人起疑的。"
只听见身後"啪──"一声,玻璃破裂的声音。华应声回头,看见的是爸爸一脸震惊的面容。爸爸手中的早餐洒了一地。
华的脑袋顿时"嗡"一声大了。爸爸听见了,爸爸知道了。怎麽办?怎麽办?手中的GS滑落到了地上,发出"嘟──"的鸣叫声。
像过了一个世纪那麽长,爸爸如呢喃的声音响起,"你杀人了吗?你不是害怕成为人鱼是因为杀人了吗?怎麽会这样?这让我怎麽向你死去的父亲交代。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没用。我们的孩子才会做出这种事......"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的,出意外了。我真的不想的。"华泪流满面的向爸爸哭诉著。
"爸爸!爸爸!你怎麽了?你怎麽了?"扶著爸爸瘫软下去的身体,华拼命的叫者。
华一手搂著爸爸,一手按下了紧急求助按扭向人鱼急救中心求救。不久,救护车赶来了将爸爸送去了最近的急救中心。紧接著明也赶到了医院。
"怎麽了?你爸爸的病情怎麽会突然之间恶化了?医生不是说只要不让他受刺激就问题不大的嘛。"
"我接你电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爸爸在身後,他全都听到了!"华的状态已经接近崩溃了。爸爸的状况很不好,医生刚才已经叫他要有心理准备了。
"怎麽会这样?你怎麽这麽不小心。"明住口了,他明白自己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华会疯掉的。华是很强,但是爸爸是他力量的来源是他生命的支柱。现在这跟支柱已经在动摇了。华面临著崩溃的危机。他需要朋友的帮助。
"你爸爸不会有事的。前几次他不是都挺过来了嘛。这次也一定不会有事的。"明说著违心的谎言。他刚才去看了华爸爸的情况,这次真的是不同了。心脏的衰退还没有停止,已经2小时过去了。以前都是在1小时之内控制住的,这次已经2小时还没有恢复。刚才医生偷偷告诉他,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华的爸爸活不过明天了。
"你先回去吧,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啊。明天要武考的,你也不希望明天你爸爸一醒来就得到你要去当边球防卫军的消息吧。"
"对!我要当繁衍者的,我不能辜负爸爸的希望。我回去,我回去。明天考完,爸爸就会醒的。"
看著华摇摇晃晃的走出医院大门的身影,明感到说不出的心痛。那麽强势的华,如此颓废的样子是他第一次看到。华的爸爸一定要挺过去啊!不然,要华怎麽活得下去啊!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爸爸啊!爸爸不在了的话,这比要了他的命更残酷!


武考开始了,华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心中不停闪现著爸爸那逐渐变得透明的身体。昨天傍晚他又去了次医院。爸爸还在急救室中,爸爸的鱼尾已经整个透明了。这次可能真的不行了。是我害死了爸爸。这个声音不停的在脑中回响著。
"你在干什麽?为什麽不射击?"
听到声音,猛得回过神来的华。只看见最後一个飞靶从前方飞过。
"156号,华。零分"教官冷酷的声音传入耳中。
"不,教官再让我试一次。我走神了。我平时不会这样的。我的射击成绩很好的。"
"不用说了,你当这还是练习。你想重来就重来嘛。这是最终武考,人人都像你这样不好就要重来。那还考什麽啊!心理素质那麽差,你就只配得这个分数。"
无奈的离开射击考场,明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
"华,你怎麽回事。刚才摔跤考试会被龙摔出去呢?龙那家夥到现在还觉得是在做梦呢!振作点啊!这样下去不行啊!"
"明,我完了。知道我射击考试几分吗?零分啊!我已经铁定成不了繁衍者了。"华苦笑著说道。
"华,你不能放弃。你还没有完,下午的考试只要全部得到95分以上。你还是有机会的。我知道你现在情况特殊。但是没有办法的,规定就是规定。不可能给任何人重来的机会。你知道吗?那个掉下山崖的家夥今天也在考试,他们也没有给他机会啊!你的情况总比他好点吧。不要放弃啊!你一定不要放弃啊!"
"是啊。我不能放弃!我有过全满分记录的,全部95分应该可以办到的。那家夥从那麽高掉下去也没死,我爸爸也不会死的。是吗?"
"是的。是的。你这麽想就对了!"
突然,口袋里的GS疯狂的叫嚣起来。华心里明白这个时候打过来的只可能是一个地方,那就是医院。颤抖得打开GS。一个急促的声音传出:"华是吗?你上午的试考完了吧!你爸爸刚刚恢复意识,你快过来一下。快一点啊!一定要快啊!"
"我离开一下!"说完飞似的冲出了学校。
看著华远去的背影,明感觉到了他们两人的人生轨迹已经因为那次山道的意外事故而改变了。他们要为他们的年少轻狂付出代价了。
狂奔到医院的华,冲入急救室後所看到的是他无法承受的一幕。爸爸虽然醒了,但是从胸部以下已经完全透明了。那是人鱼即将死去的前兆,任谁都看得出爸爸是回光返照而已。
"爸爸!爸爸!是我。我来了!"华听到了自己异常平静的声音。握著爸爸透明而冰冷的手轻轻抵在自己脸上。希望自己的温暖能让爸爸暖和起来。
"那人怎麽样?"爸爸虚弱飘渺的声音轻轻传来。
华一愣,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他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忙说:"没事,没事。他也参加了考试了。"
"那就好!这次不行了,爸爸不能再陪你了。爸爸会和父亲在天上保佑你的......"
"爸爸,你说清楚一点啊。我听不清楚了!"
爸爸的声音越来越轻了,伴随著轻下去的声音越发明显的是越来越淡,越来越透明的脸色。声音已经完全没有了,爸爸已经像水晶一样了。
"不,爸爸──"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华像发疯似得紧抱住已经完全变得冰冷的爸爸的身体。
"不,你们不准碰我爸爸。他只是睡著了而已。你们想干什麽?滚!你们都给我滚开!"华已经彻底的疯狂了。他的眼里只有他的爸爸而已,医护人员在说点什麽已经完全不能进入他的大脑了。
"去,拿镇静剂来。"医生向一旁的看护士说道,"你磨蹭什麽呀?快去啊!"见旁边的看护士迟迟不动,医生不禁再次催促起来。
"但是,但是他是今年的武考考生啊!打了镇静剂的话,他下午的考试就全完蛋了。"
"他这个样子还可能去考吗?快!再这样下去他会崩溃的。现在首先是要让他冷静下来。"
当镇静剂射入体内时,华只是觉得头好沈。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暗,越来越模糊。他们在把爸爸从他身边移开,他必须去制止。但是,他的手脚已经开始不受他的控制了。渐渐的手脚完全不能动了,眼前也已一片黑暗。紧接著他完全失去了知觉。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