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未来乐师 何婪(上)

重生未来乐师 何婪(上)

时间: 2015-10-05 09:10:04

【文案】
古琴爱好者重生到崇尚音乐的未来世界,成为一代乐师的故事。
苏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个身无分文的贫民就算了,身旁跟着一对难伺候的双胞胎儿子是怎么回事?
一个霸道强势占有欲极强还是个危险分子,一个敖娇容易炸毛还是个表里不一的腹黑……单身男人一夜变奶爸,苏映每天除了弹琴之外,还得给儿子洗衣煮饭暖床……
咦,暖床?!
走轻松温馨路线,伪父子,日更ING,不定时爆发,欢迎跳坑~


第一章

  苏映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一切,一个惊喜的声音就在耳旁炸开:“天哪!你终于醒过来了!我真是太感动了……”
  然后,在苏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扑倒他的脸上,蹭着他的鼻子和嘴巴,同时,额头被那不明物体一啄一啄的。
  苏映吃痛地皱眉,抬手一把将那团东西扯下来,定睛一看,居然是只鸭子?
  这显然是只小鸭子,嫩黄的鸭嘴,毛茸茸的鹅黄色的鸭毛,圆滚滚的身体正被他抓着,两只鸭爪在空中一蹬一蹬地,看上去有些搞笑。
  “噢,你捏痛我了,温柔……请温柔点行吗……”鸭子圆溜溜的眼睛眼泪汪汪地望着他,鸭嘴一张一合地道。
  苏映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
  一只会说话的鸭子?
  正当苏映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轰”地一声,巨大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几乎要将苏映的耳朵震聋。苏映呆呆地转头,刹那身体被一片阴影覆盖,苏映的视线所在,便是覆盖着鳞片的怪兽的巨脚!
  此时他正抬起脚,朝苏映做在的方向走来。
  巨大的脚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踩扁,而在这一瞬间,被苏映捏着的鸭子也尖叫起来:“噢!噢!太可怕了,啊,难道我要死了吗!不要啊……我才刚醒来一会儿,我还这么的幼小,这么的稚嫩……”
  苏映已经吓呆了,但立刻被鸭子的尖叫回过神来,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巨大的“轰隆”声近在咫尺,苏映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跑这么快过,风在耳旁刮过,呼啸的声音和身后恐怖的踩踏声交错,还有手中的死鸭子不断捂着胸口尖叫着……
  好不容易摆脱了那可怕的大脚,苏映觉得他的肺都快炸了,他喘着气,回头一看,瞬间惊呆了。
  在他的眼前,有两只怪兽正在对峙!
  一个是类似大象的大型怪兽,还有一个……那是龙?
  漆黑的巨龙,周身冰冷的泪珠状鳞片,在阴冷的天光泛着冷光,倨傲而优雅,龙头骄傲地抬着,那双与漆黑鳞片截然相反的,白色的双眼,眼中的杀机让苏映不寒而栗。
  只是一眼,立刻可以判断高下。
  苏映脑子才刚闪过这个想法,下一刻,巨龙动了,身体微
  微弓起来,巨大的龙头仰起,充满线条和力度的身体,最大限度地展现出了他的爆发力,这一刻,大象终于安奈不住,率先朝巨龙冲来!
  巨龙冰冷地看了他一眼,白色的双眼微微眯起。
  大战开始!
  “天哪,吓死我了……”就在这个时候,聒噪的声音想起,苏映瞬间回过神来,低头便瞧见黄色的鸭子的两只翅膀捧胸,一脸痴迷地望着远处那条巨龙的身影:“不过,不愧是地狱龙王,单单是那高傲的身影瞬间就折服了我的心,噢,我多想与他共舞,遨游在天际……啊!你捏痛我了!”
  鸭子皱着眉毛,转头瞪了苏映一眼。
  苏映翻了翻白眼:“这里是哪里?”
  鸭子不耐烦地道:“当然是地狱龙王大人的幻境……”
  “幻境?”苏映一愣,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真的了。”似乎看出了苏映所想,鸭子立刻用翅膀捧着脑袋,继续花痴地望着远处的巨龙,“龙王大人,你一定要好好加油,过了这个幻境,您的实力会再进一步的……啊!”
  鸭子这次怒了,翅膀指着苏映道:“你知不知道,在这种时候打断别人,是非常不礼貌的!”
  苏映嘴角抽了抽,道:“你告诉我怎么回事,我就让你尽情地花痴,再也不干涉你。”
  “还能怎么回事,就是你死了,现在又活了呗!现在地狱龙王大人正在突破幻境,我们则是旁观者,亲眼鉴证伟大的大人蜕变的时刻!等大人突破成功了,我们就出去了。”
  “我死了?我什么时候死的?”苏映皱眉,他昨晚修完了一张古琴之后就乖乖上床睡觉了,难道在睡梦中猝死了?
  他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身体,确实不是他的。
  初步判断他重生了,苏映道:“这里是幻境,也就是说,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而且为什么我们要当旁观者?”
  鸭子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苏映:“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景,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旁观!这里是地狱龙王大人的幻境,对于他而言,许多东西都是真实的,真真假假,由他来分清,对于我们而言嘛,当然全都是假的啦……嘎!”
  鸭子被苏映捏得几乎两眼一突,下一刻刚想暴怒地斥责苏映,就见苏映阴测测地凑近它:“既然都是假的,那刚刚那个大象踩下来的时候,你干嘛要死要活的?!”
  “人家怕怕嘛……”鸭子立刻表情一换,黑溜溜的鸭眼瞅着他楚楚可怜地道,“主人,人家胆子小……”
  苏映黑线:“谁是你主人。”
  “当然是您啦。”鸭子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苏映的手,抽噎着道,“难道您不要我了吗,噢不,我太伤心了……”
  “闭嘴。”苏映抽了抽嘴角,既然这一切都是幻境,苏映倒不担心安全问题了,趁着那边巨龙和大象打得正起劲,苏映揪着鸭子,将他的疑问全都问了出来。
  鸭子被苏映捏在他的手心,只好无奈地屈服在苏映的淫威之下,清了清嗓子道:“事实上是这样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与我们亲爱的地狱龙王大人有着很亲密的关系,但是却可耻地背叛了他,趁着地狱龙王大人突破的时候,打算将地狱龙王交给研究所的人类。可惜,愚蠢的男人啊,龙王大人就算最虚弱的时候,小指头一动也可以弄死他,于是龙王大人索性将男人的精神封印,迅速绞杀了……而也在这个时候,沉睡了几千年的博西大人——我,苏醒了。”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吗?”苏映扬眉。
  “当然有关系。”鸭子面色严肃地道,“我刚醒来,因为太兴奋一个不小心就跑进这个幻境里来了,正巧看到地狱龙王大人的英姿,顺道瞧见那个男人被击杀的过程,这一瞬间,我寂寞了。这么神圣而轰动的时刻,怎么可以只有我一个人鉴证呢,所以我决定找一个人进来和我一起……”
  “然后你就找上我了?”苏映脸色一沉,作势要捏鸭子的身体。
  “不不!当然不是!”鸭子连忙摆着翅膀道,“并不是我害死你的,是你自己闯进已经死去的男人的身躯,反正你在里头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把你带进来一起了……”
  苏映皱眉,也就是说,他意外地死了,重生到一个男人的身上,而正巧碰见这个寂寞难耐的死鸭子,所以进入了这个幻境?
  “我们从这个幻境出去之后,就能回到现实生活中了?”
  “是的。”
  “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苏映立刻问道,“这个世界的鸭子都和你一样会说话,还有什么地狱龙王……”
  鸭子闻言,瞬间炸毛了:“你居然拿一般的鸭子和我比!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拥有高贵的血统,聪明绝顶实力强大拥有博学的知识和无限提升的实力的千面幻
  龙——博西大人!!”
  “龙?”苏映疑惑了,“你不就是只鸭子么。”
  “这只是我幻化的形态罢了,身为一只龙太招摇了,这和我低调又华丽的风格不符,作为尊贵的种族,只有同样尊贵的黄色才能配得上我,而放眼动物界,能黄的这么嫩这么让人心醉的,只有小鸭子~~~”鸭子说着,摇晃了几下屁股,摆弄着自己毛茸茸的鸭毛,得瑟地道。
  苏映顿时无语了,决定跳过这个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呢,先告诉我外面世界的情况。”
  鸭子自恋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给苏映解释起来。
  原来这早已经不是苏映所待的那个时代,转眼几万年过去了,苏映曾经生活的二十一世纪被称为了“上古时代”,而如今的地球,由于曾经发生过一起剧烈的碰撞,整个地球迎来了灭顶之灾,虽然有部分人类和动物存活了下来,但史前的文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经过了漫长的修生养息,地球慢慢恢复元气,而人类文明重组,科技高速发达。
  但地球却再也不是过去的地球了。
  由于受到辐射的影响,人类和动物都发生了变异,人类的精神力变得强大,但寿命却缩短了。而动物却相反,经过变异他们成为了魔兽,魔兽的寿命不止大大延长,肉体力量变得更加恐怖,但许多魔兽的智力都开始退化,只有少部分高等魔兽不仅肉体、精神力、寿命都得到增强,智力甚至也开始隐隐与人类有所媲美,比如眼前的地狱龙王,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强大存在。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类的处境越发艰难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乐师出现了。
  精神力强大的人,在经过系统学习之后,能够成为乐师,乐师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治愈乐师,不仅能够通过音乐,让精神力覆盖病人达到治疗疾病的作用,甚至可以延长人类的寿命。另一种是攻击乐师,音乐可以救人,同样也可以伤人。
  随着人类和动物之间差距越来越小,人类的占领地域从过去的整个地球缩小到半个地球,而剩下的地域,则被魔兽占领,人类和魔兽为了争夺地盘,自然水火不容。另外,不得不提的是,由于行星撞击发生的地壳运动,如今的地球版面早已不是万年前的那样,陆地的面积比海洋大多了。
  


第二章

  “总之,以你现在的能力,魔兽世界是别想去了,乖乖在人类世界里头呆着吧。现在人类平均寿命为40岁,经过乐师的治疗之后能够得到延长,所以乐师在人类之中地位可是很高的,而这也注定了我的不平凡……唉,真是想低调都难啊……”鸭子唉声叹气地道,像是真的有多为难似地。
  苏映勉强消化了鸭子给他提供的信息,抽了抽嘴角睨它:“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鸭子立刻来了精神,唾沫横飞地道,“我刚告诉过你,我可不是普通的鸭子!我是千面幻龙!知道千面幻龙是什么么,谅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也不知道。乐师也是有分等级的,凡是高级的乐师,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演奏乐器之时,就会出现由音乐和精神力形成的乐魂,乐魂根据乐师精神力强弱同样分出强弱,它们会幻化成魔兽的形态,根据等级区分——而我的形态,是千面幻龙,魔兽世界里头,仅次于地狱龙王的龙族!而乐魂里头,放眼上下几万年,我可以保证,我是独一无二的,绝无乐魂可超越的!”
  苏映嘴角一抽,这鸭子自恋成这样不容易啊……不过他再定睛一看,只见黄嫩的小鸭子黑亮的眼睛瞅着他,一副“快来崇拜我吧跪倒在我脚边吧”表情,苏映一个忍不住,顿时笑了出来。
  鸭子顿时怒了:“你在这个严肃神圣的时候笑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吗,明明没有啊。”苏映立刻正色道。
  鸭子气鼓鼓地怒视着苏映,最终被苏映的无耻给打败了,“哼”地一声转过头去。
  苏映笑着,刚想说些什么,突然看到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朝他们飞来,苏映吓了一跳,抓过鸭子就蹲□躲过。
  那团东西掉在了苏映的身后,苏映甚至来不及回头,抬头一看,便瞧见了血腥的一幕。
  只见那条巨龙以极其快速的动作,凶狠地迅速扑上去将倒地的大象绞杀,随着他每一次攻击,大象的身体就出现被穿透的血孔,而刚刚飞向苏映的那团东西,居然是巨型大象的血肉!
  苏映只觉得胃部一阵抽痛,他干呕一声,下一刻,只听“轰”地一声,皮粗肉厚的大象硬生生地被巨龙用蛮力撕碎了,碎肉四分五裂,,待苏映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遍地都是大象的碎肉,还有恶心的内脏等等……
  苏映呆呆地看着,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他只觉得浑身发冷
  ,似乎全身都僵硬了。
  但事实上,他在发抖,而被他抓在手中的鸭子,也惊恐地看着空中的地狱龙王,浑身颤粟:不愧是凶名在外的魔兽,龙王大人您虽然很威武,但是太凶残了嘤嘤嘤嘤,人家好怕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情况发生了。
  只是瞬间,碎肉消失不见,眼前的场景一转,从刚刚荒芜的平原,来到了一个茂密的森林。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条巨龙依然在不远处。
  苏映呆滞地瞪着眼睛,但这一切只是个开始。
  很快,森林里又冒出许多稀奇古怪的怪兽,但全部都被这条巨龙屠杀地干干净净,刚才还绿意盎然的森林,下一刻四处是残肢断更,泥土里更是渗满了鲜血。
  从来没见过这样血腥画面的苏映吓呆了,直到巨龙和森林的最后一个怪兽打得难舍难分,随着巨龙一声震撼天地的怒吼,天上的云都开始团团聚拢,电闪雷鸣间,大战又开始,苏映这才勉强回过神来,颤抖着腿肚子,他想转身就跑,可是身体不听使唤,根本挪动不了半分。
  还是鸭子反应最快,趁着苏映没心思理会它,一滑溜跑出了苏映的手心,跳到了苏映的怀里,用嫩黄的鸭嘴不断地啄苏映的脸:“主人主人!”
  苏映这才动了动身体,微微低头看向鸭子。
  “地狱龙王要突破幻境了,当他开始蜕变的时候,整个幻境都会毁灭,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鸭子扑腾着翅膀道。
  “好啊,快点走啊!”苏映立刻捏着鸭子的翅膀,大声道。
  “可是我刚刚受地狱龙王大人刺激太大了,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鸭子心有余悸地道,“龙王大人好恐怖啊,主人,人家怕怕……”
  “闭嘴,有什么好怕的,这只是幻境而已,出去就不用再见到他了。”苏映说着,在安慰鸭子,也在安慰自己。
  他们马上就要出去了,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未来世界再可怕,那也是有人类群居的地方,哪像这里,简直就是个屠杀场!他要马上离开这里,他要回到人类世界!
  “不……其实这才是人家怕怕的主要原因……”鸭子黑溜溜的眼睛瞅着苏映,弱弱地道,“我们在这里,地狱龙王大人是感觉不到我们的,虽然这里恶心了点,但是我们很安全,而出去了之后,鉴于您和地狱龙王的亲密关系,呜……虽然人家迷恋地狱龙王很久了,可是我最喜欢就是远远地看着了,人家不想近距离接触啊……我好倒霉啊,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醒来,为什么我的主人是你呢——啊,我亲爱的主人,我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苏映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捏紧鸭子的翅膀道:“我和地狱龙王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天哪杀了他吧,那个**嗜血的魔兽,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了!!
  鸭子刚想回答苏映,突然地面狠狠地震动起来,随后,整个大地开始出现龟裂,天空甚至也开始四分五裂开来,那景象像是世界末日。
  “地狱龙王要突破幻境了,主人,你要记得,出去以后,你可要保护我啊!!”鸭子的声音掺杂在地震的“轰隆隆”中,苏映根本没来得及回答,便不慎掉入了一个地缝中。
  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苏映倏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苏映松了一口气,刚才的那一切,清晰地根本不像是梦!还好,上天是眷顾他的,他还在二十一世纪——
  苏映边想着边转过头,当瞧见躺在自己身旁的鸭子之后,所有感激上天的想法戛然而止。
  喂喂,谁能告诉他这个死鸭子不是真的?!
  仿佛感应到苏映内心的咆哮,鸭子慢慢地睁开眼睛,当看到苏映之后,黑溜溜的眼睛顿时一亮:“主人~~~~有你在旁边,真是太好了!”
  说着,鸭子便凑过来,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着苏映的脸颊。
  苏映嫌弃地把它推开:“我们这是回到现实生活中了?”
  “是的……”鸭子弱弱地道,“主人,你答应我的,以后要保护我~~~”
  苏映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鸭子同情地看了无知的苏映一眼,翅膀往苏映身旁一指,苏映朝鸭子所指的方向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颗黑色的巨大的……蛋……
  “这个……是什么?”苏映干巴巴地指着大蛋道。
  鸭子弱弱地道:“地狱龙王一共要蜕变九次,每一次蜕变,都需要一次历练,这一次这位地狱龙王大人度过了幻境这一关,刚刚已经完成了蜕变,只等着孵化出来……这是他在最后一次蜕变了,再过几年,他就可以正式成年,成为大路上最顶尖的存在。”
  苏映长大嘴巴:“也就是说,这个蛋里头,就是刚刚那个**巨龙?”
  鸭子沉重地点了点头。
  “它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难道不是这具身体——也就是我的家么!”
  “因为他和主人您的亲密关系,你们当然是要住一起的……”
  苏映顿时有了极其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问道:“他不会是我的爱人吧?”
  那样他就去死!
  “他是您的儿子……”
  “——咳!”做好自杀准备的苏映顿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难道我也是地狱龙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好了,至少他也是有实力对抗那个**的!
  鸭子看向苏映的眼神顿时充满鄙视:“你当地狱龙王是大白菜啊。如果你是地狱龙王的话,怎么可能瞬间精神就被秒杀。”
  苏映顿时觉得他的人生充满灰暗。
  上辈子的苏映作为一名富二代,他自小衣食无忧,生活的十分滋润幸福,他家境不错,长得十分秀气,而且是古琴爱好者,也算气质优雅,喜欢他的女人不少,可惜他是个天生的同性恋。
  穿来这里的前一天,他还在修复一张意外得到的损坏的古琴。他本来打算修好之后,送给父亲,趁着父亲心情好告诉父亲他的性向,却没想到飞来横祸……
  重生就算了,有个聒噪的宠物鸭就算了,对面那颗大蛋是怎么回事……一定是他上辈子过得太滋润,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苏映在内心默默流泪。
  


第三章

   “要不……鸭子啊,趁着他没敷出来,我们把他——‘咔’掉怎样?”苏映比了个杀人灭口的姿势。
  鸭子顿时瞪圆了眼睛:“你还没吸取上个人的教训啊。”
  苏映干咳了一下:“我问你,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想绑架地狱龙王的时候,龙王是现在这个模样吗?”
  鸭子诚实地摇了摇头:“龙王当时是人形。”
  “这就对了嘛!”苏映道,“可是他现在是蛋形啊,你见过一颗蛋会反抗吗?”
  鸭子想了想,诚实地道:“没。”
  “对啊!”苏映说道,“你觉得我的提议怎样?”
  “当然是——噢,当然是太差劲了!!”鸭子突然抬高了声音,像朗诵一样大声道,“亲爱的主人,请允许我遵循自己良心的选择,我没法答应你的请求,您要知道,在我的内心,我对地狱龙王大人是有多么的崇拜,多么的迷恋,他们是那么的高贵,那么的强大……只要能看到他一眼,让我死去我都心满意足,我怎么能够对他升起伤害的心呢,我的良心不允许,我的道德不允许啊!”
  苏映听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只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紧紧盯着他,苏映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充斥着每一处肌肤。
  苏映僵硬得转过脑袋,当看到身后那个□的少年后,顿时就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了。
  那是一个非常俊美的少年,他的五官简直堪称完美,黑色的头发柔软地垂到肩膀,笔挺的鼻子,冰冷的嘴唇,轮廓分明的脸,他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十五六岁的模样,浑身的肌肤细致柔和,是最惹人遐想的蜜色,肌肉均匀而且充满美感,他的浑身上下,像是个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一样,没有一处瑕疵……哦不,有。
  他的双眼,是白色的,像是没有眼瞳一样,尽管他长的异常俊美,但这双眼睛,凡是对上的人,都会被里头冰冷的杀机给吓到。
  在少年的身旁,是破碎的黑色蛋壳,见苏映的视线落在蛋壳上,少年微微抬起左手,手掌向上一翻,蛋壳就像有了自主意识一样,全部聚集到少年的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成了白色,最终成为了粉末,缓缓流过少年手指的细缝。
  苏映盯着少年修长细致的手,吞了一下口水,没敢吱声。
  而奸诈的鸭子,在和地狱龙王表白之后,向来聒噪的
  它也不敢再开口了。
  整个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尽管少年没有眼珠,但苏映确定,他正被对方死死地盯着。
  刚才在幻境经历的一切在脑中回放,尽管杀人的时候是条巨龙,而不是眼前这个少年的模样,但他们的眼神,他们的气场,都是一样的!
  苏映觉得自己像是被毒舌盯上的青蛙,明知道有了危险,却连跑都不敢跑。
  就在这个时候,少年动了。刚才他是坐在椅子上的,此时他随意地站起来,缓缓地朝苏映走来。
  苏映知道自己此时恐怕已经在劫难逃,眼看少年越走越近,索性抬头直视少年的面孔,而随着这个少年的靠近,浓烈的血腥味似乎也扑鼻而来。
  少年走到了苏映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
  沉重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起来,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咕噜咕……”就在这最紧张的时候,突然,一阵诡异的声音从少年的肚子里传来。
  少年一愣,随后眉头微蹙,似乎为自己肚子在这个时候叫很不满。
  苏映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少年的眼瞳居然有了颜色,不再是一片可怕的白,他的眼珠是纯黑色的,漆黑幽深地仿佛见不到底,和他魔兽形态时龙鳞颜色一样。
  见少年的眼睛变成正常人的模样,苏映不知怎么的松了一口气,连忙道:“肚子饿了对吧!我会做饭哦。”所以你就乖乖吃饭不要打吃我的主意了……
  “你会做饭?”少年闻言开口道,尽管声音被压低了,却依旧难掩少年声音的清澈,像是高山的流水一样,冰冷又彻骨。
  苏映猛点头:“是的!”
  “做的好吃吗?”少年问道。
  “非常的好吃!!”
  “那好,立刻去做。”少年说着,又补充道,“要是不好吃,我就吃了你。”
  苏映顿时像兔子一样跑开了。
  “啊,亲爱的主人,等等我……”一直没开口的鸭子见苏映暂时安全了,立刻跟了出去。它绝对不愿意留下来和可怕的地狱龙王独处!
  “千面幻龙?”就在鸭子即将飞到苏映身上的时候,少年突然一手抓住了鸭子肥嫩的身体,但下一刻,他失望地放手了,“居然是个乐魂。”说着,他舔了舔嘴唇,不难猜出,如果鸭子是个真正的幻龙的话,下一刻也许就被扔进他的嘴巴里了。
  侥幸逃脱的鸭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出去了!
  少年正在闭目养神,整理初醒时的记忆的时候,苏映和鸭子正在厨房疯狂地忙碌着。
  “你说他不是我儿子吗,怎么不对我这个老爸好一点……”苏映说着,想起真正的老爸已经被杀了,顿时打了个冷颤,算了,没再杀他一次就好了。
  鸭子显然也看出了苏映的想法,道:“地狱龙王每蜕变一次,蜕变之前的记忆会全部忘记,只留下对生存有用的信息,比如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啊,对自身实力的掌握啊。而那些没用的记忆,会在成年之后全部解开封印回来。”
  “那也就是说,他不记得我是他父亲?”苏映道。
  “这个记不记得无所谓啊。”鸭子鄙视地道,“就算他记得你的身份,可事实上你只是他名义上的父亲而已,你又不是地狱龙王……”
  “可是我怎么会成为他的父亲的?”苏映觉得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什么人愿意主动和那个嗜血恐怖的**在一起生存,甚至以父子的名义。
  “说起来,这一切都是缘分呐!”鸭子的语气突然变得沧桑起来,“话说在那十几年前,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得了得了,你以后再告诉我吧。“苏映立刻打断了鸭子的长篇大论,“等等,你不是刚苏醒不久么,为什么以前的事你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