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摔!这坑爹的游戏 落枫流云(上)

摔!这坑爹的游戏 落枫流云(上)

时间: 2015-09-21 16:14:20


【文案】

寇展莫名其妙的被拉进了一个游戏。
游戏里玩家任务只有一个——先让死敌爱上你,然后再杀死他。
为了回到现实世界,寇展被迫踏上了和仇敌相爱相杀的血泪之旅。
什么,你说终于爱上我了?
真好,我总算能杀死你了!

看文警告:
此文高能注意!!节操掉光注意!!神逻辑神展开注意!!狗血遍地注意!!

为作者脑子发热之作,涉及各种题材,各种神展,单元剧形式,欢乐向,无虐。


【正文】

【一周目总是那样的销魂】

1、第一章

  寇展觉得自己似乎眩晕了一秒,再睁开眼,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前一秒他还在和好基友勾肩搭背大排档看美腿喝啤酒,后一秒他就被人五花大绑按在地上狂扇嘴巴子。
  
  水泥地冷的渗人,头顶强光灯照的他头晕脑胀,啪啪啪啪一阵干脆利落的嘴巴子,他觉得自己的脸大概肿的像个猪头。
  
  这是怎么回事,平时没跟谁结仇啊?
  
  他睁着眼睛痛苦万分的朝前看去,强光下几个逆光人影站的军人一般笔挺,唯独最中间那人坐在木椅之内,目光如枭狼,气势非常酷帅狂霸拽。
  
  那人漫不经心抬的起手,扇巴掌的人立刻停下动作恭敬地站起来,周围十分安静,只剩下寇展因疼痛而发出的倒吸声。
  
  酷帅狂霸拽冷酷的看着他,忽然开口:“货在谁那里?”
  
  寇展一愣,脱口而出:“啥?”
  
  【叮!恭喜玩家完成初次对话任务,WJC游戏小组竭诚为宁服务。WJC游戏小组成立于20XX年,致力于给广大玩家提供高品质的真实游戏体验,旗下代表作《哭泣,贱受!》以及《悔恨,渣攻!》自发布以来,获得广大玩家的好评,本游戏《跪下,死敌!》为三部曲中最后一部,引入最新OX引擎和XO系统,玩家体验更真实、剧情更美好,功能更完善。尊敬的玩家,恭喜,您已经成功激活游戏。】
  
  卧槽!这是什么玩意儿!
  
  寇展听完莫名其妙出现在脑内的机械电子音,喉头微甜,喷出一口老血,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昏迷期间,一串信息流入脑海。
  
  【《跪下,死敌!》游戏中,玩家的目标是杀死游戏中的宿敌。任务过程中,您必须让宿敌爱上您,只有达成这个条件,才能开启“杀必死”功能,否则一切攻击都无法导致敌人死亡。合理安排游戏时间,愉快体验美好生活,尊敬的玩家,祝您游戏愉快,再会。】
  
  寇展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环视一圈冰冷的小黑屋,终于相信了那段神秘的脑内游戏提示。
  
  什么让宿敌爱上他,什么杀死宿敌,如此坑爹的任务,寇展只要想着,就又想吐几口血。
  
  对为什么自己会进入这样奇怪的游戏系统,寇展毫无头绪,目前他只能按照游戏提示完成那些坑爹的任务,看看能不能探索出回去的方法。
  
  他再度闭上眼,翻看脑海内浮现的所谓的“任务提示”。
  
  【为什么高楼忽然拔地而起?为什么老父深夜跳楼身亡?是什么导致了妻离子散的家庭悲剧?身怀仇恨的少年啊,你孤身北上为哪般?蛰伏于仇人身边的你,是否能真的迎来属于自己的光明?——《跪下,死敌!》第一卷《黑帮少爷休想逃》】
  
  尽管简介如此奇葩,但是内容却异常简单明了。少年寇展为了报杀父之仇,混入黑帮老大齐宁的帮派,从最底层小喽啰做起,忍辱负重,伺机颠覆齐宁的一切。
  
  至于为什么黑帮老大是少年寇展的杀父仇人——因为寇展他爹从镇上唯一高楼楼顶跳楼自杀了,而投资建造高楼的人正好是齐宁。
  
  剧情逻辑何在!
  
  寇展一脸血。
  
  目前剧情已经发展到少年寇展将某批很重要的走私军火贩运的消息透漏给与齐宁敌对的另一个帮派首脑,军火被劫走,然后叛徒寇展被身份曝光,进行各种严刑拷打。
  
  至于军火走私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会被一个帮派底层的小喽啰知道,大概只有WJC游戏小组能解释了。
  
  正当寇展忍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小黑屋的铁门发出轻响,光芒瞬间洒入室内,熟悉的身影大步走进来。正是酷帅狂霸拽的齐宁。
  
  “一晚上,想清楚没有。”齐宁眯起眼,冷酷的抬起腿,黑亮的皮靴碾在他脑袋上:“货在谁那里?”
  
  寇展看着如此冷酷炫的黑帮老大,绞尽脑汁,也没想到怎么才能让对方爱上自己,不过现在保命更要紧。
  
  印象里,这个系统打造的身体似乎长的相当不错,寇展努力做出恐惧却又倔强的神情,以体现自己“被强迫无可奈何却又不甘心”的白莲花姿态。
  
  “我……我不能说,齐爷。我的母亲被他们抓住……我说了妈妈会被杀掉!”
  
  齐宁冷酷的用鞋尖抬起寇展的下巴,随后狠狠一脚踹去!
  
  寇展听到脖子发出咔哒一声脆响,后脑勺狠狠的撞在水泥地面上,险些昏过去。
  
  卧了个大擦!齐宁你给我等着,小爷我不捅死你誓不为人!
  
  没来得及在内心问候齐宁祖宗十八代,他的头发就被一只手粗暴的扯起来,齐宁如一头凶狠的孤狼眯起眼:“你怕你妈被杀,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寇展倔强的抬起头,他的唇角露出一丝鲜血,眼睛却仿佛燃烧着一簇火焰:“母亲含辛茹苦的养大我,我不能让她出事,我怎么样都无所谓。齐爷,我也知道我该死,您尽管动手,我绝无怨言!”
  
  少年的眼睛这一刻灿若明星,带着一股绝决的意味,整个人却虚弱不堪,仿佛一株将折的寒梅。
  齐宁浑身一震,缓缓松开手。
  
  那一瞬间,他竟然觉得这个少年美得是如此惊心动魄。
  
  寇展见到齐宁神色松动,知道自己赌赢了。齐宁年少时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对于母亲感情深厚,而后来因为混黑不慎将母亲牵连,导致生母死亡,痛苦万分,成为他此生最大的悔恨。
  
  对于孝顺的孩子,他总是带着几分宽容。
  
  寇展那一番话让齐宁想起了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他略微闭眼,再度睁开却已带上几分疲惫。他蹲下身,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番狼狈不堪的寇展,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怅然:“你倒是个好孩子。”
  
  寇展仿佛没有想到齐爷竟然会温和的说出这一番话,霎时间怔住了,过了许久,一滴晶莹的泪珠沿着它青青紫紫的脸颊滑落,无声的砸在冰冷的地面。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泪流满面,呜咽着,声音断断续续:“齐爷……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兄弟们。但是我怕,齐爷,我妈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她身体不好,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能让她出事。”
  
  齐宁看着哭的仿佛一个孩子的寇展,神色浅淡悠远:“你以为你不透露他们的消息,你母亲就会安全么?”
  
  寇展一愣,俊秀的脸蛋浮现出惊恐的神情,他慌乱的摇头:“不……不会的!他们说过不会伤害妈妈的!”
  
  “天真!”齐宁冷喝出声:“道上混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你真以为不说你妈就没事?自从你被关起来,刺杀你的人我已经处理了好几拨,对于他们来说你就是个弃子,没准你母亲早就被杀了。”
  
  “不!”寇展惨叫一声,状若疯狂的摇头,他拼命地扭动被捆的严严实实的身躯跪坐起来,一下一下的磕头,没过多久额头就一片血红:“齐爷!齐爷我什么都说,求你救救我母亲!截货的是虎二爷的人,但货藏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个小角色,齐爷,救救我母亲,她如果出事,我也没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寇展磕了半天,脑子都快被磕晕了,还没有听到预计中的声音。
  
  凭着如此俊秀的容貌,如此相似的身世,如此坦诚的交代,那个混账齐宁难道就没有一点触动么?!
  
  我在这里表演的如此倾情为哪般?!主角不是都据说有金手指和万人迷光圈加持么!
  
  寇展心中悲愤不已,但又不好半途而废,只能一狠心,咕咚把自己彻底磕晕。
  
  杀死齐宁时他一定要捅的更狠一点。
  
  昏迷前寇展咬牙切齿的想。
  
  再度醒来,寇展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床上,头部被绷带包裹着,身上的伤口已经经过处理。
  
  一人推门入内,是齐宁身边的心腹林莫。
  
  林莫告诉他,这里是帮派总部的客房,那批货已经被齐宁取回,虎二爷在枪战中被杀,虎帮已于三天前归顺齐宁。
  
  寇展的母亲被救了回来,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寇展虽然泄露货物消息,但后来坦白交代,并且孝心可嘉。齐宁不准备重罚他,只是下令将他逐出帮派。
  
  所有人都惊讶于寇展的好运气,对于背叛者,齐宁向来心狠手辣,这一回却难得仁慈。
  
  寇展却高兴不起来,离开帮派,就意味着远离齐宁,远离齐宁,就意味着无法完成任务!
  
  这个绝对不能有!
  
  未来的一个月内,帮派总部出现了另一道风景,齐爷的居所前,总有一个长相俊秀的少年跪在门口,倔强的盯着紧闭的房门,一动不动,一跪就是一整天。
  
  他被人嘲笑。被人辱骂,被人毒打,这一切都无法撼动他的决心,即使浑身是伤,他也依然跪在门前,即使齐宁每次都将他视为空气,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他也毫不放弃。
  
  终于有一天晚上,齐宁带着一身酒气被心腹搀扶着回到居所时,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
  
  “小东西,你到底想干什么?”喝了酒的齐宁声音带着沙哑的磁性,他俯□,挑眉看着跪坐的少年。
  
  “齐爷救了我母亲的命,我的命就是齐爷的,我要留在齐爷身边,只要齐爷不赶我走,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齐宁似乎有些讶异,他露出一个轻佻的笑容,伸手挑起对方的下巴,带着酒气贴近寇展,眼里却没有丝毫醉意。
  
  “哦?可是我身边不缺牛马,这可怎么办?”露出思索的神色,齐宁再度笑起来,眼底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你长得还算勉强入眼,若真想报恩……我不缺牛马,但缺一个**,你说可好?”
  
  齐宁本以为这个少年会迟疑,毕竟他给他的印象是那样的倔强,虽然弱的一只手就能捏死,但自有一番骨气。
  
  没想到,寇展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寇展简直心里乐开了花儿,本以为只会重新入帮,没想到居然一跃成为**,距离完成任务更进一步!
  
  至于床上那些事儿,游戏十分人性化的给与了“OOXX身体托管功能”,就算齐宁有特殊癖好,也随便他折腾,这个期间寇展的身体,交给游戏系统自行托管!
  
  于是,当天晚上寇展就爬上了齐宁的床,齐宁本来想给他一个教训,床上可劲儿的折腾他,可没想到寇展居然如此硬气,人都快晕了愣是不哼一声,纵然痛苦,却依旧隐忍着主动配合他的动作,眼底澄澈坦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一夜过去,寇展浑身青紫,气若游丝的昏迷在床上。齐宁坐在床边,静静的凝视着早已不省人事的少年,眼底留露出复杂的神色。
  
  他从未见过这样特别的孩子,特别的让他无法不去在意。
  
  【叮!齐宁对玩家好感度+10,开启攻略支线,请玩家再接再厉。】
  


2、第二章

  之后的几个月内,寇展就像一只听话的宠物住在齐宁的居所,不踏出半步。
  
  他大部分时间都乖顺的呆在齐宁给他安排的卧房之内,偶尔在客厅和餐厅活动,有时候下厨做一些小点心,自得其乐的吃完,然后回到房间内,蜷缩在宽大的躺椅中,自得其乐的看看书,写写画画。
  
  当然,在允许的情况下,他也会去看看母亲,却总十分守时的回去,从不给人添任何麻烦。
  
  他呆在齐宁的居所内,从不踏足书房,就连客房的东西也很少去碰。
  
  齐宁并不经常回来,作为一个帮派的领头人,他总有忙不完的事,但每当他回去,无论多晚,都会看见那个叫做寇展的漂亮少年蜷缩在宽大的躺椅内,明明困得要命,却依然强撑着睁开眼,朝着他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这种有一个人等着他回家的感觉,让齐宁很新奇。
  
  这种感觉很不赖。
  
  一开始,他还怀疑这个漂亮的少年怀有别的目的,留在身边近距离观察之后,他发现他真的是为了“报恩”,就算一开始怀着恶意在床上把他折腾的那样凄惨,他依旧没有丝毫怨言。
  
  齐宁对于寇展的感觉越发复杂难言。
  
  长相漂亮,懂的分寸,十分识时务,对长辈又异常孝顺,并且乖巧的让人喜欢。
  
  养着这样一个漂亮的**,似乎挺好。
  
  在又一次晚归看到蜷缩在沙发内犹如一只困倦的小兔子一样的寇展后,齐宁破天荒的露出一抹浅淡的几乎看不见的温和微笑,第一次不带任何目的与恶意的,搂着寇展沉沉入睡。
  
  他睡着之后,寇展忽然睁开的眼,眼底流露出的几分莫测与复杂。
  
  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好感度100啊!
  
  寇展抓心挠肝十分痛苦,只有攻略对象好感度到达100,才能开启“杀必死”功能。也就是说,所谓的“爱上”的硬性标准,就是好感度100。
  
  齐宁现在对他的好感度是70,也就是说,就算齐宁毫无防备的睡在他身侧,他也不可能把他杀死。按照系统的规定,在没有激活“杀必死”功能之前,就算他拧下齐宁的脑袋,对方也死不了。
  
  这坑爹的游戏!真的有人拧掉脑袋也不会死么!
  
  寇展表情产生了一瞬间的扭曲,他每天都在绞尽脑汁刷好齐宁感度,但他没想到这货好感度那样难刷!
  
  除了一开始莫名其妙的+10之后,他就踏上了漫漫刷好感度之路。
  
  “在床上被折腾的死去活来时露出顺从而倔强的表情”——日常任务,好感度+0.5
  
  “像个小兔子一样露出楚楚可怜的眼神每天等待主人归家”——日常任务,好感度+1
  
  “做出精致的小点心给主人一个惊喜”——随机任务,好感度+1
  
  “探望妈妈并且不着痕迹的让主人知道”——随机任务,好感度+3
  
  寇展忍不住吐槽,齐宁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母控,尼玛在床上被折腾的那样惨好感度才增加0.5,去看一次妈竟然就能刷3个点,还不是齐宁的亲妈,这是要逆天么!
  
  寇展就这样艰难的,锲而不舍的刷了将近三个月,将好感度刷到70之后,他惊恐地发现,无论他做什么,齐宁的好感度再也不增加了。
  
  再也不增加了!!!
  
  寇展泪流满面。
  
  不管卖萌还是卖腐,好感度就像死掉了一样,卡在70一动不动。
  
  好感度如果刷不上去,他不会就这样在这个世界呆一辈子吧?!
  
  这坑爹的游戏!
  
  寇展愤愤的咬了一口土豆饼,听到门锁传来的窸窣声,他精神一振,三两下把食物吃完,从躺椅上跳下啪嗒啪嗒的跑进客厅。
  
  齐宁恰好开门,视线和寇展对上的那刻,他眼底不着痕迹的柔和下来:“怎么跑这么快?”
  
  寇展天真无邪的抬起头:“因为齐爷回来了啊。”
  
  齐宁冷峻的面庞也柔软下来,他看着少年那塞满食物鼓鼓囊囊像只小仓鼠一样的腮帮子,有些好笑:“食物掉出来了。”
  
  寇展脸顿时涨得通红,他迅速捂嘴,触到对方玩味的眼神,羞恼道:“齐爷,你骗我。”
  
  这一张嘴,食物真的从嘴里喷出来,寇展紧紧闭嘴,故作凶狠的瞪着逗弄他的男人,样子可爱极了。
  
  齐宁哈哈大笑。
  
  寇展继续瞪着,瞪着,瞪着……
  
  没有好感度增加提示。
  
  寇展泪流满面。
  
  豁出老脸逗人开心,明明笑成那样,为什么就是不增加好感度啊混蛋!
  
  晚饭,洗澡,OOXX……
  
  OOXX完毕,寇展从游戏系统交接取回身体控制权,感受到菊花君酥麻的肿痛,脸黑了黑。
  
  虽然OOXX的时候把身体交给了系统,但是完毕之后身体依然残留感觉,这个感觉他无法避免。
  
  如果能连这种感觉也去掉就好了。
  
  【叮!每次任务结束后,系统会根据玩家任务完成度给予相应的奖励。“OX后遗症一扫空胶囊”也是奖励之一哦。目前攻略对象对于玩家好感度70,胜利就在前方,请玩家继续努力。】
  
  他该夸游戏小组人性化么,摔!
  
  齐宁感受到怀里的人气息不稳,睁开眼,少年眼角依旧带着情事过后的殷红,神色却有些扭曲,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怎么了,不舒服?”齐宁在黑暗中低声道。
  
  这一段日子,他似乎已经越来越习惯少年在身边,作为**,寇展十分合格,甚至算得上优秀,比他以往任何一个**都要优秀。
  
  乖巧,听话,顺从,孝顺,漂亮。
  
  齐宁是一个挑剔的人,往届**很少能在他身边呆过两个月,可这一次,看着怀里的少年,他忽然生出一种就这么让他一直留在身边也不错的想法。
  
  “没什么。”寇展轻声回答,更加往齐宁怀里缩了缩,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只是有些担心妈妈。”
  
  他脸上浮现出一抹伤感:“自从妈妈被救回来后精神就一直不好,最近我去看她,她总是说不舒服,妈年纪大了,我有些害怕……”
  
  见怀中少年眼底浮现如云雾般缭绕的忧愁,齐宁揽着他,亲了亲额头:“不要想太多。”
  
  寇展点点头,闭眼睡下。没出现好感度提示虽然在他意料之中,但仍旧有些失望。
  
  半个月之后,一个消息突如其来,寇展的母亲被查出患有尿毒症。
  
  寇展越发的忧郁了,他的笑容越来越少,请示出门去看母亲的时间越来越多,整个人迅速的瘦了下来,齐宁看的十分心疼。
  
  在不知道的时候,齐宁对与寇展的关注,已经远远超过了“**”的限度。
  
  寇展正如他所想的那样,是个十分孝顺的孩子。
  
  随着病症越来越严重,换肾提上日程,经过筛选配型,医师告诉寇展,他可以作为母亲的肾源。
  
  在某一天滚完床单后,寇展小声的对着齐宁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齐爷,我要做手术给妈妈换肾,可能要在医院住一阵子。”
  
  抚摸着他光裸背脊的手停住了。
  
  “什么时候。”
  
  “如果可以的话……下周一。”
  
  寇展小心翼翼的看了齐宁一眼,搂着他的男人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寇展微微抖了抖,似乎有些害怕,但声音都带上了细小的哭腔:“齐爷,做完手术我会尽快回来,不会很久的。妈妈每天都很难受,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她……看着她……”
  
  “换肾对你身体有影响么?”
  
  寇展一愣,仿佛有些没反应过来,但很快,他的眼睛亮了起来:“没有的!一个肾,只要是健康的,就没有大影响,齐爷,这么说你答应了?”
  
  齐宁沉沉的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你果然是个好孩子。”
  
  【叮!齐宁对玩家好感度+10。】
  
  果然“妈妈”才是攻略关键词!黑道老大其实就是个超级母控吧对吧对吧!
  
  寇展内心被“母控”二字疯狂刷屏,如今总好感度变成80,还有20分,万里长征只剩最后一步!
  
  压下内心的激动,他眼睛亮亮的看着齐宁,抱着吧唧就是一口。
  
  “齐爷,您真好!”
  
  齐宁眼神一暗,伸手扣住他后脑猛地吻了下去。
  
  “既然我好,那就好好报答我。”
  
  寇展果断开启“身体系统托管功能”。
  
  漫漫长夜,长夜漫漫……
  
  肾脏移植手术很成功,过了恢复期后,寇展出院回到齐宁的居所,继续乖乖的当“**”。
  
  生活上和床第间,他发觉齐宁开始顾及他的感受,越发温柔,但好感度却依旧保持在80,始终不动。
  
  好感度越接近“爱”的界限,就越难上升,长期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世态炎凉人情冷暖齐宁看的太多,他可以对一个人好,但不会轻易交付真心。
  
  就在寇展一筹莫展的时候,齐宁忽然被查出肾衰竭,而且是晚期。
  
  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寇展吐槽无力。
  
  肾衰竭是大白菜么,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病?!
  
  这坑爹的游戏果然各种神逻辑!
  
  不过如果齐宁因为肾衰而死,是不是等于任务完成?
  
  寇展眼睛微微一亮。
  
  【叮!友情提醒,若攻略对象在任务期间由外界因素致死,则判定玩家任务失败,启动惩罚机制,请玩家多加注意。】
  
  卧……卧槽!这不科学!
  
  寇展的美梦被击的粉碎。
  
  然后,更不科学的事情发生了。
  
  ——化验结果显示,寇展再次成为唯一匹配的肾源。
  
  这个消息一开始寇展并不知道,他是在某一天齐宁一个部下不小心说漏嘴的时候,偷听到的。
  
  据说齐宁下了死命令瞒住这个消息,才会过了这么久才被寇展得知。
  
  不久之后,齐宁住进了医院,独立贵宾病房,装饰奢华,二十四小时看护。
  
  寇展彻底和他分开,去医院探病,却被拦着不让见面。
  
  听说齐宁的情况不太好,寇展提心吊胆,生怕哪一天忽然听到系统通知惩罚机制启动。
  
  在见不到攻略对象整整两个月后,寇展找到了齐宁的心腹林莫。
  
  “你说什么,你想把你的肾给齐爷?”
  
  林莫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寇展平静的俊秀的面容,眼底带上了一抹深思:“你觉得人两个肾都摘掉,能活多久?”
  
  寇展微微一笑,眼底却带上了某种绝决的意味:“我的命就是齐爷的。”
  
  “你觉得齐爷会同意?”
  
  “不要告诉他。”寇展急促的打断林莫的话,察觉自己的失态,微微涨红了脸:“对不起,我是说,可以瞒着齐爷,说肾源是别的地方的。”
  
  林莫漠然的看着寇展。
  
  寇展的脸更红了,微微仰起头,带着倔强的味道:“齐爷是干大事的人,一个肾,安在谁的身上比较好,一目了然。”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林莫忽然笑了:“很好,就像你说的,齐爷是干大事的人,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站在门后听了许久的齐宁眉头猛然皱起来。
  
  “我不同意。”
  
  门被打开,齐宁大步走了进来,神情冷肃,双眉紧蹙。他冷冷的瞪了林莫一眼,转而看着眼神躲闪的寇展:“不要犯傻。”
  
  寇展仿佛像受到了什么刺激,猛地抬头,少年人的一双眼睛里满是倔强:“我的命是齐爷给的,我不后悔。”
  
  “胡闹!”
  
  “不是胡闹!”寇展豁出去般高喊:“齐宁,我喜欢你,我不要你死。”
  
  一室寂静。
  
  【叮!齐宁对玩家好感度+20,好感度到达100,完成第一阶段任务,触发“杀必死”功能。第二阶段任务开启,任务内容——杀死攻略对象齐宁,限时48小时,恭喜玩家,请再接再厉。】
  
  此时寇展脑中只有两个想法。
  
  一:这番话果然有用,值了!
  
  二:杀人居然还限时,这坑爹的游戏!
  


3、第三章

  寇展是一个生活在新中国成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这辈子干过的最血腥的事儿就是拿着刀去宰他家太后一时兴起从菜市场买回来的活鸡。宰鸡的场景他至今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