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兽人之娘C的幸福生活 细雨纷纷0425

兽人之娘C的幸福生活 细雨纷纷0425

时间: 2015-09-21 03:08:16

文案

梅诗,唇红齿白的一小生,性格比较宁静,毕业后跟了个娘c的主管,从此青春于蓝,一娘到底。且看娘c穿越后的开荒幸福生活!!!!

当懵懂爱的攻对上不懂爱的受

对上各种爱的明示暗示 诗:“这守护者果然尽职。”
本文忠犬攻 本文种田 CP一对一

喜欢就收藏我吧


1娘c由来

梅诗,很普通的一名大学生,金融学专业。毕业后,谁也没想到,一向很文静甚至有点羞涩的梅诗居然选择去做保险业务员。

梅诗还记得,在人才招聘市场上,一位与众不同的主管,在梅诗经过时,拉住梅诗的胳膊:“小伙儿,人家跟你说哦,我们公司可是世界500强哦,很厉害的呢,工作时间自由,薪水不限上限,过来填个简历了解下嘛~~~”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身子,手指翘着。在主管不断巴拉巴拉下,梅诗第一次激情了一把,准备去挑战下。

在主管的悉心栽培下,梅诗挡住了一次有一次压力,居然熬过了两年,两年,将自己的保险事业发展起来,也终于能明白主管娘本性的由来。保险行业,基本整个公司业务员由女性组成,客户更是大部分由女性组成,不娘,不女人怎么能打入内部的呢?

梅诗回到家,坐在沙发上,舒展了下,“9点了呀”梅诗自言自语道,这两年梅诗真的很佩服自己,日夜兼程,满足客户一切需求,竟然将工作做了起来。总结了下今天的工作,回忆了一遍今天见的客户,签单了没有签单是什么原因,做好明天的工作计划,想着还有一位李姐要跟自己qq聊天,梅诗打开了自己的qq。一上线,图标不停闪,“诗诗呀,在不在啊,感觉皮肤有点干,用什么面膜好呢”“诗诗呀,呜呜,人家好伤心,老公跟我吵架了呢?、、怎么办?”“诗诗,上次你说的那本书真好看,还有吗,在推荐个····诗诗,我今天新买了个包包,帮忙看看,漂亮不·······

看着不停闪的图标,跟一群女人七大姑八大姨的闲聊,这两年来是诗诗的一个爱好,能坚持这么久都靠这么多女人的支撑的呢。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梅诗突然感觉有点烦,好想休息,放松自己。两年了,一直的东奔西走,一直没有放松过的梅诗感觉心里是挥霍不出的累的呢。

平时都闲聊到零点的梅诗,第一次放开自己,十点就上床睡觉了。

这一趟,梅诗陷入了深度睡眠,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沉睡之后,一圈晕黄的光包围了梅诗,很快,光散了,床上空空如也。

2这是梦吗

揉揉双眼,这一觉梅诗睡的是相当的好,连梦都没做。掀开被子,看看四周,梅诗张大了嘴巴,怎么会这样,被子下面居然是软软的青草,幸亏是冬天,梅诗的睡衣比较厚,才没有觉得搁人。梅诗躺的是一小片青草上,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更让人惊奇的是,除了绿色的草,其他的树颜色都好奇怪,蓝色的居多,红色,粉色。树很高,叶子也很宽大。

咕咕声唤醒了梅诗的意识,梅诗闭上眼,狠狠的掐了一把大腿,“嘶···”真疼,这真不是梦吗?肚子不停咕咕,梅诗突然想起昨天见客户回来就9点了,根本就没有做饭吃,再次环顾了下四周,不管是不是梦,先找点吃的吧!

梅诗站起来,看了下,发现除了一床被子,什么都没有跟随过来,看看自己光光的脚,梅诗叹了口气。想想还是抱起了被子出发了。走了很久,四周还是一样的景色,这个丛林向是走不出去一样。奇怪的树,有的挂着奇怪的果子,没有动物啃咬过的痕迹,梅诗不敢摘。又走了很久,梅诗开始恐慌了,林子很静,好像全世界只剩下梅诗自己了。身上还好,脚上已经磨了好几个大泡。

梅诗突然想到可以上树上看看,能够看的比较远,打定注意,梅诗旋律课比较好攀爬,比较高的树,目测有几十米吧,树尖都看不到。梅诗小心翼翼爬了起来,这多亏梅诗是农村人,小时候比较调皮,经常爬树逃鸟蛋,捣峰子窝。功夫不负有心人,梅诗爬到了接近树尖的侧枝桠上,视野变的开阔起来。

放眼过去,层层蓝色的树叶,间或夹杂着少许红粉色,在阳光照射下,像蓝色的海洋一样,碧波粼粼。看了一圈,发现只有一处在蓝色密集之后稀松了起来,想着应该是出路吧!判断好方向,梅诗准备下树,往稀松处寻去。

梅诗慢慢往树下滑,最后看了眼天空。突然发现一朵狗狗状的云从远方飞来,根据速度梅诗怎么也不觉得云会飘这么快。等快进了,梅诗才发现云太像狗狗了,居然还有眼睛。怎么回事,狗狗没有翅膀,怎么会飞呢。直到现在梅诗才觉得这也许真是梦吧,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事情呢?

可怜的梅诗,工作两年,打交道的都是70后的客户,忙于工作的他,根本还不知道有穿越这一说,总想着也许是做梦的呢,可是怎么会有如此逼真的梦的呢?

3风

风是混合部落的少数会飞行的白虎兽,飞过禁林,采到大巫说的药草后。风驾驭着自然之风往部落飞去,想着雷因为自己受伤,而命在旦夕,不尽又加快了速度。

接近禁林时,风闻到了风中有一股雌性的气息,着实惊讶了下。想着自己的好友,风不敢停下来,只是越接近中心,雌性气息更加浓郁了起来。白虎兽的视力不是一般的好,很快风发现了禁林中心的树枝上的梅诗,风快速接近了梅诗。看着小小雌性张着嘴巴,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瞪着自己。风的心中猛的震撼了下,真是可爱的雌性的呢。

作为部落比较出色的勇士,虽然雌性很稀少,但是英俊有实力的风还是很受欢迎的,不过风很不喜欢部落里那些宠坏的雌性,太骄纵了呢。不过面前这个娇滴滴的雌性,风第一次有了很想了解下的冲动。

看着头顶上的这一大团白云,有眼睛,头顶上还有个大大的王字。梅诗惊悚了,哎呀,我滴娘啊,跟房间一样大的老虎,更恐怖的是老虎还会飞。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呀!对,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风看着小雌性丰富的表情变化,更觉有趣。听着雌性小声的嘀咕,这是梦吧。又觉得很是无语,明明我这么一庞然大物,怎么能视而不见的呢。如是出声问道:“禁林很危险,你是哪个部落的呢,一个人很危险的”

梅诗现在已经很混乱了,毕竟面对这么大的老虎,作为人都会害怕。虽然梅诗有时比较粗神经,但是到现在已经意识到不对经了。这确实不是梦的呢。听到熟悉的语言,看着面前的打老虎,梅诗强忍着颤抖,问道,是你在说话,刚才是你说的话?

风听着这个问题,突然觉得这个雌性不会是个傻瓜吧,怎么问这么愚蠢的问题。不过看着哆嗦的雌性,风心里有点闷闷不乐,明显这个雌性是在害怕自己。想着部落里面的那些娇滴滴的雌性,在看看面前这个,皮肤很白,水嫩嫩的,甚至比部落最美的雌性皮肤都好。应该也是娇生惯养的呢。肯定是跟家人走散了呢,真是好可怜。脑补完后,那一丝不痛快立马烟消云散了,剩下的都是疼惜。

“雌性,你不要害怕,是我跟你说话,我叫风,是附近混合部落的呢,你是不是跟家人走散了,,你是哪个部落的,我可以送你回去。”梅诗突然想起前段看的新闻,2012雍正很忙。对比自己的情况,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也许自己穿越了,要不然如何解释现在的情况的呢。

“部落,有跟我一样的人的部落吗?”在梅诗的心里,对面的怪兽肯定是妖怪,但是梅诗能感觉到妖怪没有恶意。现在在梅诗心里,急切的想见到和自己一样的人,先了解下情况。“是的呢,我们部落有很多雌性的呢”虽然觉得雌性问的有些奇怪,但是风还是回答了,想着还是雌性跟雌性这间比较好沟通的。“那你能到我去这样的部落吗,我不知道我家在哪里。”提到部落。风突然想到受伤的雷,等救命药草。着急起来,“雌性,你坐我背上来,我先带你到我们部落去好吗?”梅诗想想就同意了,毕竟人生地不熟,还是到人群中去比较好。

梅诗攀上了风的背,好柔软好舒服哦,突然想起自己的被子在下面,赶快让风停下,拿上了被子再度出发。毕竟是跟着自己一起穿越过来的,留个念想也好呀!

风飞的很平稳,舒服的梅诗都想在上面打个滚了。坐在风的背上,梅诗觉得没来由的安心,明明才第一次见。不过梅诗也没有多想,梅诗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爸爸妈妈很早就去世了,唯一的奶奶在梅诗上大学的时候也过世了,出来自己的压力很大的工作,梅诗突然发现原来世界居然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真是可悲,不过想到银行存折上那一串零,梅诗心疼了起来,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赚的呢。希望在一觉醒来可以回去吧。

4混合部落

梅诗坐在风背上,第一次感受了高空飞行,而且还是这么拉风的坐骑,要不是心里有点忌惮,梅诗真想在上面打个滚儿了。

咕咕,肚子传来响声,强烈的饿意,才让梅诗意识到自己是在找食物。一时太兴奋居然忘了。兽人的听觉很敏锐,风听到了不禁有些懊恼,雌性都很脆弱的,自己居然大意了。想着飞回部落还要半天时间,雌性肯定要饿坏了,但是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打猎了。雌性好像都喜欢吃水果,先摘点水果吧,希望雌性不要介意才好。直到这时,风才想到,还不知道雌性叫什么。“是不是饿了,前面就出了禁林,出了禁林,我采点水果给你先吃着,可好?”

梅诗听到风的话,一下脸红了起来,居然被听到了,想着风说的,心里窜起一股暖意。如是小声的说道“谢谢你!”

很快飞出了禁林,风靠近了一颗蓝色的树,上面挂满了棕色的果果,一个足有篮球大小。看着风递过来的果子,梅诗暗想,这果子昨天自己也有见过,原来是可以吃的。想着林子里有那么多颗,不尽有点可惜。这么大一个就够吃了呢,看着风不停的采,回过神的梅诗赶紧阻止了风的举动。

风继续飞行,梅诗看着圆溜溜的果果,尽无从下口。捏捏,好像有点软。不会是大号的柚子吧,不过梅诗打算就当柚子吃了。幸亏自己指甲比较尖比较长,一下就戳出了个洞。居然流出了乳白色的液体,还有一股奶香味。梅诗赶快放在嘴边,吸了一口,真好喝。

直到后来,梅诗才知道这个是奶果,一般是给刚出生的兽人和雌性喝的,这个世界的雌性没有产乳功能,只不过,风在之前从没有照顾过雌性,只是偶尔见到雷采乳果,还以为是雌性吃的水果。这都是后话了。

吃饱喝足后,梅诗开始精神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沿途的风景。越看越心惊,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呢。好奇异呀!除了地上的杂草,跟地球的杂草一样之外,梅诗没有认出一个自己认识的物种。高高低低全是树,大部分树都接满了果子。果子形状更是无比怪异。

梅诗不太敢在风背上大幅动活动,时间一长,腿也麻了,屁股也疼。梅诗终于忍不住问风什么时候到部落。风说越过前面那座山就到了。不是梅诗不想打探这个世界的事情,实在是对着这样庞大的怪兽有心里压力呀。再说,不清楚风在这个世界算什么,看着也不像是被人圈养的。唯一不明白的是风对自己的态度太好了。而且还说是自己的部落,真的有人存在吗?该不会是野兽窝吧。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忐忑起来。

直到风说,我们到了。梅诗往下看去,发现很多用石头建的房子,都是锥形的,像一座座小石山。里面果然有跟自己一样的人走来走去,终于放下心来。不过,风就这样飞进去,真的没有问题吗?风飞到一座石屋前,降落了下来。提醒梅诗下来。梅诗看看离地面居然有3米高的样子,实在没有勇气往下跳。风终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尾巴一卷将梅诗拉了下来。

心里更是懊恼不已,看来要跟父亲好好学学怎么照顾雌性了。梅诗下来后,风迅速变身,梅诗看着怪兽就在眼前变成了英挺的美男子。这一刻太让梅诗震惊了。“你是风?”风看着傻傻的雌性,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心里更是疑惑,这位雌性到底是什么族的。想着还不知道雌性的名字,于是风露出了笑容,问道:“重新认识下,我是风,白虎兽人,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你好。我叫梅诗。”听到雌性的介绍,风有些失望,这个雌性已经有伴侣了,可是明明闻不到雌性身上其他雄性的气息。看着瞬间变色的脸,梅诗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想着毕竟是异世界,言多必失。梅诗有些害怕碰到什么忌讳。所以忐忑的问下,怎么了。“梅诗,你已经有伴侣了吗”风看了看可爱的雌性,不死心的问了句。

正好这时,屋里走出了一个人,一头银发,精致的五官,皮肤有些混血儿,要不然梅诗还以为见到了精灵。风小子,终于回来了,快将药草给我。雷快撑不住了。风一听急了,赶快递上药草,跟随大巫进去了。

看着两人进去了,都没有带搭理自己的,梅诗傻眼了。不过,做了两年保险的梅诗,不再是脸皮薄,青涩的小男生了。很自然的跟随在后面进去了。

5名字伴侣

梅诗进去之后,才发现屋内空间意外的大,没有设置隔间,屋内状况一目了然。梅诗有点奇怪,除了门,没有窗户,内部居然很明亮。也没看见什么灯。直到看到顶部,才发现有一个拳头大的球体,散发着明亮的光,不会是夜明珠吧,真有钱!

这时,风和大巫正在讨论雷的伤势,梅诗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腹部覆盖了一层黑呼呼的药汁,已经是处于昏迷状态。旁边还坐着一位男士,只见拿着手帕抹着眼泪。这一刻梅诗才终于有了找到组织的感觉,原来什么时代都存在娘兮兮的男人。

听着他们的谈话,知道床上躺着的是雷,受了重伤,大巫拿着手里面紫色的草到旁边熬药去了。看着风松了口气,八卦心起的梅诗赶快凑到风面前。风,他没事吧?风回头一看是梅诗,才突然惊起刚才忘记了梅诗。大巫说,有了紫珠草,雷会好的。

这时坐着的男士看过来,风,谢谢你,要不是你去摘取紫珠草,恐怕雷就没命了。这位是风认定的雌性吗,真漂亮。梅诗觉得他们问话有点奇怪,怎么总是叫自己雌性呢,不会是这个世界对外人的称呼吧,不过总感觉怪怪的。“雷云,这是梅诗,是我回来再禁林碰见的,他跟家人走散了。”看着这么小,梅诗已经有伴侣了吗。好可惜呀。这次就是在迟钝,梅诗也觉得不对劲了。

你们为什么认为我有伴侣了呢,梅诗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雷云打量了一眼梅诗,细心的发现梅诗的脚已经出血了。拉过梅诗坐到桌子旁边的凳子上。然后端过来一碰水,这时风也发现了,叫大巫过来处理了下伤口。梅诗没有伴侣吗?雷云问出这句话时,风在一边竖起了耳朵。梅诗看着雷云,有种同类的感觉,就像闺中密友般,很快敞开了心扉。没有啊,我还没有结婚的,你们为什么认为我有伴侣呢?

听到没有,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巴快裂到耳根了,想着受伤的雷,看着快傍晚了,于是跟两个聊得火热的雌性打了个招呼。趁天还没有黑,将猎物打回来,可不能在让诗饿肚子了,自动省略让他讨厌的梅。

梅诗听着雷云的介绍,才发现事情貌似真的大条了。这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这个大陆叫做蓝林大陆,以蓝色树得名。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生活着很多部落。整个大陆没有女人,男人分为两种。会变身的是雄性,不会变身的是雌性。听到雌性有生育功能时,一向斯文的梅诗也不禁骂娘了。不过想想,我为什么要担心呢。虽然是雌性,但是不一定要嫁人呀。以前很多姐妹虽然说过将自己嫁出去,但是梅诗觉得自己可是地地道道的男人,喜欢的可是软妹子。(你就自欺欺人吧,混在女人堆中也没有看你喜欢过谁)

梅诗,既然你没有伴侣,我叫你诗好吗?有关系吗?雷云继续讲解起来。诗,我们蓝林大陆都是兽神的后裔。最早一批是兽神命名,兽人和雌性名字都是一个字。有了伴侣后,为了表示亲密雌性就会带上雄性的名字。这也是雄性兽人宣誓自己的主权。我想诗一定是来自弥海的另一边吧。诗身上穿的什么,摸着好舒服啊。梅诗听到这已经吐槽无力了,太玄幻了有没有。

忙绿完了的大巫也过来了,还端来了一盘水果,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梅诗更是得到不少这个世界的信息。同时身着兽皮的大巫和雷云都很羡慕梅诗身上的睡衣,实在是摸起来太舒服了。梅诗的睡衣其实就是很普通的那种夹棉加厚的一套,上衣加裤子。梅诗实在受不了两个男人的热情,虽然本质一样,但是以前是混在女人堆的,突然冒出这么两个男闺蜜,梅诗实在是有点不自在。

还好,都快起鸡皮疙瘩的梅诗终于在外面传来的一声巨响中解脱了。听到巨响,梅诗很想出去看看,可是被热情的两男人给按住了。没什么事,诗,是风捕猎回来了,做饭都是雄性的事情。我们接着聊啊。梅诗实在没想到,这个大巫比自己还八卦,大巫不应该都是很神秘庄重的吗。这时雷云也开始起哄了,诗,你刚才说你在禁林见到风的。怎么样,没有发生什么吗?这位大姐,你什么意思。看着那种压抑邪恶的眼神,梅诗真是头都大了。这野蛮人,闲的只能说媒了吗。梅诗不知道自己真相了,在这没任何娱乐的原始社会,八卦就是亘古不变的话题了。在两位男士强大的眼神下,梅诗只好又重新讲了一遍遇见风直到回来的过程。

看着两位突然失望的眼神,还在那喃喃自语,怎么就什么也没发生呢。都怪风那臭小子,都不知道把握机会。梅诗实在受不了了,两位大姐,我还在这坐着呢,不要当看不见好不好。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端着肉进来的风,梅诗突然觉的有点尴尬。不过一向脑补很强大的梅诗,很快觉得肯定是接触女人久了,遇到正常男人有点不自在(尼玛,正常男人,你是神马呢)这是很正常的。接着就放松下来。

风将大大的托盘放在桌子中央,托盘快占据了半个桌子。盘子中摆着一大块加三小块烤肉,大巫和雷云很自然的用收拿起大约5斤的肉啃起来。真是野蛮人。不过作为肉食动物的梅诗,闻着特别香的烤肉也不在顾忌起来。只是还没有伸手,风已经将烤肉递了过来。看着风似乎小心翼翼的样子,梅诗赶快接了过来。迫不及待的啃了一口,真香啊。风看着雌性满足的眯起了眼睛,想着跑那么远单独打的吉吉兽果然是对的。这时大巫和雷云也看出来了。打趣道,今天我们是沾了诗的光了。

很快,雷云和大巫吃完了烤肉,连风的那块至少50斤的烤肉都吃完了。梅诗才吃了一半,实在吃不下去了。刚开始还觉得好吃,越吃越没有味道了,毕竟只要盐,没有其他调料。梅诗是真吃不下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放下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对风投去了求助的眼神。风看着雌性的动作,哪有不明白的,但是觉得雌性吃的太少了,没有回应。不过看着雌性好像真的吃不下,心疼雌性。便轻轻的问道,吃饱了吗?梅诗觉得风太上道了,不尽看着顺眼不少。嗯,吃不下了,怎么办。风接过梅诗的烤肉,二话不说直接吞了。梅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的剩饭。这是雷云突然说道。诗脸红了,我们风很不错对不对!

6守护者

吃完饭后,大巫问起了梅诗的住宿问题。风想直接带回去的,一般的野外发现的雌性,雄性拥有守护权。雌性比较珍贵,大巫觉得不妥。还是先带去见族长比较好。

梅诗听着两人对话,隐约明白了意思,但是深深的无奈。尼玛,到底谁是雌性啊。不过,觉得确实应该见见族长。毕竟这么离奇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雷云和大巫要照看这昏迷的雷,风直接抱起了梅诗。引得梅诗一震惊呼,放我下来,我自己走。风根本无视了诗的挣扎,居然开口说道:“诗,不要任性,你脚受伤了。到族长那有段距离,我抱着你走的比较快。”边说边大步走了起来。看看自己的脚,梅诗只好妥协了。但是能不能不用公主抱啊。

目测下,风大概有两米吧。梅诗一米七的个头,在风怀里,颇有点小鸟依人的感觉。风抱着怀里的雌性,感觉是那么的软,好像一用力就会碎掉一样。但是心中好像被幸福溢满了一样。无比的充实。不过想到要见族长了,心里忐忑起来,之前都没有给诗留下好印象。诗会选我当守护者吗?

梅诗心里现在号复杂,被一个男人,而且是从哪里看都比较men的男人抱在怀里。同为男人的自己,本该排斥的。但是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有点尴尬呢?梅诗反复想想,总没有想到问题出在哪里。最后归结为肯定是这可恶的公主抱,对,一定是。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交谈,梅诗本来就是很羞涩的性子。上班后,比较聊得来的也是女性,喜欢八卦,喜欢跟女性们聊聊一些有的没的。像风这样比较男性化,比较冷静严肃的,梅诗就是先说都知道从何说起。反观风呢,近25年的人生除了母父,都没有接触过雌性,更不知道如何讨好了。只是觉得,雌性在怀,都幸福的不得了了。

看到族长的房子,风有点懊恼怎么不走慢点呢,这么快就到了。临近去前有点忐忑的问梅诗,诗待会选我当守护者好吗?还没等梅诗回答。就走进了屋里。

一个很热情的人迎了过来,“风这位是你的伴侣吗?好可爱呀。”说完过来揉了揉梅诗的头,又掐了下梅诗的脸蛋。皮肤好滑啊,说完有狠狠捏了一把。真疼,梅诗想,现代那一群狼爪就算了,怎么异世界的男人也这么恐怖。风看见梅诗脸都红了,心疼了。赶快阻拦了下族母又要深出的手。“族母,这位是诗,族长在吗?”族母看了眼风快要冒火的眼睛,遗憾的收回了爪子。

风,你跟诗先在桌前做一会儿,族长去你瓦叔家了。我去叫他回来。

这时,梅诗才意识到自己还在风的怀里。想想刚才的情景,梅诗觉得男人的颜面都要丢光了。而看着风傻傻站着,完全没有放自己下去的意思。“风,我们去那边坐吧。”风实在很舍不得放手,但是又不想忤逆雌性,只好小心的将雌性放在椅子上。看着风小心翼翼的样子,梅诗被气乐了。我也是男人好不好,怎么像我是个易碎品似的。

看着雌性脸上绽放的笑容,虽然不清楚雌性为什么笑,但是这一刻风真的觉得很美,也跟着笑了出来。(傻笑,恋爱中的人果真是啥子吗)看着面前傻傻笑的风,梅诗实在是跟那头虎联系不起来。怎么感觉那么傻呢?所以梅诗不经大脑问了一个更傻的问题,“你笑什么。”这一刻,风也察觉自己的不对劲,果真是自己看上的人啊,光是看着笑容,就这么让自己满足。看着雌性,风诚实的回答到,“不知道,看见你开心,我也开心。”梅诗听见这句话,心里震了下,尼玛,这真不是情话吗,怎么那么向某某谣小说中的对话。梅诗拍了下脑门,大家都是男人,我怎么能想到那上面去了。看了看离自己很近的风,仍是傻乐的样子,气氛一下变得尴尬起来。

还好,族长回来了。看了下族长,梅诗立马低下头来,因为这类人是梅诗最不喜欢接触的。那是上位者的感觉,一股威严自然的散发出来。族长听着风的讲解不时问着梅诗几个问题。在得知梅诗还没有伴侣时,明显族长和族母表现更加热情了起来。梅诗在这热情的氛围下稍微放松下来。得知梅诗要留在自己部落,族长更是开心。这时族长问起来,“诗,你知道的,雌性很难独立生活的,既然风申请当你的守护者,你愿意吗?”本来在诗的理解你,可能是东道主,但是为什么要再三问自己意愿呢。梅诗本能的觉得有点奇怪。鉴于异世大陆的很多奇怪习俗,梅诗问道,守护者是什么意思呢?

这时,族母开始讲解了起来,原来这个部落总共有324个人,雌性才86个。雌性是很珍贵的,对于落单的雌性,未成年的一般由家庭领养。而像梅诗这样已经成年的雌性,可以挑选伴侣组成家庭。或者是由守护者照顾,到找到伴侣为止。梅诗了解后,很干脆的答应了,毕竟在这个世界跟风比较熟,而且看着风很好相处的样子,想着这个同居人还不错。风,听到诗的回答,高兴的一下抱起了诗,然后跟族长族母道别,就走了。出来门,还听到,族母大声叫道,“风好好照顾诗啊,有空诗要过来玩哦。”

听着族母的叫喊,梅诗第一次觉得也许在这个世界生活也不耐,至少不像现代那么现实,残酷,人与人之间只讲究利益。这种纯粹发自内心的关怀自己有多久没有体会过了?

7单身兽人的家

直到被放在床上,梅诗才意识到又被这个兽人抱了。该死的,为什么要长这么高呀。太让人受打击了。

看着屋内的摆设,梅诗真心觉得这就是个洞呀。除了自己身下这个石床,居然什么家具都没有。哦不对,貌似在一边墙角还有一堆垃圾。风看着雌性打量着自己的屋子。颇有点自豪,这可是成年后自己打磨石头盖的。比一般兽人盖的屋都要大。

梅诗打量了一会,“风,你一个人住吗?”想着现世大部分人都是跟父母过,不会跟自己一样是孤儿吧。“诗,我们这里成年兽人都是自己单独过的,诗以前的部落不是吗,诗能跟我讲讲诗的部落吗?”

想起以前的生活,和这离奇的遭遇,梅诗真的不知怎么编下去。说假话吧,梅诗确实很想找个人倾诉下。但是说真话吧,又怕这些野蛮人接受不了。如果迷信当成异类就惨了。突然想起,他们好像说过自己是不是弥海另一边的。心中便有了注意。

“风,你们有去过弥海的另一边吗?”“传说中有位鹰族兽人去过,这么多年了,在也没有人去过了。”听到这儿,梅诗为自己接下来的话就更放心了。“虽然我不清楚是怎么到这边的,只是记得好像睡了很久很久,醒来就是你说的禁林了。如果蓝林大陆的部落都类似你们这样的,我想我应该是来自弥海另一边吧。我们那边生活跟这边很不相同,怎么说呢,比你们这边先进很多。而且,我们那边没有人会变身。还有一点,像我这样的是雄性,雌性的构造跟我们很不一样。”

也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刺激了,梅诗感到深深的疲惫和不安。浓浓的困意涌上来,看着还精神的风,实在是没有精力讲下去了。“风,我们睡吧”看着很宽的床,躺下试试,厚厚的兽皮还蛮舒服。看着没有动作的风,“风,快上来睡呀,明天再给你讲,我快困死了。”虽然诗说自己是雄性,但是风还是觉得这么可爱的诗肯定是雌性,本来打算变身原型睡在地上的,没想到诗主动空出外面的大量空间留给自己。风,看着打着呵欠的小小雌性,怎么看怎么可爱,好想抱抱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