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9)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9)

时间: 2015-09-07 13:14:14

  等到徐老打开门,萧立就已经确定了哪怕是价格高一点他也会买下这房子。
  因为是为婚房做的准备,装修的整体都是暖色调,米色的墙,细微处是橙色做的点缀,又时尚又温馨,很有家的氛围,真不像是一个老人装修出来的房子。
  像是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徐老笑得爽朗,“这是我侄女来做的设计,她就是学这个的,我老头子这眼光可弄不出来这样的。”
  原来如此,萧立恍然,怪不得只是看了客厅就觉得这屋子入了眼了。
  “萧立啊,里面你自己去看看,东西都只添了大件,要是不喜欢我搬楼下去也行。”
  萧立也不客气,牵着莱莱就往主卧的方向走去。
  那里,将是他和莱莱的房间。
  主卧的床很是新颖,是那种现在还没流行起来的皮床,白色的,以萧立的眼光来看都觉得这床不错。
  靠墙的地方放着一套中规中矩的组合衣柜,白色为底,装饰的地方是用的橙色,和屋子的颜色很合得上,窗帘是用的浅蓝色,很适合这越来越热的天气。
  这房子应该还没有住过人,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人使用过的痕迹,萧立更满意了,在床上坐下来,拉着莱莱站到自己双腿之间,温声问道:“莱莱,喜欢吗?”
  吴英莱连连点头,“喜欢,立哥,我们以后住这里吗?”
  “恩,我买下这里,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好不好?”
  “好。”吴英莱脸上全是兴奋的笑,和叔叔家比起来,这里好太多了,还这么漂亮,不过,“立哥,是不是要好多钱?我们的钱够不够?”
  “放心,立哥买得下。”
  确定主卧合心意了,萧立牵着莱莱又看了看其他房间,最后回到客厅。
  “怎么样?还喜欢不?”
  萧立点头,“还不错,我很喜欢,您打算卖多少?”
  是个爽快人,徐老眼睛都笑眯了,“这房子买下来花了十二万,装修花了将近四万,小伙子,你是靖冬带来的,我也不赚你钱,你把这钱折给我就行了。”
  “十六万?”
  “对,十六万。”
  萧立心里刷刷的开始算帐,要是放到二十年后,十六万想在B市买一套全新的还搞了装修的成品房绝对是做梦,买个洗手间还差不多,可是就现在这年代,人月工资也不过是几百块,十六万放到一般的家庭那就是天文数字。
  两室一厅的房子,应该是□十平米的样子,不算大,但住上他们三个人绝对是最合适的,萧立很心动。
  一直都不太说话的吴英莱却突然开口了,“这房子会漏雨吗?”
  徐老慈祥的看着他,“当然不会了,这里是三楼,上面还有四五六楼,就算下暴雨也不会漏到三楼来的,怎么,小朋友怕被雨淋到?”
  萧立心疼的握紧手里牵着的手,抢过话头,“他还小,以为这里的房子和乡下的一样会漏雨,徐老,这房子我很满意,您下午有没有时间?”
  “有时间,我退休了,闲人一个。”
  “那好,下午您和我去一趟银行,我把钱给您,房子过户我也希望能尽快办好,我们现在还住在酒店,早点收拾好了也好早点搬进来。”
  徐老还真是喜欢这小子爽快的性子,他其实都做好了价钱上要被磨一磨压一压的思想准备了,尤其是年纪都还不大的几人,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就拍板了,一分钱价没还,这样的人好,果敢,干脆,是个做大事的,老话说会用钱的人就会赚钱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很看好这半大小子。
  “好,吃了饭我们就去,房子过户手续多,我找找熟人……”
  “不用了,老师,源豪有熟人,干脆下午就去把这事一起办了,免得折腾您。”一直旁听的吴靖冬打断徐老的话,他也高兴这房子卖了出去,他是实在人,反正这房子用不上了,放在这里旧还不如卖掉,手里有钱比什么都强,一旦有个特殊情况或者身体犯个毛病什么的,也不会在钱上面犯难。
  “那更好,我腿脚不利落了,一起办了更好。”徐老知道这小弟子是替他着想,也不拂了他的意,一口就应了下来,转头对萧立道:“你们也别住酒店了,这里收拾收拾就能住人,被子我家里有,搬来几床就行。”
  萧立对酒店向来没好感,上辈子却是经常住在酒店里,他一直觉得只有没家的人才会以酒店为家,就像他这样,回去也是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确实还不如住酒店来得舒坦。
  这辈子他有莱莱,有皮皮,就算是为了他们,尽快有个家也是好的,“好,一会去了银行顺道去酒店一趟把行礼拿来,被子什么的,小舅,舅妈,下午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去买些东西,被子床单之类的,有用的都买上,出门拦个车,直接去商场就行。”
  “当然可以,你去忙,要不把莱莱和皮皮放家里,或者我们带着也行?”
  吴英莱下意识的就用力挽住了萧立的胳膊,萧立也不愿意和他分开,正想着如何回绝,吴靖冬就开口解了他的围,“我们都有车,把小莱和皮皮带上没事,要不我开车送你们去商场?”
  “不,不用,我们拦个车就行了。”谢武赶紧回绝了,已经麻烦这人很多了,他都觉得有些无以为报,哪能再麻烦他。
  吴靖冬耸了耸肩,没有坚持,就算他愿意他身后的人也不愿意,这都已经掐上他腰了。
  回到楼下徐老的家,徐老的老伴已经在厨房忙上了,听到声音擦着手出来,满脸的笑意,“怎么样?看得还喜欢吗?”
  “我就说这房子只要我带人去看,没有看不上的,你还别不信,问问萧立,看他是不是很喜欢。”
  看老人一脸得意的模样,萧立不由得莞尔,“恩,确实是很喜欢,我已经决定买下来了。”
  “那感情好,卖给你们我也高兴,要是卖给那些不着调的糟蹋了我还心疼。”老太太给几人倒了茶,又拿出一些瓜果零嘴放桌上招呼两孩子吃,“你们先聊着,我去做菜。”
  吴靖冬抓了个苹果起身跟着去厨房,边道:“师母,我来帮你。”
  徐老对萧立很感兴趣,他看得人多了,谁有出息谁没出息只消几眼就会有定论,几十年下来少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会有了探底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萧立,你是不是考上了这里的大学所以才想在这里买房啊?”
  “不是,我不读书了,要读书的是我两个弟弟,徐老,这里您熟,莱莱没有转学信,转学会不会很麻烦?”知道徐老的打算,萧立不疼不痒的回了自己的问题就把问题拐到了别处,这也确实是他要解决的问题,有个本地人在,正好问问清楚。
  “麻烦倒也说不上,小莱读几年级了?”
  “开学就可以读五年级了。”
  “开学还早……哎,这不对啊,现在小学还没放假啊,他这学期不是没读完?”
  萧立半真半假的道:“因为遇到了些问题,莱莱停学了一学期,不过我有帮他补习,他也很认真的看书,绝对不会跟不上,入学不是会有个考试吗?到时候让莱莱去考一考就知道了,要是基础实在不行,再重读个四年级就是了。”
  徐老若有所思的点头,“小莱几岁了?”
  看到老爷爷看着自己,又有立哥在身边,吴英莱倒也不怯场,“七月十八就十岁了。”
  “年纪倒是差不多,学校这片我熟,到时候我去打个招呼,只要不是考得太差读五年级没问题,只是我建议底子还是打好一点不吃亏,不然五六年级学起来要吃力。”
  “莱莱会跟得上的。”萧立很有信心,拍了拍莱莱的背,“还不谢谢徐爷爷?”
  “谢谢徐爷爷。”
  老人都喜欢有礼貌的孩子,徐老也不例外,高兴的抓了一大把瓜子放到他手里,他抓不下的又放到皮皮手里,“吃,别和爷爷客气。”
  作者有话要说:92年的房价我查了不少资料,一千多一平米是很正常的价,当然还有好的两千多的,所以,这个价位应该是合乎情况的。看到好多亲留言,不过JJ总是吞进去又吐出来,我想回复都万分辛苦,干脆等不抽了再一起回。恩哼,继续乖哦,留言打分什么的,灰灰爱你们。


☆、安家

  下午分开各自忙碌,等到天黑会合到一起时,大家都是一脸的疲态,可脸上是笑着的,即将有家的喜悦足以抵消所有的疲惫。
  “一时也不知道还缺什么,我能想到的都买了,萧立,那商场里面的东西可真贵啊,要放到我们镇上,买这东西哪需要花这么多钱。”
  胡秀英一边整理一边念叨,可触手之处的细腻又让她无法不喜爱,女人天生就喜欢漂亮东西。
  萧立只是听着,也不反驳,这是他们的家,对他来说花再多的钱都不过份,现在这些东西在他眼里也只是过渡的,以后等一切上了轨道,生活都稳定下来了,他再慢慢来替换。
  等胡秀英不再说了,萧立才道:“回来再整理吧,我们先出去吃饭。”
  谢武从洗手间出来,一听他这么说就笑了,“我还真饿了,回来的时候我注意了下,小区外面就有馆子,我们去那里随便吃点就行,明天要把厨房的东西都备齐了,过日子总去外面吃饭也不是个事。”
  胡秀英点头附合,“要不我现在去外面市场看看还有没有菜卖?馆子里吃饭太贵了,吃一顿的钱在家里都可以吃上几天了。”
  “明天再说吧,今天大家都累了,饭还是去外面吃现成的吧。”萧立一手抱起皮皮,一手牵着莱莱率先走了出去,谢武夫妻对望一眼,无奈的跟上,这么个用钱法,再多的钱也会败光。
  等菜的空隙,谢武提醒萧立,“等有空了,你请吴律师和他的朋友吃顿饭,好好谢谢他们。”
  “我会的。”
  “要不是太赶了,今天就该请他们,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是他们,事情哪会办得那么顺。”
  萧立点头应下,就算谢武不说,他也记下了那两人的人情,他们什么都有,一般的东西看不上,说谢谢又太肤浅,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去还了。
  折腾了两天,家里总算有了点样子,该置办的都置办好了,厨房里一应俱全,新买的冰箱里塞满了东西。
  吃了晚饭,谢武叫住准备去洗碗的萧立,“一会再收拾,我们说说话。”
  吴英莱摸着饱饱的小肚子,“我去洗。”
  萧立拉住他,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坐着,“一会我洗,听听小舅要说什么。”
  吴英莱想说自己听不懂,让立哥听着就好了,可抱着的感觉太舒服,他不想动了,往后靠了靠,满意的被抱得更紧,笑弯了眉眼看着小舅,等他说话。
  谢武看着越来越多笑容的外甥心下也高兴,孩子就该有孩子的样子,在吴良家的小莱让他太心疼。
  “我请的假时间不多了,明天到处去看看,后天我们就回去,萧立啊,他们两兄弟跟着你我放心,我也替我姐姐姐夫谢谢你,他们都还太小,你多费点心,我知道你心大,以后肯定有大出息,可你毕竟年纪还小,不要太心急,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脚踏实地的慢慢来,你一定会成功,钱谁都不嫌多,可一辈子要全围着钱转了,就算赚得再多的钱,也比不得你失去的那些。
  小舅生活在小地方,眼界不宽,看得可能还没你远,但小舅知道亏心的钱不能赚,会折福分的,你不是一个人,在你带着小莱他们兄弟两离开横山村的时候你就背负了责任,做什么决定的时候想想他们,要是没了你,他们会怎么样,就算他们身上有足够他们挥霍一辈子的钱财,可他们守得住吗?没钱可能还只是吃点苦头,可要是有钱却没有守住的能力,那才是灾难,萧立,你说过要护着他们的,是个男人就该守住自己的承诺,你说是不是?”
  萧立紧了紧手臂,更加抱紧怀里昏昏欲睡的人,细瘦的身子感觉一点重量都没有,上辈子犯过的错,他这辈子又怎么会再犯?
  “小舅,我会记住这些话的,你放心。”
  谢武松了口气,说到底萧立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其实并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可他不得不说,他的两个外甥在他这里,他一个人亏了败了没什么,可他不能让小莱和皮皮再吃苦。
  “小舅知道你是个重诺的人,只是有些话要不说,我这心里总不踏实,行了,我也没其他要说的,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以后小莱和皮皮放假了,你就带他们回家来,姐姐和姐夫的坟我回去后找些人去好好修葺一番,这些你们都不用记挂。”
  “小舅,头几年我们回来得可能会少一些,莱莱和皮皮要适应城市里的生活,学习要跟上,我头几年时间也不会宽裕,吴叔吴婶那里还得麻烦小舅你每年多去烧点纸线。”
  “确实是这样,头几年小莱怕是要吃点苦头,你普通话讲得好,趁着还没开学多教教他们两兄弟,别让他们被城里人欺负,这城里人排外得厉害。”
  “我不会让他们被欺负。”不着痕迹的亲了亲莱莱的头顶,他怎么舍得让莱莱再被欺负,他的莱莱这辈子就应该在蜜罐里长大,在他重新回到他身边后。
  谢武放松的笑了,萧立有多着紧两兄弟他看得到,这方面他放心,看了妻子一眼,“好不容易来了趟B市,明天我们到那些有名的地方去看看,结婚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闲和你一起出来走走,就当是……那话怎么说来着?度蜜月,对,就当是来补度蜜月了。”
  胡秀英红着脸白了他一眼,抱起在一边一个人玩得高兴和皮皮去浴室,“我去给皮皮洗澡。”
  看小莱已经睡着了,谢武声音放低了些,“小莱身体不好,你多给他补补,趁着现在年纪还小补得回来,不然以后要吃大亏。”
  “我会的,小舅,寒暑假的时候你就带着舅妈和两个孩子到这里来吧,莱莱和你们亲近,你们来了他肯定高兴。”
  “到时候我再看看,暑假我会开补习班,寒假又要准备过年,时间上排不开。”
  “那就来这里过年,人多热闹。”
  现在老父母也不在了,倒也不是走不开,谢武想了想没有一口拒绝,“我来之前会给你打电话的……对了,你家里安个电话,我们也好联系,家里电话号码你知道,安好了你打电话回来告诉一声。”
  “好,我过几天就去办。”
  “行了,碗筷我来收拾,你把小莱抱回房间,他身体太虚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渴睡。”
  萧立舍不得莱莱睡得不舒服,没有客气,轻手轻脚的抱着他回了房,这两天都是他们三人睡一张床,皮皮从小就是被莱莱带着睡的,要把两兄弟分开睡只怕不是易事,不过,必须分开。
  这是他和莱莱的卧室,就算是皮皮也不能介入其中。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一万五任务的日子皆是隔日更,啊,没有榜单好轻松。想鞭打灰灰?嘿嘿,灰灰皮粗肉厚不怕打,不过,别打脸~~怎么办,灰灰自己都觉得好欠虐~~


☆、悄悄话

  夜深人静,吴英莱眼睛睁得溜圆,不知道是不是晚饭后睡了一觉的原因,这会醒来却睡不着了,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立哥的怀抱很舒服,吴英莱往里贴了贴,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把自己抱得更紧了点,嘴角快乐的弯起。
  落地扇在床尾对着三人吹,有点噪音,要是昨天晚上他肯定就听不到,可现在却让他更睡不着了。
  “莱莱?怎么醒来了?”萧立声音比往常要沙哑一些,他睡觉很惊醒,一点点动静就会让他醒来,上辈子养成的习惯改不了了。
  吴英莱不好意思的又往他身上贴了贴,“立哥,吵醒你了吗?我马上睡,你也快点睡。”
  听他这么清晰的声音就知道醒来有一会了,要能睡着早睡了,萧立给那边的皮皮拉了拉毯子,再把莱莱往怀里拉了拉,毯子扯上一点。
  “莱莱,我们说说话。”
  吴英莱当然愿意,可是他又怕再把皮皮吵醒了,挣扎了一会才小声道:“那立哥,我们说悄悄话。”
  “好。”萧立弯起嘴角,对着莱莱的耳朵吹了一口气,“我们说悄悄话。”
  吴英莱明显的缩了□体,手被萧立困住了,就在萧立的胸膛上蹭了蹭脑袋,好痒。
  萧立笑眼看着他的动作,也不拦着,重生回来后他就一直在忙,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他也想和莱莱说说话。
  “莱莱,你想横山村吗?”
  吴英莱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我想刘爷爷,胡爷爷,想我爸妈,想所有对我好的人,但我不想回去,立哥,我们还会回去吗?”
  “你想回去我们就回去,不想我们以后就不回去了,小舅有时间就接他们一家到这里来玩好不好?”
  小脑袋点了点,“立哥,我是不是在做梦啊,你回来了,还带我和皮皮来到大城市,我们还有新房子住了,立哥,这房子好漂亮,以后真的就是我们的了吗?”
  “恩,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等我们有钱了再去买大房子。”
  吴英莱连连摇头,“不买了,我喜欢这里,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
  “你喜欢我们就不搬了。”萧立把怀里的人抱紧一点,“学校离家很近,住在这里方便。”
  吴英莱心满意足了,“立哥,我真的可以读五年级吗?我怕跟不上。”
  “四年级的课本你不是都看懂了吗?过两天等小舅他们回去后我带你和皮皮去买一些练习册回来做,要是都做对了我们就读五年级,要是有很多不会的,立哥就去给你请个老师,现在离开学还有三个月,莱莱这么聪明,一定没问题的。”
  被称赞了,吴英莱耳朵尖都红了,不过信心也更足了,“恩,我一定会学会的。”
  轻拍着他的背,萧立心里有了点小小的成就感,和他才回来时看到的莱莱相比,现在莱莱的精气神都好了许多,到了B市后笑容也多了,他再努力努力,说不定不用多久就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莱莱他们兄弟两个被城里的孩子排挤,那样莱莱才建立的一点信心又会摧毁得一点不剩。
  太过敏感多心的孩子总是想得比较多,也容易被伤害。
  想到这些,萧立不再说家乡话,而是改说普通话,“莱莱,和我用普通话对话。”
  “啊?”
  “普通话,你们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不也是说普通话吗?”
  吴英莱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说不出口,怎么办?
  “来,用普通话叫立哥。”
  立哥,立哥,立哥,在心里喊了无数遍,可就是开不了口,吴英莱憋得脸都红了,眼里还带着水气,一脸无助的看着萧立。
  萧立瞬间就心软了,想着算了算了不逼他了,有他护着,谁还能伤得了他?可是……
  有些事毕竟不是他能代替去做的,他也不能时时刻刻跟在身边,莱莱被排挤被欺负,他又能怎么办?总不能把那些小孩子收拾一顿吧。
  “莱莱,这里的孩子都是说普通话的,你不学会说以后怎么和新同学做朋友?老师喊你回答问题你怎么办?也不说话吗?那样老师会不喜欢你,同学也不愿意和你玩,你想那样吗?”
  吴英莱连连摇头,“不想。”
  萧立笑了,他故意一直用普通话说话,果然,莱莱回话时也是用的普通话,“莱莱,你刚才说的什么?”
  “不想……”后知后觉的,吴英莱发现自己把心里想的用普通话说出了口,好像……并不难嘛。
  “不得了,我们莱莱学会说普通话了。”萧立抵住他额头蹭了蹭,亲昵非常。
  吴英莱红着脸,用带着方言腔的普通话小声叫他,“立哥,立哥,立哥……”
  “恩,我在,莱莱,我在,一直在,以后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被心尖上的人用这种依赖的,带着点撒娇的软糯腔调叫着,萧立莫名的就湿了眼睛,这辈子他想要的不多,不过是想和怀里这人一起成长,一起过以后的日子,直到死去。
  虽然不知是哪路神仙发了慈悲心让他有了重新再来的机会,但机会既然给了他,他怎能不紧紧抓住,再有钱,有再大的事业,一个人的日子也太过难熬了,他宁愿不要那么多钱,不用那么大的事业,换来和恋人的日夜相伴。
  “立哥,你抱得太紧了,我不舒服。”
  萧立狠狠闭了闭眼,把眼底的酸涩平复了,这才松了力道道歉,“抱疼你了吗?对不起,立哥只是想到以后能和莱莱一起生活太高兴了,莱莱你呢?高兴吗?愿不愿意以后都和立哥在一起?”
  小小的语言陷阱,明知道自己太过卑鄙,可萧立控制不住自己,他太想得到承诺了,而不是他一个人兜着所有事,装着所有心思,却要时时刻刻的担心会不会有其他人走进莱莱的生活,得到他的心,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
  “高兴,最高兴了,立哥,你要是再像上次那样丢下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一定不理你。”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所以莱莱会一直都和立哥在一起是吗?”
  “恩,一直在一起,对,还有皮皮,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
  皮皮会成为他和莱莱之间永恒的电灯泡,萧立再一次确认了这个事实,不过上辈子皮皮都出国了,这辈子怎么都不能耽误了他不是?要不高中就送他出国念?
  这主意不错,只要是对皮皮好的,莱莱肯定会支持,这样就能明正言顺的把人打包送出国了。
  看莱莱打呵欠了,萧立把人往怀里拢了拢,“再睡一会,还早,今天要出去玩,不睡好会没力气。”
  “恩,立哥也睡。”
  萧立亲了亲他额头,“恩,立哥也睡。”
  作者有话要说:嘘~~我们来说悄悄话,灰灰要花花,要留言,要鞭打,要**……


☆、M(倒V)

  几千年来B市历来就是古都,文化遗迹很多,萧立定好路线,花了两天时间带着谢武夫妻和两个孩子大致逛了一遍,在这之前还去商场买了个相机,买了不少的胶卷,用不完也没关系,他准备时不时的给莱莱来上一张,把他的成长用相机记录下来,以后老了拿出来看看也是种乐趣。
  一开始的时候几人都很拘束,照出来的相片也别别扭扭的,萧立干脆自己抓镜头,也不用他们刻意摆什么姿势了,这样照出来的照片反而很鲜活。
  “哥,走快点。”皮皮窜出去老远又走了回来拉着哥哥往前走,吴英莱想和立哥走一起,可他向来疼弟弟,一般不会拒绝他提出来的要求,再不甘愿,还是跟着去了。
  一定要把皮皮丢出国去,要是皮皮成了精英,莱莱肯定高兴,编着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理由,萧立慢悠悠的晃在最后面,时不时给前边的两兄弟咔嚓一张。
  “萧立,我们准备明天就回去了。”谢武也慢了脚步走在萧立身边,看着前边欢快的两个孩子露出笑脸,“离开横山村能让他们两这么高兴,真好。”
  他们明天离开在萧立的预料之中,他也没准备留,倒不是他薄情,谢武夫妻挂心孩子,他留也是留不住的,能在这里呆上这么些天已经是极限了,“这里离火车站不远,回去前我们先去站里买了票,免得明天再来排队。”
  “这样好,去站里干等还不如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算着时间过去。”
  “小舅,还有什么东西要买的吗?”
  “买够了,你别手里有点钱就大手大脚,过日子还是要精打细算着来。”这几天看着萧立花钱如流水一样他心里那叫一个疼,就这几天的花费都赶上他一年的工资了,再不回去,他真担心把萧立那点家底全掏空了。
  萧立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解释,笑笑就过去了,有些事只要他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对现在的他来说,最不担心的就是没钱用了,上辈子他能从一无所有混到那种程度,重来一辈子还要受穷那就真是白活了。
  “立哥,我渴了。”吴英莱牵着皮皮蹭了回来,自然而然的靠在萧立身上,依赖又亲昵。
  从背包里拿出来两瓶水,谢武夫妻一瓶,他们三人一瓶,揭了盖子递过去,意料之中的被莱莱先送到了皮皮嘴边,然后再自己喝,最后还剩大半瓶,就是刚才莱莱嘴唇含住的地方,萧立一口一口把水全部喝完。
  明明是再自然不过的动作,不知为何,胡秀英却觉得异常煽情,不期然想起家里的小青年谈恋爱时也会故意喝一瓶汽水,喝同一杯茶,现在萧立的动作……晃了晃脑袋,肯定是太阳太大把她给晒迷糊了,她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擦掉小孩额头上的汗,萧立问他,“接下来我们先去火车站给小舅买票,然后就去新华书店好不好?”
  一听到买票吴英莱脸上的笑容就没了,扯着萧立的袖子抬起头问谢武,“小舅,你和舅妈要回去了吗?”
  这地方虽然人流量不大,但还是过道,谢武领着几人来到靠边的地方,在两兄弟面前蹲□,“小莱,小舅只请了几天的假,不回去不行了,而且你表弟表妹都在家,我和你舅妈也不放心,别哭,又不是见不到了,以后想回来了随时回来,小舅给你留着房间,回来就有地方住,别哭,啊。”
  皮皮看着哥哥哭,他也跟着叭哒叭哒的掉眼泪,经过这里的人纷纷多看了几眼,看过小孩子哭的,可没见过这么无声的哭的。
  萧立一手搂住一个,他就知道会这样,亲情的缺失让莱莱极度害怕再失去,小舅和小舅妈现在几乎是莱莱心里认定的唯二亲人了,他大概希望能够一直生活在一起。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