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7)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7)

时间: 2015-09-07 13:14:14

  谢文在这里没有久呆,他是个沉默惯了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底线,不过这段时间家里怕是要鸡飞狗跳了。
  到三人都脱了衣服爬上床时,胡秀英都还在劝,“隔壁房间也收拾好了,被子都换了新的,萧立,你去那边睡吧,一张床睡三个太挤了。”
  把皮皮的手按进被子里,萧立笑着摇头,“没事,小舅妈,皮皮还小,不占地方,他们两睡觉都爱踢被子,我不看着不放心。”
  萧立对两兄弟真心实意的好胡秀英看在眼里,也就不坚持了,把热水瓶放到床边,还放了一个杯子,“你们今天也累了,早点睡。”
  “小舅妈也早点睡。”
  门从里被带上,脚步声从有到无,吴英莱才吐出一口长长的气,侧头小声的问,“我们要在这里住很久吗?”
  萧立捏了捏他的鼻子,“怎么,不喜欢住在这里吗?”
  “不是不喜欢,只是……只是……”吴英莱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萧立却是理解的,是不自在吧,在吴良那边天天被嫌得跟个什么一样,到了小舅这边却被热情对待,小家伙惶恐不安了。
  “莱莱,你和皮皮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具体多久我还说不好,不过肯定不会太久,我们最多也只在这里再呆上一个月时间就去城里,立哥接下来会很忙,没时间照顾你们,把你们放在小舅舅这里我才放心。”
  吴英莱还是觉得不安,手不自觉的就握住了萧立的胳膊,“不能带着我吗?我把皮皮放在这里就好了。”
  “不行,你忘了胡爷爷说你的身体要好好养了?还有四年级的书全看懂了?去城里读书会有入学考试,你要是考得不好就要重读四年级,你想重读吗?”
  “不想,我要读五年级。”
  “那不就是了,在家好好看书,少出去,大舅那边……你也不要去,免得被欺负,放心,立哥会经常过来的,晚上只要赶得上车我就过来好不好?”
  吴英莱这才满意了,连连点头,睡意也随之而来,今天又是打官司又是搬家迁户口的,他小胳膊小腿的早就累了,听得保证就闭上了眼睛睡过去。
  而睡在最里边的皮皮早就睡得吹泡泡了。
  萧立却睡不着,他要考虑的事太多,也想尽量做到面面俱到,把最近的事都梳理了一番,再把接下来要做的事做了个计划就到了深夜。
  接下来的时间果然就如萧立说的,白天基本看不到他人影,晚上也只是偶尔才过来,每次来都是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吴英莱心疼得不行,后来只要萧立过来就拉着他上楼睡觉,他陪着。
  不知不觉间离一个月的期限已经很近了,这天早上,萧立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匆匆离开,而是拉着谢武又一次来到了桥上。
  “小舅,横山村最近的事你听说了吧。”
  “能不听说吗?怕是县城都传去了,你们家情况怎么样?有没有煤矿?”
  萧立点头,“有,不然我当初怎么敢和你做保证。”
  谢武大惊,“你早就知道了?”
  “恩,不瞒小舅,宏峰集团会知道也是我知会的,与其自己没有章法的开采,不如让有资本有经验的公司来开采,我坐等收钱就行。”
  谢武重重的拍了拍萧立的肩膀,“干得好,我也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只要他们两兄弟跟着你不会吃苦就行,对了,小莱他家的山呢?有没有煤矿?”
  “有。”萧立笑得恶劣,“小舅,你一定想不到,村上煤矿资源最丰富的就是莱莱家里的,而吴良家的……一点都没有,是不是很有意思?”
  “哈哈哈,报应啊,这就是报应,老天爷终于开眼了。”谢武高兴得大笑,不过旋即又想到了吴良那无赖的性子,“只怕他会来纠缠小莱。”
  “放心,他没那样的机会,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我打算把我家和莱莱家的煤矿估算了价格卖给宏峰集团,少点钱也没关系,反正他们打的也是这样的主意,我想带着莱莱离开,让吴良想找人都找不到。”
  “这样好,早点离开这山窝也好,去外面才有出息,我需要做什么?”
  “很简单,跟我去办一些手续,你现在是莱莱的监护人,莱莱的事由你全权代表。”
  “哈哈,就不怕我从中吞一笔钱?”
  “小舅不是这样的人。”
  “哈哈哈。”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太阳很好,很温暖,大家的留言和太阳有着一样的温度哦。


☆、算帐

  横山村最近一派的热火朝天,相熟的人碰上了总会问上一句‘你家情况怎么样?出结果了吗’?要是家里山林勘测出有煤的自然是笑得嘴都合不上,还没出结果的急得嘴上都起了泡。
  可没出结果还好,至少有一半的机会不是?
  可像吴良家这种出了结果却不是好结果的人家,这段时间是彻底萎了,尤其是在知道前不久前走的那两个小的家里居然勘测出有大量的煤,吴良后悔得天天在家暴跳如雷。
  “吴良,快去村长家,你侄子在那里。”
  “真的?快,车借我。”把摩托车上的人赶下来,吴良跨上去油门一踩就跑了老远。
  吴启平家里这段时间来来去去的人很多,那些勘测的专家也是住在他家里,就为这,他把自家老婆孩子都打发回娘家去住了,吴启平不是笨人,他知道横山村要翻身了。
  看到谢武带着两兄弟过来,吴启平连忙起身,打量了两兄弟几眼笑道:“气色好多了,看样子过得不错。”
  “村长这话我不爱听啊,吴良还能和我比?”谢武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在一边坐下,萧立也在一边落坐。
  “哈哈哈,是我说错话,大兄弟你别往心里去,我这是高兴,吴善两口子都是好人,我也希望他们的孩子过得好。”
  谢武这才满意了,“听萧立说我姐夫他家分的山林里出了煤?”
  “对,听专家说还是个富矿,这也是好人有好报。”亲手泡了两杯茶给谢武和萧立,再找了两个苹果塞到两孩子手里,吴启平才说起一件他们预料之外的事。
  “那天你们走得急,原本还有件事要说的,后来村里又为了煤矿的事在忙,我也不记得了,正好你们今天过来,我顺道把这事解决了。”
  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字据,有很重的复写纸痕迹,但是字迹清楚,看落款,居然是吴善。
  “这是吴善两口子还在的时候存在村里的钱,不少,有五千块,他们两人都能干,做鞭炮也赚了钱,原本这钱早该拿出来,可是刘会计不同意,说除非是把你们从吴良那里接出来,不然这钱还是会被吴良夺了去,其他几人也是这看法,我也就先压着没吱声,现在他们两兄弟的监护人换了,这钱没有再存在这里的道理,大兄弟,我说句良心话,和那矿比起来,这五千块不算什么,他们两兄弟以后也不缺钱,我希望你能好好的监督他们,送他们读书读出去,一辈子在这山沟里就算守着座金山都没出息。”
  吴启平四十出头,对人性看得透,他不知道眼前这表现得像个老好人的谢武会不会起贪心,但是他真的希望两兄弟能离开这里,不要做井底之蛙,这矿能挖许多年,只要等吴英莱十八岁了就能独立做主,到时候剩下的东西还会是他的,可要是前面这些年荒废了就太可惜了。
  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唯独时间买不回来。
  “放心,我会的,要是他们不认真,我用棍子抽都要把他们抽得有出息。”
  吴启平赞同般的点头,随之起身,“你们坐会,我去拿钱。”
  村里没有信用社,镇上今年才有了个,这段时间花费大,他干脆带着刘会计去取了笔钱出来,五千可能少了点,他把自己手里的钱先补上也差不多,明天得再抽时间去一趟镇上取钱才行。
  屋里就剩下四个人时,吴英莱才小声的问,“五千块是不是很多?”
  “当然很多,怎么,小莱是想干什么用?”谢武摸着他的头问。
  吴英莱眼睛发亮,“上学。”
  “好,咱们拿这钱上学。”
  吴英莱看向萧立,萧立也点头,“上学。”
  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孩子一脸的满足,却让萧立心疼得一抽一抽的,他的莱莱……
  很快吴启平就从里屋出来,手里拿着挺厚的一叠钱,有零的有整的,“整钱不够,我拿零钱凑了些,你们数数。”
  “数就不用了,信得过你。”谢武接过来才发现这怎么拿回去也是个问题,总不能就手里拎着吧。
  “等等,拿这个装着。”
  “妈的,你们这是贿赂啊,都被我当场抓到了,吴启平,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吴良抖手抖脚的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走路姿势都差不多,一看就是同一路货色。
  “你居然会说贿赂两个字,真稀奇。”吴启平瞟了他一眼,不无讽刺的道,手上动作却不停,把一叠钱放进一个黑色的袋子里还卷了几卷,再交给谢武。
  吴良眼红的看着那一卷钱,妈的,这笔钱要是能弄到手他就能好好玩几把了,这段时间手里紧,都没玩过瘾过。
  “我不和你耍嘴皮子,吴启平,你要是还想做这个村长,就重新给我划分吴良的山林,凭什么都是我吴家的山,好的全给那两兔崽子?”
  “分家的时候什么都是你先挑的,山也是。”谁也没有想到说话的居然是一直沉默,且从来没和谁呛过声的吴英莱。
  看到大家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吴良的眼神更是让他觉得害怕,下意识的想躲,可是皮皮肿起的半边脸仿佛还在眼前,额头上被头发遮住的疤痕像是还在疼,吴英莱用尽所有的勇气站在那里不后退,这个人已经不是他的叔叔了,他在吴家再没有亲人。
  “小杂种,分家的时候你才多大,你知道个屁啊。”
  “我知道,妈妈生气爸爸太让着你,可爸爸哄妈妈说他是哥哥,让着点你是应该的,什么都让你先选也好让你服气,后来我还听妈妈说你把山里的树全卖掉了,让爸爸去跟你借一点来周转,爸爸去了,可你没借给爸爸,妈妈还和爸爸吵架了,我都知道,这些我都记着,爸爸什么都让着你,还经常让英杰和英敏到我家里吃饭,可你却在爸爸死后不让我上学,只让我赚钱,还打我和皮皮,你不是好人,爸爸妈妈不会放过你的。”
  童声稚语说出来的话却把所有人都定住了,吴良怎么都没想到一直任由他捏圆搓扁的小崽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妈死得早,小时候他也没少受哥哥照顾,以前他们兄弟的感情也是很好的,他那个哥哥方方面面都做得无可挑剔,可是,可是再怎么好,人都死了,拿死人说话算怎么回事?
  “大人的事小孩子边儿去,吴启平,我要重分吴家的山林,你怎么说?”
  “没怎么说的,这山林分了没多久,七十年内是不会再分的,当时分家的时候你不是挑了好的那份吗?还生怕吴善后悔,什么手续都做得正正规规,还请了中间人,这会不要说找我没用,找谁都没用。”
  吴启平觉得痛快无比,吴良那一帮人就是村里的毒瘤,不犯大错,却总让人过得不舒坦,现在好了,总算也让他不痛快一回了。
  “妈的,我们吴家现在我最大,我说要重新分过家谁有资格反对。”
  “我反对,好东西你就想拿走?做梦。”谢武把皮皮抱到腿上坐好,看向吴良的眼光全是不屑,“现在小莱是我家的人了,你再敢欺负试试。”
  “去你妈的,你不也是怕我把东西分走了会少了你的份?当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滚,这是横山村,不是你们永平镇。”
  谢武看都不看眼睛都红了的吴良,抱着皮皮起身,“吴村长,我们去外边解决问题,不给你添麻烦。”
  吴启平沉默着点头,正好可以等他们出去就打电话给老杨,他们有车,来得快。
  萧立一直站在莱莱身边,心疼他却没有任何动作,不是要让他单独面对吴良,而是……他想让他的莱莱能恢复一年前的性子,现在的莱莱胆小敏感得让他恨不得时光能倒流。
  显然,效果很好。
  牵起莱莱的手,萧立跟在谢武身后往外走,吴良带来的人一字排开把人拦住,“你说去外边就去外边?”
  谢武还没说什么,吴启平就怒了,“你们想干什么?恩?在我家打人?”
  “吴启平,别给脸不要脸,现在没你事了,别在那里多管闲事。”说是这么说,吴良却还是带着人到了外面,在村长家里打人是打了吴启平的脸,那在外面打就没他什么事了吧。
  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这事没法善了,谢武有些后悔没多带几个人来,他倒不怕自己会怎样,可他怕会伤了孩子。
  把皮皮放下来,“去哥哥那里。”
  皮皮看了吴良一眼,兔子一样躲到了吴英莱身后,这个人他一直是害怕的。
  萧立挑眉冷笑,他正愁离开前要怎么收拾吴良一顿,现在是送上门来的机会。
  拉住要上前的谢武,萧立也不多说什么,自己站到了前面,“吴良,新帐旧帐我们来算算。”
  “毛都没长齐还敢来和我算帐,萧立,叔就教教你什么叫算帐,兄弟们,别客气,有事算我的。”
  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萧立打了速战速决的主意,在他们动手前就先出了手,对纯良百姓来说这些人渣不好惹,可对经历过真刀真枪实战的萧立来说,这全是些绣花枕头。
  踢腿,出拳,没有一招打在虚处,谢武这才放下心来,带着两孩子退后观战,心里感叹这小子身手够利落。
  很快,其他人都倒地上了,唯独留下吴良还站着,直到这时候,吴良才知道他小看了萧立。
  “谁和谁算帐?恩?”不给吴良说话的时间,萧立欺身上前,一拳直朝面门,再一个左勾拳一个右勾拳,两边都匀称的肿了起来。
  “萧立,你他妈的敢打我,以后你还要不要在这村里过了,哎哟……你他妈还打,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不管吴良再怎么嚎萧立都没有停手,全朝着他身上的痛肉下手,等到杨所长带着人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的赶来时,地上已经躺了一圈的人。
  吴启平迎上去把事情大致说了说,当然,全朝着萧立有利的方面说的,私心谁没有点?在他家门口打人,他们又把他这个村长放哪里了?
  拍了拍萧立的肩,杨所长竖了竖大拇指,“做得不错。”
  “老杨,他把我们打成这样……哎哟……你还表扬他,有没有搞错,哎,老杨,你他妈不拷他拷我们做什么。”
  老杨给了他脑袋一巴掌,“拷的就是你们,人家是自卫。”
  来来往往看戏的人全都幸灾乐祸的看着那几人,终于有人能帮着教训他们一番了,心里那叫一个高兴。
  萧立整了整衣服,回头就看到他的莱莱一脸崇拜的神情望着他不由得笑开了,唔,这种感觉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我不知道其他地方如何,但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地方很多人的钱是存在村上的,而村干部也不会做出挪用他们钱的事,那时候的老百姓不相信银行或者合作社什么的。所以 ,这不是BUG哦。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灰灰自己就好高兴。


☆、远行

  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开各自去忙,吴启平招呼着几人重又回到屋内,“我也不问你们找负责人有什么事,不过他一早就有过交待了,说你们来了直接让你们上楼去,萧立,这里你熟,你带着上去吧,我要出去忙了。”
  萧立点头,拉着吴英莱走在前面,谢武和吴启平打了个招呼,赶紧跟了上去,今天来可不是为了这五千块的,他们有更重要的事。
  “萧立?”
  “是我。”对上门内戴眼镜的中年人打量的眼光,萧立直直的迎了上去。
  “请坐,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沈中成,你们的事苏总和我说过了,这是吴律师亲自操刀做的合同,你们仔细看看。”
  沈中成单刀直入的方式很合萧立的胃口,带着几人坐下就拿起合同看起来,上辈子经手了太多这样的东西,要是沈中成以为他看不懂就太小看他了。
  沈中成确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苏总和吴律师对这两人的态度那么不一样,但是既然两人都有过交待,他自然不会去做多余的事,不小看任何人是他的人生哲学,哪怕对方还是个半大小子。
  慢慢的他也就看出来了,这个叫萧立的孩子……他是真的在认真看那些条条框框,而不是摆个样子,这小山沟里还真飞出了金凤凰?
  好半晌过后,萧立才放下手里的东西,习惯性的捏了捏眉心,道:“苏总厚道,开出来的价格很优厚,我没有意见。”
  “那好,要是方便可以随时动身去B城,苏总会亲自把支票签给你。”
  萧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挑了挑下巴问,“吴家的呢?”
  沈中成重新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他,“吴家两兄弟都还未成年,监护人现在是谢武,有些程序要走。”
  萧立边翻阅边回道:“程序尽量简化吧,要是太麻烦不卖也没关系。”
  你没关系我有关系,沈中成连忙承诺,“放心,有吴律师插手的事不会麻烦到哪里去,不过走程序需要律师到场,吴律师愿意无偿做两兄弟这一方的律师,早上还来电话说让你们一起去一趟B市,他找了他师兄做公证律师。”
  萧立知道吴靖冬是真的在为莱莱两兄弟着想,怕谢家起贪念让两兄弟吃亏,这才一再插手把一切都安排好,这个人情,他记下了。
  “小舅,你最近能不能空出时间来?”
  “去B市?”
  “恩,我们走最正规的路子,免得别人对你说三道四。”
  谢武笑,“我怕什么,不过走正规路子好,我还真有要防着的人。”
  知道他指的是谁,萧立点头同意,秦赛男要是知道莱莱会有那么大一笔钱绝对会起歪心思,他们得趁事情还没传开之前离开,钱是好东西,可有时候也不那么好,人心在金钱面前不堪一击。
  “那好,我们后天就走,沈先生,苏总还有没有交待?”
  “我脱不开身,这边的人手不足,一个人恨不得分成两个人来用,不能送你们去,你们是坐火车走吧。”
  看萧立点头,沈中成继续道:“我让人给你们订票,等到了B市自会有人接你们,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小舅,带上小舅妈一起去吧,难得能去一趟B市。”
  “我们这是去办事,又不是去玩,带上她做什么。”谢武摇头,抱着皮皮起身,“走吧,你不是还要去拿身份证?”
  “恩,走。”
  等谢武先出了门,萧立回头小声道:“多订一张。”
  沈中成点头应下,等几人一走就拿起电话。
  萧立打定主意后天就要离开,东西也早就收拾好了放在谢武家,几人去了一趟户政办拿了身份证就回了谢家。
  让两兄弟上楼去收拾东西,萧立叫住要去忙的谢武夫妻道:“小舅,我让沈中成多订了一张火车票,你先别忙着拒绝,先听我说下原因。”
  拉着妻子坐下,谢武点头,“好,你说。”
  “我和莱莱以后会在B市安家,读书立业都会在那里,短时间之内可能没有时间回来这里,你和小舅妈一起去B市也是熟悉一下认认地方,以后要有什么急事找我们也有个方向可寻,卖掉矿我们手里能有不少钱,在B市落脚不成问题,至于在B市要做什么,我也有了打算,小舅,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是早就没了亲人,莱莱的亲戚也不多,以后有机会,我把你们都接出去,你不是有两个孩子吗?等条件好了我送他们去大城市读书,那样以后也有出息。”
  萧立没有说让他们也去B市读书,他不知道谢武一家以后接不接受得了他和莱莱的关系,也不会故意去试探,他想杜绝所有会让莱莱难过的事,哪怕付出一切。
  活了两辈子他看得比谁都明白,只有他足够强大了才能护住他的爱情,才能让他和莱莱走在阳光下牵手亲吻也无人敢置喙,他要让他的莱莱一世无忧。
  就像苏源豪一样,就算商场上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同性**又如何?不要说不敬了,就连多余的话都不敢多说一句,总有一天,他也能走到苏源豪的程度。
  谢武觉得嘴里生涩,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感动有,但更多的,是这个孩子的早熟带给他的震撼,怪不得老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还真不是没道理的。
  “你们有这个心我就高兴了,不过舅舅我有手有脚的,养活一家人不成问题,真让我去了大城市我可能还适应不了,你们顾好自己就成,城里人不好相与,你们要在B市那样的大城市站稳脚跟不容易,你们都还小,要我说你也回学校上学去,不急着做什么事业,那钱就算你们什么都不做也够用不少年的,要真去做生意,我还担心你被人骗了。”
  萧立没有在这方面保证什么,也不需要,上辈子在那样的环境里一步步走出来,要是还被人骗了只能说他活该,他自己都要唾弃自己。
  “这些事您都不用担心,我会好好规划的,莱莱的钱我会一分不动的存到银行里,除了他自己谁都取不出来。”
  无疑,这是谢武最担心的事,小莱和皮皮都还太小,对萧立又无比信任,要是萧立真有心,把这些钱哄走太容易了,得到这样一个保证心里多少安心了点,萧立对两兄弟的好他看在眼里,但人,是会变的,他无法不担心。
  看了妻子一眼,谢武点头,“行,我们一起去B市长长见识。”
  “那你们也准备准备,我去帮莱莱收拾东西。”
  看着萧立上楼,听到楼上两孩子叫立哥,谢武却叹了口气。
  “武子,你是不是对萧立不放心?要真不放心,别让小莱他们两兄弟跟他走不就是了?”
  谢武摇头,“让他们出去好,在这小地方呆着没出息,再说小莱手里钱太多,我也信不过自己,真要起了什么心思谁说得准,我不想自己变成那样,再加上嫂子那边……要是让她知道小莱手里有那么多钱,以后别想有安生日子过。”
  胡秀英一想也是,不要说本就把钱看得重的大嫂会起什么心思,就是她自己也难说。
  “那你叹什么气?”
  “萧立那孩子……心思太深了。”
  心思深能保护得了人,但是心思深,也让人看不透,要是他真的把小莱和皮皮当成弟弟来疼,那自是他们两兄弟的福气,可他要是真有什么别的打算,怕是把那两兄弟卖了,他们还会高高兴兴的帮他数钱。
  “萧立对小莱好得很,哪会害他,行了,别瞎想,浪费了萧立一片好心,现在还早,我回一趟娘家,放点钱在那里,去B市怕是会要好几天,两个孩子得让我娘多照顾几天了。”
  谢武也起身,“我再去请几天假,这段时间我上班的时间还没请假的时间多,要不是两老面子大,早吃排头了。”
  “说点好话,把家里的好烟带上,等过了这阵子你多替别人几堂课。”
  谢武是名老师,教物理的,他性子爽朗,平时谁有事要他代课从不拒绝,所以他的人缘向来都算不错,请假多了点大家也没有说三倒四。
  这工作就胜在体面,工资不高,福利不错,再加上谢武脑子活,开个寒暑假班,一家人倒也吃喝不愁。
  家里大小事安排妥当,和谢文打了声招呼,几人上了最早的那班车。
  随着车子开远,直到小镇远远的抛在了身后,吴英莱才收回目光,“立哥,为什么不告诉大舅我们不回来了?”
  萧立把莱莱往怀里拉了拉,抱住小小的身体,“让小舅回来再告诉大舅我们不回来了。”
  吴英莱没有再问为什么,乖乖的让萧立抱着不再说话。
  萧立和谢武对视一眼,他们早就商定了等谢武从B市回来再告诉谢文他们把矿卖了的事,一是让谢文有个心理准备,吴良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只怕会找上门来,二来也是看在谢文心里对两兄弟也有疼惜之情的份上把实情告诉他,当然,要如何堵住秦赛男那张嘴萧立心里也有了打算。
  让一个把钱看得重的人住嘴并不难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手贱去申榜,一万五的榜单,泪……这个星期大概会日更,大概。


☆、B市

  火车站永远都是人口最集中的地方,人生百态在这里无一不足,进站的,出站的,各自奔向自己的那方天地。
  胡秀英忍不住扯住了丈夫的袖子,B市她第一次来,好大的地方,好多人。
  谢武抱着皮皮,萧立背着行礼,牵着吴英莱往出口走去,大概是他表现得太过镇定,让谢武两口子心里也安定下来。
  “萧立,小莱,这里。”
  声音有点耳熟,萧立看过去,眼神动了动。
  “吴律师,苏总,没想到你们会亲自来。”
  苏源豪无奈的看向恋人,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怎么就入了阿靖的眼,非要来接人不可。
  吴靖冬从谢武手里抱过皮皮,掂了掂,又看了看吴英莱,满意的笑道:“不错,气色好多了,小莱,累不累?”
  “不累,在火车上有睡觉。”这是帮过自己的人,吴英莱很喜欢他,弯着眉眼回道。
  “乖,萧立,我给你们订了酒店,先去安顿好了再说其他。”
  “费心了。”
  吴靖冬瞟了他一眼,懒得理他,他看出来了,这还算不上是男人的小男人本质和源豪一样,相比较起来他还是更喜欢这两兄弟。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