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6)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6)

时间: 2015-09-07 13:14:14

  吴靖冬却无法应允,他有太多的不确定,不是对自己,而是对源豪,爱情能持续多久?五年他们已经有了,十年呢?十年后,他们还在一起吗?万幸十年后还在一起,二十年后呢?三十年后呢?他们的一辈子还很长,要面对的**太多,尤其是源豪,他就是个发光体,不管去到哪里,多的是女人送上门,要是别人知道他喜欢的是男人,只怕男人也会争着抢着去获得他的注意力,他只是个小律师,年华会老去,会长皱纹,皮肤一日日松驰,并且无根无基的,托付了全部信任却要遭遇背叛,他会死的。
  从确定了自己的性向开始,他就做好了孤独一辈子的准备,这五年,已经足够他回味一辈子。
  “阿靖,你就不能信我一次吗?”苏源豪叹息,他太了解这个身子骨单薄,却异常倔强傲气的恋人,他不屑求人,容不得哪怕是精神上的背叛,这点他早就知晓,可他是真的打算和他走上一辈子的,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打算都是围绕着他们两人的,不可能脱离,为什么他就是不信呢?
  “阿靖,我很害怕失去你,我的担心比你更甚,你只看到我的条件有多好,有多少人想攀上来,但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有朝一日你发现一个比我好的人,对你更好更疼你,你选择和他在一起?你不知道你有多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视你为老公的最佳人选,不知道她们都在争夺你的注意力,想成为你身边的人,阿靖,我的担心,你知道吗?”
  吴靖冬眼睛都瞪大了,原来源豪也吃过这种醋,也会担这种心,这么说,源豪爱他,一定不会少于他爱源豪了?
  想通这点,吴靖冬瞬间眉飞色舞起来,“好,我以后都信任你,要是你敢背叛我的信任,我就把你那里咔嚓掉。”狠狠的做了个剪刀手势,语气中甚至带着轻快,但苏源豪却不会忽略掉其中的认真,但是他不怕,他恨不得把阿靖每时每刻都绑在自己身边,怎么可能会背叛,长得好看的人大把,可吴靖冬只有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说三人一辈子里一定会遇上贵人,那便是吴靖冬和苏源豪,这也算是这文里的副CP,他们占了一章的戏分,绝对不会是多余的人哟。我这章字数可不少哦,大家,给个拥抱呗,给个分呗,蹭一蹭我呗,


☆、看好他?

  马路上人来人往,两人表现得过于亲密也没让人联想到别的什么,只觉得这两兄弟关系真好,都这么大了还能这么亲密,这才是好兄弟,同、性、恋在这个封闭的偏远小镇听都没听说过。
  苏源豪不在乎这些眼光,却知道自家恋人脸皮薄,推着他就往车子走去。
  “吴律师,请等等。”
  熟悉的声音让吴靖冬立马回头,“萧立?有事?”
  萧立深深的看了苏源豪一眼,旋即转开视线,直面吴靖冬。
  这个男人他知道是谁,虽然没打过交道,但是关于这个男人的传言只要是在商场上混的都听过,原来那个一直被他保护得很好的同性恋人是吴律师。
  刚才只是看到那帮人鬼鬼祟祟的跟在吴靖冬后面,他多少觉得欠了他一个人情,要是那帮人真打算怎样,他会今天把这人情还上。
  可是没想到却看到了苏源豪,脑中瞬间就有了打算,这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他要不把握好,白活了两辈子。
  “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吴靖冬看了恋人一眼,“什么事?”
  “可不可以找个地方谈?事情很重要,请苏先生一起。”
  苏源豪霸道的搂着吴靖冬不放,独占的姿态不言而喻,狭长的眼眯成了一条缝,“你认识我?”
  “宏峰集团的苏源豪,我在B城呆过大半年。”
  苏源豪没表态,吴靖冬微微点头,转头问恋人,“你急着回去吗?要是不急,我们听听他要说什么?”
  恋人的面子是要给的,“可以。”
  “这里我不熟,源豪也不爱见陌生人,我们就在车里谈如何?”
  “我没意见。”
  苏源豪是自己开车来的,先把恋人按进副驾驶坐,示意萧立自己上后座才自己上车。
  “有什么事直说。”
  萧立组织了一下语言,再开口时语气沉稳自信,和他尚显稚嫩的外表极其不符。
  “苏先生,我知道您的集团旗下有关于能源方面的业务,我想和你做单生意。”
  “继续。”苏源豪没看他,径自在前头忙活,阿靖瘦了不少,他虽然是想利用这件事更巩固他们之间的感情,也知道阿靖不会好受,他还是忍了将近一个月才找来,可看到阿靖还是心疼得不行,出来之前就准备了不少阿靖喜欢吃的东西,回去怎么补先不说,这一路得先让阿靖饱饱口福。
  萧立看着两人自然而然的亲昵相处,说不羡慕是假的,可是,他和莱莱以后一定会比他们更亲密更幸福。
  “那我就直说了,在我家那边,有藏量非常丰富的煤矿,不知道苏先生有没有兴趣。”
  吴靖冬在法庭上还是咄咄逼人的逼人的律师,带着书生的傲气,可这一刻,却像个一口一口吞食的仓鼠,边嚼巴东西边回头看萧立,还能口齿清晰的问,“你怎么知道藏量丰富?哪来的数据?还有,怎么连我表叔都没说过你们那村子有煤矿,你却知道?”
  该说是律师的通病吗?什么事都求个明明白白,萧立知道今天吴靖冬能起很大作用,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套说辞说了出来,“吴律师,可能你还不知道,谢武,也就是愿意收养莱莱的小舅舅家里这时候也不太平,谢家两老死于车祸,虽然有人做了保人,人先下葬了,但是关于赔偿方面肯定也是一时半会弄不好的,而且,莱莱的大舅妈很厉害,到时候两家的关系怕是……
  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决定带莱莱和皮皮离开这里,可不管去哪里都需要钱,我能赚到钱,但那太慢了,我不想让他们两兄弟跟着我再过苦日子,那就必须得有钱,发现煤矿是个意外,我在外面呆了大半年,知道的事不少,在有了怀疑后就自己偷偷往里挖过,那确实是煤,我不会认错,要是苏先生不信,可以派人去勘测。”
  “所以说,你让吴英莱兄弟去谢家,其实并不是让他们抚养两兄弟?”
  “是。”
  吴靖冬吃完一盒糕点,伸出纤长白皙的爪子任苏源豪擦试,做出如此幼稚举动的人看向萧立的眼光却带着深思,“你就那么肯定属于吴英莱兄弟的那片山林有煤?就算有,要是谢家起了贪念呢?人在面对钱财的时候能保持平常心的少。”
  “我是在自家山林发现的煤,莱莱家的有没有我不在乎,要是有,我宁愿便宜了谢家也不要便宜了吴良,吴良……太操蛋了。”
  吴靖冬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刚擦干净的爪子又转向下一个盒子,心里带着期待,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打开一条缝瞧了瞧,“红豆饼?”
  “恩,杨姨特意做了让我带来的。”苏源豪宠溺的给他擦了擦嘴,这个比他小了七岁的恋人经常让他觉得比他小了何止是七岁,简直是十七岁,明明都二十六了,和才认识时没有多大变化,不管是外表还是心态,他喜欢这样的阿靖,也希望阿靖能一直这样。
  萧立自觉的看向窗外,这两人,闪瞎他的眼。
  “源豪,你要不先派个勘测队伍来看看?我挺喜欢吴英莱那两兄弟的。”
  “恩,吃你的,别说话。”
  吴靖冬点头,乖乖的吃东西不再言语,他从不会拿这些事去试探自己在源豪心里有多重要,那太幼稚,说喜欢那两兄弟也是实话,他能帮的,也就是这么点,源豪是商人,商人重利,他不会打破源豪的原则。
  “为什么找我?还是说你会算命,知道我今天会来这里?”
  萧立当没听到这话里的嘲讽,实言相告,“原本我是打算等莱莱的户口迁出来后再把这事告知村长的。”
  “哦?!”
  想起上辈子回来时这里糟糕的环境和空气,萧立苦笑,“我相信苏先生的素质要比其他人好,在赚钱的同时给这里留一点生机。”
  这句意料之外的话倒是让苏源豪对萧立有了点好感,一无所有的乡村穷小子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却一点不比外面那些自诩精英的要好,难得的还在利益当前不昏头,这样的人,以后的发展不可限量。
  “我回去后会派出勘测队伍。”
  终于等到了这句话,萧立全身一下就放松下来,苏源豪的难打交道商界无人不知,这次这么好说话只能说是运气好,恰好有吴律师在身边,并且表达了对莱莱的好感,不然还不知道会怎样。
  挂心莱莱,萧立手握上车门,“那我不打扰了,吴律师,多谢,两位一路好走。”
  “看好他?”吴靖冬把剩下的最后半块红豆饼塞进开车的人嘴里。
  吞咽下东西,苏源豪道:“他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灰灰再说一次哦,灰灰目前是隔日更君哦!这一卷还有几章的样子,灰灰会加速进展的,fighting。


☆、离开吴家

  “立哥,你去哪里了?小舅一直在等我去叔叔家拿东西。”
  萧立快步走过去,没有把刚才的事详说,只是安抚的搂过他,揉了揉他的头发道:“和吴律师说了点事,耽搁了,小舅呢?”
  “带着皮皮去买零嘴了,我知道在哪里,立哥,我们去找小舅吧。”
  “恩,好。”
  两人刚走出门,就碰上了返回的两甥舅,谢武抱着皮皮,一脸的笑意,“正好,走吧,直接去吴良家。”
  “好,上午去拿了东西,下午要麻烦小舅去一趟派出所,把户口迁一下,以后吴良就再也管不到莱莱和皮皮的事了。”苏源豪是个言出即行的人,肯定很快就会有勘测队前来,户口的事一定不能拖着。
  “对了,小舅,还有山林土地证,这东西也在吴良那里,就算那山是秃的,也别留给吴良。”
  “放心,我记着呢,别说山林土地了,就是小莱要把床抬走,我都同意。”谢武心里那口气憋了一年了,今天在法庭上出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得撒到吴良家去。
  姐姐家当年虽然是炸了,也有一部分家具毁了,但还剩下不少都被吴良抬回自家了,那都是姐姐的嫁妆,要是小莱想要,他一定全部都要回来。
  “小莱,一会你要带什么走只管收拾,大舅和刘叔叔也过来了,就在吴良家附近等着,咱们不用怕。”
  “知道了小舅。”吴英莱早就想好了要带什么走,他记着立哥的话,等这里的事处理好了,他和皮皮就会跟立哥走,他想带走的,只有爸妈的几张小相片和他们的遗相,然后就是他们兄弟的衣服以及一些零碎小东西,值钱的一样没有,吴良家那些东西,他也不想要,就算有些原本就是他们家的,被吴良用过了,他也不想要了。
  别人对吴良的厌恶都是在表面,可他对这个叔叔的憎恶,是在心里,无人知晓,退学,殴打,为他赚钱,给他洗衣服……一桩桩一件件他都记着,以前必须和他在一起生活,没办法他只能忍,可现在,他不用再忍了,有小舅,有立哥,就算表现出他的厌他的恨,他也不怕会被毒打。
  立哥会保护他,他知道。
  回到吴良家时,谢文和刘兴已经坐在堂屋等着了,吴良没在,苗秀在一边战战兢兢的做陪,吴英莱转开视线,对这个婶婶,他不恨,却也没什么感情,妈妈都会对自己的孩子更好,他知道,因为他的妈妈也对自己很好很好。
  “回来得慢了点啊,我们都早收到消息了,还以为你们很快就会回来,结果茶都喝了两碗了。”
  谢文是个闷罐子,说话的是刘兴,谢家三姐弟,他和谢云谢武关系最好,谢文一开始也不错,结婚后就接触得少了。
  谢文笑笑,把皮皮放到刘兴怀里,对身边的另一个孩子道:“小莱,现在就清东西?”
  “恩,小舅,你在这里坐着吧,东西不多,我和立哥去收拾就可以了。”
  “也行,不着急,慢慢清,别落下了什么下次还要来。”
  “知道了小舅。”
  萧立从来没来过这间屋子,莱莱爸妈出事没多久他就离开了,两辈子都算上有二十年了,乍一看到这简陋的房子,破破烂烂的家具,满是坑的地面,以及还摆着接水盆的床,他的莱莱上辈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吃了数不尽的苦头……妈的,他好想把吴良给凌迟了。
  “立哥,你帮我一下,这个柜子最上层有一个编织袋,我正好拿来装东西。”
  收回暴戾的思绪,萧立手一探,果然抽出一个大袋子,“莱莱,我给你清衣服,你去找那些零碎,有什么重的东西要拿就叫我,别自己搬。”
  “好,我去找照片。”
  两人在里面清得很快,外面此时也有了动静,一听声音两人就知道是吴良回来了。
  “臭婆娘,家里茶叶多啊,还给人泡茶。”吴良横了苗秀一眼,可他能做的,也只有冲自家婆娘吼了,动手?人家三个大男人坐在那里,他要真敢动手,挨揍的绝对是他,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谢武双手一抱胸,眼角一挑坐在那里恁是坐出一了股子匪气,“吴良,你能不能再孬种一点?有本事冲我来吼一嗓子试试?”
  吴良火气直往上冲,可一对上谢武那双眼,刚聚起的一点气势马上就泄了,他在这人手里吃过亏,那种痛记着呢,虽然后来折磨了吴英莱好一段时间撒气,让谢武不敢再找他麻烦,可那种痛存在过,忘不掉。
  “哼,懒得理你,你个歪婆娘,不去看着那臭小子清东西坐在这里做什么?把我们家的东西都清走了你就高兴了?”
  “你家还有东西被别人清走?”谢武不放过他,指着地面墙壁嗤笑,“你这地面连张桌子都放不平吧,这墙上黑呼呼的是什么?这堂屋里连个天地宗亲师都只剩半截,你还指望赌博发财?要是你都能发财,这老天爷怕是瞎眼了。”
  吴良恨不得抡起一把凳子把谢武的脑袋砸开,他打几手牌怎么了,他碍着谁了?他家里他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就是天天吃土,又关别人什么事?
  “妈的,谢武,别以为我怕你,这可是我家。”
  “要不是我侄子住这里,你求我我都不来,垃圾玩意儿。”
  “你……”
  “要打架?好得很,来,吴良,不敢动手的是孙子。”
  “我本来就是我爷爷的孙子,你不是别人的孙子?”
  谢武站起来走到卧室房间看了一眼,看两人没受影响在收东西后,干脆靠在门框上不屑的看着吴良,“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都没关系,只要没有一个你这样的孙子,丢人。”
  刘兴闷笑,谢武这张嘴向来利得很,平日里都像个老好人,可一旦惹翻了他……他们那帮人都会自动避让。
  “你他妈的……”吴良又气又不敢上前,脸憋得通红,看苗秀站在那里不声不吭,跟个木头人一样,反手就是一耳光,“你他妈死了啊,给老子去买酒。”
  苗秀眼睛一红,低着头就出去了,三人更看不起吴良,打老婆还算什么男人。
  就在谢武还想继续刺上几句时,有人走到了他身边,“小舅,我收好了。”
  看着萧立手里那个袋子,谢武接过来掂了掂,“就这些?”
  “恩,其他的都不重要,我不想要了。”
  “好,咱不要了,小舅给你买新的。”
  萧立看了吴良一眼,“山林土地证不在莱莱这里。”
  谢武看向吴良,“你自己拿来还是我去找?”
  吴良瞪了他一眼,进了卧室很快又出来,把几本挺大的证件丢到地上,“正好占我地儿,赶紧拿走。”
  东西丢在谢文脚边,谢文捡了起来递给弟弟,谢武翻了翻,确定是这东西并且没有缺页后往编织袋里一扔,“吴良,记得不要走夜路,大哥,刘兴,咱们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离开吴家了,看到亲爱的们的留言了,立马原地复活,嘎嘎。灰灰会很用心写文的,么么大家。


☆、官司之后

  把所有东西都放到萧立家里,中饭也是在这里草草解决,谢武把谢文和刘兴先打发回去,自己带着三个孩子去了派出所。
  吴家上午打的这个官司早就传遍了这个小镇,户籍办的人连老户口本都不用他们拿出来,直接就给他们办了个证明,还好好安慰了两兄弟几句。
  萧立趁着这个机会赶紧道:“我爷爷过世时我不在,不知道他把户口本放在哪里,帮我也重新办一下吧。”
  大概是看他是和吴英莱一起去的,户籍办的同志倒是好说话得很,问清楚他的资料后在厚厚的档案里找出横山村的,再找到萧立的爷爷萧昆山的名字。
  “你家就你一人了,当户主了啊。”
  “恩,我马上就准备出去打工,您能不能帮我把年纪写大两岁,在外面十八岁才好找好一点的工作。”
  “这个当然是不允许作假的。”
  谢文见状塞了包烟跟着说好话,最后好歹还是办了下来,顺便照了张大头照,把身份证也办了。
  “身份证要等一个月才能拿,你到时候还来我这里拿。”
  一个月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刚好把煤矿那些事办下来,到时候拿了身份证就可以走人,去到外面要安排的事也多,再加上两个孩子都要入学,也要提前去打点,时间准备充裕些还是好点。
  从派出所出来,谢武弹了弹那边证明道:“走,现在就去我们镇,把户口上我家去,以后小莱和皮皮就是我家的人了。”
  我家的人……这话听着好不顺耳,可看着莱莱脸上放松的笑容,萧立只是揉了揉他的头,把那点不舒服咽了下去。
  到了永平镇派出所,户籍办的是谢武的发小,手续办得更迅速,看着户口本上新添的两人,谢文脸上的笑纹都出来了。
  “走,我们回家。”
  回家啊,吴英莱很害怕这是一场梦,这一路他连走路他都放轻了脚步,就怕梦醒了,他还是在叔叔家,他好久没这么轻松过了。
  萧立走了一步发现莱莱站在原地没动,回头看他,把他的不安茫然收在眼底,“莱莱,我在,别担心。”
  对,他有立哥,吴英莱马上就笑了,一步蹦到萧立身边主动拉住他的手,还晃了晃。
  皮皮有样学样的晃了晃,笑得灿烂。
  “你们三个还站那干什么,走了。”
  “哎,来了。”
  柔和的夕阳把三人的身影拉得老长,最高的站中间,两边站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有笑声,有孩童单纯的说话声,很平常的场景,却无端让人觉得心里发软。
  谢武的妻子胡秀英是个心很好的女人,哪怕是一开始发愁接下个孩子会不会养不起,她也没有反对谢武决定收养两兄弟其中一的决定,哪怕是知道有很大的可能两个孩子都得她家来养,但是……
  她还是没有拒绝,再苦熬一熬总会过去,可要放着两个孩子在外面吃苦受罪,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后来丈夫和她露了点音,她确实是松了口气,但也多了担心,不过这些她都压在心里自己独自想,看到几人进来时笑得真心实意,“可把你们等回来了,事情都办好了?顺利吗?”
  “还行,两边的人都行了方便,两个皮猴子还没回来?”
  “我送我娘家去了,家里最近事多,他们又小,还要分心照顾他们,干脆让我娘照顾几天。”
  “也好,过几天我和你一起去接回来,萧立,快进来,小莱,楼上你妈妈的房间重新收拾过了,以后来了这里你和皮皮就住那里可以吗?”
  吴英莱连连点头,不止是因为可以住妈妈的房间,还因为小舅的态度,被欢迎的感觉真好。
  吃了一顿早晚饭,天还大亮着,萧立正准备和谢武商量一下这段时间让两兄弟在这里住几天的事,他最近要忙的事多,怕照顾不过来,可话还没开口,谢文两口子就过来了。
  “这么早就吃过了?伙食不错嘛。”谢文媳妇秦赛男笑得颇有深意,“我家那皮猴子下学期的学费我都不知道去哪凑,天天勒紧裤腰带过日子,饭桌上好久没这么丰盛过了。”
  听话听音,在场的除了皮皮外都是聪明人,尤其是吴英莱,在吴家的这将近一年时间愣是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磨砺得敏感多心,一听大舅妈说这样的话,他就不安的抱紧了皮皮。
  萧立是晚辈,心里再气也不能翻脸,他不能让莱莱以后连个走亲戚的地方都没有,控制自己别发脾气,把莱莱抓得死紧的手掰开握在手里,摸着那掐出来的印子,心里那口气翻涌得厉害。
  谢武直接把饭锅端上来,冷着脸吩咐媳妇,“拿两双碗筷来。”
  胡秀英看了哥嫂一眼,真就去厨房拿了两副碗筷摆上。
  “还有些剩饭剩菜,大嫂,你要吃得下就全吃了。”
  秦赛男虽然厉害,却不是个没眼色的,看小叔子脸色不对,哪还会真的坐下来吃,更何况她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吃这顿饭的,虽然伙食确实不错。
  “我就那么一说,还能真在这里吃?家里饭都煮好了,一会回去随便炒个坛子菜就对付了。”
  谢武点了根烟,把烟盒丢到兄长面前,自从大哥结婚后,他们兄弟关系就没以前好了,大哥也越来越沉默,有时候,他真是恨其不争,不说打老婆,可也不能让老婆爬到头顶上去吧。
  可他倒好,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嫂子一手抓,厉害得恨不得把骨头外面那层壳都扒下来当肉吃。
  “那大嫂这时候过来是有事要说?”
  秦赛男看丈夫一眼,想向他打个眼色让他说,可谢文头都不抬,一门心思抽烟,像是屋里就他一个人似的,恨得咬牙切齿也只能自己来。
  “武子啊,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孩子要读书,一年的收入也就那么多,负担本来就挺大的,要是再来一个孩子,我们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你看是不是再想想办法。”
  谢武斜斜靠在门上,抽了口烟看向她,“我知道大嫂家也不容易,可是爸妈那里能赔偿一笔钱,多养一个应该没有大问题。”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那钱毕竟还没到手,到时候还得两家分,能分多少?要是那笔钱全给我了倒是可以考虑,再说谢文会开车,我准备去买个货车给他开,那个来钱会快点。”
  “感情大嫂是在打那笔钱的主意?大哥,你怎么说?”
  谢文把烟屁股一脚踩灭了,终于抬起头来,“你姓谢,你看着办。”
  作者有话要说:灰灰不是小女生,今年满了三十,前面这三十年灰灰经历了太多的人生大悲大喜,这篇文里有太多真实的东西,在亲爱的们还是觉得虐的时候,其实这已经是灰灰美化过的了,人生悲苦起来的时候,只要不是亲身经历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其中的无奈和无助,那种恨不得只是在做恶梦,可就算再怎么掐自己,还是觉得无比疼的感觉有多强烈,灰灰现在都还有心余悸。当然,灰灰是女人,文中的吴英莱不是灰灰,而是灰灰希望他获得幸福的一个幸运孩子,而萧立……却是灰灰自己也想拥有的一个拥有强大力量并且温暖拥抱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谁又会不希望自己遇到呢?这一章写得很纠结,灰灰想起了太多的事,把这一段明明不难描述的文字写得生涩无比,亲爱的们先将就着看吧,等心情好了再来改。可以给灰灰一个拥抱吗?下雪的天气,在温暖的屋子里也觉得心是凉的。


☆、煤矿

  ‘你姓谢,你看着办’,这话里包含了太多的意思,屋主姓谢,当然有权做任何决定不是?你婆娘再厉害,也是外姓人,还能让你欺到自家人头上去?
  谢武笑了,秦赛男却脸色铁青,他没想到自家这个一向沉默的男人会这么不给她面子。
  “你们谢家的事我做不了主,我家的事我还是拿得了主意,武子,嫂子今天就把话挑明了说,你姐这两个孩子我没那个能力照顾,你看是要送回去还是自己养了,总之一句话,我家不养。”
  瞪了两兄弟一眼,秦赛男哼了一声气冲冲的离开,那眼中的厌恶几乎没有遮掩,敏感的吴英莱又怎会感觉不到。
  缩了缩身体,吴英莱把皮皮抱得更紧,身体却朝萧立的方向移了移,没关系,他还有立哥。
  萧立做得更明显,站起身直接把凳子搬到两兄弟身边,紧紧的挨着,手一勾把两兄弟都搂到怀里。
  谢文又拿了根烟在手里,看向两兄弟的眼神全是涩意,他们三兄妹的感情一直都不错,大妹走得早,从心底,他想照顾她留下来的孩子,可是……
  “武子,到时候钱落实了我和你私底下分,别露话音给你嫂子,钱你多分一些,两个孩子就放你这边,真要放一个到我那里去,我白天不在家,我怕他们吃苦头。”
  听了这话,屋里几人心里舒服多了,不是贪那点钱,而是表达出来的那个意思。
  一直觉得大哥太软弱的谢武脸上的笑真诚了许多,拿起火柴走过去给他把烟点上,道:“多分一点就不必了,免得到时候矛盾更深,你也没清静日子过,小莱和皮皮就放我这里,我养得活。”
  隐讳的看了萧立一眼,谢武这话也有说给他听的意思,说到底他还是不放心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带上两个小的去外面讨生活,两小的还要读书,这太难了。
  谢文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你比我有担当,也比我有福气,秀英,你多担待,你嫂子说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就当她在放屁,我也不会真让你们夫妻养,我会补贴一部分的,他们两也是我外甥,我哪能不管。”
  萧立到这一刻才对这大舅有了点好感,在老婆面前虽然软了些,但也不是自私到不管不顾的人,既然两个舅舅心思都算好,为什么上辈子却让莱莱两兄弟最终还是落在了吴良手里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