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31)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31)

时间: 2015-09-07 13:14:14

  吃得正欢,手机在背包里响起来,手忙脚乱的将蛋挞塞回去,吴英莱趴到椅背上去勾放在后座的背包。
  看了眼来电提示,在电话挂断的最后一刻按了接通键。
  “喂。”
  “喂,小莱,我是小舅妈。”
  “看号码就知道是你家的,小舅妈,你和小舅都还好吗?”边说着,又捏着刚才吃剩的蛋挞吃起来。
  “好,都好,小莱,打电话给你是有事想和你说,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方便的,小舅妈你说。”
  那边停顿了下,最后像是叹了口气,胡秀英道:“这次是我多管闲事了,可人家一个小姑娘……吴英敏你还记得吗?”
  “记得。”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吴英莱坐正了身子,吃东西的动作慢了许多,他永远记得当他住在村上的卫生院时,吴英敏来看他带给他的两块糖。
  “吴英敏发生什么事了?”
  “你叔叔出来了你知道吧,他给吴英敏订了个亲事,那人是县里的,我们都知道,结过两次婚了,有两个女儿,离婚都是因为没能给他生儿子,他秉性不好,还打老婆,稍微疼女儿的都不愿意将女儿嫁给那样的男人,也不知道你叔叔和他怎么搭上的,也没和女儿说直接就将这事给定了,吴英敏不愿意,被她爸打了个半死给关在家里,她妈妈到底还是心疼她,偷偷把她放了,塞了她点钱要她跑,这不,她跑我这来了,我们都在县里,还要在这里讨生活,那滚刀肉我们惹不起,只好给你打电话,你要是愿意帮上一把就帮,要是不想再搭理吴家的人,我再给她点钱让她离得远远的去找份工得了,怎么都好过嫁给那癞子,你说这都什么时代了,吴良怎么还想要包办女儿的婚姻呢?”
  胡秀英的语气太过无奈,吴英莱不期然的就想起了小时候母亲也曾经这么无奈,因为小姑的事。
  那时候,也是叔叔要安排小姑嫁给一个家里有钱,但是人品很不好的男人,所以小姑跑了。
  现在轮到他女儿跑了吗?他要祸害家人到何时才算完。
  “那男的家里有钱是不是?”
  “要不是有钱,你叔怎么会起那个心,也不想想人家年纪也没比他小几岁,将女儿嫁给那样的人,他得有多狠心。”
  “我知道了,您叫吴英敏来接下电话,我和她说。”
  “哎,好,你等等。”
  等人的间隙,吴英莱抓住立哥放在档位上的手低声道:“我想帮她一把。”
  萧立反手握住他冰凉的手点头,“好。”
  吴英敏来得很快,声音暗哑,显然是哭过了。
  “英敏,你愿意来B市吗?”
  吴英敏眼泪唰的流下来,拼命在那头点头,“愿意,我愿意。”
  “身份证什么的你有没有带在身上?”
  “带了的,高中毕业证也带了,我妈想让我去外面打工,都给我装上了。”
  “那好,你爸肯定到处在找你,我小舅有个小货车,我让他送你去C市机场,你买张来B市的机票,钱你不用担心,我小舅会给你垫的,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以后再还就是,对了,买好机票后记得再给我来个电话告诉我到达的时间,我来接你。”
  “恩,好,好。”吴英敏眼里终于有了希望,曾经她怨过吴英莱没良心,发达了都不回去看她,当她亲身经历了爸爸的暴行时,她才理解了,不是他不回来,而是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后,她爸将他们回来的路斩断了。
  “我舅有没有在?”
  “没,舅妈在。”
  “你把电话给她。”
  胡秀英接过电话,示意她先出去。
  待门关上,胡秀英才道:“小莱,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对不起我的是她爸,不是她,她小时候还偷偷给我和我皮皮饭吃,就当是报这一饭之恩吧,小舅妈,你和小舅说一声,让他帮忙将人送去机场,给英敏买机票过来。”
  “这没说的,她在这我们这确实不合适,这隔得太近了,到时大家都麻烦。”
  “恩,那小舅妈我先挂了,这边也要做些安排。”
  “那行,不耽误你了,挂了。”
  合上电话,吴英莱东西都吃不下了,“立哥,吴英敏来了让她住哪里啊。”
  打了把方向盘,拐上回家的小路,萧立问他,“你先告诉我你想怎么安排她,给她找工作,还是送她去学技术?”
  吴英莱想了想,“等她来了我再问她吧,她说有高中毕业证,那就是读高中了,找好工作不易,找份糊口的却不难。”
  抬手给了他脑袋一个崩,“你要真想安排她一个好工作,是不是忘了立莱了?”
  “是哦。”揉了下额头,吴英莱旋即又担心起来,“进立莱要求很高吧,她合格吗?”
  “是差了点,哪家公司没有点关系户,立莱也有,不多她一个,先让她做个文员,处理点文件应该没问题,到时再问问她有没有继续上学的想法,夜校是个不错的选择。”
  “恩。”
  当天的机票是没有了,买了第二天一早的,到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来接机的人让吴英敏受了不小的惊吓,“萧,萧立。”
  “恩,是我。”接过她的小旅行袋,萧立引着她往停车场走,“你堂哥上午有课不能缺席,我代他来接你。”
  “哦。”看着这个小时候倾慕的男孩现在成了如此模样,吴英敏心里无比激动,这让她想起小说里看到的情节,落难的灰姑娘被王子救了,让王子的怜惜不已,继而相爱……
  她现在可不就是落难了吗?那,萧立会是她的王子吗?
  扯了扯身上起了皱的衣服,吴英敏浮想联翩。
  在看到萧立的车后,这样的想法更激烈了。
  车上,萧立问她,“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想找份工作,但是听说B市的工作不好找,我又没读大学……”
  “你想读大学吗?”
  “当然想,可是现在这种情况……”
  萧立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的路,“昨晚听莱莱说了下他的打算,他说先给你安排份工作,文员之类的,再送你去读夜校,让你拿到大学文凭,以后也好有个好的发展,你看呢?”
  吴英敏不可置信的看着萧立,“吴英莱真是这么说的?”
  “叫堂哥。”萧立心生不满,口气不复温和。
  吴英敏吓了一跳,见面后心里生出的那点涟漪瞬间烟消云散,她现在就是个丑小鸭,萧立却一看就是事业有成,她在做什么青天白日梦呢!
  心思一清明,脑子便能用了,现在的吴英莱早不是以前那个随意任爸妈揉捏的软柿子,萧立对他的维护从小到大一点没变,她只要想逃离家里那个牢笼,这两人就绝对不能得罪,最先要做到的,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改变对吴英莱,不,对堂哥的态度。
  “堂哥真愿意送我去上夜校?”
  萧立心思一转,算了下她年龄,道:“你上半年才毕业吧?没考上大学?”
  “考上了,离一本线差一点,就算考上了一本也没人送,高中最后一年我差点都没能读下去,我爸不送,后来还是我妈回娘家借钱让我读完的。”
  萧立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个人情,还是让莱莱来做吧。
  他做多了意义就不同了,小姑娘正是心思多的时候,有些误会还是一开始就免除的好,他可不想再和莱莱来一场追逐了。
  萧立带她去了绿阳小区那个相对旧一些的屋子,昨天两人就过来收拾了一番,把一些容易暴露两人关系的罪证都收走了。
  从机场回来要一个多小时,这时候吴英莱也将饭菜做好了,回来正好开饭。
  开门的刹那,看着门内笑着的许多年不见的堂哥,吴英敏突然就掉了泪。
  “饿了吧,先进来吃饭。”看她这样,吴英莱心里也不好受,小姑娘小时候就要强,要不是委屈到了一定份上,绝不会在他面前哭。
  像是见着最亲的人安心了,几天没吃好没睡好的吴英敏吃了三大碗饭,一半的菜进了她肚子,直到实在撑不下去了才放下碗。
  饭后,吴英莱问她要不要先睡一会,吴英敏摇头,她现在心里没底,睡不着。
  在沙发上坐了,吴英莱将萧立说过的那些重又说了一遍,这下吴英敏更肯定这真是堂哥为她做的打算了。
  心里暗暗感激,忙点头应下,“能读夜校也是好的,我当然愿意去。”
  萧立坐在吴英莱身后,手放在后面沙发上,就像是抱着他一样,听两人说完插话道:“莱莱,她今年才高中毕业,大学也是考上了的,只是没机会去读,要是我没算错年龄的话,她今年是十九吧。”
  吴英莱眼睛一亮,他怎么没想到,“上班的事先放一放,英敏,你复读一年去考大学吧,你要是觉得用我的钱不好意思,钱我就先借你,等你有能力的时候再还我,这样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吴英敏心动得抓肝挠肺的,可是一个大学读下来要好几万,听小舅说皮皮还在国外留学,这钱……
  “钱我还有,你不用担心这个。”
  “我当然想读大学,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而且到时还要到户口所在地去考试,我,我……”
  “回去考就回去考,你三个志愿全部填B市的大学就是,其他的立哥你托人帮帮忙。”
  “没问题。”
  吴英敏这时候已经只剩点头了,眼泪溅得到处都是,有心愿顺遂的满足,也有被亲人相护的暖心,这个她小时候并没有多善待的哥哥这时候比她亲哥还有个哥哥样。
  “你先住在这里,房间我收拾好了,冰箱里也是满的,厨房里什么都有,你可以自己做饭吃,电话能用,你想打给谁都行,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算远,有事你随时给我电话。”
  “谢谢哥。”
  “自家兄妹,谢什么,我高中的课本都在,还有笔记什么的,明天我都给你送来。”
  “好。”
  直到离开,吴英莱都没有问起其他人的事,吴英敏极有眼色的什么都没说。
  有些人,就是提起来都会伤情份。
  回去的路上,吴英莱偏头看着车窗外半晌无言。
  他想起了太多的曾经。
  他的人生好像从立哥突然回来后就拐入了一条康庄大道,再没有愁苦,只余幸福。
  “在想什么?”随着声音而来的,是手上的暖意。
  吴英莱回头,“就是觉得自己挺幸福的,在我最困苦无助的时候你出现了,就像小说里的英雄一样,恩,你就是我的英雄。”
  说着话,凑过去亲了亲立哥的嘴角,突然的胆大让萧立差点滑了方向盘。
  心里却觉得甜甜的,哪个男人不想成为心上人的英雄?只是做得到和做不到的区别罢了。
  而他得到了恋人的承认。
  “这个英雄愿意为你奉献一辈子。”
  “恩,我接受了。”
  车内狭小的空间内传出一低沉一清脆的笑声,在这个渐冷的季节,他们温暖着彼此,也深爱着彼此。
  对他们而言,人生足矣。
  最先知道两人关系的亲人不是同在B市的吴英敏,而是小舅小舅妈。
  在一个假期回去时,两人太过合拍的默契让同样回来休假的谢可心打趣夫妻都还没他们关系好。
  萧立回得很自然,“我们和夫妻没有区别。”
  满屋静谧里,小舅最先笑出了声,“说的什么话,兄弟哪能和夫妻一样……”
  这个时候,网络盛行,就算在小县城里,信息也不再蔽塞,同性恋已经不是个新鲜词了。
  萧立和吴英莱并没有借着这个梯子下来,而是握紧了手高举起来,“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了。”
  “萧立……”谢武猛的站了起来就想质问,吴英莱却先说了话,“小舅,没了立哥我会死的。”
  谢武抹了把脸,转身走了出去。
  胡秀英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两人什么话都没说,跟出去安慰受了打击的丈夫。
  以前就觉得两人关系太好了些,现在突然知道了两人是这种关系,她心里只生出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再无其他。
  厌恶自然不可能,那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有多优秀她最清楚。
  小莱已经是大学讲师了,还是那么好的学校的讲师,为了这事,他们夫妻两人去姑姐坟头上烧了两箩筐的纸钱。
  萧立更不用说,生意大得电视上都常会提及。
  反过来一想,小莱那性子太过绵软,有萧立护着也挺好。
  把这结论和谢武一说,谢武半晌没有说话,晚上吃饭时却主动和萧立碰了杯。
  至于大舅那里,他们都打算先瞒着。
  谢可明大学毕业后萧立通过关系帮着在沿海城市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家里的情况好转了不少,再加上萧立给他们出了个主意,将家里那个院子打通建了几间房开了镇上第一家超市,赚了不少。
  镇上现在有几家超市,他们已经琢磨着来县里再做个别的买卖了。
  日子过得好了,心态就放宽了,这几年大舅妈对吴英莱兄弟非常好,可是关于他们两人的关系,他们还是决定瞒着。
  有些真相,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吴英敏知道两人的关系时已经是好几年后,那时候她进了立莱,工作稳定,也有了男友。
  想着将男友带给堂哥和立哥过过眼,约了日子带着人登门拜访。
  天太热,男友的衣汗湿了,她向堂哥借件衣服,那会吴英莱正忙着做饭,萧立在待客,叫她自己去衣柜找。
  那是她头一次进堂哥的卧室,自然免不了到处打量。
  第一眼觉着舒服,第二眼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挂着的照片上两人搂抱得太亲密,垃圾桶里有避孕套,床太大,并排放着两个枕头,衣柜里衣服明显是两个人的,放在一个衣柜里尚觉得太过关近,他们倒好,根本就是不分你我。
  再想到两人平日里的表现,做为一个常年面对电脑混迹互联网各论坛的人,吴英敏什么都明白了。
  可她一点都没表现出来,拿了衣服后就退出了房间,不管是和现男友将来的老公,还是在老家的妈妈大哥她都没有透过一点点音。
  对于堂哥在那时候拉扯她一把,并给她一个她从未想过的美好未来,她一直感恩,只遗憾不能为他做得更多。
  如果为他保密也算是一件事,她很高兴能为堂哥做到。
  皮皮回来时已经二十二岁了。
  下飞机后太着急见大半年未见的哥哥,等行李时也没多注意,看着像是自己那个箱子提起来就跑,可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人拽住了。
  “你确定没拿错箱子?”
  原本恼怒回头的皮皮斯巴达了,拽起箱子上的条码一看,默默的递了过去。
  对面的男人像是笑了一笑,侧开身子让他再去找自己的。
  一背过身,皮皮就呲牙,笑什么笑,炫耀你牙齿白吗?我比你的牙齿还白!
  这一次,皮皮很认真的找自己的箱子,确定无误后才拎了起来。
  是了,刚才那个那么轻,自己这个这么重,他是怎么弄错的?
  哎呀,哥哥肯定等很久了,记起这件最重要的事,皮皮小跑着往外冲。
  经过某个人时听到他说了句,“这次没拿错了?”
  顿下脚步,皮皮看向那人,长得不错,不过比不上他。
  扯了个假笑,转身就跑。
  男人看着慢悠悠,速度却绝不慢的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扑向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拍了脑袋。
  萧立?不愁找不到人了。
  男人微笑,戴上墨镜离开。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评论说太短小,于是粗长君来了!
  哈哈,写到现在也不算烂尾吧,要接着往下写也行,可我拖得太久了,实在是没爱了,就在这里完结吧。
  谢谢还在等待的亲,谢谢喜欢这个故事的亲,爱你们。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