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30)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30)

时间: 2015-09-07 13:14:14

  “立……立哥。”
  脚一勾将门关上,萧立一把抱起人扔到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明显瘦了一圈的人。
  萧立又气又心疼,脸色更加难看了。
  “学会跑了,恩?跑完了你是不是还打算和我提分开了?”
  吴英莱懵了,明明是立哥起了外心,为什么他还要摆脸色给他看?他哪里做错了?
  这么一想,觉得更加委屈的小孩眼泪叭哒叭哒的大颗大颗往下掉,只掉泪,却没有声音。
  萧立最看不得他的眼泪,跪上床想将人搂进怀,伸出去的手被一巴掌拍开。
  声音哽咽,却坚定,“你不要再抱我,我们,我们以后只是兄弟。”
  “不可能,你的兄弟只有吴英湖,我不是,我是你的爱人,是伴侣,要是你愿意和我出国结婚,我们就是夫夫,和别人名正言顺的夫妻一样。”
  不顾他的反抗挣扎,萧立强硬的将人搂入怀,温柔的拭去他还在掉个不停的眼泪,什么气都没有了,只觉得心疼得无以复加,“莱莱,你心里有疑问为什么不问我呢?自顾自的做了决定就算数,你把我放在哪里了?要是我不找到你,你是不是就那么轻易的放弃我了?我以前说过的话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当真过?”
  吴英莱不是笨人,很快反应过来他理解的那些可能不是事实,可是,可是,“你公司里的人都在传简小姐是老板娘,你也天天出去和她吃饭,无风不起浪,我当然会那么认为。”
  “你当初这么认为的时候怎么不问我呢?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说过假话,接近我的人从来就不少,我不和你说是因为根本没将她们放在心里,有自信不会被其他人所迷惑,我知道自己要的人是谁,我心里也只装得下这么一个人,莱莱,你要多信任我一点,我都能花那么多年等你长大,怎么可能会好不容易等你长大了,也得到你的回应了却去招惹别人?”
  眼泪终于掉得没那么厉害了,吴英莱紧紧揪住立哥的衣角,心里还是不安,“立哥,你真的……只要我吗?”
  “你一个人就将我的生活都填满了,再来一个放哪里?如果得到别人的后果是要失去你,我谁都不要,莱莱,我只要你,不管以后过去多少年,你都要记住这句话,我只要你!”
  “恩,我记着,我一辈子都记着。”搂着萧立的脖子,吴英莱终于哭出了声,哽咽着道:“我真的以为,以为我失去你了,一想到以后你是别人的,我就想以后再也不回去了,看不到就可以当作你还是我的,你真的还是我的!呜呜呜……我以为立哥不要我了,呜……”
  “傻瓜,我不要谁都不会不要你。”萧立眼眶有些热,将怀里的人抱得紧紧的,失而复得的喜悦冲击着他,直到这一刻,他的腿都还是软的。
  好久之后,吴英莱的情绪才平复下来,后知后觉的知道这次是自己冲动了,可他心底还是有怨,“以前都没有听说过你和谁怎样怎样,这次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你还和人天天一起吃饭,我怎么能不信。”
  “是我的错,我没有注意好,以后不会了,这样的事有一次就够我受的了,我还只是累点,看看你瘦成了什么样,原本就没几两肉,这下好了,全没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天天都有好好吃饭,我不想瘦的。”吴英莱忙为自己喊冤,他也不知道怎么会累的。
  “你啊,就是个心里藏不了一点事的人,藏了事就是天天山珍海味的吃也会瘦。”萧立更多的是自责,要不是他让莱莱误会了,也不会让莱莱吃这么大一个苦头。
  “你不是想去大理去丽江吗?接下来的时间全是你的了,你想先去哪?”
  吴英莱又是高兴又是忐忑的坐起来,“立哥,公司……你不管了吗?”
  “不了,我说了明年复工前都不会再去,有急事他们会电话联系我。”萧立觉得累极,重新搂着人往后倒去。
  吴英莱还想追问,看立哥这样子就什么话都没了,心疼战胜一切,再说他也觉得困了。
  往立哥怀里钻了钻,吴英莱闭上眼轻声道:“立哥,晚安。”
  “晚安。”
  两人这一觉睡得极好,同一个姿势保持到第二日清晨。
  最先醒过来的是萧立。
  看着枕在手臂上酣睡的人,空荡了几天的心终于安稳了。
  长睫毛下一片青影,这几天他在受煎熬,莱莱过得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要想想莱莱独自伤心的场面,萧立就心疼得抽痛,忍不住靠近了,闻着莱莱的气息,感受他的心跳,这样还是觉得不知足,轻轻吻住了莱莱的唇。
  “唔……”人还没有完全清醒,吴英莱却习惯性的开始回应。
  只因为这个人的气息实在太过熟悉,让他放心依赖。
  衣服一件件剥落,气息越见急促,萧立将手指伸入莱莱口中,不让他咬自己的嘴唇。
  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自找苦吃了,手指被吸吮时,本就已经挺立得蓄势待发的昂扬抖动了两下,无人碰触的情况下,前端滴出晶莹的液体。
  “莱莱,别惹火……”

☆、第 85 章

  吴英莱脸红了红,手迟疑的伸上去握住滚烫的那根上下撸动,萧立闭上眼忍了忍,最后还是觉得忍无可忍,去洗手间拿了套子和沐浴露出来。
  想想还是将沐浴露丢回去,去柜子里拖出莱莱的包,边问,“脸霜放哪了?”
  吴英莱红着脸指路,“在,在洗漱台上。”
  萧立一听又去了洗手间,果然在洗漱台上找到了莱莱常用的面霜。
  几步走回床边,萧立居高临下的看着莱莱,眼中有欲·望,但更多的,是爱。
  “立哥……”
  像是被**了一般,吴英莱伸出手搂住萧立的脖子往下带,头微微抬起吻上去,萧立马上接掌了主动权,用力吻回去。
  两人都像是发烧了一般,身体体温一路攀升,热情得仿佛要将对方吞噬才罢休。
  “莱莱,我要你,莱莱……”
  “恩,立哥……”
  =================分隔线=============
  此处省略一千字。
  最终,两人早餐中餐一起吃了,且是叫的客房服务。
  吴英莱软得实在走不了路,他也不想出去丢人现眼。
  边吃饭,吴英莱边说着他的预定路线,“我查了天气预报,这段时间都不会有雨,我们先在昆明玩一圈,然后再去丽江,最后再去大理好不好?”
  “你怎么决定就怎么走,我只管跟着。”
  吴英莱笑得眯了眼,阳光总在风雨后,现在他彻底体会到这句话了,就在昨晚,他都还在伤心,这时候却只觉得世界如此美好。
  在云南玩了一圈,两人去了皮皮那里一起过年。
  半年没见,两兄弟有说不完的话,陈志坚和贺子秋也过来了,见着喜欢的晚辈欢喜不已,满屋子都是笑声。
  这个年虽是在异地过的,吃的东西也不那么地道,却满满的都是幸福。
  一直到过了元宵节,两人才打道回府。
  在家呆了两天,帮着莱莱将家里彻底搞了次大扫除,萧立才回公司上班。
  这段时间公司里的事他都是遥控解决,提拔上来的那些人比他预料中还要能干,没出一点岔子。
  既然如此,萧立就决定放权了,他想留出更多时间来陪莱莱。
  就像之前承诺的一样,萧立只是才回公司上班那几天忙了点,之后便兑现了他的承诺,只要莱莱没课,他便在家休息。
  实在是有事,萧立便将莱莱接去公司,依旧是那个角落,依旧抬见即可见,依旧有人会想着法的来和莱莱套近乎,萧立心里还是不爽,却不再因为这个就让莱莱不再来。
  两人的世界需要重叠,他们才能离得更近,这是他最近学会的道理。
  也因为如此,两人的感情越加稳定下来。
  电梯‘叮’的一声响停在二十二楼,简菲从里走出来。
  徐特助和欧秘书对望一眼,显然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BOSS的吩咐。
  “徐特助,萧总在吧。”
  徐特助起身,有意无意的将人拦住,回道:“萧总有吩咐,不见任何人。”
  简菲抬头定定的看着他,“是不见任何人还是不见我?”
  “萧总的吩咐是不见任何人。”
  简菲心里一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觉得萧总突然就和她拉远了距离,不要说一起出去吃饭,就是见面都难,她跟的那个项目萧总也不再管,而是分派了另一个女经理和她一起商榷,她不敢再拖,自尊不允许被别的别的女人比下去。
  那个项目上马后,上面并没有再安排她别的工作,人一下子就闲了下来,她很慌,心里全是被闲置的委屈。
  忍了好些天,今天她一定要见到萧总,问问他为什么。
  “我听说萧总带着他弟弟来公司了,他现在也并没有见其他人,徐特助,能不能麻烦你请示一下,看有没有时间见我。”
  就是有时间,萧总也不会见你啊,徐特助正想委婉拒绝,后面的办公室门便被推开了。
  简菲心下一喜,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一步,“萧总。”
  萧立对她微微点头,客套的让她心里打突,正想说话,就看到他回头将手里的大衣给身后的人穿上,边道:“天气还冷,先穿着。”
  “屋里不冷。”虽然这么说,吴英莱还是乖乖的任立哥给他穿衣,眼睛往他身后瞄了瞄,很漂亮的女人。
  简菲知道这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的身份,应该说立莱公司的所有人都认识这个金贵小少爷,只因为老板对这个弟弟实在宠得太没边了,公司里的女职员都指望着萧总对未来夫人也有这么好,也因为如此,老板娘的位置越加遭人惦记了。
  看他看过来简菲忙摆出最善意的笑,边道了声,“小少爷好。”
  这个称呼吴英莱现在已经很能接受了,对她笑了笑,小声对立哥道,“我没见过她。”
  萧立动作顿了顿,旋即若无其事的继续给他整理衣服,边道:“她是简菲。”
  吴英莱恍然,又侧了侧身看过去,果然长得很漂亮。
  撸了他脑袋几下,又将他的头发顺了顺,萧立牵起他的手往外走,“走吧,去书店。”
  “恩,欧姐徐哥再见,简小姐再见。”
  欧秘书笑眯了眼,边道再见边冲他挥手,软绵绵又有礼貌的孩子最惹人爱了。
  徐特助还是一惯的一本正经,动作却毫不含糊的善意,变魔术一般从电脑后摸出一个保温瓶,“花茶,路上喝。”
  “谢谢徐哥。”吴英莱接过来,笑容真诚好看。
  电梯到了,萧立揽着他走进去,从始至终都没有多看简菲一眼。
  毫无疑义,简菲是个聪明人,不会看不出萧立对她没有一点男女之爱,更不会看不到萧立态度上对她的疏远,她知道萧立看穿她的手段了,她再无机会接近。
  “简经理,萧总确实是有事。”如果陪着小少爷去书店也算是事的话,徐特助在心里吐槽,态度好得无懈可击。
  简菲接受了这个理由,保持着最后的骄傲冲两人微微笑了笑,走向电梯。
  看着她离开,欧秘书突然觉得挺遗憾,“简菲其实挺配老板的,长得好,头脑好,家世也好,强强结合啊。”
  “那也得老板自己喜欢,他能白手起家做到如今的程度,以后更不用牺牲自己的婚姻攀附别人。”徐特助坐回自己的办公桌,边收整桌面上的东西边道:“欧姐,想知道八卦吗,关于老板的。”
  “废话,快说。”
  徐特助推了推眼镜,眼里闪过精光,“去年的事了,我去一个朋友的茶楼喝茶,坐的是很隐蔽的地方,后来看到老板带着小少爷去了,原本打算去打个招呼,没想到紧接着宏峰集团的苏总和另一个男人也来了,他们看起来关系很好,不是应酬,更像是朋友聚会,我听到老板叫苏总苏哥。”
  欧秘书大惊,如果说立莱公司是发展迅猛未来可观的新公司,那宏峰集团此时就已经是站在了顶峰上,当时宏峰和立莱的合作所有人都觉得立莱走了狗屎运,高攀上了宏峰的大腿,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两家的老总是认识的,交情还不差。
  宏峰的苏总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难接近的很,又有几人能被他允许叫他一声哥。
  老板这靠山可大了去了!
  被两人背后讨论的萧老板这会正小心翼翼的打量莱莱的脸色,就怕他为着简菲心里难受。
  吴英莱心里确实是有点疙瘩,虽然知道立哥心里没把人简小姐当回事,可他看得出来,简小姐对立哥是有心的。
  他对简菲的态度称不上是示威,却绝对是故意表现了。
  “莱莱,生气了?我原本想将她调走的,可又实在不想放她在公司,就想将她晾一段时间,说不定她受不得冷落就会自动辞职了,你别乱想,我绝没有要留她在身边的意思。”
  吴英莱歪头看他,“立哥,小心开车。”
  “……好。”萧立总算认真看路了,口头上还是想要确认,“没有生气吧。”
  “没有,就是有点难受,不喜欢看到她。”
  “好,下次你再去公司一定见不着了。”萧立下定决心,就算得罪人,他也要将人解雇了。
  他哪想到简菲第二日一早就将辞呈送了上来,根本没给他解雇的机会。
  离开前,简菲问出了她心里的问题,“萧总,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心里有人了,还是眼光太高,没有看得上眼的人?”
  萧立看着她,吐了实言,“我心里有人了。”指了指自己的心,“在这里住了许多年。”
  “她知道吗?”
  “知道,他也爱我,只是现在还没到公开的时候。”
  简菲心里阵阵不甘,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用心的喜欢一个人,他心里却早已有了一个她。
  “很遗憾,那个人不是我。”
  “你会遇着更好的。”
  “那是当然。”简菲最后再看了一眼办公桌后优秀的男人,“一定会比你更好。”
  “一定。”
  门在眼前关上,萧立只觉得松了口气,桃花运不是每个男人都想要的,至少他就不想。
  看向那个空落落的角落,算了下时间,萧立拿起电话拔号,这一刻他那么想见到他的小孩。
  书包里电话响,吴英莱歉意的对秦思笑了笑,从书包里翻出手机,看到来电提醒后脸上便有了笑意,是那种很甜蜜的笑。
  “立哥。”
  “恩,有没有打扰你?”
  “没有,刚下课。”吴英莱走远了些,“立哥,有事吗?”
  “想你了算不算是事?”
  “……”吴英莱不知道要怎么回话好。
  “莱莱,我想你了。”
  “我,我也是。”
  萧立高兴了,可一想到他今天的课是满的便又泄了气,“现在在做什么?”
  吴英莱回头看了一眼,秦思学长正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这边,忙回了头低声道:“学长一定要拉我参加学校的一个活动,要占据很多课外时间,我不想参加。”
  萧立心里迅速升起警报,去接莱莱时常见到的一张脸跃入脑海,和莱莱怎么看都是个学生模样不同,那个男人看着要复杂许多,他并不赞成莱莱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可莱莱的人际关系他也不想插手太多,那样太过限制了,莱莱是独立的个体,理应有自己的朋友圈子。
  “我见过的?”
  吴英莱想了想,“恩,你来接我时应该有见过。”
  “你们不是一个年级的吧,怎么老一起走?能那么好的刚巧碰上?”
  这么一说,吴英莱也有些怀疑了,“我没问过,他也没说过,碰上了就一起走,立哥,不对劲吗?”
  萧立在心里暗叫了声傻瓜,却也没有挑明,有刚才的点拨,莱莱应该就能想得明白了,他有个比许多人都聪明的脑子。
  可是,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醋了,将醋意压了又压,总算让自己能正常说话,“这个问题自己想,总之不许多关注别人。”
  吴英莱乖乖应了,态度好得让萧立发作不能,最后只道了句‘放学我来接你’就挂了电话。
  这年代手机还是个精贵玩意儿,萧立又是挑着好的给他买的,那价钱让吴英莱很是肉疼,对手机自然就加倍的珍惜了,重又放回书包内袋里,确定不会掉出来后才走回秦思身边,“对不起,秦思学长,让你久等了,不过我真的不参加这个活动,学长去找别人了。”
  “又是为了给哥哥做饭?”
  吴英莱点头又摇头,“饭是要做的,可我还有其他事。”
  抬手看了下时间,吴英莱觉得再在这里耗着就要赶不上下堂课了,掂了掂书包道:“我去上课了,学长再见。”
  “小英。”秦思一把拉住他,不意外的,又被挣脱了去。
  “小英,你有喜欢的人了对吗?”
  想到刚才立哥说的话,再看学长现在认真的神情,吴英莱什么都明白了。
  “对,学长,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喜欢了他很多年。”
  秦思想问是男是女,可又一想,不管是男是女,总归是没他的份了,何必知道得那么清楚,凭添尴尬。
  “很喜欢对方?”
  “恩。”
  “别人没有可能?”
  吴英莱连连摇头,“没有,我不会喜欢他之外的任何人,所以学长,抱歉。”
  看样子他是懂了,且没有一点负面的情绪,秦思几乎可以肯定对方的恋人和他们一样性别……
  真嫉妒能拥有小英的人。
  这是目前为止,他见过的,所知的人里最美好的。
  不期然的,秦思想起那个时常来接送小英的人,会是他吗?
  哥哥,也可以是没有血缘的。
  这么想着,秦思就留了个心眼,“去上课吧,要迟了。”
  “好,学长再见。”
  吴英莱飞快的跑开,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和立哥之外的人有感情上的牵扯。
  别说现在有立哥,就算两人有分开的一日,他也不觉得自己还能接受另一段感情,接受另一个人。
  最后一节课上完,吴英莱一走出教室就看到了秦思,脚步不由得一顿。
  秦思走过来,“一起走吧,我的车在外面。”
  “……好。”
  想到立哥可能已经在外面等了,吴英莱很想拒绝,可是,学长对他一直都是善意的,在意无意的还维护过他不少,他开不了那个口。
  “在担心什么?”
  吴英莱忙摇头,“没事。”
  连个谎话都不会说,秦思摇头失笑,“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等你下课了。”
  吴英莱抬头,这一刻,两人心知肚明。
  “抱歉,学长。”
  “不用道歉,你没错,只是,我很遗憾,很嫉妒。”
  吴英莱没有再搭话,这一段路程是两人常走的,却是最沉默的一次。
  到了校门口,秦思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个男人。
  高大,英俊,且有着事业有成的自信。
  心里有了怀疑,再注意他看小英的眼神,秦思就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他才是最迟钝的那个,只是哥哥的话哪里会有那样**的眼神,那样黏糊的笑,以及那个男人看向他时露出的敌意。
  萧立走近,再自然不过的将莱莱拉到身边来,拿过他肩上的书包提在手里。
  动作熟练得像是做了无数遍,而小英那一脸的依赖更是刺眼。
  秦思看在眼里,心里酸涩,却保持住了风度,“你真幸福,小英,以后学样里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找我,希望有资格做你的朋友。”
  吴英莱眼里有着抱歉,态度却坚定,“我们一直都是。”
  上了车,萧立给莱莱系好安全带边问他,“弄明白了?”
  “恩,我没想到,平时没看出来,我以为我们这样的很少。”
  “是很少,但不是没有。”发动车子,萧立还是忍不住心里发酸的道:“再有下次,我也要离家出走了。”
  “不会了,立哥,我会注意的。”提起那次离家出走,吴英莱脸红了,很想反驳他不是离家出走,是真的想离开的。
  握住他的手一起放在档位上,萧立侧头一笑,自信从容,“以后肯定还有很多人发现你的好,但你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恩。”
  在吴英莱进入大三时,立莱由公司成为集团,萧立已经着手准备上市。
  按理来说他应该是越来越忙的,可他在家的时间却越来越多了。
  2003年,非典来袭。
  这件事萧立记得牢牢的,在上学期结束后便去了趟学校,以莱莱的身体有恙需要调养为由请了长假,将他送出了国,对莱莱的解释则是去国外玩一段时间。
  莱莱虽然觉得疑惑,却没有多问。
  苏源豪和吴靖冬同样出了国,也是被萧立说服的,至于什么原因……只要牵扯到吴靖冬的身体健康,就算只是一面之词苏源豪也相信。
  家里小舅大舅那边也委婉的提醒了几次,谢武夫妻向来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自然是照他说的做。
  萧立放缓了公司的发展速度,有心做更多却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全国卷入这场大灾难里。
  莱莱的身体本来就比一般人弱,就算在国外,萧立也一千万个不放心,时时管着,出门都极少。
  陈志坚和贺子秋以及皮皮这次全站在萧立这边,莱莱只得停了半年的课,打电话和导师沟通后,导师担心他身体弱,冒然回去会抗不住病毒,只叫他不要放松学习,回去后重修学分就行了。
  再次回到B市时已经是八月底了,这还是萧立一再打听,确定再没有新病例了才准许。
  回来时两人的脖子上都挂了个药包,行李箱里还有不少,这都是陈志坚给他们准备的。
  萧源豪和吴靖冬来接的机,看到两人出来吴靖冬更是一把抱住了吴英莱,心里直呼庆幸,“幸好你不在B市,那叫一个混乱,以你这破身体哪里撑得住,幸好幸好。”
  “吴叔叔,我也担心你和苏叔叔。”
  “我们那会刚好出了国,也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躲开了病毒最厉害的那一阵,我们都运气好。”
  听到这话,苏源豪意味深长的看了萧立一眼,却没有多说。
  萧立摸了摸鼻子,回头和同样来接机的徐特助说话去了。
  徐特助一边回老板的话,一边看那边三人互动,老板叫哥,小少爷叫叔,这辈份也太乱了。
  不过看他们这相处,说关系不好谁信。
  四人回了萧立和吴英莱在市中心的住处,不久前他回来了一次,将家里里里外外的收拾过了,现在看着虽然有些灰尘,却也干净。
  吴英莱挽起袖子就要去收拾,被萧立一把拉住,“歇着,我来。”
  “我来帮忙,快一些。”
  萧立还要摇头,那边吴靖冬就加入进来了,“行了,快收拾了去吃饭,然后你们再倒时差。”
  他们都不喜欢有陌生人进入自己的空间,苏源豪那么个大老板住的地方也是小型别墅,每星期会有老宅的佣人过来收拾一次,平时就两人,一般的卫生都是自己来。
  所以对两人住在这样的小居室里,苏源豪和吴靖冬是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就两个人,要那么大个地方做什么,小有小的好,小了才像个家。
  国外再安稳,那也不是自己的国家,哪怕因为非典肆虐,一出门就只看得见口罩,各处商铺看着也萧条不少,可吴英莱却觉得安心。
  一样的语言,一样的肤色,视线对上了合了眼缘便微微一笑,心情指数瞬间上升不少。
  吃完饭回来倒在床上,吴英莱小声的和立哥说着回来后的感受,直到再也撑不住睡过去。
  萧立亲了亲他额头,也闭上了眼,他的莱莱不止恋他们这个小家,也恋中·国这个大家,以后在外面还是注意点吧,他不怕被人知晓两人的关系,可莱莱明显更喜欢呆在全是自己人的国度里。
  现在国人的接受度还没那么高,他不想莱莱活在别人异样的视线内,也不想让莱莱背井离乡,去他认为更好可莱莱却未必喜欢的国家生活。
  十年内,世界各地同性婚姻合法化后,国内也开放不少,那时就算别人知道了影响也不再那么大。
  谁又能知道他没经历过的十年后他们的生存空间是不是会更大呢?不期望有朝一日同性婚姻合法,只希望两人牵手在街上走时不用面对那些异样的眼光。
  复学后,吴英莱忙碌不少,直到十月底才缓过来。
  下课后,吴英莱踩着轻快的脚步往校门外走,每天立哥都会接送他,一开始有些扭捏,觉得耽搁立哥的事了,后来看出立哥真的不像以前那么忙后便享受起来。
  再一起的年头再久,他也想两个人能相处得更多一些。
  他一点不腻烦,更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腻。
  “莱莱,这里。”
  听到声音,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脸下就自动带了笑。
  萧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从他肩上取下背包将他推了上去。
  很自觉的系好安全带,吴英莱拿起放在车内前边柜子里的袋子,探宝似的打开一看,“是蛋挞啊!还热的。”
  “算着时间买的。”发动车子,萧立看他一脸的笑,他不由得也笑了,没见过比莱莱现容易满足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