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28)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28)

时间: 2015-09-07 13:14:14

  萧立眯了眯眼,看向那个眼睛不稍离莱莱的人。
  “立哥,你怎么不在车里等?今天风大,冷。”
  “知道冷你还把手套落在车上?”把他的手扯过来在手里捂了捂,冷得跟冰一样,赶紧打开车门把人推了进去。
  秦思远远看着两人亲近异常,心里有种非常怪异的感觉,要不是知道这两人是兄弟关系,他一定会以为……那个男人和他抱着同样的心思。
  正想着,就对上那个男人看过来的眼神,突然觉得,天好像更冷了。
  车内,萧立把吴英莱的手捂在合拢的掌心,直到暖和了些才拿出手套给他套上。
  “明天我在你包内再给你放上一双备着,要是忘了也还有得用。”
  “哪有那么严重,就是下课的那点时间会在外面,其他时间我都在教室里,要不就回宿舍里。”
  开动车子,祁佑看他一眼,“我说了算。”
  好吧好吧,你说了算,吴英莱屈服了,只要关乎他的身体健康,立哥从来就不会放步的。
  心里泛着甜,吴英莱想起了远在异国的弟弟,“不知道皮皮怎么样了。”
  “前两天不是还打电话回来了吗?放心,他没你想像中那么弱小,在外面他胆子大得很,送他去的时候你给他卡里存了不少钱,够他用的,也不用他去洗盘子挣生活费,而且陈医生他们已经过去了,你忘了?有他们在,那小子和在国内有什么区别?”
  这些吴英莱都知道,就是想从立哥嘴里听到好让自己安心。
  “等你放假了,我们去洛杉机和皮皮一起过年。”
  吴英莱马上转过头看他,“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没有,只是,立哥你每年年底都特别忙,要不我们正月再过去。”
  看他这么为自己着想,萧立不偏头,精准的摸到他一只手一起放到档上,满脸温柔的笑,“我会提前安排好,有些事不是非我不可。”
  吴英莱自然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的,头点得无比欢实。
  “对了,刚才和你一起出来的那人是你的同学?”
  “谁?哦,不是,是学长。”吴英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也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好说的,秦思自认的一片好心对他来说完全不需要,他也不想在立哥面前给自己说为他怎样怎样的漂亮话。
  萧立却以为他是不想说,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在心里琢磨是不是他近段时间的忙碌冷落了莱莱,疏忽了他。
  比之以前,确实是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就算他每天都尽量早的回家,也经常都是十一二点,最晚的一次都凌晨了。
  他又不愿意莱莱去公司……
  现在想来,莱莱真的好久没去过公司了。
  萧立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确实是不高兴莱莱去公司被许多女人包围,不高兴莱莱对着别人笑,可是,他没有明确说过。
  莱莱感觉出来了,所以再也不去了?
  还是说,他看出来那些女人是想通过他来勾达自己?
  怎么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这一沉默,就到了家。
  萧立突然想起,他们两人已经许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说过话了。
  像今天这样的沉默也越来越多。
  明明两人之间还是和往常一样互相关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绝不会是因为他最近的忙碌,以前更忙碌的时候都有过,莱莱向来体谅他。
  那么,问题出在哪?
  刚才那个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都在担心会虐?灰灰能说,其实还没有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写么?


☆、第 78 章

  萧立觉得最大的原因应该是自己答应莱莱的事情没有做到。
  早在一年前他就答应过了以后不会太忙,会尽可能的多抽出时间来陪他。
  可这一年来公司的发展超出他预料的快,很多事情都要他拿主意,以前打下的框架也小了,他打算买下一块地皮来建成总公司,现有的成为分部。
  生意一大,有些应酬就必须得他亲自去。
  仔细一想,自从皮皮出国后,莱莱竟然是一个人在家的时间居多。
  看着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自从莱莱高中毕业后,他好像都没怎么去过厨房了。
  每天累得像条狗,回家后动都不想动一下,有时候连脸都是莱莱帮着洗的。
  要是喝了酒,欲·望上来了,甚至会弄疼了他,好在不管什么时候心里都把莱莱的身体放在首位,不会多要他。
  悄无声息的走进厨房,从身后搂住莱莱的腰,把正摘菜的人吓一大跳。
  侧头蹭了蹭肩上的大脑袋,吴英莱眼角眉稍全是笑意,“怎么进来了?上班那么累,去歇一会。”
  “这几天我可以休息一下,莱莱,等这单生意签了合同应该差不多你也放寒假了,我们去看看皮皮吧。”
  “我放了寒假就去?”
  “恩。”
  “你公司里的事……”
  “要是没我在公司就会倒闭,我养那么多人干什么。”
  能和立哥天天呆在一起,吴英莱自然高兴,点头时眼里都闪着光。
  可惜,身后的人没看到。
  好一段时间没有过这样的亲昵,吴英莱不舍得把身后的人赶出厨房,就拖着个人型包袱在厨房里挪动。
  摘菜,洗菜,剥蒜,把立哥喜欢吃的牛肉放入调料腌好。
  两人都没有说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两人已经喝了好一段时间的小米粥了,菜也是清淡的居多,萧立这一段喝太多酒,累不太好,吴英莱就天天给他好好养着,他陪着一起。
  饭后,萧立打算好好和吴英莱说会话,有些结一定不能存在心里,时间长了,就融入骨血了。
  到时候再去除就得带皮带血。
  开了电视,屋子里多了些人声,暖气充足,两人都只穿着家居服也不觉冷。
  对比一下外面的寒风呼啸,吴英莱觉得今晚真幸福。
  把人搂进怀里,萧立正准备说话,手机突兀的响起来。
  原始铃声,很刺耳。
  萧立皱眉,他的手机号告诉的人不多,可一旦手机响,必定是有什么事。
  好事或者坏事。
  手机在吴英莱这边,他侧身勾过来递到立哥手上。
  看着那号码,萧立不得不接了,声音里带着些愠怒,“喂。”
  也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萧立听完后直接挂了电话,在和莱莱相处时,他讨厌打扰他们的一切外来因素。
  “立哥,是有事吗?”
  萧立把手机丢得远远的,搂住人把脸埋进他后颈,闷声道:“是杨哲,说合同有个隐藏得很深的陷阱,不能签。”
  “合同不是还没签吗?”
  “已经基本定下来了,这几天是下面的人在围绕合同的细节商谈。”
  “他是要你现在去公司吗?”
  萧立没有说话,抱着他的力气却大了些。
  吴英莱垂下视线,在立哥挂断电话的时候他就知道了,问上一句只是存了个万一的心思。
  他想说他们已经有足够多的钱了,不需要再这么拼命挣,弄坏了身体不值得,他……也想立哥能多陪陪他。
  公司是立哥白手起家的,能做到今天这程度不容易,他应该替立哥高兴的,立哥还这么年轻却这么厉害,被许多人看好。
  可是,他却觉得难过。
  好难过。
  他不想总是一个人守着这个家。
  在立哥带着一身的香水味应酬回来他会整晚都睡不着。
  可是在立哥明明醉着却还会检查他是不是有用玉势时又觉得立哥还是他的立哥,没有被任何人抢走。
  今夜,他不想让立哥离开。
  可他不能挽留,却也说不出让他去的话,只好默不作声。
  好一会,屋子里都只剩电视机的声音。
  “莱莱,对不起,等忙过了这一阵,以后一定再也不如此了。”
  你一年前在昆明就说过以后不会再那么忙了,现在还不是忙得脚不沾地?
  吴英莱笑着点头,和以往任何时候一样。
  萧立重重亲了他几口才起身回房换衣服,以往,吴英莱会跟去帮他搭配,闲时他会翻一翻杂志,从上面学一学穿衣之道。
  他的男人就该衣装笔挺。
  可今天,他一点也不想动。
  萧立心里着急,想着快去快回,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随手从衣柜里拿了衣服穿上,出来又亲了莱莱一口才从门口的衣架上拿了大衣离开。
  匆忙间,自然就没发现,莱莱,没有起身送他。
  吴英莱直愣愣的盯着电视,却什么都入不了眼,什么都入不了心。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吴英莱起身,关了电视回房,像以往的每一天一样洗澡,换玉势。
  然后上床,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着。
  他,不等了。
  萧立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在院子外面就看到整所房子都是黑的,没有一处亮灯。
  开门进来也没有看到那个以往总是躺在沙发上等他的人。
  就像,这里除他之外再没有别人。
  萧立被这样的联想吓一跳,心里一慌,东西一丢就往楼上卧室跑去,直到看到在床上睡得安稳的人心才归了原位。
  心理学上说,喜欢缩成一团睡觉的人是没有安全感的人,以前莱莱总是睡在他怀里,缩不成一团,后来他睡得太晚,也没注意过。
  原来,莱莱从来就没有安心过。
  换做以前他会不解,他已经尽可能的对莱莱好了,心里也只有莱莱,两世的爱恋都给了他,为什么他还是不安呢?
  现在他有些明白了,莱莱的不安就是缘于他。
  他总说他爱他,可近来的疏忽多得不可想像。
  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怎么就会疏忽了呢?
  以前每晚回来家里的灯都是亮着的,不管什么时候莱莱也会在门口接他,一开始他还会反对,不让他等得那么晚。
  可每次回家都有这么个人为他忙前忙后贴心贴意的照顾,他从心底就无法拒绝。
  时间一长,他便习惯每次回家都有个人睡眼迷蒙的道上一句‘你回来了’,在外所有的辛苦疲惫都瞬间不见。
  他不想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莱莱,男人都有野心,他放纵自己的野心,实现自己的价值,可归根结底,他是想给莱莱创造一个安乐园。
  他们的关系有人反对,有人歧视很正常,他想站得更高,想让力量更强大,只要成了话事人,谁敢对他们废话半句?
  就如当年的苏源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同性**,却从没人敢轻贱他们。
  因为苏源豪够强。
  他现在的实力自然比不得十年后的苏源豪,可他还有时间,只要他足够努力,他相信自己能让莱莱和吴靖冬一样活得安乐自在。
  但是,现在好像一切都本末倒置了。
  他的事业节节高升,可他和莱莱在渐行渐远。
  就像今晚,莱莱没有再等他。
  就像出门时,莱莱都没有送他,再往前想,莱莱没有帮他搭配衣服,没有给他系领带……
  没有谁愿意一直站在原地等待。
  洗去一身烟味,萧立轻手轻脚的躺到莱莱身边,将蜷缩起来的人身体打开枕到手臂上,将他的手环在自己腰上,怀抱满了,感觉心也就满了。
  吴英莱睡得并不沉,被几下动作折腾得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熟悉的怀抱让他更靠近了些,“回来了啊。”
  萧立鼻子突然有些酸,轻声道:“恩,我没喝酒,不用你照顾,快睡吧。”
  “不喝酒好,以后都要少喝。”半梦半醒的说完,吴英莱便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徒留下萧立躺在那里,睡意全无。
  有几个人,会在人都不清醒的时候却还记挂着你的身体?
  他两辈子加起来也就这么一个。
  明知道他已经睡着了,萧立还是在他耳边低声道:“莱莱,只要几天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再等我几天。”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来一次井喷呗,灰灰最近都好勤快的。

☆、第 79 章

  这天吴英莱没课,想到立哥昨晚被酒精折磨得一脸菜色,今天又一早去公司了,早饭只是随便吃了几口,就想着要不给立哥送次饭?
  他这么久没去过公司了,偶尔去一次应该没问题吧。
  想到就做,熬了浓稠的小米粥,又做了几个清淡的菜,唯一的荤菜就是一个炖得极入味的牛腩。
  装满了一个分好几层的保温桶。
  饭是另外用东西装的。
  打车来到立莱公司门口,看着眼前两栋相连的二十几层的高楼,吴英莱心底不是不自豪的。
  看到他,前台小姐连忙迎了出来,“小少爷,你好久没来了,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公司的人从他第一次来后就一直叫他小少爷,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叫的,立哥也没有反对过,反倒是很赞同的样子。
  对她笑了笑,吴英莱晃了晃手里的保温桶,“我来给我哥送饭。”
  前台小姐面露诧异,“小少爷,老板没告诉你吗?”
  不何为何,吴英莱心底蓦然有些心慌,就好像……马上要知道一个别人都知道,就他不知道的秘密。
  勉强笑了笑,吴英莱问,“我哥,是不是出去了?”
  化着淡妆的前台眨了眨大眼睛,“你真不知道啊,老板这段时间每天中午都会和简经理出去吃饭,两人看着很亲近,公司里的人都在说简经理会成为我们的老板娘,怎么小少爷你不知道?”
  是啊,他怎么不知道?一日三餐中,只有中午那餐是不在一起吃的,就算晚上要出去应酬,立哥也会在那之前先陪他吃点饭。
  那么用心的关心他,为什么这样的事要瞒着他?
  就像大多数男人那样,立哥也想在外面养小吗?
  其实何必?他不是女人,就连反对都是没资格的。
  垂下眉眼,吴英莱脸上本就勉强的笑渐渐隐去,前台小姐却还在那里道:“简经理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长得很漂亮,看着脾气也好,你是老板的弟弟,老板对你又那么好,以后她要是成了老板娘,一定也会对你好的。”
  扯了扯嘴角,吴英莱紧了紧保温桶的提手,道:“回去我再问问我哥,你别和人说有见到我,免得被人说你闲话。”
  “还是小少爷好,放心啦,我不说,公司里有些人特讨厌。”不知道是想起了谁,前台小姐撇了撇嘴,重新站回自己的位置,冲吴英莱笑,“要不你去老板办公室等?”
  “不用了,我还没吃饭,先回去了。”匆匆点了点头,吴英莱脚步有些急的离开,这时候他不禁庆幸自己来得早,不是正好下班的点,不然立哥一定会知道他来过。
  他一点也不想让立哥知道他来过。
  一点也不想。
  就像他不想知道立哥也会骗他。
  杨哲从停车场出来,正和身边的人说着合同的事,远远的就看到有个围着大围巾,很像是老板宝贝弟弟的身影匆匆从公司大厅出来。
  奇怪,这个时间点老板不是不在吗?小少爷怎么会过来?
  应该是他看错了吧。
  “看什么呢?”
  “没事,看错人了,这合同还要再仔细推敲,千万不能再出搂子,不然老板能吃了我们。”
  想起前几天晚上不得不把老板叫出来,老板那黑得跟包青天一样的脸色,同行那人使劲点头,“老板等闲不发脾气,可发起脾气来真吓死人。”
  老小区没有保安看守,安着的是一张自动铁门,家家户户都有一把钥匙。
  出租出却是进不去的。
  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吴英莱不意外看到了门口的几只躲在背风处冻得瑟瑟缩缩的猫狗。
  天很冷,风呼呼的刮着,零星飘着雪花,吴英莱抬头,任那雪花落在脸上,从身凉到心。
  可能明天经过这里的时候便再也看不到它们了吧,死了的猫狗会像垃圾一样清走,哪怕他们曾经拥有鲜活的生命。
  就像人一般,活着争这个奢望那个,一旦死了,也不过是黄土一堆,哪怕把那墓地修得像所房子。
  将身上不知要花多少钱才能买到的大衣脱下来,把三狗一猫抱上去,再将大衣扎成一个兜提起来进了小区。
  幸好都不是大狗,吴英莱想。
  大狗应该都知道找地方藏起来吧,毕竟它们活的年头要久一点,趋吉避凶怎么着都该学着点才是。
  想想,他已经不是当年年幼无依的孩子,他已经长大了,再有得两年大学毕业,他就可以去找工作了。
  到时候就算没有立哥的支持,他也能供得起皮皮了吧。
  对,卖矿山的钱一直没动,能帮上不小的忙,他就没那么大压力了。
  说不定他还能用这钱撑着他读研,那样就有资格谋求留校任教,他喜欢B大,也想当老师。
  也许,他完全不用想这些,立哥的性子他知道,就算真要结婚也绝不会丢下他和皮皮不理会,就算是和他借的好了。
  结婚是对的,结婚就能有孩子,以后立哥出去应酬的时候就能有个人挽着他的手,结婚,是该结婚。
  漫无边际的想着,吴英莱一点也没发现已经漫天飘着大朵的雪花,穿着毛衣的单薄身子微微打着颤,他却没觉出冷。
  直到进了屋,被扑面而来的暖气一烘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浑身也哆嗦个不停。
  赶紧把大衣放到暖气旁边,自己去了浴室放水,他从来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趁着放水的间隙,吴英莱先装了点温水放到猫狗面前,然后去厨房将保温桶里的饭菜倒进大盆里搅拌到一起,也放到了猫狗面前。
  呆呆的看着四只猫狗狼吞虎咽,吴英莱脑子里一片空白。
  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不想去想。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他知道。
  泡了有半小时的热水澡,没有出现感冒的症状后吴英莱忍不住笑,看,他现在的身体被调养得多好,谁能说立哥对他不好?
  他又如何能让立哥为难。
  一直往前走未必是活路,换个方向走,也未必就是死路。
  穿好衣服,又将头发擦干,吴英莱去把大衣拎进了浴室。
  缩成一团的四个团子看起来又脏又可怜。
  用掉了差不多一大瓶沐浴露,花掉了将近两小时,至少看起来已经干净了的团子们终于有了点精神。
  试探着在浴室里走来走去。
  衣服脏了又湿了,吴英莱干脆又洗了个澡。
  边想着,这几个小家伙要怎么办呢?
  养他们是不太可能的,他要上学,立哥要上班,谁来照顾它们?
  总不能刚捡了它们就又丢了它们。
  那还不如今天就让它们冻死在外面,免得刚感受到温暖又要面临绝望。
  明天去学校问问同学好了。
  要实在不行再说。
  这一下午,吴英莱都过得恍恍惚惚,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
  习惯性的做好了晚餐,习惯性的,听着外面的响动。
  时有车子的声音,却一直都不曾停下。
  立哥,今天回来迟了。
  菜就算是捂着也渐渐失了热气,吴英莱想,要不要去热一下?
  还是,等立哥回来再热?、
  可是,立哥说不定今天不回来吃饭了呢?
  走到窗边,窗户上起了一层的白雾,在上面画了一个立字,透过那小小窄窄的笔划看向外面。
  有车灯,过去了。
  其实才六点多一点,天却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立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时候萧立也在着急,手机没电,偏巧车子还坏在了半路上。
  幸好觉出不对劲的时候就把车子停到了路边,不然这个时间点上,这条路都得堵了。
  看了看时间,萧立干脆把大衣脱了往车上一丢,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皮鞋——开跑。
  开车只需要十多分钟的路程,抄了几条小路,萧立花了四十分钟才到家。
  一进门就赶紧道歉,“等久了吧,对不起莱莱,车坏在路上了。”
  原来是车坏了,吴英莱的心一点点复苏,人也不那么僵硬了,放下抱枕道:“菜冷了,我去热菜,立哥你先去洗个澡暖和一下。”
  萧立看着忙活的人,轻应了一声。
  刚才,是他看错了吧,莱莱怎么会那么不安?怎么会,露出那么脆弱的表情?
  萧立对吴英莱太过了解,一顿饭就看出来莱莱的情绪很不对劲。
  忍住深究的欲·望,萧立看着那几个毛茸茸的东西道:“你想养着?”
  吴英莱摇头,“我打算明天去问问同学看有没有办法,以前好像听谁说过哪里有个收容动物的地方。”
  “那好,要是没有,我再想法子,我们家不要养这个,你身体抵抗力不好,养这些东西容易生病。”
  吴英莱咬住唇,点头,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质问吞了下去。
  萧立眼睛一直没有稍离他,看他这样忍不住抱进怀里,温声问,“莱莱,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
  依然温暖的怀抱,依然温柔的语调整,和以前一样的在乎,明明什么都没变,可为什么,心变了呢?
  忍住泪,吴英莱轻轻摇头,没说话,却抱紧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虐吗?不会吧!灰灰是只看温馨文的。
  但是,写的时候鼻子有些酸。

☆、第 80 章

  往后几天,吴英莱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反常。
  快考试了,他底子打得好,不用像别人一样临时抱佛脚,从容得让人恨的牙痒痒。
  依旧给立哥做饭,但是再没起过去送饭的心思。
  只是,发呆的时间多了。
  年底是公司最忙碌的,有几场应酬更是不能推。
  每日回来都是醉熏熏的,萧立累得只想搂着人睡觉。
  吴英莱心疼这样的立哥,又想着能这样照顾立哥的日子不多了,更是用了十二分的心思好好照顾。
  就是因为他的用心,萧立哪怕知道他们之间出了问题才能忍得下来,想着过了这几天就好了,他就有时间将事情弄个明明白白。
  直到……
  “莱莱……”
  想起最近和莱莱呆在一起的时间越发少了,萧立推了今日的应酬准时回了家。
  冬天天黑得早,才五点多天色就暗下来了。
  平时这个时候,有莱莱在家的家里应该是亮着灯的。
  可是,家里漆黑一片。
  开了灯,将大衣手套取下来随手放到门口的柜子上,萧立踢了鞋往里走。
  卧室也没人。
  奇怪,莱莱去哪了?就算他平日里要去什么地方,如果回来得晚一定会打电话和他说,难道是手机没电了?
  走回去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手机,电量满格。
  莱莱认识的人就那么多,一圈电话打下来,都说人没去。
  用力磕上电话,萧立眉峰蹙起,后悔不该听莱莱的,他就该给他买个手机,免得找不着人的时候心慌。
  又干又饿,信步打开冰箱打算做饭。
  可一拉开冰箱门,萧立就愣住了,不是冰箱空了,相反,是冰箱太满了,炒好了用保鲜膜包得严实的菜放满了每一层。
  萧立突然觉得心慌的厉害。
  莱莱这是……给他准备的?
  快步走进厨房,打开厨房里的冰箱,同样是满冰箱的菜。
  ——这么多,就算他天天在家吃上一星期也够了。
  流理台上清理得干干净净,厨具放得整整齐齐,萧立几乎可以想像出莱莱做这些事时的神情。
  一定是专注的,温柔的。
  透过厨房的窗口向外看,天已经黑了。
  萧立心头一动,大步走回房间拉开衣柜,就算家里再添几个柜子,两人的衣服都是放在一起的。
  一眼看去柜子里满满的仿佛没少什么。
  可是放在底层的箱子却不见了。
  心不可控制的越来越慌。
  突然想到什么,萧立疾步走进客厅拿起台历。
  是了,今天是莱莱放假的第一天。
  这几天忙晕了头,莱莱考试他居然都忘了。
  暗恨自己粗心,萧立抬手就给了自己一耳光,在空旷的屋子里脆响脆响的。
  萧立一点也不觉得疼,拿出纸笔将莱莱可能去的地方一一列出来。
  莱莱的人际圈子小,以他的性格也绝不会去投奔朋友,那么,便只有国外的皮皮那里,以及老家。
  这两个地方他更倾向于国外,老家现在莱莱并不是那么想回去了。
  也有可能莱莱只是去找朋友玩了,可能过一会就回来了!箱子只是莱莱拿出来装了东西塞到哪里去了,放在他找不到的地方!
  但是,萧立自己都无法欺骗自己。
  坐在沙发上,萧立用手捂住眼睛,掩住其中的心慌脆弱。
  他怎么能忘了他做这一切的初衷,怎么能!莱莱那样性子的人要不是实在不无法忍受了又怎会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他怎能仗着莱莱的喜欢这般挥霍两人的感情!
  这一夜,萧立就在沙发上干坐着到天亮。
  只有等上班了,他才能托人去查出入境记录,他要先确定了莱莱有没有出国,如果没有,那他就直接去老家找人。
  公司里还要做好安排。
  去洗了把脸,十二月冰冷的水让萧立更清醒了几分,要做的事在脑子里一一安排得更加有条不紊。
  立莱公司这几年发展势头迅猛,涵盖的领域也越来越广泛,就算是京城的老牌公司也纷纷对它侧目。
  而对于立莱公司的老板,年纪轻轻但手腕卓绝,处处给人留有余地的年轻掌舵者萧立更是欣赏不已,有女儿侄女的想着法子的将人往他身边送。
  可萧立却对谁都一个态度,微笑有礼却疏离得让人无从下手。
  所以,常和老板外出的简菲便成了私底传得很凶的老板娘的最热门人选。
  简菲自然是知道的,她家学渊源,又留学国外,优质的男人见过不知凡几,回国后原本没打算久呆,可在一次宴会上见着单身赴会的萧立后便起了心思。
  后来一查,有着那样气度的男人居然是白手起家,十几岁便涉足商圈,所有投资几无败绩。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