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27)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27)

时间: 2015-09-07 13:14:14

  谢可明抬头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两年前爸爸开车送货撞到人赔了不少钱,现在都还欠了外债,家里并不宽裕,高考落榜他是想复读的,只差那么一点,努力一年一定能考上。
  可是妈妈说拿不出钱来复读,并且要他去打工减轻家里的负担,他只能同意。
  长到现在,他没有吃过什么苦头,虽然长在农村,也没下过几次田,上了高中后更不用说。
  过于单纯让他一出社会就吃了个大亏,明明做坏事的是别人,背黑锅的却成了他。
  不止如此,事情还传了回来,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样的情况。
  从那以后,只要一说打工他就觉得害怕。
  在家一年,他连门都很少出了。
  现在突然有人问他愿不愿意再去复读高三,他愿意吗?
  他当然愿意。
  “我已经出学校一年了。”
  “你只要说愿不愿意,其他都不是问题。”
  “我当然愿意,事实上,我去年就想复读的。”一直低垂着头的人突然梗直了脖子,面上也有了神采,又仿佛一个看到希望的人死死望着那点微光,祈求那不是自己的错觉。
  吴英莱看向都是一脸激动看着他的大舅和大舅妈,这几年,他们老了许多,大舅背都有些弯了。
  “大舅,大舅妈,我听小舅妈说了见明表哥在家闲着的事,原想着凑点钱给他做点小生意的,虽然我们当时卖矿时得了一些钱,呆这些年下来也花了些,而且我准备读研读博,要花的钱不会少,我还想送皮皮出国留学,都需要大把的钱,所以,能拿出来的钱不多。
  要是可明表哥愿意复读高三,这钱我出,如果能考上好大学,我也愿意供他,我不知道大舅前年撞到人赔了那么多钱,要是知道,多少我也会尽些力的,又怎么会让你们两老这么辛苦的背着。”
  秦赛男这会是真心实意的掉了眼泪,当年她不是没想过去求吴英莱帮帮忙,谢文不同意,说大城市花钱厉害,都这么多年了,他们那点钱还能剩多少,她当时也觉着是这么回事,可心里也不那么舒坦。
  现在听吴英莱这么一说,心里瞬间就妥贴了,还觉得这孩子就是心好,去了大城市也还顾着家里人。
  “小莱,你们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家里也还撑得住,你不用……”
  吴英莱打断谢文的话,“大舅,我不想看着表哥毁了,听小舅妈说高三那年表哥非常努力,经常看书看到凌晨一两点,他知道上进了就是最好的,再说我还有立哥,到时候要是皮皮留学的钱不够,立哥会帮我。”
  “当然,皮皮也是我弟弟。”萧立满眼含笑的看着他的爱人,这样侃侃而谈的莱莱不多见,但是他要说,表现得是无与伦比的好。
  不去对视立哥的视线,吴英莱脸色微红的看向谢可明,看起来就像是热的,“可明表哥,放下一年再把所有的知识重新捡起来会很辛苦,你要多努力,别浪费了这样一个机会。”
  突然之间事情有了这么大的转机,谢可明哪里还见得到初时的萎靡,连连点头,神色坚定道,“我没有放下一年,在家时我还会翻书看看,再辛苦,我也会考上大学的。”
  “你有这个信心就好,镇上资源太少,你最好去县城,小舅认识的老师多,暑假里让他给你找个老师补习一下,九月份开学你就能跟上了。”
  谢可明看向父母,谢文头一次抢在了秦赛男之前说话,“你叔叔那里我去说,要不是我不争气,也不会累得你……你该好好谢谢小莱,小莱,你放心,你垫的钱以后我还你。”
  “大舅,钱我暂时还拿得出来,你的身体更重要,这两年你老太多了,可别只顾着做活不顾身体,伤了元气是补都补不回来的。”
  谢文只是点头,又拿了根烟在手上,刚想点,被秦赛男一把夺了,低斥道:“小莱身体不好,闻不得烟味,你不知道吗?刚都咳好几声了。”
  你都说咳好几声了,早干嘛去了,就连谢可明心里都忍不住这么想。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谢可明的转变大家都看在眼里,秦赛男忍不住又偷偷抹了泪。
  从大舅家出来,透过反光镜看着连连挥手的几人,吴英莱忍不住有些难受。
  大多数的人都在钱上为难,因为钱犯法,因为钱折腰,因为钱不得不这样那样。
  他真幸运,不仅一开始就有那么一笔钱打底,后来也因为立哥从来没为钱忧过心。
  如果说他吃的那点苦头是为了如今的顺心幸福,他觉得值得。
  作者有话要说:有没有觉得灰灰今天井喷了一把!嘎嘎!来点留言吧。

☆、第 75 章

  大学新生入学比老生要早,和小学初中一样是九月一日。
  B市的九月初还是很热,阳光都是白色的,看着就是一头的汗。
  “莱莱,我去帮你把手续办妥就行了,你在车里等我,外面太热。”
  吴英莱摇头不答应,“开学本来就是我的事,立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能行。”
  “好好,和你一起去总行吧。”萧立习惯性的让步。
  好在吴英莱从来就不懂得得寸进尺,立哥不要求他一定呆在车里等就很好了。
  两人并肩走进校门,来得早的已经办妥准备离校了,刚褪去青涩的面孔看着青春飞扬。
  对比之下,莱莱就显得太过安静了。
  萧立叹气,算了,性子是改不了的,而莱莱身上他最爱的书卷也是别人装都装不来的。
  一相比较,自然是他的莱莱更稀罕。
  在新生接待处交了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负责接待的老师看了看便扬声道,“中文系的。”
  有个扎着高高马尾的漂亮姑娘快速走过来,爽利的伸出手,“你好,我是中文系三年级生于燕,你可以叫我学姐。”
  吴英莱伸出手笑了笑,“于学姐好,我是吴英莱,中文系一年级生。”
  “哎呀呀,学弟长得真好,笑起来还有酒窝呢,这么白净,是南方人吧。”
  “是。”
  看出他有几分腼腆,于燕将目光落到吴英莱身边的人身上,这么年轻,应该是哥哥吧,不过这身气度看着真不错,长得也好。
  大三的学生一般都有二十,开放些的恋爱都谈好几场了,萧立这样的,正是最受她们欢迎的款。
  “这位是……”
  “这是我哥哥。”吴英莱本就敏感,尤其是识得情滋味后更上一层,看于燕两眼发亮就知道她是在觊觎他的恋人。
  所以,他失礼的连名字都没有说。
  于燕一点也没看出来他的不悦,还在遗憾没能知道对方的名字。
  那边负责接待的老师已经扫过来好几眼了,职责在身,于燕带着两人往里走去。
  一路上,于燕极热情的说着要准备的东西,以及一些该注意的事,甚至哪个老师不好说话天天点名,哪个老师从不管事也说了出来。
  因为说的都是对吴英莱有用的,两人都听得极认真。
  对于燕的不喜也就淡了些。
  “我弟弟身体不好,我想给他办个走读,不知道麻不麻烦?”
  帅哥主动和自己说话,于燕笑得比花还娇,“如果有医生出具的证明就容易办下来,不过你得亲自去趟教导处,不住校的话床位也最好别退了,花的钱不多,累了的时候也可以过去歇歇。”
  “多谢于小姐提醒。”萧立微微点头,他本就没打算退了,哪天课多了中午不能回去,午休的时候还可以去宿舍歇歇,宿舍里需要用到的东西在暑假里他们就买好了。
  “不谢不谢,叫我于燕就可以了。”想顺势问问他的名字,可到底还是要点脸的,那句话到了喉咙口都没能问出来。
  办妥了手续,就连宿舍也去认了个门,其他三人都还没来,萧立让吴英莱把床位清理一下,自己去了教导处。
  于燕以带路为名自然跟着一起离开了,吴英莱站在楼上看着两人并排而行,心里气闷不已。
  宿舍还算干净,只是灰尘很厚。
  打了水来把床位擦了一遍,看立哥还没来,又把另外三张床给擦了灰,衣柜也清理了,萧立才姗姗来迟。
  “怎么这么慢。”
  “申请不住校的人挺多,等了一等,我们先回家,其他事不急,虽然要八号才正式上课,但是这几天要体检,还有开学典礼、参观、新生入学教育之类的活动,你那学姐不是给了你一本小册子吗?上面都有写,我在教导处等的时候不知道谁在那里放了一本,我翻了翻,这几天都会要来学校。”
  天天来对吴英莱造不成困扰,这几年立哥陆陆续续买了许多房,北大附近就有好几套,听他说最近开发了一个楼盘,也在北大附近。
  有一套早在去年就做好了精装修,暑假从老家回来后就搬过去住了。
  一开始他是不同意的,这里离皮皮的学校太远了,每天至少要提前半小时起床,皮皮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他不想让他累着。
  可是立哥的一番话打消了他的坚持。
  “皮皮最亲近的就是你这个哥哥,无意中很多事也会学你,其他事都没有关系,可是莱莱,要是莱莱的性向也受我们的影响怎么办?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我和你这样的羁绊,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们这样相爱,愿意不顾一切的付出,你愿意冒这个险吗?还是希望皮皮能安安生生的找个女人成家生子?”
  这不是个选择题,并且是吴英莱想都没想过要选择的,他并不是看书看多了的书呆子,相反,在和立哥确定关系后,他查了许多这方面的情况,有些人的惨状让他晚上都会做恶梦。
  国内对同·性·恋的态度是轻视到轻贱的。
  人心并不是真的那么邪恶的,但是人无意中说出来的话却能要人命。
  死在流言里的太多了。
  被骂变·态更是正常。
  因为立哥,他愿意承受这些,他也不害怕这些,因为他知道立哥会一直在他身边和他将这些都抗下来。
  可皮皮呢?他能找到那个和他一起抗下风风雨雨的人吗?
  所以,走最顺畅的路吧,组成一个他们缺失了许多年的圆满的家,有爱他的妻子,可爱的孩子。
  吴英莱默许了立哥的决定,大多数时间,皮皮还是住在绿阳小区,托给陈志坚和贺子秋两老照顾。
  当然,他想来看哥哥的时候什么时候都可以来。
  皮皮很爽快的同意了,他们住过的几处地方离B大都远了些,能让哥哥轻松一点他高兴着呢!
  两老自然也是极愿意的,这么些年下来,他们早把皮皮看成了自己的亲孙子。
  新房子在B大后面,那里有个有些年头的老小区,独门独户的别墅型。
  买下来费了点劲,可当买下后萧立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放到十年后,这里的房子在这个价位上能翻十倍往上。
  最主要是这个地段太好,出入方便,却安静得有那么点遗世独立的味道。
  和莱莱很相合的感觉。
  两人顺路去买了菜才回的家。
  屋里的布置是以舒适为主,暖色的家居很有家的温馨氛围。
  换了鞋,把包递给莱莱,萧立提着菜进了厨房。
  吴英莱则拿着两个人的包回了卧室。
  “莱莱,出了一身的汗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好,立哥你开空调吧,今天好热。”
  萧立走过来开柜子给他找衣服,摇头道:“开风扇就行了,你不能多吹空调。”
  屋里有着淡淡的中药味,闻着吴英莱就有点脸红,明明已经忘记的事这会全都想了起来。
  比起才放进去时生怕掉出来的尴尬,现在他已经习惯多了,但还是会下意识的去感觉一下是不是还在。
  “这么热?脸上又冒汗了。”萧立抹了下他额头,推着他进洗手间,“我去给你把药拿来,今天要坐浴,记得添热水。”
  这是第三次了,可吴英莱还是觉得臊得慌,不敢看他胡乱点了下头。
  萧立把药端来,看他倒进那个蓝色的盆里不由起了坏心,“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伴随着这两字的还有一声响亮的关门声。
  萧立摸了摸鼻子,差点就磕着了,果然第一次帮他放玉势的影响还是太深远了。
  浴室很大,前几天还在这里做了让人脸红心跳的事,吴英莱红着脸在马桶盖上坐了好一会,才开了热水添进盆里。
  脱了衣服蹲□,踌躇了一下,才磨蹭着伸向后面把含在穴口内的玉势取出来,看也不看的丢到一边,挪过去坐到盆里,解了手表在手里,盯着秒钟一跳一跳的转着圈。
  心神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最近是不是很乖?那么,你们的留言呢?


☆、第 76 章

  收拾妥当,吴英莱看着浴室收容柜里那一盒子大小不一的玉势,明明不是第一次用,却还是有点羞于动手。
  萧立卡着时间敲门,在外头提醒,“莱莱,记得用盒子里的东西,我要检查的。”
  吴英莱又羞又恼,想起立哥真的每天晚上睡前都会用手指检查,粗鲁的从盒子里拿出一根,蹲□来忍着怪异的感觉放入身体。
  动作一气呵成。
  用力洗了手,吴英莱一拉开门就看到那人带着笑靠在墙上,脸嘭的一下就红了。
  头一扭,回房。
  萧立忍笑,进浴室洗澡。
  晚上,萧立抱着人,照例把手伸进了吴英莱的私密处。
  两人的性事并不多,一星期一般也就是两次,陈志坚再三嘱咐他,莱莱的底子比旁人薄,现在又还年轻,为了他的身体着想,性事要控制。
  事关莱莱的身体,萧立自然不敢轻忽。
  吴英莱扭了扭身体,“我有放。”
  萧立却把那玉势扯出来放到一边,带着药香的东西晶莹剔透,陈志坚介绍的那人非常老道,就连选玉都是他去选的,他不吝啬钱,自然都用的好玉。
  “忘了今天是星期几了?恩?”
  星期五……吴英莱不好意思的想起来,虽然没有明确定下日子,但是每周的星期二和星期五莱莱课最少的这两天两人都会亲热一番,偶尔星期天会加一场。
  (最近和谐之风猛烈,不想被锁文,干脆带过了)
  情·事过后,萧立亲吻着身下还在急促喘息的人,一下一下,轻轻的。
  吴英莱现在已经会浅浅回应了,唇舌交缠下,气氛又转**。
  “别再动了,想再来一场?”
  身上的男人眼中全是浓郁的欲·望,跟以往一样,立哥不管忍得多辛苦都只会要他一次,有时候他也会暗恨自己没有个健康的好身体,如果他的身体能和常人一样,立哥也不用这么忍着吧。
  仰起头亲了亲萧立冒出胡茬的下巴,吴英莱声音微哑,第一次大着胆子求·欢,“我们再来一次吧。”
  被自己的爱人用这种语气说着这样的话,萧立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几乎忍不住直接冲进身下人的身体。
  可残存的理智却还记着陈志坚说的那些话,萧立坚难的摇头,“不行,你会受不住……”
  吴英莱不想听那些话,他只想,让他的男人满足。
  一只手按下男人的头毫无章法的亲吻,另一只手哆嗦着往下,握住那根滚烫的硬物试图送进自己的身体。
  萧立本就是在死忍着,莱莱却还这么主动,重重的吸了他红肿的嘴唇一口,顺着他的动作进入他的身体。
  吴英莱睫毛不停的颤抖,身体每每被顶得快要撞到床头了,萧立才又后退,然后下一波的顶撞更加用力,如此反复。
  床是这屋子里所有家具中最贵的,吴英莱这时候不由得想,幸好这床结实,立哥,是不是早就想到了?
  次日,吴英莱又晚起了。
  好在是星期六,皮皮已经掌握了他们两人的一些规律,星期六没特别的事是绝不会登门的。
  趁着他还在睡,萧立熬了粥用小火炖着,悄悄出门去买了菜。
  回来时人还未醒。
  看着大床上缩成一团的人,萧立就算不照镜子也知道他这时候笑得有多温柔。
  可再多的温柔他都觉得不够用,他应该对莱莱更好些。
  吴英莱醒来时已经近十点了,腰腿酸得他都不想动,醒了好一会后还赖在床上发呆。
  萧立担心他起得太迟中午会没有胃口,想把人叫起来醒醒觉,推门进来就看到他双眼无神瞪着屋顶的样子。
  “醒来很久了?”
  吴英莱视线移向他,忆起昨晚的主动,脸有些红。
  “刚醒。”
  一说话才知道声音哑成了什么样,萧立连忙扶他坐起来靠到自己身上,拿起床头柜上的保温杯试喝了一口,温度正好。
  喝了小半杯,吴英莱推开杯子摇头说不要了。
  “今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腰酸,天热,哪都不想去。”靠着结实的胸膛,吴英莱懒懒的道。
  “那我们哪都不去,就在家看看书,要不一起看碟?”
  在书和碟之间徘徊了几秒,吴英莱最后还是选择了书。
  “我上辈子一定是和书结了仇,这辈子才会看个没完没了,一点也没有腻的时候。”
  萧立笑得胸膛都一震一震的,“那我们这辈子这么好,下辈子怎么办?”
  “下辈子说不定就更好了呢?姻缘还有三生呢,我们这才一生,还有两辈子能好好过。”
  吴英莱也被自己的美好想像逗笑了,可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如果这辈子能幸福到底,那么下辈子,他宁愿受苦,也还是希望能再和立哥相遇。
  有些人,用再多的苦去换来都是值得的。
  “对,我们还有两辈子,那我们是不是要留下个好认的记号?这样下辈子相遇就能认出对方来了。”在他脖子上找来找去,最后目光定在耳朵后边那一块莹白,“就留这里了。”
  说着,按着他的头不许他动,萧立用力在那里吸吮,等他满意的放开,那里已经是紫黑色的了,晃眼看去,就像是胎印。
  摸了摸那个地方,吴英莱不甘示愿的在萧立同样的地方也重重的吸吮出一个同样深色的印记。
  “恩,对衬了。”
  “这样,我们下辈子就能认出对方来了吧。”
  “当然。”
  两人都有些觉得自己傻兮兮的,可又满怀兴趣的在做这件事,不,是绝对认真的。
  他们真的希望如果有下辈子,他们还能认出对方。
  大学的时光很好过。
  如果你有心学习,一天也能过得充充实实。
  如果只是想混张文凭,那么,也能活得滋润无比。
  电脑的出现更是广大学生的福音。
  网吧生意好到要排队。
  那样的地方,却是吴英莱从来没去过的。
  萧立几乎是在电脑一出现就买入了,算得上是国内最早用上电脑装上网线的家庭之一。
  虽然电话拨号上网的速度实在是让习惯了光纤速度的萧立很蛋疼。
  网络上简单到干净的网页让他更是心有感叹。
  放到十年后,网络上早就处处可见妖孽横行了。
  听到门响,吴英莱连忙从电脑前起身快步走出书房,带着浅浅笑意,“立哥,今天回来得好早。”
  “把事情安排好就回来了。”换了鞋,萧立揽过越发有书卷气的莱莱亲了亲他的脸。
  大二的学习任务不重,没课的时候吴英莱要么就呆在家里,要么就会去萧立的办公室看书,然后两人一起下班。
  萧立公司的人都觉得老板对弟弟也未免太好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公司里更多人暗许芳心。
  不说萧总拥有的财富,对弟弟都能这么好的人,要是能成为他的夫人,他不是会更好?
  久而久之,每次吴英莱去公司都会有许多女人无故献殷勤,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其他什么,他也会笑着回应。
  萧立明知道那些人绝不是看中了莱莱,而是打着通过莱莱来搭上他的主意,可心里那股邪火就是压不下去。
  他看不得莱莱对着各种女人笑。
  吴英莱看出了立哥的不高兴,以为他不喜欢他去,便很少去了。
  出于私心,萧立也不再提让他去公司的话。
  “晚上要出去吃饭吗?天天在家吃腻不腻?”
  吴英莱脸色变了变,年纪渐大,看得越多懂得越多,心里想的也就更多了。
  立哥这么说,是真的腻了天天在家吃饭,还是腻了天天回家面对他?
  一张脸长得再好,天天面对也会腻的吧。
  更何况他也没长得多好。
  立哥公司那么多漂亮女人英俊男人,就算是有了尝鲜的念头,也不奇怪。
  不过,如果立哥真的那样了,那,他就会退回到弟弟的位置。
  就像当初决定和立哥在一起时他暗暗做下的决定那样,如果哪一天立哥有了结婚的念头,那他就退让。
  到底,他都是希望立哥幸福的。
  如果这份幸福他能给,他自是双手奉上,可若是只有别人才能让立哥幸福,他愿意辛苦一点。
  可是,想和他在一起,却又和别人牵扯不清,他容不下。
  他的感情,只能是干干净净的。
  “莱莱,怎么了?不想出去吃我们就在家里吃,早上我去公司前买好了菜,都是你喜欢的。”
  吴英莱接过他手里的包,垂了下视线,把眼中的复杂情绪都眨了去,道:“当然在家吃,外面的,不干净。”
  萧立不知道莱莱今天怎么这么大反应,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他们并不是没有出去吃过饭,只是近段时间他接了个数亿的生意,是他这些年来最大的一单了,天天忙得天昏地暗的,就一直都没出去了,现在终于闲下来了,才想着和莱莱一起出去轻松轻松。
  他们去的地方都是莱莱娇贵的弱能接受的,以前莱莱并不会拒绝,今天这是怎么了?
  迟来的叛逆期?
  摇了摇头,萧立决定暂时不问,他该给莱莱一点私人空间,管得太紧不见得就好。
  他要守住的是整个人,连同心一起。

☆、第 77 章

  “小英,等等。”
  吴英莱抱着书回头,看向朝他跑来的人。
  对于这个一入大学就得来的外号,一开始觉得太过女气,听久了也就习惯了。
  等来人靠近,他问,“秦思学长,有什么事吗?”
  秦思极其自然的捂了下他的手,皱眉,拉着他就往遮风的地方走,“手都成冰了,怎么不戴手套?”
  吴英莱不习惯和人过于亲近,使劲抽回自己的手塞进口袋里,边跟着往前走边解释道:“现在还不是特别冷的时候,忘戴了。”
  秦思手握成拳,那冰凉的触感仿佛还在,这个自己照顾了一年的小学弟啊……
  在背风的地方站定,秦思把人让进里面,自己在外面站着,挡住有可能进来的凉风。
  把乱了的头发扒顺了,吴英莱问,“学长,是有什么事吗?”
  “对,有件事想找你帮忙,小英,我知道你英文不错,正常的对话都没有问题,过几天会有国外几所大学的学生前来参观……”担心小英不能理解这事的重要,秦思顿了顿,加重了语气,“这并不只是参观的事,一流学校之间总会有一种竞争,不然这翻译的人选也不会一定要从学生中找,其他人我也想过,可都没有你说的好,我想请你担任这几天的翻译员。”
  吴英莱满心不愿意,他把英文练这么好都是为了看英文原著,说得还不错是因为他想偶尔能帮上立哥的忙。
  不过,好像一次也没有派上用场过。
  不止英语,他还在修法语,以后要是可以,他甚至想再去多学几种,目标定为八国语言有点扯,五国还是可以有的。
  “学长,我才大二,上面还有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再上面还有研究生博士生,随便找一个都比我要好,再说我每天都要给我哥做饭。”
  学校里关注吴英莱的人很多,长得好,学习好,态度好,对谁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那一身的书卷气很难让人讨厌,不要说女人喜欢,就是男人也爱和他交谈。
  再加上他在学校虽然不爱出风头,邀他进学生会他都拒绝了,社团也只选了个文学社,却依然不损他的人气。
  关注的人多了,自然就会知道经常会有个开车的男人来接他,一开始还有各种流言,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哥哥。
  大家这时候才清楚他家很有钱。
  吴英莱从来穿的都不是他们叫得出名字的牌子货,可那料子明显就不一般,款式也是最新的,后来大家知道了一词——高级定制。
  以至于现在,吴英莱的名气在学校里与日剧增。
  明明他什么都没做。
  秦思听他这么说自然不解,“你家里没保姆?还要你回家做饭?”
  “家里只有我和我哥在,没请保姆。”
  “只是做饭的话并不会耽误,我可以安排你在这个时间点上不做陪。”
  “这个时间点不做陪的话,你们就会要另请一个吧,既然可以另请一个什么时候都可以配合的,那根本就没必要来将就我。”吴英莱挑明了说,他不想在别的事上分去他太多时间,“我知道学长是为我好,想让我在老师面前露面,可是,我不需要。”
  笑了笑,吴英莱加重了肯定的语气,“我不需要这些额外附加的东西。”
  “小英……”
  吴英莱摇头,“学长,我哥应该来接我了,再见。”
  一腔热情来讨人欢心,却被这般干脆的拒绝,秦思心下很不是滋味。
  看小英这样也不好再挽留,便道:“我也要回去,一起。”
  同样是往学校外面走,这样的话吴英莱自然不会再拒绝,只是想到立哥可能已经在等他了,脚步不由得就快了些。
  秦思同样加快了脚步。
  已经等了一会的萧立在莱莱出现有第一秒就看到了,莱莱也看到了。
  就在他以为莱莱会和往常一样直接冲到他面前来时,就看到他笑着回头和身后的人说了几句才跑过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