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26)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26)

时间: 2015-09-07 13:14:14

立哥的亲吻像是有魔力一般让疼痛一点点离开,吴英莱大喜,如同鱼儿追逐浪花一般迎了上去。

察觉到身下的人渐渐放松,萧立再也忍不住了,缓缓抽出再慢慢顶进,轻柔的让穴道适应。

“立哥,立哥,恩……”

上扬的尾音仿佛打开了萧立身上的某个开关,动作略一停顿后一个用力顶了进去,全部抽出,再全力顶进。

“恩……啊……”

此时的呻·吟声就是最好的催情药,萧立的动作越加狂野,速度也越来越快,心里只剩一个念头,占有他,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这个人便是他的了,他的莱莱便彻底是他的了。

疼痛还在,渐渐的,从尾骨处蔓延开来的酥麻并入到疼痛之中,吴英莱的呻·吟开始变了腔调,萧立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再也不压抑自己,每一下都顶撞到最深处,那里,有让莱莱快乐的阀门。

“啊……”

“是这里吗?恩?莱莱,是不是这里?”循着感觉,萧立又顶撞到刚才的位置,果然,□狠狠的收缩了一下,身下人的呻·吟都变了调。

“好奇怪,立哥,好奇怪……啊……”

萧立顶撞得越加卖力,“是这里吧,莱莱,莱莱……”

“啊……啊……”

昆明的下午,艳阳高照,天气极好,某个酒店的八楼套房内满室春光,散发着的,是毫不输于外头阳光的热情,他们相爱,他们说,要永远在一起,阳光为证。

作者有话要说:举报的孩纸永远没人爱!!

这章是我目前为止,不管披了几个马甲最大尺度的床戏。

耗时……我都不想说这个数字。

而且我承认,这章我没修,实在没勇气再从头看到尾了,要是有虫什么的,你们忽略了吧,我是不会改了!

我的文有什么缺点我很明白,太过平淡,少有起伏,很多人不喜欢。

灰灰现在生活平稳,有房有车有家有子,可以说是非常幸福,因为自己幸福着,就写不出太过纠结的东西来。

字里行间,我想带出来的都是温暖,就像我的作者专栏名称一样温心温肺,让看文的人也能感觉到幸福,能看得会心一笑。

灰灰不缺阅历,三十年的人生经历了太多变故,从拥有一切到失去一切,再到现在的安稳过日,知足了,觉得幸福了,以前的苦现在想来也就不算什么了,过好每一天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宠爱。

有亲觉得前面编得太过,可跟真正的惨状比起来这根本不算什么,我经历过,当时那种天塌地陷的心情现在还记得,但是回过头去想那份伤痛已经没了当初的撕心裂肺,日子总是往前的,时间能平缓所有的伤痛。

每一个人都有故事,或者是幸福的,或者是苦难的,或者是心酸的,或者得到或者失去,我们避免不了的总是在做出选择,也总是在经历,可是不管你正遭遇着什么,请你紧紧记住你曾拥有的幸福,想想关心你的爱着你的人,想着幸福总会降临,在你不经意的时刻。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在第八个字母后写下这么一段,但是,这是我想说的话,想要看我文的人都能幸福,如此而已。

☆、他们相爱

  清理过后,萧立就一直把人搂在怀里,明明身体疲惫,却毫无睡意。
  想了太多年的人终于得到了,这种满足感让他整个人都是飘的。
  怀里的人眉头微攒,萧立知道第一头承受的人不好受,哪怕是他尽量小心了,也只要了一次,痛依旧还是痛。
  轻轻吻住他眉心,这么个人啊,耗尽他一生的感情终究还是得到了。
  窗外霓虹灯闪烁,如同白昼。
  萧立猛的睁开眼,没时间去想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怀里人烫人的体温让他心惊。
  “莱莱,莱莱……”
  吴英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脑子还没清醒,忍性也远没有平时那么好,身体的不适让他难受的□出声。
  “立哥……难受……”
  萧立赶紧拿了床头柜上的水喂他喝下去,边道:“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
  又发烧?吴英莱苦着脸报怨,“怎么每次感冒都会发烧。”
  这次不是因为感冒……萧立无奈,莱莱怎么到现在还没记起来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莱莱,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哪里都不舒服……”青天白日,两人在床上纠缠的一幕幕蓦然出现在脑海,立哥的每一次进出,带给他的每一次疼痛和欢愉让身体自然的开始颤栗,那种感觉,太强烈了。
  可因为那是立哥带给他的,就算痛,他也开心。
  不敢看立哥的脸,吴英莱伸出双手搂住立哥的脖子,因为发烧和身体的不适而没什么力道,但是他的亲近却让萧立确确切切的明白了他的态度,以及心意。
  没有躲闪,没有避让,甚至连多想一想都没有。
  萧立用力抱紧了他,要不是身下滚烫的体温在提醒他现在不是时候,他真想好好亲亲他,亲遍他身上的每个地方。
  “莱莱,我们去医院,等病好了立哥再好好疼你。”
  吴英莱没有说话,只是脑袋轻轻点了点。
  他生病有多麻烦他自己最清楚,这种时候,他从来不任性。
  因为任性带来的,是更多的麻烦。
  地上那身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萧立小心的放下吴英莱,打开行李箱重新拿出一套,熟练的给莱莱穿上,自己随便套了一身,摸上钱包就抱着吴英莱出了门。
  医院离得并不远,打车十来分钟就到了,此时已经将近八点,急诊的医生看了后倒也没说什么,开了药让护士带着去吊水。
  吴英莱的血脉细,护士连着打了几针才打进去,萧立看得更是脸都青了。
  这时候萧立有些后悔,就算决定要发生什么,他也该把地点定在B市的,那里有现成的他也信得过的医生。
  吴英莱悄悄的拉住立哥的手摇了摇,那脸色才好转了些。
  两人现在是在输液室里,萧立看着还有很大一瓶,便蹲□来道:“你身体不舒服,这里躺椅太硬了,我去要个病房。”
  吴英莱脸色红了红,左右看了看,没人看着这里后才小小声的回他,“不用了,我刚才看了,就吊两瓶水,很快的。”
  在B市时,陈志坚轻易不许吴英莱去吊水,总说这是治标不治本,对他的身体没好处,用中药拖的时间虽然长一些,却是能治本的。
  这次若不是发烧的原因不同,萧立也不会让莱莱受这个罪。
  看他坚持,萧立既不想拂了他的意,也不愿意让他难受,干脆把人拉起来自己坐下去,再小心的把人抱到自己身上坐着,“这样会舒服点。”
  “立哥,好多人……”
  萧立自顾自的抱紧了他,在他耳边道:“你别到处看,一副心虚的样子,我们是恋人,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再说这里又没人认识我们,自在点,恩?”
  吴英莱性子乖纯,从来不愿给人添麻烦,这些年却也被萧立养得有了些小性子,并不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听立哥这么一说就消停了,乖乖的靠在立哥怀里。
  药水进入血管的感觉不太好,冰凉凉的,立哥温暖的怀抱他无法拒绝。
  周围的人只以为这是两兄弟,离得近的人还感叹了句,“你们兄弟感情可真好。”
  萧立看了怀里装睡的人一眼,笑,“我就这么个宝贝家人了,哪能不好。”
  看着那脸蛋越加红了,萧立才忍笑继续和身边的人搭话,就像万千个家长一般说着他的这个宝贝家人有多好。
  带着炫耀和骄傲。
  两瓶水吊了不到两小时,摸了摸只比平常稍高一点温度的额头,萧立才稍微安心了些,让莱莱拿着药,走到前边蹲□,“上来。”
  吴英莱走路有些难受,人也有些晕,看现在人不是很多便趴了上去,手在前边交握搂住立哥的脖子。
  昆明的晚上很舒服,凉风习习。
  来时萧立记了路,也不拦车,慢悠悠的往酒店方向走去。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我们出去玩,你看了那么多书,昆明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吴英莱把头枕在立哥肩膀上,想了想,道:“我想去昆明湖看看,那个附近有不少可以观光的地方,立哥,我们明天就搬去那边的酒店住吧,住这里路上花时间太多了,总共也只有几天时间可以玩。”
  “我们可以晚几天回去。”
  “你不管公司的事了?”
  “什么事都没你重要,你想去的地方我都想陪着一起去。”
  萧立站住脚,轻轻往上掂了掂他,托着他屁·股的手掐了掐,“还痛不痛?”
  满满的感动心情瞬间消散了,用力撞了他脑袋一下消气,吴英莱才小小声的道:“不走路就还好,也不是很痛,就是……很奇怪。”
  “你还没习惯,等习惯了就没事了。”
  身边有行人擦身而过,吴英莱恼羞成怒,咬了他肩膀一下,“不要在路上讲这个。”
  萧立闷笑,终于放过了他。
  夜半十点,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他背着他,身影重叠在一起。
  他们互相撑起对方的世界。
  前面八年是如此,后面八十年,他们也会是如此。
  昆明湖边,大观楼旁,西山公园中处处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大自然的景观是他们感情确定的见证。
  十八岁的成年礼,吴英莱收获了一份最真最深的感情。
  二十四岁的萧立,耗时两辈子终于如愿得到了他想要的那个人。
  他们的爱情,就算还没有得到别人的祝福,他们也自信能过得幸福快乐。
  他们也相信,就是死亡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他们相爱。
  他们是对方的一切。
  如此而已。
  再无需其他理由。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停了这么久,生病是一个原因,又赶上其他事,干脆都处理好了才继续写,免得又要断断续续。
  停的时间有点长,写起来慢了许多,你们说我在这里完结是不是也可以?
  青年篇过去是什么?中年篇?OH NO!!

☆、第 73 章

  两人在昆明玩了一圈便回了B市,预计的七天时间只花了五天。
  莱莱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萧立很担心,在机场拿了车径直开去绿阳小区,把东西往家里一扔就提着给两老带的礼物敲开了陈志坚家的门。
  陈志坚给吴英莱把了脉后神情古怪的看了萧立一眼,先是安抚的拍了拍吴英莱的手,又叫贺子秋去拿了些他新熬的药糖给他吃,这才带着萧立去了书房。
  两家来往好几年,这间屋子萧立却也是第一次来。
  满满两大柜子书,书桌上还堆着好几堆。
  不管是黑红的书架,有着刮痕的书桌,还是那套茶几木沙发,都印出了时光消磨的痕迹。
  陈志坚径自坐了,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让萧立也坐下,开门见山道:“你和小莱发生关系了?”
  萧立坦荡的点头,一点也没有要隐瞒什么的意思。
  若是可以,他都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么个宝贝是他的。
  但是回来之前莱莱就和他说了,两人不主动和别人说起,但要是别人问起,他们就不说谎。
  陈志坚对他的态度还算满意,发生这样的事在意料之中,萧立能等这么些年已经算不错了。
  过早的承受性·爱,对本就身体不好的小莱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只有爱到了骨子里才能重视至此,忍让至此,不愿加重他身体一点点负担。
  陈志坚就是看到这点才无法责备,若论对小莱的看重,这天底下怕是没人比得上萧立,哪怕是小莱的父母重新活过来也不能。
  叹了口气,陈志坚没有多加追问,而是道:“承受的一方若不好好保养,年轻的时候还好,年纪大了就会出现各种难堪的问题,现在小莱也有十八了,适当行房没有问题,但要适量,他身体底子比一般人薄,这么些年好不容易养回来了一些,可不能坏在这里。”
  萧立专心听着,郑重的应下来,“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
  “你顾着点他的身体就是最好的了。”陈志坚没好看的斥了他一句,起身绕到书桌后边,拉开最下面的抽屉拿了本厚厚的书出来翻了翻,一张薄纸掉了出来。
  就算远远看着,萧立也觉得那张纸很旧,还泛着黄。
  但有些东西越是老旧越贵重,比如古董,再比如古方。
  陈志坚拿了纸笔誊抄了一份,又走回沙发上坐下,把那纸递给萧立,道:“这个药方煎出来的药可以做两个用,一,给小莱坐浴,不用每天,十天里有一次就够了,至于第二个作用,方子下面我写了个地址,你循着这个地址去找,那人现在虽然不做这买卖了,老朋友介绍去的也不会拒绝,他没有子女,你多给他点钱就是,买回来后放在这药里熬上两天给小莱用。”
  “我记下了。”萧立把纸折起来放进钱包里,一点也没有要打听的意思,活两世占的最大的便宜就是懂得比别人多。
  “小莱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把心里的事往外说,你平时要多注意,还有,你是生意人,免不了在外应酬,我不管你是缝场做戏还是其他什么,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把握好,小莱是个死心眼的孩子,别让我白费了这几年时间给他调养身子。”
  萧立坐得笔直,坦荡的看着陈志坚,说出来的话声音不大,却能让人听出其中的认真,“我想要的就是这么个人,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然会好好珍惜,陈医生放心,这几年我也带出了几个人,有他们在台前撑着,不是非常重大的场合我根本不必出现,再有得几年,我就可以彻底隐于幕后了,您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那就好,我一直就知道你是个有担当的人。”陈志坚难得的对萧立露出个笑脸,“才认识的时候你还才十几岁,那时候我就没把你当个孩子看,这几年,你做得很好,里里外外都很好。”
  习惯了陈志坚的冷淡以待,突然被表扬了萧立反倒有点不习惯,只得沉默以对。
  “行了,出去吧,小莱该着急了。”
  萧立起身,“他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我看他这几天一直没什么精神。”
  “头一次是会难受几天,你们还到处去玩,他精神好得了才是怪事,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原来如此,弄半天莱莱的难受是因为这个,萧立在心底自责,向陈志坚郑重的道了谢。
  陈志坚坐在那里看着他离开,挺拔高挑的个子真不像是南方人,同一个地方出来的偏偏还就养出了小莱那样文气白静的,皮皮那样懂事早慧的,还有萧立这种充满男儿气概的。
  都是好孩子,看着他们就真觉得自己老了。
  贺子秋一进来就看到老伴在那里满脸唏嘘的样子,止不住笑了,“什么事让你发这么大感慨?”
  “觉得自己老了。”陈志坚自然而然的把头伏到坐在沙发扶手上的男人腿上。
  “老了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小莱比你幸福,萧立也比我幸福,我们都吃了太多苦头,也没有萧立那么大本事,希望他们的路能比我们走得顺畅一些。”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要不是你,我在几十年前就死了,有时候想想,就是现在死了,我这辈子也值了。”
  “能和你过一辈子,我也觉得值了。”
  相依相靠的两个老人都已白发苍苍,脸上有了皱纹,眼神再不复当年的清亮,可他们的感情依旧,这是比拥有巨大的财富还让人羡慕的事。
  吴英莱一进屋就要去整理行李清理房间,好一阵没住人,这里已经落了不少灰了。
  萧立跟着进了房间便不许他动了,一边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一边道:“陈医生说了,你精神不好的原因是这几天累到了,没有好好休息,这些事情我来做,你要不要睡会?”
  吴英莱坐不住,起身从另一边柜子里拿了床单出来,又把床上那套给扯了,边道:“我没那么娇贵,这时候睡了晚上会睡不着,对了,我们回来还没打电话给吴叔,皮皮都不知道我们回来了。”
  “一会我去打,看他们空不空,要是没事我们约了一起吃晚饭。”想起莱莱的身体,萧立回身看他一眼,“还难受吗?要不改天再约也行。”
  “不了,就今晚吧,麻烦了他们请他们吃顿饭是应该的。”
  “那好,记得顺便把送他们的礼物带上。”
  “恩,楼下徐爷爷的还没有送去,收拾好了我们就去一趟吧。”
  “不急,你先歇一阵,晚点好出门。”
  “不行,要是出门碰上了多不好意思。”
  萧立无奈,又舍不得拂了他的意思,只好道:“行,出门的时候顺便去一趟,这总行了吧。”
  吴英莱原本还觉得自己挺有理的,本来就是嘛,人都回来了却不去拜会,碰上了怎么说?
  可一听立哥这口气,他又觉得自己好像在无理取闹一样。
  立哥以前对他就够好了,自从那天过后这好又往上升了一个台阶不止。
  高兴当然是高兴的,就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他对立哥都没那么好呢!
  以后也要对立哥更好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这章过渡,其实过渡也挺甜的吧。


☆、第 74 章

  苏源豪和吴靖冬都是过来人,才一见面,就知道两人已经成了。
  知道吴英莱面皮薄,吴靖冬只是冲着萧立哼哼冷笑了两声,倒也没有说什么。
  他自己本身就是这一类人,自不会厌恶他们,以吴英莱的性子,他也觉得有萧立这么个人护着不是坏事。
  再说,萧立都能只看不吃干忍着这么多年,足见其用心了。
  回程的路上,吴英莱坐在前座上脑袋一点一点的。
  萧立靠边停了车,让皮皮下车坐前头,轻手轻脚的把人抱到了后座。
  用车里常备的薄毯靠着,空调也打低了些。
  皮皮看着,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吴英莱一直觉得应该把他和立哥的事告诉家里的另外一位成员,想着皮皮快考试了,担心影响了他,便一直拖到他考完了才在饭后把这事说了出来。
  皮皮抬了抬眼皮,继续啃西瓜,“哥,立哥的心思我比你先知道,说实话,我挺高兴的,总好过以后要多两个可能和我合不来的嫂嫂,现在这样,我们家就还是我们三人,我高兴着呢!”
  吴英莱满心的忐忑直接转换成目瞪口呆,这这这……
  萧立忍笑,撸了皮皮头发一把,道:“那要是你以后找个我们不喜欢的媳妇怎么办?我把丑话说前头,要是她看不惯我和你哥哥的关系,我可不会准她进门。”
  “立哥,你也太小看我了,那样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看得上。”扯了张纸擦掉满手西瓜汁,皮皮抬起和莱莱极为相似的眉眼,小时候不太像的两兄弟越长反倒越有些挂相了。
  “哥,你别担心,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可是我哥,你要找个女人我还要担心你会不会被欺负和我关系不好呢,和立哥一起我就不用担心了,别以为我不知道,立哥的钱都存在你的户头里,要是立哥欺负你了,我就让他净身出户。”
  连净身出户都知道了,吴英莱看着已经和他差不多高的弟弟,他总把他当成当年那个叭哒叭哒掉眼泪的小孩子,却忘了孩子是会长大的,这么些年过去,他长大了,已经有了相爱的人,他的弟弟也长大了,知道安慰他开解他,还会为他撑腰了。
  “哎哎哎,小东西,这话说得太没良心了啊,你问问你哥,我有没有给你开个户头,里面的钱足够你出国去留学几年的了。”
  吴英莱猛点头,就要起身去拿存折给他看,皮皮赶紧拽着他,“我信我信,我又没说不信,哥,立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出国?”
  “你想什么时候去?”
  “初中毕业。”
  吴英莱皱眉,“为什么?我听说国内的高中文凭国外是承认的,而且学的东西比国外要多。”
  “学的东西是多,可也累啊,我们小区里有几个高中生,都戴眼镜,早上天刚亮就出门,骑着单车嘴里还咬着包子,晚上我从陈爷爷家回来他们才披星戴月的赶回来,被压迫得脸色苍白,骨瘦如柴,连个笑脸都没有,那样的生活我一点也不想经历,我和陈爷爷说过了,陈爷爷说出国也好,国外的西医比国内要出色,他在国外有亲人,一直在催他出国看看,以前是不方便,后来又因为我,如果我出国,他和贺爷爷就一起去,这样我也可以继续和他学医。”
  这是完全把他当成衣钵弟子了,想起上辈子皮皮也是出国学的医,萧立挑眉,“他想让你去国外学西医?”
  “恩,陈爷爷说西医有西医的优势,他希望我能中西结合走出自己的路,思路广了对我只有好处。”
  “皮皮,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孝敬陈爷爷和贺爷爷,就算是亲孙子也不过如此。”他们兄弟亲人缘薄,吴英莱无比感谢两老对皮皮的好,对他也是慈祥有加,记忆中爷爷的面目早就模糊,取而代之的便是这两老。
  “哥,我知道的,他们没有孩子,以后我替他们养老送终,我和他们说过了,他们高兴着呢,我都看到贺爷爷掉眼泪了。”
  到底还是孩子,无法理解这样的话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有多大的冲击,如果等老了,有人这么对自己说,吴英莱想,他也会哭的。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萧立抓着他的手道:“莱莱,以后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你别担心这些。”
  十年后国外的代孕产业已经很成熟了,不少感情坚定的夫夫就是通过那样的方式拥了自己的孩子,有了孩子的家庭会更稳固,他也不想让莱莱人生中留下遗憾。
  “就是,哥,你别担心,以后我多生一个送给你,再说你还有我呢。”
  爱人的安慰让吴英莱心里踏实甜蜜,弟弟的话却让他又感动又好笑,学着立哥的动作也撸了他头发一把,“那以后你多生点,哥给你带。”
  “好。”
  至于以后是不是真能实现了这个承诺,天知道。
  等皮皮拿到通知书后,三人回了一趟家乡。
  吴良还在狱中没有出来,放在别人身上,判五年三年就出来也不稀奇。
  可萧立记仇,恨不得把莱莱受过的苦十倍百倍的回报到他身上,哪会让他那么轻易就出来。
  五年,一天都不能少,这是他打通关系后留下的话。
  少了吴良的膈应,三人终于把上次回来就想去拜会却没能成行的几户人家都去走了一遭。
  八年时间,大家都老了不少,病痛缠身,他们带回来的进口药送得恰到好处。
  知道当年那对兄弟过得好,大的还考上了这个小地方只能仰望的学校,大家都很是感叹了一番。
  这次回来,大舅妈秦赛男的态度好了不少,甚至可以说热情得过份。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吴英莱悄悄问小舅妈大舅家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为难事。
  小舅妈胡秀英皱眉,这几年分开住着,她不用看人脸色,店里生意好,她腰板也挺直了,两家的关系虽说疏远了些,倒也没变坏,可对于那一家的事,她一点不敢沾手,看大嫂这样子是把主意打到小莱身上了。
  “谢可明没考上大学,跟人去市里打工,还不到一个月就被辞退了,听说他做事不成,手脚还不干净,大嫂让我在县里给他留意留意有什么好工作,我一直没给她回音,她现在这样恐怕是盯上你们了,你们自己多琢磨,别一时冲动就给应承了。”
  吴英莱看了立哥一眼,家里的亲戚只要他愿意亲近的,立哥向来都支持,可这样看着就很麻烦的人……
  萧立冲他摇头,“要是他自己争气,我没有二话,可他这样,我不能让莱莱沾上个甩不脱的麻烦。”
  B市家里的情况只要去得一次就瞒不住,他习惯把人往坏里想,与其到时候把人送回来,还不如现在就不招惹,再说……
  “现在莱莱刚考上大学,以后还要读研读博,我还准备把皮皮初中一毕业就送出国,再加上我的生意也在扩大中,需要大笔的钱,有些事,我们暂时帮不上。”
  “既然如此,你们现在就想想要怎么回绝好,面上也别伤了和气,大嫂那人嘴上不饶人,难免会说出不好听的话来伤了感情。”
  得知他们已经计划得这么长远了,两人都非常高兴,不管是读研读博还是出国留学,这在他们这个小地方不说独一份,也绝对算处上是少数之一。
  再说他们向来亲近,两兄弟有了出息,以后还能不拉扯表兄弟一把?
  果然,隔天大舅妈就请了他们回镇上吃饭,满满一桌子菜丰盛得再来这么多人都够。
  饭后,大舅妈说起她儿子现在闲在家里的事,说着说着就抹起了眼泪,“咱们可明要不是差了那么几分,早上大学去了,哪会在家郁闷,一天比一天没精神,小莱,你们一直住在大城市,那里机会多,你们也见多识广,能不能替他找个工作?高中毕业也不算低文凭了,只要不干那些个脏的累的活,他都能做的。”
  比起上一次见面的懒散骄惯,用眼角看人,这次见到的谢可明确实要萎靡了许多,阴沉着脸,精气神极差。
  原本打定主意不理这事的吴英莱突然有种感觉,要是这时候他不拉一把,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表哥估计就要**下去了。
  他在最绝望的底端呆过,知道看不到希望的痛苦,见明表哥现在,应该就是这样吧。
  萧立看到他的表情,警觉的没有把早就商量好的理由说出来,等着莱莱做出决定。
  不管会有多麻烦,他总是支持他的。
  好一会过后,就在秦赛男笑脸快端不住,谢文的烟都要烧到手指时,吴英莱开口道:“可明表哥,你想再复读一个高三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