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9)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9)

时间: 2015-09-07 13:14:14

  吴英莱捏捏弟弟的脸,“听到了吗?不能迁,你要是不想回来我就一个人回来。”
  “不,哥,我陪你。”
  车子停了下来,吴英莱看了下外面,连忙把皮皮扶正坐好,“到了,下车。”
  车停在村长吴启平家门前,这里,吴英莱熟,他还记得在这里立哥打的那场架,想想,立哥为他真的做了好多,他现在的安稳生活全是立哥给的。
  “莱莱,提着这个。”萧立把一个礼品盒交到小孩手里,这东西不重,和他的价钱完全不相等。
  “哦,好。”
  “这是……吴英莱?”吴启平听到车熄火的声音走出来,看着水泥坪里的几个人讶异惊呼,当年这几个人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还有萧立,你们都回来了?”
  “恩,回来扫墓,吴村长,您身体好吧。”
  身体发了点福的吴村长大笑,“好,都好,两个小家伙都这么大了啊,快进来坐。”
  还是那间办公室,里面的东西大都也还是原来的那几样,位置都没怎么变动,看着这些,吴英莱反倒心定了。
  “您别泡茶,我们马上就要上山,得趁着太阳还不厉害的时候把这事做了。”说着,萧立示意莱莱把他手里的东西放到他身边那几样一起,礼不用送得刻意,离开的时候留下就是了。
  吴启平也不坚持,看了眼吴英莱道:“身体还是不好?”
  吴英莱腼腆的点头,“一直在喝中药。”
  “中药治本,要坚持,别怕苦。”吴启平暗地里叹了口气,身体的亏损要补回来不容易,幸好现在有这么个萧立对吴英莱好,不然这寿命都不知道要短多少。
  “我会的。”
  吴启平又和谢武两口子说了几句场面话,一行人就提着两个袋子往山上走去。
  吴善和谢云的坟在这座山的山顶上,视野宽阔,据说风水非常不错。
  坟头再也不是原来的小土堆,在谢文谢武两兄弟的操持下,坟用水泥砌得很客气,周围也不显得凌乱,有刀劈过的痕迹。
  “清明的时候带了柴刀来清理过一遍,这样烧纸也安全。”谢武拍了拍坟前的两棵树道,“这两棵树当时移过来的时候才小小的一棵,还担心种不活,现在看着居然也不错。”
  萧立是混过大场面有大见识的人,揭墓并不是多为难的事,更何况他还寄了钱回来,可细微处见真知,他知道谢武在这里费了不少心。
  “你们四个过来跪下。”胡秀英已经把香烛点上,在四人面人一人放了一堆钱纸,“一张张撕开顺面朝上着烧。”
  四人照做,天气本来就热,被火一烤很快额头上就见汗了。
  萧立在吴英莱身边跪下双手合什,在心里诚心诚意的,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地下的两人,说着自己的决心和承诺,他知道自己卑鄙,人家父母就算不愿意也不能从坟墓里跳出来把他怎么样,可是,他要莱莱的心,不会变,反而随着年纪的加深而越发坚定。
  人一辈子总有几件不能不做的事,一个无法不喜欢的人,他所有的事都是为莱莱而做,他的所有喜欢也都给了这个人,如果不收点回报,他这一辈子活着有什么意义?
  所以,用点不伤大雅的手段女如何?只要结果让他满意就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内容是新的,那天晕头了,急急忙忙的就乱了套。
  剧情其实真的有推进,只是因为没有非常激烈的剧情,整体感觉有点淡,就好像总在一件事上绕圈似的,不过灰灰只会写平淡的文,好悲催。
  下一章就是这一个小节的高·潮了,恩恩。


☆、败类

  纷乱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萧立猛的张开眼睛,和谢武对望一眼,站起身来站到几个孩子身前,看向前方唯一的一条小路。
  这个时候会来的人除了吴良,他们想不出还能有谁。
  果然,带头的人不是吴良是谁,身后那一串的人萧立也眼熟。
  “我就知道在这里能堵到你们,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们回来了,回来得好啊。”吴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两个侄子,白白嫩嫩的豆腐样,背挺得笔直,也敢和他对视了,哪里还有以前的畏缩样,真是,胆儿肥了啊,还真当萧立可以给他们撑腰哪。
  谢武侧开身子指着坟头,“吴良,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地下躺的不止我姐姐,还有你亲哥哥,你又带人又带棍子的,是打算来掘坟还是在你亲哥面前伤他的孩子?”
  吴良脸色变了又变,一肚子的狠话全被堵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从小到大,吴善对他都没得说,不管什么都让着他,他惹事吴善也没少给他收拾过烂摊子,他对自己侄儿是不好,可他认他哥对他的好。
  只是这些并不足以让他放弃巨大的财富,他找人估算过吴英莱名下的那几座矿山卖了多少钱,在知道那个数字后他就一直在找这两兄弟,只是没想到他们能跑那么远,居然跑到B市去了,他就是有心追过去,也不可能在偌大一个B市要找出这两兄弟来。
  除了盯着谢文谢武两兄弟,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他还就不信这几人再也不回来了。
  现在可不就让他等着了?
  拎起手臂粗的棍子敲了敲身边的树,吴良头仰得高高的,“谢武,你不用拿话来挤兑我,我要的就要得到,识相的把不该独吞的交出来,不然,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囫囵着离开,你们要是不把他们几个小子的命看在眼里,我更加不会,不信试试。”
  胡秀英一口牙都要咬碎了,做母亲的都要紧自己的孩子,偏偏今天这里有四个,就算他们大人不怕,他们也冒不起险。
  谢武脸色更是难看,恼恨得直想去撕巴了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吴良,你也有孩子,你今天要是伤了我的孩子,只要我今天还有一口气活着离开,以后我会双倍无数倍的还到你儿子身上,我也把话撂这了,不信你试试。”
  “嘿,不用吓我,你读书人做不来这狠事,再说了,只要有钱了,我换个老婆照样生几个,哈哈哈,老子不怕没儿子。”
  跟在吴良身后的人虽然都是些流氓痞子,可他们再怎么样对妻儿也是要紧的,吴良这么说他们也有些不能接受,纷纷别开头,心里已经没了那股子劲了,人可以没良心,可以混,但要是妻儿都不放在心里,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萧立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小步,声音几乎是压在喉咙里,“小舅妈,带着他们往后面跑,翻过这座山就是杨江村,不远,你去找户人家借电话报警,别担心,人我拦得住,我一动手你们就跑。”
  吴英莱死死的咬着嘴唇,满嘴的血腥味也不能让他松口,回头看着毫无生气的坟堆,心里满是悲伤痛恨,爸,这就是你的弟弟,他要在你面前伤害你的儿子,你怎么能放过他?故事里总是说做鬼都不放过你,你不要放过吴良好不好?我真的……好恨他。
  皮皮紧张的牵着哥哥的手,立哥的话他也听到了,要跑,他身体好,跑得快,这里他还有印象,后面的路他还记得,对,杨江村,报警。
  萧立反过手,紧紧了握了握两兄弟牵在一起的手,马上又松开,做了个让他们准备的手势,不等吴良再说什么,一脚就踢了过去。
  吴良下意识的举起棍子往他身上砸,萧立冷笑,等的就是你这一棍。
  用了巧劲把棍子夺下来,萧立狠狠的一棍子砸在吴良身上,再加上那一脚,吴良趴在地上一时半会动弹不得。
  趁着这个机会,萧立回头看了几人一眼,用眼神示意:跑。
  胡秀英早就做好了准备,用力推着四个孩子往后跑,把孩子们都推了个踉跄,她虽然是个妇人,但是该怎么取舍她拎得清,他们在这里不止帮不上忙,还会成为拖累,能跑了是最好。
  “妈的,他们要跑,快拦着。”吴良在地上看到他们要跑急坏了,他就是知道萧立和谢武会顾忌孩子才敢这么嚣张,要是让孩子跑了,今天就顿打就白挨了。
  谢武本来就是个爆脾气,不然当年也不会带人把吴良收拾了一顿,这会看他们要伤的是自家的孩子,哪还会客气,找不到武器没关系,山里最不缺的就是能当武器的东西,捡起一个石头就扔了过去,眼光奇准的砸在一个男人的腿上。
  萧立眼观八方,提着棍子专门往要去追的人腿上敲,也不管自己挨了多少下,那种闷闷的声音谢武听了都觉得疼。
  “妈的,吴良,老子这辈子和你没完。”
  吴良又气又急,哪还有心思和他拌嘴,勉强爬起来大喊,“分开追,只要我拿到了钱你们也好过,快点。”
  想到那么大一笔钱,不止吴良,其他人也心底火热,要不是他们家的山都不在有煤矿的那一块范围内,哪会跟着吴良来冒这个险。
  他们是不懂法,可也知道他们的行动要是被派出所的知道了得不了好。
  既然都走出这一步了,那还前怕狼后怕虎个屁,这么一想,下手就更狠起来。
  萧立这几年一直都有注意锻炼身体,可到底比不得上辈子的底子好,平时对上七八个人不在话下,要是十几个人围殴,他还要顾及没有跑远的人,这就落下风了。
  那头,谢武双腿都跪在吴良身上压着他,“吴良,你最好死了这心,不然老子今天就开了你脑袋。”
  “你开,让你开,大家都别想好。”吴良疯了一般的不管不顾,他这几年确实要疯了,吴家的东西他一点好没捞到,只要一想想吴英莱那些东西原本是他的,现在却和自己毛关系都没有,怎么想怎么吞不下这口气。
  要是那笔钱全在他手里,他现在就是个大富翁,能过上神仙日子,哪还会窝在这小山村里,早去城里逍遥了。
  这回要不捞点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谢武恨得用力一压,随手抓起一块石头就要往他脑袋上砸,萧立刚好看到吓了一大跳,“小舅……”
  被这一声喊,谢武冷静了点,可那一股子火气不出了,他就舒坦不了,脑袋砸不得,砸手没问题吧,这么想着,谢武真就把石头往吴良的手臂上砸去,血很快就把衣袖都浸湿了。
  吴良痛得大叫,妈的,他的手肯定断了,谢武,老子和你拼了。
  用力一个侧身从谢武脚下挣脱出来,他也不顾自己的手有多痛,不管不顾的和谢武撕扯起来,说难听点,这就是一泼妇状。
  萧立这才放下心来,他是想教训吴良一顿,断手断脚都没关系,他们这是自卫,可是死人不行。
  就这一下分神,身上不知道又挨了多少下,牵扯得闷闷的疼,一边和人动手一边算了下时间,心里稍微松懈了一点,有这些时间做缓冲,应该跑远一点了吧。
  如萧立所料,一大四小确实是跑远了一些,已经到半山腰了,可心是个女孩子,力气小,实在跑不动了就抱着棵树大口喘气,“妈,我没劲了。”
  胡秀英掰开她的手拉着她踉踉跄跄的继续往前跑,“不行,不能停,他们要是追上来了你们都会受伤的,可心,再忍一忍,我们再跑远点。”
  谢可心知道情况危急,要不是没一点劲了也不会这样,可这会,她真的是脚都提不起来了。
  皮皮焦急的看向哥哥,虽然哥哥一直在坚持,可他知道,哥哥在可心姐停下来之前就已经跑不动了,再这么跑下去,可能后面的人还没追上来他就要先倒下去了。
  不行,这样不行。
  “小舅妈,我知道路,我先去杨江村报警,要是能碰上有力气的大人,我也会告诉他们,请他们来帮忙,你,你帮我带着点哥哥,他没力气了。”
  胡秀英看到小莱的神色也心惊,她一直都知道小莱身体不好,要不是他们在那里实在讨不了好,萧立也不会让他受这罪。
  “皮皮,你真的认识路?”
  “认得,小舅妈,我先去了,你们慢点跑。”
  也不等胡秀英再说什么,皮皮就猴子一样的快速跑了出去,吴英莱伸手想拉住他,可急促的呼吸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手也软软的垂着抬不起来,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的身体真的还这么不好,怪不得他的中药还是不能停。
  胡秀英扶着他继续往前走,她不敢再那么跑了,“可为,你扶着点妹妹。”
  “知道,小莱哥他没事吧。”谢可为一边扶着妹妹往前走,一边担心的看向吴英莱,这脸白得都快要透明了。
  胡秀英心下着急,一边走还一边拍着小莱的背,“小莱,好点没有?”
  吴英莱慢慢的摇头,勉强笑了笑安抚他们,他现在根本说不出话,喉咙火烧火辣的像在冒烟。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留言,没有花花,你们都不爱我,嘤嘤嘤~~


☆、教训

  “不行,小莱不能走了,可心也走不动了,这样,可为,我带着他们两个找地方躲起来,你等我们躲好后再收拾一下去追皮皮,别让他们发现什么。”
  谢可为连连点头,看莱哥那模样他也觉得他还是找个地方猫着的好,四处看了看,指了个方向,“妈,那里有个下坡,你们往那里走,躲在下面。”
  “好。”
  胡秀英一手拖一个孩子往那里走,“别踩着那些嫩牙。”
  谢可为站在原地没动,直到站到他的位置看不到她们人了才跑过去,“上面看不到了,你们躲好,我记着这里,找到人帮忙了就来找你们。”
  “好,你快去追皮皮,他比你小,好好保护他。”
  “妈你放心,我知道的。”十四岁的孩子这时候仿佛突然长大了,沉稳得能让人放心依靠,返回原路的时候他还细心的把脚印给扫了,再撒上些树叶,把印迹掩盖掉。
  确定不会那么明显的一眼就看出来有人往那个方向走了,谢可为才撒开脚丫子跑,皮皮也不知道到哪里了。
  而这时候,皮皮已经来到了山脚下,因为跑得急,喘息得太厉害,不得不停下来撑着膝盖拼命喘气。
  辩明方向,皮皮没有多歇息,往记忆中的杨江村跑去,那么多人,他真担心立哥会被伤着,还有小舅舅已经不年轻了,该死的,他好想一刀把吴良给捅了,他爸是做了什么缺德事有个这样的弟弟。
  “哎哎哎,你个小破孩子,跑这么急做什么。”
  跑得急又分心的结果就是一头撞进了人家怀里,冲劲太大把人都撞得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有人……皮皮什么都顾不得了,猛的抬起头,手死死的抓住男人的衣服,“叔叔,快,救命,我要打电话,我还要找人,你帮我找有力气的人,我给钱,给很多钱。”
  看小孩急成这样,又说出这样的话,胸口都被撞疼了的男人火气瞬间没了,拉着他就往村子里走,“慢慢说,去哪里救命?是有人受伤了吗?”
  “不是。”皮皮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尽量说得条理分明,“在山上,我和家人去扫墓,我叔叔带了很多人来对付我们,这会我哥哥和舅舅在顶着,对方好多人,叔叔,你帮帮我,我要打电话报警,这里哪里有电话。”
  “你别急,跟我来。”
  好在也不远,男人把他带进屋,指了指电话让他去打,对一边问原因的人道:“强子,去找些人,山里好像出了事,找些有力气的,带上棍子之类的东西当武器。”
  “这世道还有当劫匪的?”
  “别废话,快去,救人要紧。”
  这会电话也接通了,皮皮嘴皮子利落的把事情说了,地址也说得仔细,要找来并不难,男人听得暗暗点头,这小家伙被教得不错。
  挂了电话,皮皮还想打个电话给大舅,可大舅家的电话打得太少了,他根本没记住,现在也没时间给他想了,最重要的是赶紧找人过去帮忙。
  “叔叔,你帮帮我。”
  “很快,别急,你还记得路吗?”
  “记得,记得。”
  “那好……”
  “皮皮,你在哪里。”话还没说完小孩就跑了出去,边往那个稍大点的男孩面前冲边大声问,“我哥呢?他是不是出事了?”
  谢可为连忙揽住他肩膀,“没事没事,我让他们躲起来了,我一个人来的,电话打了吗?”
  “打了,我还找了叔叔帮忙。”知道哥哥没事,皮皮放下心来,不过一想到山上的立哥,他这心又提起来了。
  这时候,人已经聚集起来五六个了,男人也不等了,“行了,就这几个吧,应该够了。”
  这个年代,这样的小山沟里,人依然会为了自己的那点小利益算计,但是本性基本都还单纯,在他们心里,救人是连考虑都不需要的,报酬给了他们不会拒绝,不给他们也不会置之不理,小老百姓心里自有一本帐。
  路上基本没怎么停留,经过吴英莱他们躲藏的地方时也没让他们出来,依然让他们躲着,疾步往山顶跑去。
  皮皮到底年纪还小,一路都跑得急,这会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可是……小孩咬牙,不看着吴良被收拾了他心里这口气出不了。
  “皮皮,还走得动吗?”
  “走得动。”皮皮加快了速度跟上前边几个大人,谢可为原本想让他去莱哥那里一起等着,看他这么逞强只能随他。
  等几人上得山顶时,原本以为被围殴的场面没有看到,却被眼前所见给吓到了。
  不是应该一个人被打得很惨,其他人很得意吗?怎么现在是躺了一地的人?他们要救的是哪个?
  皮皮慢了几步,从几个大人身后跑出来,看都不看其他人直接往萧立那里跑去。
  “立哥,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萧立靠墓坐着,脸上被木棍敲了一记,半边脸都肿了,现在那半边脸都木掉了。
  看到来人原本防备的要站起来,小舅比他伤得重,要是再来人他得先把人护住,好在随后出来的两个孩子让他知道来人是友非敌。
  “我没事,都是皮肉伤,你哥哥和小舅妈呢?”
  “让他们躲着了。”皮皮看了眼被可为哥扶着坐起来的小舅,“小舅伤得很重?”
  “比我要重。”
  “小伤,不要紧。”谢武恢复了点力气,全身没一处不疼,可这会他心里是骄傲的,保住了妻儿,狠狠收拾了一顿吴良,他这心里痛快得不行,受这点伤算什么。
  萧立勉强站了起来,对来人点点头,“你们有心了。”
  男人佩服的看着他,再看了看满地躺着哼哼的人,“没我们什么事,你很不错。”
  保护家人是他的责任,这还是他忍了又忍的结果,没朝着死处下手,不然也不用拖这么久,事后要怎么报复另说,但是他血腥的样子不想被莱莱看到,也不想影响到皮皮。
  地上躺着的人除了吴良外都没有昏过去,只是疼得受不了,其实他们也刚打完没多久,原本还打算聚点力气继续打,那萧立也不是铁打的,抗了这么久就不信还能一直抗,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他们就搬来了救兵。
  现在再要动手是一点便宜都占不上,这么一想,他们就想撤退了。
  看他们站起来,皮皮连忙凑到萧立耳边轻声道:“立哥,不能让他们走,我报警了。”
  赞赏的拍拍他的头,萧立提着根棍子站起来,慢慢踱到互相搀扶着站起来的三人身边,迅速一人小腿上给了一棍,那力度让人听着就觉得疼,三人的惨叫声也应证了这点,“谁再敢站起来,我打断他的腿。”
  “妈的,萧立,你别欺人太甚。”
  “是我让你们来这里的?还是我让你们带着棍子来要抓我们家孩子要胁我们?是谁欺人太甚?”萧立满脸冷厉,恨不得一人一棍子敲在他们脑袋上,让他们一了百了。
  “这是吴家的事,你萧立多管什么闲事,吴家得的那份钱那么多,就不应该分一份给吴良?他们可是亲叔侄,你算哪根葱?”
  萧立根本懒得和他们掰扯,想把莱莱的钱分走绝无可能。
  冷哼一声,萧立挥了挥棍子,几人识趣的闭上嘴,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可眼前这点小事却绝对解决得了。
  看帮不上什么忙,男人就想带着人离开了,萧立靠墓站着没有再坐下去,递了包没有拆的烟给几人,“我这也撑不了多久,还需要你们帮着压压阵。”
  男人也不客气,拆了烟一人递了根,再把烟塞回来,萧立自己了点了根,对皮皮道:“去把你哥他们都叫回来。”
  “好。”
  男人看向飞奔着跑进山里的孩子,“原来你就是萧立,久闻大名了,听说要不是你,横山村根本没人知道他们的山里有煤,怎么样,要不要帮我们也看看,让我们也发个财?”
  萧立弹了弹烟灰,笑,“我哪有那么神,刚好碰上了。”
  男人也不在意,本来就是随口说的,“刚才那是吴家的孩子?”
  “恩,小的那个。”
  “看样子被你养得不错。”
  萧立狠狠吸了一口烟,挑起眉眼看他,“你认识他们兄弟?”
  “不认识,但是你和他们兄弟的事传得挺开的,都说你是好人,要不是有你护着他们兄弟,那么大笔钱他们两兄弟根本守不住。”
  “呵,是都在传我吞了他们兄弟的钱了吧。”
  男人拍了他肩膀一下,本来就有伤,这一下让他差点没能绷住叫出了声,“问心无愧就行,管别人怎么说,我看你不错。”
  萧立也不回话,隐隐听到凌乱的脚步声连忙重重的吸了一口后把烟头按掉,莱莱身体不好,闻二手烟会更糟,别人他没资格阻止,自己却是可以做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都没人看了,码字的劲头都没了。


☆、愤怒的皮皮

  吴英莱跑在最前面,小脸刷白的,虽然皮皮一再说立哥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可吴良他们带的是那么粗的棍子,怎么可能会没事,不是非得伤筋动骨才叫受伤。
  可就算他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在看到萧立那一刻时还是吓到了,想扑过去抱住人让心落回原地,看着那肿起的半边脸以及不自然的站立姿势却挨都不敢挨一下。
  他怕让立哥更疼。
  “别哭,立哥没事,回去拿点药酒揉一揉就行了。”抹掉小孩脸上的泪,自己一身的伤没让他变脸色,小孩吓坏了的样子却让他全身到心都疼起来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了?”
  萧立连连摇头,眼泪跟着四处乱甩,“我,我没事,小舅妈带我躲着,是皮皮和可为去找来的人。”
  头一次,吴英莱这么恨自己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在关键时刻不但帮不上忙,还要让人照顾,皮皮都比他能抗事。
  萧立把小孩的自厌和懊恼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把人抱进怀里,在才见到小孩的那一刻他就想这么做,“瞎想什么,身体又不是你想不好的,要不是当时你什么都先顾着皮皮,底子也不会亏损成这样,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让皮皮身体健康,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是值得的不是吗?”
  小心的靠在立哥怀里,吴英莱沉默了一会才点头,他从来没有后悔,只是在成为拖累的时候厌弃没用的自己。
  皮皮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记得,甚至幻想过无数种向吴良报复的方式,可现在他觉得想什么都多余,直接上前揍一顿比什么法子都解气。
  萧立身边集了不少他收来的木棍,皮皮冲过来捡起一根就朝吴良冲去,他要给哥哥报仇,给自己报仇,他没有这样的叔叔,没有这样的亲人。
  “站住,皮皮,你想做什么?”萧立脸色大变,声音中的严厉是这五年来的头一次。
  皮皮不由自主的就站住了身形,不敢再往前冲,可心里太难受,五年前他就听陈爷爷说过,哥哥的身体就算慢慢养好了,比起其他人来也会要差一些,差一些就会容易生病,他的哥哥以后还是会吃苦,就像今天,连跑得急一些都喘不上气。
  而这些,都是拜吴良所赐,他想报复他,为什么不行?
  吴英莱也反应过来了,赶紧小跑着上前把人拖回来,抓得紧紧的,生怕他再冲动,他比皮皮要想得远一些,立哥担心的是什么他很清楚。
  吴良再怎么样都是他们的亲叔叔,这层血缘关系是断不了的,要是今天皮皮动手了,和立哥动手的性质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肯定会有很多难听的话针对皮皮,这样不行,他不允许。
  “立哥,我恨他,恨他恨他,要不是他,哥哥的身体不会差成这样,我恨死他了,要是杀人不犯法,我都想杀了他。”
  小孩的感情来得直接又强烈,那种恨意让周围的人都感同深受,他们相信,这小孩是真的恨死了吴良,恨不得要杀了他。
  萧立脸色难看,心里却异常欣慰,所有对莱莱好,感念他好的人他都愿意善待,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弟弟,“吴英湖,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
  “不就是说我不敬长辈吗?我不怕,他要有个长辈样子我又怎么会不敬他?这里是我爸妈的坟前,他要是对我爸有一点点尊敬,他也不会带着人带着棍子过来逼我们,今天是我们运气好,立哥你和小舅把所有人都拦下了,要是没有拦住呢?我和哥哥会怎样?立哥你准备给他多少钱把我们赎出来?叔叔,这是叔叔会做的事吗?他除了认钱还认什么?他就是个垃圾,他根本不配姓吴,我不要和他一个姓了,我要改姓谢,跟我妈姓。”
  这时,总是姗姗来迟的警察总算是到了,远远的就听到小孩在愤慨陈词,偏偏没有一个人能反驳,是啊,亲叔叔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就为了那点钱脸皮都不要了。
  吴英莱擦掉弟弟脸上的眼泪,皮皮很少哭,可每次哭都是因为他,他心疼得只想陪着他一起哭,他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会有个这样的叔叔,却让他那么好的爸妈没有了?
  哭成一团的两兄弟让人看得尤其心酸,都还这么小,连反抗都不能,要不是有萧立护着,在吴良手里指不定过着怎样的日子。
  有人说萧立带着他们是为了他们手里卖掉煤矿的钱,就算真是因为这个,人家也把两兄弟照顾得很好,跟个城里少爷一样,今天还拼死拼活的护着他们,钱给他也值。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