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8)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8)

时间: 2015-09-07 13:14:14

  “就因为这事和我犯倔?”
  “这是很大的事。”
  萧立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手感太好,干脆狠狠揉了几把,看着乱了的头发因为发质太软又服帖的贴回头皮上,就如头发的主人一般,柔,却不软,韧,却不脆。
  “莱莱,和你相比,任何事都不算事,只要你和皮皮好好的,我才能好好的,还是说莱莱想要离开立哥,去和新朋友玩了?”
  小孩胡乱摇头,“我没有新朋友,只有同学。”
  “陈名和杨扬也不是朋友?”
  “他们也是同学。”想了想,小孩又加了一句,“同学里关系好的同学。”
  “他们要是知道你只把他们当同学该难过了。”
  “为什么难过?我做得不对?”
  萧立把小孩抱得更紧了些,他很高兴在小孩心里他是特别的,可是,他还是希望小孩能有自己的小圈子,有靠谱的朋友,如果他成了小孩世界里的唯一,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却毁了小孩成长的可能性。
  每个人都该是单独存在的个体,可以有缺点,却不能离了依赖的人就活不下去。
  “莱莱,立哥希望碰到合得来的同学时,你们能做好朋友,一辈子的那种,不一定要天天联系,但是有什么事的时候你们能够互相帮助,低落时能互相安慰,人的幸福来源于圆满的感情,亲情友情爱情缺一不可,亲情你有小舅舅一家,爱情对你来说还早了点,但是友情得靠你自己,靠立哥帮助获来的友情不纯粹,掺杂了太多杂念的友情不止不会让你幸福,还会让你受伤,所以你一定要睁大眼睛挑朋友,人数可以很少,一个两个都没关系,宁缺勿滥。”
  “陈名和杨扬就是我的友情吗?”
  萧立和他对视,“这个不是立哥说了算,立哥只能为你把把关,能不能成为朋友得看你愿不愿意把他们当朋友。”
  “立哥觉得他们很好,值得我把他们当朋友?”
  “你们同学五年,我认识他们也有五年了,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说不好,本性却是不错的,只要别拿利益去当试金石,当个朋友不成问题,至于是哪个层次的朋友,这个就看你们以后的交情了。”
  吴英莱似懂非懂的点头,在他眼里,人分为四种,熟人,不熟的人,亲近的人,重要的人,陈名和杨扬以及那些总喜欢围着他的同学是熟人,不认识的人当然就是不熟的人,徐家两老,陈爷爷贺爷爷,吴叔叔和苏叔叔是亲近的人,立哥和皮皮以及小舅舅一家自然就是重要的人了。
  至于以后会不会延伸出最重要的人……那就看某人够不够用心了。
  不过听立哥这么一说,吴英莱觉得应该把陈名和杨扬提溜到亲近的人里了。
  在心里悄悄的把两个人名移了移位,小孩顺了顺心里那本经,心满意足的看着两个人名高高在上的挂着——萧立,皮皮。
  “我洗好了。”皮皮推门进来,见怪不怪的看着哥哥坐在立哥腿上,在家里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松开禁锢的力道,萧立拍了拍小孩的屁股,“去洗澡。”
  吴英莱本来想先给弟弟擦干头发,听到立哥的话眨巴了下眼睛就把干毛巾放到他手里,“给皮皮擦干头发。”
  “知道了,快去。”
  皮皮非常自觉的搬了张凳子坐到萧立前面,湿漉漉的头发还有水在滴。
  “以后擦干一点再出来,现在天气热没什么关系,天凉后这样容易感冒。”把大毛巾按在皮皮头上吸水,萧立叮嘱道。
  毛巾下的脑袋点了点,自从病过一次后这方面他一直听话,倒不是说被那难受劲吓到了,他是被哥哥吓到了,那惨白的脸色看起来比他还像个病人,也是从那时候起他就尽量让自己不生病,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谁是真心对他好,谁宁愿自己多吃苦也不会让他挨饿受冻。
  “在横山村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小孩沉默了下,“都记得。”
  萧立挑眉,他一直以为皮皮什么都不记得了,平日里他的表现看起来就像个从小就在幸福中长大的孩子。
  “那一年在你哥心里留下了阴影,要不是为了去给你爸妈扫墓,他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想再回那里,后天我们回去,我要应酬大人,不能时时刻刻在你和你哥身边,你要留心一点,照顾好你哥。”
  若是一般人家,必定是哥哥照顾弟弟,可在他们家里,大的和小的都觉得中间那个才是最需要保护的,不是说他真有那么弱,而是有那么一种人,天生就让人想好好护着,无关年纪辈份尊卑。
  一张床睡三个人自然宽裕不到哪里去,更何况天气还热,皮皮一人睡一头,靠里睡着,萧立把电风扇稍放远了些使劲吹着,还是热,却舒服了些。
  “立哥,你会不会难受?要不我去打地铺吧。”
  端起水杯喂小孩喝了点水,把他那点子小想法和着水冲走,“要打地铺也是我打,快睡,折腾一天还没累?”
  小孩当然不会让萧立去打地铺,更何况习惯了一个人的怀抱,再让他一个人睡他会睡不着的,这么想着,小孩往他的怀抱一躺,幸福的蹭了蹭,很快就呼吸绵长起来。
  萧立亲了亲他额头,下巴抵着他的头顶也闭上了眼睛,身体的难受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心里的安宁足以抵过一切。
  第二天,胡秀英把店子扔给谢武,自己带着一串人去买东西,去哪里买她昨晚就想好了,这大热的天买好了早点回去,免得孩子遭罪。
  要买什么送礼萧立更懂,只是这时候他甘愿退居二线,让那个精气神都好得不得了的小舅妈去全权做主。
  “老人一般都喜欢喝茶,我们再去买点好茶叶就差不多了。”
  胡秀英在这县城住了四年多,小街小巷都熟得很,赶着近路去了一个小巷子,一个巨大的茶字印入眼帘。
  “这里的茶不错,就是老板太懒,宁愿窝在这里也不想做大。”
  “秀英姐,要编排我好歹也背着我点,当着我面说我也不会不好意思的。”从门口走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瘦高个,戴副眼镜,面白无须,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倚着门。
  “我又没说错,认识你的人谁不知道你懒,一天要睡十二个钟头才够,要是放到二十年前,你一定会饿死。”
  男人笑得文雅,眼光落在萧立身上,“秀英姐要买茶叶送人?”
  萧立静静站着任他打量,年纪相差十岁左右,气势却一点不弱。
  男人笑了笑,领着人进了屋。
  “恩,送老人,你推荐点好的。”
  男人从柜面上挑了几个木盒放到桌子上,“贵了点,东西不错。”
  萧立打开看了看茶饼,闻了闻香味,点头,“不错,这几盒都要了。”
  “识货,给你打个折,一共八百。”
  胡秀英咋舌,平均下来就是二百一盒了。
  萧立付了钱,男人也不数,把钱往抽屉里一丢算数,他对这个男人挺感兴趣的,“听口音是B市人?”
  萧立挑眉,“根在这里。”
  男人微微点头,写了个地址递给他,“我在那里也有个店,货比这里好,还有不少好茶具,有时间去光顾。”
  扫了眼龙飞凤舞的字,当着他的面萧立把纸条放进钱包里,他的观念比现在的人要超前许多,送礼的眼光自然不是现在的人能比的,好茶叶好茶具都是送礼的好选择,有些人不爱钱,就爱附庸个风雅,送这个最能合人心意。
  男人满意的点头,他是懒了点,但钱还是挺喜欢的,这男人穿着打扮气质都是上等,以后应该有得宰。
  出了巷子,胡秀英才解释道:“这人和我是远亲,听说那一家子在B市都混得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回来这里,还在偏僻地方开了个茶叶店,不过人不错,他的东西也确实不错,在县城挺有口碑,萧立,小舅妈可没有帮亲戚杀熟的意思。”
  “您想哪里去了,谁是这样的人您也不可能是,对了小舅妈,我一直想问,小舅没有当老师了吗?怎么也没听你们在电话里说起过。”
  说起这事,胡秀英就想叹气,这个年代,当老师还是挺受人尊敬的,每个月的工资也稳定,要不是……
  “才开店的时候我一个人要撑个店,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又是才学着做生意,人都累病了,他一个人住家里,只有星期六星期天才过来,大嫂还天天冷嘲热讽的,他干脆停薪留职了,要是可以,我也不想让他这么做,有个饭碗在我们也能有个退路,幸好现在生意也不错。”
  又是那个女人,萧立本来对她就没有好感,现在更不喜欢了,“有试过找关系调到县城来吗?”
  “哪那么容易,要是我公公婆婆还在倒是不难,可现在,人走茶凉啊。”
  “小舅还想回去教书吗?”
  胡秀英想了想,“一开始可能有点难受,现在这都过去几年了,再让他回学校他可能反而不适应了,再说店里现在生意不错,也就不想着那事了。”
  如此,萧立也就不准备插手了,他在县城是没关系,可他有钱,这样的事用钱就能解决得了。
  回到店里时其实也才十点多,可几人都是一身的汗,谢武赶紧给买东西的人结了帐,走过来赶几人上楼,“冰箱里我冰了西瓜,还放了半个用冷水凉着,秀英,你给小莱切冷水里那半个,他胃不好。”
  “知道,走,我们上去。”
  谢武一家确实是打心底里的疼两兄弟,萧立不愿意去想这和他当初给他们的一万块以及这几年陆陆续续寄回来的东西有没有关系,只要莱莱和皮皮切切实实的被人关心着就行了。
  打了个电话去大舅家,告诉他们明天回去后,萧立开始清理要送人的东西——实在是有点多。
  想了想,萧立拨通了苏源豪办公室的私人电话,这几年他们的关系一直保持得不错,吴靖冬时不时会拖着他来家里吃饭。
  “苏总,我是萧立,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苏源豪看了下电话上的号码,“你回去了?”
  “恩,带他们兄弟回来扫墓,不过东西有点多,我想和你借辆车。”
  苏源豪了然,“那边的负责人还是沈中成,你去找他拿还是让他派人送过来?”
  “我在县城中心路的家家五金店,你让他找个人送来这里。”
  “行。”
  在忙音中挂了电话,萧立继续琢磨回横山村要做的事,要见的人,吴良那人没什么道德底限,他还得留心他会不会起其他心思。
  回去后还是弄个大哥大吧,丑是丑了点,也暴发户了点,但方便,关键时刻能救命
  作者有话要说:快看,灰灰今天更粗长了~~


☆、剪不断理还乱

  车在第二天一大早就送来了,只有一辆车,萧立不用找理由也好拒绝今天不准备开店的谢武夫妇。
  “小舅,小舅妈,只有一辆车,你们就别回去了,打开店门做生意吧,我们肯定不会在乡下留宿的,最多吃了晚饭就回来了。”
  “那不行。”胡秀英边把冥币香烛装进塑料袋里边摇头,“正好可为可心都放假了,一起去给他们大姑扫墓去,一天不做生意我店子垮不了。”
  “他们是该去,清明节他们没放假就没有去,正好现在去拜拜,秀英,家里买的鞭炮放哪了?”
  “我去拿,你们把东西都提车里去,别落下什么,三个大人四个孩子,一辆车挤得下,快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萧立还能说什么?把轻东西分出来让几个孩子拿下去,剩下的和谢武两个人分了,一股脑的全收进了后备箱里。
  谢武拍了拍车盖,“这车不错,哎,萧立,你买车没有?”
  “买了,我那工作没个车不方便。”萧立从来不是把自己的私事往外倒的人,哪怕这个人被他归纳为亲人,他也只会选择性的说一些事,就比如谢武夫妇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工作,不是不能说,而是有些事没必要说得那么明,他把人性看得太透,他担心感情会经不起金钱的腐蚀,所以,他每次给谢武两口子寄点什么东西都要思考再三,即不廉价,显得足够诚意,却也不会贵得离谱,让人只把眼光着落在这东西的价格上。
  受到他的影响,莱莱和皮皮也很少把家里的事和别人说,通电话时话题更多的都是集中在近况上面。
  谢武也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从来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拍了拍萧立的肩膀笑,“有证就好,我们一大家子的性命可是交到你手上了,悠着点开啊。”
  萧立拉开驾驶坐的车门,看到莱莱双手放在膝上端端正正的坐着,眉眼间就带上了笑意,“您放心,有莱莱在车上,这辈子我都不会开快车。”
  谢武坐上副驾驶坐,招呼自家儿子坐到自己身上来,“可惜我们家小莱不是女娃,以后你要是结婚了小莱上哪找个这么对他好的人去,他要是以你为模子去找媳妇,以后怕是找不着老婆了。”
  坐在驾驶坐后面的吴英莱嘴角的笑意收了收,察觉到后连忙又扯开嘴角想笑,可那笑容怎么都比不得前面自然,他只要一想到立哥以后找了对象,再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对他好了他心里就难受,要是立哥不找对象就好了……
  他在想什么?立哥对他那么好,他怎么能这么想?他不是应该祈祷有个优秀漂亮的嫂子出现,让失去家人的立哥被照顾的很好,让立哥有个温暖的家……他不是应该这么想吗?
  脑袋一下一下的磕着前面的椅背,吴英莱脑子里乱成一团,想理清,却越理越乱,连个线头都找不出来,只知道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这种感觉憋得向来性情平和的小孩脑袋都要爆炸了。
  萧立想看看莱莱听到这话后的反应,虽然心里知道小孩才十五岁,情·爱方面还没有开窍,可心底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丝希望。
  后视镜里没看到小孩,调了调位置,就看到小孩低着头一下一下的砸在椅背上,他都能感觉到震感,这是用了多大的劲?就算是软的砸多了也会疼的吧。
  回过身用蛮力把小孩拖了出来,看了看他额头,果然红了,声音不由得就粗了些,“不知道疼吗?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吴英莱身体抖了抖,还没对象就对他凶了,这要有了对象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越想心里就越难受,在萧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孩眼睛就红了。
  萧立反思,他平时是不是对小孩太好了?以至于连这样的态度都接受不了……
  枉他平日里精明过人,这时候却没想得远一点,小孩这一切的反应不就是他想要看到的吗?以小孩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因为他一句稍微高声的话就闹脾气,可惜,萧立错过了知晓真相的最佳时机。
  胡秀英开门上车,正想说什么就感觉到车内气氛不对,一抬眼,对上小孩红通通的眼睛,马上就把前头要说的话忘了,“怎么了这是,小莱,哪里不舒服吗?”
  吴英莱摇了摇头,从萧立手里挣脱开来靠坐到最后面的位置,让萧立想碰都碰不到。
  胡秀英看向自家老公,示意他解释解释。
  “没事,萧立说了他一句。”其实谢武觉得那一点都不算事,充其量就是声音大了一点点,比起其他家庭里动辄一顿抽,这真的根本不算什么。
  可谁让小莱这几年养得金贵了呢?萧立自己养出来的,自己受着吧。
  “好了,小莱,萧立也是心疼你,别和他闹脾气,萧立,你别和他计较,十五六岁,正是叛逆的时候,他心里知歹的。”
  听到谢武这么一说,萧立还真起了怀疑,该不会小孩迟迟不来的叛逆期这会来了吧,可人家的孩子叛逆期顶撞大人顶撞得气死人,他家的小孩怎么就一声不吭的自己生气呢?
  要是所有叛逆期的孩子都是这种反应,也不会让大人操那么多心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萧立最后还是看了小孩一眼,发动车子往永平镇方向赶去,他想去一趟谢文家里后就直接赶往横山村,最好在十点之前就能从山上下来,正好避开温度高升的时候,现在才七点,从倒城到永平镇开车只要一小时,从永平镇去横山村半小时都有多,三个小时足够了。
  “皮皮,你挨着你哥睡一会,可心,妈抱着你。”
  吴英莱连忙摇头,把皮皮往自己身边再拉了拉,道:“小舅妈,你别抱着可心,她的头会顶到车顶上,两个人都会不舒服的,就这么坐着吧,不挤。”
  皮皮也连连点头,屁·股往前边移,“我坐前面点就不占地方了。”
  后面虽然坐了四个人,但三个孩子都不胖,胡秀英感受了一下,确实宽松,也就不坚持了。
  一路上谢武和萧立相谈甚欢,有萧立的刻意迎合,可也是谢武这个人内里有点才,聊点什么也能说到点子上,偶尔胡秀英也会说上几句,车里气氛一直不错。
  可是……萧立看了眼后视镜,这一路,莱莱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笑过,这么消沉是这五年来头一次见。
  “小莱,皮皮,还有可为可心,到了大舅家要乖乖喊人,不要和长辈顶撞知道吗?”
  “爸,我什么时候和他们顶撞过了,就算可明哥以大欺小,我和哥哥不也让着他吗?不过要是他欺负莱哥和皮皮怎么办?”
  “那就狠狠欺负回去,我给你们撑腰。”对那个唯一的侄子,谢武当然是疼爱的,可被大嫂教得都快不像谢家人了,不止长相,性格都像极了大嫂,他真担心以后到了他们那一代这关系会疏远了去。
  自家两个孩子吃点亏也就算了,可是欺负小莱和皮皮不行,没有爸妈的孩子本来就要更让人心疼一些,何况他们两个还这么懂事,再说他也担心萧立会发火,这么几年他也看明白了,萧立把这两兄弟看得跟眼珠子似的,自己疼着宠着的人被欺负了,他估计会忍不了,大嫂又是那样的脾气,到时候恐怕连亲戚都没得做。
  得了这样的话,可为可心两兄妹高兴得不行,他们一点也不喜欢谢可明,明明比他们大,不让着他们就算了,还处处要压他们一头,以前他们是不得不让着他,哼哼,这次他们是奉命反抗。
  “到了,下车。”
  五年没回来,吴英莱有点紧张,皮皮紧紧牵着哥哥的手,站在谢家的院子外面,看着眼前比印象中要破旧许多的房子,他记得这个地方,记得那天这里人来人往,记得大堂里摆着的一对棺木,更记得大舅妈说不愿意接收他和哥哥的嘴脸。
  他讨厌那个女人,很讨厌,要不是不想失了礼数被人说闲话,他真不想叫她一声大舅妈。
  吴英莱把弟弟的手反转过来握住,紧了紧,低声道:“皮皮,记得叫人,不喜欢就少说话,反正我们不会在这里呆很久,立哥说过,我们的家在B市,在绿阳小区,我们来这里只是来做客,记住了吗?”
  皮皮微微抬头,晃了晃哥哥的手,笑眯眯的道:“哥,你放心吧,我什么时候不听你的话了?我会叫人的,然后就不理他们了。”
  “恩,我们都忍一忍。”
  是的,都忍一忍,忍着这不得不面对的人,脱离不了的血缘关系,要是连大舅妈都忍不了,可明都忍不了,他们如何去忍吴家人?就算他再不甘愿他也知道,那是他必须要面对的人,就算他去把身上的血放干净,也改变不了他们的血缘近亲关系,既然摆脱不了,那么,面对吧。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正常君,不粗长不短小,刚从外地回来,累趴了。
  太累了以至都没有打开看一下,更正过来,抱歉。


☆、重归故里

  “哟,我们家的城里人回来了,谢文,可明,快出来接接。”秦赛男手里拿着扫帚,笑得满脸开花,眼里却少了热情。
  “大舅妈。”
  “伯娘。”四个孩子都乖乖的叫人,谢家的孩子包括谢可明在内都长得好,吴英莱兄弟长相也偏像于外婆这家人,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一溜排开的站着,让秦赛男又后悔又嫉妒,她刚才不该叫可明出来的,和他们四个一比,可明穿得都是什么。
  心里这么想,秦赛男面上却依旧带着笑,“这可几年没见着小莱你们兄弟了,我还以为你们都忘了怎么回家了呢,回来就好。”
  这话听着,真刺耳,吴英莱紧了紧牵着皮皮的手,怕他受不得这种挤兑。
  皮皮晃了晃他的手,抬脸朝他笑笑,让自己的哥哥安心,他是听得懂这样的话,也不喜欢这个人,但他不会为一个和他无关的人让哥哥难为。
  “不会说话就闭嘴,进去烧水泡茶,再去买点吃的回来。”谢文从里面疾步出来,向来老好人似的样子这会也难得的板了脸,五年的时光在他脸上身上留下的痕迹很重,老了点,壮了点,看着还矮了些,虽然脸上没有笑容,但看着他们时,眼睛里是带着笑的。
  那种喜悦,吴英莱也被感染了,这时候他的心里才松泛了些许,大舅舅是欢迎他回来的,大舅舅看到他是高兴的,还为他们骂了大舅妈,这就够了,只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亲人都不欢迎他回来就够了。
  “大舅,您身体好吗?”
  “好,都好,快进来,吃早饭没有?”
  “吃过了。”吴英莱看向立哥,不知道是该现在就说出来还是进去坐坐再和大舅说他们要去给爸妈扫墓。
  萧立朝他笑笑,上前一步和他并肩,一手提着东西一手牵着他进屋,有长辈在的地方,他是用不着出这个头的。
  “可明呢?”
  谢文冷哼,“放假这几天他哪天九点钟以前是起来了的?”
  怎么忘了这茬,秦赛男暗骂了自己一句,接连几次被丈夫扫了面子脸上更加不好看,自然而然的就维护起孩子来,“睡个懒觉怎么了?读高中累得要死,你还不许他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谢文懒得理会她,招呼着大家坐下,从柜子里扒拉出各种吃食,“家里没什么好吃的,小莱,皮皮,可为可心,都别客气,吃。”
  秦赛男气得要死,这些东西都是她给儿子准备的,一会可明起来要是找不着了还不得寻着她闹,可丈夫是什么人她清楚,一年难得发次脾气,但一旦脾气来了你最好顺着他,不然难堪的是你,她这时候再去说什么纯粹是找不自在。
  谢武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地上,“这都是萧立他们从B市带回来的。”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大城市消费高,喝水都要钱,手里有几个钱也要省着点用,小莱和皮皮以后读书还要大把的花钱,萧立,你别和他们两兄弟一样不懂事。”
  谢文的训斥不但没让萧立反感,反倒让他多了分亲近,至少人家是真心在为莱莱和皮皮着想不是?
  “没花多少钱,再说我们都五年没回来了,要是空手我们也不好意思进屋,大舅妈,你说是不是?”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秦赛男就把东西提一边柜子上去了,虽然没有一样样拿出来看,可就看到露出来的那些她也知道这都是好东西,则才的那点气早就消失了,要不是理智还在,她都要应和着萧立说是是是了。
  “说的哪里话,人回来就好了,哪用得着这么客气。”
  皮皮低下头撇了撇嘴,虚伪的他都不想看了。
  “大哥,嫂子,趁着现在时间还早,我们打算去一趟横山村给姐姐姐夫扫墓,还要去几户人家走一走,可能会回来得迟一点,午饭要麻烦嫂子晚一点做。”
  刚得了人家好处的人自然是满口应下,“没问题,我都准备好,等你们回来了再下锅,快得很。”
  谢武点头,对几人道,“我们早去早回吧。”
  谢文跟着起身,“车里还坐得下不,我也一起去。”
  “别了,大哥,大大小小车里都挤了七个了,你清明才去过,这回就别去了,等姐生日的时候我们再去拜一拜。”
  “也行,那你们小心点,吴良那缺德货还没死心,要是有什么事赶紧打电话回来,我今天哪也不去,在家等着。”
  谢武笑得愉悦,这样子的大哥才有了点以前他们三姐弟在一起时的样子,有担当,什么都紧着他们,谁要是欺负他们他也是拼了命的护着。
  “知道了,有事我就回电话。”
  和五年前相比,横山村繁荣了许多,路边的土砖屋都砌成了二层小楼,有点县城房子的影子,却没有学得像,看着有点别扭。
  路倒是修得挺好了,不再坑坑洼洼尘土飞扬,更不是萧立记忆中的样子,当初把煤矿的消息卖给苏源豪果然是对的,专业人士操作比起私人开发根本不是一个段数的,横山村虽然还是避免不了的染上了一层黑色,但是到底,还是青山绿水。
  经过卫生院时,吴英莱回头看了好一会,那里,是立哥重新回到他身边,把他带出这一切恶梦的地方,他印象深刻。
  “哥。”
  吴英莱回头,“怎么?”
  皮皮抿着嘴巴摇头,他只是有点担心哥哥而已。
  吴英莱却误会了,“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皮皮还是摇头,他知道哥哥一直以为他不记得在这里的事,那就让哥哥那么以为好了。
  “那是怎么了?不能和哥哥说吗?”
  皮皮躺到哥哥腿上,闷闷的道:“我不喜欢这里。”
  “那怎么办?爸妈的坟在这里,以后你都不跟我回来了吗?”
  “不能把爸妈都带走吗?”
  胡秀英哭笑不得看着向哥哥撒娇的皮皮,感情他还要把死了的人带走?
  萧立看了眼后视镜,“要是你们两都不想来这里的话,以后我想办法把叔叔阿姨的坟迁到B市去。”
  “不行,人都死了你们就别折腾他们了,萧立,我们这里有些个老规矩,移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别胡乱许诺。”谢武沉声反对,“就算你们没时间回来也没事,我们会照看,我们老了还有可为可心,你们心里记着他们比迁坟有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