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4)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4)

时间: 2015-09-07 13:14:14

  于是,午餐的事就这么订下来了,萧立边开车边想着这附近哪个饭店的菜既卫生又味道好,还要有营养,不过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他还是得早些把事情忙完,以后天天接莱莱回家吃饭,自己做的能放心一些。
  “立哥,我们真的去徐奶奶家吃饭吗?”进了车库,吴英莱边下车边问道。
  “恩,去,出去的时候我们不是答应了吗?以后立哥忙了你要是不想呆在家里就带着皮皮去徐奶奶家或者陈医生家玩,他们都是心地非常好的人,你多和他们亲近没关系。”
  “其他人不行吗?昨天我看到住我们对面的人了。”
  “暂时不行。”车库湿气重,萧立一手牵着莱莱一手抱着皮皮快步离开,边问道:“对面住的是什么人?”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不过昨天他们回来时在吵架,我就是听到外面有声音才偷偷开门看的。”
  萧立皱眉,“吵得很大声?”
  “恩,很大声,我还以为他们会打架呢!”小孩被牵着手跑得很欢快,很高兴能把自己知道的小八卦分享给立哥。
  “以后他们要是再吵架不要开门,要是打起来伤到你怎么办?”
  “知道了,我今天就是好奇嘛。”
  到了九栋,萧立没有再追问下去,不过他是打定主意一会要问问徐老,原本他对这个住处是很满意的,不管是环境,地理位置还是住的人都让他满意,他这辈子是不可能在文化知识方面有成就了,可自家两个孩子却都是聪明的,绿阳小区住的基本都是知识分子,有个这样的氛围对孩子有好处。
  可要是对门住的人会影响到他们,哪怕这里再好,他也会搬走。
  “回来啦,办得都顺利吗?”大概是在窗户口看到他们了,三楼的门大开着,老太太走出来满脸笑意的接过皮皮。
  “我们去的时候人不多,挺顺利,徐老呢?”
  “不知道什么东西不见了,翻箱倒柜的在找,快进来,雨还没下下来吧,这会看着都跟要天黑了似的。”
  这天确实沉得让人心里憋得慌,再加上温度不低,又闷又憋得让人极不舒服,萧立听着老人的念叨淡应着。
  吴英莱乖乖的叫了人就凑到徐老身边去了,“徐爷爷,您找什么?我来帮你。”
  “小莱回来啦,今天学校人多吗?”
  “也不多,徐爷爷,你找什么啊!”
  “没什么,找个小本子,也不知道塞哪里去了,得了,不找了。”看着堆得到处都是的东西,徐老有些懊恼,老伴又要念他了,果然……
  “早叫你别找了你不听,又不是有多重要,现在好了,摊成这样还不是得我来收拾。”把皮皮往老伴怀里一塞,老太太麻利的开始拾掇,这老头一辈子也没学会这些家事,天生就是个拿笔杆子的。
  徐老嘿嘿笑了笑,朝吴英莱使了个眼色就抱着皮皮溜了出去,动作利落,走路无声,和他的年纪绝不相符,小孩捂着嘴巴偷笑,也踮着脚尖跟了出去,徐爷爷真好玩。
  萧立看到老人出来赶紧起身,“徐老。”
  “坐着,客气什么,这雨落不下来,闷得让人心里难受,小莱,乖,帮爷爷去把门打开。”
  “好。”叭哒叭哒的跑过去把门打开,感受了一下,小孩老老实实的说出自己的感受,“徐爷爷,打开门也没风。”
  “没事,比关着强点,过来吃西瓜。”徐老从老式冰箱里拿出半边西瓜,切成块放在一个盆子里端过来,一人递了一块过去,“先垫垫肚子,徐奶奶一会就做中饭了。”
  萧立率先接了,两个孩子见状也都接了过来小口小口的吃起来,吴英莱是很喜欢吃甜甜的西瓜的,可西瓜的水太多了,总是滴得到处都是,手上也是粘粘的,籽还多,他怕皮皮吞下去太多了不好,所以家里都很少买西瓜吃。
  “明天的考试不要怕,爷爷给你的试卷你都做得很好,一定没问题的。”
  “徐爷爷,我不怕,我一定能考好的。”小孩把西瓜籽吐到手里,又咬了一口小心翼翼的吃,生怕咬到西瓜籽。
  徐老看他忙得很,也就不和他说话了,看萧立吃完了一块就把瓜果盘往他的方向推了推,萧立拿了张纸巾擦了擦手,“不吃了,我没他们两爱吃水果。”
  “你看着就是个吃肉长大的,吃水果长不了这么高。”徐老打趣道,自己拿起一块慢悠悠的吃,要是这小子自己不说,他还当他是北方人,南方人秀气,就像小莱和皮皮这样,小时候白白净净的,长大后也粗犷不到哪里去。
  把莱莱手里的西瓜籽接过来丢进垃圾桶,萧立问起楼上邻居的事,老爷子放下吃了没几口的西瓜叹气,“是不是那两人昨天吵架吓到你们了?”
  “我倒没事,可莱莱和皮皮都还小,我不想让他们处在吵吵闹闹的环境里,对他们的成长不好。”
  老爷子点头,“确实是这样,那两人啊,是我一个老同事的儿子和媳妇,你对门是老两口给他们置办的新房,结婚两年了,天天吵,我们在楼下都能听到,我看着他们有时候都觉得儿子不在身边也挺好,至少耳根子清静,像他们这样就算天天在身边也没什么好。”
  “他们吵了两年了?”
  “恩,不过他们并不常住这里,听说他们在外地工作,你们也住进来两个多月了,头一次见他们吧。”
  萧立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要是天天吵他立马找地方搬了,“昨天我不在家,听莱莱说的,徐老,您能不能和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有问题关起门来解决,不要在走道上吵闹吓着孩子?”
  “我会去说的,不过萧立啊,我不瞒你,那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说什么怕也听不进去,你忍一忍,反正一年到头也见不着他们几回。”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脑子有点木,经常像是卡带一样卡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短路了。
  看着页面上的小红花,灰灰感觉又回到了幼儿园,以后争取每天都有小红花戴,哼哼。
  不过一定要三千字才有一朵,真特么的烦啊!


☆、对门

  萧立没有应声,有些人一年见上一面都嫌多,重新去买个房子不是难事,但合心意的不是那么好找,要实在不行,他干脆想个法子把对面的房子买下来,以后手里松动了把两个房子打通,家里也能更宽松些。
  再说他需要个书房,还想要个健身房,现在家里是一点多余的地方都没有了,要是能把那一户买下来……
  眼神凝了凝,萧立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只是可能会要耍点手段,不过上辈子他就是在各种手段斗争中爬上来的,这么点小事比起来还真是不够看。
  心里拿定了主意,萧立也就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虽然意思是俗了点,但实用。
  午饭过后,雨终于下了下来,沉闷的空气中有了一丝凉风,天气不再那么闷热,心也舒坦了许多。
  三人告别徐家两老回到楼上家里,萧立特意看了下对门,门是关着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家。
  “莱莱,你先去哄皮皮午睡,我去厨房把汤炖上。”
  皮皮欢呼着回了房,莱莱把三人的鞋子摆整齐,跟着萧立来到厨房,扒着门问,“刚刚才吃了中饭,现在就准备晚饭啊。”
  出门之前就把排骨从急冻箱拿出来放到了恒温那层,这会解冻也容易,把排骨扔进盆里装了点水,也不解开袋子,就那么泡着。
  把专门买来煲汤的砂锅刷洗了一遍,萧立边回小孩的话,“汤要熬久一点才好喝,你不是很喜欢喝吗?中午净喝汤了,都没吃多少饭。”
  吴英莱吐了吐舌头,还以为立哥没注意呢,原来都看到了,“我还有吃青菜。”
  “你要是吃肉吃得多我就高兴了。”把砂锅装上水放到灶上,萧立解了袋子去洗排骨,很冰凉,倒也没结多少冰。
  “我有吃肉。”
  “一块还是两块?”
  小孩身子往后缩了缩,不好意思承认他就吃了一块肉,他又不是没吃,就是觉得青菜比较好吃嘛。
  萧立回头看他那小模样也舍不得再说他,喝汤就喝汤吧,总好过吃半碗饭就放了筷子,汤营养也挺够。
  “莱莱,你在长身体的时候,不可以一点肉都不吃,立哥不强迫你吃多少,但是每餐至少要吃十块好不好?”
  “十块太多了……”小孩不想答应,十块吃下去他就已经饱了。
  萧立也知道他的胃被饿得很小了,要是吃撑了还得难受,想了想减了量,“六块,这是最少的了,还有,汤和饭菜还是要吃得和平时一样多。”
  小孩这才弯了眉眼,“好,我一定吃掉。”
  排骨要先抄一次水,里面的血水吃了对身体不好,这是楼下老太太教他的,关于这方面的事萧立记得特别牢,“先去把皮皮哄睡了,一会陪立哥也睡会,这段时间一直忙,都没和莱莱一起午睡过了。”
  “好,立哥你快点。”
  等着水开的时间,萧立把窗户开大点靠在那里点了根烟,思索着明天开始要忙的事。
  难得的休息日,他也想让脑子停下来休息休息,他原本也并不急,放缓脚步慢慢来没关系。
  可今天听到的事让他打消了这个主意,他宁愿加快脚步前期更累一点,也要让手里的本钱更多,让莱莱有更好的生活,也才能在关乎钱的问题上随心所欲。
  他现在手里的钱并不多,抛开投资出去的钱,剩下的要买下对面的房子有些勉强,更不用说去找个更好的地方买更好的房子。
  他前面是想岔了,有资本就该要好好利用,能怎么大跨步就怎么大跨步,手里有钱心里不慌,要是能在莱莱长大之前赚够足够的钱就更好了,以后他就能把所有的时间用到和莱莱的相处上,想想就美。
  指尖烫手的温度让萧立回过神来,再吸了一口把烟按了,把锅里滚开的排骨捞出来放进砂锅里,开上大火熬着。
  一会要起来一趟,啧,要是二十年后就先进多了,定个时间或者挂个档就行,哪用这么麻烦。
  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先到皮皮房间看了下,小小孩已经睡得露出小肚皮了,把薄毯拉上来一点,电风扇关小一点才带上门离开。
  回到房间,小孩正趴在床上翻他的新书,也是他打点得好,要不然这课本是得要明天考完试成绩合格后才会发下来的。
  “立哥,忙完了?快来睡。”把书一本本垒起来,小孩让出了大半的位置。
  萧立把衬衣脱了,光着膀子坐上床,拿起最上面那本语文书翻了翻,“不困吗?”
  小孩苦着小脸抬起头,“立哥,我想把书包个书壳,可家里没有那种以前的挂历。”
  “我记得书店里有那种一本一本的壳子买,明天立哥给你买回来。”
  小孩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那个要花钱,我要自己做。”
  萧立放下书,把小孩拖到怀里抱住蹭了蹭,“立哥有钱,养你没问题。”
  “不要,我能自己包好的,陈爷爷家有挂历,午睡起来我去问陈爷爷要,他会给我的。”
  萧立挑眉,要不是熟到了一定的程度,莱莱是不可能问别人要东西的,看样子这两个月和那两个老人相处得挺好,“行,要是陈爷爷给你,你就自己包,包得不好被同学笑话了可别回来哭鼻子。”
  “才不会,我以前包过,同学都说包得很好的。”
  萧立给小孩调整了个位置没有再打击他,他真正担心的并不是他的书包得不好,而是城里的孩子看不上土里土气的包书方式,那天去新华书店的时候他看到了塑胶的书壳,有各种图案的,很童趣,要是小孩被打击了他再去买回来哄他吧。
  九月的天还是热得慌,午睡惯了的人还在坚持这个习惯,整个小区都显得特别安静。
  萧立向来睡得惊醒,所以当外面响起踢门声和叫骂声时他马上就醒了过来,看了下时间才两点,平时莱莱和皮皮都要睡到两点半的。
  怀里的人动了动又睡着了,萧立小心的把手抽出来,打算去厨房看看,刚汲上鞋,就听到门外又传来一阵一阵的踹门声,夹杂着叫骂,在安静的环境中尤其显得刺耳。
  吴英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坐到床沿的萧立自觉的爬了过来趴在他腿上,搂着他的腰蹭了蹭,没睡醒的样子非常可爱,声音也是软软糯糯的,“立哥,你也被吵醒了?我记得声音,就是住对门的那人,真讨厌,我还想睡。”
  “你再睡一会,还早,我去看看。”萧立脸色已经不好看了,自家小孩身体不好,每天的觉本来就长,午睡被打扰了一下午都会没精神,他最看不得自家小孩没精神的样子。
  “睡不着了,立哥,我也去看。”
  “不许去,你要是睡不着了就去皮皮那里看着他,别吓到他了。”
  小孩扭了扭,从萧立身上扭下来,打着哈欠坐直了身子,“好吧,我去看着皮皮。”
  随便披了件衣服,萧立打开门,随手带了下门,有些事还是不要让自家孩子看到的好。
  “你打扰到别人了。”
  女人一脸愤怒的回头,五官扭曲的样子丑陋极了,萧立觉得自己不爱女人是有道理的,要是男人见到的女人都是这样的,以后的子孙繁衍只怕都得试管。
  “我砸我家的门,关别人屁事。”
  “砸门?用抓的还是用挠的?”
  女人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脸刷的就红了,连忙收回自己涂着血红色指甲油的爪子,不,手,旋即又因为自己的举动而更怒,声音越加尖锐。
  大概所有的女人,不管是结婚了的还是没结婚的都不愿意在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面前失了态,一旦失态就会更加的恼羞成怒。
  “我用抓的还是挠的关你什么事?我就爱抓就爱挠怎么了?你管得着吗?”
  “我一直以为泼妇骂街只在农村看得到,今天倒是长见识了。”萧立不想和女人逞口舌之利,踮起脚尖活动活动,脸色冷得能刷下一层霜来,“我管不着你家的事,倒是愿意帮你一把。”
  说完,不等女人反应过来,脚抵在墙上一个助力快速往对门冲去,女人尖叫着让开,夹杂着砰的一声巨响,这么大的动静怕是隔壁楼都听到了。
  “门帮你打开了,记着我这人情,以后别扰我清静。”
  女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偏偏还一副好身材的男人,这人,是白痴吧,这是帮她吗?啊,毁了她家的门是帮她吗?
  “妈·的,你个死女人,找个外人帮忙踹坏家里的门,你特么脑子长来做什么用的?疯了吧你。”
  很好,很好,出气筒来了,女人冲过去就开挠,“你特么才疯了,你特么就是个废物,你特么怎么还会喘气,怎么不把新鲜空气让给别人……”
  作者有话要说:有亲说最近几章淡而无味,其实吧,这文是生活文,不会特别YY,剧情也不会特别激荡。
  灰灰觉得柴米油盐的生活才是真生活。
  眼睛都睁不开了,求个抱抱。


☆、女人好厉害

  徐家两老上楼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去把两人扯开还是问问萧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倒是老太太发现了躲在门缝里偷看的两个孩子。
  “莱莱,快带着皮皮进去,这没什么好看的。”
  皮皮看得是一脸的兴致勃勃,莱莱却是有点被吓到了,十岁的孩子已经模糊的懂了点男女之别,对门那个阿姨他原本还不太敢看,太漂亮了,比他原来的老师还要漂亮,小男孩小时候都有做过要找个漂亮女人做老婆的美梦,可怜小孩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形成就被现实残忍的拍散了。
  “莱莱,怎么出来了?不是叫你带着皮皮别出来吗?”萧立不理会打成一团的两人,回到自家门前推开门,对上一双惊惶的眼神,哪里还记得要责怪,连忙蹲下来把人搂住,“怎么了?吓到了?”
  吴英莱搂住立哥的脖子,从这个方向正好看到在边骂边挠的女人,缩了缩,赶紧把视线收回来看着立哥的耳朵。
  “莱莱?”
  “我没事,就是……就是……”
  “是什么?”
  吴英莱有点不好意思的凑到萧立耳边声音小小的道:“立哥,你有没有觉得女的指甲好厉害,还是红色的,像怪物,掐人一定很疼。”
  “……”萧立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收获了,要是让莱莱从小就对女人避而远之,那以后对他是大大的有利吧。
  轻轻拍了下他的小屁·股,“带着皮皮进去,立哥不想你们看到这些。”
  人生丑态,有他看着就够了,他希望他的莱莱能接触所有的正能量,而远离伤害。
  吴英莱不能理解立哥为什么不让他看,可他还是乖乖的牵着皮皮进去了,临了还留下一句,“立哥,你要快点进来哦。”
  “恩,很快。”
  门轻轻被合拢,和对打的那两人相比,两个孩子的素质都要远远强过他们。
  徐家两老摇头直叹气,对这两人,他们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都是老知识分子家庭出身,怎么就能长成这样呢?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小爱,文强,别打了,像什么样。”
  两人大概也是打够了,顺着老太太给出的台阶停下了动作,满身狼狈,气喘吁吁的瞪着对方。
  老太太把地上的手提包捡起来放到小爱手里,顺手给她整了整头发,“你们啊,怎么结婚两年了都没点长进,还是见面就打,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呢?打起来自己手不疼?”
  疼,当然疼,女人觉得自己的脑袋疼得要炸了,每次一打架就揪她头发,总有一天她要去理个光头来,指甲留得更长,挠死他丫的。
  不过现在不是解决家庭问题的时候,先把这门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徐婶,这人你认识?”
  老太太看了脸色不太好的萧立一眼,点头,“楼上这房子我卖给他了,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懂事的好孩子会一脚踢坏人家的门?”女人嗤之以鼻。
  老太太不高兴了,“你怎么不说是你先吵得人家不得安宁?你当所有人都要像我们这栋楼的几个老家伙一样让着你们才是那么回事?”
  女人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其实也是这栋楼的人脾气太好,读书人的清高性子也不屑和人起口角,再加上一年到头也就只要忍那么一段时间,所以都忍了下来,最多就是打电话给文强的父母去抱怨抱怨,可对那边两老抱怨得再多也影响不到这两人。
  习惯了的局面突然被个不怕事的人打破了,女人却还把他当成其他忍着他们的老人一样,要不是两老来得及时,萧立再踢坏的就不会是门,而是女人的头了。
  他不是知识分子,没那忍性,也装不来那清高性子,他的人生哲学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
  更何况她不是犯的他,而是害得莱莱午睡都没睡好,不可原谅。
  萧立挂心厨房里的汤,不想再杵在这里,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这次是个警告,要吵要打关起门来,就算杀了人我也当是看戏,再在门外吵吵闹闹让人不得安宁,别怪我把你们从三楼丢下去,不信你们试试。”
  “你……你敢,我报警。”
  “请便。”萧立看穿了两人的色厉内荏,丢下两字就回转过身子,引着两老进了屋。
  他说的是真的,要是他们再影响到他,他真的会把他们从三楼扔下去,衣衫不整的夫妻两对望一眼,头一次意见这么一致。
  萧立快步走到厨房把火关小,又放了点盐,再把干的海带拿出来泡着,这才回到客厅。
  两老已经很自觉的坐下了,吴英莱和皮皮一听到声音就从房内走了出来,中午才在人家那里吃了饭,自然叫人也带着几分热络。
  “徐爷爷,徐奶奶。”
  “乖,没有被吓到吧。”老太太把皮皮抱起来放到身上,微微抬头问大点的孩子。
  “没有,有立哥在,我不怕他们,立哥会保护我和皮皮的。”
  萧立听到这句心里这叫一个甜,双手一撑就把小孩抱了起来,这么大了还被人抱,小孩害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哥哥脸红了,哈哈。”皮皮在老太太怀里偷笑,那小模样让屋里几人都笑开了,当然,除了又恼又羞的小哥哥。
  “莱莱,你不是要去陈爷爷家要挂历吗?这时候他们应该午睡起来了。”看小孩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了,萧立岔开了话题。
  果然,吴英莱马上忘了刚才的事,挣扎着从萧立身上下来牵着皮皮就往外跑,“立哥,徐爷爷,徐奶奶,我很快回来。”
  “慢点,没人催你。”
  开了门,吴英莱就看到对面的人眼神不善的盯着他,这种眼神,他从叔叔身上感受到过,也从吴英杰身上感受到过,很不舒服的感觉,他不喜欢。
  抿了抿嘴,那人不是叔叔,而他,现在也不用要吃他们家住他们家的,他不怕,立哥说过他们三个才是一家人,其他人谁对他们好谁就是朋友,让他不高兴的人他可以不理会,对,他不用理会。
  挺了挺小胸膛,吴英莱大大方方的牵着弟弟下楼,他不害怕,一点也不。
  从门缝里看着小孩的表现,萧立满意的笑了,他的莱莱终于捡回了一点原来的性子,再也不复他才回来时的怯弱,有他天天的耳提面命,也有要给弟弟做好榜样的责任,他相信,只要继续这么下去,莱莱终有一天会抛开那将近一年带给他的影响,阴霾过去,终是艳阳。
  他一点也不担心莱莱会走不出来,莱莱有多坚强,两辈子加起来足够让他了解清楚,更何况这辈子还有他在身旁守候。
  “把他们两兄弟支开,你是有话要说?”徐老看着高大的男孩,不,这肩膀虽然还不够宽,胸膛还不够厚实,可他已经是个能护得住人的男人了。
  萧立坐到两老对面,单刀直入的挑开话题,“徐老,这两人的背景如何?我要是吓一吓他们会不会惹来麻烦。”
  “你刚才那么强硬的态度,我还以为不管他们有什么后台你都不会对他们客气。”
  “我说过的话从来都算数,只是希望能做到心里有数。”
  徐老看着他倒也没有再为难他,给了他想要的答案,“文强的父母是我的老同事,本份人,就是从小把他宠得厉害了,养成这么个德性,至于小爱,父亲是国企工人,和文强的父亲是同学,母亲下岗,他们两个小年轻都是大学生,大至就是这样,没什么吓人的后台背景,萧立,别和他们计较,你到底是才搬到这里来的,闹起来吃亏的是你,就算你不在乎也得想想那两个孩子。”
  “是这次不计较还是以后都不计较?”萧立笑得没什么温度,“让两个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就算不是自家的,您两老忍心?”
  两人再也说不出劝说的话来,确实,如果是自家的孩子,他们怎么会舍得。
  老太太看气氛不对,赶紧想圆回来,“我们没有那个意思……”
  “我知道。”萧立安抚般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个不甚明显的笑意,不过好歹也有了点温度,“我知道两老都是真心疼莱莱和皮皮的,这点我毫不怀疑,没有处在那个位置,所以人才会宽容,我满心想的都是怎样对两个孩子更好,所以,我无法像这栋楼的其他人一样纵容,要么是我们搬走,要么,他们收敛,我挺喜欢这个小区,不到最后一步,我也不想搬离这里,他们要是不收敛,我会想办法让他们收敛,徐老,这句话请你一定带到,为了两个孩子好,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当然,我不会做犯法的事,这点您二老放心。”
  他们还能说什么?这根本就不是个怕事的,而且不止武力值不错,还头脑聪明,碰上这样的人也是那两人碰上克星了,要真能让两人收敛一些,小惩一番无伤大雅。
  “我一定转告,只是萧立,你手下留情。”
  “我不会授人以柄。”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来大姨妈,在床上躺尸,我有在文案下面请假的,后台明明有显示,可页面上就是看不到,别怪灰灰~~~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
  每一条的读者评论我都有看,只是JJ太抽,经常回不了,能回的时候我都有回哦。
  这一章发出去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说立哥太鲁莽了,怎么说呢?九二年的时候民风其实相对来说还是很淳朴的,人就算坏也有限,而萧立上辈子是十几岁就在外面一步步往上爬的,光有好身手是不够的,他的脑子也够用,所以要收拾两个色厉内荏的年轻人对他来说并不难,如果萧立真看出来这两个人是硬骨头,他也不会硬碰硬的。
  这个其实不难理解,是吧,灰灰解释得有点多余,是吧,立哥其实很威武,是吧,来条留言没问题,是吧是吧。


☆、过关

  包书对小孩子来说是个耗大的工程,要裁纸,要折角,要捉住滑溜溜的新书封面装进去,最后还要放屁·股下坐一坐,让折印更深一些,更服帖一些。
  吴英莱做得极其认真,萧立看得极其认真,再加上皮皮时不时来上一句走调的歌声,漂浮着肉骨头香的屋内温暖安然,就像万千个平凡幸福的家庭一样。
  虽然平庸,却心安。
  “立哥,看,我包得好不好?”
  萧立把一直放在鼻子下闻着的香烟夹到耳朵上接过白白封面的书翻过来颠过去的看,他有烟瘾,但不知道是不是重生回来的缘故,瘾头没那么重了,除非是心里有事或者疲惫的时候才会抽得凶,不过这也只是在外面,在家的时候他从不当着两个孩子的面抽烟。
  “很好,就是太白了,带学校去几天就会变成黑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