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3)

重生之双倍宠爱 沾灰的尘(13)

时间: 2015-09-07 13:14:14

  可人家还真就觉得国外什么都比国内好,既然如此,那就各过各的吧,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个洋媳妇了,至于孙子……他们当然是想看到,想带在身边的,可这事他们再急也没用,不抱这个希望这心里才能舒坦点。
  萧立看出两人的精神都不太好,以为是从外地回来累着了,没坐多久就带着两孩子上了楼,剩下的半个西瓜他也带了回来,客厅角落里还堆着好几个,他也不拂了这点心意。
  第二天,徐家两老还是早早的就上来帮忙了,徐老做了一辈子老师,对爱学习的孩子格外另眼相看,此时看着客厅里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伏身写字,眉目就舒展开来。
  “徐爷爷,徐奶奶。”两小孩都是嘴巴甜的人,叫人向来不吝啬。
  “乖,在做什么?”
  吴英莱扯了扯头发,有些羞涩,“四年级的书,立哥说会有入学考试,我不想读四年级了。”
  徐老拿起书本瞄了瞄,上面有不少铅笔写上的字,不由得问道:“这是新书还是借了谁的?”
  “立哥给我买来的。”
  “这上面的字都是你写的?”
  “恩,我有参考书,有些地方觉得重要就记到书上了。”
  徐老赞赏的点头,“聪明的孩子,好好用功,知识学到手了就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
  吴英莱不知道要怎么回这话,只是乖巧的点头,饶是这样,徐老也已经很高兴了。
  把书还给吴英莱,徐老又看向皮皮,“那皮皮是在做什么?”
  “写字,哥哥教我写自己的名字,徐爷爷你看,我学会了,是不是写得很好?”
  徐老拿起小本子来看了看,把所有往外散的部分往里拢一拢倒确实是吴英湖三个字,倒是皮皮两个字看起来还像模像样,不过小孩嘛,才学能记住就不错了,把本子翻过这一页递回给他,“写得很好,再写一遍给爷爷看好不好?”
  得到表扬,皮皮浑身是劲的拿起笔用力写起来,虽然还是写得散了些,可笔划却是全在的,徐老高兴的又多多夸了他几句,直把个小孩夸得小下巴都朝天了。
  徐老太太看他们相处得开心便随萧立进了厨房,看里面也是整整洁洁的,连连点头赞道:“没想到你一个大小伙子带着两个孩子家里还收拾得这么齐整,真不错。”
  萧立回到流理台继续折菜,一个大男人做起这事情来却也不显得窝囊,“我收拾房间毛躁,都是我收拾过一遍后莱莱再趁着我去做别的事情的时候再收拾一遍,他在他叔叔那里做惯了这些事,做起来要比我好多了,只是我不想让他做,他还太小了。”
  这一家的事情她听靖冬过来的时候说起过,所以才更心疼那两孩子,对这个看起来高高大大,年纪却不大的萧立也非常有好感甚至说得上是佩服,这么有担当的人不多见。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又做了回短小君,在外面跑了一天太累了,不凑字数。
  明天咱们再多更点,好么?
  MUA~~~~


☆、惺惺相惜

  老太太也拿了把菜坐下来拾掇,和萧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家里一直只有两老的老太太觉得这种感觉非常不错,老头子不爱进厨房,不管什么时候厨房里的人都只有她,做惯了的事说不上累,但是有个人陪着说话感觉就是不一样。
  无意间抬头看到窗台上放着的砂锅,再联想到这厨房里若有若无的药香味,老太太吓一跳,赶紧问:“家里谁生病了?怎么在吃中药?”
  萧立把一篮子菜放进盆里放水泡着,也抬眼瞧了眼砂锅,解释道:“没谁生病,这药是固本培元的,一个老大夫开的方子,莱莱身体不好,胃还有点毛病,用中药调养调养。”
  “对对,该调养,小时候不养好老了要吃大亏,中药比西药效果来得慢,但是治本,要坚持吃。”
  一老一少都是干活麻利的,又只有几个人的饭菜,做起来容易,等到吴靖冬和苏源豪过来时已经是满屋饭香了。
  “本来就饿,闻着这香味更饿了。”吴靖冬迫不及待的踢了鞋子汲上拖鞋跑到桌边,苏源豪把两人的包放到鞋柜上,弯腰把爱人乱扔的鞋子捡到一边,这才自己换上鞋子走进来。
  注意到这个小动作的大概就只有萧立了,上辈子他也算是个成功的商人,可和苏源豪比起来还是很有差距的,对这个人本身就有着好奇,再加上知道了他和吴靖冬的关系,关注就更加多了。
  对他来说,苏源豪和吴靖冬就是他们走的同一条道上的先行者,他们走好了走稳了,无疑是给他和莱莱树立了好榜样,让莱莱从小看着他们相处融洽的长大,以后他点破了两人的关系,更甚至是向莱莱告白心意时,莱莱才能更快的接受他。
  做生意他也许比不得苏源豪,但是过日子,他怎么都不能输。
  连苏源豪那样一个人都能让爱人幸福了,没道理他这个活了两辈子,也爱了同样一个人两辈子的人还不如他。
  吴靖冬不知是觉得这里都是熟人还是怎么,居然偷了一块又一块排骨丢到嘴里,被师母打了手一下也笑嘻嘻的耍赖,“我一闻就知道这是师母的拿手菜,好久没吃都馋死了。”
  “这满桌的菜就这道菜是我做的,萧立这方面比你这个连炒个饭都能炒焦的小子强。”
  老太太爱热闹,对这个老伴的关门弟子更是打心底的疼,老头桃李满天下,过年过节的来拜访的不少,也有从国外回来看他的,可贴心贴意对他们的,只有吴靖冬,比他们那远在国外的儿子靠得住多了。
  也好在有这么个人记挂他们老两口,不然哪……想起老伴去年犯病的时候吴靖冬帮着跑上跑下的情景,老太太看着偷吃得欢的小子就眼神柔软,真是,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听说他在法庭上威风得不行,她还真是想像不出来。
  “吴叔叔,苏叔叔。”洗了手的两个小孩手牵着手出来,看到吴靖冬眼睛都亮了。
  吴靖冬接过苏源豪递来的纸擦了擦手,一把抱起皮皮狠狠亲了亲,再摸了摸吴英莱的头,牵着他到饭桌边坐下。
  “这几天吴叔叔忙,小莱,你和弟弟在这里还好吗?有没有出去玩过?”
  “才到的几天天天出去了,这几天没有,我和皮皮在学普通话,还要看书。”
  吴靖冬一听回想了一下,连忙表扬,“确实是进步很多了,好好努力,争取开学的时候把这个乡音去掉,皮皮呢,学得怎么样了?”
  皮皮搂着吴靖冬的脖子,小胸膛挺得高高的,小腰板挺得直直的,“皮皮也很努力,以后一定会说得和吴叔叔一样好。”
  “现在就说得很好了。”吴靖冬喜欢极了皮皮这么有精神的样子,比起小莱,他要皮实太多了。
  萧立端着最后一个小菜出来,招呼大家入座,“都坐下吃饭,这么几个人就不用讲究了。”
  “看看桌上那盆排骨你就知道有没有人讲究了。”徐老坐下打趣自己的小弟子,显然很乐意萧立一家和那两人交好,在B市这个地界,有熟人做什么都方便,靖冬也许能量没那么大,但是苏源豪却是实打实的企业家,关系也硬,有点交情错不了。
  萧立看着那盆份量明显少了的排骨也笑了笑,去洗了手坐到最后一个空位上,有点遗憾莱莱没有坐在身边。
  “我做的菜味道也就能吃,只是这天气去外面吃饭遭罪,等天气凉点了再找个机会请大家吃一顿。”
  徐老拿起筷子瞪他一眼,“就这么几个人,别说场面话,也别来那些虚的,你们年轻人有空了就一起多聚聚,把小莱和皮皮带出去走走,我们离得近,吃顿饭容易得很。”
  “就是,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客气了。”老太太附和,说完也不理会他,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皮皮碗里,“皮皮,吃掉长高高。”
  皮皮眼珠子一扫,很快就找到了要超越的目标,“我要比苏叔叔长得还高。”
  老太太笑眯眯的又给他夹了一筷子,“你立哥也很高,怎么不和他比?”
  “苏叔叔比立哥壮。”
  这话说得吴靖冬差点喷饭,这世上大概没有谁能比他更清楚源豪的身材了,壮——倒也说得上,胖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成年人的厚实不是萧立那样光长个头的小身板能比的。
  萧立只是扬了扬眉,也不说话,他这具皮囊才十六岁,还能长好几年,急什么。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饭后,老太太闲不住抢着去洗碗了,莱莱进去帮忙,皮皮和吴靖冬腻在一起也不知道说着什么悄声话,老爷子看新闻看得津津有味。
  萧立从冰箱里拎了两罐啤酒,扔给苏源豪一罐,开了自己那罐朝阳台走去。
  苏源豪看了阿靖一眼,也跟了出去。
  夏天的白天总是很长,明明都已经七点过了,从阳台的方向看过去天边还是一片红霞,天色亮堂得看起来还像是很早的样子,其实只要太阳落下去,天色黑起来就会很快。
  看着天边的红霞两人半晌都没有说话,苏源豪原本以为萧立会有所求,他看得出这是个有野心的男人,肯定不会满足于居家过小日子,没想到他这么沉得住气,倒是小看他了。
  他却哪里知道,萧立压根没打算求助于他,他现在还小,一步一步稳稳的走就是,走得太快了遭人嫉妒遭人踩,和苏源豪,他更想以朋友论交,而不掺杂利益关系在其中,有重生的作弊器在手,他不怕这辈子会缺了钱财。
  “阿靖很喜欢他们两兄弟。”
  萧立回身靠着阳台看向客厅里的人,沙发上凑在一起的两人笑成了一团,吴靖冬在亲近的人面前有种稚气,二十六岁的人还能保住这种心情绝对是因为苏源豪保护得太好的缘故。
  “莱莱和皮皮能碰巧得到吴律师的帮助是他们的幸运。”
  苏源豪也回过身温柔的看着爱人笑容明媚,对他来说,这个人就是他的救赎,这个笑容是他倾尽所有也想换来的,好在,阿靖和他爱他一样的爱他。
  “我很好奇,你怎么可能会让吴英莱吃那样一个苦头,你不像是没有能力保护他们兄弟的人。”
  要是上辈子,他在十六岁的年纪确实没有保护别人的能力,那时候他连自保都够呛,可这辈子……
  “我很后悔离开了大半年。”
  喝了几口啤酒来对抗外面的燥热,苏源豪没有继续追问,哪怕是知道这人说得有所保留,“你看出来了吧。”
  “你表现得很明显。”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苏源豪难得的在外人面前有了诉说的欲·望,“我爱他,他也爱我,跟天底下所有的情侣一样,为什么不能表现得明显一点让人知道他是我的?偷偷摸摸的跟偷·情一样,伤的不止是人,还有感情,我怎么可能允许。”
  “他是律师,你不怕有人中伤他?”
  “谁敢伤阿靖,我就伤他一家,一家不够一族,一族不够就九族,我不信所有人都有勇气承担这样的结果。”
  原来在他这还带株连的,但也只有这样的强硬,才能护得爱人的毫发无伤,当然,前提是有那个实力,萧立喝了口酒,眼神也渐渐变得凌厉,他现在是还没有,但是在莱莱长大之前,他必定给他一个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环境,让外面的风风雨雨不敢伤他。
  对别人再怎么狠,他都能下得了手,如果只有血才能让别人知道有些人是碰不得的,有些事是天大的胆子也做不得的,他不介意让他们得到足够的教训。
  两人之间有了片刻的沉默,可苏源豪知道萧立并不是怕了,而是认同,认同他的方式,对这个年纪还不大却沉稳得像个中年人的小子,他越来越欣赏了,可惜不能为他所用,要是有了他,他好好栽培个几年就能做甩手掌柜了。
  “阿靖很喜欢孩子,可我们不可能有孩子,我也不想有自己的孩子,要是可以,以后你能不能让皮皮和阿靖多接触?”
  “我以为他更喜欢莱莱。”
  “他心疼吴英莱,但是他看得出来你对吴英莱的占有欲很重,皮皮他也很喜欢。”
  萧立侧过头看他,没有问,眼神却表达了他的疑问。
  苏源豪嗤他,“你以为别人都是瞎子?尤其是我们这样的人,只是想不到你会对着一个十岁的孩子动心,萧立,你还够等。”
  萧立又喝了一大口酒,这什么牌子的啤酒,怎么越喝越苦,苦得他都舌头发麻了。
  他和莱莱的牵扯外人又怎会知道,两辈子所有的感情,他都耗在这个孩子身上,他当然不会对孩童时候的莱莱发·情,可从小到大唯一进驻他心的又是这么一个小时候怯怯的,长大后明明得了他的帮助却倔强得连对他的笑容都只是客气应对的清俊男子。
  上辈子他不懂,为什么后面那两年他贴心贴意的对他好,却依旧换不来他的一个真心笑脸,重生回来后再次面对莱莱时他才明白过来,在莱莱父母过世后,他曾经是莱莱仅剩的依靠,可最后连这个能依靠的人也抛弃了他,他怎么可能对一个抛弃了他的人再笑脸相迎。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才想双倍的数倍的更加对莱莱好,因为他曾经无意的抛弃。
  “皮皮愿不愿意和吴律师亲近那得看他自己,我从来不阻止想对他们兄弟好的人。”
  看里面两人笑成一堆的样子会不愿意吗?苏源豪举起手中的啤酒,“先谢了。”
  萧立也和他碰了碰,“彼此彼此。”
  作者有话要说:灰灰不喜欢急赶急赶的码字,那样质量没法保证的,可时间一多灰灰就墨迹,完全没数量可言了,一下午也就写了这么点,莫嫌。
  嫌以后就两千字一更,哼哼。
  你们不能每次都要我来要求留言花花,太不主动了,要是不说你们就理都不理,嫖完就走,哼哼,温言哄上几句嘛,作者也需要动力啊!


☆、开学

  天气越来越热了,每天萧立都是早早起床,做好早餐和午餐才出门,再赶回来做晚饭。
  吴英莱看立哥忙得人都瘦了心疼得不得了,他什么都不会也帮不上忙,每天就努力把家里的卫生打扫干净,不想立哥回来还要急赶赶的去买菜,聪明的小孩等立哥一出门就带着皮皮下楼去找徐爷爷徐奶奶,他们每天早上都会出去买菜的。
  两老怜惜他懂事,手把手的教他什么样子的菜才是新鲜的,价位大概是怎样,哪个摊位的老板厚道,哪个摊位一定不能去,心黑得很,萧立回来看他一脸献宝的模样也就把这事交给他做了,有两老看着,他放心。
  萧立现在手里的钱在一般人眼里很多,但在他眼里,这点钱真不算什么,只能先凭着记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捡点小漏存本钱,现在才九二年,他不急。
  至于莱莱手里的钱……他说过不会动就一定不会动。
  转眼就到了九月一号,全国中小学开学的日子,这天萧立终于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没有早早出门。
  “立哥,我有点害怕。”靠在萧立身上,吴英莱情绪说不上好,他在家的时候都不能天天和立哥在一起,他去上学了,以后就真的只能早晚见得到了。
  萧立蹲下·身来,把人扶正,给他理了理衣领,顺了顺昨天才去剪短的头发,没有了头发的遮挡,小脸蛋全露了出来,白白嫩嫩的小模样一点也看不出是乡下出来的孩子,显然这段时间小孩养得不错,再加上在穿着上萧立向来舍得下本钱,一眼看去,两兄弟站到一起倒有点像是城里精贵着养出来的。
  “别怕,同学都和你差不多大,徐老说和你的班主任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人欺负你的,还是你怕会考不好?”
  吴英莱扬起小下巴,“我才不怕考试,四年级的书我都能背出来了。”
  “那就什么都不要怕,有立哥呢,谁欺负你了立哥帮你欺负回来。”
  小孩一下子不说话了,好一会才又开口,“我的普通话能过关了吗?”
  “已经很好了,皮皮的也是,别人一定听不出来口音来。”这关于自信的事,萧立赶紧给与保证,他说的也是实话,两兄弟都很聪明,学东西上手很快,这才两个多月的时间,和才来B市时相比已经完全是天上地下的区别了。
  口音还是有一点点,但是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应该是听不出来的,这样也不至于被欺生。
  看小孩还是一副赖赖的样子,萧立笑了,捧起他的头亲了亲额头,“以后立哥每天来接你放学。”
  “真的?”
  “当然是真的,立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孩马上就笑逐颜开了,重重的点头,“恩,立哥没骗过我。”
  “那现在可以走了吗?太晚去了回来会很晒。”
  “好,皮皮,你好了没有?”
  皮皮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小水壶从房间里跑出来,“好了。”
  摸了摸他鼓鼓的小书包,吴英莱拉开拉链看了看,“皮皮,你怎么把变形金刚放书包里了?丢了怎么办?放回去,回来再玩。”
  小小孩抓着书包带子不愿意,“我就自己玩,不会丢的,哥,你让我带着吧。”
  萧立按了按莱莱的手,示意他别再说话,“好,皮皮带着,以后都带着,要是有小伙伴喜欢,你就和他们换玩具玩。”
  “他们会和我换吗?”
  “会的。”
  皮皮高兴了,要不是时间不够了,他都想回房间再塞一个别的玩具进去,立哥给他买了好多。
  “要晚了,快走吧。”
  楼下的二老听着小孩蹦蹦跳跳下楼的声音赶紧开门,看两小孩都是精神奕奕的,看着就让人喜欢。
  “萧立,真不用我们跟着去?”
  “不了,您已经跟着跑过一趟了,这天气太闷热,我担心一会会下雨,您二老别出门。”
  “天气预报永远不准,还说今天会晴好。”老太太抱怨,不过看着两个可心的孩子又高兴了,“你带伞没有?”
  “车里放了伞,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了。”
  “哎,办好了手续来我家吃饭,我都买好菜了,别饿着两孩子。”
  萧立没有拒绝,有来有往才是邻里,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关系就远了。
  这个小区的车库入口和出口都在离小区门口很近的地方,让两个小孩在阴影处等着他,萧立快步去把车开出来。
  早在才安定下来他就花了点钱把驾驶证拿到手了,他现在身份证上的年龄也够,买个车方便出行,他舍不得太阳天晒着小孩,也舍不得下雨天淋着。
  车在B市这地方算不得好,却也不是差的,萧立不讲究排场,只注重性能,尤其是安全方面的,他不要求要和二十年后的相比,但是也不能差到没有一点防护。
  三人出行从一开始就被萧立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驾驶坐上当然是他,副驾驶上坐着莱莱,后面那个大位置留给了皮皮。
  这个局面从形成开始至往后许多年就没有变过,萧立不管换过多少辆车,但是他的副驾驶坐永远都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入座,从没有过例外。
  “立哥,皮皮一定也要今天去学校吗?他才上幼儿园,晚几天没关系的吧。”
  “我只能空出今天这一天,再说你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我也要出去工作,把皮皮一个人放家里你放心?”
  不放心,吴英莱回头看抱着水壶喝水的弟弟,这种三个人各有各忙的感觉好怪,皮皮都没有离开过他呢,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哭,要是被欺负了可怎么办?
  “皮皮性格比你开朗多了,别担心,他会适应得很好的,皮皮,是不是?”
  皮皮挺了挺小胸脯,“当然,谁要是欺负我我就欺负回去,哼,我才不怕他们。”
  “对,就是这样,立哥给你撑腰。”
  吴英莱瞪大了眼,孩子是这么教的吗?为什么和爸妈教的不一样,妈妈从来都是说让他好好读书,不要和同学闹不开心。
  萧立抬手合上他的下巴,好笑道:“我说错什么了?把你惊成这样?”
  “立哥,你这么和皮皮说他会学坏的。”
  “皮皮那么乖,怎么会学坏。”
  皮皮也不甘心被分派到坏的那面,“就是,我才不会学坏,哥,我不会主动欺负别人的,你放心好了。”
  这人小鬼大的语气……吴英莱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想多了。
  绿阳小区离学校本就不远,开车速度不快也十分钟就到了,停了车,萧立熟门熟路的领着一大一小往收费处走去,前几天学校开始有老师来忙开学事项时他就跟着徐老来过,打点关系是其一,来看看环境更是重中之重,毕竟莱莱将要在这里呆上两年,要是学校太破了必须换一所,远上一点都没关系,反正他会接送。
  好在这学校确实还算不错,听说这附近几个小区的孩子基本都在这里入学,而这附近住的有百分之八十是老师,能得他们放心的学校果然不赖。
  现在还不到八点,赶早来报名的有,好在不多,队伍排得不长,很快就轮到了萧立。
  数了学费放到桌子上,坐着的人刷刷刷的开着票,边道:“拿着这单子去旁边领书,有标注是哪个年级的,你家孩子是几年级就去那个老师那里领。”
  萧立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拿着单子领着两个孩子去了五年级的地盘,在那里弯着腰整理书的可不就是他见过一面的刘小兰。
  “刘老师。”
  刘小兰是个刚新婚没多久的年轻女人,对长得好的男人天生就有好感,更何况这男人不止长得好,她还收了人家的大好处,印象就更深刻一些,“是你啊,你们倒来得早。”
  “趁着太阳还不大,莱莱,叫刘老师。”
  “刘老师好。”乖小孩有点紧张,但是发挥还算不错,没有结巴。
  “这孩子长得真好,白白净净的看着就乖。”刘小兰低头看了看小孩,表扬了一句后道:“吴英莱同学,以后我就是你的班主任了,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我没课的时候一般都会在三楼中间的教师办公室,记住了吗?”
  “记住了,刘老师。”
  想起这孩子还没有参加入学考试,虽然萧立一再保证他绝对不会过不了,并且校长那里萧立也去打点过了,可她还是有点担心,“明天会有一个入学考试,你不用担心,正常发挥就行,一定不要紧张。”
  吴英莱抬头看了看立哥,抿着嘴角点头,他一定会考好的,才不会让立哥担心。
  看他这么听话,刘小兰微微松了口气,没看到孩子之前她还一直担心这孩子会不会太调皮捣蛋,怕收了人家的钱不好管教,到时候带坏了班上的其他同学,现在看来倒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这样就好。
  把书挑齐了递过来,萧立把莱莱背着的书包拿下来,再把书全放了进去,然后?然后书包就再也没有回到莱莱背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三千哟,灰灰是不是好乖勒。


☆、小八卦

  从学校出来,三人步行去了小学旁边的一栋新楼,那是阳光小学附属幼儿园,把两孩子放到一起方便接送,一开始萧立就是打的这主意。
  幼儿园今天来的人不多,老师相对来说也更年轻,大都是刚从学校出来的,看到萧立本就笑颜如花的幼师们更是热情了。
  这点场面萧立还不放在眼里,不管别人问什么说什么,他都只捡着重要的说,交了钱,弄明白了幼儿园的一些规矩,一声再见就把所有人都打发了。
  “立哥,怎么办,中午学校是没饭吃的。”吴英莱愁了,原本他还没注意这点,听到幼儿园的老师说中午会吃怎样的营养午餐时他才记起来他们学校的课程安排,中午可不就是有两个小时的回家吃饭时间?
  把两小孩都塞进车里,萧立启动车子后才道:“没事,立哥来接你去外面吃。”
  “不行,立哥你要上班,赶来赶去的太累了,我自己去外面吃就好了。”
  “我上班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有车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再说我中午就不用吃饭了?反正都是要吃的,和你一起吃不行?”
  能和立哥一起吃饭当然好了,再一听到还不影响立哥的工作,吴英莱立马就笑开了,“当然好,那我每天在校门口等立哥。”
  “看着点时间出来,别出来得太快,也不许站在太阳底下等。”
  “现在不是很热了,而且我身体好多了,立哥你别总担心。”
  “前段时间又感冒了的是谁?这大热天的谁动不动就感冒?恩?”那天早上他就是被怀里的火炉子热醒的,人烧得叫都叫不醒,把他和皮皮都吓得够呛,陈医生说病发出来了对他身体有好处,但对他来说人只要总生病就说明身体不好,他虽然不懂医理,这点他却很坚持。
  被抓了痛脚吴英莱不敢再争辩,他已经觉得最近的中药越来越苦了,肯定是立哥在里面加了黄莲,皮皮有天从陈爷爷那里拿了黄莲回来捉弄他,他只是舔了一下,就苦得喝了一大杯水还是一嘴的苦味。
  皮皮从后座趴到前边来,脸上满是被遗忘的难过,泪水在眼框里打转,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你们吃饭不带我,让我饿肚子。”
  吴英莱吓一跳,连忙回身捧住他的头解释道,“皮皮没听幼儿园的彭老师说吗?皮皮以后要在学校吃饭哦,而且还是很特别的营养午餐,和很多小伙伴一起吃,哥哥学校没饭吃才要出去吃的。”
  皮皮眨了眨眼睛,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无辜得可爱,“真的?不是要丢下我?”
  “哥哥怎么会丢下你?”看他收了眼泪,吴英莱捏了捏他的脸,用了一点力气,小脸蛋很快就红了一大团。
  皮皮揉了揉脸,吐着舌头坐了回去,其实他还是想和哥哥一起出去吃饭,不过既然哥哥这么说了,那他就在学校吃好了,真是,哥哥怎么用那么大力掐他,好疼。
  萧立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人的互动,很满意莱莱把小尾巴给搞定了,天天三人行,他也是非常想和莱莱独处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