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旷世今生 冷夜冥凰(上)

旷世今生 冷夜冥凰(上)

时间: 2015-08-20 09:14:08

【文案】

未来世纪的NO:2杀手,任务失败。

无意间穿越到现代二十一世纪名门家族···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这个一家之主上演了一场不X恋

关键字:穿越 杀手 父子 年上

旷世今生(父子文)正文第1章

未来世纪3005年8月4日

法国郊外某处,有一栋诺曼邸风格的别墅。通过铸铁铁花圆形入户门楼、舒展的坡屋顶等传递着贵族的品位和气质。

要说这别墅有什么不同,那就要属隐藏在墙壁和草坪里的各种远远超过二十一世纪的高科技电脑控制试的机关设置了。

此时,在别墅里的某房间,显示这一个三维立体的电脑传输屏。突然,屏幕开始自动启动,伴随的三维立体的电脑传输屏显示出了一些文字,随着文字的显现这块屏幕也开始发出了人性化的声音。

杀手:NO2姓名:阎皓月代号:教皇任务失败,确认死亡。

“啧~啧~啧~看来这次亏大了呐,不仅任务失败了还赔上我们组织里排名第二的杀手呢”一个神秘的男人看着眼前的屏幕,喃喃自语。

···················

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是阎皓月从黑暗的世界里,苏醒过来时的第一个问题。还记得,自己接受了组织里一个特别的暗杀任务。却因为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导致第一次任务失败!

可是,有谁能想到在自己死亡之后又会以另一具躯体获得了重生?!又有谁能想到自己的灵魂来到了一个不同于原来的地方?

闭上眼睛,凭着自己曾经受过的地狱试训练加上作为一个顶尖杀手的灵敏感官,阎皓月的脑海中默默形成了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状况。

扑鼻而来的消毒水的味道证明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好像盖着薄薄的被子。不过,这间病房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因为很宁静,感觉很豪华、舒适。

身体上虽然没有什么不适却很是虚弱,稍微动一下就有点头晕眼花。右手背的静脉血管里埋着吊针,鲜红的血液从血袋中注入。左手腕的动脉上有一道深深的切口,不过现在那里包着雪白的纱布。

动用了太多脑细胞,阎皓月有些累了。停止了感官的触动,静静的沉睡了过去。

睡梦中,出现了一座高级的别墅。别墅房间里的一张大床上一个16、7岁有着一张绝世容貌的混血男孩,他正与一个长相绝不逊色于他的年轻男人疯狂的交缠在一起。

慢慢地,这个男孩快乐、幸福、失落、痛苦、煎熬的画面随之而来,最后闪过男孩抱着这个与他夜夜交欢的男人痛哭,男人却毫不留的离开剩下他孤单一人。

那个俊美的男人每夜都会抱着不同的男男女女回到别墅,男孩痛苦的看着他与那些莺莺燕燕风花雪月。受不了这种心痛的煎熬,这个男孩选择了在别墅的浴缸里割腕自杀了。

在后来被别墅里的管家发现后送进了医院,幸得抢救成功这个漂亮的男孩活了下来。

可是真是如此吗?不,事实上画面里的那个男孩自杀是成功的,至少现在躺在床上的人的灵魂是一个来自未来世纪的顶尖杀手。

当画面的片段闪现完毕的时候,阎皓月也再次醒来。聪明的他大致猜到了这画面里的男孩,很可能就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

阎皓月忽然感到一阵释然,这个美丽的男孩虽然悲哀,但死亡对他而言也许是一种幸运。无管这个身体过去经历的种种,但是现在在这具躯体却是于自己灵魂完完全全的结为了一体。而对于阎皓月来说,这个身体可以带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属于自己的人生。虽然在那个科技发达的未来世界里,一个顶尖杀手阎皓月已因被朋友出卖任务失败而死亡。但在这里,自己却得到了重生。这样的事实虽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既来之则安之或许自己会喜欢上这里的生活。

旷世今生(父子文)正文第2章

转眼间阎皓月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三天,身体上的虚弱、乏力也逐渐的在消失。

不过这说来也奇怪,在怎么说自己也是在住院吧。可偏偏就是没有一个人来探望的,除了查房的医生和每天给自己打吊针的护士外就只有按时前来送饭的一个陌生女人。

夏季的烈阳总是那么炙热,强烈的阳光直直地穿透浓密的树叶照耀在地面上。

今天是阎皓月(哦,不对,应该是这具身体)出院的日子,阎皓月早早的起床无聊地匍匐在窗前慢慢的等待着。

咚咚咚随着一阵礼貌的敲门声传来,阎皓月反射性的转过身。

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高级西服打着名牌领带的男人走了进来,向着此刻将一双冷漠的视线放在自己身上的主人微微行礼道“小少爷,车已经在楼下等候。我们可以走了”

呵~~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身价还不错,居然是个少爷。上次梦中的画面见他夜夜在一个男人身下承欢,阎皓月还以为他是一个被人包养的男妓咧。

喂,喂,喂,等等,不对哦。要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个少爷,那··那··跟他夜夜交欢的那个男人又是谁?**?不对,从那些画面反映出那个男人非同一般,可能比这身体的主人还要尊贵。兄弟?他妈的!骗谁啊?就算是兄弟那感情也不至于好到滚上床吧。父子?嗷!我的天!真怀疑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然怎么会认为他们是父子。但是!!那个与这身体的主人同在别墅的男人到底是谁?

头疼,越想越头疼。揉揉太阳穴,算了!不想了!反正也不关他阎皓月的事,而且这具身体的主人也被那男人抛弃了,不然这男孩也不用自杀了不是?事到如今,一切就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不太想开口说话,阎皓月只是敷衍的点点头。

跟着这个男人坐上电梯来到楼下,又穿过医院长长的走廊才到达住院部门外。

此时在阎皓月眼前的是几辆黑色的轿车,其中最让人瞩目的就属那唯一的一辆加长型的黑色房车。

那个带着阎皓月走出医院的男人,上前一步主动拉开车门“小少爷,请上车吧”

阎皓月从容而优雅地钻进车里,躺靠在宽敞舒适的后座上闭目养神。

一路无语。就在他快要昏昏欲睡的时候,车已经停了下来,耳边传来那个来接自己的男人的声音“小少爷,我们已经到了”

摇摇脑袋,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下后,阎皓月这才低头步出车门。

抬头定睛一看,步入眼帘的是一座欧式贵族风格的别墅。都铎风格如大斜坡式屋面造型传达着豪宅主人的绅士气质。运用1米5高度的前院围墙、高大的植物群,将整个建筑物的前脸对主人做识别,再通过设置厚重的大铁门,完全将建筑以及住在建筑里面的主人,充分的给予了足够的尊重,也完全的体现出主人的尊贵及神秘。

阎皓月举步顺著台阶走进别墅,发现室内的装潢完全是严格的按照西式绅士的生活方式来完美规划设计的。

“小少爷”这时别墅里一群身穿制服的男男女女,整齐的向着阎皓月恭敬的欠身施礼。

“小少爷,你才刚出院,这一路也怕是有点累了,你快回房休息去吧”一位年约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对着阎皓月关心地说道。

恩?这人怎么那么面熟?啊!对了,这男人就是那天梦里所出现的王管家。根据自己的记忆,这个王管家对以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很关心也非常的疼爱他。

“恩”回应了一声,阎皓月直径往客厅中那旋转式的楼梯走去。

凭着那日梦中出现的信息,阎皓月来到二楼靠近东面的房间。

打开房门,映入眼底的是一片雪白。白色的墙壁没有一点瑕疵、雪白的高级羊绒地毯厚厚的铺在地上、床头柜也是白色的,上面还有一个白色的陶瓷花瓶,不过花瓶里的玫瑰花已经枯萎了。房间里还有一张造型怪异的像M字母的桌子和一张看似像卫星接收器造型的椅子,雪白的张条柜对面是那巨大而夸张的床,上面还放着5、6个白色的抱枕……

阎皓月疲惫的倒在舒适又柔软的床上想要休息一会儿,却从不远处的落地镜中发现自己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夸张发型。

厌恶的皱起眉头,看看时钟。恩,现在才10点离吃饭的时间还太早。估计,去趟理发店回来就刚好。

毫不犹豫的起身,凭着脑中的记忆他拉开床头柜的其中一个抽屉,拿出里面放着的钱包,便往楼下走去。

“小少爷,你这是准备去哪儿?”见他不在楼上好好休息,反而跑下来欲往大门外走,王管家立刻出来叫住他。

“王叔,我想去理发店”记得这个身体的主人以前就是这么叫王管家的。

“真的是去理头发么?小少爷你没骗我?”毕竟小少爷曾经自杀过,自己不能不防着点。

“恩,真的是去理头发”眼神坚定,语气诚恳的回答。

“那好,我叫小陈开车送你”为了保险起见,王管家叫来司机送阎皓月去理发店。

从开车往返到坐在理发店,经过两个小时的煎熬,阎皓月终于在次回到了别墅。

先前的孔雀式头型已经变成了中短式及耳碎发,五颜六色的发丝此时已经变回了本来的淡褐色。在配上那张瓜子脸以及拿漂亮的五官和一双证明自己是混血儿的墨绿色眼睛,此时的阎皓月早已让全别墅的人呆若木鸡。

看着这样的场面,阎皓月心头一悸,下意识的暗想‘难道这身体的主人,以前一直都顶着那种诡异的发型?’

“咳恩!!少爷,你该准备吃饭了”不快是管家第,一个回过神来,轻咳一声唤回众人的神智。

点点头,往餐厅的方向走。

餐厅非常的大,装潢也并不比客厅的有丝毫逊色。整个内部全部都是用漂亮的大理石筑成,墙壁上还刻这许多古色古香价值连城的浮雕,餐厅的构造是长方形的,三米多高的双开门的两边有两尊精美的石像。餐厅里摆放着的那一张价值不菲的长桌上铺着一张雪白的桌布,上面摆放着整齐的餐具。阎皓月随便的找个位置座下,等待着美味佳肴的到来。

旷世今生(父子文)正文第3章

面前盘中的食物是那么的可口,一阵阵扑鼻而来的香气刺激着阎皓月空腔中唾液的分泌,但是他实在是不习惯吃饭的时候有人看着,所以他只是勉强的吃了几口牛排,便草草了事。

叫人为自己端来一杯咖啡,阎皓月优雅的坐在那张名贵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看了一会,实在是很闲很无聊。他只好闭目养神把关于这具躯体的信息整理了一遍。

除了上次脑海里闪过的那些片段信息外,就是自己从刚才的那个钱包里看见了这个身体主人的身份证,上面的名字一栏写着欧阳刖三个字····

一个下午,阎皓月··哦··不··现在应该叫他欧阳刖才是。毕竟,这个身体的名字叫欧阳刖。在这个别墅里东逛逛,西看看的渡过了。

月光入银子。无处不可照及的向大地散射着银色的光华。别墅的周围笼罩着深沉与神圣的寂静。

‘叭叭叭’汽车的笛音在别墅大门外响起划破寂静的夜空,显得格外刺耳。

“小少爷,是主人回来了”王管家走到大厅门外,打开门看了看,对着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欧阳刖说到。

……欧阳刖还以为是谁呢,结果是这个身体的老爸回来了。想想,还别说他还真是有些好奇这个老爸到底有多冷血,居然连自己的儿子住院也不曾来看过一眼。

“恩,知道了”闭着眼睛,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应了一声。

不一会,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不时还掺杂着女人高跟鞋的声音。

“主人”王管家恭谨地站在门口,低头行了个礼。

“恩”锐利的目光射向沙发,欧阳辰修搂着怀中美艳的女人走了过去。

不理会背后那道令人心底发毛的视线,欧阳刖端起面前的咖啡优雅的喝着。

直到欧阳辰修走到自己的对面坐下,在看清自己这具身体名意上老爸的脸后····

“噗····咳·咳咳··咳咳咳”吃惊的同时凭着身为杀手的强力自制力,他终于没能惊叫出来,只是将口中的咖啡吐出来了而以。

“呃··SORRY··”看也不看对面那两人的反映,接过佣人递来的纸巾,从容的擦拭嘴边的污渍。

喂喂喂···不会吧··有没有搞错···他不是跟欧阳刖夜夜**的那个男人吗?怎么这会儿又成欧阳刖的老爸了?难不成他两真是···真是··想到这里,欧阳刖瞬间明了了。

低头,懊恼的看着自己衣服上的咖啡渍,欧阳刖快速地起身。

这时,身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等会儿你下来,我有话给你说”男人不在看他,抱着身边那美艳的女人,挑逗起来。

“恩,知道了”头也不回,只是敷衍的回答便直径往楼上走。

冲进浴室里,欧阳刖努力地搓洗掉那粘呼呼的感觉。

。。。。。。。。。。。。。。。

看着欧阳刖上楼的背景,这个美艳的女人倚靠在欧阳辰修的肩上,半个身子已经贴住了他的胸膛。“修,刚才那个漂亮的少年是谁?”

点燃一根香烟,看着女人笑笑,无所谓的回答。“我儿子”

这女人有些疑惑地抬头,望向欧阳辰修问。“你儿子?天!修你现在才所少岁啊,怎么有这么大的一个儿子?”

“是吗,那他就不是我儿子吧。别说他了,我们去做刚才在车里没做完的事,恩?”不屑的撇撇唇,将手伸进女人的内衣里来回的揉捏。

“你真坏,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了··唔··恩··”此时假意的说教,已经在欧阳辰修高超的吻技中埋没。

大约30分钟后,两人听见脚步声纷纷抬起头看向楼梯处。

性感!这是他俩看见欧阳刖时,脑海出现的第一个印象。

绝美!这是他俩看见欧阳刖时,脑海出现的第二个印象。

高贵!这是他俩看见欧阳刖时,脑海出现的第三个印象。

此时的欧阳刖穿着雪白的浴袍,领口微微的张开露出雪白色的肌肤。水珠从他那一头柔顺的淡褐色发梢滴落到白色的浴袍上,有些还滴进了欧阳刖那半敞开的胸膛上一直留响腹部那被浴袍挡住的地方。在明亮的灯光下将他的皮肤衬托的的晶莹剔透,配上那张让女人都羡慕的漂亮五官简直是该死的让人疯狂。

欧阳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洗完澡后下来时在客厅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

一个英俊伟岸而成熟的男人与一个美艳**的女人在沙发上疯狂地热吻,两人已经衣衫凌乱估计要是自己在晚下来一点的话恐怕他们已经开始继续后面的‘工作’了。

将双手插进浴袍上的口袋里,懒散地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无视那女人的窘迫,对着欧阳辰修道:“什么话?说吧”

惊讶他的突然改变,不过也只是一瞬间“我帮你办理了转学手续,明天你就去圣凯学院读书”

“就这个?还有其他事吗?”挑眉,看向欧阳辰修,示意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没有了”误解他话里的含义,欧阳辰修不屑的撇撇唇,脸上满是厌恶。

“圣凯吗?恩,知道了”起身上楼准备睡觉,突然又转过身对这欧阳辰修道:“不用在意,你们继续”

旷世今生(父子文)正文第4章

圣凯是一所有名的私立学院,要在这里就读书的学生第一,家世要好,第二,绝对要够有钱。

这所圣凯学院可不一般,毕竟这里的学生个个都是上流社会的名家子弟。所以,这间学院所拥有的一切设施都是非常奢华的,当然在这里读书的收费也不是一般的人能付得起的。

今天是去新学校的第一天,欧阳刖早早的起了床,穿上昨夜圣凯学院送来的白色学生制服下楼。

直接走进餐厅,拉开餐厅的椅子优雅的吃起了早餐,看也不看坐在他对面的欧阳辰修。

整个餐厅里除了翻动报纸的声音就是和牛奶的吞咽声,食物的咀嚼声和餐具与盘子间的碰撞声。

放下手中的报纸,欧阳辰修喝了一口咖啡目光看向坐在对面一言不发的欧阳刖“学校是住宿制,一个星期能回家一次,你自己好自为之别在做出上次那种愚蠢的行为”特有的磁性嗓音,却带着些许厌烦。

啧,真是令人有够生气的说话方式!做傻事的是你儿子,又不是我,别把我们混为一谈。

抬起头,冷漠的看着欧阳辰修不屑地冷哼一声,“我不是以前的欧阳刖,别以为我跟他一样”

“希望如此”忽略他言语中的某些问题,欧阳辰修以为他又是在耍少爷脾气闹别扭。

吃完盘中最后的一点东西,欧阳刖站起身走出餐厅,接过客厅里王管家手上的书包。“王叔,我走了。”

“是,小少爷,车已经为你准备好了”王管家带着和蔼的笑容拉开大门,送他走出门外。

无聊的看着车窗外,想想以前的那个世界,这里的环境比自己以前待过的地方要差上许多,不管是车辆的性能和内部构造都无法比拟自己的那个时代。在欧阳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室车已经到达目的地……

“叭~叭~”汽车的笛音鸣了两声,学院外高大的围栏式大门缓缓的打开,一辆蓝色的保时捷开进了学院。

“小少爷,到了”穿着黑色西装的司机,下车恭谨地帮他拉开车门站在一旁。

一身白色制服、一张绝色容貌、一双墨绿的双眸、一头淡褐色柔顺的碎发,一阵清风拂面发丝随风荡漾,周围的学生痴痴地看着欧阳刖久久不能回神。

冷眼地扫视四周,潇洒地将书包甩在肩上大阔步走进教学楼。

“喂,喂,他是谁啊?好漂亮哦”一个刚回神的女生,惊讶的问。

“不知道,可能是转学生吧,他穿着我们学院的制服呢”另一个女生解释到。

“不过他好美哦,好可爱而且还是个混血儿”这一个女生双眼都在冒桃心,嘴角快要留出口水了。

。。。。。。。看着欧阳刖的背影女生炸开了锅,开始讨论起来。而男生们,也开始注意起这位新来的漂亮混血男孩。

‘叮~~~~’上课铃声敲响了,班主任老实带着欧阳刖走进了高二,三班教室。

“各位同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欧阳刖同学,是刚来的转学生,从今天起他就在我们班就读,请大家好好相处”

站在讲台上,班主任老实走程序一般的的为大家介绍。

同进校门下车时一样,全班的女生看见欧阳刖时都是一副痴呆样。无视这些惊艳的目光,欧阳刖走到老实安排的位置上坐下。

教室里墙上的时钟在‘滴答,滴答,滴答’作响,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几节课下来欧阳刖就脱离了这无聊的学习时间迎来的午休时刻。

来到学校的餐厅里,看着里面来来往往的人,欧阳刖就很是烦闷。

在自己的那个世纪里,作为一个杀手而活着的他,那么就必须学会警戒。所以在长时间的警戒之下,他早已不能习惯让别人近距离靠近自己的,就算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也尽量的避免与人接触。

不过看现在,这热闹的餐厅人又这么多。自己得去拿东西吃吧,那肯定得与人碰触到,一想到这点他就像有洁癖症的人一样感到无尽的厌恶。

“呐,呐,呐欧阳同学,你怎么不去拿东西啊?是不是不好意思,那我们帮你拿吧”

班上的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看见欧阳刖站在餐厅里发呆便主动上前来搭讪。

“不用了···我等会就去,你们先去吧”虽然自己是杀手但他的性格并不是他人想象中的那么冷漠,看着女生们这么热情,欧阳刖只是委婉的拒绝。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帮你去拿吧”无视他的拒绝,几个女生自告奋勇地抢着给他拿吃的去了。

不出一会儿,这几个女生就端着满满的几盘食物来到一张四人桌,向欧阳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没办法,在怎么不习惯也不要和自己的肚子过意不去不是?无奈的迈着步子走过去,坐在了靠窗户的那个位置。

“哟··这不是欧阳刖吗,怎么突然转到这所学校来了啊,你老爸舍得?”一个欠揍的声音自欧阳刖的身后响起。

“啧···你们跟他坐一起干嘛,别被他的面貌给骗了,这家伙可是个如假包换的恋父狂呢”

上上下下的不停的打量着眼欧阳刖,眼中带着鄙视与不屑,这个长的人模狗样的男孩笑嘻嘻的对跟着欧阳刖坐在一起的几个女孩说到。

“不会吧,欧阳同学这么好看一定很受欢迎的,怎么可能喜欢自己的父亲啊”这一下,几个女生又开始讨论了起来。

皱眉,侧头看向那个人“你,认识我?”

“啧···欧阳刖,你他妈的很无聊吗?装什么白痴你”伸手想要去揪他的衣领,却被欧阳刖巧妙的躲开。

“我不认识你”不想在和他多做纠缠,整整衣服,准备离开餐厅。

“站住,你这个**的爱上自己父亲的臭小子,别为你今天躲得掉”快步上前,伸手按住了欧阳刖的肩膀。

烦躁,烦躁,欧阳刖想也不想,一个漂亮灵活的过肩摔将这个多嘴多舌的人摔倒在地。

“别靠近我,否则后果自付!”一字一句的给他一个警告,眼里闪过寒霜,语气冰冷得吓人。

旷世今生(父子文)正文第5章

刚才在餐厅被那个欠扁的小子那么一搅和,欧阳刖的心情现在已经差到极点。

不想在去上课的他,转而往学院里的学生公寓方向走去。

这所学院的住宿公寓也不同于一般的学院,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专属的房间。

每一个房间里所有的电器设备以及家具摆设,都是按照五星级酒店的样子而配备的,在这样的住宿条件下可想而之那费用是多么的昂贵。

打开房门,欧阳刖并没有一丝的惊讶,松松领带,拉开衬衫的衣领闲散的倒在床上,闭目假寐。

‘嘣~~’还没躺多久,房门就被人用力踢开,传来一声巨响。

刚才那个在餐厅里欠揍的男人,此时单手插在裤兜里嚣张的走进欧阳刖的寝室,后面还跟着几个狐朋狗友。

走近床边,俯身拉住欧阳刖的衣领将他从床上提起“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嚣张什么呢,你这**的臭小子,说实话,我发觉你比以前越来越他妈的欠揍!”

后面几个狐朋狗友也不时的用手拉拉欧阳刖的头发,拍打欧阳刖的脸一副今天你挨揍挨定了的表情。

“欧阳刖,你说是不是皮痒想找死啊?刚才竟敢在餐厅跟老子那么说话不说还敢先出手?”轻蔑的看着欧阳刖在自己眼睛里放大的脸,拿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的眼神欧阳刖有种一位自己是他的杀父仇人的错觉。

“下午放学后,我们在操场等你!单挑!就是你一个人挑我们全部,群挑就是我们全部挑你一人。你自己慢慢选!”奸诈的笑笑,扔下这句话,欲往门外走。

等于说不管怎么选,自己也就是个被以多欺少的份?!从十岁开始做杀手起他欧阳刖就从没遇见过这种让令他无论如何都想揍人的冲动,忍耐已经到达极限,欧阳刖烦躁的拉下领带往地上狠狠地一扔。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用等会了,就现在!操场在哪儿?……”

对付这种比灰尘都不如的小角色,欧阳刖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其摆平,将这几个生平让他第一次出现想揍人的冲动的男人揍得鼻青脸肿,一个一个的跪在地上。

欧阳刖冷冷的目光,居高临下的看向那个今天一次次响自己不断挑衅那个人说道:“我说过!别惹我,不然后果自付!”顿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从做杀手到起他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今天这种情绪,他一位自己是一个机器,现在证明他——还是一个人。让自己能出现这种情绪的人的名字,他怎么不知道?

“陈磊”低着头,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声音里却含有咬牙切齿的感觉。

“哼?陈磊是吗。记住了,下次在叫我**或者人妖,我就阁了你的舌头”欧阳刖带着冷酷的微笑着俯身,在他耳边低语。

“你们几个以后在敢碰我一下,我就将你们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折断”转过脸,厌恶的对着那几个陈磊的狐朋狗友打个警告。

“知道了”点点头,被揍得全身疼痛难忍,但还是艰难的开口回答。

满意的耸耸肩,欧阳刖潇洒地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又理理身上的制服。

身后看热闹的学生见他准备离开,统统让开一条道路深怕自己不小心惹怒这个漂亮且身手不凡的男孩。

“欧阳刖,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死的很难看!”看着欧阳刖远去的背影,陈磊双拳紧握恶狠狠的发誓。

旷世今生(父子文)正文第6章

欧阳集团下属企业无数,涉及各个行业,同时还与黑白两道皆有紧密的关系往来。

姓名:欧阳辰修年龄:33岁身份:欧阳集团总裁及欧阳家族正式继承人。

姓名:欧阳刖年龄:17岁身份:欧阳辰修的儿子,欧阳家的长孙,母亲凯西·赛丝络意大利人,家族背景不详,七年前死于事故。

姓名:陈磊年龄:18身份:某当红女艺人的儿子,注:同时也是欧阳辰修的(私生子)·····

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调查报告,欧阳刖不屑的笑了笑。

哼,怪不得那个叫陈磊的这么嚣张,原来是欧阳辰修的私生子。看来我们还真是注定好的,水与火不能相容的人呐。

起身伸个懒腰,随意地整理了一下房间,欧阳刖就往楼下走去。

还是那辆蓝色的保时捷,还是那个穿着昂贵西服的男人。看见欧阳刖从学生宿舍走出来,上前,恭谨地拉开车门“小少爷,请上车”

***********************************

大门缓缓的打开,车子驶进别墅的前院。

“欢迎少爷,回来”一群佣人整齐地站在门口,微鞠躬迎接欧阳刖的回归。

自从去圣凯学院住宿,但是学院允许他们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不过,欧阳刖却一次也未回过这个别墅。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