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逢魔 江上烟

网游之逢魔 江上烟

时间: 2015-06-22 00:15:21

全文:
一个好对手,变成了一个好队友,再变成了一个好对象的故事。

傻白甜,纯狗血,年轻人的恋爱就是这么的迅速(别信)

圣主殿服第三届2V2决斗赛落下帷幕,被遗忘者击败冰蓝夺魁。

冠军不爽找人干架,亚军失踪去练小号。

得,三届决赛都能撞一起,在桑蒂亚镇撞见,也没什么不可思议吧?

西幻网游,全程狗血,全文完结。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夕琛,黎冰 ┃ 配角:楚引生 ┃ 其它:键盘网游,慢热

 ☆、第一章

  
  山峦起伏,重岩叠嶂。
  古尔登丛山是将鬼雾城与外界分隔开的天然屏障,巨树丛生,高耸入云,无数胆大技艺高超的猎人试图翻越山脉,却无一不被幽静深邃的丛林吞噬。
  疾行的人身着蓝袍,不是猎人,长袍过于拖沓厚实,不易奔走,更别提在这等恶劣的环境下。古尔登丛林素来有“活丛林”一称,其中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是用鲜血浇灌的。
  只是,今天的丛林,像死了一样。
  “嗞嗞——”蓝袍人听见声响,倏然抬头,他的头顶悬空形成三颗雷球,以眼睛无法捕捉的速度**。顷刻间,地面上砸出一个仍旧嗞嗞冒电的坑,而丛林,仍是寂静的仿若死物。
  远处,一棵参天古树旁,手持雷鸣骨杖的黑衣人慢慢收回手,陷入沉默,没有下一步动作。可沉默持续不过片刻,便被一个短促的施法声打破,那声音起初细微得难以察觉,黑衣人刚有所警觉,寒冰就如同附骨之疽,由外至内牢牢将黑衣人困住。
  “你的闪现术几级了?这么厉害,那么高的树都能闪上去。”
  蓝袍人并不答话,霜冻术是最基础的冻结技,吟唱时间短,冻结时间也短,时间要抓紧。蓝袍人再次低低吟唱了几个连击技,黑衣人依旧处于控制状态,原本靠这一次连击想杀死黑衣人是不可能的,但黑衣人在先前的战斗中早已负伤,如今也只是强弩之末。
  “他来了哦。”黑衣人忽然开口。蓝袍人手中法杖凝结冰晶,温热的丛林被冰雪覆盖,寒气森森,降雪术下地面上任何走动都会留下印记,蓝袍人清楚的知道她不是在胡说。
  “你来不及了。”
  雪面上的脚印浅且疾,眨眼间就逼近蓝袍人。
  他并不停止施法,一动不动,天蓝色的长袍虽厚实却挡不住尖锐的刀剑,更别提是泛着银光锋芒耀眼的利刃了——
  那匕首以子弹般的速度直袭他面门,此时即使停止施法也来不及了。
  他喉咙被一只有力的手死死卡住,因接触而破隐的暗杀者紧贴他的背,毫无间隙,温热的吐息如毒蛇信子,下一刻就坠身地狱。
  “哐,咣——”
  冰法的冰盾多少起了点作用,匕首粉碎冰盾的时刻正是他吟唱结束的瞬间,铺天盖地的冰霜汇聚成一条巨龙,向正好破冰而出的黑衣人俯身冲去,黑衣人不躲不闪,似是放弃了挣扎,只是抬手对准了僵直中的冰法。
  “加油。”
  冰龙一头撞下,星星白光从扬起的尘雪中升起,与冰渣和雪沫交织竟是给狼狈的场景增色不少,气流拂动了遮蔽天日的树叶,一片,两片,死寂的丛林传出了沙沙声。
  黑衣人死前下的是致盲术,巫神祭司巫祭状态下唯一不需吟唱的控制技。先前暗杀者则用的是背刺,超高伤害加上眩晕,冰法眼前只有无边的黑暗与绝望。
  冰法睁大冰蓝色的眸子,却只是茫然地没有焦距,他听得到风吹树叶的低沉声,仿佛饿狼扑向猎物前最后的蓄力,冰法知道,那是暗杀者的蓄力爆发技能,疾风刺。他觉得等待自己被吞噬入腹的时间格外漫长,但他还是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这一命换一命的买卖,不值啊。”
  眩晕的解除时间较致盲要早,但也快不过蓄力至四级的疾风刺,失去了冰盾的冰法在利刃下如同赤·裸的婴儿,不容挣扎就被利刃划开长袍刺入胸膛,没有一滴血流出,但冰法感觉自己的生命流失了一大截,他几乎难以集中精力继续计算时间。
  快了。
  只能说快了。疾风刺是暗杀者为数不多使用起来较为华丽的技能,不是一击得逞,而是接连不断。飞舞的匕首挑、刺、斩、割尽往脆弱的脖颈和胸膛上突,原本孱弱的生命更是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暗杀者右手不停歇,却放开了制约冰法的左手,手刀带着猎猎风声,又是再次眩晕的技能。
  冰法猜暗杀者一定不知道,他为了这次战斗在技能上做了小小的变动。
  虽然他们之前打过多次,每次战斗都会有新的收获,譬如说暗杀者的武器由短剑变为双刀,再由双刀变为短刀,而这次,他的技能选择也由擅长的控制系改换成了攻击系与防御系的结合。
  也因此对眩晕的免疫力提高。
  本来冰法是期待一场僵持赛,最后凭借己方神圣祭司的治愈优势获胜,可惜对方不按常理出牌。巫神祭司一上来就放弃神司状态而改为巫祭,与爆发威力最高的暗杀者合力击杀了己方祭司,虽说他也同时重创二人,但冰法是后悔的,如果他是用原先的控制技能的话,神圣祭司一定不会就这样离场。
  暗杀者之前碰都没碰冰法一下,自然不知道冰法对眩晕免疫提高,所以他特意掐准了时间才用手刀。
  也所以,在被冰枪刺中时,他会难以置信地出声:“你?”
  冰枪林威力不大,但瞬间从脚下冒出的冰枪能将近冰法身的敌人捅到天上。
  暗杀者在空中翻身,稳稳落到地上,如果不是不能够隐身,在空中接一个瞬步还少了在雪地上留下脚印的麻烦。
  但冰法的冰盾也聚不起来,他的情况比暗杀者还要差,生命力见底,瞬发技能全都还不能用,制造的雪地随着时间流逝也在慢慢消退。
  面对这个暗杀者,冰法是不敢轻易读条的,比如说这次,就让他从云端一路**至地狱。
  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冰法苍白的双唇微微翕动:“哎呀,遗忘,这次我要输了呢。”
  暗杀者手握短刀,一语不发,紧紧盯着冰法的动作,他知道胜利女神在朝自己微笑,但不能松懈,对面是他所见过最诡谲多变的冰法。
  冰法扬起如天神般俊美的脸,低低吟唱起咒法。
  暗杀者对吟唱的内容无比熟悉,但他不解冰法有何意图,他知道这只是冰法最后的挣扎,于是暗杀者连踏数步,一瞬间如奔雷般逼近冰法,暗杀者清楚,冰法能够使用的任何技能,都赶不及。
  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我输得是战术,不是技术。”
  冰法冰蓝色的瞳孔微笑着对着逼近的暗杀者,利刃穿过星星光点仿佛击碎了一个精致的泡沫,光芒随着雪地一起消失,在阴暗的丛林里带出一丝微亮。
  古尔登丛林只剩下暗杀者一人,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作者有话要说:  用“暗杀者”、“冰法”来称呼是以游戏中角色的视角,但这是键盘网游

  ☆、第二章

  
  楼夕琛脱下耳机,脑袋埋在双手中,努力恢复冷静,他拍拍两颊站起身。
  房门正巧被人打开,杜式微啃着凤爪走进来,甚是可惜地摇摇头:“早说了让我和你在同一房间,我就能告诉你他点了眩晕免疫了。”
  楼夕琛动动脖子揉揉手腕,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杜式微扔掉骨头,擦擦手:“啧啧,你看,这就是你输了冰蓝两次而姐姐一出马就搞定的原因。点出眩晕免疫冰法要浪费许多无谓技能点,结果没怎么派上用场,冰蓝要躲在被子里哭了。”
  楼夕琛深深地鄙视了自己老姐一眼,回到游戏中,鼠标轻击几下进入论坛,果不其然,首页上一成片激动的帖子。
  当然,激动分很多种,有激动自己终于赢了冰蓝的,有激动冰蓝最后的认输的,还有激动冰蓝队友的操作的。
  官方的帖子自然是要加粗加红置顶的:
  【恭喜被遗忘者、薛官人战胜冰蓝、枫林晚获得圣主殿第三届2V2战冠军!】
  这么赤果果把输方也挂起来的帖子果然符合无耻官方的形象,我喜欢。
  楼、杜二人同时想。
  决斗赛今年是第三届,每个服务器都有独立排名,是官方组织与投资的,也更加公正与有趣。论坛上讨论的帖子虽多,不过最红火的当属讨论被遗忘者与冰蓝JQ的一楼。
  杜式微贼笑着指了指鲜红的标题,道:“‘胜败定上下,输赢定攻受’这标题谁编的一看就让人想戳进去啊!‘第三年,我终于胜过了他。’哈哈哈哈哈居然用你口吻在写文,还有这楼……”
  楼夕琛手一抖,按了ctrl+w。
  楼夕琛听得满脸黑线:“当我很想在决赛的时候碰见冰蓝吗?”
  “我看人家挺乐意碰见你啊。”
  “所以我惹不起只好躲了……”
  “别这样嘛,人家也只是想交朋友吧,这么有缘。”
  “……你老实告诉我,这些帖子有没有是你发的。”
  “怎么可能,我坚决不暴露亲友的隐私。”
  楼夕琛舒了口气,电脑跳到桌面,他依旧在郁闷中,杜式微拍拍他的肩膀:“安心啦,这点不算什么,你想知道真相的话,可以去看看首页上的弹幕直播版。”
  楼夕琛瞪她,杜式微眨眨眼:“你居然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
  于是杜式微带他看了一遍弹幕版2V2总决赛,20分钟下来楼夕琛觉得气都理不顺了。
  在暗杀者用手卡住冰法的脖颈时,在暗杀者用疾风刺戳冰法衣服时,在暗杀者被冰枪林捅到天上时,在暗杀者与即将化为星光的冰法对视时,那铺天盖地比降雪术还要密集地yoooooo要闹哪样?
  杜式微同情地看他:“老弟,首先恭喜你赢了冰蓝,其次,我的出场费不能少,最后,做姐姐的提醒你,不要刷论坛的子版。那么我先走了。”
  楼夕琛给自己泡了杯咖啡,重新登录了游戏。
  三年前逢魔游戏推出了决斗大赛,竞技模式有1V1,2V2,与5V5,暗杀者优势最大的自然是1V1。
  而经过层层筛选,总决赛时对面的冰法穿着一身与他的ID格外相符的冰蓝色羽袍,五官与白发藏在宽大的兜帽中,他单膝下跪,伸出精灵纤长的手指遥遥做了个吻手礼,并笑道:“初次见面,你好啊,遗忘。”
  那时双方分别站在遥远的山峰两头,自然是对着空气做的,但显然逢魔系统允许这个表情动作,楼夕琛那个感觉囧啊。初、次、见、面,谁跟你那么熟啊!
  如果他赢了还可以冷嘲热讽回去,但可惜最后关头楼夕琛犯了个小错误,与胜利失之交臂,什么字都来不及打呢就被传送了出去。
  结果第二年对面的ID居然还骚包地加上了雪花飘落的效果,当然这不是最气人的,冰晶闪耀下人物称号流光溢彩地写着“谁与争锋”四个大字,决斗冠军特殊称号,明晃晃闪倒了一片人。
  可这也不是最瞎眼的。
  冰法新换的月白色法袍没有兜帽,雪白的长发在幽谷中随风飘荡,精灵一族的容貌俊秀绝伦,寂静夜色下与黯淡的月光融为一体,苍白的肤色显出病态,没有一般冰法的凛然锋利,反而透出瘦弱柔和。
  ……捏人捏得这么好看这么软冰蓝你还是男人吗?!
  还好暗杀者的职业服装默认带面具,在这里不输一筹。
  乌云遮月,人影一暗。
  暗杀者几乎能看到冰法冰蓝的瞳孔划过一丝狡黠。
  “遗忘,输了就露脸让我看看吧?”
  于是他就被瘦弱冰法的持续性掉血技能降雪术送出了竞技场,楼夕琛看着对方血条上的数字“0.2%”,脚一滑踢掉了电源。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啊啊——
  不过还好这次赢了,**回来。
  入场画面闪过,一身黑色紧身皮甲的暗杀者如同魅影,在空中连踏三次,瞬步加速到极致,从高空猛然降落,却轻盈如豹,一瞬间就进入隐身伏击状态。
  楼夕琛心里为暗杀者的帅气点了个大大的赞,有男子气概,帅!
  点开密聊一栏,顿时十几条留言跳出来。楼夕琛好友很少,几个现实中的死党,很久以前升级时遇到的朋友,就再无其他。
  【密聊】[薛官人]:雇佣尾款在我明天起床前要收到哦,不然……哦呵呵后果你懂得[大兵]
  他姐的消息,不能无视啊。
  【密聊】[引商刻羽]:!!
  【密聊】[引商刻羽]:你!
  【密聊】[引商刻羽]:居然!!
  【密聊】[引商刻羽]:赢了!!!
  【密聊】[引商刻羽]:人呢!!说好的!!!
  【密聊】[引商刻羽]:请吃饭呢!!
  ……
  哦,这个就可以无视了。
  引商刻羽是楼夕琛高中同学,来自说话不分段会死星球。
  他还是回复了楚引生,虽然他的确由于赢得很不爽准备赖账了。
  【密聊】[被遗忘者]:帮我看看冰蓝在不在线。
  【密聊】[引商刻羽]:………………
  【密聊】[引商刻羽]:吃饭的事呢[大兵]
  【密聊】[被遗忘者]:你求我还是我求你?
  【密聊】[引商刻羽]:没用的时候理都不理我!!
  【密聊】[引商刻羽]:有用的时候还不低声下气?!
  【密聊】[被遗忘者]:我上次低声下气的时候你马上就翘狗尾巴变本加厉了,不看我找别人了啊?
  【密聊】[引商刻羽]:……刚出竞技场就找冰蓝
  【密聊】[引商刻羽]:莫非和论坛上的——
  【密聊】[引商刻羽]:【遗忘反攻冰蓝成功!!够昂康忙不要停!!!】
  【密聊】[引商刻羽]:【三年来的恩恩怨怨,三年来的痴痴缠缠,终于到了这一天】
  【密聊】[引商刻羽]:【[冰蓝]:今天没有**就上了,果然有点不习惯。】
  【密聊】[被遗忘者]:……………………
  【密聊】[引商刻羽]:[惊恐][惊恐][惊恐]同学三年我竟没有发现
  【密聊】[引商刻羽]:阿琛
  【密聊】[引商刻羽]:原来你
  楼夕琛以决斗赛冠军的手速迅速打字。
  【密聊】[被遗忘者]:给我打住。天铭大酒店的庆祝宴还想不想来了?
  【密聊】[引商刻羽]:……嘿嘿嘿!
  【密聊】[引商刻羽]:他刚出来就下线啦,比你还要快,现在人物名还暗着呢。
  楼夕琛的好友申请是常年关闭的,冰蓝也一样。虽然冰蓝期间无数次通过各种渠道要加他好友,但更把楼夕琛吓得紧紧捂严实了好友申请。
  虽然引商刻羽说话不利索,但他是圣主殿服有名的箭神,以杀伐果断与华丽炫目闻名,冰蓝也热爱与操作犀利的人交朋友,他们互相躺好友列表很久了。
  【密聊】[引商刻羽]:这么在意这么在意这么在意?
  【密聊】[引商刻羽]:反**的话一定要截图给我看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楼夕琛随手关闭了密聊,内心有些烦躁。
  本来吧,他虽然没有冰蓝赛前赛后都要嘲讽的习惯,可也不是一个安分的对手,私下里不知多少次暗搓搓地脑补把冰蓝打趴下后是要显示出高尚气度的一言不发,还是要说哈哈哈哈冰蓝你也有今天了。
  但是现在虽然赢了,心里却很不爽。
  不爽在冰蓝认输退场前说的那句话,“不是技术”四个字像石头一样压得他胸口闷,好似他的胜利都是依靠运气与小计谋得来,而冰蓝是深受迫害的桂冠得主一样。
  不爽。
  本来最好引商刻羽联系到冰蓝,直接冲去竞技场大战三百回合让他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技术。但现在,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
  不爽。
  他看过论坛里比较严肃的分析战局帖,加上自己在比赛中的感受,也确实觉得冰蓝的发挥不是正常水平。逢魔加点体系自成一派,不同职业有不同的加法。冰蓝最令人恐怖的是他的控制技能的出色使用,但他这次反而主点攻击系与防御系的技能,也许是为了配合队友神圣祭司而选择的加点。
  虽然冰蓝的队友发挥得也还算出色,但还是最先倒下的,2V2变成了1V2,即使最后变成了1V1,血量差摆在那里,水平相当下几乎也是无望了。
  所以这就投、降了?!
  太不爽了。
  投降就投降,还要说一句什么输得是战术不是技术,那不还是输吗,楼夕琛在心里深深鄙视他。虽然这么想,但论坛上支持冰蓝的人反而更多,多数认为冰蓝洗成控制系加点结局就悬了,甚至换个同一水平的神圣祭司就更不一样了。
  楼夕琛不解啊,冰蓝有什么好值得这么不要脸地抱大腿。
  楼夕琛愤懑不平地喝了口咖啡,尽量把目光转移到游戏上来。
  世界频道飞快地刷新着,虽然离比赛结束已经挺久了,但讨论及骂战反而愈来愈激烈。
  【世界】[白咖啡]:今年遗忘没有报名1V1战,而和一妹子祭司一早报名了2V2,冰蓝踩着截止时间带着另一个妹子祭司报名。总决赛中神圣祭司不停被打,冰蓝不用控制技救人;巫神祭司都快被秒了,遗忘不用瞬发的平砍而用有起手动作的背刺,生生看着巫神被打死。这是带妻的节奏吗?这是带炮灰的情♂趣节奏啊。
  【世界】[乱舞风月]:LS见解高明独特受在下一拜!这一手实在是没想到,脑补出来简直像一个闹脾气离家出走,一个为了挽留而拿个冠军当赔礼,此后笑逐颜开又恩恩爱爱的狗血故事啊。
  【世界】[奇兵异甲]:“我输得不是技术,是战术。”翻译:技术没问题的就体位没学好再练啊!!
  【世界】[上下其手]:不不不来大家一起萌暗杀者X箭神吧,冰蓝就嫁给我了!
  ……
  ……简直不忍直视。
  还有一条。
  【世界】[碧落]:哈哈哈哈哈冰蓝不敢上线是怕被嘲讽吗?缩头乌龟啊。
  本来像冰蓝这样知名度高的人有一两个仇人嘲讽根本不值一提,但这条莫名让楼夕琛很不爽。
  因为他当年被连**两次都没有反唇相讥回去,私下里不知被这货刷了多少次缩头乌龟。
  碧落是三千弱水公会的会长,三千弱水可以算得上是帝国势力下最壮大的公会了,副本、竞技场、野外都有涉及。会长碧落在三年决斗赛中也分别赢得过殿、季、亚军,……对,就是没有冠军,爽。
  这货似乎天生看男人不爽,至少楼夕琛很不能理解碧落和他的结怨过程。总之,楼夕琛现在心情很不好,找不到冰蓝发泄,现成有一个找揍的脸在面前晃。
  他给引商刻羽发去密语。
  【密聊】[被遗忘者]:换你小号帮我看一下碧落现在在哪。
  【密聊】[引商刻羽]:你!
  【密聊】[被遗忘者]:天铭
  【密聊】[引商刻羽]:……
  【密聊】[引商刻羽]:[磨牙]不用我去看
  【密聊】[引商刻羽]:全世界都知道
  【密聊】[引商刻羽]:在桑蒂亚镇
  【密聊】[被遗忘者]:他去新手镇干吗?
  【密聊】[引商刻羽]:全世界都知道了
  【密聊】[引商刻羽]:还能干吗
  【密聊】[引商刻羽]:抢地盘呗
  【密聊】[被遗忘者]:……[擦汗]大公会的老大果然忙碌,新手镇的地盘还要抢
  【密聊】[引商刻羽]:新资料片快来了
  【密聊】[引商刻羽]:只有新手镇周边掉落双倍药水
  【密聊】[引商刻羽]:要垄断啊
  【密聊】[被遗忘者]:……这志向还真不宏远啊
  【密聊】[被遗忘者]:[鼓掌]做了大公会长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消息灵敏啊
  【密聊】[引商刻羽]:[大笑]必须的
  【密聊】[引商刻羽]:等哥窜上会长夫人
  【密聊】[引商刻羽]:先把几个练级点给包下来
  【密聊】[被遗忘者]:用尿吗?
  【密聊】[引商刻羽]:……滚你大爷!
  【密聊】[引商刻羽]:新手都在世界频道上叫苦
  【密聊】[引商刻羽]:你现在去说不定
  【密聊】[引商刻羽]:还可以英雄救美哦[坏笑]
  在说话中暗杀者已经通过传送法阵来到桑蒂亚镇了。桑蒂亚镇鸟语花香,安闲悠适,寻常时间人丁稀疏,只有穿着布衣还未专职的新手在各个NPC间忙碌奔走,NPC也都和善宽厚,一幅世外桃源的仙境。
  只是当下的局面就不太好看了,穿着布衣的新手围聚在一起却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任务怪被一只一只杀掉。逢魔里的小怪归属权除了组队,一般是归功于第一击,但逢魔还有一个人物属性判定是“出手速度”,各职业都不同,但都随着等级的上升而上升,现在这群10级都不满拿着木棍、锈剑的新手怎么抢的过这些满级的人呢?
  暗杀者的被动技是如影随形,从传送过来只要不接触人就能一直保持隐身状态。楼夕琛本可以不理这些新手,独自去找碧落,一击得手就遁走,但屏幕上的一幕却让他有点怔住。
  在新手群中慢慢走出一个拿着木杖的祭司,他穿着破败的布衣,在满级角色华丽衣物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弱小,打补丁的衣袖随着手臂的抬起滑落,露出正在画法阵的手。楼夕琛相信这时候其他人也和他心里一样默默切了一声,只是来不及打出字而已。
  未转职祭司的攻击法术就只有一个需要吟唱1.5秒的惩戒,范围1mX1m,即使摸清了刷新规律也极难预判。
  只是当吟唱完毕的惩戒从天而降,与哥布林刷新的白光汇聚在一起,同时起手的满级火法的被动技能抗拒火环将哥布林烧成灰烬,而布衣祭司慢悠悠弯下腰,认认真真地捡起掉落的一瓶双倍药水时,所有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祭司直起身,拍拍染上灰尘的衣裳。
  【当前】[冰草]:谢谢。任务就差一只了,能再帮一下忙吗?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LV9 教学任务:消灭哥布林 1/2】
  这个哥布林在新手镇地图相当于最终的BOSS一样,每个新手镇都有四个,30s刷新一次,掉落双倍药水。一般新手组队可以安全无痛通过,但平时双倍不值钱,也没什么人想着包掉。
  【当前】[狼族图腾]:……靠,吊炸天啊你,有本事再来次看看?
  正常玩游戏的哪会那么吃力不讨好的坏自己名声,可偏偏三千弱水公会里这样大脑缺根筋的人特别多,而且眼前这个狼族图腾显然就是一个。
  【当前】[冰草]:好啊。各位需要做任务的点我入团,免费带[大笑]
  【当前】[狼族图腾]:……
  【当前】[水中央]:111111111带我带我!
  【当前】[月下香]:打脸太爽!
  正在说话间,祭司又低低吟唱起法术,惩戒恰到好处的落下,与抗拒火环同时触摸到刚刷新的哥布林身上。
  哥布林:……QAQ挖擦我还没来得及睁眼瞧瞧这美丽的世界呢!
  【LV9 教学任务:消灭哥布林 2/2 完成】
  在第一次看到祭司恰到好处的借刀杀人时,还有的人觉得是巧合,这一下,就完完全全被祭司精妙的预判给折服了。
  【当前】[狼族图腾]:……彩虹敢不敢把你的抗拒火环关了!
  【队伍】[彩虹糖]:[擦汗]这是被动技能啊……
  【当前】[狼族图腾]:那就给我洗了!
  【队伍】[彩虹糖]:[擦汗]老狼……到队伍频道说话吧……别给人笑话了……而且……洗了之后我们还抢得到怪吗……
  【当前】[狼族图腾]:那我们还打个屁啊!
  【当前】[水中央]:只留一只给我们做任务也不行吗?哪有这样子的,双倍能卖个鸡毛啊?
  【当前】[月下香]:碧落那厮还在世界上骂别人怂,包场子挑的真是好时候,公会战一早就被淘汰下来了才有时间在新手镇耀武扬威,估计等联盟那边打完公会战,就立马屁滚尿流跑了吧,用不着费时间。
  【当前】[冰草]:指标完不成会有问题吗?有的话我可以陪你们玩一夜哦。
  这用词之犀利说得新手群身心舒爽,纷纷挺直了腰板嘲讽。未加入势力的新手无法被PK,一时间当前频道两群人骂战不歇,加上哥布林刷新和被秒杀的白光闪烁,气得狼族图腾放弃了抢哥布林,只顾飞快地在聊天框打字。
  【队伍】[狼族图腾]:你怎么还没洗掉抗拒火环啊!!
  【队伍】[彩虹糖]:[擦汗]……好吧好吧……洗成了火焰精通……开心了没?
  【队伍】[彩虹糖]:要不要和碧落报告一下?
  【队伍】[狼族图腾]:你多想老子没脸见人?!
  火法彩虹糖正想发一个害羞的表情,视野中却突然出现一把锋利闪烁着银光的匕首,它出现的是那样的突兀和迅速,根本不及反应火法就陷入了眩晕,不同于冰法有冰盾护体,主点攻击的火法防御力更加薄弱,血量也更薄,在最强暗杀者的背刺下仅仅一击血量就见底,暗杀者轻飘飘地接了一个绞喉,火法的视野就成了一片灰暗。
  坐在电脑前的彩虹糖满脸震惊,第一反应不是复活也不是叫救援,而是眼睁睁看着狼族图腾也倒下来之后,愤懑地跟他密聊。
  【密聊】[彩虹糖]:洗点你妹!!!
  逢魔没有原地复活的指令,除非等祭司来救,三千弱水的两人也乐得躺地板。
  【当前】[狼族图腾]:被遗忘者?你来干吗?
  【当前】[被遗忘者]:联盟打帝国,天经地义
  【当前】[冰草]:[微笑]多谢帮忙。
  说着,布衣祭司很装X地做了个拍拍衣袖的动作,似乎表示一切都解决了。
  这种感觉……
  楼夕琛眼皮一跳。在他和冰蓝三年来大大小小的战斗中,楼夕琛深深地觉得,冰蓝这货一定是个洁癖,每次出场都换一身法袍,一头雪白的头发飘飘荡荡也不怕被一个火球烧了,虽然他从没和冰蓝打过副本,但屏幕里这个沾上须有的灰尘还要拍衣袖的布衣祭司形象,还是和古尔登丛林里消失的蓝袍法师联系在一起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