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制卡师 漓箐灯(上)

制卡师 漓箐灯(上)

时间: 2015-06-14 14:14:22

这是一个卡片的世界。日用卡,能量卡,召唤卡,武技卡,魔法卡,辅助卡,恢复卡,属性卡,道具卡……各种各样的卡片……
这里有制卡师,卡修,机械师……甚至还有一种叫卡兽的生物。

龙银,前世的制卡天才,带着记忆重生了。

嗯?一大堆或**或神经质的高能亲戚——没关系,爱我就行。

咦?小攻是霸道的独裁者——没关系,爱我就行。

哈?我的生命有危险——呵呵~

【其实这就是一个高能机智妖孽受出生在一个怪物家族里,被迫反抗一大堆想要剿灭妖怪家人的故事】

过程是艰辛的,结局是美好的。HE。

霸道也好,独裁也罢,通通变忠犬。1V1,CP:白泽X龙银

第1章 卡械

一个粉雕玉琢的四岁小男孩此时正神情专注的观察着眼前半人高的箱子。

龙银,也就是那个小男孩。绕着箱子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在箱子右上角发现了一个标志。一张卡片上画着一个头带安全帽,面遮防护罩,身穿安全装,两只手各持一把工具的人类——机械师!卡片上画的是机械师!

龙银挑眉,卡械吗?原来这个箱子不是普通的箱子,它是一个卡械,卡械,顾名思义,在日常卡加各种神奇道具卡的辅助下制造出来的机械!卡械有着各种强大的功能,每一个能标志上卡械的工具都有神秘莫测的能力!最神奇的一点是,每一个完美成品的卡械它都不再需要卡片,完全脱离了卡片的限制。

龙银再次细细的看了那个标志,而后摇头,也不完全是卡械,卡片上画着个机械师,这个箱子是卡械没错,但它却需要能量卡,还需要能量卡提供能量的卡械不能称为卡械,只能称为半卡械。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卡片,这些生活日常出现的卡片,我们称它为日常卡,而日常卡并不能自主运作,它还需要能量卡来提供能量,所以消耗最严重的不是日常卡,而是能量卡。

在卡片的世界里,卡械的出现是一种颠覆,或者说是远古生活智慧的延伸,不需要依赖卡片,这在卡片的世界里简直不能想象,所以每一个机械师都是聪明绝顶的人,甚至他本身就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制卡师或者卡修。

看着面前的箱子,龙银在想大姐什么时候弄了一个半卡械的?龙银小小的眉头皱了起来,毁了它?先不说会不会伤到里面的人,大姐会先把自己人道毁灭吧?

最后龙银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制卡笔,看着手中的制卡笔,龙银有些出神,仿佛看到了一只小巧精致的制卡笔,那是他四岁的生日礼物,当他测出精神力达到惊人的a级时,他那个严肃的父亲满意的送给它一只制卡笔,不言而喻,希望他能成为一名制卡师!

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他确实不负众望成为了一个制卡师,而且在卡片的造诣上达到殿级,甚至得到了独有的殿级称号……幽幽的低叹声从张开的小小嘴里溢出,那个人已经死了,他现在是龙银。只是命运真奇妙,同样是四岁,得到同样的生日礼物,一只制卡笔。

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一抹与年龄不符的复杂神色,罢了,他始终都放不下,既然如此何必强求放下,顺其自然吧,更何况他也放不下手中的笔,它喜欢制卡,各种各样的卡。

收拾好那些思绪,龙银脸上挂上淡漠的表情,眼里平静无波。

当执起制卡笔时,龙银的眼睛仿佛藏着一股锋芒,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端看这股气势,没有人会相信眼前的小孩只有四岁!

手腕高悬,当笔尖触到箱子上,龙银神色不变,小嘴紧抿,执笔的手缓缓滑动,一条晶莹的蓝线随着笔端飞走,圆润的线条渐渐形成一个玄奥的图案,龙银笔下不敢稍顿,但也只能勉强维持自然,这个小小的身体还无法承受七星卡片巨大的精神力消耗。

严格说起来,龙银要画的不过是四星的释能图,只是现在不是画在白板卡片上,而是画在箱子上,并且没有其他辅助材料,其中的难度不下于画出七星卡片,龙银额头的汗不断滴落,甚至嘴唇都有些苍白,他也想过用材料来画,只不过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准备,更重要的是龙银也没有多余的金币去买材料。

龙银画的就是释能图,这个能量结构还是前世突发奇想创造出来的,前世不用材料画释能图也跟吃饭喝水似的简单,没想到现在只是小小的四星结构图都让他费尽心力,白皙光滑的额头不断沁出豆大的汗滴,龙银咬着唇。努力的将最后一笔勾起。勾起的尾点和起点完美重合,瞬间一道蓝光如水流过整个能量结构图,整个图案发出荧荧蓝光。龙银笑了。总算发挥作用,现在就等着看结果了。

摸索过整个箱子,龙银便凭着上辈子的经验判断出支撑这个卡械运作的能量卡至少是三星的能量卡,而看情况能量显然用了不少。当下龙银便决定画四星的释能图。这是以防万一卡械里面装的是四星能量卡,那他之前做的不是全白费了?所以他甘冒头痛的风险画出四星的释能图。

在箱子上画释能图的办法不过是简单的釜底抽薪,释能图的能量结构前身取自魔法卡中的爆裂卡,同样是释放能量,只是一个是一瞬间爆发出能量,杀伤力惊人,一个却无杀伤力,只是单纯的释放能量。属于慢性破坏,只要箱子上的能量卡消耗殆尽,那么没有能量支撑的卡械,自然无法运作了。

擦了擦额头的汗,龙银沉默的等着能量消耗。当最后一点能量被释放完,箱子上的能量结构图案也变得模糊不清,几乎看不到了,龙银摸了摸图案印记,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留下这个图案,一旦被大姐发现,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破坏大姐的收藏品,被发现的后果绝对还是人道毁灭。

“咔”的一声,立着的箱子一侧打开了,龙银顿时精神了,走过去一看,果然是能称得上卡械的东西,内里大有乾坤,里面有好多格子,端看放进去的东西,里面将相应自动调整格子大小,果然非常奇妙。

机械师不愧是神之左手,每一件能称上卡械二字的东西都是精妙无比,仿佛上帝的杰作。其中一格占着半数大箱子的格子,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抱着双腿缩在其中,当她抬起头,龙银叹了口气,朝她伸出手:“小妹,长得漂亮不是你的错,长得漂亮却在我大姐面前晃就是你的不对的。要怪只能怪你长得太漂亮,大姐有收集癖,特别是美丽的东西,你还是第二个被大姐收集的*,你应该感到无比自豪了!”

小孩没有回应龙银,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龙银倾身将她拉了出来:“你真奇怪,州长的女儿也被收藏了一次,哭得撕心裂肺,你却不哭不闹的!”龙银摇头,表示不理解,忍不住摸摸对方柔软的头发:“小妹,会吵的孩子有糖吃,你这样家人会忽视你的!走吧!”

拉着依旧没什么反应的小孩往前走,龙银顿了顿,对方不会吓傻了吧?诶,大姐简直……不语大姐过!这是家规第一条。

“来,小妹,这颗糖果给你!快走哦!”龙银一点也没有一个内心二十多岁男人的自觉,口袋每时每刻必备糖果。对他这个年龄来说糖果是很好解决沟通的东西。

小孩眼神依旧冷冰冰的看着他,龙银剥开糖果就要往对方嘴里塞,对方精致的小脸一撇躲开了,糖果掉到地上,龙银可惜的叹了一声:“真浪费!”对方不友好的态度一点也没影响龙银,小孩不都这样的吗?

龙银再次从口袋摸出一颗糖剥开,而后扔进自己的嘴里,含糊的说道:“小妹,这个很甜哦,你要不要尝尝?”

手中再次晃着一颗糖,对方眼神似乎动了动,看着龙银,龙银故意弄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将手中的糖递给对方,龙银以为这次对方会接过去,谁知道,对方猛的朝他一推,没注意的龙银一把被推得撞进箱子里,龙银痛呼了一声,噢闹,小孩,特别是小女孩特别的难沟通啊!

龙银抬起头,发现对方蹲了下来,龙银小脸一怔,对方扑向他?这是要打架?只是现实和想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他被一个小女孩非礼了?小女孩在吻他?不!小女孩咬他!龙银二十多岁的灵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被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强吻了!!!

小女孩抬头,定定的看着傻眼的龙银,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糖,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软软的小手伸进龙银的各个口袋里,开始洗劫糖果,龙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小女孩简直比他的大姐还恐怖啊!这是什么情况啊,喂,小妹,你这是在非礼哥啊!哥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小女孩!

从龙银身上一共弄到了二十多块糖果,小女孩舔了舔嘴角,似乎在回味龙银嘴里的甜味,女孩微微眯起眼,而后在龙银惊愕的眼神下,露出了四颗尖尖的小犬牙,对方有血族的血脉?这种高贵的血脉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怔愕间,对方再次朝他扑来,锋利的尖牙寒光闪闪,龙银这一刻心跳都停了,被咬到可一点都不好玩,龙银苦着脸:“妹妹,你小心,不要咬到人啊,这不是闹着玩的!”

“不闹着玩!”第一次听见对方说话。脆生生的如黄莺出谷,龙银一怔:“什么?”

“我要在你身上种下印记!”

种印记?血族除了传承会咬人,还有一种就是咬认定的伴侣,对方这么小当然不会什么传承,那么就只剩下订立伴侣契约了!龙银一点也不想和血族订立什么伴侣契约,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小女孩,他喜欢的是男人,美女什么都靠边站啊。

第2章 能量卡

对方才不管龙银怎么想,犬牙寒光闪闪,扑上去就是咬。

伴侣契约?龙银整个人感觉非常的不好:“小妹,你还太小,你不要乱来啊,印记不要乱种啊,你不要乱来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躲无可躲的龙银被对方狠狠的咬在脖子上,尖尖的犬牙深深的刺入皮肤中,刺痛感传来的同时,仿佛有什么东西流进体内。龙银知道那是契约,血族伴侣契约正在形成,龙银推不开对方,每一个血族只要露出特征各种身体素质都会直线增强!龙银惨叫,他不要和一个血族女孩订立伴侣契约啊!

“你快放开!”当对方真的放开他,龙银脑里瞬间闪过两个字:“完了!”

龙银快哭了,他被一个小女孩强行订立了伴侣契约!

“你干什么?”龙银推开对方,管她是不是女孩,他真的生气了,摸着带血的脖子,龙银顿时觉得无奈,他干嘛要多管闲事救对方啊,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让她活活憋死!

“你被我种下印记了!”对方收起尖尖的犬牙,擦着嘴边的血迹,定定的看着龙银。

龙银一手扶额,很是头痛:“有没有解开的办法?”

“有!”对方回答。

“什么办法?”龙银希翼的看着小女孩,他知道这是伴侣印记,却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

“你生下我们的后代!”对方依旧静静回答。

龙银瞬间石化!见鬼的生后代,老子是男人,你他妈是个女的,生孩子不该是你的责任吗?什么时候一男一女结合,却需要男的生孩子了?龙银凌乱了。

像是知道龙银的想法,对方扯了扯裙摆,风轻云淡的道:“我是男孩!”

龙银石化的雕像龟裂碎成一瓣一瓣的。你一个男孩干嘛穿裙子啊?存心欺骗哥的感情是不是?

对方揣好糖果,深深的看了一眼龙银:“我走了,你不要乱跑,这几天有事,我过几天回来接你!”

对方一闪身不见了,这个身手,看得龙银阵阵牙疼,对方果然是来欺骗他感情的对不对?有这样的身手,怎么会被姐姐擒住?龙银觉得脑袋很疼。

还有,血族的小孩从小就培养伴侣观念吗?关于这点,龙银倒是猜中了。

龙银无奈,坑爹的重生,将他送到两个极品姐姐身边,从小无父无母不说,还无房无车!这都不算什么,最坑的是两个姐姐天生费钱高手,是的费钱,一个喜欢收藏,一个喜欢打架,就这么债台高筑了。这苦逼的日子,现在又惹上血族,还被一个不知名的小鬼种下伴侣契约,这日子顿觉更加苦逼了。

龙银从手上那块碎得只有巴掌大的镜子中,发现除了殷红的血迹可以证明他确实被咬过之外,一切好像在做梦,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真的等那个四岁大的小鬼来接自己?对方把他当成灰姑娘吗——能被血族后代种下伴侣契约,是他三生有幸,他这是麻雀变凤凰了!去他妈的,血族对别人来说神秘,对他可不是,严格来说他现在也不能算是对方的伴侣,只能算是候选伴侣之一!

血族的伴侣那有那么好当的!前世,他有幸见过血族族长选伴侣,那简直是一场屠杀!几百个被种下伴侣契约的人齐齐排开,有男有女,几百个人中只有一个人中选,其余的瞬间被屠杀!几百个人纷纷倒下,那血腥的画面至今仍历历在目!他疯了才会去赌那几百分之一的机会……那个死小鬼,就算他现在没有前世的出身,他依然是他,眼光高得吓人,想当他的男人,若是制卡师当比他厉害!若是卡修当有保护他的力量!若是机械师当有拆了联邦局的能力,就算是普通人,只要有本事让他倾心,他也认了!

现在嘛……摸了摸被咬过的地方,龙银有点气短,现在只能这样,实力未恢复,他拿这个契约没办法。坐在箱子里,龙银想了很多,最后得出的结果是必须离开这里了!

作为血族伴侣候选人其实好处多多,每一个被接回血族的候选人,都会受到最正规的教育,各种天赋将被最大限度的挖掘出来,甚至家族也会跟着沾光,种种的好处,让即使知道其中残酷的候选伴侣也如飞蛾扑火般。

龙银摇头,想钦点他成为候选人,那个小鬼还不够资格!

来到自己简陋的房间,掀开床底板,床底下卡片铺了一层,掌心般大小的长方形卡片至少上万张,满满都是能量卡,这些都是从能量卡回收站管理员李叔手里盘过来的废弃能量卡,他将这些卡片盘过来,而后挑出其中磨损得不算太厉害的能量卡慢慢修补,里面一星能量卡居多,二星能量卡也有,最难得的是在这个小地方,这次居然回收到了三张三星能量卡,龙银耗费了半数材料才将这三张能量卡修复完整,其中因为一张能量用得不多,所以修补工作不难,甚至因为那天状态很好,这张能量卡被超完美修复成为伪四星能量卡,这种手法,从另一种角度上说已经不是修补,而是一种比制作还高一层次的重置!

重置是在已有的能量结构上改良,使之更加完善。这种手法因为节省材料,只是耗费心神、需要更高的制卡手法,所以被很多高级制卡师所推崇。

这张伪四星能量卡龙银其实想自己留着的,可是说到底它只是一张伪四星能量卡,不是真的四星能量卡,一到三星的能量卡用完就用完了,除了制卡师修复它们,要不然它们就只能进回收站,而一旦上了四星的能量卡,能量卡会自己慢慢恢复能量,只要不是瞬间消耗完卡片的能量,但凡还有一点点能量,它都能渐渐回复原来的能量。这就是四星以上的存在。

四星能量卡片需要四级以上的制卡师才能制作出来,制卡师少,高级别的制卡师更少,所以四星以上的能量卡很少在市井流通,在这个小地方更是出都没出现过,四级制卡师在这里就是一个传说!

可想而知,在这个地方拿出四星能量卡会引发怎样的震动,如果不是赶时间,要获得最大的利益,这张再怎么伪的四星能量卡都应该在附近一个拍卖行进行拍卖,可是他没时间了。

将这张卡片揣进兜里,再拿出一个黑袋子,龙银将旁边四叠码得整整齐齐的卡片丢进袋子里,里面有五张三星能量卡,三百张二星能量卡,没有一星的能量卡,因为一星能量卡修补起来只勉强赚回修补的材料钱,根本没什么赚头,所以除了将一星能量卡重置为二星能量卡,龙银还努力的将二星的能量卡重置成三星能量卡,虽然两千多张二星能量卡只成功了三张,但这三张足够将所有的材料款和盘这些卡片所需要的三百金币全部赚了回来!

一张三星能量卡片是一百金币,而二星的能量卡片要二十金币,一星的能量卡片却只要一金币。但对于一星能量卡片,四星的能量卡片直接翻了十万倍,十万金币!也就是一千玄晶!还是有价无市,简直暴利啊!

不是没想过直接制作四星能量卡,只是制作四星能量卡的材料,以他的能力,最省最省也需要一万金币,不算四星,就是二星能量卡也需要一金币的制作材料,横加竖减,倒不如重置那些废弃能量卡来得省事。

龙银辛辛苦苦了这么久,300金币私房钱全成了手里的卡片,不知道能翻几倍?龙银兀自算了算,李叔那个黑心商人,五张三星能量卡片可能会按照市场价给你,但那三百张二星能量卡片,一张最多拿到十五金币,加起来不过5000金币!

5000金币看着很多,它能干什么?

第3章 讨价还价

5000金币它能干什么?

好吧, 5000金币勉强还掉大姐龙琴的贷款,龙银泪流满面,这就没了!

大姐的收藏癖早晚会出事!龙银时常这样想,看吧,上次招来州长还不够,这次居然将血族的也招来了!也不知道大姐是怎么摆平州长的,一州之长啊,让多少人发抖的大人物,大姐居然绑架的人家的宝贝女儿,事后居然平安无事!想起这个,龙银便对大姐肃然起敬!只是这次大姐将他坑惨了,血族候选伴侣他一点也不喜欢啊!

二姐呢,绝对是一个暴|力份子。好吧,打破别人的头,总比被别人打破头要好吧!看着那一摞让人头疼的赔偿单子,恐怖也不下5000金币。

生生的负5000金币了!

噢,还要房租,这个该死的破房子一年居然需要1000金币,满打满算计四个年头吧,一共四千金币。

负9000金币!

这都是明晃晃的金币啊,一下子一万多的数目就要这样不翼而飞,疼得龙银心里一抽一抽的。这两个败家姐姐,也不知道谁有幸摊上,对方必需要心理素质过硬啊。龙银不时脑补出三头六臂的姐夫形象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摸了摸口袋里的这张伪四星能量卡,这张怎么说都能卖个六万金币吧?也许五万金币?好吧,不能再少了,四万金币已经是跳楼价!

当龙银提着袋子来到能量卡回收站见李叔时,瘦消的李叔正一脸淫|荡的举着望远镜偷窥新来的美女邻居,龙银一看,这口水都流了一地,可想而知,美女邻居的三围一定很可观!

“李叔!”龙银扯了扯他的衣摆。

“去去,别吵!”李叔嫌恶的挥爪子,一切打扰他观瞻美人的举动都是有罪的!

这个黑心商人加老色鬼!毫无疑问,这个李叔绝对是前世加今生碰到过最没品最不含蓄的男人了!

将袋子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搬了个凳子,龙银利落的爬上去,推开窗子,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的对着门开喊道:“姐姐,有人在偷看你洗澡!”

砰!哗!哐当!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声,一条水龙朝着看得入神的李叔冲来,只听见哎哟一声,顿时被撞飞的李叔湿哒哒的站起来,恶狠狠的盯着龙银。

龙银耸肩,一脸无辜:“我很赶时间!”

“臭小鬼,你这次又想干嘛?”李叔颇有些无奈的口吻,每次这个小鬼一来就没好事,美女邻居都换了好几个了,都是这个臭小鬼害的。

龙银双腿一曲,一跳整个人坐在了椅子上,晃了晃白嫩的小腿,龙银笑嘻嘻的看着对方:“你看,至少你了解了新来的美女姐姐是一个卡修噢!”

“你这个鬼灵精,不要给我扯远了,说,你到底要我办什么事?我告诉你,我这边回收的能量卡已经被你掏光了,一块也没有了!”李叔站起身,一脸晦气的找块抹布给自己擦身子。

“你先看看桌上的东西!”龙银努嘴示意对方看看桌上的东西。

李叔怀疑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袋子:“你这次又在搞什么把戏?”

“你先看看嘛!”龙银指了指自己:“这次我保证一定是好东西!”

李叔持着怀疑的态度小心翼翼的拉开袋子,只是马上李叔回头看了一眼龙银,眼里满是震惊,惊喜的拿起手中的卡片:“小鬼,这些能量卡……都是二星的,这么多,噢,老天,这是三星能量卡?哇,发了发了,整整五张三星能量卡片!这些这些……”

“都卖给你!”龙银一脸确定。

“卖给我?”李叔咧嘴,只是马上李叔反应过来了,表情严肃的看着龙银:“小鬼,你老实告诉我,这些能量卡你从那里搞到的?”

“李叔别急,你再看看这张卡!”只是抽出卡片,对方已经一个箭步冲上来抢了过去,龙银也不在意,原本就是要给他看的。李叔细细的看着卡上的纹络:“这、这、这该不会是……四、四……”。

“四星能量卡!”见对方连话都不会说了,龙银点了点头。

“四星能量卡!我居然看到四星能量卡了!”李叔不断的亲吻着手中的能量卡,满脸惊喜的表情。

“李叔!”龙银的小手搭上的李叔的手臂:“我需要金币,你能给多少?”

李叔忽然很严肃的看着龙银,而后恶狠狠的一笑:“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然后据为己有?”

龙银听对方这样说,咧嘴笑了笑:“你不会,李叔虽然小气又好色,但心地还不太坏!”

李叔拉长了脸:“你这是在夸奖我?”

“显然是!”龙银小小的脑袋重重的点了一下:“而且,李叔你也不敢!像我这种无权无势的四岁小童,能随随便便拿出这么多的能量卡片,甚至是四星的能量卡片,我告诉你身后没有人,你一定不会信的!你一定在想我身后至少站着一个四级制卡师!所以不管什么原因,你都不会伤害我!”

深吸了一口气,李叔拉开龙银的小手:“我现在无比确定你是一个天才小鬼,勇气可嘉!李叔我一大把年龄,除了那些大家族出来的少爷小姐,你还是第一个让我上眼的小鬼,居然知道四级制卡师,就凭这点见识,说吧,要多少金币?想必你心里也有数了,开价吧!”

龙银在李叔锐利的目光下,缓缓摊开了五指,朝前一推:“这个数!外加一个条件!”

“五万?”李叔目光像刀锋一般审视着龙银,很久之后,李叔收回审视的目光,坐了下来,五指翻转,卡片在指尖跳跃,倏地李叔将卡片握在掌心,笑道:“你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孩,你到底是谁?对于卡片的行情知之甚祥,甚至连我的心理价位也猜到了,这般心思,绝对不可能是无权无势的小鬼!或者说你身后的人是谁?”

龙银一脸懊恼:“你真想知道?”

“不是还有一个条件?让我帮你办事,总得让我知道,其中利害的关系吧?我可不想行差一步,小日子从此不太平。”

“好吧,好吧,就知道人老成精,我坦诚相告行了吧!”对方的反应还在龙银的计算里,所以龙银还能应付自如。

跳下椅子,龙银扭了扭的腰身,压了压身子,忽闪的大眼睛明显算计着什么么,让对方看着不禁皱起了眉头。

是你自己撞上来的!龙银这下心情很好,可是面上却摆出了苦闷的表情,朝对方勾了勾手指头,对方俯下身,龙银凑在对方耳边说了几个字。

对方猛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不可能!”怎么可能是那个人,怎么可能!东方宁!那个年纪轻轻就达到殿级的天才制卡师!

“怎么不可能?”龙银仰起头,一脸傲然:“我可是他的亲传弟子!”

李叔眼睛瞪着龙银:“那个人死了四年,你在说什么鬼话!你别告诉我,他变成鬼魂来教你!”

龙银垂下眼帘,他何须变成鬼魂来教自己,他已经重生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原本想和前世断得干干净净的,可是只要他还制卡的一天,他就永远不可能摆脱得了前世,所有的仇恨终会有了断的一天!

“你要我怎么证明!”龙银平静的道。

李叔猛然将袋子还有那张四星能量卡扔进去,递给龙银:“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怎么证明,这生意我不做了!”

龙银没有接过袋子,而是一脸冷笑:“你以为现在还有你反悔的余地?”

李叔呼吸一滞:“什么意思?”

龙银突然笑了笑:“我要你办的那件事,我保证什么麻烦都不会找上你,真的,我很快就要搬走了,而且我让你办的事,也不过是要你帮我弄三张新的身份卡!就这么简单,你的能耐一定可以办得很好,而且为了杜绝有人查到我们的信息,我这里还可以教你一招如何摆脱大家族的追踪,你想呆在这里便呆在这里,不想呆在这里,只要有这个方法,你到那里都能生活得很好!”

李叔愣了愣,如此娴熟的威逼利诱,大家族的传人在这个年龄也不过如此吧。李叔苦笑,原来他也有看走眼的一天,之前看起来无害的小孩,现在却摆明车马如同成年人和他谈起条件,而且谈话节奏全然不在自己手里。

“你赢了!”李叔点头:“晚上来我这里拿新的身份卡!当然现在的身份必须无不良记录。”

“这个当然!这是三张身份卡!在中午之前,里面的不良记录我会全清掉!”

李叔接过身份卡片:“龙银,龙琴,龙棋,你叫龙银?龙琴龙棋是你姐姐?”

“嗯!”龙银点点头,又从怀里抽出一张卡递给李叔:“这张卡里详细记录了如何在联邦网络上躲过大家族的追踪方法,你拿去吧!”

李叔半信半疑的接过,龙银精致的眉眼微微一挑:“无需担心,只要你完全按照里面记录的做,绝对可以高枕无忧!”

“好,这次我认了,假以时日你出息了,可别忘了我李叔啊!”李叔转身回卧室,龙银等了一会儿,李叔出来了,一张卡朝龙银扔了过来!

龙银眼疾手快的偏头接住对方扔过来的银色卡片:“白家银卡?”

李叔嘴一咧:“你连这个都清楚?”

“知道一点。七大洲几十亿的人只发行一百万张的银卡,这种卡,可是大家族高层人员的福利,入账出账在联邦局电脑上不会有半点记录,绝对是隐藏身份的好东西。你身上居然有这种卡,看来李叔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嘛!而且你真的要把这张卡给我吗?这张卡黑市价至少一百万玄晶,我可没有钱噢!”龙银摇头晃脑的说道,手却将卡片收入了口袋:“里面有钱吧?”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