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八卦修真界 薄暮冰轮(上)

八卦修真界 薄暮冰轮(上)

时间: 2015-06-08 06:07:57

当穿越到修真|世界之后,施览微觉得自己是被命运选中注定要在本方大世界掀起血雨腥风成为一代传奇的命运之子。好不容易靠着写双修小黄文攒够了去测资质的灵石,结果一测——没有灵根。施览微感觉到了大世界的恶意。

为了生存,施览微再次出卖了节操,靠着挖掘各种八卦写修真爽文在异世界过上了宅男的生活,直到意外身死弃坑都没得道机缘,于是接受了自己只是来这里丰富修真者精神生活的悲惨设定。

不料在阴曹地府等待转世的时候却被堵在奈何桥边,一个白衣翩翩冷若冰霜的修士拦住了他:“且慢,烦请阁下把《大道三千唯我独尊》的结尾告知在下,否则在下道心未满,恐难以成就上品金丹。”
施览微:“……”
卧槽,追坑追到阴曹地府的读者我还是第一次见啊!这年头扑街遁不是号称天下第一弃坑遁法吗?今日竟然被破了!
鬼魂施览微肃然道:“既然阁下如此诚心,那且听我徐徐道来。”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一句话简介:修士能上网,脑洞没法挡。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览微,顾明非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主角就死了这是在逗我?

  阴曹地府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天气。
  施览微坐在劫水旁的奈何桥边,无聊地数着来来往往的鬼魂。路边一群鬼魂正举着阴木牌子游行抗议:【阴曹地府也要能上万界通识!】【抗议地府坑鬼,鬼魂毫无鬼权,竟然不能收飞剑传货!】【跪求知名不具大大的新作《阴阳道祖回忆录:我与师傅的一万年》的第八卷更新,我愿用我的灵魂来换!】
  施览微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对本方宇宙的修士们感到一阵无语。
  想当初他也是地球宅男小说作家一名,专攻修真类别,码字十年成就一代大神,刚还清贷款告别房奴生活,结果雷雨天在新家赶稿被雷劈死穿到了这个修真宇宙中。作为一个码字多年的网文大神,还是专写修真文的大神,他在心疼完房子后本能地兴奋了起来。
  莫非这是他二十八年来没有女朋友换来的气运吗?!他终于要开始“捡到绝世功法,拜入玄门大宗,师从得道前辈,各种机缘奇遇,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道路”了吗?
  光想想就让人把持不住啊!
  施览微一头扎入修真坊市附近的城镇中打听起了这里的情况,总算对这里有了些许的了解,本方世界名叫“化玄大世界”,和禹余天那种第一盛产道祖第二盛产造化之主的世界是没法比,但在通天界域中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了。
  而本方大世界中,除了独占鳌头的道门正宗游仙宫,排的上号的还有太清宗、凌霄剑宗、冲霄派、血罗门、万鬼宗域等等仙门,更别提其他二流三流的宗门了。
  施览微现在所在的这片地界正是太清宗所在,毗邻游仙宫,两派俱是道门正宗,只是太清宗长于太极,而游仙宫道基在于先天八卦,平日关系尚可,鲜少发生冲突。
  打探了几天后施览微掰着手指算了算,太清宗十年开一次招收弟子的法会,他现在当务之急是了解一下自己的资质如何,再细细谋划。虽说本方宇宙的修真不拘于有无五行灵根,甚至有资质平平却道心坚定之人通过一步步努力壮大自身气运,最终踏破生死玄关之辈,但是那毕竟是少之又少,若是丝毫没有灵根,那也注定与修行无缘。
  施览微坚信,冥冥之中自有一种意志,既然让他来到了本方世界,那一定伴随机缘。
  为了他多方打探之后重操旧业,干起了码字为生的旧买卖。结合坊市间听来的八卦和自己这么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写起了修真爽文。
  据他所知,这里虽然不乏才子佳人的话本,却也不过是把俗世间的故事换个背景放到修真界,多半也不长,在施览微看来总还少了点什么。仔细想想,故事结构标准情节合理,多数都是群像故事,讲述某段时期内的正邪较量、道统之争,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历史。就算有比较接近网络小说意味的故事,多半也是主角出身良好天资卓绝一路顺风顺水,虽然也有劫数但是总能轻易解决,感情上也总是中规中矩,找个同样的天之骄女作为道侣,两人合籍双修,共谋大道。
  缺的就是一股“爽劲”。
  施览微看完几本近来坊市间流行的小说,信心十足地搓了搓手,抓起了毛笔在宣纸上大笔一挥写下标题《道本唯我》。
  “小施啊,你写的这是什么字?”收留施览微这个从他方世界流落过来的凡人的书铺老板纠结地看着宣纸上狗爬一样的笔迹,竟然一个字都认不出来。
  施览微眼见着墨汁滴在宣纸上糊成一团,痛苦地说道:“老板,这叫简体狗爬字。”
  老板呵呵冷笑:“我不管这是什么字,你要是写不出我看得懂的字,你的晚饭就没有了。”
  施览微顿时跪了:“老板,请求支援小的一根木炭。”
  老板继续呵呵:“自己去烧。”
  说归说,书铺老板最后还是找了根削过的木炭给施览微,施览微因为不用烧炭感激涕零,当晚熬夜写出一万字恭恭敬敬地交给了自己的衣食父母,老板看完觉得甚为满意:“继续努力,攒个十万字我就让人印了去卖,卖得好考虑刻录进玉简里卖给修士,要是销路还是不错,我就帮你发到万界通识上去。”
  这些天施览微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万界通识了,对它的效用也有了模糊的了解。据说这乃是几位道祖共同炼就的通天灵宝,乃是由一母器和亿万子器组成,作用是诸天万界中持有子器的修士都能“上网”,母器由几位道祖共同维护,子器各大商铺均有销售。万界通识论坛中以八卦版、货殖版、姻缘版和文学版最为热门,造成大批修士网瘾、拖延症,“中断闭关取快递,远渡三界去面基”已成为潮流。
  看看这功能,提议的道祖绝壁是穿来的吧!要不他合的就是脑洞大道!
  可惜要用万界通识至少得是修行第二步的养气境界才行,广大锻体还未圆满的渣渣就别想了。施览微对每天乐呵呵上万界通识看八卦的老板十分羡慕嫉妒恨。
  就这样,施览微过上了每天手写一万字的痛苦生活,幸而他有十年经验在手,编起故事来那是毫不费劲,唯一的痛苦就是手速太慢,每天都要用稀释过的仙药渣——老板炼丹后友情提供——泡手,不然第二天妥妥抽筋。
  为了打开市场拓展销路,他这第一本修真故事是个不折不扣的爽文,用的是凡人流的背景,各大宗门心怀鬼胎汲汲营营,各种争夺天材地宝提升境界打压心魔的黑吃黑斗争,整一乌烟瘴气的修真黑社会。主角五系伪灵根,原本注定要在底层一辈子的蝼蚁,却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踏上了修真的道路,最后终于成就一代道祖。
  老板对这个结局嗤之以鼻:“这种心性怎有可能踏出最后一步?别说踏破生死玄关成就阳神真人,能凝个下品金丹就已经顶了天了。”他虽道行不高,但是拜万界通识所赐,对修真界的情况也算耳熟能详,自然对用灵根定资质、不明心见性反而靠尔虞我诈修成正果的大道不屑一顾。但也不能否认,这种残酷的背景更能激发读者的兴趣,令人欲罢不能。
  施览微摸摸鼻子尴尬地说:“一方世界一方人嘛,万物相生相克,那个世界既然是这般礼崩乐坏的风气,说不定真有天材地宝可以镇压心魔。再说了,悟道流我可写不来,肚子里没货嘛。”
  幸好施览微的书卖得不错,很快攒够了灵石可以去测资质了,老板已经承诺,如果他有灵根就一定将他介绍到太清宗……当杂役弟子。虽然算不上太清宫正经门徒,但是十年一次法会上如果突破锻体期步入养气,也能被收入外门。
  施览微心想,杂役弟子也不错了,人总得从基层锻炼起呗,于是欣然感谢老板的好意。
  施览微深深记得,他去测试灵根这天,一片晴空万里,朝霞满天,仿佛预示着他非凡的前景。
  他得瑟地揣着十块灵石来到修真坊市中,找到能测灵根的宝阁,兴冲冲地交了灵石将手往灵盘上一搭,灵盘毫无动静。
  “没有灵根。”一旁的仆役惫懒地看了他一眼,这种倒霉蛋他见多了,每天来测灵根的十有八九都是忐忑而来失落而归,先前施览微进来时那笃定的表情让他还以为这小子有料,结果还是白期待一场,他原本还指望能测出灵根来打赏他一点儿呢。
  “这不可能!”施览微懵了,这和他脑补的不一样啊!
  仆役撇撇嘴:“去去去,你当灵根人人都有?告诉你,小爷我每天能见百把人来测灵根,能有一两个有资质就不错了,老老实实谋生去吧,下辈子指不定能投个仙胎。”
  最后施览微失落而归,回到书铺还在喃喃自语:“这不科学,这不可能,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老板用算盘给了他一下:“别念叨了,快去写今天的份。你小子没灵根我早看出来了,今天一测你死心了吧,老老实实写书去,饿不死你的。”
  施览微泪流满面,我特么千辛万苦穿来修真世界,就是为了继续写修真文混口饭吃吗?坑爹啊这是!
  作者有话要说:  PS:化玄大世界游仙宫源自《灭运图录》,就是那个放招要说“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blahblah”的施景仁所在的门派。凡人流即《凡人修仙传》那类的修真文,比较黑吃黑。争取尽快让攻出来。
  PPS:主角的名字,看出深深的恶意了吗?


☆、第二章还重现了死亡场景这也太丧失了

  不管施览微怎么吐槽,没灵根的资质注定他不可能求仙问道了,那天起他就像是高考没过线还不能复读的苦逼学生一样,每天抑郁地写着修真文,越写越一股子虐主的味道。
  结果意外收获了不少好评,虽然读者们传书抗议惨无人道的虐主行径,但是销量竟然还在上涨,据老板说发布在万界通识上的更新也很多留言,他十分欣慰地拍了拍施览微的肩膀:“小施啊,你很有前途,可惜最多再写个五六十年,哎,不写个五六百年怎能成就诸天万界的文渊大神呢。”
  施览微在膝盖一痛之后竟然微妙地有点庆幸,要是真要日更万字写上五六百年那才是惨无人道呢,唐家〇少都要跪了好吗!
  就这样,时间一晃而过,十年过去了,施览微已经完结了九本长篇修真爽文,每篇动辄三五百万字,一番努力下来也是小有积蓄,家财颇丰。据说老板替他在万界通识注册的笔名“炎黄”也是小有名气的作者了,而且以常识缺乏、不回留言的高冷行径而闻名。
  老板说如果他能再连载个几十年应该能成为诸天万界颇为知名的作者,修士一次闭关就是几十上百年,再勤奋的作者也不可能每天日更万字,所以常有某天君闭关千年耗死读者一片,最后还是不知道哪代徒弟把更新烧给师祖的惨闻。真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侧面教育广大修士要好好修行。
  时间久了,施览微竟然也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不错,虽然与修行无缘,但是卖字谋生之余还能去坊市的酒铺茶馆听听那些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修士们八卦,也算是积累素材。攒的存稿多了老板还会派个手下带他去附近散散心,十年间也算是踏遍这一洲的土地,见识过各种风土人情了。
  只是当他某天突然发现自己眼角已经有了淡淡的皱纹,发丝里夹杂了几根银白的时候,施览微才感觉到这时光的无情。老板还是当年的样子,十年时间对两百寿元的出窍期修士来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而他却真的开始走向衰老,也注定走向死亡,虽然人生还有一大半的路程,但是那种终将消散于天地间的恐慌却已经开始笼罩在施览微的头顶。
  但是施览微万万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这天施览微因为卡文而在临近坊市闲逛取材的时候,一阵狂风向人群卷来,头顶两道剑影飞过,年长女子怒骂:“你个不知羞的小鬼,还不快劈了玉简跟我去向师傅认错谢罪!你看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师傅授你剑遁之法不是为了让你连夜去芙蓉洲买这些……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另一者是个妙龄少女,此时被自己的师姐教训一脸不服,娇声嗔怪:“女人爱看断袖男人活春宫有什么错!你自己还不是整天在那万界通识看痴男怨女的八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披了件法衣(马甲)写玄阳道君和缥缈仙子的陈年轶事,信不信我当众掀你法衣?!”
  “你你你……小妮子看我不捆了你去见师傅,看招!”那师姐被揭破阴私登时满脸绯红,脚下剑丸暴起一道银芒,直刺师妹。
  师妹哎呀一声,立刻操纵剑丸你来我往地过起了招。
  两人剑术颇有几分门道,却又难以收敛剑势,一时间周围剑锋如刀,将坊市间的商铺斩得七零八落。施览微赶紧抱头蹲在屋檐下等这对师姐妹打完,心理暗忖这对师姐妹也够有趣的,莫非这就是修真版耽美与言情的掐架?今天可算是长了见识。
  正腹诽着呢,只听头上咔嚓一声,施览微僵硬地抬起头,眼睁睁地看着屋檐上的梁木咯噔一下,原本好好悬挂在檐下的一盆兰花晃动了两下,义无反顾地向他的头顶撞来。
  只听砰地一声,施览微仰面躺倒在地,腥味的血糊了一脸。
  ——为什么老子一个男性向爽文作者要惨死在BG党和BL党的斗争中?
  ——卧槽,新坑《大道三千唯我独尊》还没写完啊!第十年的全勤奖没有了!
  ——啊,人都死了,也没法填坑了吧,这么一想,突然又感觉到了幸福,可以轮回了……
  神智逐渐模糊,意识到自己不用再填坑的施览微松了一口气,在遗憾和不舍中闭上了眼。
  好!幸!福!再!也!不!用!填!坑!了!
  &&&
  事实再一次证明,施览微还是太天真了。
  一睁开眼发现自己在阴曹地府的施览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是在修真世界,人死了是会到阴曹地府等待投胎的,要等到自己阴魂散尽灰飞烟灭,或者早早喝了孟婆汤洗去记忆转世投胎才能真正和这一世告别。
  化玄大世界的阴曹地府已经衍化亿万年,和九幽大世界也有勾连,只是施览微一介凡人,只能在阴曹地府等待转生了。就算是修士,不到天人层次又没有功德护身,误入九幽大世界也是自寻死路。
  阴曹地府倒是比施览微想的热闹,就算是修士也有不少,施览微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阴魂,发现自己大概能坚持十年左右,十年之后阴魂就会逐渐消散,他当下也不着急了,慢吞吞地用老板烧给他的冥币找了处不错的阴宅,过起了阴曹地府的宅男生活。
  不用填坑,爽!
  有天他在某个茶馆喝阴茶的时候听到隔壁桌的两位修士在抱怨自己死得太突然都没有看到炎黄《大道三千唯我独尊》的后半本,托梦给徒弟让他们烧过来也没动静,真是不肖子孙。
  施览微高深莫测地微微一笑。对不起啊,因为作者也死得很突然很憋屈。
  在地府的三五年间,施览微听说了不少修士的新八卦,盖因在阳间时仙凡有别,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坐在一旁听着,而在阴间修士们也都散了功力,架子也去了不少,有些倒也愿意和凡人交流,这八卦的广度和深度一下子就上去了。
  施览微好歹专注修真界八卦多年,大部分话题还能插得上嘴的,几年下来倒是和几位修士交好。他现在不用为了谋生写文了,闲来没事却还是会扯点故事出来,把几位好友的胃口吊得老高。阴曹地府既不能上万界通识,也不能收飞剑传物(快递),连大部分日常爱好都没法进行了,使得一干修士鬼魂空虚寂寞百无聊赖,抓着施览微要他讲故事。
  施览微很快领悟到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在现代他用被雷劈死为代价摆脱了可怕的编辑催文,在修真界他用被花盆砸死为代价摆脱了老板的催坑,结果到了阴曹地府,竟然还要被追着填坑!他这是注定被催坑的命格吗?
  天理何在啊!
  幸好他很警觉地捂好了自己的法衣,要是连马甲都被扒出来了,他就只有喝孟婆汤投胎转世才能摆脱可怜的坑底怨魂了。
  如果阴曹地府能接上万界通识,指不定会有这么个帖子:
  【主题:狂喜乱舞,还以为自己死了就没法看到更新,谁知和作者大大在阴曹地府相遇了,又可以看更新了,阳间的道友们,你们是看不到的哈哈哈哈。】
  1L:烧死楼主!
  2L:我也去死一死,作者大大等我(大哭)
  3L:呵呵,区区更新,阴间能看央儿大大最新饕餮游记《舌尖上的修真界贰》吗?看到了你吃得到吗?呵呵。
  4L:我来组成柴火,浇上汽油,撒上孜然!
  ↓↓↓↓↓↓↓↓↓↓
  柴柴孜然孜然孜然柴柴
  柴柴楼主柴柴大大柴柴
  柴柴油油油油油油柴柴
  焱焱焱焱焱焱焱焱焱焱
  5L:好吃,嗝~看到三楼就饿了,央儿大大真大手,第三卷什么时候出?
  6L:[一副小黄兔(图)]
  7L:6L这画风……“刷刷看”大大是你吗!你出关了吗!《今天也要还原历史真相之道祖的爱恨情仇》画集什么时候出第八卷!说好的要八一八阴阳道祖和五行造化之主的基情呢,我的荷包已经迫不及待了!
  8L:扯犊子!阴阳道祖什么时候和五行造化之主有情况!阴阳道祖是灵玉道君的!
  9L:车轱辘又开始了……神烦。
  10L:楼歪了,还有人记得烤架上的楼主和大大吗?好像已经糊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玄阳道君和缥缈仙子是《灭运图录》里一对打酱油的半步金仙道侣,诸天万界仅此一对青梅竹马不离不弃最后双双步入半步金仙境界的,道祖多是单身汉啊。
  PPS:阴阳道祖就是《灭运图录》的主角石轩,五行造化之主是原五行道祖孔极,灵玉道君是石轩的师傅莫渊。本文背景是灭运故事之后不知道多少万年,石道长还没证得造化前往其他宇宙,不过文内应该是不会直接出现的。灭运的人物在本文属于前辈高人的“江湖传说”。权作背景,没有CP倾向的意思。
  PPS:如果觉得作者写的修真界实在太扯淡不靠谱了,没错,因为作者就是这么不靠谱_(:3」∠)_ 。大家笑笑就好了。姬友说这句“好!幸!福!再!也!不!用!填!坑!了!”写得最有真情实感……真是的,做人不要太诚实,何必说出来呢。
 

☆、追坑追到阴曹地府人干事?

  一晃十年过去了,施览微悲哀地发现自己在地府的稿纸都能堆得人那么高了,二十年的写作生涯让他练就一手飞快的行书,手速惊人。
  更悲哀的是这些稿子都没出版,只能偶尔说给好友听,解解闷。
  好心的老板没忘了宅在地府的施览微,逢年过节总会烧点纸钱过来,但是那纸钱中还带着浓浓的怨念:“说好的填坑呢?说好的新文呢?”
  施览微内心冷笑一声:我又写了八本新书,有本事来地府拿啊!
  像他这么敬业的作者简直是坑文界的良心。
  可惜再良心的鬼也逃不过转世的命运,除非他想魂飞魄散。
  施览微近来发现自己的魂魄日渐无力,看来已经到了不得不转世的时候了。一旦喝下孟婆汤,化作一缕残魂托生,若没有大能护持转世,人的魂魄就会被那胎中之谜所惑,就连修士也会前尘尽忘,何况神魂衰微的凡人。
  忘了这一世的种种,下辈子……再也不写文了,施览微痛并快乐地想。
  ——转世后做个快乐的凡人,把妹搞基周游世界,我有一所(还清了房贷)的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光想想就让人把持不住啊!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于是这天,施览微偷偷摸摸地在阴宅留书,告知几位好友还没讲完的那本《万法归一》没有然后了,他要转世去了。埋在院子里的那八本小说记得烧给他,好歹也是他在地府八年的努力成果。
  最后,他就是常年被他们吐槽的那个高冷又没常识的作者“炎黄”,对不起,《大道三千唯我独尊》那篇文坑了,谁让作者被一盆兰花砸死后心理**,再也不想填那坑了呢?
  做完这一切,施览微享受了一把法衣一掀露出潜伏多年的BOSS真面目的爽感,愉快地去奈何桥头转世了。
  很不幸,他遇上了鬼魂正在示威游行,把奈何桥头堵了个水泄不通。一干修士的鬼魂强烈抗议地府没有万界通识,使得鬼魂生涯了无生趣,但又不甘心速速投胎,总还在期待一线渺茫机会能有后人来阴曹地府护持他们转世。
  施览微坐在石头上无聊地数鬼,心想自己要不要先回去喝杯阴茶。
  就在这时,周围吵吵嚷嚷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施览微还以为地府终于派人来收拾这群桀骜不驯的修士了,结果抬头一看,一个白衣修士从自觉分开的鬼魂间走了过来。
  倒也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深,明显看得他一介活人能在阴曹地府行动自如是因为他随身携带了一件不凡的法器,至少也是灵器,说不准还是法宝等级,否则怕是挡不住阴曹地府的阴气侵蚀。
  能拿出这等法器的,绝不会是普通的修士,指不定是哪个大宗门的真传弟子。
  更令鬼魂恐惧的,还是他身上凛然的锐意,锋锐无匹,对于散了修为的鬼魂而言不啻是催命符,只消稍稍碰触就会魂飞魄散,自然忙不迭地避开了。
  施览微好奇地看着那位修士,脑中已经浮现出无数曲折故事了。
  结果那白衣修士竟然直直向他走来,施览微被他的剑气一刺,本能地往后一缩,险些从石头上滚了下去,幸好鬼魂没什么重量,他打了个滚就站住了。
  眼看奈何桥边的围堵已经没那么严重了,施览微假装没看见这陌生修士,蹑手蹑脚地朝奈何桥走去。
  ——被人找上门,绝对不会有好事!
  果然,那修士袖中剑芒一闪,剑丸已经拦住施览微的去路。
  “且慢,烦请阁下把《大道三千唯我独尊》的结尾告知在下,否则在下道心未满,恐难以成就上品金丹。”白衣修士正色道。
  被拦住的施览微:“……”
  围观的鬼魂:“……”
  卧槽,追坑追到阴曹地府的读者我还是第一次见啊!这年头扑街遁不是号称天下第一弃坑遁法吗?今日竟然被破了!施览微的内心顿时哀嚎了起来,看着那白衣修士的表情也仿佛是腊月三十开门见到债主的可怜长工。
  眼看这次是躲不过催坑的了,施览微心一横:“既然阁下如此诚心,且听我徐徐道来。”
  “话说主角龙傲天迎娶了九九八十一个妹子后拿遍天材地宝踢便敌派宗门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好不威风,终于走上人生巅峰成就一代阳神真人。恰逢魔劫再起,魔门大兴,龙傲天与魔门八大阳神真人约占玄极天上,只等怒斩八大魔头成就本方大世界一代传奇!”
  “就在此时,天顶异变突生!地膜之外有一半步金仙正在与虚空天魔相斗,无穷无尽的天魔有如满月潮水般涌来,急急急,情势危急,半步金仙抄起灵宝向那为首的天魔掷去,斩落三劫阳神的天魔头颅,一时间尸横遍野,天魔尸块如雨纷纷而落,砸向地膜之下的大世界,那情势当真危机万分!”
  白衣修士眉心微蹙,心中隐约有不祥的预感,问道:“然后呢?”
  施览微双手一摊:“纵然气运加身天纵奇才,然则乾坤莫测世事难料,被天魔尸块砸中的主角和被一盆兰花砸中的作者一个样,卒╮(╯▽╰)╭”
  周围一片静默。
  白衣修士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努力平复体内暴乱的真气:“在下早年在外游历小有奇遇,得了一套鬼修功法,你且随我回宗门,把《大道》的后半本重写了,再敢有愚弄之举定让你魂飞魄散!”
  “等、等等,我没答应啊!”施览微惨叫了起来,“放我去投胎,我不要填坑!”
  白衣修士冷笑一声:“这可由不得你。”
  说完抛出一枚玉佩,将施览微的魂魄吸入其中。
  施览微在玉佩中继续高叫:“前辈,把我带走可以!记得把我阴宅中埋的稿子也一起带走!不然我做鬼也不安心啊!”
  原本以为自己要去转世那也就算了,要是意识还在却发现自己的存稿没了,还是十年存稿,吐血三升那还是轻的。
  白衣修士不语,运起剑遁之术直奔施览微的阴宅,却看见三个修士鬼魂正在围坐在院落中升阴火。
  “哎哎哎,施览微这小子也太不厚道了,十年了,瞒了我们整整十年了。你说做人怎能这么不厚道呢,这完全就是坑鬼啊!没有友情了!”
  “早知他是炎黄,我做鬼也要把《大道三千唯我独尊》的结尾拷问出来啊!”
  “你已经是鬼了。”
  “闭嘴!老子会还阳的!”
  “呵呵。”
  “别吵了,现在小施早该过了奈何桥,我们也只好完成他的意愿,把他的遗作烧给他了。万望他下辈子还是个好作者。”
  施览微抱头在玉佩中哀嚎了起来:“住手住手啊!我的稿子,我的稿子!烧了我也不能烧我的稿子!”
  白衣修士振袖一挥,阴火立刻熄灭,三个鬼修士大骇:“阁下何人?怎会来到阴曹地府?”
  白衣修士不答,将施览微放了出来,施览微魂一落地直扑熄灭的阴火,查看自己的稿子还剩多少。万幸这三人才刚刚开始升火,只来得及糟蹋几章。
  施览微幸福地抱着自己等身高的稿纸,觉得上天对自己还是眷顾的。
  白衣修士衣袖一挥,将施览微连魂带纸收回了玉佩中:“此间事毕,你且随我返回宗门罢。”
  说完,驭使剑丸向着阴阳渡口而去。
  &&&
  #如果地府能上万界通识#
  【主题:卧槽,今天看到有道友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五彩祥云来到阴曹地府,对一个不起眼的鬼魂说:“作者大大,求填坑。”】
  0L:我和我的道友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催坑界的良心啊,作者死了都不放过!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