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逆转命运,异者 kirisaki凛(下)

逆转命运,异者 kirisaki凛(下)

时间: 2015-05-17 19:13:00

☆、第四十一章 太聪明了就会变成笨蛋

  回到霍斩一行人那边,现在的寻找远部家族小分队的成员从两人增加到了四人,没错,就是四人,除了被自己的BOSS惩罚护送白昱的岚井翼以外,另一个人,就是号称神医小白的神秘少年瞳白夜。
  瞳白夜是死缠烂打才加入了这个小分队的,如果没有霍斩和岚井翼二人的阻止,白昱随时会把白夜给剁了,不过想到白夜的加入倒是可以起到通常游戏中的治疗师的作用,白昱选择了让步,不过只有一个条件——白夜的饭只能自己去解决,而且不能在自己面前吃饭。
  于是乎,这两天可以看到这么一个悲惨的场面——晚上十点多,另外三个人都睡了,白夜还在林子里找吃的,对此白夜多次抗议,可惜都被白昱那杀人一般的眼神给吓了回去,只能接受自己悲惨的命运。
  现在是红林军团事件解决的第三天的下午,为了加快进度,四人不得不放弃午休赶路。
  “咕……咕……”
  谜之音不停从后方传来,完全没有经过过滤地钻入白昱耳朵里,仔细看会发现,白昱的额角跳动的频率相当可观。
  翼和斩也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不过他们的表情则是出奇的一致——都紧盯着白昱,防止她暴走。
  而罪魁祸首,身着白色运动服背着超大书包的白夜,则是一脸尴尬的低头看自己肚子,还不时抬头看看前方的大小姐是否会暴走。
  “呜哇!受不了了!”白昱终于爆发了,停下脚步冲着白夜大吼了一声。
  结果不单单是白夜,连无辜的斩和翼二人也受到了牵连,耳朵里嗡嗡响个不停。
  白夜一脸无辜的吐了吐舌头,捂着自己的肚子委屈道:“不能怪我啊,你走这么快,我也找不到足够填饱我肚子的食物,喏,我都饿了两三顿了,休息都没休息好。”
  “饿了两三顿?尼玛,你逗我呢是不是?你一个人吃的顶我们三个人呢!”白昱叉着腰歇斯底里道,白夜赶忙捂住了耳朵。
  斩和翼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又来了。”
  “我都说了这是病啊!我要是三天没吃饭就可能危及生命的说!”白夜辩解道,紫罗兰色的大眼睛里闪出一丝泪花。
  显然,白昱不会买帐的。
  “这是病?我也想得这种病呢!身为娱乐圈人士,最注重的就是身材了,我通过控制卡路里的摄入才保持着现在的身材,而你呢……”白昱气的都不知道下面该说什么了,“总总之,要不是看在斩和翼的面子上,你小子早就小命不保了!”
  “我觉得我现在小命儿就快不保了,饿到要屎了……”对此,白夜只能表示欲哭无泪,易发胖的体质招人烦,易饿的体质更招人嫌,而且还摊上了全大陆最讨厌吃多不长胖的人的女生……
  不过仔细来看,白夜说的也是实话,因为此时他的脸色确实有些难看,和几顿饭没吃的人的脸色没什么两样,只能说是这小子倒霉吧。
  斩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拍了拍白昱的肩膀劝说道:“这小子也确实没说假话,你看,他的脸色不太好,再这么下去他可能真就倒了。”
  白昱将脖子扭了过去,坚决不看白夜。
  “是啊,白昱学姐,”翼也说道,“我觉得我们这几天的路程赶得有些紧,白夜弟弟真的没吃饱,要不,我们休息一下,让白夜弟弟找些吃的填饱肚子吧。”
  白昱有些犹豫地望了翼一眼,不好意思道:“也不是我非要这么着急地回家,只是,你和霍斩不是还有LEVEL five考试吗,我怕耽误你们复习的时间,尤其是斩,他在幻空。”
  “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斩戏谑道。
  “你想多了,我怕耽误了你复习,你们幻空的校属组织Pathbreaker会找我来拼命。”白昱白了斩一眼道。
  “那怎么办呢?总不能继续让白夜弟弟饿着吧?他才十二岁,这样对身体不好。”翼皱了皱眉犹豫道,“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儿,让白夜弟弟自己去找点儿吃的?”
  “不行,我们时间很紧张,这小子要是吃饱了,还不得花好几个小时吗?到时候天就黑了。”白昱果断驳回了翼的建议。
  “这里是森林深处,没有什么村落的。”白夜在后方小声补充道。
  白昱瞪了白夜一眼,冷冷道:“你小子既然知道还跟着我们?”
  “人家这么寂寞的一个人旅行了好久了,只是想有个同伴罢了……”白夜委屈道,他紫罗兰色的眸子又闪烁出泪花了。
  斩打了个冷战,自从自己上次那个恶心死人不偿命的梨花带雨事件后,他就很受不了男生哭,于是,他想出了一种折中的办法。
  “这样吧,要不让白夜找吃的,我们继续往前走。”
  “诶?”另外三个人同时惊叫一声,没有明白斩的意思。
  斩走到白夜跟前,继续道:“白夜,你应该有绳子吧,或者结实一点儿的线?”
  白夜取下自己的书包,翻找了一会儿,掏出了一卷食指粗细的灰黑色纤维绳,递给斩道:“只有这个,这是五个月前某个村庄的李大伯送我的礼物,据说是全南岭最结实的绳子。”
  斩接过绳子,一端系到了自己手腕上,另一端系到了白夜手腕上,微笑着继续道:“这条绳子长约30米,也就是说白夜可以在以我为轴心的半径为30米的范围内找吃的,这样白夜既有时间吃东西,而且也不怕走丢,这个方案怎么样?”
  思索了半分钟,众人同意了斩的方案,在休息了几分钟后,白夜就近找吃的,斩他们继续走。
  斩的方案似乎还不错,白夜在后面找到了不少吃的,而且还没怎么耽误行径的进程,没有了噪音的干扰,白昱显得很开心,甚至还唱起了歌。
  白昱本人的歌声也确实相当棒,高亢清亮,和MP3里面的感觉没什么两样,加上白昱强调自己的所有曲目都是自己所写,斩不由对她刮目相看,而翼简直都听呆了,平时没怎么接触流行音乐的他都暗暗下决心回去找机会多下载几首Spark Daydream的歌。
  白昱也挺得意,没想到那两个男生这么喜欢她的歌曲,尤其是岚井翼,想到这里,她的双颊不由有些发烫。
  后方的白夜就没有这种福利了,总之就是在三十米的范围之内找吃的,虽说有些少,但是比起刚才饿肚子要好到哪里去了,好歹自己还是找到了些水果一类的充饥,不过,还是很想吃肉啊。
  突然,在自己的视野之内出现了一只烧鸡,瞬间白夜的口水就流下来了,眼里闪烁出了星星。
  “啊啊啊,烧鸡!好香!”白夜抹掉了口水,蹑手蹑脚地朝烧鸡走过去。
  “等会儿,”白夜停下了脚步,陷入了一阵小小的思考,“怎么觉得有种陷阱的赶脚。”
  根据自己的了解,很多陷阱都是准备好了诱饵然后引猎物上钩,这种陷阱未免显得太小儿科了点儿吧。
  白夜鄙夷了看了烧鸡一眼,暗暗冷笑道:“这么简单的陷阱,怎么可能有人上钩,笑话,小爷我十一岁就敢独闯异者大陆,有什么东西能骗得了小爷我的呢?切,弱智才会上当。”
  这么想着,白夜转过身去,不再看烧鸡。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肚子极为不争气的叫了一声,白夜赶忙捂住肚子,尴尬的朝四周看了一圈。
  “倒霉,没吃饱,要是有了这只烧鸡,得顶多少水果呢!”想到这里,白夜的口水又流下来了。
  白夜转回了原来哪个方向,紧盯着烤的外皮金黄的烧鸡,再次陷入了思考:“也不一定是陷阱吧,设下陷阱的人也不是笨蛋,怎么可能会用这么没技术含量的方法呢?真是的,肯定是哪个人烤完烧鸡就忘记吃了,所以小爷得利!肯定那只烧鸡没有危险!”
  这样想着,在确定自己手腕上的绳子没有收紧的情况下,白夜走向了那只烧鸡。
  “哦哈哈哈,烧鸡,我瞳白夜来啦!”
  白夜一脸幸福的扑向了烧鸡,也不管自己现在流着口水的样子是有多么没节操。
  就在此时,手腕上的绳子突然一紧,巨大的拉力使得白夜失去了平衡,当场趴倒在地上。
  事情还没有完,在白夜摔在地上的一瞬间,地面突然凹陷下去,随着白夜哇的一声大叫,他坠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的另一只手就在自己掉下去的一瞬间抓到了那只烧鸡,和烧鸡一起掉了下去。
  “哇哇哇哇!”陷阱似乎挖的很深,超过了五十米,白夜一手抓着烧鸡,在空中泪牛满面地哇哇叫唤着。
  终于,随着砰地一声,白夜四肢伸展,趴在了底部——幸运的是,全身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往地上按了一下,还挺软,八成是加了垫子。
  事情还没有完,在白夜掉到底部那一刻,陷阱内传来了另一声狂叫,没等白夜反应过来,就有东西砸到了白夜身上,刚刚爬起来的白夜又被压趴下了。
  “痛!”白夜小声哀怨道,这比刚才掉下来的时候要痛了百倍,一会儿一定要确认一下脊椎有没有错位。
  掉在他身上的那个人很快从他身上滚了下来,然后一把把白夜从地上拽了起来。
  “倒霉!你这混蛋害死我了!”
  声音挺熟悉的,白夜抬起头,只见,那人捂着头,金色的短发极为凌乱,黑色的风衣上沾了几丝尘土,一脸郁闷的盯着自己,关键是,那人的手腕上——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绳子……
  “啊,霍斩大哥!你怎么也掉到陷阱里了?”吃惊之余,白夜赶忙问道。
  斩恶狠狠地瞪了白夜一眼,解开了自己手腕上的绳子:“我靠,我这是有多倒霉?非要可怜你这二缺系条绳子防止你和我们走散,现在可好,居然掉陷阱里了,我真尼玛给自己找麻烦!”
  斩狠狠地将绳子扔在地上,扶着墙生闷气。
  自知干了坏事,白夜吐了吐舌头,拾起绳子,收拾好装回自己的大书包——说来也奇怪,自己居然没有把书包弄丢,总算老天开了一次眼。
  “对不起,霍斩大哥,我不知道有陷阱。”白夜可怜巴巴道。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掉进这种陷阱里面的,我去,居然还铺了垫子?服务还真周到。关键是居然还能有人挖个陷阱挖这么深?体力太充沛了点儿吧!”一到这种情况,斩那无人能及的吐槽功力又展现了出来,连白夜都不由在心中暗叹佩服。
  白夜一手抓着烧鸡,一手揪着自己的裤子,傻笑了一声,这才道:“那个,我只是看到了有烧鸡就走过来了,没想到被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看到食物就能随便踩入陷阱?”斩的额角处跳了一下。
  “也不是啦,这种超级白痴的陷阱我想着都没有人用了,所以就放松了警惕,开始我也怀疑过了,可惜我高估了歹徒的智商。”
  “我觉得我才高估了你的智商呢!”斩迅速转过头来冲着白夜狠狠骂了一句,“我勒个去,你这都不是笨蛋的问题了,你完全就是个蠢货、脑残、白痴、二缺、二百九!”
  白夜擦掉了喷在自己脸上的口水,小声嘟哝道:“人家不是白痴什么的,人家只是智商高想多了。”
  斩真想一口咸汽水喷死白夜,事到如今,哪里有什么咸汽水,叹了口气,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仰起头看着天,终于可以理解井底之蛙的感觉了。
  “倒霉,这陷阱足足有五十米深,这得要多少只烧鸡的力气啊。”斩无论什么时候不忘吐槽。
  “肯定饭吃得多力气足呗!烧鸡超多!”白夜也坐了下来,撕了一口鸡肉口齿不清道。
  “居然把我的话当真了?你以为都和你一样是吃货啊!”斩转头白了他一眼,从他手中夺过烧鸡,撕下一根鸡腿,大口撕咬起来,“重点是你吃这么多纯属浪费粮食。”
  “你怎么……”白夜夺回烧鸡,郁闷的看着斩正在吃的鸡腿,口水差点儿流了下来。
  “什么怎么,照这阵势,我们是出不去了,总得吃点东西,都是你这个混蛋害的!”想到这里,斩就有种要哭的感觉,怎么来了一趟南岭尽是倒霉事,现在和同伴失散了,身边这家伙还异常不靠谱,典型的猪队友面相,实在是担心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回到东陵。
  白夜撇了撇嘴,自知和斩吵架没什么意义,便闭上了嘴,只是埋头苦吃鸡肉。
  “这下真完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来发发善心救我们两个。”他暗暗祈祷着,希望真的有好心人能够帮助他们——虽说希望有些渺茫。
  不过有点奇怪,为什么岚井翼,还有赫连白昱没有来救他们呢?这不应该啊?除非,在我们掉下去的一瞬间,他们也遇上了麻烦……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夜同学堪称史上第一猪队友没有之一,坑死霍斩不解释……嗯,蠢萌蠢萌的家伙最有爱了!要说一下,这个掉陷阱的灵感来自于漫客上的一部漫画的第一回,不过坑霍斩同学的情节以及后来剧情的发展神马的绝对百分之百原创!

  ☆、第四十二章 暴怒的血腥之枫

  话说本来斩和白昱他们走得好好的,斩为了让某个白痴少年能有足够时间找寻食物,特地和白昱他们保持了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没想到走在前方的白昱和翼二人只听到后方的斩“哇”的一声大叫,等转过头来,就没有人影了。二人先是呆立了半分钟,然后才反应过来斩神奇地失踪了。
  此时,两个人,正在到处找寻斩。
  “霍斩!”
  “霍斩同学!”
  两个人为了防止走失,选择了同时行动,一人一声呼喊着霍斩的名字。
  找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斩的踪影,连那个叫做瞳白夜的小孩子都没有发现。
  白昱气得跺了一下脚,一拳头砸到树上,也不嫌手疼。
  “可恶,霍斩他人呢?怎么莫名其妙就失踪了呢?”
  翼赶忙安慰白昱道:“别着急,他一定不会走远的。”
  “可是我们都找了老半天了,他连个人影都没了,呜哇,讨厌死了!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
  “冷静点儿,学姐,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虽然没什么把握,自己此时也只能这样安慰白昱了。
  “也许都怪那个吃货臭小子!”白昱灵光一现,“刚才斩不是为了防止他走失,特地在手腕上绑了绳子,估计是那小子中了什么陷阱然后害的斩也跟着倒霉!”
  “诶?不会吧?”
  “绝对是这样的,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儿,这下可好,搭上了霍斩,等我找到他了,一定要让他偿命!”白昱怒气冲冲道。
  “霍斩同学还活着呢。”为了缓解一下气氛,翼故意吐了一个槽,当然,都是这几天和斩学的。
  这招还真管用,白昱噗嗤笑了出来,轻轻拽了一下翼的一缕长发,不好意思道:“讨厌,这不是重点。”
  翼哎呦叫了一声,揉了揉头,继续道:“其实学姐你算是给我们找到了一个思考的方向,我们可以看看周围有没有陷阱,说不定他们就在陷阱里呢!”
  “对哟,”白昱点了点头,“事不宜迟,我们快找吧!”
  二人确定了一个小目标,便准备立刻开始行动。
  “等一下。”
  身后有人叫住了二人,二人停下了脚步,对于白昱而言,这个声音有些软弱无力,但极为熟悉——令人讨厌的声音。
  翼一头雾水,缓缓转过头去,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奇怪的少年。
  年龄大概十五六岁,个头不高,面色惨白恐怖,枫叶色的短发黯淡无光,同色的眼眸也没什么神采,全身上下以墨色的长袍裹得紧紧的,最奇怪的,就是围着的暗红色围巾,在六月份显得极为怪异,手上也带着厚厚的手套——总之全身上下,只有头露了出来。
  看似是个病弱的少年,但直觉告诉翼,这个人,很危险。
  紧接着,身旁没有转过头的白昱咬着牙念出了三个字:“雾——弥——枫——”
  翼暗自打了个冷战,原来这个少年,就是连BOSS都有所忌惮的恐怖人物——“血腥之枫”雾弥枫。
  恐怕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了,翼握紧了腰间的皮鞭,冷汗从额间冒出。
  见白昱并没有转过头来看自己,雾弥枫不由有些失落,本就没有什么神采的眸子更加黯淡了。
  “姐姐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啊。”他苦笑了一声,自语道。
  白昱冷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原谅你?现在你不就来追杀我了吗?那我告诉你,那个猥琐狱监的手就是我砍掉的,来呀,找我算账呀!”
  “别胡说了,白昱姐姐,我知道的,根本不是你,是那个金发恶魔!”枫脱口而出道,苍白的面容之上带着一丝急躁与不安,“姐姐,请你相信我。”
  “闭嘴!”白昱愤怒的转过身来,玫瑰色的眸子仿佛燃起两团火焰,“不需要你来提醒我!我比你清楚!你说霍斩是恶魔,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谁更像恶魔!”
  枫被白昱骂的当场呆立在原地了,他不敢相信,这个女孩,竟会骂自己恶魔。
  记忆最深处的她,在别人骂自己恶魔时还在为自己打抱不平,而现在……
  不,这不是真的,不会的,白昱姐姐不是这样的人。
  这时,枫发现,霍斩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有着银白色美丽及腰长发,身材纤细,容貌柔美却不失英气的戴着眼罩的美少年,那个少年似乎在腰间握着什么东西,随时可能冲自己攻击。
  “白昱姐姐,他是谁?那个金发恶魔呢?”枫用颤抖的手指指着翼道。
  “你管!霍斩在不在和你有什么关系?”白昱瞪了枫一眼,扶住了翼的肩膀。
  听到这话,枫有些怀疑了:“姐姐,你实话告诉我,这个人,是不是霍斩的手下?霍斩他是不是协会派来加害于你的?拜托了,告诉我!”
  白昱扑哧一声冷笑了出来,带着讽刺的笑容继续道:“你这家伙是有妄想症吗?本小姐像是那种会被轻易加害的吗?托你的福,小翼和霍斩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是我的。”
  “哈?”翼愣了一下,没明白白昱此话的含义。
  说着,白昱勾了一下翼的下颚,抚媚一笑——同时向翼挤了一下眼睛。
  翼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不过他注意到了白昱的眼色,强忍住了自己的害羞。
  枫瞬间感到脑子里嗡的一声,收到了极大的刺激。
  “不,白昱姐姐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只是被他们给利用了,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他蹲下身子,捂着脑袋使劲摇头道。
  “大错特错,我非但没有被利用,我还是自愿的,我喜欢小翼,你给我看好了。”
  突然,白昱猛的勾过翼的头,直接亲到了翼的嘴上。
  白昱柔软的娇唇接触到翼的嘴唇上的那一刻,翼的脑袋当场就空白了,瞪大着眼睛盯着白昱那娇美可人的脸蛋。
  这是翼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白昱的脸,娇嫩白皙的皮肤,火红色的耀眼短发,刘海儿刚好盖住眉毛,透亮晶莹的玫红色眸子,长长的稍微上翘的睫毛,双颊之上略带绯红,现在才感觉到,白昱,她真的,好漂亮,好美丽。
  翼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一口气就能破坏掉白昱那吹弹立破的肌肤,突然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自己的初吻,被曾在自己看来如此高不可攀的美丽女孩夺走,真的,太不真实了。
  翼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双手在颤抖,而脸颊,确是如火炽烤一般,自己的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
  原来,这就是初吻吶,虽然是被别人强行夺走的,但是,真的就像BOSS曾经向自己讲述的那样,如同蜜一般,好想让时间静止下来。
  持续了半分钟后,白昱将自己的嘴从翼的唇间挪开,踮起的脚尖放平,勾着翼的手臂放了下来,带着羞涩的笑容满足地注视着翼——对于自己而言,刚才的半分钟,如同梦一般,好想就这么睡去,继续刚才那甜蜜的梦。
  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处理好雾弥枫的事情。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白昱转过身来,得意地看着雾弥枫那不知所措的狼狈样儿。
  白昱对身边不知底细的银发少年那突如其来的一吻,就像是一枚子弹,射入了枫的心脏,枫瘫坐在了地上,呆呆的注视着他们,枯叶色眸子更显死气,就好像是那干枯的落叶,薄薄的嘴唇半张着,一口气都不敢呼吸,冰凉的指尖颤抖着,仿佛手套就是摆设,而心脏,真的好痛,痛到让自己忘记了痛苦。
  “不,怎么会这样?白昱姐姐她当着我的面……”
  后面的话,枫再也说不出口,因为就在这一刻,自己的太阳,消失了,内心深处,陷入到了无尽的极夜。
  “不,不,这不是真的……”他使劲摇着头,枯叶色短发被甩的凌乱不堪。
  翼有些于心不忍,想要上前解释,但被白昱拦住了。
  白昱得意一笑,拉住翼的手,缓缓道:“这就是真的,我喜欢着小翼,没有你什么事儿,就算是被小翼给利用了,也和你无关。”
  “不……”
  “你要是真的在乎本小姐的话,就发自内心祝福本小姐好了。”
  枫颤抖着的手停止了颤抖,他绝望地抬起头,黯淡的眼神里多出了一丝杀气,在他的心里,只闪过了一个字——“杀”。
  他苦涩一笑,缓缓站起身来,摘下了自己厚厚的手套,然后取下了围巾。
  白昱心下一紧,将翼拦在身后,转过头紧张道:“翼,你快走,事情不妙。”
  “白昱学姐,这是……”
  “他认真了……”白昱紧皱着眉头,用眼神催促翼快走,“他的能力,很恐怖。”
  “诶?”
  “快啊!别管我,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虽然心中没底儿,白昱还是不想让翼受到牵连,何况,自己刚才算是在骗翼,绝对不能再害了他。
  “不行,”翼从白昱身后走出,厉声道,“我绝对不能抛下你一个人。”
  听到这话,白昱心中十分感动,但还是嘴硬道:“哎呀这么紧张了你还给我啰嗦,快……”
  枫的狞笑打断了白昱的催促,他一把扔开了围巾,昂起了头,碎刘海儿之间,露出一双猩红色的兽瞳。
  “你们两个,一个都不能走,尤其是你,”枫用如骨架般的手指指向了翼,“我要你去死,我要你把姐姐还给我。”
  说着,枫冲向了翼,绝望的大吼了一声。
  来了,白昱心中冷笑一声,她的目的达到了。
  但是,她很清楚,小翼是无辜的。
  “小心,翼,不要被他碰到身体任何一处裸漏的皮肤!”
  白昱一把把翼推开,从手中幻化出一道红光,劈向枫的脸。
  “白昱姐姐,你居然打我?”枫捏住白昱射来的光,迅速吸收入自己的身体。
  翼见状倒吸一口凉气,他大概明白了枫的能力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也不能看着白昱一个人和他对抗,他抽出腰间的皮鞭,狠狠向着枫抽去。
  枫立马将头移开,伸手朝翼的手腕抓去,幸好翼的反应足够快,枫只是抓住了一棵树的树枝,然后那根树枝就立马枯萎,传递到整棵树上,很快,原本五六米高三人合抱粗的大树就成了一滩木渣儿。
  翼打了个冷战,心里砰砰直跳,要是刚才自己反应慢一点点,就会变成干尸,对此翼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这就是那家伙的能力,”白昱射过去一道红光后,向翼解释道,“吸收元素,只要是有生命的东西,其中所含的元素都会被他吸收干净,关键是元素被吸干净了就会必死无疑,开启血色反应状态的他吸收速度是平常的三倍。”
  “所以,他才会被称为‘血腥之枫’,我明白了,难怪BOSS自称没有把握战胜他。”
  “啥?那个奇怪花痴女人提到过了?她是有多乌鸦嘴呢!”白昱抱怨道。
  “这点我深表赞同!”翼再度将鞭子甩了过去,抽中了枫的身体,枫“啊”得叫了一声。
  看到这种反应,翼在心中松了口气,看样子他的实战能力不行啊,谢天谢地,总算是有点儿突破口。
  就算是如此,翼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要是被枫的手指碰到,绝对必死无疑。
  “学姐,你那边还好吧?”
  “没什么的,我的等级远比你高,不过由于这家伙的能力太麻烦,我没办法使出全力。”白昱有些郁闷道,“倒霉,真是丢人。”
  “没关系的,学姐,现在我们先想法儿对付‘血腥之枫’。”
  “嗯。”白昱甜甜一笑道,冲着翼做了一个OK的动作。
  看到这些,枫愈发恼火了:“可恶,还在秀恩爱。”
  咬了咬牙,他以更快的速度冲着翼袭击了过来,但还是翼技高一筹,迅速躲过了攻击。
  “住手,别打了,这是误会!”翼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对枫解释道,他能感觉到,白昱对他而言很重要。
  “你们都接吻了还能是误会吗?不要骗我!”枫一点儿都不听翼解释。
  “可是,可是白昱学姐才和我见面不到四天啊!我们真的没有什么,你不要再打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