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骗子系统 苍在笙(下)

骗子系统 苍在笙(下)

时间: 2015-05-11 20:07:28

第四十八章 我们同居吧

事实无数次证明了,乔疏的选择有多么明智,在被杨春剔除的那些剧本中,乔疏还真的找到几个合眼缘的。

第一个是现代商战剧,何家小少爷留学归来,赫然发现家中产业多半已经被姑父鸠占鹊巢了,老父病弱,母亲偏听偏信,姐姐被花花公子骗得团团转,烂摊子一堆接着一堆,情商智商都很高的何小少爷一方面好好照顾父亲,一方面和颜悦色的把母亲和父亲骗去旅游养病了,在公司里,和姑父和表哥斗,公司的正统继承人回来了,姑父和表哥又失去了母亲这一最好的挡箭牌,除了在公司经营多年打下的人脉,他们别无依靠,而小少爷一肚子鬼点子行事周密无比,嚣张霸道,把姑父和表哥折腾得苦不堪言,活生生一强盗!忙完了事业,小少爷还得忙着家庭,他冒充姐姐的男友前去找花花公子算账,一步一步,终于令姐姐死心了。何小少爷家庭事业忙着团团转的时候,爱情也降临到了他的身上,小少爷一次去酒吧找花花公子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刚刚受了情伤,下定决心要好好放荡一把的美貌女汉子,女汉子把小少爷当成了牛郎,好好轻薄了一把,事后,女汉子对小少爷死缠烂打,一定要对他负责,小少爷应付得苦不堪言,女汉子对小少爷真是一片痴心啊,最经典的一句台词就是“你的家人,你的公司,都由你来守护!而你,由我守护!”真真是荡气回肠啊,小少爷第一次有了点感动。其后,家族事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而姑父在这种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转手投向了敌方那个,小少爷的处境艰难,这时候女汉子她爹找上门来,原来女汉子她爹很有钱很有钱,她爹说了,你要是肯娶我女儿,我就借钱给你,不然,等着变乞丐吧!女汉子她爹也十分汉子,而对于小少爷来说,卖身,还是,卖身,这是一个问题啊。

第二个是民国征战剧,男主角是一位中校,他爹是卖狗皮膏药的一个药郎,身家清白,为人野心勃勃,看他年纪轻轻就爬上高位就能知道了,但是他的狼子野心之下怀抱着的是为国为民的梦想,男主角都这样。而一般的谍战剧主角都是间谍,这位也不例外,不过表面上,这人啥好事都没做过,为了自己的地位,他排除异己,什么心狠手辣的事都做得出来,是人民群众一致唾弃的人渣,就算是人渣,人家也是身处高位的不是吗?于是大家都敢怒而不敢言,而就是这样一个人渣,居然都有好些出色女性看上他,一个是他直系上司,容颜娇艳,但行事雷霆万钧,一个是富家小姐,留洋归来的,新时代女性,一位是他青梅竹马,对他一往情深却偏偏纠结于心上人如今的变化,三个女人一台戏,男主角纠缠在他们之间,这里又要说男主角到底是坏得有多么人神共愤了,和一般纯情的男主不一样,他周旋在三个女人之间,哪一个都不拒绝,哪一个都不接受,直把人家好端端的女孩子给折腾了一遍又一遍。而男主角就是这么在百姓的唾弃声中,三个美人的围绕下,用他坏事做尽的手段,一次又一次的完成了艰巨的任务,波谲云诡,胆战心惊,一次一次智与力的较量,让人心潮澎湃,舍不得移开眼。最后,自然是大胜利,男主角也没有继续留在新政府里担任职务,他本来名声就不好,就算洗白了也不会有什么支持者,人家很兴致勃勃的去旅游去了,身边带着,三个美人。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他娘的是一个有着好心肠的坏人的幸福人生啊。

第三个的题材有些特殊,算是现代温情剧,男主角是一个带着女儿四处游荡的魔术师,他这个魔术师不为钱不为名,就特别喜欢见义勇为打抱不平,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我啊,我是传奇小哪吒!所以他又有一个很大气很上档次的称呼,叫做公平魔术师。这个魔术师什么魔术也不会变,但是却有一只聪慧无双的大脑,和一只萌哒哒的腹黑小萝莉,他能够看清一切谎言之下的本质,从而用他特殊的方法来帮助人们。不过据他女儿萝莉说,其实她老爸还是会变一点点魔术的,不过因为他特别懒,从来不修炼手速,所以一般特别容易拆穿。这对奇葩父女一路行来,路上遇到了被心上人抛弃,儿子又病死了的现代版“秦香莲”还有酷爱赌博赌得家破人亡的中年大叔,遭到校园暴力的可怜少年,婚后面临花心丈夫和一堆小三的美丽少妇……总之一句话,无论你失去的是亲情爱情友情还是人生观,公平魔术师都能够为你找回来。

乔疏看了半天,也没确定,这三个剧本各有各的有点,要论题材,自然是第三个更好,要论人设,自然是第二个更好,要论情节,当属第一个。而且这三部剧都脱离了古装剧的范畴,对于演够了古装剧的乔骗子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想了半天,乔疏决定征求一下自己新经纪人的意见“你觉得,这三个,哪个更好啊?”

他同时在心里下定决心,如果杨春说哪个更好的话,他就把哪个删掉,逆向法。

结果杨春接过这些剧本独自一人翻看了半天,这才皱着眉头道“师父,你真的要演这些吗?不是我说,你的品位啊,还需要锻炼啊!”

乔疏“……”到底是谁的品位需要锻炼啊!

他耐下性子“你只需要回答我,这些哪个更好,就够了。”

杨春摇摇头,叹了口气,一脸大义凛然的看着他“师父,虽然这些剧本都烂得要死,但是为了讨你欢心,为了做一个孝顺的徒弟,我自然可以昧着良心随便说一个,但是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不但是对你不负责任,对我自己也不负责任,所以我是坚决不能这么做的!”

乔疏露出一个微笑,夸奖道“好徒弟!”

杨春摇头晃脑“这是自然……啊!师父!你为什么打我啊!”

“啊!”

又是一声惨叫之后,乔疏慢悠悠的道“我就是试验一下,我最近的锻炼成果。作为徒弟,作为一个乖巧孝顺的徒弟,这点小忙,应该还是能帮的吧?”

“不不不!我不乖巧也不孝顺,师父啊,你别过来啊!”

小公寓内,传来某位可怜经纪人的惨叫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程淮遥狠狠的皱了皱眉,把手机往旁边就是一丢。

正在开车的司机下意识的看了眼,全身上下都写满了“我很不爽别来惹我”的boss,有些胆战心惊的问道“boss?晚饭要在哪里吃?”

提起这个,程淮遥又是一阵烦躁,但还是耐住性子回答道“回家!”

司机大哥应了一声,车子转弯。

程淮遥抽出钱包,看着钱包上自己与那混蛋的合照,十分阴郁的想,交往不到半个月你就烦了我了是吧特意关机就是为了避开我是吧?是谁说对我心心念念十年之久的?是谁说为了我减肥绝食的?是谁说心里只有我的?简直是骗子!大骗子!比乔疏那个骗子还要大的骗子!你给我等着吧,谁稀罕啊!老子这就给你找个小三去!下次你想找我吃饭?不好意思,没空!

他这样恶狠狠的想着,却怎么样都解气不了,他看着钱包上某人可恶的笑容,心里生出一股烦躁,直想把这可恶的笑容给撕碎,不不,是把那个可恶的混蛋给撕碎!吃到肚子里,他就哪里都不会跑了。

正在这个时候,悠悠的电话铃声终于响了起来,程淮遥捡起手机看了看,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心里的火总算熄了一点,他抿了抿唇,有心直接挂断,但是手指在手机上移动的时候,又没忍心,还是接了。

路启襄刚打了个电话,一通,就听见电话里凉凉的道“最近是不是很忙啊?”

这话语音很正常,语意也很大度很大方,一听就是出自善解人意的人之口,但是路启襄却习惯性的打个寒战,心知这分明是某人生气的前兆,不,是已经生气的象征。

他连忙解释道“我刚才手机没电了,一直放在口袋里没发现,亲爱的,我哪里敢不接你电话,又不是胆肥了。”

他越说心里越憋屈,自己这模样,活像一个气管炎。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媳妇,太能干太强势太不可理喻了。

他就一直想不明白了,程淮遥明明好端端的,在和他交往以前一直好端端的,虽然残暴了一点多疑了点,但怎么看都是一个正常人,为什么和他交往之后,脾气一天比一天的阴晴不定,一天比一天的难糊弄。自己接他电话要是慢了一点,自己和他约会要是有一点分心,他就阴森森的笑了,然后……总之,程老板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他都快招架不住了,尤其是自己现在还得在两个身份之间来回转换,以这位的紧迫盯人政策,他想要不露陷,实在是好难好难好难啊!

程淮遥冷哼一声“嘴长在你身上,你想说什么当然是随便你说的了,我又没在你身上安个监视器。你晚饭吃了吗?”

“吃……当然没吃了!遥遥没发话,我哪里敢随便吃。”路启襄苦笑了一下,义正言辞的道。

程淮遥顿了一下,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突然道“我们同居吧。”

第四十九章 打算跑路啦

路启襄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他结结巴巴的道“不不不不用了吧……”

老天爷啊,现在就已经天天被盯着了,要是真和他同居,那可怎么得了,不是得时时刻刻看到他,他还怎么变身,怎么去干活啊,乔疏,又不可能完全消失。

他一紧张,就忘记扮演深情好**的角色了,果然,只听到电话那头的程淮遥冷哼一声“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被我知道?”

路启襄的眼瞳微微扩大了一分,断然道“你是不是侦探小说看多了?”

“那你倒是说说,不愿意和我住的原因是什么?你每天有什么事,那么忙?”程淮遥完全没被他糊弄过去,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语言带一股酸意,言下之意就是,路启襄这么忙,一定是有了小三。

路启襄有苦说不出,程淮遥最近老怀疑自己有小三,一天到晚盯着他啊。只好道“我一直都在找工作啊,你不知道,现在就业有多难。”声音里,已经带了点抱怨。

“这好办,我给你找。”程淮遥声音里带着几分干脆。

果然,有个土豪**就是不一样,路启襄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却还是大义凛然的拒绝了“不行!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让你帮忙呢,我可是有骨气的,不想让人家说我是吃软饭的!”

“……你好有骨气啊!”

被拒绝了,程淮遥也不勉强,而是转换了话题“下周你到我家来一趟吧,我妈回来了。”

啥啥啥?他妈?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啊。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程淮遥察觉到电话那头的某人异常的沉默,出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某人吸了吸鼻子“我在想,你妈好不好相处啊,会不会一见到我就甩我两巴掌说我是**她儿子的死狐狸精,或者直接给我一笔钱,告诉我阿遥要结婚了,你拿着钱离开吧以后不要再出现了。”

程淮遥顿了一下,道“会。”

“啥啥啥?你在开玩笑吧?”路启襄一愣。

“是真的。”程淮遥的声音淡漠“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妈做不出来的。”

路启襄异常的安静了一分钟,才道“我现在退货行不行?”

“你敢!想死吗?”此话一出,程淮遥的声音立刻阴沉下来。

“不是啊。”路启襄表示他根本想不明白“你都这么大了,又不是个纯粹的直男,前科累累,她至于反应这么大吗?”

“前科累累”的非直男沉默了一下,冷冷一笑“那些只不过是玩玩而已,何况,以我妈的想法,我带去见她的,不管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只要不是她看中的人,她都不会满意的。你只要去见见他就够了,随便你怎么表现,趾高气昂也好,蛮不讲理也好,反正你得给她宣示一下主权,不然她年末她一定会给我弄一个老婆出来的。”

感受到程淮遥话中异常的情绪,路启襄想了想“遥遥,不如再等些日子吧,等我们有了孩子,生米煮成熟饭,你妈就是想反对也不行了。”

程淮遥“……哪来的孩子,你生吗?”

“呵呵呵呵呵呵。”

程淮遥冷哼一声“就这么说定了,我把南区的公寓给你,一会儿我让人把钥匙给你。”

路启襄眨眨眼,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亲爱的,你在说什么?”

“当然是同居的事啊。”程淮遥声音无比的理所当然。

“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刚才不是已经谈好说不同居了吗?啊!我以为话题跳过去就是作罢的意思。”路启襄苦着脸。

“你在开什么玩笑,话题跳过去是因为已经决定了,没什么好说的。你就这么不甘愿和我同居?还是因为,你现在已经在和别的什么人同居了?怪不得我经常去找你,你都不在,金屋藏娇是吧?”

程淮遥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和醋味。

路启襄“……”

他眼珠子转了转,试图改变自己眼下尴尬的近况“遥遥啊,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最近有哪里不对劲,你是不是有点想太多了,你可是我的初恋啊,我暗恋了你十年之久,怎么说都应该是我防着你出轨不是吗?我是绝对不可能出轨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程淮遥又是哼了一声“那可不一定,心理学上说了,暗恋能够持续长时间是因为还没有和对方真正相处,等走近了就会发现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臆想,十年的守候根本就不值得,便会产生失望,失望的时候正是出轨的良好时机。我本来是不太信的,但是看最近你的表现,很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路启襄“……你心理学研究得好深刻。”

程淮遥继续道“还有,刚才你的那句台词,就是什么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最近有哪里不对劲,你是不是有点想太多了,这话,上次小远看韩剧的时候我有听到,这一般都是出轨的老公和老婆说的话,他说完第二天就出轨了。”

路启襄“……”事已至此,他还能说些什么。

挂断电话,白哥不无忧虑的说“孩子,辛苦你了!”

乔疏手里握着手机,目光沉沉“我一定要在和他同居之前,撤!”他说着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们的关系都那么亲近了,为什么欺骗值还只有百分之九十八?他现在对我还有什么怀疑的吗?”

白哥摇摇头“欺骗点不是这么算的,他现在对你一点怀疑都没有,并且,特别爱你。说到这个我觉得你好渣啊!但是深爱,和百分之百的信任,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你是不一样的。我估计你去见他妈之后应该能让你们的关系发生实质变化!”

乔疏点点头“对对对,趁那个机会我再上他一次,然后就跑路!”

白哥“……你能不能干点有良心的事?”

乔疏微微眯眼,露出一口灿烂的微笑“得了吧,你不就欣赏我这样的吗?咱们狼狈为奸,是一锅黑,别老在那里装纯情装善良。”

白哥“……”

“亲爱的师父,作为一个艺人,保持足够的曝光率是关键,现在天辰怒的火气已经过了,你新拍的电视剧又因为总总原因得不到宣传,你的人气正在日益下降,在选择新作品的同时你应该多接点通告,上几个综艺节目,最不济也要去参加点公众活动,就算是宝石只有在人前才有价值。哎!本来上综艺节目这点事应该在天辰怒播的时候上更好,趁热打铁嘛,可惜你遇人不淑啊,你的前经纪人一点头脑都没有,真是可惜了啊!要是当时我在,绝对不会就让机会这么消失的。哎!世上庸才何其多啊!”

坐在沙发上,杨春长吁短叹了一番,又皱了皱眉,“师父,你有没有再听我说话啊!”

“听啊听啊!”乔疏翻过手里的杂志“你不是说要上综艺节目吗?”他指了指电视机“我想上这个。

杨春抬起头看了电视机一眼,脱口而出道“师父你别意想天开了,你以为这个节目是谁想上都能上的吗?不是最当红的艺人,人家谁要你啊,半年前你还有这么点可能,现在……你都人比花黄了。”

“那你安排就好,不要让我去玩什么奇奇怪怪的游戏,纯采访的最好了。”乔疏头也没抬,随意应道。

“师父你一点眼光都没有,现在人们想看什么!想看的就是艺人不同寻常的一面!现在高冷已经不吃香了,搞怪萌蠢才是大势所趋啊!哎!你们这些人啊,可真是浅薄,一点都不会为自己考虑!要是换了我,可不一样了,我也就是没外在条件,要是我长得好,娱乐圈哪还有你们说话的份啊!”

乔疏看了眼自从培训回来就自信心大涨的小徒弟,突然心生了点恶趣味,什么时候把他这点志向打压下去就好了。

小徒弟,要乖点才行,动不动就爬到师父头上可不行。

他正思量间,门开了,乔疏便见到他的好室友费勤回来了。

他拍戏回来,一直都在原来的宿舍呆着,孔雀御令的片酬给了,他现在要找一个好一点的房子也不是找不起,但是这孩子实在是太懒了,搬家多累人的事啊,反正这里都住习惯了,电梯都修好了,室友也很萌蠢可爱,哪有搬的必要呢。

费勤还是漂漂亮亮的美少年一个,但是脸色有些苍白,最近他的星途有些不顺,电视剧收视率不错,却有人指责他的角色太假,又接连被拒了好几支通告,年轻人嘛,承受力不好也是正常,但是乔疏却总觉得,他的郁郁寡欢背后,有点更深层的含义。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加更,晚上八点还有一更。么么哒。

在这里说一下小乔和程老板的属性。

小乔是爱财富爱权势爱美人野心勃勃热爱复仇的孩子,目前对程程有好感无动心。目前处于蛰伏期。

程程前期是霸道高冷属性,后期会转变成腹黑爱妒的痴情属性,其实以前就喜欢上乔乔了,但是一直不肯承认,小路出现后慢慢夺走了他的注意力,目前很爱小路。

第五十章 有人暗恋我

费勤只是点了点头,招呼了他们一下,就回了自己的卧室,一副神思不属,十分疲倦的模样。

“师父,您看?”杨春小同志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乔疏点了点头“这点小事你决定就好,联系好后支会我一声就够了。”

说着也径自回了房间,留下小经纪人一人欲哭无泪,师父太欺负人了,我还在呢,就这么走了,太不把我当外人了吧!

此时已经是深秋,街上的行人大多都穿上了带点毛的衣裳,而这种时候,凉风一吹,吃火锅是最好的了。

乔疏涮了一块木耳放在嘴里,看着对面坐着的,像苹果般可爱的少年,终于道“你特么有事就说行不!”

不是他没有耐心,也不是他欺负孩子,实在是,若是有人坐在在你对面欲言又止了半个小时你也会忍不住的!

半个小时啊,他火锅都要吃完了。

程淮远嘟了嘟嘴,目光盯着自己的裤子,脸颊略红,期期艾艾的道“乔哥,有人在追求我。”

乔疏一颗鱼丸直接咽了下去,他盯着程淮远看了半天,看得程淮远心里有些发毛,才十分平静的道“哦。”

少年的脸上,尽是纠结之色“哥,我想告诉她,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又怕伤害了她,万一她被我拒绝了,跑去自杀,我的罪过不就大了吗?”

乔疏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十分淡定的道“是什么样的人啊?”

一提起这个,少年脸上现出一股兴奋之色“她是我的书迷哦,在签名会上她骂了我,后来我又去关注了她的微博,我发现她经常在微博上骂我哦,有时候还在路上遇见她,又被她骂了,她一定爱我爱得很深。”

饶是乔疏一向十分了解这货的本性,听了这话,也被他惊人的逻辑给惊呆了,人家把你骂了这么多遍骂得你狗血淋头的,你是从哪个现象看到了她其实对你一往情深的本质啊!他顿了一下,却点点头“所谓爱之深责之切,她一定对你有很深的感情,才会经常性的骂你,为的就是引起你的注意,你千万不能因为她骂了你两句就怀疑她的真心知道吗?”

程淮远头点了又点,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又叹气道“其实她长得很漂亮也很有才华,好像还很聪明的样子,要不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一定不会拒绝她的,带出去也让阿宾他们看看,我的本事!”

乔疏看了他一眼,脸上神情古怪“你又有喜欢的人了?这次又是谁啊?”

程弟弟震惊的看着他,一副被他深深的伤害到了的样子,“我、我我喜欢的人,就是哥你呀!”

乔疏被他目光中的情深深给噎了一下,心说那么久之前的事我怎么还记得住,何况你这么萌蠢,我以为你早移情别恋了。

也许是被乔疏伤害得太深了,程弟弟一脸哀婉的道“哥你这么对我真的好吗真的好吗?我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你可是我的初恋啊!”

初恋……乔疏嘴角抽了一下,就听见程弟弟一脸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哥我骗了你,其实你不是我的初恋,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暗恋过同桌小卿,初中的时候,暗恋过高年级的学姐,高中的时候,我还交过女朋友,虽然只有三天……”

乔疏见他越说越离谱,连忙制止他,转移了话题“我觉得,你的那个暗恋者,你对她真的很不公平,你看看,她对你情深意重,你却不能回报相同的感情,这是缺德啊!死后会下地狱的!你要快刀斩乱麻才行啊!”

程淮远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连连点头“那我该怎么做才好?”

乔疏眯眼一笑“看你这么上道,我就告诉你吧,你既然不喜欢她,就要拒绝她,而且不能很委婉很委婉的拒绝,那样会更让她伤心的,你最好拒绝得轰轰烈烈一定,约她出来,当面拒绝她,拒绝得体无完肤才行,而且那天你最好假装一下,就是花花公子渣男知道吧?让她知道自己喜欢的这个人有多不堪,这样她才会早点死心啊!”

程淮远面上带着些犹豫“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啊,好歹人家是个女孩子。”

乔疏摇摇头“这你就不懂了,长痛不如短痛,那天我拒绝你的时候是不是很干脆,你是不是也没有很受伤?”

程淮远摇摇头“不,我直到现在,还是很受伤。”

乔疏苦口婆心“那是因为我没有做第二点,没有在你面前表现出我不堪的一面,让你还对我心存幻想,这是我的不是,你要吸取教训才好!”他在心里嘀咕道,那个姑娘一看就知道是心高气傲之辈,突然莫名其妙“被拒绝”了,心里肯定很恼火,她一恼火,也许好事就变成真的啦!弟弟不用谢我,哥帮你泡妞呢!

程淮远被他糊弄得连连点头“还是哥厉害,哥你放心,我一定会狠狠的拒绝她的!”

搞定了这摊子事,乔疏想起正事,措辞道“最近好像你都不怎么出来了,工作很忙吗?”

程淮远搞定了麻烦事,心情舒畅,喝了一大口甘草茶,把头摇得厉害“不不不,是我妈回来啦,家里管得严,不让随便出门。”

乔疏睫毛颤动了一下,不露声色的笑了“听起来你妈很凶?”

“不不不!”程淮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妈可好啦,她可是天底下最善良最美好的女人了呢,哦,我忘记了,以后她也是你妈,你也该多了解一下的!”

乔疏愣了一下,什么叫做她以后也是你妈?然后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和程淮遥还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虽然最近他有了“新欢”,但是在一般人看来,他们的关系还是存在的,尤其是在这个误认为自己哥哥和他有奸情的傻孩子面前。

却听到程淮远已经说开了“其实我的外祖父是英国籍的华人,家族在英国赫赫有名,我母亲是外祖父的独女,一向很得到祖父的宠爱,当年我父亲去英国留学的时候,母亲就对父亲一见钟情,执意要嫁给他,两个人之间的爱情,不知道有多浪漫呢!”他白嫩的脸上出现了向往的神色“自从十年前父亲去世之后,哥哥接掌了家族生意,母亲没什么事做,就到处去游玩,也结交了不少的朋友,我的好友中,他们的母亲也有不少是我母亲的朋友呢!反正,我母亲,又漂亮又亲切,你去见了就知道了,包你喜欢!”

乔疏听他信誓旦旦的说完这番话,觉得头有点疼,怎么同样都是儿子,他眼中的母亲和程淮遥眼中的母亲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类型你?算了,找他打探的自己就是个白痴,他的理解力,一向,非同常人。

“你在想什么?”微微低沉的声音从路启襄耳后响起,带着一股温热的气息,流转于空气间,似**非**。

路启襄发现自己的腰被某人给搂得紧紧的,嘴角不由抽了抽,是他的适应力不好吗?以前没交往前,这种类似的事情,不都是他做的吗?虽然也没做过几次。

他索性扬头,故作忧郁状“我在想,人生如此无常,生命如此短暂,我们是不是该抓紧时间做点有意义的事呢?”

他这一看就是在胡说八道,程淮遥惩罚性的咬了咬他的耳尖“别想那些无聊事了,我们来干点有意义的事吧!”

有意义的事……果然,路启襄嘴角微抽,交往这些天,程淮遥不是没提过要反攻,但是都被他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了,他不达到目的是绝对不会死心的。

路启襄按住了他不安分的四处动作的手,转过身子去看他,一脸正色“遥遥你太令我失望了。”

程淮遥眼中暗芒微闪,就听路启襄继续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惨!我每天得忙着找工作,还得花时间想想怎么应付你妈,日子已经够难熬了,你居然就想着做!难道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给你做的吗?你把我和一般的**一样对待了吧,你别这样看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我这么推三阻四的是不是就是有了小三了是吧!是!我就是有了小三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他语调开始是凄厉,后面变成了愤怒,最后还十分昂扬的瞪着程淮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