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神探夏洛克同人]Undisclosedhell/未启之狱 沉思风雪【上部完结】

[神探夏洛克同人]Undisclosedhell/未启之狱 沉思风雪【上部完结】

时间: 2012-09-18 15:10:48

文案
配对:莫与福 可能互攻orz
分级:NC-17
摘要:

“你知道一个故事吗?夏洛克,一个关于地狱守门人把他自己的灵魂关进地狱然后地狱再未开启的故事?”莫里亚蒂轻吹了一下自己的手。

“啊……睡前恐怖小故事?”

“嗯哼?”

“有意思,说来听听。”

“你会高兴听到这个有趣的故事的,夏洛克,我保证,还有可爱的医生。”莫里亚蒂向华生抛了个媚眼——华生觉得有点眼熟——我靠!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洛克·福尔摩斯吉姆·莫里亚蒂约翰·华生 ┃ 配角: ┃ 其它:神探夏洛克莫福黑暗风

第 1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18:35


  ——在地狱里作万般嘶嚎恐怖状的厉鬼中,他看到了自己,至此便关上了这道门。
  
  华生最近觉得心脏频率加快不少。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身边的这个人时不时的在阴郁的表情下还露出那么丝见鬼的期待。这让他觉得十分矛盾。使得他不得不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然后再低下头看了看他手中的笔记本电脑。
  
  电脑上显示着一张照片,一家电影院的墙上被人恶意的画上了两个人接吻的简笔画,色彩是恶俗但鲜艳的红色。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是两个人男人。而且带有某种特殊的隐秘味道。气味散播的同时,一具尸体出现在图案的下面。任何一处。厕所马桶、繁华街头、垃圾通道、还有苏格兰场的附近……华生为那个气愤不已的探长默哀三分钟。
  
  不过他想他身边的人就在研究这种隐秘的味道。而且他身边的人的鼻子一向灵敏。
  
  “这是一种标志,约翰。” 华生转过头,看着夏洛克从那柔软的沙发上站起身来,光着脚走上了旁边的凳子。华生皱眉。他看到夏洛克手里拿着本相册。
  
  华生看到相册上都是这种图案,相似程度百分之八十,唔。如果除去相片本身的像素或是光线雨水之类的问题是的。
  
  “所以……?”华生看着相册上的照片喃喃道:“这是一种同性地下场所交往标志,因此像是那天杀的小广告一样贴满伦敦大大小小的角落里面招引嫖客?然后因为讲价不成功就被抛尸现场?”
  
  “哈?这么热情的邀请我们怎么能不去呢?说不定他还给我们打个折?”夏洛克讽刺的说道。满脸假笑。并靠近华生的板凳上跳下来,顺手卷走沙发上的围巾。 华生听到这句话再次皱眉,他觉得每次听到夏洛克这么说意味着这场邀请或许真的很热情但是也容易让客人吃不消。但是最重要的是——他该死的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枪跟着夏洛克一起去。嗯。

第 2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19:08


  02.
  
  出门,和哈德森太太说今天晚饭可以不用准备他们的了,下楼,左拐处打了个的。两人上车,报一家地处偏僻的电影院地址。刚刚行到半条街的一个角落,他们提前下车,改用步行。并让司机空车继续前行那家电影院。夏洛克拉着华生转头跑进四周的一个巷道。
  
  他们与司机几乎同时到达。随后,司机开车离开。
  
  夏洛克看了看表。
  华生注意的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附近是大大小小的仓库,行人不多,偶尔有人从几层楼高的窗户上探下头来猥琐的注视着什么。华生看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向他跑了个媚眼。华生僵硬的笑了笑,把头转向一边。
  
  “你应该不会随随便便的就被某些东西给分心了吧?”夏洛克看着华生,语意不明的说道。
  “当然不会……怎么……”华生还没反应过来,刚准备问怎么的时候就被夏洛克一下子推进了电影院的大门。
  

第 3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19:31


  03.
  
  华生刚刚被推进去,夏洛克就进来了。华生其实很想把身边的这个家伙也推一把让他知道他刚才差点没踩到门槛。
  
  “WM。”夏洛克喃喃低语道。舌尖通过两个字母在口腔内打了个转,随后缓缓低沉的发出神秘浑厚的声音。
  “what?”
  
  “我们走。还有二十秒。”夏洛克虽是这样说,却是一个人往电影院里间走去。周围除了他们,没有任何人。头顶惨白的灯光照射下来更添诡谲之感。视线看着些许摇晃。
  
  “喂,”华生知道再怎么和他这个同居人强调集体意识都是白搭,所以只好在后面无奈的跟着。“什么二十秒?”
  
  “电影啊,不然还有什么?”夏洛克理竖起领子,理所当然的说道,随后走到里间门口时示意华生不要说话。华生只好憋着他们费了半天劲结果是跑来看电影的这种荒谬的想法和夏洛克一起走进了里间。
  
  这是一家色【和谐】情电影院。
  里面播放的内容不堪入目。不过显然不缺观众。一大帮人乌压压的坐在屏幕下方,摇晃的投影从他们头上穿过。打在前面的屏幕上。像是女人露出廉价丝袜的大腿一摇一摇的暗示着什么。他们刚进去的时候就在播放这一幕,不过现在屏幕上的男女已经开始云雨。底下的观众不时发出挑逗下流的笑声。带有水渍啧啧的声音。
  
  华生终于明白夏洛克在进电影院之前对他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别盯着我,约翰。”夏洛克从后面找了位置坐下。在漆黑的混乱的空气里感受到了一丝带有愤怒的目光。
  “oh,不然我现在盯着谁?”华生的声音在前面的一群呼声中掩盖了不少,但是夏洛克还是听到了其中的不高兴。
  “盯着屏幕,约翰,我们现在是在看电影。”
  “你说这个是电影。”
  侦探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生气的医生。喃喃说道:“我记得你满十八岁了。”
  “不,我不是说这个,”华生调整了一下措辞,随后说:“我还以为你来是因为有案子要发生,但是现在大晚上的我和你坐了半路车赶了半里路就是坐在这里看这个……”
  
  “这个男人绝对在下一轮就不行了!”
  “哈哈哈哈!!”
  “oh……god……”华生已经崩溃的不想说什么了。但是他发现夏洛克却在紧紧地盯着屏幕。但是仔细一看表情却没有那登徒子的兴奋,换之是一种思考的凝重。华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很好。”他听见夏洛克喃喃低语,随后手放进了自己的风衣口袋。华生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他把视线从同伴的身上移开,转而看向了屏幕。

第 4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19:57


  04.
  
  屏幕在一瞬间变黑,唯一的光源被切断。人们陷入黑暗。华生听到了不安的躁动和怒骂。还有人踩着椅子踢前方的座位反而遭来一群人的殴打。这下子,场面顿时一发不可收拾。不过那也是短短几秒的事情。
  
  几秒之后,一个人被子弹贯穿头颅。鲜血洒向了那一秒又开始播放的屏幕上。那个女人白花花的屁股上。音响发出怪异到要刺破耳膜的叫声。像是地狱的厉鬼。
  
  又是一秒的寂静,随后电影院像是炸开了的锅,男人们纷纷踩着椅子跑向门口,口中有的叫着上帝有的满口生殖器有的拖儿带女。但是情绪异常失控。
  
  “夏洛克……”正直的医生想站起来,但是又被侦探给拽了下去。
  “假死,别慌。”夏洛克淡淡道,然后转头看了一眼人群跑光的后门。笑了笑。并且发出了声音。
  
  华生还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他转头看屏幕的时候——其实只是想看看那个假死的人——屏幕上出现了那个烦了他们几乎一个月的标志。两个男人的接吻。因为本身的红色所以染上鲜血后显得恐怖。
  
  “终于来了。”夏洛克兴奋的大声说道。站起来,从风衣口袋里拿起手枪对着屏幕开了一枪。让人难受的声音终于停止。夏洛克立即按住华生的肩膀,阻止他想要站起来的想法,他示意别动。
  
  “吉姆·莫里亚蒂,你就不能找个稍微好点的地方招待客人么?我最讨厌这种电影院。”夏洛克大声的说道,声音回响在除了他们已经没人的电影院。华生坐在位子上听到这个穷凶极恶的家伙的名字的时候显然有些惊讶,但是随后镇定下来往四周看。
  
  几秒的寂静,无人应答。华生知道这不是个好兆头,他握了握早就被捂出汗的手枪。
  旋即,一声一声的皮鞋叩击地面的声音清脆的响起。
  
  “看前面。”夏洛克提醒看向后面的华生。
  
  屏幕上的标志已经不见,成为一片白色的布景,但是因为血的原因看起来像是在医院里沾满垂死之人血迹的白色布料。混乱肮脏。一个男人从左边的后台上缓缓的走出来,站在夏洛克枪口指定的中央。尸体的旁边。皮鞋叩击地面的脚步声停止。
  
  男人有着高高的额头和一双深深陷进眉弓的眼睛。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可疑笑容,但是手上拿着一本相册。和夏洛克来之前手里拿的相册一模一样。
  
  “我的小猫咪似乎有些不高兴。”男人用怪异的声调轻轻的说道。随后笑了笑。他观察着夏洛克此时的表情然后说:“都是男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说是吧,医生。”
  
  华生觉得要不是夏洛克按着他的肩膀,他一定会忍不住站起来给他一枪。但是这个做法显然不理智。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么?行了,废话少说,我懒得去想你是怎么进入我房子然后把相册拿走的,现在的问题是,你找我来干什么。”
  
  “他找你来?”华生显然在状态外。但是夏洛克不想在这个时候解释。
  
  “你知道一个故事吗?夏洛克,一个关于地狱守门人把他自己的灵魂关进地狱然后地狱再未开启的故事?”莫里亚蒂轻吹了一下自己的手。
  
  “啊……睡前恐怖小故事?”
  
  “嗯哼”
  
  “有意思,说来听听。”
  
  “你会高兴听到这个有趣的故事的,夏洛克,我保证,还有可爱的医生。”莫里亚蒂向华生抛了个媚眼——华生觉得有点眼熟——我靠!
  

第 5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20:27


  05.
  
  故事的内容其实并不奇怪,和普通的吓唬小孩子的万圣节故事差不多。实在没什么曲折离奇的地方。但是夏洛克却听得入迷,这让坐在旁边的华生有些不解。不过他也能够明白,这位拥有非凡头脑的侦探此刻定是发现了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与其说听得入迷,还不如说他想得入迷。
  
  此刻的侦探坐在医生的旁边,十指相抵。
  
  莫里亚蒂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近乎可以不确定时间的长久。一个古老的村落里的居民住在一个和平常人们相似的地方。之所以是相似的地方是因为据说那里只有黑夜。可是居住的房屋的墙壁上刻着的却是太阳的古老图案。
  
  居民们一代一代的这样在黑暗中生活。在他们的意识里没有白天没有阳光没有过渡的黄昏。但是它们却把墙壁上的太阳符号当成是一种神迹。没有来由的推崇和朝拜。
  
  直到有一天一位居住在村落里的居民发现这种图案在某种特定的时间里会发出奇怪的光芒。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所以引起了村落里一些资格较老的人的注意。他们开始轮流的守在这些图案的周围。估算着他们碰巧看到这些图案发出光芒的时间,但是值得惊奇的是。这种光芒再未出现过。像是等待着跃出水面的泡沫在快要接触到空气的时候,被阳光击碎。
  
  后来人们就不再注意这个奇怪的现象了。有些人甚至认为这是神灵的昭告。再去追查事情的真相只会亵渎神灵从而带来灾难。古老的村落内的居民为此感到害怕,也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他们继续生活在黑暗里。
  
  “后来那个图案被拆穿了?”
  
  夏洛克突然打断了莫里亚蒂的讲述,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猜测。莫里亚蒂抬抬眉毛,这使得他更加变得捉摸不透。
  
  “后来这个图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莫里亚蒂看了一眼躺在他旁边的假死的尸体,没有他的命令,这个人始终只能闭着眼睛继续长眠。他抬起头来,继续说道。
  
  “但那个地方出现了太阳。有了阳光有了黄昏有了雨水。”
  
  “这是好事。”夏洛克笑道,但是华生却看到他的面容并未因此而得到舒展。
  
  “但是那里的居民全部都死了。”莫里亚蒂用诡异的轻声细细地说道,像是幽灵的呓语。随后他拿起相册翻了翻。
  “全部都死了!!”他大声叫道,把相册扔向了夏洛克。
  
  夏洛克接住了相册,说了声谢谢。然后放在了旁边。华生在一旁不得不时刻注意莫里亚蒂的动向,但是这家伙又安静了下来。情绪变化之快。
  
  “他们习惯了黑暗的生活,习惯了没有水的生活,习惯了只有一种颜色单调的生活。”莫里亚蒂吃吃的笑了起来,声带震动的响声通过喉结而显得怪异。他身后的白色红色布景衬得他像是一个站在末世悬崖上用不平稳的声线讲话的逃犯。
  
  “你知道他们是谁吗?嗯?他们是在一次地狱之门打开后放出的厉鬼,习惯了地狱的黑暗。所以不能见到阳光。那些被刻上太阳的符咒实际上是一面面镜子。他们看到那些镜子发出的光芒,并从中看到了他们自己的摸样。”
  
  “多么的丑陋啊,夏洛克。”
  
  夏洛克挑了挑眉。“我希望你说的不是我。”
  
  “它们被重新赶回了地狱,那里放满了真实的镜子,只要它们睁开眼就会看到它们本身丑陋的肉体和被污浊浸染的灵魂。那个发现镜子秘密的居民成为了地狱的守门人。”
  
  莫里亚蒂说到这里,随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
  他似乎有知觉一般,睁开了眼睛,站起来退到了莫里亚蒂的身后。

第 6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20:43


  06.
  
  “在地狱里作万般嘶嚎恐怖状的厉鬼中,他看到了自己,至此便关上了这道门。”莫里亚蒂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镜子,怪笑着把它对准了夏洛克。镜子通过惨白惨白的投影光线照在了夏洛克的脸上。他的脸出现在了镜子上。
  
  “精彩的故事。”夏洛克赞叹道。
  
  “我说过你会喜欢的。”莫里亚蒂得意的说道,仿佛像是获得了什么珍贵的珠宝。
  
  “我知道你找我来是干什么了。”夏洛克站起来,把枪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华生看到这个动作明白今晚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很期待你对我的答复。”莫里亚蒂礼貌的说道,随后转过身走向了来之前的后台。身后的人跟随着他。过不了一会儿,所有的声响消失了。
  
  电影院的投影仪还在发着慑人的光线,满地狼藉的座位,华生这个时候才感到真正的放松。他刚才的神经绷得厉害,简直有断裂的危险。莫里亚蒂这个疯子。
  
  “我们走吧,约翰,我想过不了一会儿苏格兰场那烦躁的警笛声一定会将这里包围的。这里还有一起假想的杀人案。”夏洛克的语气充满嘲讽,但是华生听得出这其中的兴奋,虽然整个晚上还是云里雾里的。但是他想他的朋友必定想到了什么新的线索。他们还有的忙。
  
  在他们刚刚走出电影院的巷道的时候,警车果然已经闪着灯来到了这里。莫里亚蒂的时间掐的刚刚好。

第 7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21:10


  08.
  
  华生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香艳的梦。
  
  不过梦境的主角不是他。
  
  那是一家坐落在荒郊野外的电影院,没有收票的地方,爆米花机里的爆米花供不应求。地上洒满了过期的海报。内容明目大胆,充满暗示和挑逗的韵味。香烟的烟头落满一地,偶尔还可以看到有没有熄灭的烟雾飘上来,被华生吸入肺里。浓烈的烟草味让他闭上眼睛咳了咳。
  
  等到睁开眼睛,他已经来到了电影院的播放室。放映机是早些年代的款式,但是却很新。听得见机器运转的机械声。华生看了看四周的情况,里面空无一人。没有电影。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机器的运转。
  
  他皱了皱眉。准备离开,但是脚刚刚踩到第三节阶梯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充满**的低叹从他的身后传来。华生一听,顿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因为这个声音过于魅惑和让人产生联想。
  
  他转过身,看到电影院上的播放机顿时大亮。白色的灯光照在屏幕上,他透过那一个小小的圆形光斑窥视到里面的一切。
  
  夏洛克绑在屏幕上,j□j着上半身。他的下半身隐藏于一片虚影之中。
  
  他闭着眼睛。睫毛扫下,一片淡淡的阴影。他的表情富含一种痛苦,但是却又蕴含一种让人激动的欢愉。细长的脖子上的喉结上下移动,这让华生又听到了那声低叹。精壮的身体满是运动的人才有的曲线。瘦削但是可以看出其中隐藏着的力量。可是上面布满了吻痕。
  
  华生觉得有些头晕。可是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又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视线的下方。那个人全身着正式昂贵的西装,跪在夏洛克的身下,像是在啃咬着什么——华生看到那脑袋在不停的攒动。此刻灯光逐渐明亮。
  
  华生看到夏洛克睁开了眼睛。
  
  令人惊奇的是那烟灰色的眼睛里没有了平时的敏锐和犀利。而是一种被某种情感刺激过后的激荡。华生吓得退后了一步。觉得整个画面诡异而又绮丽。
  
  那位跪在夏洛克身下的人似是听到了什么动静,转过身体,露出面容。笑得瘆人。
  
  “吉姆·莫里亚蒂!啊——”
  
  华生惊吓之余,睁开了睡梦中的眼睛。他看到夏洛克站在他的床边,满脸疑惑。
  

第 8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21:39


  09.
  
  “夏洛克……”华生看到夏洛克站在他的面前,立马从床上爬起来,他的睡衣有一半竟被汗水浸湿。
  
  “冷静,约翰……冷静……”夏洛克伸出手掌按在华生的肩膀上。眼睛看着华生。这是一种心理暗示,放在肩膀上的手掌压迫下能让惊吓过度的人感受到心安的重量。更何况夏洛克的眼睛里满是微微的询问。
  
  华生呼出一口气。然后稳下心神。他过了一会儿然后说:“听着夏洛克。刚才我有一个……嗯,很不可思议的梦。我梦见……”
  
  华生看着夏洛克的眼睛,然后发现自己说不出口。
  
  “放轻松,约翰。”夏洛克安慰道,然后打开了床头的灯。他看了华生几秒钟然后说:“眼神无光,睫毛下垂,嘴唇紧闭……嗯,跟莫里亚蒂有关的梦。”
  
  华生抬头看了一眼夏洛克。
  
  “哦……还和我有关。”夏洛克敏锐地说道。但是发现华生显然不想谈这个问题。夏洛克想了想然后站起来。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小提琴。
  
  “你需要镇静,约翰,音乐无非就是最好的镇静剂。相信我,你会喜欢的。”
  
  话音刚落。小提琴就被演奏了起来。
  
  舒缓清扬的音乐带着某种使人心安的元素在夏洛克地一收一放下流泻出来。曲子名字不详,但是内容出奇的让人心动。音乐确实有某种奇妙到不可言说的作用。华生记得夏洛克说过,早在人们还没有具备语言能力之前,就有了欣赏和演奏音乐的天赋。
  
  华生眯起了眼睛。
  
  音乐演奏完毕。
  
  “很美。”
  
  “能告诉我,刚才你梦到了什么吗?”夏洛克把琴放在了一边,坐在华生的床边。华生还是犹豫了一会儿,却还是决定将刚才的梦和盘托出。

第 9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25:09


  07.
  
  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赫德森太太已经睡下。贝克街221B内一片漆黑。华生想要开灯,但是夏洛克要求摸黑进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夏洛克轻轻地开了手机的光源,他和华生站在楼梯口。看到楼梯的木制阶梯上沾满了荧光涂满的脚印。呈幽绿色。上面有明显女人高跟鞋的脚印——属于赫德森太太,也有几个苏格兰场探长的——夏洛克仔细观察过。当然还有一个陌生的脚印。这个脚印除了通往他们居住的房间还通往上一楼……
  
  “你什么时候……”
  
  “嘘……小声点,这是我今天早上刚抹的。”
  
  “你早知道有人要来这里取走相册?”华生的声音有些愤怒,但是也藏着几丝无奈。他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瞒了他多少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太少。
  
  “约翰,那可是吉姆·莫里亚蒂!伦敦最凶恶的罪犯,这个家伙行事一向诡谲让人捉摸不透。所以他派几个小喽啰来这里要点什么东西都是情理之中的。”夏洛克解释道,然后和华生上了楼梯来到他们的客厅。打开了灯。
  
  “我当然知道,我是说……”华生想了想措辞,然后下定决心地说道:“你和他什么关系?”
  
  夏洛克刚刚接了一杯水,还没喝几口就听到正直的医生这么说。他挑了挑眉毛。
  
  “有话直说。”他坐在他思考时常坐的沙发上,十指相抵,眼睛里满是睿智和敏锐。华生站在他的对面,手里拿着那本画满那两个男人接吻标志相册。
  
  “你说他有事找你,而你如期赴约?”
  
  “这种标志是他们传递信息时常用的,具体内容你可以翻翻前几次的命案,每一次这种标志的出现就有一具尸体死于下方,传递某种隐藏的信息。信息量是巨大的。约翰,每一张照片上的标志不同。因为你也知道那是百分之八十的相似性。只要改变一下人物的线条甚至是眼睛的睁开或是闭上都会有不同的暗示。而我们最近见到的就是要求见面的标志。”
  
  华生闻言翻了翻相册——确实如夏洛克所言。相册上除了都是接吻的形态外其余都有或多或少的不同。华生注意的看了看每一种不同之下被害人的死法。发现确实有可分析之处。华生点了点头。
  
  “他找你什么事?”
  
  “我想我们今晚都听清楚了。他是想让我破解一下那个小故事,”夏洛克拿起小提琴拨弄了一下琴弦。随后闭上双眼继续说道“这个故事是他的杜撰,他无非是想通过这个故事给我们一个提示,然后用它找出答案。一个困扰他许久的答案。嗯,不然他也不会找我们。别以为这件事我们可以置之不理,约翰。他今晚的假死事件并非是他的恶趣味。我敢说只要他愿意那么就会有人真的变成天上的星星。这是一个对我们的提醒。”
  
  华生低头思考了一下,像是在考虑要不要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不然今晚你一定睡不着,医生。”夏洛克笑着又拨弄了一下琴弦。
  
  “什么叫做……‘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么?’”华生停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这个啊,”夏洛克停止拨弄琴弦,笑道“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约翰。现在是睡觉时间。记得锁好窗户。”

第 10 章 最新更新:2013-09-15 12:26:29


  10.
  
  华生只是觉得夏洛克只是精神上超乎常人而已,因为确实没几个人能够在凶杀现场贴个我是来旅游顺便破案的标签招摇过市的。但是在面对一些关于自己被他当成不良梦境对象的方面的事情的时候……华生觉得,这家伙的态度也有点……嗯……
  
  华生找不到形容词。
  
  “完了?”夏洛克看着华生盯了他足足十秒没有说话。
  
  “原来你在听?我还以为……好吧,你不该是被这种事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的那种……”华生把视线看向一边,然后又把视线放回夏洛克。
  
  “你真不打算说点什么?”华生试探的问道,然后决定下一秒要不要出去给他倒杯茶什么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