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十二妖精系列之当狗遇上狼 梨花烟雨

十二妖精系列之当狗遇上狼 梨花烟雨

时间: 2015-04-08 23:13:21

  全文:
  狗妖在降下云头的那一刻,终於替自己起好了名字:东南。
  和其他妖精相比,他这个名字根本就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
  只是因为他降落的时候选择的是东南方向,所以他就给自己 起名字叫做东南,
  换句话说,如果他降落在西北方向,他的名字就会变成“西北”了。
  这也没什麽不妥的。狗妖认为身为狗的职责,就是保护好庄院,对主人忠诚就行了,
  至於名字这种东西,不值得浪费精神,何况就算浪费了精神,以他那经常被臭蛇讥笑的笨性子,也起不出什麽好名字。
  狗妖的笨和老实在十二妖中也算是出了名的,蛇妖就说过,他那根本就不叫笨,而叫死心眼。

  楔子
  白雾蔼蔼,祥云缭绕,奇花异草遍布其中,神木仙石亦随处可寻--这个恍如人间仙境般的地方,叫做雾隐山。
  一千年前,有十二只来自四面八方的妖精到了这雾隐山中,他们都看出这雾隐山中灵气充足,是个灵脉汇聚、有利修行的好地方。为了能独占雾隐灵脉,十二只妖精是大打出手,直战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妖精们的这一战整整打了五百年时光,耗去了不知多少道行。而一群方外妖精更是趁此时机一举入侵,企图将他们赶尽杀绝,将这座仙山占为己有。
  十二只妖精先是各自为战,可在五百年大战中都损耗不小的他们纷纷不敌对手,险些被打得魂飞魄散,就在这紧要关头,他们悟出了「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的道理,同心协力尽弃前嫌,终於在十二妖联手之下,勉强杀退了敌人,从此之後,他们便以兄弟相称,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而十二妖的修为也在一齐抗击天劫的努力下,日益精进,早已是远胜当年,现在,只差最後一步,他们便可成为妖仙了。而这最後一步就是,答出上届妖仙给他们示下的问题--
  一块大约有谷场般大的光滑山石上,齐齐坐着在民间传说中被称为‘十二生肖’的妖精们,他们此可正是为了讨论如何对付妖仙大人们示下的问题而聚集在一起。
  讨论虽然热火朝天,却始终没有什麽进展,正当领头的黄牛老大感到十分无奈的时候,一张宣纸晃晃悠悠的被一阵轻风带了下来。
  顿时,十二只妖精脸上的嘻笑之色被凝重取代,十二妖拾起那张纸後却发现,纸上只有七个字:「问世间情为何物?」
  山谷中一下子陷入了沈寂,良久,猴子精才重重哼出一声:「问……问世间情为何物?这是什麽鬼题,不是说成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断绝七情六欲吗?」
  黄牛白了他一眼:「不许对上仙出的题不敬。」只是他心里也觉得颇为奇怪,这题出的有些早了不说,而且也的确很不合常理,论理不是应该问一些修炼秘术或者飞仙後的打算吗?但是不管怎麽奇怪,题既然已经出了,他们就应该尽心尽力的作答才是。
  「众位兄弟,既然上仙已经示下,那麽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不是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了,当务之急是寻找出最正确最完美的答案,我们现在就回去,用五妖鬼搬运法搬来一些人间典籍,五天内一定要找到标准答案。」
  众妖精一起响应,一个个用还不太熟练的步子走了回去。
  ×××××××××××××
  与此同时,雾隐山下,一对俊俏男子正相偎在一起,曼声吟唱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曲子,唱完了,个子较矮的一个起身来到湖边一块大石上,只看了一眼就惊呼道:「郝哥,怎麽你方才写的那幅字不见了?就是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的上联,啊,讨厌,一定是刚才那阵该死的风刮走的,这下一句可千万别丢了。」他珍重捧起下联,那上边赫然七个俊逸有力的大字:「直教人生死相许。」
  ××××××××××××
  这五日里,十二只妖精为了那对‘情’字的体悟,翻遍了人间的典籍,然而五日後重聚,众妖却都仍是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奈之下,为了寻求各自对‘情’的体悟,十二妖终於还是决定前往人间,各自修行,临别时,十二个兄弟在白云里依依惜别,相约於五年之後在雾隐山下重聚。并且约定:在人间除非到了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否则不许使用法术,自然也不许用法术联络其他妖精。这个约定,全是为了躲避上届妖仙的耳目,因为妖界规矩,为免祸乱人间,所有妖精皆是不许在人间界出没的,若有妖精犯事,一旦现形被发现,必将被毁去千年道行,更有可能被打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一阵风吹来,十二只妖精互相拱手作别,伴随着十二道金光闪过,雾隐山十二妖的传奇爱情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
  狗妖在降下云头的那一刻,终於替自己起好了名字:东南。和其他妖精相比,他这个名字根本就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只是因为他降落的时候选择的是东南方向,所以他就给自己起名字叫做东南,换句话说,如果他降落在西北方向,他的名字就会变成「西北」了。
  这也没什麽不妥的。狗妖认为身为狗的职责,就是保护好庄院,对主人忠诚就行了,至於名字这种东西,不值得浪费精神,何况就算浪费了精神,以他那经常被臭蛇讥笑的笨性子,也起不出什麽好名字。
  狗妖的笨和老实在十二妖中也算是出了名的,蛇妖就说过,他那根本就不叫笨,而叫死心眼。想想也是,当初十二妖精和好後,他颇为自己和白薯成为朋友这件事而矛盾挣扎了一番,只因为白薯是老鼠精,老鼠在庄院里是偷粮食的贼啊,他怎麽可以和老鼠做朋友呢?
  後来还是蛇妖的一番话让他茅塞顿开,他很不屑的盘坐在石头上边扭着身子边撇嘴道:「狗狗你真够笨的,老鼠偷粮食,那是猫的管辖范围之内,你们狗就因为太忠诚了,简直都是愚忠了,才会去逮耗子,结果怎麽样?有人说你们好了吗?人类还不是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听听听听,你要是逮耗子,那就是多管闲事,这说明了什麽?说明你和耗子是用不着成为敌人的,如果成为敌人,就叫多管闲事,吃力不讨好,所以你完全可以和老鼠妖成为朋友嘛。」
  狗狗东南的心因为回想起夥伴而觉得温暖起来,他努力忽视掉心中那股茫然无措的感觉,一边暗暗劝自己道:东南啊,你慌什麽?你是狗,是人类的朋友啊,十二妖中,只有你和牛大哥与人类的关系最亲近不是吗?他们谁害怕,你也不应该害怕啊。这样想着的他,终於渐渐放开了胸怀,准备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身份,最好是做保镖护院之类的,这样才符合自己身为狗的身份和职责嘛。
  狗妖东南的运气不错。他不到傍晚的时候,就进了一个叫做「昌盛」的大城,并且在傍晚之前,就看到了一张招聘保镖护院之类的告示,进去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功力,便撂倒了三个大汉,轻易应聘成功。
  晚上的时候,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狗妖东南感动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一千年啊,整整一千年的时光过去了,他终於又吃到了美味的肉骨头,而且是沾着很多肉的肉骨头,这在之前,根本就是不能够想象的嘛,如果在人间天天都有这种肉骨头吃,如果不是还有其他十一位生死兄弟都要踏上飞仙之路,他想他是完全可以为了肉骨头而放弃飞仙的。
  不但如此,就连夜晚值勤的工作,也不用他从天黑负责到天亮,东南只需要和另外两名护院一起负责从子时到丑时的巡逻保安工作就可以了,其余的时间,便可以在大通铺上自由的睡觉,这让东南更加感动了,一千年以前,当他还只是只普通的土狗时,哪有这样的待遇啊,能允许他进屋子里在炕沿下蹲一宿都是主人额外开恩了。
  东南不知道的是,他只是这大富之家里一名最下等的护院,如果他是级别稍微高一些的奴仆或者护院师傅,是可以有自己单独的房间,饭菜也是由大厨房里单做的,不过单是眼下这最低等护院的生活,却已经让千年来清心寡欲修行的他唏嘘不已热泪盈眶了。
  第二天,东南接到任务,和其他几位护院一起,护送家里的大小姐去南华庙进香。
  这让东南有点害怕,南华庙耶,谁知道庙里有没有法力高强的和尚,自己一个妖精,虽然千年道行能够帮他遮掩妖气,但是如果遇到法力高深的和尚,还是会轻易被发现身份的,而且和尚多讨厌啊,那个把白娘子压在雷锋塔下的叫法海的家夥不就是个和尚吗?
  不过当走到大街上後,东南很快就发现自己是杞人忧天了。作为最低等的护院,他唯一的作用就是为进香的花府大小姐彰显身份用的。没办法,谁让他们花府是附近方圆千里内的第一大户,除了城中做海航买卖的龙家可以与他们在实力上一争短长之外,这千里内就没有可以与他们抗衡的人了。
  龙家与花家的实力相当,都是富可敌国的大商人,两家的老主人都仙去了,现在都是由少主人当家,只不过,龙家的少主龙庭羽是当今皇上的好朋友,在这一点上,花家的少主花照虽然也是朋友满天下,却是无法和龙庭羽相比了,不过他也和冯夜白江瀚康健等人交好,而这些人都是当今圣上的至交,因此所谓爱屋及乌,花家在这一点上也不会差龙家多少,更何况现任的两家少主本身就是意气相投的好朋友。
  在这种情况下,花府唯一的大小姐花香到庙上进香,那排场能差得了吗?东南跟在队伍的中间,只见向前望望不到头,向後望望不到边,不由咋舌於人家豪富之家的人员众多,排场浩大。他因为个子不高,混迹於人群中毫不显眼,正好乐得东看看西瞅瞅,街道旁林立的店铺,在槐树下躺着的大黄狗,都令他兴奋不已,就差没「汪汪汪」的跑过去和同类攀谈一番了。
  转眼间就到了南华庙,寺院的副住持领着众多的和尚在庙前相侯,东南只听得一句:「龙家公子今儿前来布施,因此方丈在里面相陪,还请花小姐见谅」,便被尖叫着的丫鬟们挤到一边去了。他呆呆看着那些丢掉自家小姐往寺庙里奔跑的娘子军,心想这花家的纪律好差,怎麽丫鬟们一听见什麽龙家公子,都不管小姐了呢?
  花小姐花香却没有动气,似乎还对这种情景十分纵容,她盈盈转头,对其他人道:「陆师傅连师傅带着几个人跟着我就行了,其他人尽可散去四处逛逛,我中午要在庙里进素斋,你们未时前归来,伴我回去便可。」话音刚落,东南身边剩下的那些护院仆人们又「呼啦啦」散了一大批。
  东南反正也无事可做,四下里望望,只见就在寺外的一棵大柳树下,趴着一只灰色的大狗,他顿觉亲切,又感觉到这狗非常的不同寻常,於是连忙三两步跑上前去,蹲下身子对那灰色大狗道:「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翻译过来就是:「你好啊,我是你的同类,咦,你在睡觉啊?那我不打扰你了。」
  他正要转身离去,却蓦见那只灰狗睁开眼睛,一双狗眼中顿时精光四射,然後它站起来,东南这才发现它十分的高大,身上的毛皮油光水滑,体形健硕双目有神,一张嘴,雪白的犬牙交错,竟似乎闪烁着寒光。他忽然意识到这条狗虽然也是狗,但却不是自己的同类,它应该是那种被叫做狼狗,只有有钱人家才能够养得起的凶猛大狗,其身份地位,远远不是自己这种土狗可以相比的。
  摸了摸鼻子,东南有些自惭形秽,即便已经修炼一千多年,成为一只狗妖,即便已经可以化成人形,但土狗就是土狗,不可能因为成妖成人就改变这个事实。他正要转身离去,却听身後传来一阵「汪汪汪」的叫声,翻译过来就是「我听得懂人话,你可以用人话和我聊天,然後我用狗语回答你。」
  东南惊喜的又转向那只大狼狗,他的记忆中,这种狗是十分高傲的,除了他的主人,他谁也不理,若凶狠起来,可以连着咬断好几个大汉的喉咙,没想到这只狼狗却这样好说话。於是他兴致盎然的蹲下身子,与这只大狼狗攀谈起来,谈到兴起,人的话语和狗的叫声纵横交错,场景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龙庭羽从寺庙里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副景象,他的爱犬阿凶竟然和一个陌生人在兴高采烈的交谈,这不能不令他大吃一惊。阿凶这只狗十分高傲,除了自己和贴身照顾它衣食起居的仆人温煦,他从来不搭理任何人,即便当年皇上和康健来府里,它都洋洋不睬的看也不看一眼。他的本性也凶残,和其他猎犬到山上,那些猎犬都只能吓得龟缩在一边,整座山上只能看到它大发神威追逐猎物的身影,这样一条生人勿近的凶犬,此时却和一个纤弱的人儿言谈甚欢,怎能不令他惊奇。
  疑惑的走到近前,龙庭羽才发现正和阿凶谈的起劲的人竟然是个美貌无比的男孩子。惊为天人,这是他对眼前男孩儿的第一印象。不过他的第二印象很快破灭,因为那宛如仙子般的男孩儿不知道和阿凶谈论到了什麽,太过兴奋之下,他竟然「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在这一刻,即便是龙庭羽坚韧无比的神经,也不禁发出了崩断的声音。
  阿凶忽然摇起了尾巴,而且像是对着自己後面。这让东南立刻意识到身後有人的事实,他连忙转过身,就见一个出色耀眼的如同烈阳般的男人沈稳站在那里,寒潭似深不可测的双目正在盯着自己,不动声色的打量着。
  这个人不好惹。东南瑟缩了一下,本能的感到了危险:眼前的男人,让他想到了很久以前,主人们经常谈论着的草原之狼,他觉得自己是不怕狼的,可这个男人却不仅仅是像狼那麽简单,他不但是狼,而且是狼中之王,很可惜,自己是狗,却决不是狗中之王,所以他们如果一战的话,自己绝对是败得很惨的那一方。
  东南本能的就开始退却,他僵硬的陪着笑容,一步步向後退着,一边结结巴巴道:「是……是你的狗吧?呵呵,它……它很好玩儿,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话音未落,他已经兔子般的迅速逃到庙里去了。
  「啧啧,竟然被一个人说你很好玩儿,阿凶,我该说你越活越退步了吗?」龙庭羽饶有兴趣的盯着东南的背影,一边喃喃自语,而他身边的阿凶则不满的叫了几声,不过龙庭羽并没有理会,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呵呵,是花府的护院装束呢,这样的美人儿竟然做护院,花照那小子是不是眼睛脱窗了。」
  一个青年小跑着向这方向而来,他的身影纤长挺拔,满头青丝只以一条缎带相系,若不看他的脸,这人也绝对是一个俊秀的青年,只可惜,他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疤破坏了他给人的秀美感觉,反而让人连看一眼都觉得心生恐惧。
  「温煦,你到哪里去了?把阿凶独自放在这里。」龙庭羽看着面前的丑陋青年,微微皱起眉头,却见那青年有些羞涩的一笑,然后道:「我去解手了,阿凶他很有灵性,不会伤人的。」本来是带着它和我一起过去的,可等我出来,就不见它了,原来是自己跑了回来。他一边说,一边抚摸了那大狼狗的头一下。
  龙庭羽点点头,也拍了拍阿凶的脑袋,温和道:「好了,你不用急,我再进庙去一趟,出来了我们就回府,我和西山猎场那里说好了,过两天过去打猎,在那里住上三四天,到时候森林里的那些猎物,任你撒了欢儿的吃,好不好?」
  阿凶表情矜持,只是高傲的点了点头,龙庭羽也不以为忤,抬起头来,他的目光深邃而难测:恩,花香刚刚派人来给自己传话,说约在莲花池旁的假山相见,她对自己有什麽话说呢?这女人也不似大胆开放之辈,怎会私下传情,何况龙笑经常往来他们府中,自己有事要告诉她时,也都是派龙笑传话,有什麽话不能让他传过来,还要劳动花大小姐的大驾呢。
  龙庭羽一边走一边思索,说心里话,他和花香虽然从小就有婚约在身,而且花香长大后更是成为远近闻名的美人,才貌双全,但他对这个女子并没有什麽特别的情感,身为龙家的少主和花家的大小姐,他们不过是因为家族的利益而走在一起,反正就是要娶个女人传宗接代,是谁都没有关系。
  难道那位大小姐不甘心牺牲自己来成全这场利益婚姻吗?龙庭羽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如果真是这样,那想必会很有趣,届时花照的反应一定也会很有趣。他这样想着,慢慢的踱进了庙里,看看四下无人,这才向后院的莲花池而去。
  第二章
  花香等在莲花池畔,心里惴惴不安,她即将做一件石破天惊的事情,抱着破釜沈舟决心的她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忆及刚刚看到的那个叫龙庭羽的男人,想到他那冷酷深邃的视线,她却觉得脚又有些抖了。
  虽然和龙庭羽自小就有婚约,但花香却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未婚夫,她只是从别人的嘴里知道了一些龙庭羽的事迹,知道这个男人行事作风狠辣,为人冷酷深沈,不过他却很讲道理。所以花香自从产生和他退婚的想法后,就不自禁的将希望慢慢扩大,既然是个讲道理的男人,那麽他应该可以理解自己这看起来惊世骇俗的所做所为吧,如果能有他配合,那自己真的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可是刚刚进香的时候,她远远的看到了那个男人,看到他英俊的不似凡人的出色面容,看到他虽然唇角微带笑意但却是一片冰冷的眼睛。她开始对未来担忧了,这样的男人,即便是讲道理,可他能任由自己的名誉受损吗?被女方退婚,这於他而言,应该是无法忍受的侮辱吧。
  不管了,反正都决定了,大不了一死。花香拼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当初不也想到了这种最坏的结果吗?她四处望望,整个莲花池畔空无一人,她的随从丫鬟都被她支出去了,然后她才偷偷的来到这里赴约,现在想一想,花香有些后悔,不管怎麽说,她应该留一个人在这里壮胆的,龙庭羽就算再狠辣,也不至於会在举手间杀掉两个人吧。
  她正这样想着,就见到一个绝美的少年从莲花池那边跑了过来,仔细看看,这人穿着花府护院的衣服。花香心中大喜,连忙招手叫道:「你过来,喂,就是你,你过来。」她等东南跑过来后,便笑容可掬的问道:「你叫什麽名字?是我们花府里的护院吗?」
  东南不住点头:「是啊,我是花府的护院,我叫东南,小姐叫我有什麽事情?」他话音未落,就看到龙庭羽从莲花池畔的另一头施施然而来,天生的敏感与忠心让他立刻护在了花香的面前,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叫道:「小姐,你到我后面去,这个人,他很危险的。」
  花香心里感动啊,小小的一个护院,竟敢为了自己而正面面对龙庭羽,就连笑哥,也未必有这份勇气呢。她轻声的对东南道:「没事儿,我和龙公子有话要说,你只要站在一边就行了,对了,你把自己的耳朵堵住,我是为你好,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难免他不会凶性大发,甚至出手杀人。」说到最后两个字,花香的身子也不禁抖了一抖。
  「放心吧小姐,有我在,会拼死保护你的。」东南一脸大义凛然的道,然後退到一旁,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昂然看着龙庭羽,心里一边在思索这家夥如果暴起伤人的话,自己要先一扑,将他扑到在地,再然後……哦,咬喉咙?不要了吧,会咬死他的,咬胳膊?那是女人才会做的事啊,恩,那咬什麽地方呢?腿,不好,会把人家咬瘸的,对了,脸,就咬他的脸好了,注意不要将鼻子咬掉就行了。
  龙庭羽饶有兴味的看着那个穿着灰色纱衫的美人儿。这个少年就是刚刚和阿凶谈的投机的那个人吧,想想就在刚才,他看见自己去了,吓得就像是一只兔子,箭一般的逃跑了,甚至都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可是转眼间,他却又出现在花家大小姐的面前,一副为了主人不畏艰险的忠心护主模样。还有那双水样明眸,啧啧,刚开始还有点戒备的意思,渐渐的就神游到天外去了,让他不禁想起自己曾经养过的一条小土狗,它也总是用这样水汪汪的眼睛来看着自己呢,可惜,後来小土狗丢了,他再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眼神,没想到今天可以在这里重新看到。
  龙庭羽把全部精神都放在了东南身上,至於他身旁貌若天仙的花大小姐,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就确定自己毫无兴趣。不过既然是对方约自己过来的,想必是有话要说,姑且先听她说说吧,最重要的是,这少年明显是因为花香才留在这里的。
  花香所说的话的确算是石破天惊了,不过龙庭羽的全副心神都放在那个捂着耳朵的少年身上,而且对於这个结果,他早就有了猜测,他现在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他是谁?叫什麽名字?」
  花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忽然嘶声叫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答不答应就好了,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的,你休想伤害他,就算我死,我也绝不会让你伤害他的。」她的形容与说出的话让龙庭羽有些发懵,还不等仔细问问,就从一旁的假山中冲出一个人来。
  来人「扑通」一声跪在龙庭羽面前,拼命磕头道:「少主,是我,是我和花小姐产生了情意,才让她破釜沈舟决心来找你,求少主成全我们,如果少主执意不从,龙笑……愿以死谢罪,只求少主不要为难花小姐,少爷……」
  龙庭羽啼笑皆非,他这才明白花香为什麽会突然发疯,原来她以为自己要找出她的**加以谋害。不过这个结果还是令他很意外,没想到花香喜欢的人竟会是沈默寡言,木头一般的龙笑,他也没想到龙笑平日里对自己惟命是从忠心耿耿,却有这样的胆子来挖自己的墙角。
  脑海中一个计划迅速成型,龙庭羽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做了决定,要不说到底是天才呢。他轻轻踢了踢龙笑,冷声道:「起来吧,你的事情以後再说,我刚刚向花小姐问的不是你。」他指了指一旁的东南,又向花香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他是谁?叫什麽名字?」
  「他?」花香也愣了,不过能转移掉龙庭羽的怒气显然是一件好事,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回答道:「他叫东南,是我们花府的护院,龙少爷,你……你为什麽会问起他?」
  龙庭羽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却不再回答花香,他又转向龙笑:「你喜欢花小姐?喜欢到什麽程度?可以连命也不要吗?可以连对我的忠心也不要吗?」话音未落,龙笑就满脸绯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的磕着头。
  「我不用你磕头,花香,我是不可能给你的,龙家的少主丢不起这个人。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我不逼她做我的妻子,让她另找喜欢的人,条件是,你现在立刻跳下这莲花池。对我不忠,还抢了我的女人,这惩罚并不算重,而且,你还可以换回你喜欢的人一个幸福的机会,不是吗?」龙庭羽冷冷的道,话语里不带有一丝感情。
  龙笑的面色一刹那间变得惨白,还不等说话,东南便冲了过来,护在他和花香的身前,对龙庭羽大叫道:「你这人是怎麽回事?小姐和这位哥哥既然相爱,你就该成人之美。不成人之美也就罢了,还要逼死自己的手下,你还是人吗?就算养条狗,时间长了也会对他有感情吧,我的主人就是这样的人,可你这家夥怎麽能这样冷血,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他威风凛凛大义凛然,反正这龙庭羽又不是自己的主人,可以尽情的忤逆,如果可能,他还真想向他龇牙。
  龙庭羽失笑,他不知道东南所说的主人是一千年前的那一位,还以为他说的是花照。摇摇头,他冷笑一声道:「花照什麽时候会对自己养的狗有感情了?这还真是大新闻,更何况,花府里根本没有养狗吧?你当随随便便一条土狗就能和阿凶相比吗?」
  龙庭羽说的是实话,像阿凶那样的狼狗,的确是很难得的。花府不养狗,就因为花照立誓要找到一条像阿凶那样的狗来养。不过这话听在东南的耳朵里,可就十分不是滋味了:土狗怎麽了?土狗也可以看家护院,土狗也可以保护主人,土狗也可以成精成妖,我就是现成的一个例子,这家夥惹哭主人在前,瞧不起土狗在後,罪无可恕。东南看看正面如土色泪水长流的花香,然後他怒吼一声,一个高儿跳起来,就把猝不及防的龙庭羽扑倒在地上。
  我咬我咬我咬咬咬……东南按照预定的目标使劲儿啃着龙庭羽的脸,心里痛快淋漓。而花香和龙笑则呆呆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这……这是怎麽回事?难道东南在为自己两人争取私奔逃跑的机会吗?可是……可是能逃得掉吗?就他那小体格儿,还不够龙庭羽练手用吧。
  「你是在色诱我吗?为了替那两个人争取在一起的机会?」龙庭羽舒服的躺在那里,没有起来的意思:开玩笑,为什麽要起来?难得美人儿主动投怀送抱,还奉上如此热情的香吻,虽然他吻的地方儿太大,包括了整张脸在内的广阔范围,不过总算是吻嘛,小舌头舔在皮肤上和贝齿轻轻啃咬的感觉麻麻的好舒服。
  色诱?什麽色诱?东南蒙了,然後他终於知道龙庭羽的话是什麽意思。这一下,他的整张俏脸都红透了,「嗷」一声跳起来,他涨红着脸羞怒道:「你……你胡说什麽?谁色诱你了?我想咬死你,可是……可是又不敢咬太用力而已。」气死他了,如果不是害怕把他鼻子咬下来会暴露自己狗妖的身份,你当他会替这混蛋留着鼻子吗?
  「来啊来啊,来咬死我啊,朝这儿咬。」龙庭羽指着自己的脖子,那动作怎麽看怎麽像**,东南狗狗预知危险的能力再次显现,那男人的面上虽然在笑着,可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好……好怕人啊,好像想一口把自己吃进肚子里一样,骇的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算了,别逗的太狠,这小家夥虽然很笨,但看起来对危险还是很敏感的样子。龙庭羽好整以暇的起身,然後看向在一边呆呆如在梦中的花香和龙笑;「恩,你们怎麽说?我刚刚的话说的很明白,龙笑,你想清楚了吗?」
  龙笑的脸色变得惨白,他眼中转过了几种情绪,痛苦,哀求,决然,最後他毅然道:「少主,你真的答应可以不娶花香,可以让她自己选择所爱的人去爱吗?」他见龙庭羽郑重点头,不由得微笑看向一旁哭叫着扑上来的花香,轻声道:「别傻了,我们的事,一开始我就知道是不可能的,能和你相处这麽一段日子,让我带着这段回忆死去,已经是老天爷额外开恩了,而且,还换来了你以後的幸福,答应我,一定要找一个比我还爱你的人去嫁,答应我……」他轻轻握着花香的手,却又蓦然松开,转身就跳进莲花池去。
  「笑哥哥……」花香一声惨叫,紧接着就要跳下去,却被秉持着「忠心护主」信念的东南给抱住,他着急的安慰着花香:「小姐,刚才他让你以後要找到一个比他还爱你的人去嫁,你……你不能死啊……我要保护你。」
  「不需要,我不需要了,除了他,我还能找到比他更爱我的人吗?不可能了?不可能再找到他这样的傻瓜了。」花香哭叫着,还要纵身向莲花池里跳。她的话让东南反应过来,於是他扭头向龙庭羽怒叫道:「就是,小姐还到哪里去找比那个哥哥更爱她的人啊,你负责帮她找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