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新网王同人]拂晓夜色 残月沐霖[第一部完结+番外]

[新网王同人]拂晓夜色 残月沐霖[第一部完结+番外]

时间: 2012-09-15 08:16:02

全文:

“巅峰,从来都不是只有一个人能够占据的。”

回归U-17少年的网球征途

此文主网球比赛,CP为风鸟院夜&入江奏多(夜宝和多仔^^),互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鸟院夜 ┃ 配角:旧网王众,新网王众 ┃ 其它:网王,新网王

☆、回归U17!

  “打网球快乐么?”少年喝了一口水,微微带着喘息。
  “当然了,大哥哥不觉得快乐么?”孩童大口地喘气,声音里满是笑意。
  “可是你还很弱,你输了。”少年带着迷茫的声音一针见血。
  “但是爸爸说,谁都输过的啊!快乐很重要,胜利也很重要,因为胜利的快乐还是很重要!但是因为失败的快乐更重要!”
  “这样么……谢谢你啊,小弟弟。”静默了一会儿,少年似乎不再迷茫,温和的声音如水一般。
  “大哥哥,你明天还来么?”
  “不了,哥哥明天就要走了呢……阿丸,记住你爸爸的话,还有,加油呐~”
  ——————
  这里是U-17日本青少年网球合宿基地。
  现在在一个球场上,不少高中生和国中生围观着一场比赛。本来,国中生的网球选手们是没有资格被选拔进入的,但也许是今年全国大赛中各个学校选手们的出色表现,打动了教练组,故而选拔进入了五十名国中生。
  这些国中生进入的时候,高中生们已经进入了个人洗牌战的阶段。
  而今天,就恰有一场五号球场的高中生强者鬼十次郎,对战青学桃城武的比赛。
  就在鬼十次郎和桃城武按照比赛通知到达场地后,从球场外传来清脆的口哨声,哼着一个……很……欢脱的……调子!【中间那些诡异的停顿是什么意思啊喂!】
  这时候站在场边的高中生们不约而同地僵了僵,你甚至可以看见鬼十次郎那张坑爹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地藏菩萨啊你在哪里’的表情……随着这个调子越来越清晰,就算是和鬼十次郎一起过来的入江奏多的头顶,也挂了一排条形码。口哨声消失在低低的歌声中,歌词听清了还是蛮有童趣的,当然……那是如果你能忽略那诡异的语气和停顿的话……
  “这家伙,终于回来了么……”鬼十次郎抬起头,停止抛球。入江奏多走了过来,将手搭在鬼的肩膀上,“啊……这个家伙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他彻底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了呢……呵呵。”
  “在大大的苹果树下大,我发现了你哟~虽然想跟你一起玩,不过你还只是一颗小小的苹果,晒著太阳,要成为一颗很棒的苹果哟!……”
  这个歌词……好像有点儿怪……
  国中生的一众皱了皱眉,发现高中生们一片静默。
  “好乖好乖真是个好孩子~只要一变红就会马上把你摘下来哦!再等一下下吧~我们是否已经成为好朋友了呢?呵呵呵~~真想好好地夸奖你呢~”
  好吧……听到这里国中生们也默了……其实说实话歌曲的调子和歌词还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唱歌的人语调实在太诡异了啊喂!
  “好乖好乖真是个好孩子~快落入我的手里吧~!在那之前我会一直等著你的!”
  入江奏多拍了拍手掌,笑得眯起了双眼,道,“你回来了。”
  大爷……您的审美是如何畸形才鼓掌的啊喂!
  “奏多,你果然是个好人!”
  众人黑线,话说看起来这么温和的前辈为什么能唱出那么**的歌曲……而且这好人卡发的,望天,真是太随便了!的确,风鸟院少年的卖相就是那种邻家哥哥的温文,静下来的时候有一股书卷气,但那眼神往网球场上一漂,就立马将这个年龄少年的英气衬了出来。
  入江奏多忧郁地推了推眼镜,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下限了,他早该习惯的。
  风鸟院夜看着入江,微微地笑了。
  某只闭着眼睛的数据男笔下一顿,刚才这个前辈眼睛闪过的是小~得~意~吧……是吧……
  鬼十次郎迎上来拍了拍风鸟院夜的肩膀,坚如磐石的眼神柔和了些,“回来了?”
  风鸟院夜一愣,用劲地点了点头,“嗯,我……回来了!”
  是的,他回来了,这个有竞争……也有同伴的地方!风鸟院夜突然觉得心口暖暖的,他笑得眉眼弯弯,“十次郎,你的发型还是这么man。”
  鬼:“……谢谢……”
  入江:“你的爪子放在哪里啊混蛋……”
  众人看着在入江奏多头发上搓揉的手,默默看天……
  ————————
  风鸟院夜瞟了一眼周围,“这里在比赛么?看来我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呢……唔,国中生?”
  鬼十次郎点了点头,入江奏多补充道,“是很有潜力的后辈呢!”语毕,眨了眨眼。鬼十次郎听罢不置可否地看了入江奏多一眼,神色淡漠。
  风鸟院夜了然地点了点头,嘛,网球王子的世界么,虽然这些高中生在新网王里不少都是游戏里boss级的实力,比如十次郎,比如奏多,比如平等院凤凰那只死鸟,但是到最后还是免不了炮灰的命运吧?毕竟不是主角,呵呵,主角……从立海大毕业的某只瞟过某个很拽的猫眼少年,心里稍微有点儿不爽。
  不过命运什么的,从他真正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元的时候,就一直在他自己手里,不是么?
  他现在还不算最强者,哪怕在这个U-17合宿基地里,算得上一流,却不是最强。他的前面还有平等院凤凰那一干人,更逞论放到整个世界呢?!当然,风鸟院夜相信自己终有一日会踏上巅峰!
  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
  “啊……这几位就是立海大国中部的么?”风鸟院夜笑得十分温和,看到这样的他,入江奏多以为自己仿佛回到了一年多前,在神奈川街头网球场上第一次看到他。
  果然还是自家的后辈看着更顺眼。话说国中部‘三巨头’挑战网球社的时候,他好像也在场呢,不过由于退社的原因,似乎这几只都不认识他的样子……嘛,可能除了某一个数据帝。风鸟院夜细细打量着每一个立海大的后辈,微微叹了一口气。
  “是的,前辈……?”幸村精市回了一个微笑,不卑不亢,略带疑问。
  柳莲二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冷静沉着地道,“风鸟院夜,立海大附属高中部二年,在国中部曾任网球社副社长一职,在国中三年开学前退出网球社,原因不明。现任高中部网球社副社长一职,全国级选手,惯用手不明,得意技不明,基础数据不明……具体实力不明。现在为U-17合宿基地二号场地选手。”
  听着这一连串的不明,在场的人基本都习惯了……嘛,反正这些高中生的实力都是不明的样子……比如鬼十次郎,他们也只能打听到他是力量型选手,以及拥有能够举起一吨巨石的怪力的传闻。但是这些传闻的可信度谁都不清楚,更何况是这个消失已久的风鸟院夜?如果不是他那场和平等院凤凰的比赛被人记住的话,这位并不算很高调的二号场选手,也许并不会出现在柳的笔记本上。
  不过二号场地,虽然比不上一号场地的强者,但现在也足以让他们仰视了。
  当然,他们终究会有超过这些前辈的一天!
  “喂!我说,可以开始比赛了么?”站在场地一边的桃城武挥了挥球拍,跃跃欲试地说道。
  风鸟院夜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发现自己似乎站在比赛赛场的里面,便道,“抱歉,似乎打扰了你们的比赛。”
  风鸟院夜笑了笑,这些国中生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展现出实力,让这些鄙视他们的高中生闭嘴——一切证明,U-17是一个实力为尊的地方,要赢得尊重,也只能靠网球实力。他和入江奏多一起离开场地中心,走到了看台上。当然了,和看台上的国中生们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他漫不经心地坐了下来,虽然风鸟院夜很清楚这些国中生的实力,但是,自己现在也是高中生的一员呢,不合群似乎不大好哟~风鸟院夜拉开U-17制服的拉链,注视着场内比赛的场景。嘛,十次郎还是用着这个挑衅意味十足的两根线球拍呐!“奏多,似乎这些国中生们很不受重视的样子。”
  “啊,不一定哟。”入江笑了笑,眼神没有离开球场,“虽然这场比赛的含金量不是很高,但毕竟十次郎在下面,而且对手似乎是国中部全国大赛的优生学校的正选呢。不过,如果十次郎的对手是你的后辈们的话……十次郎会记得换拍子的,毕竟,立海大出来的似乎都是**。”
  “奏多这么说我会伤心的……”夜的语气带着很诡异的委屈。两人相视一笑,看着比赛。
  “看起来似乎是力量型选手的对决……”入江奏多皱了皱眉,低声道。
  “斋藤教练也许现在并不看好这些国中生,想让他们服从的手段,激烈了些。”风鸟院夜淡淡地回答,在这些国中生展现出强劲的实力之前,是不会得到重视的。只有展现出了令教练组心动的实力和潜力,才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和真正的培养……比如心理培训的重要一步——同室操戈,自相残杀。不过,对于真正的比赛选手来说,这是必须经历的成长呢……
  “啊,似乎是这样的……”入江奏多笑了笑。
  场上的桃城武被鬼十次郎完全压制住了,在鬼十次郎用出旋转和力量都远胜于桃城绝招的——‘BLACK JACKKNIFE’的时候,比赛结果就已经昭然若揭了。
  这里的场地号码从小到大实力依次递减,而在数百名高中生、十六个场地中,鬼十次郎只是为了提高整体实力才被安排到五号场的选手,而他的真实实力……提高五号球场的整体实力,那是一个怎么样的水平?!
  就连一号场地的顶级选手,也要畏怯一分。
  入江奏多起身,轻轻地叹息道,“这样的完全压制……不知道这些国中生能不能顶得住呢……”
  的确,从全国选拔出的网球选手,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然而许多高中生都顶不住压力被赶了出去……一来合宿基地就被这样打击,这些天才们能有足够的时间调整心理状态,成功地成长么?风鸟院夜皱了皱眉,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入江奏多。
  力量,速度,技巧,气场……全方位的压制,似乎要将对手打入地狱的恐怖气息!这样的对手,真的是他们可以战胜的么?
  入江奏多眼神闪了闪,开动了脚步,向场外走去,微笑道,“还是这么重的责任心呐……夜……如果你还要继续看的话,我就先回去训练了,明天似乎也有我的一场比赛呢,呵呵。”
  风鸟院夜笑了笑,“加油呐奏多,好像……海外组的那些人距离回来的时间也不过月余了吧?”
  入江奏多离开的背影顿了顿,继续移动了脚步。
  球场外的国中生们表情各异,球场内的桃城武咬着球拍柄,艰难地站了起来。
  风鸟院夜歪了歪头,十次郎的JACKKNIFE,很不好接吧,桃城……看着场中还穿着青学正选服的桃城武一次又一次艰难地爬起来,一次又一次,为了国中生能不被看扁,多跑几步……与看漫画时的感动虽然不能同日而语,但似乎最开始打网球的心情,夜又找回来了几分。
  不错,风鸟院夜早早离开U-17合宿基地,更没有随着海外组的人远征的原因,就在于此。当他以7-4的比分输给平等院凤凰,尤其是被那样的招数和节奏打败之后,在U-17合宿基地压抑已久的心终于迷茫了。而今天,他回来了,看过这场比赛之后,他……真正的回来了!
  “比赛结束,鬼选手6-0胜!”听到这样的比分,所有的国中生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黯然。风鸟院夜轻叹一声,这才是刚开始呢,后辈们……不过,期待你们的成长呐……
  看见鬼十次郎大声地说:“再告诉我一次你的名字!……练好了爬回来!桃城武!!”
  看见桃城武听见鬼十次郎的话,脸上隐隐约约的微笑,风鸟院夜对于青学的敌视也消减了不少——嘛,他毕竟是从立海大国中毕业的人呢。对于立海大最终被炮灰,没有迁怒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现在在立海大已经待了五年了,感情很深。更何况他尤其欣赏的真田弦一郎也被小不点君炮灰过?
  ‘……快乐很重要,胜利也很重要,因为胜利的快乐还是很重要!但是因为失败的快乐更重要!’
  风鸟院夜站起身来,转头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微笑地大声说道:“手腕麻痹的时候,暂时不要握拍啊……桃城君。”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是,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温和的少年仰看天空,意气风发。
  作者有话要说:  cp风鸟院夜和入江奏多,撑过前三章作者从开坑抽风回来后的文风能接受的话就请收藏和留言吧~
  有关风鸟院夜的过去,将在番外交待。可选在先去看番外壹系列:那一年的立海大。


☆、持续的洗牌战

  “说起来,初中生的实力也就这样了……不过,风鸟院怎么对他们这么客气?他可是二号场的no.1啊!”高中生甲。
  “什么二号场no.1……”高中生乙压低了声音,“他当时可是能在平等院手里拿下四局的强者!”
  “什么?!那他怎么还在二号场?”
  “天知道……不过好像那次他和平等院比完以后就离开了,这次怎么又回来了?”
  “我说二号场怎么还空下了一个位置……”
  ————————
  “风鸟院前辈真是难得的平和。”幸村精市和立海大的众人一起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微笑道。的确,这么多高中生里面,能对国中生温柔的简直屈指可数,尤其是所在场次号码偏小的选手,入江奏多绝对是个例。有这么个同校的平和前辈在,似乎大家心里都有一点点别样的信心。
  “唔?”
  众人的脚步随着前方熟悉的身影停了下来,只见冰帝青学四天宝寺等学校的人都围在一起,兼许多高中选手,原来,食堂的走廊展示牌上也有贴着明天的洗牌战的比赛场次,中间有一行赫然是:风鸟院夜(二号场地)VS不二周助(国中生)
  “看来风鸟院前辈也是一个技能型选手……”不二周助睁开了蓝色的眼眸,微笑道。站在一旁的青学众人明显也看见了这场对战的安排,说起来,这两场比赛都是从青学的人选出来的啊,是特殊安排还是巧合呢?其他学校的国中生们心里也有些不太爽了——唔,虽然可能确实是他们想太多了,不过再被鬼十次郎打击过后,心态不稳也是正常表现。
  “那些国中生还真是惨呢……”一个高中生拿着毛巾擦着汗,有些不屑和幸灾乐祸地道,“昨天才和鬼大哥交过手,今天就是风鸟院君了,但愿他们不要被打击地直接回家!”
  “啊……风鸟院的话,德川也不一定能打败他吧?毕竟风鸟院和德川和平等院的差距好像差不多的样子……”
  尽管是高中生,议论的焦点也同样是风鸟院夜和不二周助的这场比赛。国中生们坐在同一个角落里——虽然他们之间也是对手,但都被高中生排斥。取餐之后,王子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这时候乾贞治找上了柳莲二,看来,两人是想要交换一下数据。
  桌子上的盘子已经空了,这些收集各种资料和数据的人对养生常识不可能不清楚。乾贞治翻开笔记本拿出笔,镜片闪光,“莲二,你有知道风鸟院前辈的资料概率为100%!”
  柳莲二皱了皱眉,他也不希望国中生的信心一场接一场地被打击:“风鸟院夜,惯用手右手,曾经和U-17所有选手中最强者平等院凤凰打过一场比赛,比分以4-7收尾,在所有U-17选手里也是屈指可数,不足2%。被固定在第二场次的原因不明,因为那场比赛的录像资料我没有收集到,所以基础资料不明,具体实力不明。他的得意技,其一为‘星空’,初步分析是利用光线和视觉动态的技能;其二为‘长河’,资料不明!”
  “呐,只有收集到得意技的几个名字么?实在是不全的哟~”不远处入江奏多向两人眨了眨眼,微微笑道。
  “走了,入江。”德川和也冷冷地瞥了一眼国中生们,迈开了脚步。入江奏多说笑着跟上去,鬼十次郎朝着国中生们点了点头,也扭头离开。这时风鸟院夜摇了摇手上的一块点心,笑道,“看过那场比赛的人太少了,你们收集不到数据也是正常的呢。期待和你的比赛,不二君。”
  看着吃着点心离开的风鸟院夜,众人无奈苦笑。
  虽然比赛的双方应该都不知道对手的具体实力,但国中部的王子们,大概再也不会怀疑前五号场次选手的实力了。在第五场的鬼十次郎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到幸村也不敢说能敌的地步,那么更强的、在三号场的入江奏多,在二号场的风鸟院夜,在一号场的德川和也,会有多么可怕的实力呢?!
  虽然不至于悲观,但是那样的对手,的确有些恐怖呐……不过,我很期待!
  不二周助睁开眼睛,向一块草莓慕斯上挤了一点芥末,放进嘴里,唔,果然很好吃的样子。
  众人看向不二周助,心中有些复杂。比赛的安排,算是对不二的肯定么?还是对所有国中生的否定呢?青学连出两员,那么其他学校的场次安排,教练组的决定……
  人啊,不淡定的时候就容易想太多……
  ————————
  萨克斯的声音十分悠扬,风鸟院夜静静地躺在床上,也没有了哼歌的心情。刚刚穿越到网王,他也曾经想过,要不要改变剧情,在U-17要不要剧透。但是当他看见了那群少年的时候,发觉这一切都是没必要,因为,他理解他们就好像……理解自己一样。
  “呵呵……”风鸟院夜看着自己手掌的薄茧,微微地笑着。
  萨克斯曲子停了下来,入江奏多坐在自己的床上,挑眉看他,“呐,夜,为什么不跟着海外组?别和我说是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这种鬼话,教练也是因为看好你才会给你放假。”
  “这话当然听起来很不着调……安啦我知道海外远征的好处,不过奏多你不是也没跟去么?别拿提高整体水准来忽悠我,那是教练组该考虑的,不是我们该想到的。作为一个网球选手当然需要全局观,但是顾虑太多也没必要。”风鸟院夜似有深意地说道。
  “呵呵……夜,你还是这么喜欢转移话题,而且还是转移的这么没水准。”入江奏多摸了摸自己的萨克斯,微微地叹息,“算了,还是等我们都准备好了再说吧。”
  “可是我说的是实话啊……”风鸟院夜嘟哝了两声,就酣然入睡。
  “对了你的体检结果……除了吃就是睡,你是猪!”入江奏多咬了咬牙,起身给风鸟院夜盖好被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以后,他也早早躺下,嘀咕着,“和你做室友是我捡了三辈子猿粪!一回来就吃这么多甜食……我看你的训练量怎么调整过来……哼……混蛋……”
  夜眼皮动了动,露出一个微笑,似乎做到了什么好梦。
  虽然高中以后团队的意识不像国中,但是这种同伴的情谊还是足够温暖。就像在夏威夷晒太阳的时候,还可以喝着热可可……唔,享受啊……
  ————————
  由于不二周助和风鸟院夜中,风鸟院所在的二号场场次较高,所以这场比赛的场地在二号球场。风鸟院夜静静地坐着准备活动,‘预热’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此时,不二周助也慢跑了过来,场地周围和看台上坐着不少人,高中生来了不少,大多是想看看风鸟院夜的实力;国中生更不必说,基本全员到达了。
  不二周助谦和地笑了笑,“风鸟院前辈,让您久等了。”
  夜不在意地会以一笑,“没有的事,是我来早了……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呢。”
  他直起身来,抿了两口电解质运动饮料,看了一眼钟表,差不多该开始比赛了。两人到场地中央握手,“青学的不二君么?有听你们曾经的部长大和君说过啊,请加油。”
  不二周助略讶异地睁开眼睛,“前辈认识部长啊……还请不要手下留情。”
  风鸟院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比赛刚开始,不同于鬼十次郎和桃城武一上来的重力发球,两个同属于技能型的选手你来我往地试探了起来,考研的是最基本的功力,奔跑,跳跃,预判……
  风鸟院夜看着不二周助的动作,这群国中生果然很有竞争力啊。“试探到此为止吧,不二君。”
  风鸟院夜起手,手腕将拍面的角度控制的妙到毫巅,球拍向右侧前上举,在肘关节微屈回收时,拍面正对来球——一个带着强烈的旋转和力量的边角球发出。
  不二周助猛地睁开眼睛,“虽然这个场地的风对我来说不是很完美,但是,我也要尽力呢,前辈!星花火!”
  场外的幸村精市叹息般地摇了摇头,“不,风鸟院前辈的发球没那么简单……”
  话音未落,不二的回击的确飞向天空,可运动的轨迹却是国中生们不愿意看到的。风鸟院夜笑了笑,静静地等待着不二的发球。不二神色不改,将球抛到左后方,大力挥拍。球带着强烈的旋转的夸张的弧度飞向另半场,风鸟院夜慢跑几步,精准的预判令他成功地回击,带着强烈数倍的旋转。
  场外的乾贞治笔下不停,解释着,“这……简直如同鬼前辈的BLACK JACKKNIFE之于MOMO的JACKKINFE……风鸟院前辈的回击就像不二百腕巨人之守护的升级版……果然,对国中生对手的挑选,是按照同类型选出来的么?而且,实力的差距……”
  “风鸟院1-0!”
  风鸟院夜弓着背,弹了弹球,微笑道,“不二君对风的理解的确很令人苦恼呢……不过,如果比起对光线的掌控的话……”他将网球抛在身体后上发,大力挥拍,球拍沿着球中下部向左上部擦过,动作持续到风鸟院夜我这球拍的手余力难减地挥动到了身体另一侧才结束。
  球没有消失,也没有多出来,只是随着经过不同的空间,不同的光线,变得如同剪影一般,然而这剪影连接起来的轨迹,却是没办法判断的!
  待到球弹另半场重重落在场外,又因为加附的强烈旋转再次改向消失不见的时候,不二周助似乎……才反应过来。而球的残影,慢慢地从视网膜上消失。
  “它的名字……叫星空。”风鸟院夜轻轻地喘了几口气,微笑地看向不二。
  星空……我们看见的星空,是多少年之前星星的轨迹呢?利用光线,居然能够达到这种效果……所有的国中生受到的打击,又多了几分,继力量型选手之后,技能型选手的比拼,依旧让人这么……惊艳而又无奈。
  一个是风,一个是光,两者的对撞,孰强孰弱?!
  作者有话要说:  求留言求收藏~
  啊……话说斋藤还是挺可爱的,完全看不出年龄= =
  【竞争对手的评价
  同僚劲敌 黑部由纪夫
  我非常相信他的精神锻炼的效果,只是……我希望,他以后别遇到我就敲我的头当做打招呼的方式。
  同僚劲敌· 三船入道
  哼,那个男人……,该说他是个紧咬着我不放的家伙吧,为什么要把那些落选的杂鱼都扔到我这边来,哼!】
  啊……说你们没JQ谁信啊真是的……
  最后求留言求收藏~


☆、一切的序曲(上)

  “风鸟院 4-0。”
  比赛积分再次被改写。
  所有的国中生都感到心上被压了一块大石头,太沉重了……不二周助握紧球拍,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温和的模样,自己现在终于明白昨天MOMO的心情了呢,那种背负了希望,梦想,甚至于责任的心情!
  “虽然两人都是偏向技能型的选手,不过……”柳莲二的笔下不停,双眼紧闭,微微侧向一旁的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道,“不二是防守反击型,而风鸟院前辈,是全场型选手的概率为94%。目前为止他绝大部分的肌肉都可以处于放松状态,以便于迅速反应,而且风鸟院前辈全身的肌肉很柔软,但是臂力和腕力都很强,爆发力同样出色,虽然没有他百米跑的数据,但是在网球场上,这样的脚下爆发速度已经……非常棒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