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精怪 静水边/一地一地/梗

精怪 静水边/一地一地/梗

时间: 2015-02-07 07:12:20

梗大大的新文~~吼吼~~~
仍旧重复短小精悍的特点~~
赶脚各种萌喏,捂大脸


沈白把吃了一半的包子叼在嘴里掏钥匙,结果口水太多润滑太好包子一直往下坠,刚觉的快咬不住了他还一慌神直接张嘴“啊”了一个音,得,包子直接掉地上咕噜噜的滚出老远。
沈白追了几步,慢慢停了下来,他的包子被一个东西挡住了没再动。
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瞎……

百灵停在沈白肩上的时候还得瑟的抖了抖翅膀,将喙伸进胳肢窝里啄了啄。
沈白蹲在地上,脸部皱成了一团,小胖腿弯着腰上叠着3层的肉。
他的面前是一条巨大的蟒蛇尾,恩,上半截还是人身……
百灵也默了:“……你确定要把这玩意儿抬回去?”
沈白很想充满煞气的斜她一眼,可惜脸上脂肪太多,这眼皮儿的都是往上翻的,他扒了扒头发,双手合十叹了口气:“出家人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
百灵很鄙视的看了一眼地上吃了一半的肉包子。
沈白跟着她一起看过去,内心很肉痛表面很淡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百灵无语:“……你用错佛戒了。”
沈白肃然:“出家人不打诳语!”
百灵:“……”

陈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第二天正午,下半身仍是蛇尾,他动了动,尾尖轻轻的打了个圈儿。
沈白将他拾掇的干干净净安置在床上,旁边是一块儿高出来的小方台,摆着蒲团木鱼和焚香。
百灵见他醒了,扑棱着翅膀晃悠悠飞了过来,尖着嗓子问道:“还有哪儿痛不?”
陈渊又试探着动了动,摇了摇头。
百灵很满意的飞了一圈:“虽说没过天劫,不过五雷轰顶还能留着命下来也是不易,折损了100年的修为倒是可惜。”
陈渊歪着脑袋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这是他第三次过天劫,一般三次为一个道行,也算他失策,这次天劫来的比预期的早得多,硬生生的没扛过去。
他还停在精怪这一层上,没能飞升。

沈白回来的时候陈渊还在睡,他放轻了脚步走近房里,拉开蒙了一天的窗帘。
落日的余晖洒在陈渊下半身的蛇尾上,沈白适才发现这货的鳞片居然是七彩的。

七彩莽,洛神之姿,独一无二,世间绝色。

沈白微讶,他刚凑近了准备细看就发现陈渊已经醒了。
百灵停在沈白肩上,很是惊恐的叫了一声:“妈呀!七彩瞳?!”
陈渊淡淡的瞟了两人一眼,张嘴“嘶”了一声。
鲜红的蛇信子唬的沈白吓了一跳。

陈渊打了个响尾,尾尖一收将自己盘成了一团,胳膊抱着尾巴下巴撑在手腕上。
腹语清晰的传进沈白耳里:“你是谁?”
沈白咳了咳,严肃的做了个揖:“贫僧名沈白,法号罪化。”顿了顿,很有诗意的又加了一句:“一步一莲花,一步一罪化的那个罪化哦。”
百灵很捧场的附和:“对啊对啊,那个写BL小说的罪化哦。”
沈白回头很鄙视的看她:“你又翻我的作者收藏了?”
百灵很无辜的耸了耸翅膀,沈白没理他,一脸慈悲(……)的看着陈渊,轻声细语道:“施主你叫什么?身体还好不?”
陈渊甩了甩尾巴,用腹语答道:“陈渊。”沉默半晌,他看了一眼沈白笑的几乎看不见眼睛的胖脸问道:“为何救我?你不怕我是害人的妖魔?”

沈白正准备抬着小粗腿上方台,开始焚香净手,念佛经敲木鱼,他摸了摸下巴心情很好的盘腿坐下,淡淡道:“你身上天地之气精纯,应是准备渡劫飞仙的上灵精怪,我本是出家之人,谨遵慈悲为怀,不可滥杀无辜。”
陈渊没再说话,他晃着尾巴看了沈白一会儿,见对方很是安然的闭着眼开始坐禅,聊生无趣的吐了吐蛇信子。

沈白颂的经文和焚的香很是有安神静气之用,陈渊知他是助自己疗伤补精倒是没再防备。
心里默捻了一个诀,闭眼沉睡了过去。

第2章 2
沈白念完经就蹲在电脑前面刷微博,是地藏王不是地桩王飞速私M了他:“你捡到了七彩莽?”
沈白挑了挑眉:“哟,消息灵通嘛。”
地藏王不是地桩王:“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不过你捡的这位来头可不小啊。”
沈白喝了口水,单手打字道:“怎么,有故事?”
对方很深沉的回了句:“说起来,要追溯到西游记时期……”
沈白“噗”的喷了一屏幕水。

地藏王不是地桩王自顾自的继续道:“想当年白龙马,白龙马你知道吧?哎,可怜的孩子,被唐三藏骑了这么久……其实我告诉你,这和尚是个胖子呢,不比你瘦多少……”
沈白嘴角抽了抽:“菩萨,说重点啊重点啊……”
地藏王不是地桩王:“重点就是白龙马在取西经的途中点化了一直七彩莽,就这样。”
沈白愣了愣:“你的意思是这七彩莽身上有龙气?”
对方比了个大拇指:“答对了亲,加10分。”见沈白不回他,又追问了一句:“如何,有啥感想?”

沈白想了想,认真道:“西游记告诉我们,不能随便答应陌生人的请求。”
地藏王不是地桩王:“……”
沈白:“你看唐三藏多渣啊,骑了白龙马还使唤三兄弟,一路虐孙悟空抽打猪八戒**沙和尚。”
地藏王不是地桩王:“…………”
沈白总结:“最重要的是他最后居然跟如来HE了,真是太渣了!”
地藏王不是地桩王:“………………”

陈渊仍是保持着下半身蛇尾的造型,他倚在厨房门口看着沈白做晚饭。
可乐鸡翅的味道很是诱人,沈白回头看见陈渊的样子,皱了皱眉:“你COS女娲上瘾了?”
陈渊没理会,吐着蛇信子直接卷走了盘子里一半的鸡翅……
沈白的脸瞬间又大了一倍……

于是当晚的经文内容直接变成了大悲咒……

百灵飞来的时候沈白的大悲咒才念了个开头,有气无力的瞟了一眼这鸟精,沈白懒得理她。
百灵看了看躺在旁边的陈渊,后者一脸满足的眯着眼,蛇尾有节奏的上下晃动,偶尔打个幌子刷的划过去,留下一道七彩光环,霎时漂亮。
沈白猛的将大悲咒念的更加铿锵有力……

百灵终于忍受不了的用鸟翅抚了抚额,打断道:“白白,九爷要来了哦。”
沈白木鱼不停:“他来干嘛?”
百灵谄媚道:“他说想你做的菜了。”
沈白想也没想的回了句:“那行,我把你喂饱了,你回去吐给他。”
百灵:“……”
沈白:“记的顺便让他蹲低点,方便你吐他一脸,他不是一直想要颜射么。”
百灵:“…………”


第3章 3
陈渊的蛇信子底下一直含着一片雪白的龙鳞。
龙分五色,白,玄,赤,青,黄。
其中白龙世间仅有一条,至于在哪里却是谁也不知道的。

就算过了五千年陈渊都能清楚的记得,当年那人一身白衣,溯源而上,额头银色的龙纹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两手扣了个诀念在自己的眉宇间,笑的温和又好看。
他说,七彩莽,不知有一日化成了七彩龙会是什么样。

莽为地龙,要飞仙需过三劫,化了蛇胎,换了龙骨,熬过脱胎换骨之痛,方能进入化龙池,进而真正成为天龙,掌控海府,司管雨水。
陈渊向来对司雨控海没什么大兴趣,他就是想让那条白龙看看,自己成了七彩龙会是什么样,看对方到时候还敢不敢提溜着他尾巴,倒着甩个不停……

至于沈白,陈渊除了觉得这胖和尚饭烧得不错,经念的也不差之外并没有太多研究,他每天就摆着女娲娘娘的造型等着沈白下班回来给他做饭,晚上为他念经,好助他修补精魂,迎接下一次天劫。
所以当看到那传说中喜欢颜射的九爷的时候,陈渊难得做了个皱眉的表情。

九爷是一只猫。
还是一只又骚又浪的九尾猫。
当然这是沈白的原话,陈渊觉得在又骚又浪的基础上还得加上又贱这两个字才能更好的形容。

于是又骚又浪又贱的九爷迈着猫步粘在沈白身边,左一下揉过沈白的裤腿,右一下又揉过去,沈白踹了几下都没把他踢开。
陈渊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突然蛇尾一伸将两人隔了开来。
九爷眯着眼,喵喵叫了会儿又靠近过去,可惜被陈渊大尾巴挡着,扫了几次都挪不过去,原地转悠了几圈九爷终于怒了,弓着背尾毛都竖了起来。
沈白刚炸好了带鱼,回头一看吓得差点没把盘子扔了,陈渊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一个小猫会突然间变的这么大,尾巴瞬间多出了八条,蓬松的一大把,沈白刚喊了一声:“等!”,九尾已经等不及铺天盖地的向陈渊抽了过去。

沈白在最后关头开了佛印,张出结界,陈渊被抽的半边脸全是血,挂在结界上面无表情的没有动弹。
九爷慢条斯理的收了尾巴,晃着脑袋变成了个小孩,带着红肚兜去勾沈白手里的鱼,斜着猫眼打量陈渊,奶声奶气的愤愤道:“一条尾巴了不起啊,我九条直接抽死你!”
沈白无奈的捂脸,他上前将陈渊从结界上扶下来,刚想开口询问伤势,对方静止的蛇尾突然猛的越过他勒住了正在啃鱼的九爷的脖子。

这就跟拿蛇拿七寸一样,猫的颈毛只要一拎,再横的都能瞬间化成一滩水。
九爷一动不敢动的被吊在半空,两眼泪汪汪的盯着陈渊面无表情的半张血脸。
“你刚吃进去的,都给我吐出来。”陈渊用腹语命令道,七彩的眸子冷冷的沉着。
沈白捧着大脸靠了过来,一脸的忧愁:“还是别让他吐了,这个角度对于颜射来说实在是太完美了……”
陈渊:“……”


本作品源自晋江文学城 欢迎登陆www.jjwxc.net/?观看更多好作品

第4章 4
沈白一一将菜端上桌,陈渊懒懒的靠在桌子旁边,半眯着眼睛像是打盹,九爷仍是奶娃子的样儿,猫眼儿四下滴溜溜的转,偶尔伸手抓一把陈渊的尾巴。
沈白踢了他一脚,淡淡道:“把爪子收起来,别以为我没看到。”
九爷瘪了瘪嘴:“白白,你有了新欢就不要旧爱了……”
沈白很严肃的看了他一眼:“贫僧已经出家很多年了。”
九爷:“……”

陈渊吃饭不爱用筷子,蛇信子一吐一收,菜全都进了肚子,他还不爱嚼,沈白炖的酱煨蛋直接一口一个吞下去,卡在脖子那圆鼓鼓的一块儿,倒也不嫌噎得慌。
九爷好奇的伸了爪子摸了摸陈渊的脖子。
两人眼神和谐的交流了一会儿,然后各自低着头继续吃饭。
沈白抽了抽嘴角,一转神桌上的菜已然去了大半……

晚上沈白咬着牙继续念他的大悲咒,陈渊很是满足的嘶嘶吐着信子,尾巴打了个圈儿窝在一旁,九爷舔着前爪子洗脸,轮番用口水抹了不知道多少回才惬意的跃到沈白的大肚腩上,往上一翻露出前胸。
沈白狠狠的挠了挠他的下巴,九爷喵喵叫的又浪又骚……

大悲咒念了一半正要渐入佳境,沈白突然觉得背后一凉,木鱼的速度慢了一拍,佛纹就乱了,沈白定了定神,重新念了个决收了势,将焚了一半的香轻轻掐灭。
陈渊的七彩瞳光华流转,蛇尾巴贴在沈白的后背来回扫着,后者背上白花花的肉凹凸起伏的很是欢脱。

沈白叹了口气,两只手指捏着对方的尾巴尖儿提了出来:“施主,贫僧的背虽然肉很多很厚,但那也不是垫子呐。”
陈渊摇了摇脑袋,尾巴一晃将沈白的腰整个儿圈了起来。
沈白僵硬了下,没敢动,毕竟九爷还在他肚子上睡着呢……
蛇尾像是在试探什么,半晌找了个肉最多的地儿耷拉着,陈渊打了个哈欠,腹语也懒懒的:“不错,还够圈的起来。”
沈白低头看了看,平静道:“施主,你这是要当皮带么?”
陈渊:“……”
沈白:“虽然质量不错,不过颜色实在花了点……”
陈渊:“…………”

沈白还想再说话,腰间的蛇尾突然猛地收紧,他一口气直接被噎了回去差点没憋死。
陈渊冷冷的沉着脸,腹语都不用了:“你要再敢说一个字,信不信我直接抽死你。”
沈白闭了嘴,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你这不是要抽死我,明显是要勒死我呢吧……

第5章 5
俗话说的好,其实胖纸们都是美人,前提是只要他们能瘦下来。

沈白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胖,微博的名字就能很好的证明这一点:是珠圆玉润不是温润如玉,于是上赶着一帮人都往他这个模式上套,什么是地藏王不是地桩王,是土地公不是土地沟……
所以当沈白把名字改成:原来我也是有腰的(……)的时候很多人@了他。
土地公表示压力山大:“白白,你受刺激了么?减肥了?”
沈白很淡定的答:“减肥这么高难度动作我做不来的。”
土地公:“……我想也是,你是第一个让我不再相信鸡排的人。”
沈白:“?”
土地公很悲愤:“他们广告说比脸还大的鸡排,结果我买了就发现没你的脸大!”
沈白:“……”

沈白下班的时候特地绕路去了土地公说的那个鸡排店,店里的小妹很热情的招待了他。
沈白淡定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麻烦做一个比我脸还大的鸡排,价格不是问题。”
小妹:“……”

陈渊最近似乎当皮带当上了瘾,除了无时无刻保持女娲娘娘的形象外他还找到了新的蛇生目标,那就是抓紧一切机会缠着沈白的腰。
这不能怪他,天气越来越冷,沈白的腰温暖有肉又柔软,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温床,当然这床还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窥觑,比如说九爷就天天会跟他抢。
于是两精怪在这番抢地盘上达成了无与伦比的共识和默契,一个睡肚子,一个盘着腰……

沈白已经很习惯如此诡异的相处模式,稳如泰山的敲着木鱼,焚香诵佛金,偶尔陈渊的鳞片刮疼他才稍稍皱了眉,挪着腰示意对方松开点。
陈渊在一个月前开始有了褪壳的迹象,鳞片落的到处都是,鸟精们很喜欢这种BLINGBLING的东西,沈白便收集起来给大家串成了串。
百灵很**的将鳞片装饰在自己的羽翼上,鸟翅插着腰摆POSE:“姑姑我美不美?”
沈白头也不抬的给陈渊刮着鳞:“你画壁看多了吧?”
百灵:“……”

陈渊在沈白怀里翻了个身,蛇尾一晃绕到了沈白脖子上,沉的他脖子差点折了。
尾尖挠痒痒一样的搔着沈白的脖颈,痒的他直躲,笑的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喘:“别,你还摸上瘾了你?!”
陈渊眯着眼享受,直觉肉感滑腻又舒适,懒懒道:“又没摸你,摸的是你的肉。”
沈白:“……”

第6章 6
沈白几乎每个双休日的大早都会去小区公园里打太极,他虽然身材圆润了点,但是太极打的那是极好的,闭着眼行云流水,信手拈来。
百灵蹲在他肩膀上,语调温柔又平静:“一个西瓜切两半,一半给你,一半给他……”
沈白:“……”

陈渊斜躺在高处的树冠上,他下半身仍是蛇尾,懒懒散散的眯着眼晒太阳,九爷迈着猫步,轻巧的跳到他身边,被陈渊一个扫尾逼到两尺开外,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盘着猫尾坐下开始洗脸。
沈白这时正好一套太极打完,抬头看到陈渊的时候呆了呆:“你怎么来了?”
陈渊没说话,他伸长的蛇尾耷拉下来挂在沈白肩上,沉得对方差点一屁股坐地下。
沈白扒拉着想把他蛇尾弄下来:“你就不能好好地变两条腿在地上走么?!”
陈渊用腹语淡淡道:“真元还没恢复,变了腿走起路来疼。”
沈白嘴角抽了抽:“你是条蛇,不是人鱼公主,不要太娇气!”
陈渊:“……”

不过真元没恢复倒是事实,沈白为此特意去找了东水君,一条喜欢在人世间晃荡的青龙……
东水君刚跳完HIP-HOP,浑身上下蒸汽腾腾,看到沈白很嗨的打招呼:“哈罗~”
沈白被他一身混着汗水的龙气熏得头疼,没好气道:“你们当龙的真是太闲了。”
东水君很无辜:“青龙多啊,都超生了,我娘他们被四大金刚的计划生育搞的罚款罚了好多呢,人界哪有那么多雨水需要司啊,像我这种年龄还太小的当然主要任务就是玩咯。”
沈白对于这种理直气壮的偷懒原因真是一口凌霄血恨不得喷三丈……

东水君摘了帽子坐在沈白身边,乖巧道:“白哥,你找我有事啊?”
“唔。”沈白点点头,斜眼看着他:“我救了个七彩莽,不过他真元伤的有点深,我不太方便,想借你龙气用一用。”
东水君惊愕的指了指自己:“我?!”瞬间垮了脸可怜道:“你开玩笑的吧白哥,你个最好的……咳,那啥干嘛还要用我的龙气啊?”
沈白头痛的揉了揉额角:“我现在这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我真元不济,到时候别两败俱伤。”
“矮油,这个你不用担心啦。”东水君拍了拍沈白的肩膀:“白哥,我跟你讲吧,真元这东西啊,你越喂它就越多,对方吃的越多你就越充足,只要你想喂,他就不愁没的吃哈。”
沈白恶寒了一把:“我怎么听着你形容跟喂奶似的……”
东水君恍然大悟:“没错!就是这个道理诶!”
沈白:“……”

晚上沈白念完了经对陈渊道:“你过来下。”
陈渊盘着他的腰没放,轻轻一转上半身换了个方向,整个人的姿势很像坐在沈白腿上。
沈白扶额,觉得自己脸又大了……
他拍了拍陈渊的蛇腰:“下来,好好坐好。”
陈渊吐了吐蛇信子,终是乖乖的滑了下来。
沈白咳了咳,严肃道:“我今天问东水君了,他说让我给你补真元,以后每天我们都花一个时辰在这上面。”顿了顿又安慰道:“我虽是一介凡人,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耗损真元过度而死,东水君说这事儿就跟喂奶一样,越给越多,所以施主你也不用客气。”
陈渊没说话,他打着幌子的尾巴突然顿了顿,过了好久才面无表情的平静道:“你的意思是……我以后每晚都要吸你的奶么。”
沈白:“………………………………”

第7章 7
沈白结了佛印,掌中带莲,天行三十九周真元流动,陈渊坐他身前便觉得暗香盈盈,通体舒爽,他睁了眼,七彩瞳流光溢彩,自是欢愉的表现。
沈白将真元缓缓过如他体内,询问道:“感觉怎么样?”
陈渊的蛇尾在地上画着圈,腹语舒服的带着鼻音:“恩……再往下一点……”
沈白:“……认真一点!你当我在给你搓背啊?!”

当然搓背式的真元法并没有坚持几天,因为沈白发现这效果并不大。
陈渊还是一条莽,属阴血性过冷,沈白则是纯正的九阳真气,中和的时候不但累而且效果还不好,不得已他又去找了东水君。
这次东水君在工地垒砖头……
沈白很圆润的蹲在他身边满脸慈悲(……):“你当心点,别让水泥把龙鳞给糊了。”
东水君很茫然:“白哥你呢……?”
沈白很淡定的拍了拍他的肩:“没事,你白哥我现在浑身最多的只剩下肉了。”
东水君:“……”

将陈渊的情况一分析,东水君难得严肃了下来,他想了想看向沈白道:“照理说莽是冷血,你给他过真元肯定是带着你的纯阳之气的,他舒服是舒服,不过……”
“不过什么?”沈白托着脸,下巴叠了两层肉,他蹲的小胖腿都酸了,还饿得要命,问的自然心不在焉。

东水君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加重了语气:“蛇性本淫!”
“……”沈白一脸茫然:“然后呢……?”
东水君一脸你居然不知道的表情:“你就不怕他对你图谋不轨?!”
沈白:“……”
东水君:“……”
沈白:“……”
东水君:“……干嘛不说话?”
沈白眯着眼凑近了他,淡淡道:“你瞳孔光泽真不错,照的我脸够大啊。”

“……”东水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说真的白哥……你要知道对于精怪来说,最好的补元方式便是交合,不论是哪一方都能所获良多,更何况你是……哎,反正你得当心点。”
沈白打了个哈欠,拍拍裤子上的泥灰站了起来:“放心吧,我早就不是以前的我了,就这模子别说精怪了,连是个人都对我没兴趣。”说完,沈白晃了晃肉手,做了个拜的姿势,腆着肚子慢慢溜达开去。
东水君在原地愣了半晌,终于忍不住捂住了脸,嘀咕道:“他是在人间呆的时间太久了吧,蠢到都忘了精怪是不看皮相看元魂的么……”

就算被上了七十二条封印,沈白在多数稍微有修为的精怪眼中都是位千年难得一见的绝好的交、呃……不,双修伴侣……

陈渊虽是上等精怪,但七情六欲方面从未开窍,他一直以来以修地气和日月精华为主,六根清净如水,当然这所谓的清静在遇到沈白后就有些走样,特别是最近的固定一个时辰的补元,陈渊明显感觉到自己有些越来越不对劲了。

比如说当这晚沈白如往常一般下了班在厨房为自己做饭的时候,陈渊盯着他的肥屁股,就异常有冲动将这围着围裙的胖和尚脱光了按在砧板上……

第8章 8
沈白觉得自己的左半张胖脸快被陈渊盯出洞来了,他无奈的放下筷子叹了口气:“看碗,不要看我。”
陈渊晃了晃尾巴,淡淡道:“碗没你脸大。”
沈白认真看了看碗底:“它比我好看。”
陈渊:“……”

晚上两人面对面的盘着腿过真元,沈白捻着诀,行到第三十周的时候居然遇了魔障,沈白皱眉,化了莲座布下佛纹。
陈渊是上层精怪,他的魔障自然不可小觑,沈白刚进入法阵内就发现居然恢复了真身,天眼已开,连封印都一连解了十道。
他的面前是敦煌戈壁,黄沙漫天,云卷千里,沈白试着向前走了几步,画面一转,便出现一道银河挂于天际。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陈渊以莽之姿伏于河底,七彩鳞片璀璨耀眼,他微微抬起头,看着沈白吐了吐蛇信子。
沈白觉得额头刺刺的疼,他强忍着用牙咬破食指,沾了血点在陈渊的莽头上,然后蹲下身将手伸给陈渊,示意他缠上来,淡淡道:“待会儿,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妄动真气,我带你出去。”

陈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儿趴在沈白盘起的腿上,对方温和的为他理着鳞片,笑笑道:“过了魔障,道行又精进了一步,这壳再褪九次便能历劫了。”
陈渊歪着脑袋,他尾巴一伸将沈白盘了起来,没有用腹语:“你到底是谁?”
沈白竖起一根食指晃了晃,胖脸上两只眼睛眯成了缝:“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陈渊没有说话,他闭着眼突然念了个印,蛇尾便消失了,转而变成了两条修长的人腿,膝盖微曲着将沈白圈在了中间。
沈白微讶,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挣脱了,他刚帮陈渊破了魔障,封印还没完全恢复不敢妄动,可怜兮兮的被陈渊卷着,就跟个胖粽子没啥两样。
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来得及抗议,就被陈渊堵住了嘴。

“我为什么尝不出你的生魂?”陈渊皱眉,他不死心的又凑上去亲了一轮,未了还咂了咂嘴:“不过味道真不错。”
沈白被亲的直喘,满脸的口水滴答,无语道:“……你最近太饥渴了吧,别告诉我你看我都眉清目秀的。”
陈渊居然笑了笑,他双臂微微使力,居然一下将沈白抱坐在自己腿上,七彩瞳色光华流转:“瞧,化了人形我便抱得动你了。”
沈白:“……”


第9章 9
恢复了两条腿的陈渊自然不可能再一整天的呆在家里,所以当沈白在工地上看见自家七彩莽一身泥巴的磊砖块的时候,彻底被震精了。
东水君倒是很乐呵:“我来带小蛇体验生活啊,老呆在家里是会被社会淘汰的!”
沈白朝天翻了个白眼:“你两果然是真屌丝。”
陈渊默默的扭脸:“屌丝是什么……?可以吃么?”
沈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