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越之围观大唐 青书无忌(上)

穿越之围观大唐 青书无忌(上)

时间: 2014-11-07 11:14:51


【文案】

穿越到大唐双龙的世界也就算了,好歹他是邪王石之轩的儿子,大美女石青璇的双生弟弟,怎么说也是个“武二代”。
但是,居然眨眼就被抛弃了?大家还都以为他死了?
…………
好吧,作为一个先天心疾的人,他确实活不了多久。
只能靠上辈子西医的底子,再学好中医,提前一千年走上中西医结合的道路了……
医好自己,顺便围观大唐众小强。
……咦?怎么他反被围观了?


1、第一章 重生 ...


  
  宁楚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从一个外科实习医生,变成了一个小婴儿的事实。而且还从现代穿越到了古代。
  
  虽然他是个讲究实际,信奉自然科学的人,但却不得不承认自己面对的现实。
  
  而且还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他眼前,不由得他去思考他到底怎么从车祸现场一睁眼就变成小婴儿的。
  
  他现在这具婴儿的身体,有着先天心血管畸形,也就是俗称先天性心脏病。
 
  宁楚举着小小的手掌,看着手指尖出现了紫绀现象,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鼻尖、唇部肯定也是这样。
  
  这样虚弱瘦小的身体,连每次呼吸都非常困难,根本不可能只是室间隔缺损。也就是说,他必须要进行手术。
  
  即使是放在现代,这样严重的情况,就算做了手术,在一岁之前,也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成活率,更别说这是在古代了。
  
  也就是说,他死定了。
  
  喏,其实他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只不过是他捡来的时间。
  
  宁楚平缓心情,虽然身体非常不适,但仍忍耐着。也许这具身体在他的灵魂进驻之前,那个可怜的小婴儿就已经死去了。他睁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床盖,然后听到了屋外传来的哭泣声。
  
  “之轩,青璃怎么都不哭了?他……他是不是……是不是……”语带呜咽的女声透着无限的恐惧,宁楚能听得出来她非常渴望进屋,却不敢进来看到不想看到的画面。宁楚几乎立刻就判断出来这个女人是他这具身体的母亲。
  
  至于他为何不哭……宁楚发现他知道这个小婴儿是怎么死掉的了,本来就因为心脏供血不足而呼吸困难,哭闹更是催命符。不过,换了哪个刚出生的小婴儿,身体不舒服自然会哭闹。
  
  宁楚在心下叹了口气,他就算是不哭不闹,也活不了多久。这样不能动弹、不会说话、不能吃好吃的东西甚至连每次呼吸都是个挑战,最后还是个必死结局的情况,他真的要继续坚持下去?
  
  正在睁着眼睛思考生死问题的宁楚,忽然间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脸,然后就呆住了。
  
  这是他看过的最好看的一个男人。
  
  比他在电视上见过的那些明星们都好看。相比他眼中的这个男人,那些明星只不过是一个个外表漂亮的人偶,没有灵魂。
  
  他的眉目俊朗,五官就像经过了精确的电脑设计,任何一个细节都完美无缺。虽然他整个人散发着宝相庄严的柔和感觉,但偏偏他的那双精光四溢的眸子,却透着难以隐藏的邪恶魔力。亦正亦邪的两种感觉矛盾地交织在一起,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气质。
  
  真是见过一眼,就令人难以忘记的人。
  
  在对方审视的目光下,宁楚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虽然他知道他现在的身份,哭闹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的身体根本不能承受,心理上也无法哭出来,只好无辜地眨了眨他的眼睛。
  
  好像这个动作取悦了对方,那个男人忍不住伸出手碰了碰他的脸颊,轻松地说道:“秀心,青璃他没事,说不定情况好一些了……”他边说边用一个指头搭上了宁楚的手腕,然后皱了皱眉,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
  
  情况居然比昨天更糟糕了。
  
  宁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视线中多出来一个人,一个极美的女人。
  
  她乌黑似缎的秀发只是简单地披散在脑后,用木簪挽成一个发髻,更衬得她玉肌胜雪,一对深邃的美眸中还含着泪水,更添那楚楚可怜令人疼惜的气质。宁楚若还是拥有着原来的身体,肯定第一个念头就是不管用任何方法,都要让对方破涕而笑。
  
  不过也是,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起那样的男人。
  
  眼前的这一对男女实在是太过养眼,让宁楚呆愣了许久,直到被那名女子小心翼翼地抱在怀中哄着,宁楚才惊觉,这对俊美得不似凡人的男女,居然就是他这具身体的父母。
  
  也就是他这辈子的父母。
  
  宁楚忍不住开始YY起来,综合了这两人的基因,自己长大以后要多祸国殃民啊?不对,他刚刚都确认过自己还是个男孩,这男子不能用祸国殃民的词来形容……不,不对,自己这辈子能不能活到一岁都是个问题,更别说长大成人了……
  
  还没来得及伤感,屋内忽然响起中气十足的婴儿哭声。
  
  他也没哭啊?宁楚诧异地看着那名男子抱过来另一个襁褓,笑着说道:“秀心,青璇饿了,你先喂喂她吧。我给青璃输些内力。”
  
  秀心?青璇?之轩?宁楚忽然间感到有些无语,如果是一两个名字相同,还可以理解成是巧合,但……这样的风姿这样的容貌这样的配对,难不成他穿越到了大唐双龙传的世界里?
  
  宁楚努力回忆着记忆中的那部小说,那正好是他刚刚看过的,虽然细节记不太清,但石之轩和碧秀心这两个人是绝对不会忘的。
  
  一个是武林中第一大魔头,而另一个是名门正派的下一代接班人。两人一见钟情,进而相恋,石之轩为了碧秀心而退出江湖,碧秀心也为对方脱离慈航静斋,两人双宿双飞,可谓武林中一大佳话。
  
  虽然不管是否是名门正派为了和平演变邪王大人,而牺牲了碧秀心。还是石之轩为了美色而强娶了武林第一美女,但两人确实是在一起了,而且一开始真的是浓情蜜意。
  
  但幸福的日子都是很短暂的,石之轩本性难移,没几年就原形毕露。留下他的邪门武功不死法印让碧秀心观看,进而害死了碧秀心。而他自己也因为害死自己一生的挚爱,而人格分裂,继续为祸江湖。
  
  石青璇就是他们的女儿,令几乎所有人神魂颠倒的大美女。
  
  青璇?青璃?难不成他和石青璇是双胞胎?
  
  可是原著里没有石青璃的存在啊?
  
  宁楚歪着脖子,努力朝石之轩手中的婴儿看去,发现那个婴儿白胖胖的非常健康,个头要比他大上一圈。想来应该是他因为心疾,才发育不良,石青璇健健康康的,虽然两人同时出生,但却比他长得快多了。
  
  就在宁楚埋头苦思的时候,他已经被石之轩抱在了怀里。后者解开了他的襁褓,用一个手指搭上了他的左胸。宁楚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直冲心房,帮助他阻塞的血脉重新通畅起来,虽然成效并不算大,但仍让他的情况稍微轻松些,小小的心脏跳动也稍微强壮了一些。
  
  宁楚没料到内力还有如此功效,想来也是石之轩怕他体弱经受不住,所以只敢输入了一丝内力。可是这种方法根本就治标不治本,只能暂时缓解他的情况,只要他的手指一离开他的身体,又会回到原点。
  
  宁楚知道这点,所以更不想石之轩这么快就离去,伸出小手努力抓住对方放在他胸前的手指,讨好地笑了笑。
  
  石之轩的胸中升起一股柔情,他对这个一生下来就哭闹不停的儿子,其实厌烦要大于怜惜的。不仅夺去了碧秀心所有的注意力,更让她日夜担心不已。有几次他甚至会想,这儿子左右也活不了多久,早点死去也许对他也是个解脱。反正他们还有石青璇,碧秀心不会悲伤过度的。况且他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只是现在看看,虽然他的脸青紫青紫的丑死了,但他整个的小手合拢,才能握紧他的一根手指。
  
  真的是好小,好脆弱。
  
  石之轩不禁叹了口气道:“青璃,你这么小,还不会练功,更别提你的体质特异,练功恐怕也没有效果。除非……除非是那个传说中的道心种魔大法,可惜那种功法,早就失传了……”石之轩说到最后自嘲地笑了笑,他在做什么?居然对着几个月大的婴儿自言自语吗?他根本就听不懂。
  
  宁楚还真能听懂,而且还默默地记下了石之轩的内力在他体内运转的路线,待石之轩收功之后,虽然十分之九的内力都同时散去,但终是还留有一分内力在他体内运转,能稍微让他呼吸得轻松一点。宁楚的心中隐隐升起希望,或许这样下去,他可以活下去呢?
  
  人都有求生**的,能活下去,自然不会希望自己死。
  
  石之轩松开手指,却没有很快系上宁楚的襁褓,宁楚看得出他在对着他的胸膛看,却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碧秀心抱着石青璇走了过来,忧心地叹道:“之轩,你每日都给青璃输入内力,他的胸前都留有你的指印了。这……这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石之轩收回目光,笑着把襁褓包好,“这还能有什么影响?这指印估计消不掉了,青璃以后长大了,这胸前的指印肯定会长大到鸽蛋大小,到时候他娘子不要介意的好。”
  
  碧秀心勉强弯了一下嘴角,她知道石之轩只是在开玩笑,想让她心情好过一些。青璃这样的情况,若没有奇迹出现,根本不能长大成人。
  
  石之轩站起身把她搂在怀中,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角,“放心,我们会找到那个‘见死必救’步三爷,他也会治好青璃的。”
  
  “可是那个步三爷是和‘邪帝’向雨田同一时期的人物,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会活着吗?”碧秀心并不是那么的乐观,愁容满面地靠在石之轩的怀里。
  
  这真是一幅美好的画面,男俊女美,女子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睡得香甜的婴儿。宁楚呆呆地歪着头看着他们,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他这么小这么弱,根本就不在这幅美好的画面当中。
  
  不过,什么“见死必救”?什么步三爷?大唐的原著里有这一号人物吗?
  
  宁楚努力想着,却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既然叫见死必救,说明还真是个好神医。
  
  宁楚的身体本来就极弱,迷迷糊糊间就睡着了。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晚上了,而令他感到剧烈不安的,是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站在他旁边的石之轩,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看。
  
  那眼神中,可根本就没有慈爱之意。
  
  “青璃,你还是早点去转世投胎吧。对你,对秀心,都好。”石之轩阴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那双眼眸中一片凝霜,没有任何感情存在,根本和之前的那个慈爱的父亲判若两人。
  
  宁楚大惊失色,原来邪王大人,居然这么早就开始人格分裂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始……我果然是一天都闲不住的家伙……同样没存稿,CP还未定,先写着哈~~~大家记得收藏和打分留言哦~~~~越多我码字越有动力的说~~~咔咔~~~~

放上两本旧书的链接~~~


2

2、第二章 弃子 ...


  
  宁楚清楚地看到了石之轩眼中冰冷的杀意,也想明白了为何大唐双龙传里没有石青璃的存在。
  
  根本就是被石之轩给亲手杀掉了嘛!
  
  而且说不定这对夫妇破裂的原因,不是什么不死法印还是不死印法,而是碧秀心发现了他们的儿子真正的死因。
  
  宁楚心下大急,嘴一张就要大声哭闹起来。不管怎么样,先要把碧秀心叫醒。
  
  可石之轩又怎会让他如愿,伸手轻易地就堵住了他的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看着那张小脸青紫的颜色越来越深,石之轩的眼中闪过复杂的神情,像是矛盾到了极点。
  
  宁楚再也无暇去揣测石之轩的表情,他肺部缺氧,心脏的跳动声音大如擂鼓,咚咚地在耳边回响。
  
  就这么快就死了?他刚穿过来不到一天啊!若是就这么死了的话,他还能穿吗?
  
  正在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宁楚忽然感到堵住嘴的手离开了,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连哭闹都来不及。他同时也知道自己即使哭出来也没有用,因为隔壁床的石青璇已经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大声地哭起来。但碧秀心却没有醒过来,显然是被石之轩点了睡穴。
  
  看来自己今晚在劫难逃了吗?
  
  宁楚正在苦笑,就发觉自己被石之轩抱了起来,穿窗而出,迎面冰冷的空气就让他打了个寒战。
  
  宁楚一开始还不知道石之轩要做什么,不过直到他用轻功跑了半个时辰之后,把他放在了一处密林之中的雪地之上,宁楚才猜到他要做什么。
  
  石之轩还是做不到亲手杀死他,所以只能让他自生自灭。
  
  靠!宁楚躺在冰冷的雪地上,气得想骂人。
  
  这和亲手杀他有什么区别?别说他体弱至此,就算一个健康的婴儿,被抛弃在雪地里,也挺不了一时三刻的。
  
  宁楚气愤地瞪着石之轩毫不留恋渐渐远去的背影,狠狠地把这幅画面记在脑海中。
  
  很好,居然连头都不回一下。
  
  宁楚一直看着石之轩的背影彻底融入在了黑暗中,才把小脑袋转过来,看着天上的月亮。
  
  今夜是满月,天上星光满天,多么好的美景,在临死前看到这样的景象也不错。
  
  宁楚感到身体渐渐被冰冷所侵袭,就连他体内运转的那一丝内力,都无影无踪了。他没有哭闹,因为他知道石之轩把他丢弃的地方,肯定是渺无人烟,他就算哭破嗓子也没用。更何况以他的身体,哭出来的声音估计和小猫叫唤没啥区别。
  
  宁楚索性闭上了眼睛,等待死神的降临。
  
  可好像过了不久,他忽然感到已经冻得冰凉的脸上,传来温热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他。他不解地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铜铃大小的琥珀色双眼。
  
  这是一只巨大的黑豹。
  
  宁楚的心中已经没有恐惧了,但是如此近的距离,看到了这么凶猛的野兽,饶是已经准备迎来死亡的宁楚,也吓了一跳。
  
  靠!他可以接受自己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死,但是接受不了被野兽咬死啊!
  
  宁楚忍不住用剩余的力气,开始在包得紧紧的襁褓里扭动起来。
  
  可能是感受到了他的不安,黑豹又倾过身舔了舔他的脸。
  
  宁楚不敢再动了,那么巨大的舌头刷过他的脸,虽然那舌上的倒刺磨痛了他的皮肤,但也等于用热水给他洗脸了。只是痛苦的是舌头一离开,他的脸又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越发的冷起来。
  
  就在他快要背过气时,他忽然感到自己被豹子叼在了口中,可是它又不像是要一口把他吞了,而是叼着他开始奔跑起来。
  
  宁楚被颠得七魂去了六魄,直到自己被放到地上时,才发觉自己被这只黑豹带到了一个洞穴里。
  
  洞穴是避着风的,所以显得十分温暖,宁楚一被放下来,就发现有一只体型和他差不多的小黑豹靠了过来,用它那湿乎乎的小鼻头凑在他脸上闻起来。
  
  哦,原来他是黑豹妈妈给她孩子找的食物。
  
  宁楚悲观地想着,然后恶毒地腹诽。这小黑豹看起来连牙都没长,怎么能吃他?
  
  小黑豹可能是闻到了他脸上母豹留下的气味,开心地也伸出小舌头在他脸上舔起来,表示亲近。
  
  宁楚再次被迫接受洗脸,偶尔还会因为对方不甚熟练的动作,碰到硬硬尖尖的东西。
  
  好吧,他收回刚刚的话,这小东西长牙了。
  
  ————————
  
  宁楚不知道为何,这只母豹并没有把他当食物吃了,而是当儿子养起来。
  
  他发现小黑豹的脸上有一道伤痕,母豹的身上也有些血淋淋的未愈合的伤口,而豹子一般一胎都是两个到三个孩子,说明这个母豹可能刚刚失去了一个孩子。而正巧在雪地里发现了他,就把他当成了他的孩子叼了回来。
  
  宁楚喝了几口暖暖的豹奶,身体靠在母豹的怀里恢复了体温。
  
  虎毒尚且不食子,石之轩的作为简直太过分了。
  
  虽然已经知道那人是武林人人惧怕的邪王,但宁楚真没想到,他会连自己的儿子都抛弃。
  
  不过石之轩做的还不够狠,他就这么把他扔在林子里,回去怎么和碧秀心交代?看来他真是处在人格分裂的时候,这点事情都没想明白。
  
  宁楚想起最后石之轩毫不留恋的背影,气得他的心脏又无法控制地砰砰狂跳起来。
  
  不行,他要冷静。
  
  而且就算石之轩忏悔了后悔了回来找他,也会发现雪地上豹子的脚印,估计就会以为他已经葬身豹腹。
  
  算了,他和那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宁楚深呼吸了几下,平静了自己的心跳。他一转头,就看到小黑豹正挨着他身边,好奇地看着他。一双比他的母亲颜色还深的金色眼瞳,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好像在好奇为何他长得和他的兄弟不是很像。
  
  实在是太可爱了。
  
  宁楚忍不住从襁褓里抽出小手,摸了摸小黑豹柔顺的毛,然后轻轻地碰触了对方脸上还没干涸的伤痕。
  
  小黑豹的身体随之颤抖了一下,但像是知道宁楚没有恶意,它并没有退后避开。
  
  那道伤痕从它的左额头一直斜向下划到右下方,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留下的伤痕,幸好不算太深,也万幸没有伤到眼睛。
  
  宁楚用小手拍了拍小黑豹的头,这个动作已经用尽了他的力量,他赶紧把小胳膊收回了襁褓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小黑豹好像完全接受了他,又靠近了少许,挤在他身边,沉沉地睡去。
  
  宁楚努力地四处看了看,发现这个山洞里居然有些木头雕刻的碗筷,说明这里有人住过的痕迹。
  
  也许只是以前猎人留下的东西,宁楚想着。
  
  他从车祸死亡到穿越,再到被抛弃,被黑豹叼来,由死到生走了好几个来回。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承受不住了,宁楚再也无暇思考,闭上了眼睛也沉入了梦乡。
  
  直到他感觉到有人在戳他的脸。
  
  没错,是用手指在戳他的脸。
  
  而且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你怎么就不死呢?本三爷号称‘见死必救’,是说的见到快死的人才救啊!你这孩子虽然身体不好,但还没到那种地步。哎呀呀,怎么还不死呢?要奄奄一息地被我救回来,才能体现出来我的医术超群嘛!……大黑,要不你来咬他两口?”
  
  宁楚满脸黑线,原来“见死必救”,是这个说法……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有个宠物这个虽然很俗,但却非常重要啊……要不然没有奶的话,宁楚会被饿死,而且这只小黑豹陪着他长大以后,会很重要滴~~~

收藏收藏~~~留评打分哦~~~~


3

3、第三章 “见死必救”步三爷 ...


  怪不得那只母豹对人的气味并不反感,原来是人豢养的。
  
  可是,也不能随便戳人家脸吧?宁楚睁开眼睛使劲瞪着面前的人,结果在看清楚对方的脸时,反而被震撼了一下。
  
  靠!太丑了……
  
  见过他爹娘那两个天仙一样的人之后,宁楚觉得他的审美观点直线飙升,相比之下,他爹娘和面前这个步三爷,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步三爷是一个枯瘦的老头,看起来有六七十岁了,身上穿着的一件沾满油污的皮袄,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洗过了。花白的头发纠结在脑后,像秋天的枯草一般很久无人打理。脸上留着那颤巍巍的山羊胡子,看起来就像心术不正的人,只有那一双细小的逗号眼,里面藏着一抹精光。
  
  “咦?看起来还挺好的啊。哎呀呀,小娃子,你这病,早点治还能多挺几年,若是真的快死了,我还真不能保证把你救回来。”步三爷笑眯眯地继续戳着宁楚不是很胖的脸蛋,也不知道发什么疯了,突然许愿道:“怎么样?三爷我破个例,只要你开口叫我一声三爷,我就马上救你。”
  
  宁楚翻了个白眼,这步三爷没毛病吧?
  
  步三爷也只不过是随口开了个玩笑,他许久都不见人,和豹子自言自语说习惯了,所以和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婴儿也自说自话起来。但他没想到这个小婴儿居然对他翻了个白眼,像是真能听懂他的话一样。
  
  步三爷来劲了,越发使劲地戳着小婴儿的脸蛋,**地念叨道:“来,快叫三爷,快叫一声!”
  
  眼见着这个小婴儿狠狠地瞪着他,小脸蛋憋得通红通红,步三爷越发觉得有趣。就算是哭闹也好,他可是最喜欢听人家哭了!
  
  步三爷期待地把脸凑了过去。
  
  然后……他听到这个小婴儿字正腔圆地说出了一个字。
  
  “滚!”
  
  见多识广、认为自己可以泰山崩于面前都不会变色的步三爷,石化了……
  
  ————————————
  
  宁楚低头在屋前的空地上翻检晒干的草药,不一会儿便因为体力不支而坐下来休息。
  
  算了算,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了,虽然托步三爷的福,他还勉强活着,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剩余的时间。
  
  宁楚抬起瘦弱的手,手上虽然已经没有了那种严重的紫绀现象,但他今年十岁了,可是身形还像五六岁的小孩子一样发育不良。
  
  当年步三爷发现他之后,就把他收做了徒弟,带在身边治疗加教导。他们在原来的那个树林里住了一年半,后来又因为他的病,辗转游历了许多地方,才在秦岭的这一处山谷里定居下来。
  
  因为这里草药很多。
  
  宁楚看着一只身形比他大了几倍,体态无比健美的黑豹闲庭信步地向他走来。当然,如果这只黑豹的嘴里不叼着一只篮子的话,那么这个画面看上去就不会那么的搞笑。
  
  篮子里面放着一碗还飘着热气的黑色汤药,黑豹小心翼翼地走着,注意着不让汤药洒出来。它走到宁楚面前,把篮子放了下来,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像是督促他赶快吃药。
  
  宁楚先是搂着黑豹的脖子,把脸埋在它柔顺的皮毛里蹭了蹭,然后习惯地摸了摸它脸上那道陈年的伤疤。
  
  这是当年那只的小黑豹,他们一起喝着母豹的奶长大。那只母豹只是步三爷偶然遇到的,助它生产,却在离开的时候遇到了狼群围攻。其中的一只小豹子被狼群咬死,而母豹在寻仇的时候发现了被丢弃在雪地里的他。直到后来母豹顺从自然规则,把已经成年的黑豹赶出了家门,而自己跟着另一头公豹走了,宁楚才把它带在身边。他也有想过让它重回山林,但是试过了几次都没用之后,宁楚也就放弃了。它肯定是把他当成了无法抛弃的兄弟,那他又怎么能先抛弃它?
  
  他知道豹子的寿命最多也就只有二十多年,但跟着他这些年,黑豹平时也喝他喝的汤药,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让它延长寿命,但总是能有些好处的。
  
  宁楚给它起名叫黑墨,在步三爷出谷采药游逛的时候,有黑墨留在谷中陪在他身边,除了可以替他赶走一些凶猛野兽外,也让他远离寂寞。
  
  黑墨耐心地让宁楚抱着,甚至还弯下脖子,让他抱得舒服些,但是才过了一小会儿,便用尾巴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宁楚的身体。
  
  宁楚知道它在催促他喝药,便放开了它的身体,拿起那篮子里的汤药,用唇沾了沾边试了试温度,才仰起头面不改色地喝了下去。
  
  喝到还有小半碗时,宁楚就停了下来,抹去唇边的药渍,递给了蹲在一旁的黑墨。
  
  黑墨用它那双金色的眼瞳看了一眼宁楚,随后低下头伸出舌头开始舔那碗底剩下的汤药。
  
  “徒弟徒弟徒弟!你怎么把我辛苦熬的汤药给那头豹子喝啊!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你知道这碗汤药里面的三花六草,我是等了多久才采齐的吗?”正在偷窥的步三爷气得跳了出来,火冒三丈地指着宁楚开骂。
  
  宁楚淡定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伸出小手,清脆地说道:“师父,这次出门又弄到什么好东西了?”言下之意,竟是快快交出来让他过目。
  
  步三爷郁闷无比,心想他收的这个徒弟还真是他的克星。师父需要照顾徒弟的饮食起居不算,每次居然还都是他要费尽心思讨徒弟欢心,到底谁是师父谁是徒弟啊?不过,步三爷看着那张白玉晶莹无比可爱的小脸,移不开目光。虽然那张脸庞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他还是拼命地想尽办法想要博他一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