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强臣环伺 御景天

强臣环伺 御景天

时间: 2014-10-21 23:13:05


文案

萧纵不是个弱帝,这很好。

但强弱是相对的,他的臣子一个赛一个强,这很不好。

所以萧纵不是弱帝,但注定是个杯具帝。

本文决定不压抑不纠结,就酱~

1、第一章 ...


作者有话要说:挖个坑,
上篇皇僧想开个轻松文,发现对自己是个挑战,于是转回头再开个正经文再说。
亲们要是想对我提个建议神马的,非常欢迎^ ^

  很多年以前萧纵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就定格了——性喜渔色。
  
  仁明帝一世多情,后宫妃嫔无数,龙霖广布,于是皇室一脉一度子嗣昌盛。帝众多皇子之中,出类拔群者不在少数,谁也没有料到最后会是萧纵登基,君临天下。
  
  萧纵做了天子,毫不意外成了大周朝文武百官心中好色,平庸,好运,却也十分不幸的皇帝。
  
  

2

2、第二章 ...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开个头,正文更一章

  破晓前夕,大周朝恢弘雄壮的都城在蒙蒙的天地里巍然屹立,巨石砌筑的城墙矗立高耸,灰暗的石壁如同最忠诚可靠地侍卫,将帝都围护得固若金汤。
  城内,纵横交错的街道,影影绰绰的高楼,隐在薄云霭色里,宁静安然。
  京畿,沉淀了百年盛世繁华,万籁俱静。
  
  天边一抹鱼白,晨曦初露,巍峨帝宫在淡淡的晨光里现出层层叠叠交错的飞檐和高脊。殿宇森森,分外庄严。
  第一声钟声传来,低沉浑厚,荡遍九重宫阙。玄武门外等候多时的百官各自整了整已经十分端正的仪容,跟在宰相温庭身后,井然有序踏入了宫门。
  
  “上朝——”
  一道传唤,大明殿外垂首端立的文武众臣听宣进殿,分列于金殿两侧,俯首跪地,山呼万岁。
  宽大的御座上,萧纵斜倚着金龙扶手,俯视跪趴在地的臣子。帝座高高在上,他微微瞥眼,眸中露出一抹置身事外的清冷淡然,俊雅的龙颜平静之中淡淡散着上位者不容冒犯的尊贵。
  “平身。”萧纵漫不经心的发话。
  
  众臣起身,太傅韩溯在公卿班列里微微抬起头,一眼见到帝座上的天子,眉头不由自主皱了皱。
  这会儿萧纵正好似身上哪根骨头松散了一样靠着龙椅扶手,淡着一张脸,慵懒味道十足。
  韩溯此人,在众人眼中从骨子到皮囊,从鬓角到衣袍,无处不彰显着读书人该有的斯文有礼。斯文人韩太傅素来恪守礼仪,自然看不惯天子这样一副尊容。
  他朝着萧纵瞪眼,瞪了很久,帝座上那人全无反应,他又眯了眯眼,半晌,断定天子又走神了。一股闷火腾得窜上了心头,压都压不住。
  他记不清进谏了多少回——要有威仪,要有气势,要聚精会神,要字正腔圆铿锵有力……最不要的,不要在朝堂上软绵绵!
  韩溯又想起刚才天子那温温润润的一嗓子“平身”,心头的闷火顿时窜得更高,心想,干脆抛了君臣伦常把人拖下御座给他两鞭,解解恨罢。
  
  君威不足,霸气没有,性子温吞,资质……平庸……
  韩溯盯着萧纵,从瞪视转为发愣,暗自叹息,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扶不上墙的新帝?
  抽了抽眼角,韩溯斯文的脸绷得凶悍至极,看准了吏部侍郎禀奏完事就要回归列位的当儿,他要金殿授课,讲一讲帝王威仪怎么个写法。
  还没来得及抬脚跨出班列,宰相温庭,气势十足地先他一步站到了殿中央。
  
  韩溯有些诧异。
  温庭素来很能摆谱,尤其是在这大明殿上。早朝时他向来不会先吭声,也肯定不会不吭声,他要等到满殿的文武都奏完了,才踱步出列,说几句。宰相开口,可能是民生大事,也可能是芝麻绿豆鸡毛小事,但一定是压轴的,他收了口,大家都知道该退朝了。殿上若是有谁突然想起还有事要上奏,基本会等第二天。
  韩溯曾经想破一破这个他看了很不顺心的“规矩”,好几次跟温庭顶着干。大殿上百来号人并非每个都对宰相真心顺从,他们见位高权重的太傅要挫相爷的气焰,跟着在一边煽风点火。一时之间,朝堂上唇枪舌战,韩溯恨不能言语化成刀,直接把温庭捅死。温庭但愿眼神就是剑,一剑将韩溯劈了。
  那情形延续了一段时间,后来有一日散朝后,内侍传萧纵口谕把韩溯引进御书房。萧纵对他说,朝堂上太闹了,让他歇歇。
  韩溯听了那话,被噎的不行,也被气得有点想浑身乱颤,敢情他不惧淫威冲锋陷阵的义举是碍了天子的清净,换来一句没心没肺的歇歇罢。
  韩溯心中当真很复杂。
  
  冷眼看着温庭昂身挺腰,手握笏板,朝御座之上的萧纵略略做了个躬身样,韩溯心情憋闷,干脆转了头看向别处。
  
  这时,温庭站在殿中央也摆够了谱,他拱手对萧纵道:“皇上,臣有本奏。”
  萧纵似乎被这一声大唤唤回了魂,定了定神,淡漠的神色敛了敛,直起身,看上去终于不再心不在焉,他道:“温相,何事禀奏?”眸光微瞥,却是看向班列里的韩溯,唇角不易察觉,扬了扬。
  他刚才倚着龙座一副恍惚样,确实是在盘算些事,但却没有全然走神,殿下一众朝臣何种脸面什么神情他其实瞧得一清二楚。韩溯朝他瞪眼,黑着脸牙咬切齿了片刻,又沉着面神色黯然半晌,这些萧纵没有漏看一分。他看在眼里,心中甚感欣慰,满朝大半的臣子看他不上眼,他的太傅依然没有抛弃他。
  
  萧纵在龙椅上舒心着。
  御阶之下,温庭仰着头眯起老眼,直直地向上首看。低调做官这个道理他懂,但是如今这个天子,他抓心挠肺地想要欺他一欺。
  暗自哼了哼,温庭道:“秦王二十四的生辰快到了,就在下个月初十,不知陛下可曾听人说起?有何旨意?”
  萧纵貌似很惊讶地一愣:“有这事么?朕不曾听谁说起。原来秦王今年二十四,倒是与朕同岁,细算起来,朕还长了他两个多月。”转眼朝着韩溯一瞥,呲了呲牙,果不其然,瞅见太傅满眼的讶异。
  其实这事韩溯早些天已经郑重其事跟他说了,藩王做生辰,天子礼应有所表示,贺礼轻不得,重不可,尤其对秦王更需慎重妥善对待。韩溯建议他好好琢磨琢磨,务必要彰显皇恩又不失帝威。
  但萧纵并不认为那事儿有多大,值得他费神,当即就抛在了脑后。
  
  温庭在阶下等御旨,可天子只不痛不痒丢一句闲话就没了下文,既不说派谁去道贺,也不说贺礼准备哪些,他顿时感到自己实在操劳,每次都等着他把话塞到嘴里天子才知道怎么开口,虽说大多时候他是很享受的,但偶尔也会觉得不耐烦。
  “陛下,秦王生辰按理当有封赏,请陛下速作定夺,早些准备,耽误了时辰赶不及,到时可就闹笑话了。”
  萧纵应和似的点了点头,淡淡道:“温相说的是,依你之见,朕该赏秦王些什么好?”
  温庭捋了捋花白胡须,略作思索:“西北边境几个州府都是秦王的封地,终究说来他其实是在为陛下戍边,虽说捍卫疆土原就是为人臣子的本分,但他也算比别人多担一份重任,陛下的封赏定要厚实,不能轻薄了。”
  萧纵再度颔首,应声道:“怎么个厚实法?”
  “给他皇室亲王做寿双倍的贺礼。”
  
  韩溯闻言立刻就皱眉。大周皇室本就奢豪,双倍贺礼,光只是礼单怕就得有好几摞。
  温庭却还没说完,他接着道:“这些都只是门面礼,不足为道。陛下最应该把秦王心里惦念着的东西赏给他,如此,收了他的心,边关必定无忧。”
  萧纵默然半晌,面有郁色,口气发凉:“朕可不知道他心里惦记着什么?”顿了顿,问:“温相知道?”
  温庭一副‘你知道什么’的不屑眼神,瞧了天子片刻,道:“昌应府。”
  
  这三个字说出来,大殿上立刻骚动起来,群臣交首私语。
  萧纵沉默,许久,面无表情道:“丞相的意思,朕把昌应府划入秦王封地?昌应府虽然地域不大,但我大周八十一州府,秦王一人已占了十六个,要这么个送礼法,他过个生辰,朕给个州府,朕的江山岂不迟早改姓拓跋?”
  大殿顿时又安静了下来,百官都惊讶地看向帝座上的天子,温庭在殿中央也有些愣神。
  
  萧纵登基半年,对宰相向来惟命是从,众官从没听他说个“不”字,更不用提像刚才这样犀利地质问了。
  朝臣们瞪眼片刻,觉得天子除了面色冷了些,跟平常并无不同,还是那副温吞样,便都有意无意拿眼角扫韩溯。韩太傅跟天子最亲近,而且跟相爷有嫌隙,天子今日会这样,肯定是他在背后唆使的。
  
  众人心领神会地了然了,杵着发愣地温庭也缓过神来,回神头一件事就是朝韩溯瞪眼。韩溯抽了抽嘴,视而不见。
  温庭转眼对萧纵道:“陛下说笑了,州府哪能随便划给藩王,大周的江山更不能换做他姓。不过昌应府倒真应该给秦王。近来昌应府州牧几次上折子弹劾秦王纵容底下人马作乱,抢夺米粮,此事陛下已知晓。臣派人查明,乃是秦王封地地处边陲,他手下二十万大军粮饷无法自给,不得已才生此乱。陛下,军中断粮,军心不稳,边关何以安宁。昌应府虽小但富庶,把它划给秦王,他粮草无忧就不兴滋事,边关也可稳定,而且更能彰显陛下隆恩浩荡,到时天下诸王感怀,必然臣服皇上仁德之下。”
  
  温庭刚一说完,兵部尚书李继抢着站出位列。
  自古文臣与武将能同穿一条裤子的不多,李继与温庭便是如此,他俩一直从善如流地继续着将相不和的戏码,平素里摩擦不断。不过,今次却有所不同,李继难得的应和了死对头一回:“陛下,臣附议。丞相之言一举数得,以一小州府换得边关与四海安宁,实乃英明睿智之举,秦王身受皇恩,定然铭记于心报效陛下。再者,秦王在边关曾数度击溃来犯外邦,保我大周百年基业,战功彪炳,授他昌应府不为过。”
  
  李继奏完退回列位,水火居然相容,大半的朝臣面面相觑。不过文武两个重臣难得口径一致,不需要他们艰难地二选一,着实好,站在班列里都蠢蠢欲动。
  韩溯皱着眉头,暗自冷笑,心道,一窝子没节操的老东西,怕死怕秦王就得了,嘴上还这样冠冕堂皇,无耻啊!
  他出列刚要进言,却被萧纵摆手制止。
  
  萧纵俯视着一殿百来号人,半晌沉默,淡淡开口:“秦王要做生辰,这事朕早就知道了。他的贺礼,朕也早有定夺。”顿了顿,薄唇再启:“昌应府,朕不会给。双倍的寿礼,朕也不会给。朕登基,秦王不曾亲自朝贺,他一个藩王作生辰,朕倒要煞费心思给他庆祝?大周没有这样的伦常!君贵臣轻,朕一个铜板都不会给他!”
  萧纵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臣子,不咸不淡吐了两个字:“退朝。”
  
  大周朝第七位皇帝,仁治帝萧纵,登基半载,第一次发了威。
  
  


3

3、第三章 ...


作者有话要说:寂寞地更一章。

尽量保持日更,要是有谁发现一日两更,多半是眼花,要么我在改错字。

就酱

  萧纵发了威,首次让人感觉到了那么点为皇为帝的气势,但满朝文武都只当是韩溯在背后教唆之故,他仍然是众人心中那个平庸好色的皇帝。
  
  萧纵好色,这是他自己给匍匐在他脚下的子民烙上的印,这个印太深,就跟刑部大牢审案犯,往人心窝上按烙铁一样,烙上了再想揭下来,太艰难。
  十四岁的时候他干了两件事,挣得这么个名声。
  其一,**太傅。
  其二,对将来可能要唤一声娘的女人下手。
  
  十年前,萧纵在内阁书房里第一次见到年轻的太傅,他两眼发直,脱口便道:“韩溯,你好生有风致。”
  那时,他刚遭了场难,鬼门关挣扎一圈回来,在信阳宫里养了好几个月才把身子养好。他的一干皇兄皇弟只当他发病还没痊愈,他却一脸正经眼神火辣目不转睛盯着初次任教的韩太傅。韩溯那候二十岁,名冠京师的大才子,俊逸出尘,确实风致无双。
  韩太傅当下面红耳赤,憋了半天“你,你……”,把他逐出了内阁。
  随后,内阁理所当然一次又一次上演萧纵被轰出来的戏码,仁明帝看他不知悔改,一怒之下把他隔离在了距内阁很远的一处偏殿,指派个胡子半尺长的糟老头当他夫子。老夫子在偏殿里兢兢业业教学,萧纵不是梦周公,就是大摇大摆晃出殿,夫子指着他的背影直喊:“孺子不可教!孺子不可教!”
  仁明帝把萧纵撇到偏殿,以为他终于不能再丢皇家脸面了,却不知错得没边。
  偏殿跟储秀宫挨得近,储秀宫里秀女扎堆,萧纵有事没事经常去。他贵为皇子,自有高人一等的气韵,样貌也已俊雅微露。好几个年龄十三四岁的小秀女被他迷得一塌糊涂。
  这事传闹得很有几分势头,仁明帝大怒,把病一场病得性情大变的儿子叫到跟前大骂一顿,骂完了命禁卫把萧纵押入信阳宫,没得皇令不准踏出一步。
  从此软禁。
  
  这便是萧纵好色得到的结果。好色这个名声他很不喜欢,但他需要这个结果,所以不得不这么做。
  
  大周朝的一众皇子们,打小就都有些出息,不大点的人个个有法子让朝臣和皇帝刮目。十四五岁的年纪,资质好一点的钻研帝王略,稍差一些的通读四书五经,再差一点的也能把四书五经念个七七八八。
  东宫无主,仁明帝放话择贤立储,人人都想踩下对方往储位上爬。
  萧纵母妃早亡,外祖父一族手上那会儿尚有些实权,对那空悬的东宫之位十分眼馋,可萧纵自从在阎王手里争回一条命,他看得更清楚了,那浑水他淌不起,更不想无辜受累,只能出个下策抹黑自己,怎么黑怎么好。
  
  因为如此,萧纵得以在信阳宫里安安稳稳度过十年,直到有一日帝位从天而降,宰相温庭率百官恭请他登基。
  也因为如此,萧纵贵为天子后,纵使极力收敛言行,离那“色”字能多远有多远,却没人买他的帐,朝臣们都认定了那是圣驾在人前必要地做作,钻营之辈更是三不五时上表折子,恳请他选秀充实后宫。
  萧纵对此已经麻木,他想这辈子他就个好色之徒了。
  
  这日下了朝,萧纵在御书房里勤政,御案上堆着一摞一摞奏折,他在其中毫不意外地批到了催促他早日立后纳妃的奏本,为数还不少。
  其他人的折子他可以全当没看见,宰相温庭的折子却不能不给个答复。温庭在奏折中写道,大周立国数百年,自太祖皇帝始,龙脉繁盛,国运昌隆,为皇朝盛运永传后世,萧纵应当尽早传延子嗣,封侯选妃不容再缓。
  萧纵的后宫眼下确实很寒酸,只有寥寥数个美人。
  他看着温庭的折子,想到相爷的长孙女今年似乎芳龄十四,半年前登基大典过后的皇宴上此女还献过艺,弹得一手好琴,样貌气质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姓温。
  
  萧纵执笔蘸了蘸墨,勾出“传延子嗣”几字,在一旁下批示:朕皇侄四子,聪慧过人,大周国运不衰。想了想,又加一句:子嗣过盛,社稷之祸也,后妃一事,压后再议。
  放下笔,他正当想着温庭看到这个批示,是不是又要将此怪在韩溯头上。这时,内侍来禀:“韩太傅求见。”
  萧纵“嗯”了一声,着内侍将韩溯引去御花园等候,自己起身转到屏风后面。随侍宦官就见皇帝的一身行头,从里到外一样一样往屏风上挂,他们刚要近前去伺候,屏风后传出一声低喝:“退下!”
  
  此时正值初夏,御花园镜湖碧波微荡,莲叶浮水,小荷刚露,清凉的风里弥散着淡淡荷香,竹轩游廊错落蜿蜒。
  韩溯站在廊里,看着湖面,眉峰微蹙。他今日是有要紧事面圣,却被打发到此处等,这个地方鸟语花香,怎么看都不合适商议国政。
  
  过了一会儿,萧纵的身影飘飘然顺着浮水游廊自湖对岸走来,衣袂随风,长发轻扬,衬着满湖青莲,温文风雅。
  韩溯有些愣神,他没想到会等到这样一个轻衣便袍,发不束冠,儒气十足的天子,眼角顿时抽了抽。
  自从那日萧纵大殿发火之后,他一直在期待天子能更有长进,最好手腕雷霆,一荡满朝浊气。可他的这个美好愿望没在心中长牢,就被萧纵此时的一身行头给扑灭了。
  
  “臣叩见陛下。”韩溯木着脸躬身。
  “太傅不必多礼。”萧纵伸手,亲近地扶了一把,韩溯僵着脸,后退一步,毕恭毕敬道:“臣不敢。”
  手滞在半空里,萧纵轻笑:“太傅还是一样拘谨,你是朕的夫子……虽然没教导朕多长时日,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今日朕换下龙袍,挑在如此好景之地见你,就是希望你能撇开君臣伦常,与朕叙一叙师生情谊。”不顾韩溯泛黑的脸色,又去携他的手,“你在朕面前,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刻板话,朕听着乏味。”
  
  韩溯掀了掀眼皮,面无表情地看了一脸愉悦的萧纵片刻,低下头不紧不慢往宽袖里掏了掏,掏出一样金灿灿的物件,在萧纵眼前晃了晃,满意地看着天子面色一呆,终于不再抓着他不放。
  那金光晃眼,晃得皇帝无比郁闷的东西,是条鞭子。冰蚕丝绞金丝,九股拧成,坚韧无比。
  那是萧纵亲赐给他打昏君诛佞臣的信物。
  
  去年年底,韩溯在大明殿上仰起头望见龙袍加身的新帝,没法不去想十年前十四皇子对他的种种轻薄言行。他很纠结,十四岁尚且那样荒唐,十年之后,贵为天子,还不知道是副什么德行,又会做出些什么让他愤慨。
  他当下决定——辞官。
  回到太傅府,当晚就写折子请辞,写了一半,新帝深夜亲临。那时的情形韩溯至今记忆犹新,新帝萧纵负手在他面前,气韵温雅,却掩不住帝王风范,神色温文,开口却嘟咄咄逼人,天子说:“权臣当道,朝堂乌烟瘴气,诸王恃强,天下民心不安。韩溯,你读了二十几年圣贤书,不思忠君报国造福百姓,想些什么勾当!”
  他被斥得无地自容,只觉得自己不仅小人之心,而且心思龌龊,更加不明大义。他更觉得新帝志向高远,不是池中物。
  于是他没辞官。
  第二天,新帝临朝头一件事就是在大殿上赐他金鞭,上打昏君,下诛佞臣。他感慨得无以复加,贤臣得遇明主正如久旱终逢甘霖,他韩溯终于可以一展抱负。
  
  可事实却不如他的期待,天子随后的表现委实让人失望,既温吞又没有主见,别说整治朝纲,就是连个小品衔贪官都没罢免过,满朝堂的浊气压得他呼吸不畅。
  他不知道,那晚他书房里威严不容冒犯气度逼人的今上是真的存在还是他看花了眼。
  
  其实韩溯还有另外一件事儿不知道,或者该说他不想知道。想当初,金殿皇恩浩荡,萧纵授他莫大恩宠,大半的官儿看在眼中十分嫉恨,嫉恨之余,不约而同想到同一块地方去——
  深夜造访,隔日圣宠无上,天子十年前的夙愿,终于如愿以偿了。
  
  所以,韩太傅老给天子摆脸色看,是有内情的。
  
  收起金鞭,韩溯略向后退了一步,朝萧纵躬了躬身,他要上禀正事……禀完了早些离宫,不管君王是龙还是虫,他韩溯在其位必要谋其政。“陛下,臣有事启奏……”
  “太傅是为秦王生辰之事来见朕吧?”
  他还没说,就被天子截了口,抬眼见萧纵正微笑:“你认为朕的处置不妥当?”
  韩溯默然半晌,道:“臣以为不妥,请皇上再作定夺。”
  萧纵叹气:“朕在大殿上已将缘由说得清楚,怎么?难道秦王的不敬还不足以免去一份贺礼?”
  
  韩溯微凝了脸:“依着礼数,陛下登基,诸王务必进京朝贺。秦王缺席,治他个不敬之罪一点不为过。只是,眼下的情势……”皱了皱眉,若不可闻叹了一声,“温庭有些话说得不错,秦王势强,手握重兵,封地毗邻外邦,又是战绩斐然,对这样一人,皇上固然不能听从温庭之言把昌应府给他,可于大局于情理什么都不给却也不妥。”
  “你是担心秦王不满,会造反?”萧纵斜眼瞧着韩溯,微微扯了扯嘴,笑道:“朕不给他寿礼,他就反,这个理由传出去会让天下人笑掉大牙的。”
  
  韩溯的心情可远没有天子轻松,更没闲情听冷笑话,他凝着脸急道:“秦王自然不会立刻谋反,但难保他心中不积怨,时间长了……”
  “太傅多虑了,秦王要造反,时机还远不成熟。”
  韩溯微微一愣,见萧纵轻轻拨弄着手边一枝荷花苞,偏过头朝他笑了笑,“大周可不是只有一个秦王,朕的几个皇叔和其他异姓王没法与他比肩,撇开先不说,楚王司马氏握兵二十万,可不是软柿子。”
  
  韩溯的眉头顿时皱得更深,郁郁道:“陛下,楚王可不是什么善类,未必安了好心。”
  萧纵转头,看着满湖的碧色,莲叶小荷在和风里摇曳生姿,悠悠道:“朕不管他安得什么心,朕只关心结果。秦王真要作乱,楚王若是作壁上观,最后得益者就是楚王。倘若楚王助朕讨逆,秦楚两王两败俱伤,得益的就是朕,总归轮不到秦王。韩溯,你说楚王没安好心,他要是谋反,结果不会比秦王更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谁都想做渔翁,先动手的那个是注定笑不到最后的。”
  
  韩溯怔怔地看着天子平静的侧脸,那面上一如既往温雅淡然,只微扬的眼漏出一抹他并不熟悉的薄光,淡却犀利异常。
  
  他正觉得萧纵果然不是池中物,唇角刚要扬起来,就见天子忽然转过头,微微沉吟:“韩溯,哪天制衡的局面破了,朕该如何是好?或者,秦王楚王勾结在一起,朕又该怎么办?到时候是不是先投降才算明智?”
  听到投降两字,韩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4

4、第四章 ...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更

  那日御花园一叙,虽然最后韩溯气急败坏的告退,但萧纵觉得太傅与之前有些不同了。比如,看到他穿便袍,不再竖眉毛瞪眼,进宫议事,和颜悦色。又比如,他偶尔忍不住说几句……亲近话,原先韩溯总黑脸,现在好歹脸色不那么难看了。
  这些许改变,让萧纵略感欣慰,只是欣慰之后,又更加觉得无奈。
  高处寒,帝阙深,皇帝如此寂寞。
  
  这日晌午将近,萧纵寂寞又忙碌地处理了一上午政务,起身时腰背酸涩,自己敲了两下,忽然想起曾答应了皇弟萧弘今天要陪他一起用午膳。赶紧换过衣袍往弟弟居所朝阳宫去,去迟了,他怕那个祖宗脾气上来,要灭下去不太容易。
  萧纵素来温和,鲜少匆匆忙忙,一干宫婢内侍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跟在他身后急慌慌小跑。半道上,他又想起几个皇侄也好些天没见了,便又着内侍把侄儿们都传至朝阳宫,今天他们叔侄几个一起热闹地吃个饭。
  
  盘算好一切,萧纵刚要进朝阳宫,恰在此时,一内侍心急火燎跑到他面前,‘扑通’下跪,举着个锦盒呈上,那锦盒封口处戳着张牙舞爪的猛兽图腾印。
  内侍喘着气道:“皇上,秦王八百里急奏。”
  萧纵拧眉,自他登基,秦王上过的折子寥寥无几,且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例行汇报。今日忽然郑重其事上来一份急报,他直觉莫不是边境不稳,又有哪个蛮邦来犯?忙拆了锦盒打开看,看完了,轻轻一笑,默了片刻对随侍道:“去,传韩太傅进宫议事。”
  
  韩溯很快赶到御书房见驾,随他一同面圣的还有礼部侍郎任不悔。任不悔与韩溯交好,内侍传旨那会儿,他二人正在太傅府内院小园里对酌,见韩溯要进宫,他想了想,说有事面君,就一起来了。
  叩拜过后,任不悔先道:“陛下,臣有本奏。”
  萧纵点了点头,示意他直说,任不悔当真没打弯,直接说了:“朝廷每年逢年过节下拨给各亲王藩王的财礼庞大,臣请陛下下旨削减。”
  萧纵端起茶杯,轻啜一口,道:“任卿怎么突然有此提议?”
  任不悔道:“不瞒皇上,臣这个念头怀在腹中已经好几年了,以前一直憋着,直到前些日子听陛下在大殿上放话,一个铜板都不会拿给秦王做生辰,臣自觉是该一吐为快了。”抬眼看了看萧纵,接着道:“各州府税贡连年不足,地方间有天灾,朝廷赈灾,国库委实不充盈,臣每每看着真金白银水一样往外流,替皇上心痛不已。”最后来一句,“皇上,这个时候您该做个铁公鸡。”
  
  韩溯在一旁听得嘴角直抽搐,任不悔要么不说话,一张嘴总教人想磨牙。
  御案后,萧纵捧着茶杯,一脸笑意,他早听说礼部侍郎是整个朝堂最不待见礼数的一个,今天他第一次见识,当真名不虚传。
  萧纵想了想:“国库的事自有户部给朕担着,任卿这一脚一迈,迈过了界。”
  任不悔一愣,躬身道:“臣为了陛下的银子,甘愿受罚。”
  萧纵禁不住轻笑了一声,“难为你一个念头怀了好几年,这样为朕着想。你的建议朕记着,这事日后再说。”
  
  几天前那一番制衡之说,韩溯已知晓萧纵眼下不想贸然开罪诸王,削银旨令好比一颗石头,石头投进湖,可能只是水波轻轻一晃,也可能激起千层大浪,稍不慎,制衡局势便破。那日天子问他局势破后怎么办,他真不知怎么回答。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