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亡国之后 任雪

亡国之后 任雪

时间: 2014-10-19 14:14:20


1

我从城楼上坠下去的时候,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想不到被人接住,且把我抱在怀中,随他进城。

从城门到王宫,一路上入目尽是红,百姓的臣子的君王的鲜血撒满了整个华京。

没错,江山完了,大烨王朝完了。

奕国的君主带着他的金戈铁马一路杀进来,没有遇到任何有力的抵抗,大烨在两年前皇弟叛逃的时候就已经亡了,今日的鲜血不过为是奕国问鼎江山举行的生祭而已。

我被那个人紧紧抱住,胸前插着大烨王上亲手刺下去的名剑璃炎,白衣应该红得耀眼。太过疲倦带来的昏沉使我炕清男人的容貌,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顺沿手臂而下的生命流逝。

体温越来越低,只怕这回纵有人相救也回天乏术了吧?

老实说我不想死,更不想死在他手里,而且也不想死在一个陌生人怀中。

父亲、母亲、兄长、弟弟、、……应该都死了吧?那个人看到山河破碎国破家亡的时候疯了,站在城楼上把亲近的人一个个杀光,包括他自己。

城墙脚下尽是尸体,一具压着一具,把往日的容月貌挤压成污浊尘泥,原以为尸堆里会有自己,却被人救了,真是可笑,明明是主动送上去被璃炎刺的。

身体不能动,连无力的挣扎都办坏健?

马上的颠簸时时震动伤口,一阵又一阵绵绵而来的锐痛如丝线牵持我的神志,朦胧中看到巍峨宫门,看到煌煌大殿,看到后宫中无数张惊慌失措的脸……

抱我的人下了马。

步子极轻缓,我的身体渐渐安宁下来,沉沉的睡意拢过来,终于可以安眠。

入梦前的最后一分意识告诉我:被带进了宫中。

我面带淡淡的笑,与母亲牵手。

子的手指极为柔滑,虽然我的也很纤长,总不及母亲的温润如玉。我很是贪恋指尖的温度,有微微的凉意。

勾住我手掌的指头由四根变成三根、两根,继而一根,然后骤失了温度,见华衣翩翩而去,再不肯回头多望我一眼,尽头处有父亲和兄弟,唯独没有我。

泪划落下来,亦是冰冷,胸口阵阵地痛。

亲人们站在一旁,为那人让出道路,削长的身形,如的黑瞳和瞳如讥诮的冷酷。

没来由的厌恶靠过来的人,我想挣扎闪避,却惊慌失措地发现璃炎还在身体里,我如一条濒死的鱼被璃炎生生钉在上,不得动弹。

那个的影子如浓墨般黑,罩在头上,夺去最后一分光明。

他伸出手,握住我的脖颈,如冰的手指更为修长,扼杀自由的空气,长长的指甲触到我的肌肤,令人不寒而栗。

我的双手在空中飞舞,渴望捞取一根救命稻草,眼前除了他却空无一物。不顾胸前的痛楚拼死挣扎,那人如魔般的眼射穿我的意识,伸出另一只手来抚摸我的额头。

我又忆起小时候,穿着团锦簇的新衣服,乖巧可爱的幼童在园里玩耍,风中有母亲的笑声,兄弟的笑声,回过头,看见蜻蜓停在我心爱的秋千上。

额头上的手如千年寒冰,制住了我最后挣扎,再无力动作,任由他按住我。

用最后的力量缓缓呼吸,我想向笑声传来的地方走去,可是我还太小,举着摘来握在手里的小野,找不到归路,情急得想哭。

父亲说过:男孩不许哭,男儿流血不流泪。

园太大了,我听到有人叫我小少爷,有人在叫慕容公子,有人……声音此起彼伏,母亲和亲人的笑声也在,掺杂在一起,让我越来越怕。

然后找到他们了,呼叫和欢笑嘎然而止,只有风的声音。

母亲、兄弟、父亲、家丁们都静静地躺在地上,面因失血而苍白,我记得很清楚,天是很脏的灰黑,风似乎也是黑的,华丽的衣物全都泛着肮脏的灰,只有每个人的脸孔白得刺眼。

好多血。

我站在血中,浓稠得发黑的液体慢慢漫上我的脚,把母亲新绣的虎头鞋淹了,我吓得丢掉了手里的。

蜻蜓飞过,就在我的眼前直挺挺地落下,掉进血里挣扎都没有地死了。

那个人在黑的天与黑的地之间狂笑,然后举起手里的短剑璃炎。

璃炎通体泛红,上古名器饮多了人血,将自己染成潋潋的绯红,好漂亮的颜。

我不哭。

怔怔地盯着他,然后醒了。

“命大,活过来了。”

“这样都不死,是不是妖怪?”

“别乱说话。”

“听说是前朝留下来的人,尊贵得很呢。”

“前朝还有什么尊贵?都亡国了,王上恐怕会杀了他。”

我没有睁开眼,静静地听别人议论我的生死。

他们口中的王是奕王么?是个什么样的人?

曾经听过他的一些事迹,好象叫做奕焰,很年青的时候就继承了王位,对政事很勤恳,而且骁勇善战,一心一意要拿下土地富饶的大烨,解除奕国的贫瘠,如今成功了,应该欢天喜地,在大肆庆祝吧?

我不是个关心朝政的人,对奕焰知道的也就不多。

也和旁边侍候我的人一样,比较关心他会怎么处理我,调查清楚我是谁以后杀了我么?又何必救我。

曾经面对过死亡的人似乎特别容易心情平静。

当侍从们不再说话的时候我就品味我的梦境,难得做一次梦的我总是对梦里所发生的事情很好奇,每当醒漓觉到做过梦,就会不停地回忆梦的片段,将破碎的情节葡起来,然后仔细地想,想我的梦是不是想告诉我些什么,它有什么意义。

我稀有的梦常常会缤纷多彩,象一部华丽的传说,例如今天的梦里,有浓重的彩,有童年的回忆,还有一些我似懂非懂的事情。

要解读我的梦,需从我的家世讲起。

说慕容是大烨第一大姓不为过,皇家姓氏是辟讳不能提的,所以首推慕容。

父亲是当朝头号权相,姨母是太后,大贵为皇后,三七都是宫里的贵。

更有人说皇帝本来就是姨母和慕容家某位公子所出,先帝本不能生育。当然这仅止于坊间流传,登不得大雅之堂,皇帝更不会承认。

我从小锦衣玉食,父慈母爱,本来无忧无虑,有时间摘、抓蜻蜓、打秋千,直到某一天见到那个人。

见到他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刚满十二岁,在我家长长的廊里,同在的还有父亲和十八岁就入主风华阁的大学士哥哥。他阴沉沉的眼光穿过在场所有慕容家的人狠狠地看过来,落在我身上,令人如受重击,少不经事的我单从他的目光里已学会了恐惧。

躲到母亲身后,我拉着母亲的衣襟,发现她在发抖。

能令国相夫人发抖的男人当然只有一个——当朝皇帝烨瑞。

那人走了,未跟我说一句话,却改变了我的生活。

虽然继下来的六年里他从未出现,但是总会感觉到他如冰的手掌伸入搅乱了我的生活。

父亲不再逼我读书学武,也不再把我带到来往的大臣面前去,兄弟们全都远远地离开了我,母亲也变得对我非常冷淡。

被按时逼着喝下一种黑药汁,平时身强体健的我变得羸弱无力,听到仆人们在传慕容家的小少爷得了不治之症,没用了,身逶嚼丛讲睿赡芑畈还煲懒恕?

我并未退化的脑子还算清醒,知道父亲所做的一切是在保护我,虽然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于是我积极地配合,在外人的面前总是气喘嘘嘘,慵懒无力。其实不用多大力气乔装,喝过药后的我本来就是这样,仆人们以为是治病的药却是生病的药,这一层天机恐怕没人能参透吧。

就算我是个无用之人,却仍然没有逃过这一劫。

慕容家权倾天下,却倾不倒大烨皇宫,一纸诏书,我被一顶纯白小轿抬进了宫。

记得那天天刚黑,我院子里的人都不见了,难得清静,我坐在窗外小廊上等着看星星,四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架起了我,体弱无力的我根本无法反抗,连呼救都无法发出被送上停在后园小门外的小娇。

会被私哪里,是谁劫我,一开始我并不知道。

直到见到他,我心洞明。

不由发自内心地冷笑,父亲恐怕也是帮凶,不然院里的仆人都去了哪里?外人架着我走了半柱功夫竟没遇到一名家丁,更别说阻碍,当朝国相的府邸岂是任人来去的地方?

果然,烨瑞把一纸诏书抛在我的面前,父亲恐怕就是怕这黄绫白纸上的红印吧。

他如魔鬼一般地对我,把我抱进怀中肆意摧残,那一我痛得死。

过了几天,一碗同慕容府一模一样的浓黑药汁摆在我的面前,我疯了,尖叫着把药碗掷出去,疯狂地撕打,毁坏一切可以毁灭的东西,囚我的青苒殿差点被我拆成碎片。

这一切父亲都是可以控制的,他可以令人送药到宫里来,当然也可以救走我,可是他然,不仅不帮我逃出生天,还帮那个人控制我,让我无力反抗,让我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那烨瑞在一片废墟的青苒殿要我,我已经死了。

当奕国攻入华京,烨瑞为了防止他所重视的人落入奕王后里开始残杀的时候,我希望快点死。

宫里的后们一个个地杀了,抛下去,迟迟不到我。

璃炎剑锋上有着惑人心的颜,我含笑迎上去……为了今天我特地穿了喜爱却久不穿着的纯白衣。

“王上来了。”

“怎么迟不来早不来,偏这时候来,乏了,瞌睡。”

“快起来罢,没得说我们懒。”

“象个死人一样,我们能帮什么?都三更天了不让人睡,生生地磨人。”

有人在我腿上拧了一把,我想笑,幸好,还会疼,我活着。

匆匆忙两个人的脚步迎了出去,门打开了,一阵凉风扫进来,逼得我一下子停了呼吸。

风被什么挡住了,然后我听到了脚步声,应该是奕王来了。

门关上,其他的人都在门外么?屋里只剩下一个人的呼吸声。

蜡烛“啪”地响一声,爆了个灯。

奕王静静地坐在边,均匀悠长的呼吸让人安心。

然后我的手掌被人握住了,一只干燥宽厚的手,上面有薄薄的茧,应该是拿刀武剑的时候留下的,地道的男人手掌温度很高,烫烫的体温从指尖传过来,竟让我有了几分睁开眼帘的力气。

我还是没有睁眼,难得的力气还是太轻薄,我不想一下子把它用光。

大手的指骨很粗,手掌上的肌肉也很有弹,他把四指伸进我的掌心,余下来的大拇指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搓磨,温柔如水。

应该亦如水吧。

坐了一会,他说:“都半个月了,还不醒来么?”

我想答他,想让他帮我,可是没有睁开眼的勇气,更没有张嘴求救的力气。

如果拼了全力还是不能睁眼看到世界,我会不会很失望?

病中的人总是比较脆弱吧,于是我放弃努力,任其自然。

奕王还坐着,我已经倦了,手掌被他包围着,安心地睡去。

2

“醒来了,醒来了。”

奕国的仆人都是这么吵的么?

一根针刺进我的体内,伴随一阵刺痛,我很自然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个老人,两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在他身后,有一个大声呼叫完嘴还没合拢。

老人我认得,是烨朝的太医董乔,他还活着?

向他眨眼睛,老人并不理我,一心一意在我身上施针,紧接着又有几处地方被扎了银针下去,引发了痛苦如波浪袭来,额头上不一会布满了汗珠,并不等我召唤,少言的少年拿了毛巾过来帮我擦拭干净。

大约用了半个时辰,董乔才施针完毕,收拾起用具转身退走,不与我说半个字,看神更是全然当作不认识我。

董乔不认识别人可能,怎么可能不认识我?

好几次差点因为我丢了命,烨瑞在阴惨惨的宫灯下指着满身伤痕如破布娃娃的我命令他:“如果医不好,明天随他一起死罢。”

我是董乔命里的劫,好在一次次安然渡过。

记得跪伏在地的董乔听了烨瑞的话后满头汗珠晶亮,却没有人帮他擦,等王上气冲冲地走后全擦在自己衣袖上。

今日他的衣袖仿佛也有些湿。

想到这里,我不扯起一抹微笑,原来天下帝王家都是一样。

病中被人摆弄的感觉真的很好笑。

好好的一个人,除了思想,全都不是自己的,什么时候吃东西,什么时候喝药,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擦身子,吃什么用什么穿什么,尽由别人做主,连摆成什么姿势,也是人家喜欢。

“来,把他的手放在胸前。”

“不好,会压着,手放在身侧不就好了。”

“放在被褥上容易生疮。”

“还是放身侧好,摆在前面不好看,好好的身子隆起一块来,和漂亮的脸不衬。”

我无语。

那两个人还在争论,全当我是个睁开眼的死人。

这情景让人想笑,还没有笑的力气。

“看,他在笑。”

两个人不吵了,指着我。

“为什么说他在笑?还不是平时的样子,一点表情都没有,木头一样。”

“不笑也很漂亮呢,我觉得他眼睛比平时亮些,象是在笑的样子,只是笑不出来。”

“眼睛哪里亮了,说不定是你开了窗户,外面光照的。”

“不关事的。”

两个家伙又吵起来了,我更开心。

“看!他眼睛更亮了,还说不是在笑。”

“究竟谁在笑呢?”

很厚重舒服的男音,一个男子走了进来,打断了仆人的争论。

两个人一见那人,全都伏下身去跪在地上,失声叫道:“王上”

我的兴致一下子全没了,静下心来闭上眼睛打瞌睡。

少年仆人在一旁跟奕王解释刚看到的事情,一个坚持说我在笑,一个坚持说看错了,又没实物证据,两个人费了一肚子力气描述得不清不楚,说来说去越扯越远,最后扯到眼睛的大小问题上去了。

奕王估计被他们搅得一头雾水,不怒不恼,轻笑一声,打断他们。

“既然争执,不如看看就好。”

他们走近边,齐声说:“他把眼睛闭上了。”

这两个家伙果然好玩,奕王的脾真好,换作烨瑞,只怕两条小命早已不保。

三个人有些悻悻,我白听白看了一场戏也累了,真的准备睡。

睡着前隐隐约约听到一人在说:“会笑就好,会笑就好。”

我心里想着:有什?迟些治好了还不是一样要送菜市口,现在不知道我的身份贪恋容貌而已。

直到第五天的时候,我才醒完全了,说的第一个字是“水”。

送水来的人一手举着杯子,一只手伸进我的掌中,暖暖厚厚,很熟悉的感觉,定睛来看,很英武的一个男人,剑眉英目,个子高大,穿着件金线绣了龙的袍子,满眼尽是关切之。

他把水杯举到我唇边,试图喂我喝水。

但他的动作明显过于笨拙,我抿一小口,他却倾斜过度,倒了一大口,水珠沿着唇畔流下去,脸侧颈脖弄得全是水,他慌了,抽了手抓过头一快方巾懒,擦着擦着眼睛亮起来,我在他眼里不仅看到自己,还看到。

令人厌恶的感觉涌起。

我下意识想伸手推开他,手竟然抬了起来,仍是无力,举到胸前跌了回去,脸侧向里,不再看他。

奕王明了了我的意思,不说话,在畔坐了一会,才说:“你在城楼上象只白鸟一样飞到我怀里,仔细一看都快没命了,不管怎样,只要你活过来,什么都无所谓呀。”

他起身说完就走。

我也觉得他没有恶意,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如今的处境,又能再说些什么呢。

奕王对守在门口的仆人吩咐了些什么,然后门关上了,把我们分隔在两个世界。

后来我的伤渐渐好起来,他再没出现过。

两个仆人的话还是很多,迟些我才知道,一个叫舒儿,一个叫言儿,言儿的名字果然没有叫错,一天到晚话最多就是他。

我一直躺在上,就算后来伤好了很多,董乔让我多下地走走,我还是呆在上。

我静静地等,等着那一天,等着我的死。

他一天不来,我还可以多活一天。

言儿跟我讲了许多奕王和奕王朝的事。

奕国原是烨国西方的一个小属国这事我清楚,年年纳贡,岁岁入朝。

奕国的土地很贫瘠,很多人没有饭吃,饿死,这事是言儿说的,我想不到一个国家里会常年有饿死的人,我出生的地方,长大的地方到处都是锦衣玉食,烨瑞对我不好在吃的方面也从来没有待薄过我。

言儿告诉我,在宫里当然没人会饿肚子,可是奕国真的很贫,他自己的娘就是饿死的,所以才会四岁卖到了太子府。

奕王自然也是没饿过的。

可是奕王从小就听说了言儿娘饿死的事情,所以他立志一定要让奕国没有饿死的人。

奕王不仅对仆人,对大家都好。

当太子的时候是个好太子,当王上的时候是个好奕王。

说起奕王,言儿双目炯炯,闪着崇敬的光芒。

是个好人,得百姓爱戴呢。

奕国的土地不好种粮食,种一亩地只当烨国三分田,土地又干旱,常年都有风沙,这我听说过,西边都是这么回事,谁让他们缺水呢。

后来奕王想了个办法,让百姓都挖井,又养了很多的牛羊,他自己则到处征战,等把南边的延洱占领后,奕国就不缺水了。

不缺水的奕国比想象中强盛得快,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个个都发奋图强。

我想起来了,奕国百姓发奋的时候,烨瑞全心全意在歌舞上呢,我在宫里两年时间,见烨瑞大多数时间都在喝酒饮宴上面,他说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当王的就应该好好享乐,其实烨瑞很少跟我说这些,最多只提过一次,我一个月难得见到他一次面,每次见他后我都是伤痕累累。

大烨国谁也没把小小的奕放在眼里。

后来朝里有事,烨瑞的弟弟烨祥跟他闹翻了,带了十万大军叛逃到奕国去,这才让奕王短短半年时间就拿下了华京吧。

国家的事情我清楚一些,只是不太清楚奕王是个怎样的人。

“奕王十六岁登基,当了十年的王上,打了八年的仗,连王后都死在匠∩狭耍卸尤奈渌娜恕!?

“你好象很喜欢你们的王。”

“那当然,没有他,奕国哪里灭得了大烨。”

这是他们世世代代历史上的骄傲。

大烨没有这样的王,大烨立国数百年,朝政早已不堪,权臣当道,合刻亡在奕手里。

我们慕容家只怕也是断送大烨的一份子。

“言儿,你们奕王会烂杀无辜么?”

“当然不会。”

言儿扬起头,满脸的骄傲。

“那么会处死前朝的臣子么?”

“这个——”

言儿不太清楚了。

其实我想问父亲家人他们可安好,只是找不到机会问。

“答不出来?前朝的旧臣都留着,还没杀么?”

“没呢,前朝的旧臣被前朝王上杀了一些,一些逃了,剩下一些位高权重的押在天牢里。”

舒儿好心好意跑过来答我,估计猜到我想打听消息,把言儿拉起来走。

我也不留他们,这事急不来,还得慢慢地套话。

这种时候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想要什么,想听到家人平安?还是想要活命?得到自己的自由?

等时间长了,舒儿的戒心也慢慢放下来,终于有一天我从言儿的嘴里听到慕容家的人都逃了,一个也没留在华京,早在攻城的时候就已经逃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虽然心里堵得难受,还是松了一大口气。

气父亲,气整个慕容家,可是听到他们还有命在,毕竟是亲人,难免替他们开心。

他们活着,我的生死也就更无所谓了,其实被送进宫的时候,他们已经当我死了吧?

父亲他们既然早有准备,能让整个慕容家全身而退,往后的生活应该也不会有问题,母亲和们还可以穿华丽织锦的漂亮衣服,只是哥哥们没有当了吧?全家人躲到乡下去务农?应该不太可能,我们家的人,谁又会种地呢?

想到这里不由地笑,言儿指着我笑得咯咯声,对舒儿说:你看,他一笑,眼睛就亮亮。

舒儿听到话连忙跑过来,见了,不住地点头。

“真的会亮起来呢。”

“岂不是和宫灯一样。”

“哈哈。”

我仍笑,由他们跟着我笑,今天是真的很开心。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呀?院子外面都听得到。”

这句话是屋外插进来的。

听到这句话,言儿和舒儿两个人倒没什么,我的脸刷一下地惨白。

奕王来了。

3

奕王来,不是来杀我,只是找我说话。

我以为奕王知道我的身份后会杀了我,看来我想错了。

他自己令人搬了凳子坐在我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

我不答他,却仔细地听他说。

他常常来看我,一开始隔得久些,三四天来一次,后来越来越勤快,有时候天天都来。

勤得言儿舒儿地抱怨:“做烨朝的王都没事做的么?以前在奕国忙得不得了。刚得了天下的新君不是会很忙么?新朝初定,不是要定律法、安民意、抚恤前朝旧臣、内抗叛民,外抵侵仇么?”

我也这么想,可是大家谁也不问。

他既不想杀我,我渐渐地开始下地走动,试了一下,院门口四名铁塔般高大的侍卫守卫,跟我说没有王的命令,哪里都不可以去。

淡笑,原来我可以活着,但是仍然没有自由。

百无聊赖下我了院子里的梧桐,常搬张椅子坐在树下,经常一坐一整天。

梧桐的叶子很大,白天从叶子里看金阳光漏下来,如一丝丝金线一般,微尘在光线里翩翩飞扬。

如水的晚,梧桐和芭蕉的叶宗得院子里阴阴暗暗,翁执地坐在树下赏月,言儿和舒儿只好陪我,叶影婆娑风过影摇,院子太过幽静,每当有风时可以听到呜咽如鬼哭的声音。

见不到阳光和月亮的时候我则坐在上发呆,一坐一整天。

言儿和舒儿见我了无生趣,暗暗替我着急,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打发宫的日子我最是在行,越是没有生趣日子越是好过。

我也和他们谈笑说话,说得极少,知道慕容家无恙,似乎再无所求。

奕王来了会和我讲外面的事,刚开始我并不答他。

“你的王烨瑞死了,被进城的奕兵吊在城楼上,等我知道命人取下来的时候已经分辨不出人形。”

“前朝的旧臣大多数都在,位高权重亲近烨王的都被他自己杀了,死了不少招百姓恨的贪污吏。”

“自从奕兵进城,百姓们夹道欢呼,上了一张万民贺表。”

“慕容家的人全走了,三百七十多口的大族,走得一个不剩,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说得多,我渐渐地开始回应他,有时他说十句,我答他半句。

从他的嘴里,我大概地了解了宫外面的发生的事。

烨国王都华京城破之后,王烨瑞在城头自尽,杀了不少亲近的臣子,后宫嫔王子俱都被他杀了,烨国王族亡在自己人手里。

百姓们谈不上喜欢奕国的军队,但是他们恨烨朝,恨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日子,又听说奕国的人民生活得很好,所以有人上了万民表表示祝贺新王登基。

登基的时候还出了件好玩的事情,天上云彩幻化成五只瑞兽形状,又有火凤凰飞过,上天降下祥兆,表征奕王对烨地的统治顺合天意。

我听奕焰说完,再忍不住笑出声来。

“云彩本变幻多端,别说五只瑞兽,十只也数得出来,那只凤凰恐怕是你命人扮的吧?凤凰是烨国传说中的神兽,它在登基大典上出现的事在百姓中流传,就没有人再反对你了。”

我的话把他气得拂袖而起,恨恨地跑了出去,在院子里说:“才好好相处了几天又一心找死,何必呢?”

他说我找死,我不太明白。

低头想想,原来他指我说穿他的事。

有什么了不起,这种事情朝堂上下比我聪明比我明白的人多了去,只是别人惧他不敢说穿。我无所顾忌,自然想到哪里说到哪里,竟把他气跑了,不由得又笑了半天。

言儿见我笑调害,跑过来问我笑些什么,我又不想说了,奕王对我不能说不好,救了我一命,病中照顾,又天天来陪我说话,替我解闷散心,我难道还去宣扬他的丑事。

想到这里又是一顿猛笑,竟连着乐了数天。

奕王来了,见我在笑,气得走了。

又来,还在笑,无可奈何地坐下来,我才说:“难道我笑笑不好?”

我问他,他怔怔的不语,我的问题不是很难,他竟然回答不出来。

就这样,原本无趣的日子,有了奕王变得开心起来,不知不觉过了半年有余。

半年中奕朝渐渐安定,奕焰将在奕国原来宫里的子王子们都接了过来。

自从后宫里的人渐多起荔,他果然来得少一些了,应该是常常在陪家人吧。

我独处的日子渐多,没有事做,又是呆坐。

原来发呆时脑子里什么也不想,现在眼前时不时会浮出一个人来。

人无事坐着的时候总是会回忆往事,我的往事尽是黑暗屈辱不堪的,希望此生此世都不再记起,曾几何时添了一段新的记忆,一个男人病中执我的手,笑着与我说话,常用一种似喜似嗔的眼光在我身上逡巡,讲一些新鲜的事情引我发笑……

他的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

一个王者,统治过铁血强悍的奕,又带领他的臣民踏平了烨国的土地,怎么会比秋水还要温柔的微笑,在他的笑容里,阳光也变得温婉怡人,让人忘却烦恼忘却忧愁,更无法恨。

我原以为男人原本不应该笑的,男人适合威严,适合冷酷,适合骄傲,适合震怒,独独不应该适合微笑。

他就是用这种笑容征服整个大烨的么?

言儿舒儿早已习惯这样的奕王,独独只有我不习惯。

不习惯一个人对我笑,不习惯有一个人一心一意地对我好,不习惯日子变得有了期盼,不习惯坐在屋子里等着他来。

他不在的时候,屋子会变得特别空荡荡,连空气都是寂寞的。

这种感觉以前没有过,现在更让我胆颤心惊。

我问自己:如果有一天他忙国事,忙后宫,忙着忙着把我忘了,我该怎么办?

我惊惶起来,手足无措,找不到问题的答案。

我想哭,却没有泪,想笑,笑不出来。

见到他只是不理,他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呆了半天,说了许多话,我都不答,看也不看一眼。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