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浅浅心印 阿豆

浅浅心印 阿豆

时间: 2014-09-18 20:07:30


  第 1 章

  不记得是怎么开始的,却清清楚楚的记得是如何结束的。
  疾病……没有想到我会以如此正常的方式离开。
  这个世界上爱我的人没有,依附于我的人不少,不知道我存在的人更多。
  我是黑道教父。
  生命结束的时候,我没有什么遗憾,只觉得轻松---------终于结束了。
  ********
  再次有知觉的时候,我觉得很不耐烦。我的一生,什么都足够了,已经懒得玩下去了。
  突如其来的信息,让我头脑中一乱,混乱了起来。这是谁的记忆?
  真是足够无趣的记忆,除了利用就是利用……
  这不是我曾经生存的世界,这里有完全不同的历史,完全不同的文化宗教体系。现在还是封建王朝时代,所在的国家叫做炎国。
  梁成,今年十七岁,是这个国家五皇子,老皇帝一共生了十三个儿子。他是贵妃的儿子,身份还算尊贵,不过仍然和其他兄弟一样,不太受到重视。
  因为皇帝只在意梅妃所生的九皇子,据说梅妃是老皇帝唯一爱过的女人,而梅妃在生下九皇子后不久就病逝了。
  而梁成还有一个巨大的秘密,他并非是皇帝和贵妃的亲生子。倒并非是贵妃用了什么狸猫换太子的把戏,而是当时五皇子的奶娘和贵妃有仇。那个奶娘的丈夫是贵妃宫殿的侍卫,因为一点小错误被贵妃仗毙了。奶娘含恨之下,把自己的儿子换进了宫中,又把真正的五皇子带回去关了起来。
  因为是亲生子,奶娘照顾起来自然无微不至,梁成离开皇宫外出开府之后,也把奶娘带了去。那奶娘生病去世之前,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梁成。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梁成自然信了。随着奶娘的去世,这件事也成为了永久的秘密。
  梁成也接管了那个真正的五皇子,奶娘把他关起来之后,没让任何人见过他,只是定期去送食物,也并不和他说话。所以那孩子既不会说话,智力也没有发育。梁成接受了之后,也并没有想要斩草除根,仍旧圈养着。
  因为老皇帝太偏爱九皇子,所以其他的宫妃和皇子都对他又嫉又恨,都很孤立他。皇帝又不能老陪着他,所以多数时间,那个孩子很寂寞。
  梁成看穿了这一点,刻意亲近关心,很快收服了九皇子。毕竟是孩子,轻易的就相信了梁成的好意。
  梁成的终极目标是皇位,可是他却并不太受皇帝的喜爱,和他所有的兄弟一样。
  于是梁成多次利用老九,获得了老皇帝的重视,最近又封了的平南王爷,算是兄弟里面比较得势的了。
  他不仅获得了老九的友爱和支持,老九的心里根本就只有他一个人,渐渐的竟然产生了禁忌的感情。
  他对老九只有利用,连基本的友爱都欠奉。虚情假意的应付老九,却发现男人的滋味也很不错,甚至更销魂,他就变得男女通吃了。却又觉得老九无趣,宁可找千娇百媚的小倌发泄。
  那个老九对他倒是真心,连皇帝的赐婚都推掉了,竟然没有娶一房妻妾。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只为了那一点点温暖,就可以飞蛾扑火。
  梁成外出开府之后,就在贵妃的安排下,娶了一妻两妾,俱是朝中大臣的女儿,是他以后的好助力。
  接受了记忆,我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记忆中的一切。
  我莫名其妙的取代了他,这个国家的五皇子,才封了的平南王爷。
  身边躺着的是他的侧室张氏,光滑的玉臂缠着我的脖子。这个人竟然和我一样,是男女通吃的,我勾唇一笑。身边的人立刻醒了过来,很警觉地坐了起来,恭敬的柔声道:“爷,妾身侍候您起身?”
  我看着她露出的整个背部,以及颇为壮观的胸部侧面。他和我感兴趣的类型差不多,不过我此时倒真的没什么情欲。
  至于其他问题之类的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既然我代替了他,他的一切就都是我的。
  我点了点头,并不说话,张氏顾不上自己穿衣服,就伺候我起身梳洗。
  除了皇帝召唤的时候,梁成并不需要上朝,只是偶尔去一下户部就可以了。所以一般吃过早饭后,他就自己去书房了。
  现在,我就是他了,先玩一阵子吧。
  正在想着,门房就来通报,说九爷来了。我倒有点期待见到他,让人领他进来。
  “五哥”,一个温雅的少年,据说长得很像那个逝去的梅妃,所以才特别得皇帝喜爱。他长得极美,显得阴柔,不像其他皇子那样英挺,这似乎也是他受排挤的一个原因。他含着情带着笑在门口看着我。
  我放下书,对他招招手,让他过来。他果然大喜过望的过来,因为原来的五皇子对他时冷时热,用得着他的时候,自然热乎一些。大多数时候倒是不太好的。
  还是十五岁的少年,走到我身边来,眼睛亮晶晶的期待的看着我。我长臂一伸把他捞进怀里。他惊喜地看着我,满眼的柔情,靠着我的胸膛轻声道:“五哥,你想要吗?”
  我想他倒不是自己想要,因为记忆里梁成是很粗暴的,从来不**,只在意自己的感受。所以他才觉得老九无趣,因为小倌已经习惯了面对那种粗暴的时候。
  老九从来没有在他身上获得情欲的快感,每次都是奉献,回去往往要躺上好几天。可是为了心爱的人,他宁可自己忍耐疼痛也要满足五皇子。老九还常常觉得内疚,因为自己没办法满足“我”,所以对我接二连三的娶妻,甚至去妓馆并没有什么意见。
  这一切,“我”得记忆里面都有。我怀抱着这个满心爱意的少年,有些奇怪他的愚蠢,但是并不太放在心上。
  对着他的唇吻下去,先是浅尝辄止,然后用力的深深吻住。他的唇舌带着微甜的味道,从不懂亲吻,到慢慢学会回应我。皇家怎么会培养出这么天真的孩子?
  他的手臂紧紧地环住我的脖子,双眼迷离着喘着粗气,只是一个吻就让他激动不已,“五哥,我……”
  用手指抚过他的唇,“喜欢吗?”
  他用力的点点头,“喜欢……五哥……”,手臂环住我的脖子不放。抚摸他身体的时候发现,他的**因为那个吻半抬头了,还是个生涩的不行的小东西。
  我忽然有了点兴趣,就伸手到他的裤裆里去,握住了那根半抬头的东西。“我”以前从来没有为他这么做过,他惊叫了一声满脸红云的抬眼看我,“五哥……五哥……别……”
  “不要吗?”,我含笑看着他。
  他害羞的说:“不……不是……我……听五哥的。”
  我亲亲他的耳朵,用手指上下抚摸他的小嫩芽,索性就把他的裤子脱了。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情欲,腿呈八字状分开,身体一耸一耸的随着我手指的节奏。我的手法还不错,不到两分钟就让他发泄了出来。**的时候,他在我怀里抖了好几秒,才渐渐平息下来。
  他紧紧地抱着我的腰,脸上是幸福的光彩。先这样吧,我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做太多改变的好。
  之后任他待在我怀里,我自己拿了书看。我需要多补一补这个世界的知识,只拥有记忆是不够的。我现在没有多少实权,所以需要做的事情很少。
  他伸手想穿上扔在一旁的裤子,“别穿了,就这样吧”,我淡淡道,一边在他光滑的大腿根处抚摸,一边看着手里的书。
  “嗯”,他羞涩的点点头。
  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应该是高傲和有权势的,他也的确是,不过是对别人。对我就像是一只总是试图讨好我的兔子。也不知道我的前身有什么魅力,值得他这样倾慕?
  正看书看得专注的时候,小厮在门口敲敲门,然后问:“爷,王妃让来问一声,您的午饭在哪里用?”
  我低头看看怀里的少年,他从不愿意和“我”的妻妾见面,我的妻妾也不愿意见到他,所以“我”从不留他吃饭。
  因为他从不掩饰对我的感情,所以我们的事情几乎无人不知。而舆论对“我”这娶妻的一方总是比较宽容的,无论如何都是在上面的。
  可是作为在下方的小九来说,舆论就很不利了,尤其在我那些有心的兄弟的刻意下,说什么难听的都有。
  所以我的妻妾自然也会知道这些。
  以往“我”很少会考虑小九的感受,也很少在这种情况下陪着他。他也往往很懂事的不会难为“我”,所以低着头只等我发话。
  我懒得跑来跑去了,吃完饭还想接着看手上的书,就淡淡吩咐道:“我今天和九爷在书房里吃饭。”
  “是”,小厮领命去了。
  “五哥?”,小九呆呆的看着我。
  我捏捏他的鼻子,“不想陪我吃饭吗?”
  “想”,他双手攀着我的脖子,“五哥……你对我真好”,他声音里有点哭音,因为“我”的确最近都对他很冷淡。其实自我接近他获得了好处之后,其他人也立刻醒悟了,都在他身边献媚。可是他再也没有接受任何一个人。
  其实他并不笨,只是在心防最弱的时候,接受了“我”。

  第 2 章

  用过午膳,小九给我奉了杯茶,“五哥,喝茶……”,少年柔腻的嗓音,有几分动人。
  我接过茶杯,一手还拿着书看。
  他也不再开口打扰我,只是安静的靠在我身边,在矮桌旁边用手撑着脸。
  觉得有点困倦,才想起来“我”是有午休的习惯的。放下书,抱起旁边的少年,就往书房里面的卧室走去,“小九,陪我睡午觉。”
  “嗯……”,从来没有被“我”疼爱过的少年,有些幸福的发晕了。
  我抱他到床上,刚想脱衣服,发现这里的衣服结构有些复杂,“小九,帮我宽衣。”
  他的一双小手就伸了过来,帮我解开衣扣盘带,只留下了**,又把衣服整整齐齐的搭载旁边的木质衣架上。
  我在床上躺下来,看他还磨磨蹭蹭的脱衣服,知道这个少年虽然在感情上热烈直白,在情爱上却青涩害羞。所以在我面前脱衣服还有些不好意思。
  慢慢吞吞的脱得只剩下了**,他正要走过来,我淡淡开口道:“继续脱,小九,一件也别留下”,我喜欢抱着人睡,喜欢抱着光溜溜的人睡,光滑的皮肤比衣料的手感好多了。
  “咦?”,小九羞得满面通红的看着我,还是在我的目光下一件件的脱下了衣服。虽然不是刻意的,却比那些脱衣舞好看了许多。
  直到脱掉了最后一件衣服,少年白嫩的身子害羞的微微颤抖,几步跑到床跟前来。我掀开被子,对他比划了一下,他就迅速钻进了我的被窝里。耳边还听到他松了口气的声音。
  我搂着他,一边抚摸着他滑腻的皮肤,一边迅速坠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
  我怀里的少年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待在我怀里。
  “小九,怎么不睡?”
  “五哥,我睡不着”,他小声说。
  这样一动不动的一个时辰,也难为他了,在他的脸颊上亲一下,“小九好乖。”
  他脸红了半天,才轻轻开口说:“五哥,你说的那件事我还没有机会和父皇提,你别着急,我今天就去找父皇。”
  那件事?……哦,是“我”看中了一个好差事,让小九去和老皇帝求的。
  我每次有事儿让小九办的时候,都会对他甜言蜜语,比平时温柔百倍。
  小九见我今天更待他不同,所以以为我催促他去办事情。
  他这个人也很奇怪,明明知道了“我”对他的利用,还这么甘之如饴。
  那件差事,不要也罢。反正我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
  于是淡淡开口说:“那件事情,你不必和父皇提了,我改主意了,不想要那件差事了。”
  “咦,为什么?”,小九吃惊的问。
  我轻笑一声,坐起来把他抱到腿上,一边抚摸他的身体,一边亲上他的唇。他动情地揽住我的脖子,没有余力再思考其他的事情。
  下午小九奉旨入宫了,他的神采与来时截然不同,这就是所谓的幸福的神采?临走的时候,又踮起脚亲了我一下,才带着笑容离开了。
  我想起了那个真正的五皇子,就打开了密室的门,进去看看他。
  他脖子上拴着链子,系在床头,全身**着蜷缩在床上。以前奶娘一直关着他的时候,倒没有特意虐打他。
  后来“我”接收了他之后,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把他变成了禁脔。或许是出于对自己出身的自卑心理,所以越发的想要把这个真正的五皇子压于胯下。
  我坐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还没有醒。身上布满了干了的白浊,腿上有些血丝。他浑身发着抖,我伸手探一探,原来在发烧。
  暂时不能把他带出去,好在“我”为了好好享用他,把密室建得非常完善。他脖子上的链子非常的长,足够在密室里各处活动了。密室里有一处因为暗渠而形成的活水塘,正好用来洗澡。
  抱起他,带他到水塘里清洗身体。虽然发着烧的时候,用冷水洗澡不太好。可是我不想抱这么肮脏的身体。
  一接触到冷水,他就醒了。他很害怕我,恐怕是身体的疼痛让他记住了我。他的身体在冷水里瑟瑟发抖,我给他仔细清洗了身体,才抱他上了岸。
  给他擦干身体,又用被子把他包了起来。他虽然畏惧我,身体却本能的靠向我温暖的身体,很快沉沉入睡了。
  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看他的面目,拨开他脸颊旁边的头发,我几乎以为他是小圆了,长得一模一样。
  小圆是另一个黑道首领送给我的宠物,由人训练出来的宠物,真正的性奴隶,智力低下,只认得我一个人。我的**虽然不断的换,可是小圆我却一直带在身边。
  我看着怀里的人,盘算着能不能把他训练成小圆。
  看他睡得沉了,我把他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我起身离开了。
  正在整理书信文件的时候,小厮在门口同报,说我的妾室刘氏炖了补汤,问能不能送进来。
  我淡淡一笑,让她进来了。她和张氏不同,张氏妖娆动人,身材火爆。她却属于清粥小菜的类型,身材娇小玲珑,脸也是清秀的美。
  小口喝着补汤,刘氏紧张的站在我旁边看着我,我点点头说:“汤炖得还不错。”
  刘氏欣喜地展开笑颜,小心翼翼的开口:“若是爷喜欢,妾身以后还会炖汤给爷喝。”
  我点点头,“你也别太累了。”
  “是,爷”,她欣喜地福了一福,“那今晚……”
  “嗯,你去吧。今晚就在你那里用饭。”
  “是”,她福了一福,满脸喜色地离开了。
  晚上在她那里用饭,刘氏亲自下厨做的一桌饭菜。她虽然不识几个字,但是饭菜和汤做的极好。
  吃完了饭,在她院子里的凉亭里喝茶,刘氏一边给我打着扇子,一边轻声道:“爷,妾身带来的丫头里,有一个擅长弹琴唱曲儿的。要不要让她来唱一曲儿,给爷解解闷儿?”
  我挑了挑眉毛,心下明白,这刘氏大概看正房和张氏都美貌异常,她怕留不住我的心,就让丫头来侍寝,想把我多留在她的房里。
  有趣,我点了点头,“那就让她唱几首小曲儿吧。”
  刘氏欢喜的点点头,招一招手,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有人拿了古筝和琴案来,然后一个颇有姿色的丫头走到我们面前,对我们福了一福,“见过王爷,见过夫人。”
  我点点头,“把你拿手的,随便弹上一曲吧。”
  “是”,她不卑不亢的又福了一福,坐回琴案那里,开始拨弄琴弦。
  可是当她开口唱的时候,我差点喷一口茶出来,连忙忍住了,正一正神色。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明明是我听过的那首流行歌曲,词是大词人苏轼所写的。在五皇子的记忆里,可没有苏轼,也没有这种唱法。
  这个丫头,或者是教她的人,似乎来历和我相同呐……
  不过我可不会搞什么相认,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她唱完之后,我清了清喉咙,“你这曲子倒也别致,而这词堪称绝句了。是谁教你的,本王倒要见一见。”
  她起身福了一福,毫无愧色的说:“这曲子是小女子平时没事琢磨出来的,这词,是小女子中秋时思念家人而写的。让王爷见笑了。”
  我装作惊异的说:“这词竟是你写的?好厉害的丫头”,转头对刘氏说:“你的父亲不是只让你读了女则吗?你怎么会有个这么厉害的丫头?”
  刘氏似乎对此很满意,娇声道:“小莲自小跟着我,去年生了一场大病后,有一番奇遇,能写诗作词了。”
  生病,恐怕在那时借尸还魂了吧,我暗暗冷笑了一声。
  “竟是个清雅的丫头,就是名字俗了。以后就改名叫明月吧。”
  “谢王爷赐名”,明月跪下给我磕了个头。她脸上虽然还带着淡然的神采,但是阅人无数的我还是看出了她眼角眉梢的得意。不管她以前是什么身份,到这里变成了丫环,她似乎很想出头啊。
  想要以色侍人吗?
  不,一个现代社会的女人怎么会甘于如此,从她那幅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就知道了。
  她要的恐怕更多。
  现代人多数自私自利,又重视自我。这里有这么多三从四德,千依百顺的女人,我干嘛费劲弄一个麻烦的女人。
  我以前的**们也都是完全顺从我的,我不喜欢那种所谓有个性的女性,太麻烦。
  “你说那词是思念家人写的,我听着倒像是思念**的意思。怎么,你在家乡订了亲事了吗?还是你自己……”
  明月连忙跪下,“王爷,奴婢自小侍候在夫人身边,奴婢的父母也在夫人娘家。夫人可为奴婢作证,奴婢绝没有不守妇道”,言罢紧张的望着刘氏。
  刘氏连忙笑着说:“王爷,明月日夜侍候我,绝没有那样的事儿。明月的父母都在我娘家那里,明月从未离开父母,大概是忧思过度才写了这首词。”
  我单手撑着下巴,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我王府也不是强留人的地方,你若是思念父母,那我就让人送你回刘家去”,又转头对刘氏说,“明个儿我就让管家带几个一等的丫头来,你挑两个,不用担心没人伺候。”
  刘氏听了我的话,只觉得我待她很好,早就晕了,哪还记得明月的事。正要点头答应,就听到明月悲啼的声音:“王爷,奴婢自幼侍候夫人,不愿离开夫人。”
  刘氏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她,看来确实舍不得她,“爷……”
  “也罢,本来想成全你,你既然舍不得你的主子,就算了吧。”
  明月连磕了几个头,“谢王爷成全。”
  我点点头,侧头对刘氏说:“时候不早了,你伺候我沐浴休息吧。”
  刘氏似乎有些吃惊我对明月无动于衷,因为这种情况明显就是她让明月来侍候我的。但是她听到我说要她侍候,显然更为高兴。扶着我的胳膊就高高兴兴的走了。
  刘氏侍候我在浴桶里洗澡,她的胸部虽然不大,形状却很娇美。云雨过后,搂着她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 3 章

  早上起来之后,还是让胡管家给刘氏拨了两个丫头。那个明月是不安于室的人,早晚会离开的。
  用了早饭,我带着糕点进了暗室里。他已经醒了,既然没有名字,我就打算叫他小圆了。他畏惧的望着我,我伸手探探他的额头,他有些害怕的躲开,随即又不敢动了。看来“我”已经教了他一点东西。
  因为常年的不见天日和饥饿,他长得十分瘦小,看起来还没有小九大,就是一幅十三四岁少年的模样。
  因为没有人和他说过话,所以他不会说话,智力也没有发育,连走路都不会,只会爬来爬去的。就像是小动物一样,只会用直觉感知周围。他无垢的眼睛里,闪现着对我的畏惧。
  他从来没有穿过衣服,吃的也都是窝头那样的东西。原来的奶娘和五皇子还真是把他当成动物养的。
  我把他抱在腿上,掰了一小块点心,喂到他嘴边。他伸出舌头来舔一舔,然后迅速的张嘴吃掉了。
  然后渴望的望着我,却不敢自己伸手去拿点心。我一笑,以前小圆也是如此,不是我亲手给他的食物,他是不会吃的。
  伸手拿了一块点心,他的眼睛一直跟随着我的手,直到我把点心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他才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我一笑,低头亲了他一口,把一点点心喂进他嘴里,他咂咂嘴吧,又伸出舌头把嘴唇上的渣子舔掉了。
  我又用舌头送出一点点心,他看到了,就把嘴巴凑了过来。我向后躲,他一着急,就对着我的嘴巴咬了过来。
  我一笑,略微张开嘴巴,任他的舌头在我的嘴巴里四处寻找着点心。任他的小舌头在我嘴里寻觅,直到我的嘴里再也没有甜味了。
  然后他又继续渴望的望着我。
  第一次吃这种甜丝丝的东西,所以很喜欢吧。
  我索性躺下来,让他趴在我怀里。把点心放在嘴里,让他自己抱着我的脖子,在我的嘴里吃点心。我托着他的腰和臀部,享受他毫无所觉的亲吻。
  喂他吃了几块点心,又拿着杯子喂他喝了一杯茶。他似乎还想吃,我却不再喂了。他以前长期吃不饱,我骤然喂他太多,会要了他的小命。
  一顿饭过后,他似乎不再怕我了,睁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我。那眼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想法,没有智慧。所以他一直盯着我,也并不让我觉得不适,那就是一只小动物的目光。
  他不会走路,所以安静的窝在我怀里,就像是一只宠物。我一边抚摸他的身体,一边轻声地叫他,“小圆”。
  他好奇的看着我,我说了很多遍之后,他张口学我的动作,却没有发出声音。我没有着急,就是从头到脚的抚摸他。
  我必须让他习惯我的存在,记住我的存在。我的抚摸很轻柔,一处都没有拉下。他开始只是看着我,对我的动作没有什么反应。渐渐的,大概是被我摸得舒服了,带着惬意的表情看着我。
  摸到尾椎的时候,他的眉毛皱了一皱,却不懂反抗。我把他翻过来,看到后庭那里果然溃烂了。以前的“我”果然够粗暴的。
  拿出伤药来,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给他上了药。才又把他抱在腿上,仔细的抚摸着。
  摸到他的下体的时候,他的**竟然半抬头了。看来他虽然弱小,还是发育了的。没有理会他的**,他大概也不熟悉自己的**,所以也并没有什么表情。
  他从小没有和人接触过,除了之前五皇子的强暴行径。我刚开始碰触他的时候,他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后来,明显是渴望我的抚摸的。
  我也一直耐心的陪着他,直到小厮在门外问我在哪里用午饭。
  门外的动静,我在暗室里可以听得很清楚。于是把小圆放下来,又把剩下的几块点心放在他专用的碗里。他的目光跟随着我,带着恋恋不舍的意思。
  午休的时候,小九来了,直接进了我这书房的卧室里。我很警觉,在他一开门的时候,就醒了过来。仍旧装睡着,看他要干什么。
  他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在衣架旁边一件件的脱了衣服,又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来,掀开我的被子钻了进来。竟然已经是光溜溜的了。
  我很喜欢,也不睁眼,伸手把他拥进怀里就接着睡了。
  醒来的时候,抱着他滑溜溜的身子,忽然有些冲动。一边亲吻他,一边伸手指探到了他的后庭。果然非常的紧致,难怪每次都会受伤了。
  我以前的男宠都会自己做好前期的开拓工作,我还真没什么耐心帮他打开后庭。他等了一会儿,见我不再动作,才睁开眼睛问:“五哥,怎么了?你不要吗?”
  “你那里太紧了……”
  “那怎么办?”,他满脸失落,很是愧疚的样子。
  我一笑,亲了他一口,“我以后再帮你想办法,今天你用嘴吧。”
  他满脸羞红的点点头,俯身跪在我的两腿之间,就努力了起来。
  事后,我们一起躺在床上说话的时候,小九才开口问我:“五哥,你说……帮我想办法……是什么办法?”
  我想了想,手指摸到他的后庭说:“平时一直在这里填上东西,到要用的时候,就会比较松了。只是可能平时会不太方便,也可能有点疼。你愿不愿意?”
  小九开始听得满面通红,后来点点头说:“愿意。”
  我一笑,从梁成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他在小倌馆买的东西,原本就是买来给小九和小圆用的。
  我拿出了最小的型号的玉势,先让小九适应一下吧。小九看见那个,满面通红,立刻明白了是用在什么地方的。
  他跪趴在床上,我在玉势表面抹了一层润滑剂,就一点点地把那玉势塞进了他的后庭里。这个材质太硬了,可惜这里不会有塑胶那类的东西。
  他一动都不敢动,疼得厉害的时候,我就往回退一点。终于全部塞了进去,只留了一点根部在外面。带着一根链子可以系在他的腰上,让这个玉势不会掉出来。
  倒有点像现代的丁子裤,前面还有个贞操环是套在前面的**上的,我也顺手给小九套上了,这个样子看起来还挺有趣的。
  小九一边害羞,一边吃惊的看着我的动作,却没有开口提什么意见。
  我把他抱起来,放在地上,让他站在我面前,“疼不疼?有没有不舒服?”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