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唯爱 樱恋橙

唯爱 樱恋橙

时间: 2014-08-30 10:09:50


这是哪里呀!

“砰!”

“呃!什么声音?不过,好困啊!明天再说吧!”......

“这个,呃?好像是个人啊!”戳戳那人的胸膛,好像中毒了啊!......

本来好心好意救了他,没想到他却......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宛若仙子的少年,但是我的第一本能告诉我应该杀了他!


   楔子
  神守族是一个充满神奇的民族,族中皆为男子。传说是在远古的时候,一和男子相恋的年轻大夫救下了一只生命垂危凤凰,并治好了凤凰的伤,於是这只神鸟凤凰便赐予这名年轻大夫特殊的体制──和男子相恋相爱便能怀孕,从此这名大夫及他的後人便有了这种特殊的体质,但是神守族的男子必须是两人相爱才能怀孕。
  柳凝香为神守族的代理族长,因为八岁时双亲失踪,便带著三个弟弟一起生活。在十六岁时,因为被追捕,阴错阳差到了另一时空的华胥王朝。
  南宫砚为华胥王朝的砚王,同时也是三军统帅,为华胥的战神。人称阎王。霸道冰冷的阎王在被人伤害背叛过的他还能不能提起勇气去爱人。
  
  前文
    外面阴雨连连,连续一周的阴雨天使这个城市变得静悄悄,只有雨滴打在窗棂和地面发出的滴滴声。可是屋内的气氛有些诡异,柳凝香刚踏进院子就感觉到了的。屋内没有打灯。而且原本每天在院子里都会听到的疯闹声没有了,屋里静悄悄的。一根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还没有回来?柳凝香心中诧异,本来说好的要为自己医学院硕士顺利毕业庆祝一下的。难道要给自己来个惊喜。想到这里,柳凝香柔柔的笑了。那笑容真的是闭月羞花,只可惜没人欣赏罢了。
    
  推开因下雨有些发沈的门,柳凝香双眉微蹙的看著他面前的三个弟弟及他们身边的包袱。称其为包袱有点不适合,袋子更为合适。看来在地中心准备的鼓鼓的袋子是为自己准备的了。真的怀疑他们是不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了。真是够惊喜的。
    
  “香哥哥”一声尖叫,在柳凝香刚他进屋的时候一人就扑过来了。力气之大把柳凝香都撞到在地上了。整个人都趴在他最喜欢的香哥哥的身上了。眼睛里满是惊恐与委屈,抱著柳凝香的手紧了又紧。无声的啜泣著。
    
  “溪儿,先起来,你把哥哥压倒了。”柳凝玉上前拉起把四肢都缠在大哥身上的童颜溪。柳凝香站起来,“没事了,大哥回来了,乖。”把小弟抱在怀里,轻轻的摸著他的及腰长发。安抚著他们最疼爱的弟弟。
    
  “玉儿,怎麽回事?”柳凝香抱著还在啜泣的童颜溪,虽是问三弟。但心中已了然。
  “今天我带溪儿去游乐园,溪儿的封印开启了,被他们发现了。把溪儿吓到了。而且现在电视上都在报道:‘说是外星人攻击游乐场等等。’”柳凝玉把事情说了一遍。虽是轻描淡写,但是在场的除了正在忙著掉金豆的童颜溪之外,都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果然是这样。看来真的不能拖下去了,虽然很舍不得这里的一切,这里有著和双亲的美好的,一份自己不愿割舍的回忆。现在看来的离开了,为了最重要的亲人。
  
  “哥,我们这里不能住了,所以我一接到玉儿的电话就赶回来了。将东西大概收拾了一下。”一直没说话的柳凝寒依旧清冷说道,但与其中意已夹杂著著急与害怕,毕竟才十六岁。“我们的赶紧离开这儿吧。”
  是啊 ,怎麽可能瞒过他们呢!恐怕他们现在正在成片的搜查,到那时想逃都来不及了。
    
  “恩,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吧。”说著柳凝香左手提起地上的包袱,右手拉著童颜溪,走了出去。不拉著也没办法已到柳凝香肩头的童颜溪充分发挥了八角粘鱼的功能。柳凝寒和柳凝玉也扛起包袱跟在後面。四个人都在默默的走著,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後面多出来的尾巴 。
  并且本该寥寥无人的街道,人突然多了起来。等到柳凝香察觉到的时候,四面有三面已经被黑衣人包围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些黑衣组织的人。另一面是一国际商厦,54层高的建筑。怎麽办?这些人手里都拿著枪,肯定是逃不出去的,至於商厦更是!
    
  “喂,你们就是神守族吧!呵呵,没想到传闻都是真的,神守族都是世间罕见美人。”从一旁的黑色车子里 走出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斜倚在车身,悠闲地在裹著烟,看著眼前的猎物在做最後的挣扎。由於天色较暗,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但是柳凝香他们知道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呦,真是尤物。你们是自己跟我走呢,还是......”男人停顿一下,眯著他那三角眼。“还是需要我动手。恩?”阴森森的。像是地狱里来的食人兽。
    
   怎麽办?被他们这些畜生抓到就会成为生育工具和实验品。那是生不如死。十六岁的柳凝香没有了往日的镇静,紧咬双唇握著童颜溪的手更是冷汗淋淋 。十七年前的一次追捕,使爹地遇到了爸爸。八年前的追捕使他们失去了双亲,这次...不,无论怎样都要离开,即使无路可走也不能落到这帮丧心病狂的手里。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抓到。想到这,柳凝香便有了计较。
    
  “寒儿,玉儿,溪儿...”柳凝香看著身边的三个弟弟,温柔的一笑。握著小弟的手紧了又紧。“我们到商厦里。”
    
   聪明的柳凝寒和柳凝玉已知晓哥哥的意思,童颜溪更是紧贴著柳凝香,生怕丢下他。
    
   四人使尽了力气,跑进了商厦,跑尽力入口比较近的一个电梯,看著面前数字的不断涨,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就是逃的了又能逃哪去呢?以维森家的势力,除非在这个世界消失,否则都是逃不掉的。
   
   柳凝香歉意的看著三个弟弟,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但是真的不想这样被抓去。所以他选择了这条路----死路。他想即使被弟弟们怨著也好,恨著也罢。他不想弟弟们被抓去人间地狱。虽是这样想,但也有点怕弟弟怨他。童颜溪被握的小手反过来握著柳凝香的手紧了又紧,无疑是在说:哥哥去哪我去哪,别想丢下我。柳凝香看著这个最疼爱的小弟,虽说童颜溪不是他们的亲弟弟,但是却是二叔最宝贝的儿子,也就是他们的堂弟。但是自小就在一起的他们,早就成了他们的亲弟弟。自从溪儿的二叔夫夫和爹地爸爸一起失踪以来,一直他们彼此照顾著。柳凝香知道溪儿已经明白了。他的这个弟弟想来感觉敏锐虽然说小弟被认为笨笨呆呆的,但是他什麽都懂,只是太单纯而已。
   
   柳凝香又回头看了看他的两个同胞弟弟,柳凝寒和柳凝玉当然知道他们的兄长在想什麽,在担心什麽。毕竟他们是兄弟,而且还是一起从爹地肚子里出来的,虽说晚差了几十分锺。柳凝玉露出了他尖尖的小虎牙,冲柳凝香扮一个鬼脸。连很少笑的柳凝寒都笑了。他们都知道如果是被抓到是什麽後果,毕竟也十六岁了,而且还都是智商超高的他们了。他们都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逃出去的。让他们选,他们一样会选择这条路的。柳凝香的心在这一刻放下了。
   
   承载希望的电梯终於到了顶层,柳凝香他们不敢有一丝耽误,拉著小弟走出了电梯。四下张望,看到了左手边十步之外的地方有通向天台的楼梯。於是,以最快的速度冲上了楼梯。四人到达天台的时候,都有些微喘。四人把超大型的包袱背到了身後,用绳子固定好,他们不能丢掉这些东西,因为这是他们最珍贵的回忆。里面有爹地和爸爸的照片及很多重要意义的物品。他们要把这些珍贵的物品带在身边。就像爹地留给他们的紫幻玉一样,他们一直带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因为这样就可以有力量能够走下去。四人互相看了一样,手牵著手坚定的向边缘走去。
   
   等那个三角眼男人带著手下赶到天台时,就看到那不属人间的美人正一步一步的走向边缘。那怎麽行,老东西说把人带回去就可以继承维森家族,那可是他一直的目标。他弑父杀兄,为了登上那个位置他不择手段。连比他大二十多岁的女人都娶了,怎麽可以毁在这四个小鬼手上?
   
   “快,快,你们快抓住他们,不然一个别想活。”失去了原有的气势,慌乱的指挥著那些黑衣人。本来这个三角眼男人还打算慢慢的抓柳凝香他们,并不是很急。以为寂然进大厦里,被抓到也只是世间的早晚罢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维森家家主的位置已经向他在招手了。正在顶层一间一间搜查的他,在接到手下的报告後就悠闲地往天台走。本想看看四位绝色美人跪地求饶的震撼,但没想到等他的却是他梦想的破碎。眼睁睁的看著四人从天台**......


<% END IF %>


锺爱一生系列之唯爱:第一章

第一章
  华胥王朝:
  “师兄,老大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真的要娶北辰歆儿?可......”夏凌霄欲言又止的看著自家师兄,青梅竹马。北辰歆儿在华胥的朝堂上可是大名鼎鼎,十四岁就被称为湘西第一美女,才与貌并存。虽说美女但心如蛇蝎,他的恶名比他的豔名更为远播。为的北宁王的注意,竟要色诱,被其母发现,更是亲手杀死自己的亲生母亲。并且在同父异母的哥姐面前,而使患有先天心疾的哥哥心疾发作成为“活死人”後来成功的赢得其父北宁王的注意,与其乱伦通奸。北宁王的十三宠姬更是被他折磨死。
  “砚儿你真的要娶那个女人吗?”南宫济云面漏担忧的问著唯一的儿子。“北宁王的那个女儿野心不亚於他父亲,也可以说北宁王造反也有北辰香儿的功劳。这次来帝都怕有别的目的。”听说北辰香儿非常善於美人计,北宁王属地附近的几个王爷都被她迷惑了。加入了他们家的一边。当然这都是小道消息。毕竟北宁王还没真正举旗造反。而在这当口,北宁王便主动要求皇上下旨赐婚,说是北辰歆儿爱慕砚王已久。朝廷也是想探视一下北宁王的反心,於是下旨赐婚:把那野心勃勃的北辰香儿赐给华胥的战神砚王爷。如果北宁王把他女儿嫁到帝都,可以作为质子留在这帝都。牵制著北宁王。顺便也可以摸摸北宁王的老底。如若真是证据确凿,便派兵攻打北宁王领地。
  “恩。”南宫砚一脸冷漠面无表情的回答父亲。仿佛是说别人家的事情。南宫济云有点挫败的摸摸他的山羊胡,他这个儿子呀是越来越冷越来越霸道了。想法也是越来越让人摸不透了。
  “砚儿呀,要不,为父再去求求皇上的了。北辰歆儿虽说是郡主,但南宫家要不起呀!”南宫济云顿足捶胸。
  “不必,圣旨以下。”南宫砚看了看小师弟,又看了看父亲,“日子定在十月初三,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对方的意思是要提前到帝都来熟悉环境。所以,”南宫砚停顿一下,“明日派人到湘西边境迎亲。到帝都以後,凌霄陪著,顺便探探底。”
  “那个,师兄,你不去吗?”夏凌霄不解,按理说应该是新郎官陪著吗?
  “岭南边境怀城那里出现点问题,我要去看看。”
   虽然南宫砚轻描淡写,但是南宫济云和夏凌霄都知道事情不可能那样简单。不然,临近大婚还要亲自去。一时间气氛有点沈闷。
   而另一边,北宁王搂著女儿斜躺在床榻上,有点担忧的对女儿说:“歆儿,让於彩月代嫁,为父觉得著实不妥呀!事情败露的话,可就不反也得反了。”北宁王总感觉要出事。虽说已经准备几年了,但是还是感觉不妥。
  “父王,您放心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出境後就找时机”说著做一个杀的手势。哼,就不信你能查出来。“北宁王的郡主远嫁途中被杀,到时父亲就可以以追查凶手之名入土中原了。毕竟,被杀的可是北宁侯最为宠爱的君主”北辰歆儿媚眼一转:“还是父王被那小狐媚子迷上了,想自己享用,还是真想把我嫁出去,你还找别人。”
  “歆儿,你怎能冤枉为父呢,这几年来为妇科都只有你呀!你这小妖精,为父都快要你榨干了,那还有精力找别人”。那双大手便从女儿的腰间向下抚摩。
   北辰歆儿趴在北宁王身上,半眯著桃花眼,懒洋洋的说道:“把他那活死人弟弟也顺便带走,省著看著心烦。”
  
  “歆儿可真是狠心,於彩晨和於彩月可都是你的异父哥姐呢!”
  “他们的存在是我的耻辱,时刻提醒我:生我的是怎样的贱人,怎麽......”北辰歆儿媚眼一瞟,“父王,心疼了。”
  “哪能呢,为父心里只有歆儿宝贝。天地可鉴”北宁王虽然也看上了於彩月,有心收房。要不也不能娶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於心兰为妾时,让其带著一双儿女进门,虽然当时於彩月只有三岁,但足以看出是个美人坯子。但是还没等北宁王出手,就被不亚於於彩月美的北辰歆儿吸引住了。在这之後,北宁王是有贼心没贼胆了。但是美人吧,虽然不敢吃,但是留著看也挺好吧,这也是於彩月已过二十还没婚配的原因了。北辰歆儿的手段他可是知道的,万一要被女儿察觉,贝宁侯打一哆嗦,还是算了。
  “对了,把那些人派去送亲,一并解决。”虽然没说到底是谁,但是北宁王父女都心照不宣。  
……
柳凝香感觉全身像被碾碎了一样的酸痛,不都说死了就感觉不到痛了吗?柳凝香慢慢的睁开眼睛,似墨的黑瞳里盛著满满的疑惑。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墨绿且茂密的参天大树,树枝将烈日挡在外面,只留下细细的几束光柱投射近来,树根大都突出地面几寸,盘枝错节,显得有些阴森。这里是哪里?意识慢慢的回笼。噢,包袱还在。嗯?怎麽感觉怪怪的的,这头发怎麽......不会是封印开启了吧?小的时候有听爹地讲过关於神守族的事,所以知道些。不过并不是很清楚。看著及膝的长发柳凝香的头有点乱,不过也顾不上那麽多了。
  “寒,玉,溪儿”柳凝香不顾身体酸痛,挣扎的站起来。
  “寒,玉,溪儿,你们在哪儿......”柳凝香在这近似原始森林中一遍一遍的喊著弟弟的名字。直至嗓子有些哑,有些疼;一瘸一拐的在森林中穿梭。双脚以痛到没有知觉,而他恍然不觉,仍就一遍一遍的喊著弟弟们的名字。
  夕阳将要落山,而森林中的夜晚向来来的比外面早些。虽说还没有达到伸手不到五指的程度,但也看不清楚远处的事物。柳凝香坐在溪水边,捧起一汪清水饮下,意识也渐渐清晰了,把肿痛的双脚放入清水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著溪水。
  “怎麽办呢?爸爸,爹地我把弟弟弄丢了。”柳凝香摸著贴在心口的两块玉神情疲惫的呢喃著。
   陷入冥想中的柳凝香随穿著礼服(因为毕业典礼主持人的缘故,来不及换下,就逃出来了。)但也冻得手脚冰凉。才算清醒过来。翻开弟弟们收拾的包袱,看看有没有毛毯之类的东西,值得高兴的是不仅找到一床单被,还找到一个绿绿状的东西。
  柳凝香把绿状物紧紧抱在怀里,生怕一转眼就不见了。“爸爸,爹地。”轻声唤著。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春天,爸爸爹地失踪前的那个春天。因为二叔的一句:“我带你们几个小萝卜头体验生活。”於是一切需要物品准备妥当後,一大家子便浩浩荡荡向离家较近的青岩山前进。在山上,爹地便发给每个人一个绿状物,美其名曰充气帐篷。当然除了爸爸和二叔他们是两个人住。柳凝香,柳凝寒,柳凝玉,童颜溪四个小孩都是单独睡一个大大的双人帐篷。还记得当时三弟不懂,觉得帐篷过大时便问爹地:“爹地,为什麽给玉儿这麽大的帐篷,还不让人家和溪儿一起睡?”
  “因为我的乖玉儿要学会独立呀,都是小男子汉了呢!还有就是,这个帐篷这麽贵,当然要用久一点才划算。”
  “你们爹地是想要香儿,玉儿你们几个将来有老婆的时候也能用噢!”爸爸在旁边补充道。
  “呵呵......”回忆起当时场景柳凝香轻笑出声。


<% END IF %>


锺爱一生系列之唯爱 :第二章

    怀城郊外,望月崖边。四周万赖俱寂,本应是万物休息的时间。“叮叮当当”金属碰撞声突兀的响起,在空旷静寂的深夜中传出很远......
    只见远处刀光剑影,十几人打在一起。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是十几人在打大一个人,被打之人虽说以己之力对抗十几人但仍旧一派悠闲。可见此人功力之深。
  本来南宫砚到怀城调查岭南贡品被劫一事。只是事与愿违,本想日夜兼程赶至那里,谁知,日落时分,刚到怀城外就被困住了。抬头看看天,应该有四更了吧。虽说对手都很厉害,但是南宫砚还不放在眼里。
   
    南宫砚边抵挡黑衣人的凶猛进攻边思索:到底是怎样的势力可以同时请得到天山夺命十二煞呢?天山门座下的十二顶级杀手每位的出手价不低於百万两黄金。而此次竟然同时出动,可见挺看得起自己呀!南宫砚只是一分神的一刹那,便见数十道寒光一闪便奔自己周身射来。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更别说数十道暗箭四面八方齐发了。
    
    南宫砚挥动著宝剑挡开四面的暗器,但是终究还是差一直暗器没有躲开,只听“噗”的一声。利器入肉的声音。暗叫一声不好,南宫砚只觉得受伤的臂膀先是凉哇哇的,随後从受伤的臂膀开始发麻,直至全身使不出力气,连握剑的手都是没有知觉了。
   
    “砚王爷,你还是别费力气了,和我走吧,我家主子不会亏待你的,而且你已经中毒了。听过五步散吧!!呵呵,任你武功再厉害,中了此毒,都不会走出五步,便会毒发身亡。”为首的一黑衣人也不知是恐吓还是真有其事。
    “哼!你休想!我迟早会揪出你家的狗屁主子,灭了他。”
    “砚王爷,你还是省省吧,呵呵中了这毒,没有我手中这解药??????”说著还动动手中的一蓝色药瓶,“你就是大罗神仙也就不活你了。”
  南宫砚只觉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抓住。眼前还有十二索命修罗。与其落入他人之手,还不如自行了结。想到此,便用尽力气,虚晃一招。向望月崖下跳去。
    
    夺命十二煞见南宫砚跳下悬崖边都停下了脚步。虽然主子要求最好活捉。可以制成出色工具,如若活捉不了便灭口。崖下就是迷雾森林,反正跳下悬崖即使不死,进了那里出来的可能微乎其微,更别说还身中五步毒了。横竖都活不了,谁还冒那个险呀!
  只听‘砰’地一声,有什麽东四落在了帐篷上,原本就是充气帐篷,没有固定住,所以只感觉帐篷左右摇摆。柳凝香睡眼朦胧的只睁眼看看,就有闭上了疲惫的双眼,甜甜的睡去。因为想到自己都没有死去,那麽弟弟他们也有可能没有危险只是掉到别的地方了。想开了的柳凝香便打开帐篷休息了。只有养精蓄锐才能出去找到弟弟。
    “啊......”t
    
    清晨时分只听到一声惊叫,在沈寂的森林中传出很远很远,惊走了附近的鸟儿,到处听得见鸟儿扑棱翅膀的声音,就这样森林中的早晨比以往早很多的就开始了。当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柳凝香了。本来睡得很香的柳凝香,在天刚刚亮,天阳刚刚露出半个头的时候就被饿醒了。本来想起来翻翻包袱,看看有没有吃的,昏了一夜,又在林中奔走了一天水米没打牙。结果就感觉帐篷好像被什麽东西在压著,早先就是坐起来都不会觉得矮的帐篷怎麽突然间矮了不少呢?所以一拉开拉链就发现掉下一个脑袋,任谁都会吓个好歹的。
    
    柳凝香叫了一下就冷静了下来,毕竟十多年的学习草药和五年的中医学院不是白上的,接触死人什麽的便半是家常便饭。而且这个人还不是死人,虽说呼吸很弱了。但也不是救治不了。看著眼前人柳凝香有点接受不了,这人是很帅,不,是非常的帅,比自己所属知的明星都要好看数倍,也很高大健壮。
    
    可是......穿著古代的服装,腰间又配带著银白的剑,留著长发,摸摸额前头发根,这头发是真的,但是发紫清的刚硬俊朗的脸上还有著刚长出来的胡子茬,这也不是女人呀。柳凝香很疑惑,非常非常的不明白,但是看著眼前人的脸色明显是受伤中毒了,看著肩膀上的不怎麽显眼的针状物体就更加明白了。这有可能是某大牌明星在拍古装剧的时候遭到绑架或是遇到暗杀了。恩,把他救醒了就知道此处是何地了。
     把肩膀处附近的衣物剪开,
    “呵,这是……?”只见有些类似於古装电视剧中的毒镖样的东西插在肩头上,伤口处的烂肉向外翻著,异常的恐怖狰狞。这怎麽会有这种东西呢?难道惹到了哪里的土著居民了?其实也不能怪柳凝香,毕竟在他生活的现代社会,没有人会用毒镖,直接用枪就好了嘛!不过奇怪归奇怪,手上的动作却未停。
    ‘这好像是五步蛇的毒呀!只是世间稀有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五步蛇怎麽会伤人呢?这明显是用五步蛇的血泡了半年以上才会有这麽大的毒性,偶尔被咬一次,是绝对不会致命的。’
    
     柳凝香把把了脉,又看了看伤口,确定这真是五步蛇毒。真是的,怎麽这麽狠呢!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呀?用这麽歹毒的东西。如果没遇到自己这个人就没有救了,相遇便是有缘。
    小心翼翼的把针状物取出来,又把周围的坏死的肉割掉。又用眼前的剑把自己的食指割破,滴了两滴血,之後便把他搬到帐篷里。薄被铺在下面。
  “呼呼,好累呀!”没想到这人这麽重。柳凝香擦了擦额头的汗,坐在帐篷内空地上气喘吁吁。
    
    南宫砚就觉得全身剧痛,身体像被割裂之後再拼回去,之後再割裂一般的痛。如此这般循环往复。当他重要陷入黑暗时,感觉终於要解脱时。浑身就像火烧一样的灼热,浑身的血液也似沸腾一样的难受。让他异常的痛苦喘不过来气,感觉到身体中有什麽再往外流。当他以为这次就会死掉了的时候,就感觉全身在烧过之後,又奇异的变得舒畅了。
  此时的柳凝香饿著肚子,手拿著刚刚脱下的男人的里衣,在不停的给男人擦汗,只见这人就像泡在墨水中洗过一样,流出的汗就像墨一样的黑,更是散发著酸臭的味道。放在身下的薄被,也由杏黄变为了灰黑。
    
    过了有三个时辰的时间,男人才的汗逐渐的由黑变浅,再变得更浅。大约又过了一个半个时辰左右,才变得正常。看男人紧蹙的眉头才放开,呼吸也变得平稳。脸色虽说还有些苍白但较之以前也算正常一些了。“呼”,柳凝香长出一口气,终於放松下来了。
  翻出自己的睡衣给南宫砚盖上。自己拿著脏了的薄被和南宫砚的已经很脏的里衣到溪边洗净,晒上。当然了,幸亏柳凝香有先见之明,在刚把病人搬入帐篷内就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所以不用洗外衣和裤子了。
    
    累得够呛的柳凝香回到帐篷里,靠在南宫砚的旁边睡了一会儿。在太阳快要落山之际,把薄被和衣物收了回来。之後又到溪水抓了两条鱼,因为已经到这里两天了,柳凝香一直在吃弟弟为他准备的水果,不是他前两天抓不到鱼,而是…他没有火,什麽都为他准备了一份,唯独没有准备火。今天在整理病人的衣服时发现了类似火的火折子……

<% END IF %>


锺爱一生系列之唯爱 :第三章

  翌日清晨,又是一声惊叫传遍整个林间,当然鸟儿们又是起了一个大早,叽叽喳喳 的埋怨著“凶手”之後飞走了。当让这也是平时温文尔雅的柳凝香做的了,当然了,这一切也不是柳凝香的错。
 
 本来呢,柳凝香也是好意,因为虽说用自己的血救了这个人,但也怕自己的第一次出现问题,记得小时候爹地说过,自己的血液是可以治病救人的,因为自己是传说中的第一个继承先祖的传奇医术的人。当然这也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了。这也是自己小时候不小心跌伤了以後,伤口竟然能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复合。但是自己从没有试过,不知是不是真的。
 
 但是昨天真的没有办法了,身边什麽草药都没有,自己的药箱里也有自己配的药。但是对这种罕有的毒性是一点用也没有的。所以不得已,死马当活马医,用了血液。当时爹地还说 过,如果血液用超过病人身体的承受力的话,会改变病人的体质──变成神守族的人,也就是和男子交合可以怀孕的体制。当然了,这都是祖上流传下来的,真假难辨。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怕出现问题的柳凝香,早晨刚醒过来的柳凝香,伸手要摸摸男人的额头,但是在手指刚要碰到男人额头时,“啊”一声尖叫,柳凝香的手被抓住,喉咙被卡住。

“唔唔咳咳咳…”柳凝香用另一只手本能的摁著喉咙上的那只大手。
南宫砚的眼睛虽然没有睁开,但是常年的练武使警觉力比一般人高上太多了。在东方放白之际,南宫砚的意识就清醒了,就察觉到了有一个人在身旁睡著,呼吸较浅,但也能感觉到,对方的虽然有一点武功内力,但在武功极高的南宫砚的眼里就像一个两岁孩童一样,毫无威胁。南宫砚也就随他去了,毕竟身体还是很虚。
 
 当然,南宫砚压根儿就没有往这人有可能是他的救命恩人这想。他以为自己是落在天山十二煞的主子手里了。但是愚蠢的人以为自己受伤了还身中剧毒就没有派高手来看自己。所以在柳凝香一伸手,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南宫砚便伸手直取柳凝香的更桑咽喉,一招制敌。
“放开…唔…咳咳咳”柳凝香艰难的发出声音。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自己怎麽被卡住的,只看见一眨眼之际,如果不是喉咙现在刺痛,他都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是错觉。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