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死神葛乌同人]前世今生 陆某

[死神葛乌同人]前世今生 陆某

时间: 2012-08-25 20:11:36

我已忘记了我的前世
只想和你共度此生
或许生生世世只是虚妄
但愿今生今世伴你身旁


——乌尔奇奥拉·希弗

前世你苦苦寻找心是何物
即便到最后一刻都在执着
不知道前世你的心遗落在何处
只是今生,你的心和我的心本是一体
那么,便要至死不分离


——葛力姆乔·贾克杰克


葛力姆乔用自己残存不多的灵力保持着乌尔奇奥拉的灰化的躯体完整。

终于,找到了在另一处复生的萨尔阿波罗。
“救他!”
“哦?葛力姆乔大人有何贵干?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啰嗦!快点!”
“求人办事还这个态度,你不怕我弄死他,反正就一丝生机了,没想到乌尔奇奥拉也有这个时候……啊……你杀了我,他也活不了!”
“我现在不杀你,但如果他死了,你就去陪葬吧!”
“我不能保证他能活过来,受伤太重,啧,这里已经超出虚能承受的范围了,现在还活着,真是命硬。”
“你再多说一句,我保证你活不过今天,萨尔阿波罗!”
“是是,葛力姆乔大人真是厉害,居然会为了乌尔奇奥拉来做这种事。我可以救他,不过……”
“什么?”
“以后你要离开虚圈,不要在我的视线里出现。”
“……好,我答应!你快点!”
“还真是令人吃惊啊,不过,还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
“心。”
“少罗嗦!要怎样赶紧!救不活他,你就去陪葬!”
“葛力姆乔大人还真是心急啊,只要你把心给我,我就能救活他。”
“……就这样做,快点!”
……
“……萨尔……阿波罗……你这个……”
“葛力姆乔大人,我只说救活他,可没说不会要你的命。”
“你……啊喝!豹王!”
“……怎么……可能……啊……啊……”
“快点醒过来……乌尔奇奥拉……我……快撑不住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葛力姆乔乌尔奇奥拉 ┃ 配角:蓝染BOSS军团~护庭十三番诸君~现世一干人马 ┃ 其它:死神葛乌不可逆前世今生

第1章 今生
葛力姆乔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开始关注起乌尔奇奥拉的,或许是第一眼就开始了吧,毕竟作为一只虚,实力是唯一值得关注的东西,虚圈的高手不多,而乌尔奇奥拉,正拥有值得葛力姆乔关注的资本。出于对实力的追求,葛力姆乔当然是把乌尔奇奥拉当做自己的对手,想要打败他,看着他臣服在自己手下,那将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可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变味了呢。葛力姆乔转头看着正睡在自己身侧的乌尔奇奥拉,他还没有醒,病态的苍白的却出奇细腻的皮肤,削瘦的腰身,浓郁的绿色的眼眸此刻被眼皮覆盖,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打下一层浓重的阴影,原来脸颊上的两道绿色的泪痕已经消失无踪,头上的骨质角也没有任何存在过的痕迹,柔顺的黑色中长发披散在枕头上,一副温柔无害的样子。手臂温顺的搭在葛力姆乔身上,一个完全信任完全无防备的姿态。
葛力姆乔轻叹口气,手指轻轻的蹭过乌尔奇奥拉的脸侧,小心的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
确实像一个易碎的美好的梦,尽管这样的梦已经持续了三年,葛力姆乔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真的和乌尔奇奥拉生活在了一起,还是以这种亲密无间的关系,是真的吧。
“如果这是一个梦,那么我宁愿沉溺在这个梦境里,永远不要醒来。”葛力姆乔轻轻地挑起乌尔奇奥拉的一缕黑发,碧蓝的眼眸里不再有一丝杀伐之气,满目温柔的看着眼前的人,微微闭上了双眼,虔诚的吻上那缕黑发。
碧绿的眸突然睁开,无边的忧郁似乎要把人淹死,乌尔奇奥拉薄唇轻启:“这不是梦。” 然后转头,看着眼前退去杀伐之气的蓝发青年:“你每天说一样的话,复读机么?”葛力姆乔愣了愣,突然就炸毛了,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气急败坏的样子:“原来你每天都装睡!你都听见什么了!”
乌尔奇奥拉眨了眨眼,似乎思考了一下,碧绿的双眸透出一丝狡黠:“都听到了。”“你,你……”葛力姆乔脸一下变得通红,不知道要说什么,乌尔奇奥拉也不说话,就定定的看着蓝发青年:这就是自己的爱人?看样子前世没有**好啊,脑子里长满了肌肉吗,这一点就着的性格还真是……哈,可爱啊。乌尔奇奥拉看着葛力姆乔恼羞成怒的样子,忍不住弯了嘴角。他已记不得前世的种种,今生的第一眼,就是一个浑身是血的蓝发青年紧紧地拥着自己。
这世的自己,是葛力姆乔的爱人,仅此而已。
“你可以假装我没听见。”乌尔奇奥拉面无表情。
“你!”葛力姆乔突然像撒了气的气球一样,脸通红的歪倒在床上:“听到了就听到了,我说的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乌尔奇奥拉转头看着葛力姆乔,就见蓝发青年湛蓝色的双眸坚定地看着自己,脸上红晕没退,看上去很是喜感,却让人莫名感动。
“我爱你。”蓝发青年抱住乌尔奇奥拉,把脸埋到他肩窝,一动不动,传出闷闷的声音:“我爱你。”
阳光正好,温暖而又明亮,见证了这一刻的美好。

作者有话要说:
早就想写葛乌了~豹王,上~拿下小乌~


第2章 前世01
(六十年前,虚夜宫)
一股煞风挟裹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降落在虚圈一个角落,虚圈里,深蓝色的夜空挂着一轮血月,悠远的空间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嘶吼声,那是大虚之森里的大虚们相互打斗吞噬的声音亦或是更高级的大虚在进食。葛力姆乔警觉的抬起了头,死死地盯着东南角,只看见一个带着温和笑容的深棕色头发的男人,穿着一身宽大的死霸装,双手掩在袖中,身后是一个狐狸脸的死神,满脸恶意的笑容,让人一看就生不起好感来。两个死神实力都不弱,尤其是前面那个黑框眼镜的男人。葛力姆乔当然不会觉得来者是客,也没有什么友好的习惯,凭着野兽般敏锐的对危险靠近的直觉,葛力姆乔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比自己的实力强太多。作为虚圈里为数不多的强者,葛力姆乔有着自己的骄傲,即便是面对着比自己强几倍的对手,也没有任何示弱的理由。
葛力姆乔站住不动,既没有贸然进攻,也没有一丝退缩,只是定定的看着两个死神朝自己走来,一副随时可以发动进攻的架势。黑眼镜男在离自己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住了,刚好是自己最远攻击范围,葛力姆乔不好轻举妄动,他的样子是一只豹子,没有一击必杀的准备,豹子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那男人只是笑了笑,看上去十分友好,可惜虚和死神从来都是死对头,葛力姆乔就算是脑袋里全是肌肉也知道那人是自己的敌人。狐狸脸的死神似乎才看见不远处的豹子,有些兴奋地声音传来:“啊拉蓝染副队长,前面有一只亚丘卡斯,真是好运气呢。”说完,还朝葛力姆乔挥了挥手,还是一脸让人讨厌的笑容。黑眼镜男微微转头,看着身后的狐狸脸,似乎是责备的语调:“银……”“啊拉蓝染副队长,我不小心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呢,”狐狸脸打断黑眼镜男,转头又看向葛力姆乔:“你好小豹子,很高兴见到你呦。”黑眼镜男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面对着调皮的儿子一样露出一个无奈的笑,看着葛力姆乔的眼神依旧温和:“我替银道歉,身为死神,我有责任消灭虚,只是,”黑眼镜男顿了顿:“现在我只是以一个个体的名义来访虚圈,我希望我们可以合作。”
葛力姆乔其实已经很不爽了,面前这两个人目中无人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要不是亚丘卡斯的不弱的智商,葛力姆乔绝对已经冲上去和这俩死神拼命了。看这俩人没有拼命的打算,却不代表葛力姆乔真的会放松警惕,死神虚合作什么的,简直是痴人说梦。葛力姆乔咧了咧嘴,露出锋利的犬牙,喉咙里发出呼噜声,威胁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呀,小豹子同意了呢。”狐狸脸一脸兴奋,本来就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弧度更大,嘴巴也是成了一条线,葛力姆乔怀疑下一秒他的脸就会被这三道弧线瓜分破裂掉。怎么会有这种烦人的家伙。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已经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那么不死不休,我奉陪到底。
葛力姆乔后腿肌肉绷紧,腰身向后弓起的幅度更大,全身的力量凝聚在爪牙之间,二十米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若是自己运气好一点,凭这一击的威力,足以瞬间抹杀掉狐狸脸,至于眼镜男,似乎能伤到,但是取他性命,还是有很大的困难。就在葛力姆乔已经箭在弦上,随时可以发出必杀一击的时候,眼镜男笑了一下,袖口寒光一闪,然后两人就在自己面前消失了。但是葛力姆乔直觉两人还是在原来的位置,然后毫不犹豫的直接扑了过去。
蓝染站在离原来三步远的地方,嘴角含笑,银没有说话,依旧是笑眯眯的,透露不出一点想法。“银,”蓝染开口,口吻温和,像是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的说道:“这真是个不错的试验品。”“啊拉,能让蓝染副队长看上,果然是不错呢。”蓝染嘴角的笑意更深:“是啊。”
葛力姆乔不知道,其实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被监视起来了,在他还是基力安时候。心思细腻如蓝染者,不会漏下一个“可塑之才”。
葛力姆乔扑过去,那一击的威力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大上几分,荒凉无际的沙地被扑起漫天的沙土,爪子深深地扎进了沙地里,嘴里狠狠地咬紧了空气。
这是葛力姆乔第一次和蓝染市丸银第一次见面的情况。后来想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男人一手设计的,但是某种意义上,葛力姆乔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感谢这个孤独强大到**的男人,没有他,自己或许一生都无法理解爱的含义。
再见蓝染是在三年以后了,这三年时间,葛力姆乔的实力一直在壮大。葛力姆乔隐隐觉得,自己的实力在向瓦史托德靠近,不知道什么时间就会进化。一直以来,葛力姆乔都小心翼翼,但是进化需要捕食同阶层的大虚,本来这个级别的大虚就很少,葛力姆乔有时候一个月都不一定能找到一只,但今天或许是自己运气太好,活着是太差,居然碰到了一伙四只亚丘卡斯。
这四只亚丘卡斯怎么会和谐相处的,葛力姆乔有些疑惑,自己从来是独来独往,从不知道还有这种结伴而行的大虚。没有犹豫的,葛力姆乔做出了攻击姿态,那四只亚丘卡斯看样子是经常一起合力捕食,也马上做好了进攻的架势,没有任何言语交流,一场生死较量就开始了。
牛头虚第一个冲了过来,头上的骨角锋利无比,葛力姆乔一个侧身避开骨角,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向扭转身躯,躲开了紧跟在牛头后面的羊头。没有片刻停顿,牛头虚转过身来,四只虚形成一个包围圈将葛力姆乔团团围住,葛力姆乔没有慌乱,这种包围的局面他不是没有遇见过,只是第一次被四只亚丘卡斯包围,不过这四只有两只是刚刚晋升为亚丘卡斯,还不习惯亚丘卡斯灵活的身体。另两只也只是中级而已,葛力姆乔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杀了他们,至少可以保全自己不受伤。要知道,如果被同级的大虚伤到,此生便再无晋级的机会了。
四只亚丘卡斯围着葛力姆乔一点一点的转着,突然,葛力姆乔身后那只中级蜥蜴扑上来,葛力姆乔猛地向后一拖,把蜥蜴让到了身前,接着毫不犹豫的对着蜥蜴咬了一口。那只蜥蜴在空中没办法借力,虚闪成型也是朝着前面,毫无悬念的跌倒了地上,然后虚闪爆开,顿时黄沙漫天,连着前边那只牛头一起负了伤。这么简单的就解决了两只,葛力姆乔不由得有些惊讶。羊头也很惊讶,它们四只从变成亚丘卡斯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狩猎,从来没有失误过。碰到这只高阶的亚丘卡斯,本来觉得是一件挺简单的事,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羊头虚和猪头虚不敢轻敌,牛头和蜥蜴也挣扎起来加入了战斗,一时黄沙漫天,碰撞声不绝于耳,偶尔还会夹杂着痛苦的**声。
不多时,万籁俱寂,只有远处传来的悠远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黄沙渐渐散去,葛力姆乔站立的身躯显现出来,身姿挺拔,目视远方。四周,四只亚丘卡斯都鲜血淋漓,一只已然断气。葛力姆乔一向不喜欢打弱者,一脸不屑的看着摇摇晃晃想要站起来的羊头,然后听见他说:“我们已经没有进化的可能,吃了…我们,变得更强。” 羊头眼神坚定的看着葛力姆乔,既然已经没有金华的可能,那么活着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没有意义了,与其这样,不如成全葛力姆乔,让自己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看着他更强。
葛力姆乔没有说话,默默走到已经死了的蜥蜴面前,慢慢品尝同级大虚的味道,它会变得更强,会让死在自己手下的同类看到自己变成强大的存在。
葛力姆乔抬起头,身体里的力量膨胀的越来越明显,这是要进化的征兆。自古以来,进化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这也是虚圈几千年以来维持着力量平衡的原因,要是一虚圈的瓦史托德,尸魂界的死神就干脆集体自杀好了,免得亲眼看着虚圈尸魂界和现世团灭自己却无能为力那么痛苦。
葛力姆乔尽力压下身体里那股澎湃的力量,眼睛到处寻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要是进化时释放出的灵压引来别的大虚,那自己可就危险了。找到地方,葛力姆乔狂奔而去,又蓦的停下,三年前的灵压又一次出现了。倒不是葛力姆乔的灵压感觉是多么厉害,实在是这次那两股灵压离自己太近了,几乎就是在十米远处。葛力姆乔不能轻举妄动,但是自己的视觉似乎是不管用了,眼前没有任何东西,除了一望无际的黄沙之外再无他物。

作者有话要说:
考试季更新缓慢啊有木有,1月18放假日更,不过这是短篇,估计再有个十章八章的就完结了~

第3章 前世02
葛力姆乔不敢大意,上次对方的灵压让自己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其实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把自己的灵压隐藏起来并不是一件难事,而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威吓自己,给自己施压。
葛力姆乔没有想太多,现在自己体内力量汹涌,随时有暴走的危险,这俩人选择在此时现身,明显是想要不费力的拿下自己。这么强的实力却没有立刻动手,显然是没有要自己的命的打算。
葛力姆乔不想冒险出一点差错。毕竟成为瓦史托德,站在力量的顶峰,是所有虚的理想,更何况是天性杀戮的豹王呢。但是面对这两个死神,又该如何?葛力姆乔弓着腰身,绷紧肌肉,一点点往后退,这样做是葛力姆乔现在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体内的力量翻腾,马上就要到一个临界点了,那时候,就算来一个基力安,一个虚闪自己照样完蛋。
顾不了那么多,葛力姆乔退了两步就不得不停下,体内的力量再也压不住,恣意的翻涌喷薄而出,给虚圈暗淡了无生机的永恒暗夜平添了几抹瑰丽的色彩,像是北极光,瞬时照亮了一方天空。
蓝染和银慢慢出现在离葛力姆乔十几米远的地方。
“啊拉蓝染副队长,小豹子进化了呢。”银依旧一脸恶意笑容,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银。”蓝染没有回头,脸上一贯的温和表情带着淡淡的喜悦,看葛力姆乔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令人满意的作品。
“啊拉小豹子倒了。”
过了很长时间,虚圈再度恢复成一片黯淡的夜色,血月挂在空中,血淋淋的看着这个残酷却简单的世界。
葛力姆乔虚弱的躺倒在地上,这也是虚圈瓦史托德数量稀少的原因之一,每次进化,就算是成功,新的瓦史托德也会有几个时辰的虚弱期,这个时期的瓦史托德,实力也就和基力安差不多,而释放出的灵压会引来很多高级大虚。不知是福是祸,蓝染和银在这里,没有哪只虚会趁虚而入,但是葛力姆乔知道,自己这是已经把命交到这俩死神手里了。
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葛力姆乔集中精神调息,感受着浑身的灵压慢慢的内敛进血肉,浑身的力量慢慢的回复,原来的豹子形态也消失了,转而成为了人类的形态,脸上和肩关节膝关节的骨质面具泛着犹如金属般的光,显示着它非一般的强度。从此以后,虚圈又多了一位王者,不知以后虚圈的势力重新划分的时候,会掀起多大的腥风血雨。
“瓦史托德,你的名字。”
“葛力姆乔,葛力姆乔·贾克杰克。”
“葛力姆乔·贾克杰克,想要变得更强么?”
“……更强……”
“比瓦史托德更强。”
……
葛力姆乔没有马上起身,即便是自己进化了,和面前这个人的差距却没有一点点的缩小,反而更大了。这个死神……真的可以帮助自己更强么?或许是真的。
“哼,我要如何相信?”
蓝染嘴角的笑更温和,宽大的死霸装无风自动,黑色镜片反过一片白光:“银。”
“啊拉蓝染副队长,这样小豹子会死的呦。”
“不会的。”
“既然这样……”话没说完,从银的袖子里闪过一片寒光,直冲向葛力姆乔。虚圈的生活给了葛力姆乔非同一般的反应速度和对危险的预感,早在蓝染笑的时候,葛力姆乔的神经已经绷紧,全身的肌肉蓄满力量,随时准备一跃而起。所以在寒光闪现的一瞬间,葛力姆乔已经发力,腾空而起,却因为身体虚弱跟不上大脑的反应速度,生生被刺穿了腹部。
可以想象,如果葛力姆乔没有跃起,这一刀,会直接让他身首分离。
葛力姆乔疼的蜷曲了一下,那一刀太快,直接从胸口下方一刀豁到了腹部,其锋利程度可想一般。要知道,瓦史托德的皮肤强度,就算是承受基力安的虚闪,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银。”蓝染语调平和的听不出什么,那边银已经开口:“啊咧,下手有点重呢。”
这分明是一种警告,这种滋味真是不好受,有那么一瞬间,葛力姆乔想直接不管不顾的冲上去。
骄傲对虚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但是葛力姆乔不一样,他不记得自己前世,因为活着的时间实在太长,又都是严酷的弱肉强食的世界,哪有时间想别的,只是即便在大虚时期,葛力姆乔也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就是凭着一些残存的意识,葛力姆乔不仅凭本能吞噬了别的大虚,而且成功的进化成了亚丘卡斯,这多少让葛力姆乔和别的虚不一样,除了单纯的追求强大实力之外,尊严也是一种很重要的东西。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坚持骄傲么?
当你没有骄傲的资本时,所谓的骄傲,不过是惹人发笑的笑话罢了。
葛力姆乔记下了这笔耻辱。总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银。”蓝染转身。
“啊拉蓝染副队长,不要什么事都让我,我可是个好人。”
“好人?”
葛力姆乔没有说话,腹部的被贯穿的伤口还在一点一点的往外渗着血,已经有了渐渐停止的趋势。原来半尺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得不说,瓦史托德的恢复力比起亚丘卡斯强了不止一点。
银笑眯眯的看着被自己刺出来的伤口一点点愈合着,原本地上的喷涌出来的鲜血化成点点荧光飘散在虚圈嗜血的夜色中。
“真是个有趣的小豹子。”
这是葛力姆乔和蓝染的第二次见面,这也是前世站上实力之巅的开始。

看着自己的骨质面具一点点破裂,最后只剩下了右脸的骨质列齿,湛蓝的眸子,一头桀骜不驯的蓝发,葛力姆乔微微恍了神,直到蓝染特有的温和嗓音响起:“欢迎加入,我们的新伙伴。”
“啊咧小豹子,你好漂亮呀。”银的调笑声。
葛力姆乔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刚才在面具破裂时还以为自己就要殒命于此,内心的平静居然大于不甘。
汹涌的力量似乎要将人毁灭,可以想象自己的实力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然且这种灵压与虚的灵压有稍微的差别,像是打破一层什么样的壁垒。
葛力姆乔不仅要想现在的尸魂界到底强大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境地,区区一个副队长就有如此逆天的能力,看他的野心远不止于此,难道是要称霸虚圈,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第二次见面,蓝染赋予了葛力姆乔逆天的实力,没有留下别的话,他们就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走了。


(十年后虚圈)
葛力姆乔一直在游荡,虚圈实在是很大,葛力姆乔扫荡了大虚的森林,最后失去了乐趣,第一次觉得实力太强大了也是一件无趣的事情,所谓高处不胜寒,在这十年里因为没有找到实力相当的对手,葛力姆乔的实力进步甚微,而找到一个对手成为了他最渴求的事情。
再次见到蓝染是在预料之中的,他甚至隐隐有些感激这个一度让他感到屈辱的强大的男人。这甚至隐隐有些期盼,看到他身后那个笑的一脸恶意的少年。他隐隐希望和那个银发少年打一场,那一箭之仇或许自己已经有实力讨回来了。
蓝染这次出现身后跟着的却是一个扎着满头小辫,戴着白色眼罩,棕色皮肤的男人,只一瞬间,葛力姆乔就感受到一阵近乎实质的杀气,那个棕色男人实力比那个叫银的少年弱了一些,甚至可能还不如自己。
看样子尸魂界也并不都是逆天的存在,至少一对一的话,自己是有把握打败这个棕色皮肤的男人,就算不能完胜,最差不过是同归于尽。
蓝染这次来确是带自己去了虚圈中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宫殿——虚夜宫。
在那里,葛力姆乔终于明白了自己成为破面时蓝染的那一句“欢迎加入,我们的新伙伴”中那个“我们”的意思。
原来并不仅仅指他和银,还有另外的像他一样的异类存在。虚夜宫里的景象是自己在虚圈从来没有见过的,蓝天白云,阳光普照。但是同样残酷,甚至比之外面,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那里葛力姆乔身为强者的骄傲再次被击的粉碎,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虚夜宫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展示。
每天都有弱者从十刃的宝座上被打入三位数的巢穴,那些失败者活着也只是浪费罢了,在虚夜宫实力代表着一切,葛力姆乔是第三任的第六十刃,而在此之前的两位第六十刃皆已做了他人的刀下亡魂,回归灵王大人的怀抱了。
葛力姆乔第一次知道第一十刃史塔克·莉莉妮特居然会因为太过强大的实力孤独到将自己的灵魂一分为二,拜勒冈居然是曾经的虚圈之王,而羚羊骑士身为雌性实力竟远在自己之上,至于第四十刃乌尔奇奥拉·希弗,他的底细竟没有人知道。前三位十刃,深居简出,而第四十刃就像是蓝染的一个化身,总管着虚夜宫的一切实务。
十刃换了一届又一届,羚羊骑士失踪了,诺伊特拉成为了第五十刃,第八十刃被一个粉头发的杀死,第九十刃成了一个双头的阴阳怪物,但是一直不变的是第一十刃、第二十刃、第四十刃、第六十刃、第十十刃,而三位数巢穴的人数与日俱增,蓝染实在是冷酷无情,每次他的到来总是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新的实验品被源源不断的送进实验室,不论成功或失败,他脸上的温和笑容也不减分毫,直到有一天,或许是试验品枯竭了吧,虚夜宫难得平静了一段时间。
每天都会有自以为实力了得的破面来挑战自己的权威,葛力姆乔从不手软,豹子的嗜血是天生的,碰上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点点将对方折磨致死,心情好时就给对方一个痛快,从不留活口,这是一种另类的仁慈吧,反正重伤者进三位数巢穴也只有死路一条。

作者有话要说:
考试必过(握拳!)

第4章 前世03
想起第一次见乌尔奇奥拉的时候。
那是在去第六殿的时候,路过了一个相当宽大的场地,从场地里传出的强大的激烈碰撞的灵压引得葛力姆乔忍不住停住了脚步。两股灵压对比鲜明,一股冷冽强大,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不容抗拒,一种仓皇动荡,极度不稳,充满了绝望。
几个呼吸之间,战斗结束,两股灵压一瞬间消失,然后一股清冷的气息在自己身边拂过,快到葛力姆乔只能看到他削瘦的身形以及头上突兀的骨质角。一瞬而过,风里还隐隐的传来两个字:“垃圾。”
身边的副官看着葛力姆乔一直望向那人的离去的方向,忙开口解释道:“刚才是第四十刃乌尔奇奥拉·希弗大人。”葛力姆乔回过神来,乌尔奇奥拉么,那么狂傲的样子,强大的灵压,真是有意思。
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过,只是来挑战的破面越来越少,到最后,基本绝迹。葛力姆乔每天干的最多的事,就是躺在虚夜宫的外围墙上,叼着把匕首,百无聊赖的看着远处的永远不落的血月。千百年来,唯一的永恒。
又有什么是永恒的呢,最初的最初,这个世界的本源又是什么,多少年后,又怎么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
无聊的问题,因为太过无聊么,不知为何,现在即便是战斗,也没有太大的兴趣,第六十刃,不高不低的位置,不是没想过站上更高的地位,只是若要酣畅淋漓的打一场,两败俱伤是免不了的,到时渔翁得利,想想就觉得傻得可以。这是一种势力制衡,十刃之间鲜少会有战斗,前三位十刃不轻易出手是因为蓝染的禁令,乌尔奇奥拉的底细或许只有蓝染知道,葛力姆乔总觉得乌尔奇奥拉才是最厉害的那一个,而在蓝染每次来虚夜宫的时候,乌尔奇奥拉又总是以一种臣服的姿态出现。
“葛力姆乔大人,乌尔奇奥拉大人和牙密大人去了现世。”
现世?去现世干什么?葛力姆乔皱了皱眉,副官马上开口:“蓝染大人的密令,据银大人说,是去杀一个少年。”
呵呵,现世居然会有蓝染感兴趣的东西。葛力姆乔转过头,乌尔奇奥拉那个家伙,还真是听话,真是让人,很不爽啊。
“葛力姆乔大人,蓝染大人召集前二十位破面前往议事厅。”
“知道了知道了。“葛力姆乔一脸不耐烦,又开什么会,每次来虚圈,蓝染都要召集破面,欢迎新同胞,切,什么新同胞,多数都成了刀下鬼,对了,前几天出来的那个什么来的,汪达怀斯,怎么那么老实,可别是个傻子。这次开会,也许还有现世的情况吧。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