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瓶邪同人]三里情 枯叶藤

[瓶邪同人]三里情 枯叶藤

时间: 2012-08-24 02:07:59

全文:
高考完吴邪跟着他三叔去了三里镇,邂逅了一个性格冷淡却心思细腻的神秘男孩儿张小哥,之后遇到的一系列怪异惊悚的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吴三省 ┃ 其它:

☆、初进三里镇

  三里镇原写作叄鲤镇,因为名字太过复杂,而镇里绝大部分都是老实巴交的种地人,这种地人里头大多数又是文盲,大家传着叫着就变成了三里镇。
  三里镇水秀山清,风景如画,有着一派无人开采过的原始自然之气,一看就是个旅游的好去处。只是三里地处偏僻,又被群山环绕,交通非常不方便,居住在当地的人们祖祖辈辈几乎都在山里过活,很少有出镇的人,吴家算是一个了。
  吴家是三里镇的大家,听说吴家清朝时曾是朝廷里当大官的,叫什么殿阁大学士,正一品,只是后来衰败了才隐居到三里镇,但就算衰败了,大家的气势威望仍是在的。吴邪打小就在城里出生,城里长大,也在城里读书,现在刚高中毕业,因吴家几乎都搬出三里镇了,吴邪迄今为止都没去过三里镇。听说三里镇还有吴家一栋老宅,这次吴三省回去也是因为老宅的事。吴邪刚高考完,就想到处看看玩玩放松放松,央了好久吴三省才答应带他去。吴邪原本没想去三里镇的,可三里镇到底是半个故乡,跟着去瞧瞧也是应该的。
  哪知汽车开到半路天就下雨了,土路变得坑坑洼洼非常难走,汽车开到半路就动不了了,睡的正香的吴邪被吴三省摇醒,心情有点差,
  吴三省拍了吴邪一下,骂道:“臭小子,就知道睡!快点下来,我们走路过去。”
  “什么?三叔,你别开玩笑了,这种路怎么走啊?”吴邪皱眉看着那泥泞的土路,心情更加郁闷了,现在他一点也不想去了,好好地他干嘛非要跟来!
  “行了,别耍少爷脾气,现在还早,走过去不会太晚。”吴三省自己背上行李套上一件雨衣,又递给吴邪一件,催促道:“快点穿上。”
  吴邪认命的背上旅行包穿上雨衣,不甘不愿下了车。
  吴三省吩咐完司机就带着吴邪沿着土路走,一路上吴邪都赌气不和吴三省说话,低头默默地走,鞋子全是泥。吴三省没好气道:“这可怪不得我,是你自己要跟来的,现在知道辛苦了吧,你说你,好歹是个男子汉,怎么这点苦就受不了了?你都不知道以前我们……”
  吴邪知道如果不阻止吴三省,他肯定会没完没了说个不停,“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吃了很多苦嘛……”
  吴三省后半句被抢白了,顿时噎住没话说了,他真是拿吴邪没办法,谁叫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侄子呢,于是无奈的叹口气,不训话了。
  片刻后,
  “三叔,你看那后边好像有车开来了。”吴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背后他们走过的那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上缓慢行驶的一辆拖拉机。
  吴三省也停下来看了看,笑道:“你小子运气不错,咱们可以搭顺风车了。”
  “哎,老乡。”吴三省看到拖拉机开近了,便朝开拖拉机的人挥手,“是去三里镇的吗?”
  开拖拉机的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看到吴三省挥手就停了下来,用带着浓浓口音的普通话回道:“是啊,这条路不去三里镇还能去哪啊。”
  “嘿嘿,能搭我们一程么?”吴三省笑道。
  “当然可以,上来吧。”汉子认真回道。
  吴邪和吴三省提着行李坐到了拖拉机后面,后面没装什么东西很空,只是凹凸不平的铁板上积了一滩滩雨水,但总比走路强多了。
  路上吴三省有一搭没一搭和汉子说着话,吴三省对三里镇还算了解,两人聊得挺来。吴邪就不好过了,鞋子都是泥水湿不溜丢不说,刚才雨衣还不小心被刮破了,现在坐着的屁股半边都湿了,难受的要死,幸好是在夏天,不然惨大发了。
  拖拉机慢吞吞在土路上颠簸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三里镇。
  三里镇民风古朴,很少有红砖绿瓦的现代房,基本上都是青石土木混合建造的新旧房子,高高矮矮,一排排一栋栋,看上去别具一番风格。
  吴邪从拖拉机上翻身下来,不想地太滑,吴邪脚没站稳狠狠滑了一跤,旅行包里带的零食嘭嘭嘭压的粉碎,吴邪再也忍不住咒骂起来,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吴三省赶紧下车扶他起来,问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吧?”
  吴邪摸着屁股站起来嘶了两声,忍着疼道:“没事。”
  吴三省谢了汉子,给了他五十元钱,汉子坚决不收,吴三省又谢了几句才拖着吴邪边走边道:“没事就好,我们先去老宅。”
  三里镇其实并不大,路上铺满了青石板,路两旁错是落有致黑瓦房,而雨早已经停了,雨后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混合花草的香味,走在青石板的小巷很是惬意,当然,不包括吴邪……,街巷的人不多,偶有几个小孩跑过,十几分钟后两人走到了吴家老宅。
  吴家老宅建的并不张扬,和大多数三里镇的房子一样是普通青石房,只是比一般的要大了许多,门上还挂着一块脱了漆的‘吴府’匾额。老宅左右两边是两条仅容两人并肩通过的小巷道,像是故意将老宅单独隔开似的。老宅门前倒是很干净,应该是专门雇了人打扫。
  吴三省脱下雨衣拿出一大串钥匙,正要上前开门,就听到吱嘎一声,接着耳边传来一个年老沙哑的声音:“哎,是三伢子回来啦。”
  吴邪循声望去,见隔壁家门口站着个老爷爷,胡须花白,面目慈祥,手里拄着拐杖微微佝偻着背,慢慢挪着步子过来。
  “顾叔。”吴三省笑着朝顾老点点头,然后扯了扯身旁的吴邪,走过去对顾老介绍道:“顾叔,这是我大侄子吴邪,小邪快叫爷爷。”
  “顾爷爷好。”吴邪很乖巧的叫了人。
  顾老看着眼前这个面目俊秀的高瘦男孩,笑眯眯的点点头:“嗯,倒是和吴老爷有几分相像。”
  吴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嘿笑了两声。
  “去屋里说话吧,外头湿。”顾老往回边走边道。
  “顾叔,现在能带我去看看那个地方么?”吴三省突然问道。
  顾老停下脚步看着吴三省,摇头道:“今天恐怕不行,太晚了,今晚先到我家去住,明天中午多带几个人再去。”
  吴三省立刻皱起眉头,“这么严重?”
  顾老叹口气,“也不是,只是这件事情非常怪异,保不准今天又会发生什么。”
  吴三省也没办法,装好钥匙放下行李对吴邪道:“小邪你呆在顾爷爷家,换身衣服,我还有事要办,办完就回来。”
  吴邪小鸡啄米似得连连点头,他恨不得马上就换掉这一身湿黏黏的衣服。
  “顾叔麻烦您了。”
  “哪儿的话,早点回来,我让你婶子多做些饭菜。”
  吴三省应了声就走了。
  顾老的房子是木头建的,共两层,一楼是大厅和厨房,顾奶奶似乎不在家,这会儿就吴邪和顾老两个人。
  “顾爷爷,洗澡的地方在哪儿啊?”吴邪边脱鞋子边问道。
  “哦,在后院呢,你拿着衣服跟我来吧。”顾老领着吴邪从大厅走到厨房,后院在厨房后头,“路上累着了吧,下雨天路难走得很啊,锅里烧了热水,你先拿去洗。”
  顾老家的厨房是很老旧的那种要烧柴的灶台,上面砌着两口大锅,一口烧菜一口烧水,烧水的锅里满满都是热水。顾老提着放有葫芦瓢的木桶过来,道:“小邪你就去后院冲冲,天气不冷,小伙子没那么讲究。”意思就是让吴邪在后院露天冲澡。
  吴邪知道在这偏僻的小镇也不能要求那么多,现在他只想洗个澡,把自己弄干净先。吴邪提了一桶热水到后院,扒拉下衣服裤子只穿着一条内裤哗啦啦洗了起来。
  可能是太舒服了,冲了一桶水吴邪还觉得不够,想再装点热水洗洗。于是吴邪湿哒哒着身体提着空桶跑进厨房,谁知厨房此时站了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身材高大修长的黑发男孩,吴邪一下子就愣了,“你,你是谁?”
  黑发男孩也在舀热水,听到吴邪发问才转过头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吴邪手中的木桶,最后视线停留在吴邪半光着的白皙身体。吴邪一下就扔了木桶用手捂住下半身,脸瞬间红了个透,“看,看什么看,老子又不是女人。”
  黑发男孩面无表情扭过头继续舀水,装好了就脱下背心也走到了后院冲澡。吴邪也没心思洗澡了,看他走了便急忙拿着衣服跑去换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张小哥

  顾奶奶六旬左右的年纪,头发灰白个子瘦小,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短式唐装,右衽上自己缝了三颗鱼盘扣,吴邪低着头不敢看顾奶奶的脸,他刚才跑得太急,差点撞到了要进厨房的顾奶奶。顾奶奶倒是没介意,牵着吴邪的手笑着问道:“你就是吴老爷的孙子啊,叫什么名字?”
  吴邪抬头看向顾奶奶,顾奶奶皮肤暗黄,牙齿也掉得差不多了,“顾奶奶,我叫吴邪。”
  “叫什么?”顾奶奶有点耳背,没听清。
  吴邪提高嗓门凑到顾奶奶耳边道:“我叫吴邪!”
  顾奶奶这回听清了,笑呵呵道:“哦,吴邪啊,好,好,多大了?”
  “今年18。”吴邪高声回道。
  “啊,18 了啊,挺好。”顾奶奶用力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行了,老婆子,张小哥冲完澡了,我看该去做晚饭了。”顾老大声提醒道。
  张小哥?那个男孩叫张小哥?难道不是顾老的孙子么?吴邪纳闷,这年头还有人叫这个名字的?
  顾奶奶应了一声,又问吴邪:“奶奶刚和张小哥拔了点萝卜回来,你喜欢怎么吃,奶奶做给你。”
  “谢谢奶奶,做您喜欢的就成,要我帮您么?”吴邪疑惑怎么不见顾老夫妇的儿女?
  顾奶奶没听清后半句只囔囔着:“哎,谢什么,这孩子……”转身去了厨房,
  顾老却听到了,笑道:“小邪不用你帮忙,老婆子她就喜欢一个人做饭。”
  说完那个叫张小哥的黑发男孩就擦着头发出来了,大厅亮堂,吴邪此刻才认真打量起这个男孩的长相:紧抿的淡色薄唇,挺直的鼻梁,微微眯起的黑眸,一头略长的黑发,配着修长的身高,根本就不像是这穷乡僻壤的土孩子,自认为已经很帅了的吴邪瞬间怂了。顾老指指张小哥对吴邪介绍道:“小邪,这是张小哥,也是从城里过来的,暂时住在我家,今晚你就和他睡吧。”然后又对张小哥道:“张小哥,带他去你房间吧。”
  原来不是顾老的孙子啊,吴邪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张小哥。
  张小哥嗯了声,上前帮吴邪提起行李。
  “跟我来。”张小哥的声音带着一丝男人的磁性,很好听。
  二楼共有三个房间,分别是一大一小两间卧室,一间杂物间。张小哥住的是小间卧室,隔壁是杂物间,卧室里正对门的墙是一扇雕花的老旧木窗,卧室里只有一张挺大的棕床和一张小桌子,棕床上面铺着边角有些破损的草席,草席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条蓝色薄毯子和一个花枕头。桌上放着一个黑色旅行包,张小哥把吴邪的行李也放在桌上,
  吴邪看着那黑色旅行包,问道:“我从杭州过来的,小哥你是哪里的?”
  “……”张小哥没答。
  吴邪也不介意:“我刚高中毕业,你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还在读书么?”
  “没。”
  吴邪又问:“你来镇里这么多天,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不知道。”张小哥冷冷道。
  “……”吴邪识相的闭了嘴,然后从乱糟糟的包里翻出手机,想要打个电话回家说自己到了三里镇,哪知手机竟然没信号,吴邪不爽的骂了一句,想去问张小哥这里有没有固定电话,抬头一看,才发现张小哥不知什么下了楼。吴邪只好一个人开始整理背包,等收拾完了,顾老刚好叫他吃饭,吴邪蹭蹭蹭下了楼。
  顾奶奶做的饭菜很好吃,吴邪足足吃了三大碗饭,满足的在一旁揉肚子。吴三省没回来吃饭,顾老说好像是耽搁了,得明天回来。
  吃完晚饭,外面又开始下起了大雨,顾老家里几乎没什么电器,电视更是没有,吴邪早早回到了卧室玩手机小游戏,不一会儿,张小哥也上来了,还带了一瓶红花油给吴邪。
  “给我干嘛?”吴邪问道。
  张小哥伸手指指吴邪的屁股,吴邪这才想起,白天从拖拉机上掉下来摔了一跤,疼的要死,后来洗澡吃饭忙的忘了,现在被张小哥一提醒才觉得有点疼,不过……张小哥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今天洗澡他看到的?!太丢脸了……
  “谢谢。”吴邪尴尬的笑着接过红花油,心里嘀咕,没想到这人看着不爱说话冷冰冰的,心倒是挺细的。
  吴邪收起手机,然后趴着躺下,往手里倒了点红花油,伸到裤子里轻轻揉搓,但吴邪穿了两条裤子,涂起来有些费力,涂到一半时吴邪忽然觉得屁股一凉,接着张小哥拿过红花油面无表情替吴邪擦了起来,吴邪顿时大窘,胡乱扯起裤子慌道:“哎,别别别,小哥我自己来。”
  张小哥奇怪的看了吴邪一眼躺回床上。吴邪也不敢再擦了,背过身脸窘得通红,这是什么情况啊?即使我们都是男人,即使你长得很帅,但是也不能这样吧,再说我们不熟啊,傍晚那会儿还对我冷冰冰的,晚上怎么这么热情了?!小爷的屁股还没被外人碰过呢!今天还真是倒霉,半路下雨改走路,就算后面坐了拖拉机可下车时还摔了一跤,现在又被摸了屁股……
  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吴邪吐槽着吐槽着就开始迷迷瞪瞪的会周公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吴邪被尿憋醒,吴邪闭着眼睛习惯性的在身边摸灯的开关,摸,摸,摸,摸到了,按了按,咦,怎么灯不亮,又按了按,软软的手感不对……吴邪一下子就醒了,嗖的把手收回来,
  “啊,哈,不好意思,我以为是在家呢,哈,哈。”夜黑的发蓝,吴邪看着身边眼神冰冷的张小哥,尴尬的不行,只能讪讪笑着打哈哈。
  张小哥懒得搭理吴邪,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过了一会儿,张小哥感觉手臂被戳了戳,不理。
  又过了一会儿,
  “小哥,那个…厕所在哪儿?”吴邪小声问道。
  张小哥眼都没睁开,只冷冷回道:“后院。”
  吴邪摸索着爬起床,开了灯,外头还在下雨,淅沥沥的声音透过雕花窗传进小卧室,显得格外安静,吴邪看着黑漆漆的窗外,最后还是没忍住,对张小哥小声道:“要上厕所么?一起去吧?”
  “……”
  吴邪只好认命的拿起一旁的小手电,出门下楼。
  因为三里镇发展落后,顾老夫妇家的楼道还是没安灯的木质梯子组成,走一步就嘎吱一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吴邪拿着小手电咽了口口水,走到大厅时,吴邪正要去找大厅点灯开关,就听到身后楼梯又嘎吱,嘎吱响了起来,吴邪登时头皮发麻,抓着手电壮着胆子朝楼梯照去,“谁?”
  吴邪上下照了照,发现楼梯上站的是张小哥,立刻松了口气,“是你啊,吓死我了。”
  张小哥莫名其妙的瞥了吴邪一眼,然后转身往后院走去,吴邪赶紧跟上。
  这回有张小哥的陪伴吴邪安心多了,痛痛快快放完水窝回床上睡觉。可能是睡得太早了,吴邪这下倒睡不着了,屁股越来越疼,吴邪只能侧着身,看着门板发呆。
  雨好像小了很多,夜变得更安静,安静的只有张小哥的打呼噜声,不对,好像不是张小哥的,张小哥呼吸清浅就在耳边,吴邪认真听了片刻,难道是顾老夫妇?不对啊,顾老夫妇的房间在对面,而这声音听上去好像是隔壁的,可是隔壁……隔壁是杂物间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1:
  吴邪:你就叫张小哥么,哈哈哈,好搞笑的名字
  小哥:……吴邪,你屁股青了▼_▼
  吴邪:o(≥口≤)o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小哥:我给你屁股上药吧▼_,▼
  吴邪:张起灵你去屎o(≥口≤)o
  小剧场2:
  吴邪:⊙﹏⊙‖小哥你陪我去上厕所吧
  小哥:……自己去▼_▼
  吴邪:我怕怕o(≥口≤)o
  小哥:……好吧▼_▼
  喜欢的话留个言吧^o^


☆、吴家老宅

  吴邪有些害怕,心砰砰砰跳得厉害,震着耳膜,仿佛下一刻就能把耳膜震破,以前看过的恐怖小说、恐怖片儿跟爆米花似的哗哗哗全蹦了出来,吴邪只觉得他盯着那块门板都变得不正常起来,好像下一刻就会被风慢慢吹开,然后看到……吴邪猛地闭上眼睛不敢想象了,摸摸索索转过身去对着张小哥,也不管屁股痛不痛了。
  呼噜声仍在响,时断时续,吴邪看着张小哥完美帅气熟睡的侧脸,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干脆又闭上眼睛,背后瞬间就凉飕飕的了,吴邪没有办法只好睁开眼盯着张小哥看…
  第二天吴邪被吴三省从床上拽了起来,吴邪迷蒙着眼看不清他三叔只觉得整个身体就跟散了架似的痛,特别是屁股那块儿,
  “臭小子你看看几点了,还不起来,还想赖到什么时候,啊?”吴三省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三叔轻点儿,我屁股疼 。”吴邪揉揉屁股哭丧着脸道。
  “你,”吴三省无奈,放低了声音,“快点起来,今天要去老宅那儿。”说完蹬蹬蹬下了楼。
  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吴邪肚子饿的咕咕直叫,看看窗外昨夜小下去的雨势今早又大了起来,天气变得有些湿冷,吴邪换了衣服多套了件外套又拿了伞和手机这才下楼。
  没想到大厅里已经坐着六个人了,除了吴三省和顾老夫妇外其余三个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男人,其中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年轻男人听到下楼声还转过头来看了吴邪一眼,是张小哥,吴邪被看得莫名有些紧张,差点踩空摔下去,他总觉得张小哥看他的眼神带着一丝嘲弄,好在张小哥看了几秒就转过了头。
  吴三省正皱眉和顾老说着什么,看到吴邪下楼了就对吴邪道:“小邪,你要是身体难受今天就别去了。”
  吴邪不干了,当着这么多年轻人的面如果不去不是直接让他难堪么,于是大声回道:“去,为什么不去,我没事的。”
  “行行行,你随便吃点东西,我们马上就要去了,就等你了。”吴三省不耐烦道。
  吴邪心里纳闷,老宅不就在隔壁么,用得着这么急么?不过抱怨归抱怨吴邪还是用了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洗漱吃饭。
  张小哥显然也是一起去的,吴邪站在他身边有些不自在,毕竟昨晚那么丢脸。吴邪自然而然也想起了呼噜声,也许是白天、多人的缘故,吴邪现在只觉得昨晚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吴三省掏出钥匙开了门,老旧的木门吱嘎一声开了。
  吴家老宅有个大院子,一半铺着平整的石板,另一半则是荒废的菜园子。老宅有两层楼,二楼只一间阁楼。少了人气的老宅一派死气沉沉,尤其是那青石的墙面衬着黑色雕花木窗更显阴森可怖。
  “三伢子,那东西就在左边靠里那间房里,我一个老头子就不去了,你们自己小心点,把它弄出来就成。”顾老说道。
  “成,顾叔你先回去吧。”吴三省表情凝重的点点头。
  顾老拄着拐杖慢吞吞走了,吴邪疑惑地看了眼顾老,问道:“三叔,那东西是什么?”
  吴三省瞪了吴邪一眼,沉声道:“问那么多做什么,待会儿没我吩咐不准乱动。”
  “哦。”吴邪讪讪道。
  吴三省盯着老宅狠狠吸了支烟,才发话:“进去吧。”当时通知他的人只说是老宅后山山体滑坡泥石冲进了老宅,他一来才知道原来冲进老宅的不仅有泥石,还有那东西,真是晦气,顾老说这几天阴雨天气,阴气重,得多找几个阳气重的年轻男人来压压,什么事儿啊!
  连续的阴雨天气让一楼大厅显得森冷压抑,地面也积了许多黄色泥水,左边靠里那块儿墙面倒了大半,堆满了黄土石块,顾老说的应该就是那儿了。从大厅里可以看见三扇门,左边两扇右边一扇,好在靠里那扇门还完好,没有被冲毁,吴三省拿了钥匙去开,锁有些生锈吴三省摸了一手的锈水才把锁打开,可是等吴三省往里推开时却推不开了,
  “里面积了很多泥石堵了门,我们只能先把门卸下来了,”吴三省皱眉道。
  旁边一个高壮的男人闻言立刻拿着一些工具上去忙活起来,吴邪看了他几眼,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看上去有些凶狠。
  刀疤男三两下就把门板拆好了,然后拿下,可就在刀疤男人把门移开的一瞬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我靠,什么味啊?太臭了吧。”吴邪捏着鼻子叫骂道。
  “呸。”吴三省吐了口唾沫,往里瞄了一眼,随即骂道“娘的,是一堆死老鼠。” 刀疤男把门板往旁边放好也呸了好几下,余下几人才看清里面的情形,只见里面黄色泥石上黑压压挤了二三十只黑色大老鼠,死的活的都有,活的大部分听到动静就跑了,留下一些不怕人的还呆在那里分食同伴爬满蛆的身体…几个大男人忍不住身上一颤,吴邪更是忍不住转过身去吐了起来。
  “这里已经够难闻了,要吐吐远点,”吴三省怒道。
  另外两个年轻人忍了一会儿也受不了走到一旁也大吐特吐,只有张小哥和刀疤男还在那儿淡定地看着。吴邪吐完回来佩服的看了眼张小哥,他可是连胆汁都吐了,现在嘴里酸酸苦苦的难受死了。
  “在下面。”张小哥突然开口道。
  “嗯。”吴三省眉头都未松开过,“潘子,拿铲子来。”
  刀疤男从带来的小工具的抽出两把小铲子,递给张小哥一把,自己拿了一把,问道:“三爷,现在动手?”
  吴三省抬头看了看吴邪,道:“小邪你还是先回顾爷爷家里吧。”
  吴邪先是疑惑然后摇摇头,“不必,我可以……”
  吴三省叹口气打断他:“回去吃点东西,你看你都吐光了,在这儿也没力气使。”
  吴邪张口还想说什么,吴三省紧接着道:“叫顾爷爷找两个人抬副棺材来。”
  吴邪看了眼那堆死老鼠,又看看淡定的张小哥,这才点头答应了。
  吴邪好像有些知道被泥石冲进老宅的是什么了,吴邪忽然有些害怕,顾老家离老宅这么近,昨晚他听到的呼噜声会不会和它有关系?
  顾老听了吴邪的传达后立刻就动身要去找人,吴邪看老人行动不方便也跟着一起去了。
  顾老先是叫了镇上两个健壮的中年男人,然后领着他们去了镇口的一个颇大的老旧木屋。木屋门没落锁,吴邪轻轻一推就开了,里面光线不好,很暗,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淡淡的霉味。借着从大开的门透过的光吴邪看清屋里排着一列长椅,而椅上摆着十几副木棺。吴邪看着那整整齐齐的棺材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阵势的木棺,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尸体…
  “这是镇里为老人准备的。”顾老站在门口向吴邪解释,“天灾人祸,说不定哪天就去了,总得留口棺材完完整整的入土。”
  吴邪心中微微触动,城里现在都是火化,死后就是一捧骨灰,哪能完完整整的入土。
  顾老感慨片刻才动动拐杖对两个中年男人道“小王小刘,麻烦你们了。”
  叫小王小刘的两个中年男人应了声就走过去抬起一副最近的木棺,木棺许久未动,落了许多灰。
  吴邪等他们走出来赶紧将木门掩上。
  小王小刘淋着雨抬着棺材稳步走在前头,吴邪撑着伞扶着顾老跟在后头。
  顾老走着走着突然叹了口气:“唉,我这把老骨头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吴邪不知该怎么回答,这是老人家常有的慨叹,安慰根本起不了作用,但是说说总是好的,于是吴邪道:“不会的,顾爷爷一定能长命百岁。”
  顾老对吴邪慈爱的笑笑,“你是好孩子,吴老爷真是好福气。”
  走到老宅时吴三省等人挖的也差不多了,此时的老宅整个大厅都弥漫着一股浓浓腐臭味,吴三省站在院子里脸色发白,其余几人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
  小王小刘放下木棺急急忙忙走了,吴邪和顾老站在院子里等吴三省发话。
  “顾叔,这人还得麻烦你查查是哪家的,也好重新安葬。”吴三省道。
  “行,这是一定要的。”顾叔说着又有些气愤,“也不知是谁在后山埋的人,查到了我一定会严办!”
  “那谢了顾叔。”
  “哪儿的话,吴老爷家的事也就是我老头子的事。”
  后来吴邪才知道顾老是三里镇的老镇长,顾老以前跟过他爷爷做事,也受过他爷爷的恩情,所以一直护着吴家。
  吴邪最后仍是被吴三省赶走了,没看到那东西,不过吴邪也不想看,也不敢看,光想想那一窝死老鼠就够恶心的了,要是下面的……还是算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打电话

  张小哥将近傍晚才回顾老家,吴三省去了潘子家,而那口木棺则暂时放在老宅锁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