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衣冠勤受的** 耽耽(上)

衣冠勤受的** 耽耽(上)

时间: 2014-06-30 04:09:58


作品简介:
男扮女装身世惊天风姿绰约弱不禁风过目不忘大少爷vs闷骚冷漠面瘫武功奇特不喜交流的世外高人……
小受“诱拐”小攻,小攻保护小受任小受**的甜美旅程就要开始啦!

[点击 第一章 美女许栩]

  悬崖边上,刀光剑影,兵器的交接声不绝于耳。
某个正处于矛盾中心的人丝毫没有紧张感,反而还坐在马车边拍手叫好。
交手的二人正打得难舍难分。
“谁赢了我就跟谁走哦~”马车上的人似乎嫌他们打得还不够激烈,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果然,打斗比刚刚更为激烈了。
小玫无语地看着自家主人,好不容易出来郊游,却碰上这样的事,真是倒霉到家了!
不过,某个主人的兴致和她完全不一样。
她家主人可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四大美人之一——许栩许大美人是也!虽说主人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好吧,不是她挖自家主人的墙角,实在是……主人你不要一边吃瓜子还到处吐瓜子壳好不好?哪里有一点江湖美人的气质?!除了……身上这件衣服比较搭之外,气质、行为方面……唉,她不说了。
眼前那两个人就是为了争她家主人打起来的。
唉,她家主人有什么好争的,你们谁多给她点钱或者是美食什么的,她就自动跟着你走了。小玫捧着食盒在一边无奈地给主人递吃的。
“小玫小玫,你说谁会赢?”主人的声音天生就是用来**人的,那略偏中性的娃娃音,简直就是男女通杀!
“小玫觉得是墨绿衣服的那个。”
“的确,现在是他占上风。”主人一脸的兴奋不已,“小玫小玫,你看,哇!那招游龙飞天……还有还有……那招釜底抽薪……哇!好厉害啊!”
小玫只是一个劲地翻白眼,小姐,这些名字都是你自己取的吧。
许栩有着这样一种习惯,看别人打斗时最喜欢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给那些招式命名,不管她有没有见过,有没有听过。有时候,即使是同一个招式,她也能编出两个不同的名字。
她现在能不能拉着小姐悄悄逃走?可是还没等小玫思考完这个问题,事情便出现了转折点——
“哇——刚刚从悬崖下飞上来一个人诶!小玫小玫,你看,他好厉害!一下子就把那两个人分开了!哦!漂亮!干得好!哇~~~终于见识到平湖秋雁的厉害了!”
小玫低头,满地的瓜子壳足以证明她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才加入战斗的季朝阳甫一出手便打得二人节节败退,落荒而逃。
“好棒啊!”许栩懒洋洋地坐在马车边拍着手,吸引了朝阳的注意力。
眼前这个小女娃,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其实身上带着一股子的刚劲。缎地散花纹锦衫恰到好处地收住她的腰肢,琵琶袖与百褶袖的结合更添其秀色,月牙翡翠百水裙堪堪覆住脚踝,突出了她修长的身型。
哟~一个美人胚子呢!
“你是?”朝阳走近才发现马车一周都是瓜子壳,连忙退了出来。
“许栩。多谢这位大哥救我一命,来日定当重谢。”许栩抱拳施礼。
朝阳眼珠一转:“你就是江湖四大美女之一的许栩?”
“啊,是的。”
朝阳一脸嫌弃的表情让许栩略有些不舒服,只听他小声嘀咕道:“原来平胸的也可以称作是美女啦……”
小玫喷笑。
许栩听罢,也未生气,淡淡地摆手道:“这位大哥,你放心,四大美女的其他三位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大美女,我只是放在里面充数的。”
“怪不得……”朝阳摸了摸下巴。
“……”
这位大哥要不要这么给面子?
“初次见面,季朝阳。”既然同是江湖中人,季朝阳也没有什么好拘礼的。
“朝阳大哥,你刚刚怎么是从悬崖下面上来的啊?”许栩很想知道这个。
“额……这个……刚刚我在下面睡觉……”
“悬崖下面也能睡觉?!”她是没有见过。
“那边下面有个平台。”
“朝阳大哥好厉害啊!真是不负‘天上朝阳’这一名号。”
马车边的美人眉眼间透出的些许赞美令人赏心悦目:“哪里哪里,许栩小姐才是,衣圣的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江湖有四大美人,分别是“琴圣”、“花圣”、“音圣”和“衣圣”,她家小姐排在最后,因拥有天下第一衣——风痕水袖褶缎裙而得名。这裙子除了华丽倒没什么其他特别的,被尊为天下第一衣是因为传说其中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就不得而知了。
江湖中人并不是对这件衣服不感兴趣,他们也很想知道那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只是……
“朝阳大哥对魔教熟吗?”
“略知一二。”
“最近,魔教的教主对我下达了追捕令一事,朝阳大哥知道吗?”
“略知一二。”
“很好,我想请朝阳大哥来保护我,毕竟朝阳大哥和魔教教主并称为‘天上朝阳,地下修罗’。”
“额……刚刚打斗中受伤了……我要去休息一下。”
“……”
许栩快步追上,挡住季朝阳的去路:“朝阳大哥要休息,何必这么心急?我请朝阳大哥保护我,自然是有报酬的。”
美女,这不是报酬的问题啊……季朝阳在心底里默默碎念。
“小玫……”许栩招手,示意侍女小玫将报酬拿上来,可是招了半天……
后面没有人。
远处传来小玫气喘吁吁的声音:“小姐……小玫跑的没你快啊……”
“……”
看来,她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过来。
“许栩美人,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哎,这中间的曲折太过复杂,总之,我没办法帮你。”
“朝阳大哥……”许栩的眼眶顿时湿润了。
这声音……真的是……太魅惑啦!
如果他不给衣圣面子的话,会不会将来有他好看的?
真是伤脑筋啊……
“我可以帮你找一个有能力保护你的人。”
“真的?!”
“在找到的这段期间内,我先保护着你。”
“真的吗?”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大恩不言谢。”许栩拱手道,“许栩在此谢过朝阳大哥。”
“哪里哪里。”季朝阳撇撇嘴,只能先这么拖下去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修罗来了朝阳灭。
真不知道到时候是谁被灭……
小玫好不容易才赶过来,手上捧着的是沉甸甸的黄金一排,金光闪闪,金光闪闪。
亮瞎了季朝阳的双眼。
许栩摆摆手:“不用了,小玫你去把马车牵过来吧。”
“……”有没有想拍死眼前这个人的冲动?!
她知道,侍女就是用来折腾的。
她又怨念地奔回去了。
于是,季大侠在许美女的……**下?开始了他的保镖之路。
传说,天下第一衣上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江湖人都很垂涎这件衣裳,然而,却没有人敢动这件衣裳的拥有者许栩许大美女。
原因有二,一是武林盟主曾经发过话,许栩是他的人,谁敢动她,就别怪他辣手无情;这二嘛……之前出过一个乌龙事件,同样是一件据说有着重大秘密的物品,江湖中人为了它你争我夺,死伤无数,最后这个物件被武林中的一位高手夺去,待他打开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件内衣!这件事在武林上引起轩然*,甚至有人戏谑说“一块破布改变了整个江湖排名”,江湖人都被这件事弄怕了,什么秘密什么的……离他们远点吧……
许栩本来一直以为自己会平安无事,直到魔教教主对她下达了追缉令。
魔教教主觊觎的东西,谁敢违抗?
像今天那两人,就是奉魔教教主之令,前来捉拿她的,不过,他们怎么就突然自己打起来,这个……她就不得而知了。
“我希望,在朝阳大哥找到愿意做我的保镖的人之前,能够对我进行贴身保护。”
踏入客栈之前,许栩对季朝阳如此说道。
“这个……不大好吧……”大小姐你不要你的闺誉我还要我的清誉呢。
“今天晚上朝阳大哥大概就能见识到了,我这么要求绝对不过分。”许栩并未往别的地方想,只是一味地担心自己的安全,“掌柜,两间上房。”说着,摆下一锭银子。
“好嘞!客官请。”小二眼尖地招呼道。
季朝阳有些奇怪,为什么她说是贴身保护还要了两间房呢?天地良心,他可没有想歪!
直到许栩开口,他才明白,这个美女的思维是不可以理解的。
“小玫,你去住旁边那间。”
“欸?为什么啊小姐?”小玫还是第一次被抛弃。
难道小姐看上这个帅哥就不要她了?天理何在啊——
“朝阳大哥要贴身保护我,那群人要抓的又不是你,你就别跟我们挤一间房了。”
“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事实证明,小玫被彻底地抛弃了。
季朝阳很无语,他觉得他完全搞不清楚这个美女到底在想什么。
罢了罢了,他惹不起大美女,更惹不起大美女身后的盟主,还是听天由命吧!
他今天就不应该手欠救了她。
唉——
“朝阳大哥叹什么气?”许栩检查了一下房间,打发走小二后,便听见一声叹息。
“江湖飘渺人更渺啊——”他感慨道。
许栩微微一笑:“朝阳大哥居然也会有这么多愁伤感的时候?”
好吧……这是在嘲笑吗?
季朝阳在桌边坐下,行李放在一边,和剑一起。
许栩的目光瞬间就被那把剑吸引走了。
“朝阳大哥,可以看看吗?”
他能说不行吗?顺势点了点头。
许栩拿起那把剑,剑鞘上是纷繁的花纹,剑柄右侧有一朵小小的菊花,*,剑身遍布着麒麟纹,剑光凌人,剑周有一圈淡淡的光晕。
好剑!许栩的眼睛整个都在发亮。
“这就是传说中的‘破难’吧?真是一把好剑,只可惜……”说着说着,眼中的光芒又淡了下去。
“只可惜是一把钝剑。”季朝阳一字一句地道出。
“改天一定要给小飞看看!”许栩兴奋地说道。
“盟主……吗?”见许栩点头,季朝阳便“斗胆”问道,“许大美女,你和盟主到底是什么关系?”
许栩用可疑的视线盯了他一会儿,然后道:“要我介绍小飞给你认识吗?说不定你会是他喜欢的类型。”
季朝阳听得一阵寒战,连忙摇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这种小人物见不得见不得。”
“……”
说不定小飞真的会喜欢朝阳大哥这一类的诶!许栩在内心默默地盘算着,哪天一定要介绍他们认识,给他们牵个红线什么的……
另一边的季朝阳却想着一定要快一点找到愿意保护她而且有能力保护她的人,从而让他逃离这个苦海,完全没料到自己已经在被算计着了。
——————————————————————————————————————————————————————————————————————————————————————
开耽美真心很happy。。。。。。。。。。。。。。。。


[118 第二章 天上朝阳]

  是夜,又圆又大的月亮横亘在天际,不似平常的月牙白,反是通体的黄色,浑浊的黄,让人看得直恶心。
屋内,许栩不顾季朝阳的反对,早早地灭了灯,季朝阳问其缘故,许栩只是指着窗外那令人作恶的月亮幽幽道:“今天这月亮,不祥。”说完,独留季朝阳一人在窗边细细研究,自个儿倒是上了床。
不就一破月亮嘛!有什么不祥?!季朝阳骂骂咧咧地转过头,许栩已经准备就寝了:“你睡床,我睡哪里!”
正常的客栈一间房里只有一张床。
许栩眼皮都未抬:“男人就该睡地板!”
得,这下他怎么回答都是他吃亏,季朝阳也就索性不说话了,闷闷地打了个地铺,躺了下来。
摊上这么个大小姐脾气的美女,真真是要命啊!
季朝阳辗转反侧,心里寻思着要找个什么人尽快把这个大麻烦推销出去。
打更的都上街了,季朝阳还是没有睡着,瞪着一双大眼直直的看着房梁。
可见许栩的威力有多大。
黑夜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季朝阳不想再想了,和了和衣服准备睡了,却突然感到一股杀意袭来。
门似乎动了动。
老天,要不要这么惨啊!季朝阳条件反射地坐起。
一阵静谧——
这是备战时期,谁先动谁就失了先机。
季朝阳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只手则伸过去拿起他的剑。
静悄悄静悄悄。
只有风来回拍打着窗户的声音。
一下,又一下,敲在每个人的心上。
季朝阳全神贯注着,对方十有八九是魔教的人,万万不能大意。
就在这紧张时刻,季朝阳忽感背后一阵温热,随后便是许大美人那魅惑的声音:“朝阳大哥,我就跟你说今晚不祥吧。”
不用转身他也能想到这大麻烦必定是一脸得意的欠揍表情。
只是那温热的体温让他有些放松,对方便看中了这个机会,猛然向里进攻。
门口两个,窗外两个,很好。季朝阳挣开原先趴在他背上的许栩,冲上去和他们纠缠了起来。
魔教的人办事也不知道收敛一点,连面也不蒙。季朝阳一边试图将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自己这里,一边腹诽着。
一旁的许栩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她最喜欢看别人比武了!啊!那招那招,彩云遮月……这动作,流畅的,啧啧……好轻巧的身手……看来魔教的人不全是吃白饭的……啊——朝阳大哥这招也好棒!原来不出剑也能这么厉害啊……
正在厮打的五人不知为何,心头掠过一阵寒意。
“笨蛋,你呆在那里花痴什么啊!”憋了一天的季朝阳终于可以借这个机会骂一骂这个祸害人间的大祸水了。
这句话倒是惊醒了许栩,一拍脑袋,许栩恍然大悟道:“对对,那朝阳大哥你先挺住,我就先走一步啦!记得,顺便帮我把小玫救出来!我在阳明山那里等你们啊——”
后面是一串一串的回音。
“……”季朝阳怒了,他不是那个意思啊!你好歹帮个忙吧!就算我再怎么强悍,总不能一个人对战……四朵金花吧。
显然那四个人的表情告诉他,他们也很同情他。
这就是命啊这就是命!
没有什么能比赏景更让人惬意的了。站在阳明山的山顶,许栩张大嘴,汲取着新鲜空气。
阳明山是天元圣朝赏花赏景的不二圣地,在这里,上至鹤发老人,下至髫发孩童,都知道“阳明三观”,即阳明山、阳明寺和阳明湖。
这里是一处永恒的圣地,是见证爱情的地方。
据说,在这座山上,有一种花叫做“阳明花”,看到此花的两人能够白头相守,永不相离。但却从无人见过此花形状。
“不过是传说啊……”许栩叹了口气,她从小和盟主一起长大,日久自然有些情愫,前一阵,她鼓起勇气向小飞表明自己的心意,却换来一句“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她自觉无趣,这才逃了出来,打算自己闯闯这江湖。
不过想不到的是这边她刚逃出来,魔教教主就下令活捉她。
她就这样东逃逃西逃逃,后来就遇到了季朝阳。
事情一多,时间一久,她就渐渐淡忘了小飞,不然上次她怎么可能说出要把季朝阳介绍给小飞的话呢。
应该一开始就是那种手足情谊吧,只是她自己搞错了而已。
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望向远方,在阳明山的南边,是高高低低的群山,没有阳明山高,但那层次分明的样子却让人心情舒畅。
改天去那里看看吧。许栩想。
宁静而致远,这周遭的环境就是她想要的,不被任何人打扰的佳境,有如天上人间。
本是适合凝思的氛围,许栩却突然打了个喷嚏。
惊起树上一群飞鸟。
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许栩翻了个白眼,该不是有人在说她坏话吧。
的确,有人在说她坏话——
另一边,季朝阳恰到好处地打退了四朵金花,将隔壁的小玫叫起,收拾好行装,就上路了。
什么?你问季朝阳干嘛不逃?凭空失去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谁说他不想逃了?他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地想要逃走啊。可是人家这还丢了一个麻烦给他呢,要是他中途逃走,许大美女借助着盟主在武林上的势力说说他的谣言什么的,他就真的别想再混了!
所以说,保镖是个脑残活。
只有脑子残了的人才会想把自己的身体也弄残了。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吾命休矣”了!
“小玫,你们家小姐和盟主是什么关系?”不如利用这个机会,旁敲侧击一下。
“我们家小姐啊……和盟主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啊。依我看,我们家小姐是喜欢盟主的,可是,为什么小姐要带着我从那里逃出来呢?”
原来如此……看来江湖传言并非是空穴来风啊!
“说不定是她向你们盟主袒露心意,结果被拒绝了,所以她觉得再无颜面呆在你们盟主身边了,就逃出来了。”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八成是真的诶!”小玫双眸一亮,整个人都神采飞扬了起来。
“……”喂喂,他只是随便猜猜的。
不过,说不定真有这种可能。
“盟主看不上我们家小姐很正常的,要是看上了我才觉得他要倒霉呢。”
“这话怎么说?”季朝阳不解。
“你是不知道我们小姐私底下是什么样子,虽然她表面上是江湖四大美人之末,但是她的行为举止绝对没有一处像是一个美女的……唉,等你见识到了就知道了,我们家小姐有多么得无可救药,而且还很没有良心啊!”说到最后一点她最气愤了,“老是耍弄我,让我把东西搬来搬去的,然后又说不要了;吃饭的时候她总是把我爱吃的摆在我面前,却又不给我吃;危难关头就一个人轻功跑掉了……我命苦啊,跟了这么一个主子……”想想小姐对她做的恶劣事,真是数不清啊数不清。
“……”季朝阳忽然觉得这个女孩比他更可怜。
他好满足啊——
这些伤心事打开了小玫的宣泄口,季朝阳一边赶路一边听着小玫跟他诉苦一边配合着痛斥许栩一边安慰小玫。
连带着许栩在那山上等的喷嚏连天。
终于,在两天一夜之后,他们到达了阳明山——
“小玫!朝阳大哥!”许栩叫着就奔跑过来,扑向他们。
两日来的沟通和理解,让小玫和季朝阳不约而同地向两边一侧,躲开了许栩的拥抱。
许栩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你们……怎么这样对我!”许栩的声音忽然变得软软糯糯的,甚有魅惑人的功效。
加上那满面的委屈表情,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自己欺负她了。
季朝阳正色:“下面我们要去哪里?不找个好的落脚点,怕是我们天天都要被追杀吧。”
许栩托腮:“这附近一带有什么靠得住的地方吗?”
“鸢尾山庄。”季朝阳和小玫异口同声。
许栩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两个,颤巍巍地伸出食指,指着他们道:“你、你们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奸情……你、你们这样怎么对得起我……”说着,假装呜咽了起来。
“……”两人均是黑线黑线,不断地黑线。
“小姐,是你太孤陋寡闻了好不好。盟主早就跟你说过,要多关心一点江湖事,阳明山一带最有名的莫过于鸢尾山庄,这是个人都知道了!”小玫不禁嗔怪道。
“我哪有孤陋寡闻?起码我还是知道天下第一和第二的好吧?”许栩理直气壮地挺了挺她的胸。
“小姐,你是只知道天下第一和第二吧……”
“……”许栩抬头望天。
天下第二正是他。季朝阳想,怪不得她能认出自己,合着她就只知道两个啊。
他对许栩的佩服更上一层了,而与此同时,他也更想见见其他那三个美女了。
想看看是不是都和她一样奇葩。
许栩走上前圈住小玫的手臂:“小玫,我跟你说哦,你不可以打朝阳大哥的主意,我可是要把他献给小飞的,你不可以抢盟主的东西哦!”
“是,小姐。”小玫答得飞快,笑话,要是盟主真看上了季大哥,那她哪敢觊觎啊。
“……”许栩这话虽然是将他撇在一边,悄悄和小玫说的,但他还是听到了。
快来一个人,把这个祸害牵走吧!
“对了,刚刚你们说的鸢尾山庄在哪里?”
“鸢尾山庄,天下第三大庄,位于阳明湖的东侧,因山庄内开满了鸢尾而得名。”
“哇~~~这样的话,真要去看看了。”许栩兴起,上了马车便准备走。
“若是我们在那里呆上一阵,我估计魔教也不敢公然上门。”季朝阳想,这样他就能轻松几天了。
“好啊好啊,那我们赶快去吧!”许栩自是欣然同意,迫不及待地想去那边看鸢尾。
季朝阳也坐上马车,“驾”的一声就飞驰而去。
——————————————————————————————————————————————————————————————————————
坚持两天一更。。。。。。。。。。。。。。。。。


[84 第三章 鸢尾山庄]

  鸢尾山庄,天下第三大庄,因庄内开满鸢尾而得名。
“纵莽莽沧海天下来客”
“观泱泱山河地下仙庄”
一字一句地读着门口的对联,许栩暗自佩服道:“不愧是天下第三大庄啊!”说完,趴上去,“这字是真金的耶!”
“……”“……”
季朝阳真不想说这人是他的同伴。
小玫也不想承认她有一个这样的主人。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他想他快要适应这种生活了。
盟主到底是怎样和这种人一起长大的啊?季朝阳自顾自地摇头。
凭空冒出一个声音——“切,没见过世面。”
想也知道来人说的必是许栩。
可是某位大美女依旧在那里蹭着金字。
“把她拉下来!”林文知吩咐看门的手下将这个有碍他林家脸面的女人从他家柱子上扯开。
季朝阳见情势不妙,飞身前去将许栩拖了回来。
“不好意思,她还小,不懂事。”季朝阳拱手,道歉道。
许栩挣开季朝阳的束缚,整了整她的衣服。
林文知这才看清了这个女孩:约莫18岁的样子,脖颈处系着一圈琉璃色的蝴蝶结绑带,身着靛蓝色的十二指破留仙长裙,广袖飘发,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谪仙的气息。
清秀的脸蛋,眉眼处是似有若无的桃花相,嘴唇上淡淡的红。林文知完全可以想象她不笑的时候,和她现在笑着的时候,一样得美。
季朝阳见对方未有回应,便抬头,见到的便是一脸的痴迷。
他说什么来着,这女的就是一祸水!
待林文知回过神,发现已经冷落人家好久,赶忙笑盈盈地迎上:“敢问几位,上我庄上有何要事?”
“请二公子禀告林庄主,晚辈季朝阳特来拜访。”
林文知一愣,季朝阳这个名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天上朝阳地下修罗的名号在武林中可是响当当的,他现在要来拜访鸢尾山庄,他们自然是要倒靴相迎的。
可是,那个女子又是谁呢?
“晚辈季朝阳,特来拜会林庄主,若有叨扰之处,还请见谅。”厅堂的正前方,坐的正是鸢尾山庄的庄主林千里。
“哪里哪里,老夫欢迎还来不及呢。”
听他们在那边客套,许栩开始观察起其他的人:堂上坐的是林庄主这不用说,在他们的对面,分别是一个女子,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男的就是刚刚在门口遇见的那个,长得倒是斯斯文文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