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当法医穿越成仵作 亚麦呆

当法医穿越成仵作 亚麦呆

时间: 2014-06-28 19:12:19

文案

在侦破各种案件的同时,穿插着两人涓涓细流的爱情。
当现代法医穿越成仵作遇到古时王爷

慢热型。。。

小试牛刀

  听说人死后会经历五个心理阶段:否认,发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
  如果当人死后在别的空间以不同的身份复活,那么只需要做两件事,接受以及适应。
  
  “阿才,来客了。”县衙里新进小衙役王小虎和捕快高行抬着盖了白布的尸体走进义庄。
  阿才听到喊叫声从里屋走了出来,“放在这吧。”指着一块空着的平板床上。
  将尸体放好后,王小虎走到阿才身旁,“阿才,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害怕啊,这么多的死人。。。。”环顾整个放置尸体的厅堂,昏暗的光线,飘飘荡荡的白灵,以及供台上的诸位仙列,再加上烟雾缭绕的香炉,让小王忍不住打颤。
  说起阿才,他是义庄的钱叔在街边捡到的,因为住在义庄,所以很少有孩子愿意跟他玩在一起,他一直跟钱叔相依为命直到1个月前,钱叔因病去世,留下他一人,无意外的他继承了钱叔的“事业”。
  “习惯了就好。”阿才掀开白布的一角瞄了一眼。“什么人?”
  习惯?王小虎心想他才不要习惯,他又不住义庄。“是李四李秀才,原本今天要进京赶考的,被人在从家去码头的小道上发现的,真是可惜啊。”马上被转移注意力的王小虎一脸惋惜的说。“听说他的学识不错,说不定今年能考取功名,却这么死掉了。”
  “有疑犯吗?”职业病犯了没办法。之前的他是个法医。
  “当然了,凶手一早就抓到了。是我和高行一起抓起来的。”王小虎骄傲的说。“就是准备和李秀才一起赶考的张三张秀才。原来他们两个人计划今天一起进京赶考,约好卯时在码头会和,他们包了黄伯的船,不过到了辰时张秀才才赶到码头,李秀才却一直没有露面。然后船夫黄伯就跑到李秀才家里敲门问:李娘子,你家相公在家吗?李娘子就说她家相公寅时三刻就离家了。这时两人才觉得有问题,然后招呼左右邻居帮忙寻找,后来在去码头的一条僻静人少的小道上发现了李秀才的尸首,而且当时他身上的钱财都没了。”王小虎眉飞色舞的演示整个过程。这是他第一次开始办案,半天就找出了凶手,很是兴奋。“这个案子明天就会审理了。”
  “为什么说张三是凶手?”阿才好奇一问,并拿起旁边的香炉放在尸体前。
  “因为他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到码头还足足晚了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里足够他埋伏在李秀才去码头的路上,痛下杀手。而且他有欠赌场的钱财,他知道李秀才上京赶考肯定会携带不少银两,杀了人之后再偷了他的财务。”王小虎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慨。
  “我们该回去了。”高行提醒说,转身向外走去。“尸体就放在这了。等案子一了,李娘子会来领回的。”
  “额。。。那我们先走了。”说完,王小虎两三步跟上高行。
  待两人离开后,阿才又看了看那具尸体,转身走回房间。简单吃完晚饭,收拾完毕后,阿才又想起了王小虎所说的话以及那具送来的尸体。虽然他是准备低调做人,但是继续保持沉默的话,那个张三岂不枉死。。。。没有多少挣扎,阿才起身走进厅堂,站在那具尸体旁。既然让他穿到义庄来,他就当是命运的安排好了。
  “得罪了,请见谅!”阿才翻开白布。。。。。。
  
  阿才起身伸了个懒腰,真是好久没有熬夜了,被阳光这么照着真舒服,抬眼看了眼窗外。。。啊,这么晚了。。。下一秒,阿才迅速套上衣服,鞋子,用自己特制的牙刷清理了下牙齿和口腔后直接奔出了义庄。
  道河县县令公开审理了这起杀人案件,纷纷赶来的乡亲聚集在大堂前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堵了个水泄不通。
  “啪。”县令吴炎坐在大堂之上惊堂木一拍,堂内顿时安静下来。师爷许魏手持毛笔,捕快高志站其一边,两旁的衙役满脸严肃的正视前方,高挂的“公明廉威”更显得整个大堂内透着一股正气。
  话说这县令吴炎是去年京试榜眼,之前一直在户部担任文职,后因为过于正直而得罪太师吕峰,被调离京城下放到地方任职县令。许魏本是同窗好友,京试时高烧而导致发挥失常,没有考取任何功名。但两人相识相知,许魏的能耐吴炎很清楚,顾邀其担任师爷。高志来自捕快世家,其父以及两位哥哥都在京城任职,高行正是他的弟弟,在其身边学习。
  张三,黄伯,李氏娘子都跪在堂下。
  一夜的牢狱让张三看上去很是憔悴,黄伯有些紧张,而李氏因为相公的去世呜咽着。
  “张秀才,你说你是因为睡迟所以才会晚到半个时辰,可有人证?”吴炎问道。
  “。。。家里是我一个人住。。。。”张三回答。
  “那就是没有人证。”吴炎接话说。“你是不是因为有债在身,所以故意约上李四上京赶考,后将人杀害夺人钱财?”吴炎句句逼问,“啪,还不从实招来”
  周围的群众也小声的议论起来,“没想到他是这种人。”“真是太没人性了,为了几个钱就把人杀了”“是啊是啊。。”
  “大人,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杀人啊,我真的没有。。。”张三哭喊着。
  吴炎厉声道,“不是你,还能是谁。。。。速速从实招来,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大人,人不是他杀的。”突然窜出的声音,让大家纷纷看向声音的来源。
  阿才气喘吁吁的站在群众的最后面,没办法,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他挤不进去。
  “谁在堂下喧哗?”同样因为群众太多,看不到来人的吴炎问。
  这时大家自动让出了一条道,阿才走进大堂,“大人,是小人阿才。”
  “阿才??”王小虎看到来人很是惊讶。
  高行上前解释说“大人,阿才是看管义庄的。”
  吴炎了解的点了点头,“你为何会说人不是他杀的?”很多时候看管义庄的人同时兼职仵作。
  “大人,可否让小人先问几个问题,然后再告诉你原因?”阿才不卑不亢的说。
  乡亲们又是一阵小声交谈。
  “。。。你可知自己在干什么?打断本官判案。。。。”吴炎看着眼前这个有些苍白又瘦弱的年轻人问。
  “大人,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人不是他杀的。对于一条人命而已,占用大家一点点时间不会影响到什么的。”阿才毫不畏惧的说。
  “。。。大人,既然他在义庄工作,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发现也不一定。”看着对方自信的眼神,师爷许魏建议说。
  “好,先说说你的证据。”毕竟牵扯到一条人命,吴炎也不想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谢大人。”阿才走进黄伯问说:“这位是黄伯吧?”
  黄伯点了点头。
  “你说你和张三在码头等了李四很久都不见他来,所以你就去了李四家询问是吗?”阿才看着对方问。
  “是的。”
  “恩,那到了李四家之后呢?”
  “我,草民到了之后,就直接敲门喊:李娘子,李秀才在不在家?”这是黄伯说过一遍的,大家不知道这个年前人为何又问一遍。
  “你问李娘子,李秀才在不在家?”阿才重复了一遍转过脸问李氏,“是吗,李娘子?”
  “是,是的。。。当时,当时我在做针线,听到有人喊:李娘子,所以我走进院里,听到黄伯问我,我家相公,我家相公在不在家,我,我说我相公寅时三刻出门了,没想到他。他。。。”李氏说着说着控制不住的又流下眼泪。
  “黄伯,李娘子说的可是事实?”阿才又转回脸去看着黄伯。
  “是的。”在场的人都被他搞糊涂了,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用得着这么一再的确认吗?
  “好的,大人,他承认了。”阿才看着堂上的县令吴炎说。
  “承认什么?”吴炎问出了大家心里共同的问题。
  “承认他是凶手!”阿才指着黄伯说。
  堂上所有人一阵错愕,“黄伯?”吴炎确认说。
  “是的,大人。”看到大家仍旧疑惑的表情,“好吧,我来解释一下。首先。。。小虎。”在衙役中看到比较熟悉的面孔,阿才直接点名说。“如果你想要找我喝酒,然后到义庄找我,当你站在义庄门口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王小虎没想到阿才突然叫他,看到整个大堂的人都看着自己,顺着阿才的问题有些紧张的回答说,“额,我,我会在门外喊阿才你在不在?”
  听到这里堂上部分人已经明白过来,但是为了那大部分的人,阿才还是好心的做了完整的解释。“是的,当我们去找某人,但是不确定这个人是否在家的时候,我们会直接问某某人在家吗?而不是问这个人的爹娘,兄弟姐妹,或者是娘子,某某人在家吗?除非。。。。”阿才一边说一边围着跪着的三人走,最后停在黄伯旁边。
  “除非,他知道这个人不在家。”高行顺着阿才的思路接着说
  “是。”阿才微笑着看了高行一眼。
  “我,我。。。我没有杀人,大人,我没有杀人啊。。。。”黄伯慌乱的喊着,想要向前爬行,被一旁的衙役按住。
  “那你如何知道李秀才不在家?”阿才蹲下身直视黄伯。
  “我,我。。。。”黄伯眼神闪躲着。
  “是不是他一早就到了码头,不小心被你看到了他的银两,于是你见财起意,把他杀了,然后把他抛尸在从家到码头的另一条小路上,进而栽赃陷害张秀才,是不是?回答我是不是?”阿才放大声音,说的过程中倾身向前慢慢靠近黄伯,停止在距离他十厘米的位置。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他,是他自己说他娘子为了京试给他准备了很多银两,一直说他娘子多好,多贤惠。我都一把年纪了,那些人都嫌我穷,没人愿意嫁给我,我,我当时只是鬼迷心窍。。。我。。。。”黄伯边哭边说,旁边李娘子扑了过来,连锤带打眼泪哗哗的,“你还我相公,你还我相公。。。。”
  阿才站起身,对于一个心理素质不高的人,心理压迫很容易让他交代一些事情,尤其是当你已经掌握他的某些事情之后。
  整个案子因为阿才的突然出来,来了个大逆转。因此受到大家的密切关注很正常,首先想要和他好好谈谈的是我们的县令大人。
  “今天若不是你,这个案子可能会变成一起冤案。”吴炎坐在阿才对面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许魏坐在一旁。
  看着桌上满满一桌的菜,阿才咽了口口水,“可以边吃边说吗?我,早上没吃饭。”
  “额。。。请用。”吴炎话音刚落,阿才迅速的夹了一个鸡腿到自己的碗里,开始大卸八块。
  吴炎和许魏愣在一旁,并同时闪过一个念头:他应该不是只有早餐没有吃。
  当阿才酒足饭饱之后才发现同在的两个人没有动筷子,也没有说话,被他的吃相吓到了吗?“不好意思,每次饿过头的时候,我吃饭才会比较。。。”看了眼被他一扫而光的桌面,不好意思的说,“比较恐怖。”
  “没关系。”许魏很快反应过来,“你是根据黄伯的那句话断定他是凶手?”
  “当然不是,尸体送来的时候,小虎跟我讲述那个案子,那句话只是引起了我的怀疑,后来我。。。仔细检查了李秀才的尸体,发现有被移动的现象,后来我又去了尸体发现的地方,从他家到那里,没有任何有水的地方,但是他的鞋子上有干了的淤泥,那只能说明他肯定到过靠近水的地方,例如,码头。那么移动尸体应该就是为了掩饰第一案发现场。”看出两人的疑惑,“额,就是命案发生的真实地点。”看到两人领会的点头,阿才继续说,“那么,这就合理解释了为什么黄伯知道李秀才不在家。综上所述,我才断定他是凶手的。”
  听完阿才的讲述,吴炎和许魏互看了一眼,“你是否愿意到县衙来做仵作?”吴炎向他抛出橄榄枝。
  “可以,不过我有几个要求。”阿才没有多考虑直接回答说。
  “只要我能做到的,会尽量满足你。”吴炎应许说。
  “我希望衙门包吃包住,每天至少要有一顿肉,月俸五两银子。在不影响衙门工作的前提下,我可以做些兼职,额,就是也可以做些别的工作。”
  “五两?”许魏诧异说。一个县令的月俸也才5两而已,仵作竟要五两,还要每天至少一顿肉。
  “没问题,我都答应你。你先回去收拾行李,我等下会叫人去接你。”吴炎满口应许。
  待阿才离开后,“大人,他、。。。。”
  “和不冤枉任何一条人命相比,你不觉得五两太划算了吗?”吴炎看着阿才离开的背影说,他值得!
  


混沌店里的命案

  来帮阿才搬家的是王小虎和高行。
  “阿才,你就这么点东西啊?”王小虎看到阿才手里只有一个包袱。
  “恩,能用的东西不多。”这是实话,看管义庄而已,啥都没有,就尸体最多,他还是特意挑了几件像样的衣服,再加上自制牙具,这就是阿才的全部家当,等发了工钱再重新做几套衣服。
  看来专门租来的马车只需要栽个人而已。“我帮你拿吧。”说着,王小虎接过阿才手里的布包,阿才没有拒绝交给了对方。在车上,王小虎和阿才并排坐着,高行坐在对面。
  “阿才,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一句话就听出谁是凶手。仵作的活你都是跟谁学的?”从案子结束后王小虎对阿才崇拜无比,直接抛弃了过去的“偶像”,也就是高行的哥哥捕快高志。
  “额,跟钱叔学的。”总不能告诉他,他是在大学里学的,然后穿越过来的吧。反正钱叔已经死了,往他身上推就好,死无对证嘛。
  “啊,以前都不知道钱叔这么厉害。哎,可惜他死了”王小虎一脸遗憾。
  这种话也就王小虎这么单纯的人相信,若那钱叔真的有几分本事,为何一直待在义庄里,要知道仵作的地位虽然不高,但是俸禄还是不错的,肯定比在义庄干活多。“钱叔之前为什么没有做仵作?”高行面无表情的问,在他看来,阿才肯定是瞎猫遇到死耗子,碰巧而已。那么浅显的推理,若是给大家多一点的时间,他们都会想到的。毕竟这个案子让一个“外行人”一语破案,让他和他哥都不太好看,他们可是生长在捕快世家。
  听出高行语气中的不善,阿才打了个哈欠说,“我不知道,钱叔没告诉过我。”换句话说就是你想知道,只能去下面问他。
  高行绷紧下巴,不再说话。
  这个时候也只有迟钝如王小虎看不出两人间“嗤嗤”的火花,继续“天真烂漫”的说着阿才的“厉害”。
  而阿才则适时的笑笑,没有回应什么。
  很快,马上一路颠簸的到了府衙,吴炎,许魏,高志等人亲自出门相迎,安顿好阿才之后,加上高行,一行五人又聚在一起吃了顿晚饭,算是阿才的欢迎宴。
  接近尾声的时候,吴炎看着阿才说,“明天就要开始办案,工作上还有什么需要吗?”
  “我需要一个助手,额,就是帮手,在我验尸的时候做记录的,所以一定要会写字的。”阿才咽下最后一口汤说。
  “恩,那。。。”吴炎正在思考人选时,高志说,“大人,舍弟可好?”
  高行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三哥,竟然让他做仵作的帮手,他堂堂一个捕快。
  吴炎看着高行说,“如此甚好,你可愿意?”
  “不好吧。”高行拒绝的话刚到嘴边还没发出声音,不想已经有人出声拒绝。在座四人都看着阿才。
  “额,高行堂堂一个捕快,给我做帮手,那多委屈他啊。”他可不想再验尸的时候还要时刻提防身边一个对自己疑神疑鬼的人。
  但这话听在高行耳朵里,就变成自己被一个小小仵作嫌弃,顿时眼冒怒火,抱拳对吴炎说,“大人,高行愿意。”哼,想避开他,他偏要盯着他。
  “既然高行愿意,那阿才你就不要推辞了,要知道这衙门里会写字识字的人屈指可数啊。”
  听到这,阿才也不再拒绝,会写字的人不多,那就没办法了,不过高行竟然愿意,倒是出乎他的预料,他以为他的眼睛里明确的写着,我讨厌你。但是他相信,他即使答应肯定也不怀好心。
  而高志之所以推荐自己的弟弟做阿才的助手,一方面是想看看这个阿才是否真的有“真才实学”,毕竟以他对过去“阿才”的了解,昨天的那一出也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他只是担心是那边派来的人。其次,他若真有本事,那么将高行放在他身边也能学到一些东西。
  吴炎则很高兴多了这么个得力帮手。
  师爷许魏则一直在为那十两的月俸心疼,看来要从别的地方省下来补上去。
  于是各人各怀心事,聊了一会之后,各自散去休息。
  
  话说从阿才走马上任以来,道河县突然平静下来,每天除了邻里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外,毫无他用武之地。导致每天他都要遭受高行同志鄙视的眼神,就像在说:不干活,还好意思拿那么多俸禄,每天大鱼大肉,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羞愧。
  “你要是想吃鸡腿的话桌上还有,用不着这么盯着我的吧。”每天被人这么“饱含深情”的盯着,即使厚脸皮如他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高行冷哼一声,他真是搞不懂大人怎么会请这个无赖来做仵作,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让他找些奇怪的东西,然后自己再关进房间里瞎鼓捣。更是不懂三哥为什么要和他跟在这人身边,说是跟他学习,学习吃喝玩乐,还是学习泼皮耍赖?
  王小虎在一旁不敢做声,大半个月来他一直夹在两人中间,就算他再迟钝这段时间也足够他认识到这两人有多么不合,而这种时候他坚信阿才所说的那个什么“沉默是金”。
  “不做事光拿钱,你也好意思?”高行嘲讽说。
  “不死人就是好事啊。”阿才又撕了一个鸡翅膀啃起来。
  “你。。。。。。”一句话堵得高行无从反驳。
  三人间除了咀嚼声外再无其他声音。阿才拿起一旁“手布”擦了擦手,当然那是他自己准备的,“我吃饱了,出去溜达溜达,小虎去不去?”
  “额。。。。”王小虎有些为难的左右看着两人,最后还是决定和阿才一起出去,相比较他觉得高行难相处,毕竟大家“档次”不同嘛。“好啊。”
  两人起身走出衙门,阿才感觉自己背后要烧出两个洞来。
  
  街上人来人往,到处都是小贩的叫卖声。道河县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算是蛮热闹的县城,南来北往,农业商业都不错的。
  “好香,你有没有闻到?”阿才闭上眼睛,注意力放在鼻子上,空气中充斥的香味让他很想吃上一碗。
  “啊?我们刚吃了饭出来。。。。。”
  “我还饿,走,我请你吃馄饨。”说着阿才直接走向一家酒楼。
  “客官,里面请。”一个小二很热情的应了出来,带着他们走向角落的一张空桌子旁,拉下肩膀的毛巾,擦了擦桌子,“请坐。不知道两位要吃点什么?”
  “馄饨,两碗。”环视一圈整个酒楼里,六成的人都在喝馄饨,想来应该是招牌菜。
  “额,一碗就可以了,我饱的。”王小虎赶紧说。
  “还要点别的吗?今天的小菜也都不错。”小二推介说。
  “就这吧。”阿才拿起茶碗,给自己和小虎各倒了一杯茶。
  “好类,一碗馄饨。”向伙房大叫一声后,小二离开去服务别人。
  “不用替我省钱,这么香的馄饨一定要尝尝。”阿才喝了一口茶说。
  “好像都是我在付钱。”王小虎心想,哪次出来不是他付钱。
  “等我发了俸禄第一件事就是还你钱,第二件事就是请你吃饭。”阿才一脸诚意的说。
  在等待期间,酒楼里走进三个气质不凡的人,被小二引入靠窗的座位上。同样点了三碗馄饨,期间三人没有任何交谈,虽然同样坐在位置上,但明显对着门的方向身着藏青色衣服的男人是“老大”,因为另外两人很是拘谨。像是察觉到阿才的注视,那人转过脸和阿才的视线撞在一起,阿才在心里吹了声口哨,哇哦,很正点的男人,刚毅的五官,是他喜欢的类型,虽被抓到“偷窥”,但阿才很自然的转开视线,正好这时一碗馄饨端了上来。没穿到这里之前,阿才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GAY,只不过因为工作的缘故,没有时间出去“鬼混”。到了这里之后,虽然并不是他熟知的朝代,但男男之恋照旧不是主流。而他觉得感情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
  
  展景岩感到有一股视线从他进来就一直跟随他,直觉的转过头去,意外的看到一个苍白清秀的男。。。男孩,对上视线,那是一双他从未见过的眼眸,深邃但清澈。偷看被抓个正着,对方很自然的转开视线,展景岩挑了挑眉,有点惊讶对方的镇定。
  “少爷?”石墨顺着展景岩的视线看到一个男孩,以为有异。
  “没事。”收回视线,抿了一口石墨倒好的茶。“今晚在道河县休息一晚,明日再继续上路。”
  “是。”石墨,林谦低声颔首。
  
  “啊。。。。死人了,救命啊,。。。。。”一阵喊叫从楼上传来,紧接着一个小二从一间客房里一路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
  职业本能让阿才和王小虎第一时间向楼上跑去。
  石墨接收到少爷的眼神起身跟上前查看究竟。
  另一边当阿才推开半敞的房门,看到一个女人吊在房梁上。
  


自杀?他杀?

  自杀?他杀?
  另一边当阿才推开半敞的房门,看到一个女人吊在房梁上。
  阿才快步上前将人托起,王小虎帮忙一起将人放在地上,阿才探了下她的鼻息,摸了下她颈间的脉搏,翻看了她的瞳孔,人已经死了。
  阿才转脸向随后跟来的掌柜说,“我是县衙的仵作,你马上找人去县衙报案,这个房间我们要封锁起来。”
  掌柜看到房间里竟吊死了一个人,听到眼前男孩的话后直点头。
  “你在门边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阿才对王小虎交代说。
  王小虎点头向阿才说,“我知道了。”接着走出门,将进入房间的一干人等阻于门外。
  阿才环视整个房间,上吊布的下方,翻到了一个圆凳,房间中间的圆桌上放着一套未使用的茶具。被褥整齐的叠放于床铺上,枕头的内侧有一个蓝色的包袱,其他地方整齐有序,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很快收到报案的吴炎。高志,高行和一干衙役来到了现场,三人走进房间,看到已经躺在地上的女人和蹲在一边的阿才,吴炎问:“怎么样?”
  阿才没有抬头说,“我和小虎上来时,人已经死了,身上没有明显伤痕,目前只有颈间的勒痕,初步估计是窒息死亡。尸体面颊和四肢已经发凉,开始出现尸斑和尸僵,死亡大概时间应该是一个时辰左右,具体情况的要等尸检过后才知道。”听到阿才很是专业的判断,高行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些本事的。不过。。。
  “尸斑,尸僵?”高行不明白的问,虽然出身捕快世家,但是算起来这是他开始办案遇到的第二件案件而已。。
  “人在死后身体里的血液会停止流动,慢慢的会形成色斑块。”阿才拿起死者的手臂,上面已经开始出现那种色斑块。“像这样。”阿才简单解释说。“先把尸体带回衙门吧。”
  “是自杀吗?”吴炎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
  “初步看来是,不过还需要进一步验过之后才知道。”阿才回答道。
  吴炎点了点然后对高志说,“收证吧。”
  高志点了点头,环视整个房间,上吊布的下方,翻到了一个圆凳,房间中间的圆桌上放着一套未使用的茶具。被褥整齐的叠放于床铺上,枕头的内侧有一个蓝色的包袱,打开包袱里面有几件替换的衣物,一些碎银几张百两银票以及一支看起来很朴素的银钗。其他地方整齐有序,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窗户是从里面紧锁的。高志又查看了门拴,也没有被撬的痕迹。叫来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小二,得知他敲门时,门开了一条缝,然后他看到了吊死的人,接着就喊叫着冲下楼去。
  正在这时一个小丫鬟推开王小虎的防线,扑跪在死去女人的旁边,边摇边哭边喊,“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阿才将人拉开,“她已经死了。”
  “啊。。。不会的,不可能的,小姐。。。。呜呜。。。。。”小丫鬟不敢相信,她出去前还好好的人怎么回来就死掉了。
  高志将人带到一边,让高行他们将尸体带了出去,紧接着就开始询问。
  
  原来死者是钱庄李老爷家的小姐李媛媛,因为父母将她许给了她的表哥张涛,但是她喜欢的是家里的长工阿德,父母强烈反对,于是她趁父母不注意,偷偷跑出来。并托小丫鬟荷花告知阿山,他若愿意带她走,可在未时来这家客栈天字三号房内找她。可是李媛媛等了很久都没见到阿山,于是荷花出门等人,,想不到李媛媛就死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